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02章 威脅沈木兮?   
  
第102章 威脅沈木兮?

g,更新快,無彈窗,!

胭脂樓一夜大火,燒紅了東都半邊天.

沈木兮坐在問夏閣的秋千上,盯著天邊的紅,心知一切線索怕是要隨著胭脂樓這場大火,徹底的焚毀殆盡.此後再想找什麼線索,恐怕……難上加難.

心頭一聲歎,沈木兮依著秋千的繩索,眉眼微垂.

驀地,黍離卻站在了她面前,"沈大夫!"

沈木兮猛地回過神,"有事嗎?"

"謝謝!"黍離躬身施了大禮.

這可把沈木兮嚇著了,"你作甚?我什麼都沒做,你為何……"

"多謝沈大夫."黍離直起身,"有些事咱們當奴才的不好說,也不敢說,可有時候的確是看不過去,這次就算王爺再給我三十鞭,我也得說."

沈木兮怔怔的看他,全然不知黍離的話中之意.

"沈大夫,王爺的身子不大好,您若是有心,請多多照顧他.王爺雖然很好強,可心里卻是軟的,當年府內出了些許意外,王爺幾乎不想活了,最後還是皇上來勸的."黍離輕歎,"卑職當時來離王府太晚,並不知發生何事,可是卑職知道,王爺心里的結一直沒有打開過."

沈木兮斂眸,"他不想活了?"

對于一個奴才來說,非議主子的過去,實屬大逆不道.

心頭微惶,黍離俯首,"沈大夫,咱們當奴才的,話不敢多說,只能言盡于此."

"你為何忽然對我說這些?"沈木兮不解,滿心狐疑.

黍離深吸一口氣,"因為您是大夫,沈大夫醫術高明,能解開蛇毒,想必也有法子解開其他的毒.左不過,有些事……"

見他吞吞吐吐,沈木兮愈發茫然,"你要說便說,這說一半掩一半到底是什麼意思?若是要我去猜,你不如干脆別說,說就說個明白,不說就一個字都別說.一知半解的,最是讓人難受,你這不是為難我嗎?"

語罷,沈木兮轉身就走.

"王爺……身子不大好!"黍離行了禮,快速離開.

沈木兮眨了眨眼,愣愣的站在原地,這般健碩的身子,還說身體不好?她似乎未見過他虛弱的樣子,那怕當日他被毒蛇咬傷,也只是閉目躺著,周身寒戾亦不曾減退.

可黍離不像是無中生有之人,何況黍離對薄云岫真可以用忠心耿耿來形容,除非是薄云岫教他這麼說的,否則黍離絕對不敢詛咒自己的主子.

此前薄云岫有些精神恍惚,難道是真的?

"沈大夫?"阿落輕喚.

沈木兮猛地醒過神來,"阿落?"

"沈大夫,你怎麼了?"阿落不解.

"沒事!"沈木兮抬步往屋子走去,臨了步上台階又回頭,猶豫著問道,"王爺是不是生過病?"

阿落想了想,然後重重點頭,極是肯定的開口,"約莫是您走後,王爺生了一場大病,府內亂了一些時日.至于是什麼病,為什麼突然又好了,阿落委實不知."

彼時她被關了起來,是以只能聽得一些閑言碎語.

待她出來之後,府內之人對于王爺的這場怪病,幾乎是諱莫如深,誰都沒敢再提,而彼時阿落心灰意冷,哪里會去追問王爺生病之事.

"主子?"阿落環顧四周,快速上前,"您是不是聽到了什麼風言風語?"

沈木兮微歎,"我不在的這些年,發生了很多事,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罷了,阿落你去睡吧!" 阿落頷首,"主子也快些休息."

休息?

夜已深,卻無眠,如何能安歇?

翌日,沈木兮的眼下烏青一片,唉聲歎氣的進了醫館.

"沈大夫,您昨晚沒睡好啊?"掌櫃皺眉,"這胭脂樓那頭,府尹大人不是說沒您什麼事嗎?那芍藥姑娘之死,同您沒關系."

"都傳遍了?"沈木兮愕然.

掌櫃點頭,"可不,一大早就貼了榜文,現在府尹大人正在調查胭脂樓起火的緣故,說是不曉得哪個小厮偷摸著睡著了,打翻了燈盞點燃了酒窖,于是這大火便一發不可收拾,刹那間端了整個胭脂樓."

"你信嗎?"沈木兮輕歎.

掌櫃干笑兩聲,"信,怎麼能不信,這胭脂樓也不是什麼好地方,說不定是老天爺的意思,沒了正好!想那些作甚."

沈木兮點點頭,"有理."

今兒來看病的人不多,沈木兮昨夜未睡好,伏在問診桌上小憩了片刻.

外頭忽然傳來一陣騷亂,也不知出了什麼事,掌櫃和伙計自然是快速沖出去查看,然則他們前腳出門,後腳就被堵了回來.

有一人被兩人抬著,著急忙慌的送進了醫館.

"大夫,快看看,這人莫名其妙的就暈倒在街上,也不知是怎麼回事."

沈木兮搓揉著眼睛,登時清醒了大半,待上前再瞧著躺在病榻上的人,腦子嗡的炸開,從里至外徹底清醒,"他暈倒在街上?怎麼回事?"

取了脈枕,沈木兮當即坐在床榻邊診脈.

"好好的走在街上,忽然就暈倒了,咱們瞧著他離醫館近,就給送過來了."兩人拱拱手,"剩下的咱們也不知道,大夫您若是能給看看自然是極好的,不給看……咱這也……"

"嗤,這不是永安茶樓的伙計嗎?"掌櫃皺眉,"好像是他!對,就是他,我見過幾次,不會認錯."

既然身份確定,那兩人便走出了醫館,原就是做好事,如此便也安了心.

"沈大夫?"掌櫃低問,"怎麼回事?"

"無妨,酷暑難耐,去端一碗涼茶來,我這廂給他紮針去去暑氣便罷!"沈木兮如釋重負.

阿落遞上針包,"沈大夫."

"謝謝!"沈木兮伸手接過.

一番施針,再灌了一碗涼茶進去,夏問卿便醒了,一臉迷茫的望著四下,"我這是,在哪?"

"你暈倒了,是沈大夫救了你!"掌櫃又讓人端了一碗涼茶過來,"暑氣太重,身子單薄吃不消,來,再來一碗涼茶去去暑氣便也罷了!"

"多謝!"夏問卿端起湯碗,咕咚咕咚喝了個乾淨,"多謝!"

他一連說了兩個多謝,卻惹得沈木兮鼻尖酸澀,眼眶微微泛紅.她原本該稱他一聲哥哥,可現在卻是連開口的資格都沒有,夏家被株連的時候,她未能共患難,如今自然無法再認祖歸宗.

"不,不用客氣!"沈木兮怕自己忍不住,冷著臉起身離開.

"公子莫要奇怪,咱們沈大夫素來不太喜歡說話,您沒事就好!"掌櫃會打圓場,攙著夏問卿起身,"您可覺得好點嗎?"

夏問卿點點頭,躬身作揖,"多謝!" "沈大夫是嗎?"夏問卿忽然喊她.

沈木兮手中的針包"吧嗒"掉地,難道是哥哥認出來了?她有些不知所措,戰戰兢兢的轉過身,"有,有事嗎?"

"我好似見過你,就在我們茶樓前面,那日好像是沈大夫站在那里吧!"夏問卿沖她笑.

沈木兮卻只想沖他哭!

眼淚卡在眼眶里,久久不敢落下,她只能使勁的皺眉,把眼淚憋回去.

"夏公子!"阿落忙道,"許是那日沈大夫出門看診,正好遇見了您."

夏問卿點點頭,"多謝沈大夫救命之恩,我今日身上未帶銀兩,待我回了茶樓去取,立馬奉上診金!"

"不用!"沈木兮哽咽,轉身就上了樓.

轉身的那一瞬,已是淚流滿面.

物是人非,親人不相識.

這種痛,不是誰都能體會的,就像刀子剜著心,疼的時候你卻要笑著說:對不起,我不認識你!

她受夠了!

"沈大夫!"阿落在敲門.

沈木兮背貼著門面,音色沙啞的應了聲,"我想靜一靜."

阿落靜靜的站在外頭,瞧了一眼杵在邊上跟木頭樁子似的月歸.

"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月歸搖搖頭.

"如此最好!"阿落面色哀戚,瞧著緊閉的房門,她當然知道沈木兮方才忍得有多辛苦,那是主子的親哥哥啊,可是……認了,不就等于承認了夏問曦的身份?

阿落想著,主子終究是想離開東都的,離開王爺的吧!不是誰都有勇氣,在死過一次之後,還能坦然地覆轍重蹈.

沈木兮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一直沒有出來,阿落囑咐掌櫃的不要去驚擾,是以誰都沒敢去打擾.

然則剛過了晌午,丁全竟然急急忙忙的來了,身後跟著一摞的宮中侍衛,瞧這陣勢,似乎是來抓人的,"沈大夫?沈木兮何在?"

聽聽,這會都連名帶姓,喊得直喘氣了.

阿落堵在房門口,月歸站在樓梯口,冷劍橫在身前,"王爺吩咐過,誰都不能傷害沈大夫分毫,否則……"

"唉呀媽呀,都什麼時候了,還格殺勿論呢?"丁全抱著拂塵,掐著那把尖銳的嗓子,沖著樓上就喊,"沈大夫欸,殺人咯!你再不出來,棠姑娘可就要弑君了!"

"呸!"沈木兮猛地開門,"這種話是你能胡說的?"

說小棠殺人,若是真的被有心人聽了去,豈非麻煩?到時候小棠出什麼事,她鐵定饒不了丁全.

"沈大夫,快點快點,十萬火急吶!"丁全急得直跺腳,"您可得為天下蒼生好好想一想,這若是皇上有什麼閃失,那誰都吃罪不起,雜家是第一個要命的,您也跑不了!"

"到底怎麼回事?"沈木兮推開月歸,緩步下樓.

丁全當即湊上來,伸手就去抓沈木兮的手,"快跟雜家……哎呦……要死了,你干什麼?"

月歸冷著臉,"不許碰!"

"不許碰就不許碰!"丁全扭捏著,滿臉委屈的望著沈木兮,"沈大夫,您也不想皇上出事吧?皇上雖然性子活潑了點,可這心里是實打實的良善,看在他三番四次為您在太後面前解圍的份上,您就行行好,趕緊幫忙,撤了那位小棠姑娘吧!再這樣下去,真要出人命咯!"

其實,打從丁全進來,沈木兮心里就猜到了大概.沒想到入了宮,小棠還半點沒客氣,看把丁全給急得,就差火燒眉毛了!

"丁公公,您真是著急啊!"沈木兮拎起藥箱,"要瞧病是嗎?"

"何止是瞧病,簡直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丁全掐著蘭花指,"您呢,趕緊的,早去一會是一會!"

沈木兮笑著走出門,"皇上著急了?"

"現在是皇上不急,太監急!"丁全恨不能長了翅膀,直接把沈木兮叼進宮去.一回頭,正好瞧見月歸涼颼颼的眼神,仿佛是在警告他,莫要觸碰沈木兮,連想都別想!

丁全緊了緊手中的拂塵,離王府的人,惹不起惹不起!

還沒到承甯宮,沈木兮就瞧見了一群白鴿越過頭頂,呼啦啦驚飛,看樣子形勢真的不太好.

"沈大夫,您別瞧了,這鴿子原是皇上養著想要當信鴿訓的,結果……"丁全哼哼兩聲,"您自個進承甯宮看看就知道了!"

沈木兮皺眉,鴿子都沒放過?

誠然如此!

滿地鴿子毛,一旁還撐著架子,是用來烤乳鴿的.

"沒人打掃嗎?"沈木兮問.

"哎呦媽呀,怎麼可能!這是皇上寢宮,誰敢不打掃?!"丁全咬牙跺腳,"全賴那小棠姑娘,把人都趕出去了,說是這樣能治好皇上的病,有利于皇上龍體康複,偏偏皇上還真的下了一道聖旨,這不……整個承甯宮弄得跟什麼似的,反正雜家是堅決不會去掃的!"

"現在是誰陪著皇上?"沈木兮忙問,這小棠竟這般厲害,皇帝這回怕是吃了大苦頭,許是來日便能改了這胡鬧的性子.

"從善也是束手無策,打一架還被皇上一通罵,最後杖責了三十棍."丁全輕歎,"著實委屈得很!"

沈木兮與阿落對視一眼,月歸默默的跟在後頭,目光灼灼的警戒.

"啊啊啊啊……"

猛地一聲尖叫,驚得阿落快速捂著心坎,一顆心差點沒跳出嗓子眼,"這,這差點嚇死我了!"

沈木兮也是嚇了一跳,哎呀,步棠出手很重哇?!

"沈大夫,雜家可不敢進去,您自個進去吧!"丁全當即開溜,速度極快,是撒腿就跑的那種,連帶著他屁股後頭的奴才,也跟著急奔,場面格外滑稽.

"沈大夫!"月歸當即攔住,"怕是不安全吧!"

"小棠在里頭,能有什麼不安全?"沈木兮無奈的笑著,"唉,不安全的是皇帝,再這樣下去,真的要缺胳膊斷腿了!"

當朝帝君,若是缺胳膊斷腿,誰的臉上都不好看.

春風殿內,步棠端坐在軟榻上吃著葡萄,腳踩著薄云崇的脊背,可憐咱們這位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此刻正鼻青臉腫的趴在地上.

阿落捂著眼背過身去,快速走出寢殿.

這要是被人看到,估計會被拉出去殺頭吧?

見著里面再無他人,唯有步棠和皇帝,月歸微微放了心,躬身退出寢殿.

沈木兮一聲歎,拎著藥箱往前走,"小棠,你莫要再胡鬧了,成何體統?!"

"沈大夫?"步棠欣喜,猛地站起.

"哇……"地上的薄云崇瞬時如同青蛙一般,被踩得差點吐出隔夜飯來,"小,小棠棠,輕點,輕點,朕快吐了……"

步棠收了腳,尷尬的沖著沈木兮笑了笑,"他們把你請來了?"

"你這是在干什麼?"沈木兮原是想去攙薄云崇,猛地想起了薄云岫那烏云蓋頂的可怕模樣,嚇得心內一激靈,快速收了手,老老實實的在旁站著.

"我在……幫皇帝治病!"步棠煞有其事,"你不知道,這皇帝有病!"

沈木兮翻個白眼,"藥箱給你,你來!"

步棠干笑兩聲,"我說真的,他皮癢,我給治治!"

"整個承甯宮雞飛狗跳的,好玩嗎?"沈木兮輕歎,看著薄云崇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爬起來,揉著生疼的臉.

不得不說,這薄云崇真是銅皮鐵骨啊,誠然是皮厚得出奇,被步棠打成這樣,起來後照樣嘻嘻哈哈,跟個沒事人似的.

見著沈木兮瞪大眼睛盯著自己,薄云崇當即揉了揉自個的臉,"是不是踢歪了?無妨,揉一揉就能正回來!小棠棠所言極是,現在的朕覺得自己好像換了個人一般,神清氣爽,簡直有如神助!"

沈木兮默默的拽了步棠一把,"你專打他腦袋?"

步棠搖頭,"沒有,我特意避開了要害,怎麼可能打腦袋!"

"那他怎麼……"沈木兮上下仔細的打量著皇帝,怎麼看都像是越來越傻了,"皇上,您沒事吧?"

"小棠棠說讓朕拜她為師,假以時日,朕就能天下無敵!"薄云崇雄赳赳氣昂昂,如同驕傲的大公雞,一只……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大公雞!

呵,天下無敵?!

沈木兮心里拔涼拔涼的,以前是風,流了點,現在完全是蠢……

"朕要練好武功,跟小棠行走江湖,行俠仗義,行萬里路,行……"

"別行了!"沈木兮揉著眉心,拽著步棠往外走,"你跟我來!"

"哎哎哎,別走啊!"薄云崇忙往外追,"朕的話還沒說完呢,你拽著朕的小棠棠作甚?松開,松開!"

"是不是給他下什麼迷魂的藥了?"沈木兮問.

步棠兩手一攤,"在他身上浪費那些玩意,不值當!"

那就是沒下.

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難道是上次撞壞了腦子?不至于啊,她探過脈,著實沒事!

沈木兮百思不得其解,正要踏出殿門,冷不丁被薄云崇拽住,"小兮兮,朕找你有點事."

月歸,阿落,步棠,皆面帶凝色.

什麼事?

"你坐!"薄云崇笑盈盈的將沈木兮按在凳子上,回頭便沖著禦花園里嫵媚多姿的妃妾們笑道,"諸位美人,好好的替朕伺候沈大夫,沈大夫初來乍到,許是不熟悉規矩,你們好生教著,教會了為止,若是誰敢中途離開,便以抗旨論處!"

美人們先是一愣,但聽得抗旨二字,趕緊正了臉色行禮,"嬪妾遵旨!"

沈木兮兩眼發蒙,什麼情況?

"我不會,我不會……"她哪里會打什麼馬吊,皇帝這不是坑她嗎?

"抗旨!"薄云崇狠狠掃一眼三位美人,"是要掉腦袋的!"

"皇上饒命!"

薄云崇指了指沈木兮,"求她!"

音落,薄云崇拽著步棠,抬步就走.

步棠皺眉,"沈大夫?"

沈木兮想走,可抗旨……除非薄云岫在這里,她才能違抗聖旨,否則這宮里那位凶巴巴的太後,鐵定能第一個趕來,迫不及待的要取她性命.

"沈大夫!"眼前這三位美人,嬌滴滴的盯著沈木兮,一個比一個委屈,"沈大夫,您可一定要救救咱們,我們不想死!您好好的學著唄!"

抗旨……

"我抗一下,也沒事吧?"沈木兮瞧著桌上這些小小的豆腐塊,"反正我是離王府的人,皇上不會拿我怎樣的,你們……"

"皇上真的會殺人的!"三人撲通撲通跪地,哭得那叫一個梨花帶雨.

沈木兮的耳朵都被吵疼了,薄云崇這混蛋!

果然,薄家沒一個好人,總要拿別人的命作要挾,簡直是可惱!可恨!

"都被嚎了,起來!"沈木兮憤然,"這什麼?"

"馬吊!"

三人異口同聲.

沈木兮眨著眼睛,方方正正的豆腐塊一般,哪里有馬?

月歸幾欲阻止,卻被阿落攔住,"沈大夫無懼抗旨,只是不想連累無辜,皇帝興許只是心口胡說,但是太後可不這麼認為.這是禦花園,消息傳到太後娘娘那里,太後娘娘為了維護皇上的顏面,這三個女子怕是都得死!"

"死便死,同沈大夫有什麼關系?"月歸冷著臉.

阿落輕歎,"你忘了,沈大夫是個大夫!"

月歸仲怔,是了,大夫是要救死扶傷,這見死不救之事,委實做不出來.眼下只希望王爺能早些趕來,如此,什麼聖旨不聖旨的,便都去他娘的不作數了.

咬咬牙,月歸面黑如墨.

薄云岫今兒忙得厲害,因為胭脂樓被燒,那些暗衛自然都撤了回來,留了些許繼續盯著廢墟,此事鬧得整個東都城人心惶惶,總歸是要朝廷出力平息.

皇帝不管朝政,只管胡鬧,這膽子想當然的落在了薄云岫的肩頭.

議事閣內氣氛冷凝,六部一個個大氣不敢出,瞧著薄云岫印堂發黑之態,更是膽戰心驚,生怕一不留神說錯話,被這位離王殿下打發了.

"一幫廢物,巡城使司竟連個影子都查不到!"薄云岫冷著臉,目光肅殺,"丞相大人,你的事兒辦妥了嗎?"

尤重心下一驚,離王是代天行政,是以這話就等于是帝王在問.

"王爺……"尤重猶豫,脊背汗涔涔,"臣……"

"吞吞吐吐作甚,丞相連剿個賊窩都做不好,要你何用?"薄云岫冷喝.

尤重低頭,不敢多言.

黍離疾步從外頭進來,伏在薄云岫耳畔低語一陣,眾人屏氣凝神,心里都揣著兔子一般,恨不能耳朵能長得長一點,再長一點,能聽到他們主仆二人在嚼什麼?!

但見薄云岫面色驟變,竟是一句話都沒交代,直接拂袖走人.

眾人面面相覷,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丞相大人,發生何事?"

尤重一抹額頭的汗,咬著牙拍案,"本官哪里知道?"

方才真是嚇得魂兒都快飛了.

不過,薄云岫這火燒眉毛的,莫非真的出了什麼大事?

大事?

呵,天大的事!

"打馬吊?"薄云岫面色黢黑,"好啊!倒是學會了這一招,著實了不得!"

黍離戰戰兢兢,完了完了,皇上這次玩大了,王爺這頭頂上的怒火,怕是要壓不住了……敢威脅沈大夫,皇上此番怕是要吃不了兜著走!

唉……慘咯!

上篇:第101章 我想摸一摸你的眼睛    下篇:第103章 魏仙兒,我奉陪到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