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03章 魏仙兒,我奉陪到底   
  
第103章 魏仙兒,我奉陪到底

g,更新快,無彈窗,!

"紅中!"

"碰!"沈木兮忙道,"別動,我碰一下!"

三美人面面相覷,忽然異口同聲道,"不能碰!"

沈木兮捏著牌,愣了半晌,這馬吊這麼多規矩?此前不是說兩碰一?

"你們之前說的,兩張一樣的可以拿出去碰,叫碰不分上下家,為什麼又變了規矩?"真以為她什麼都不懂,便這邊好糊弄?別忘了,她們三的腦袋還在她的手里攥著,竟是這般忘恩負義,真是欺人太甚.

"因為……"三人面面相覷,忽然面色驟變,撲通撲通跪了一地,"太後娘娘!"

沈木兮駭然轉身,驟見回廊里駐足的老太太,瞬時提了心,太後素來看自己不順眼,眼下……還不待她多想,月歸第一個攔在跟前.

"沈大夫放心!"月歸身負離王府之令,無懼太後.

"沈木兮,你竟然敢在宮內,公然聚,賭!"太後趾高氣揚,脖子上,手上還帶著那夜留下的燙疤.向來是年紀大了,傷口好得慢,顏色有些深,再厚的粉都遮不住.

見著沈木兮行禮之後,盯著自己的脖頸看,太後勃然大怒,"沈木兮,哀家跟你說話,你聾了?"

"太後娘娘息怒,沈木兮只是覺得太後娘娘鳳體尊貴,想來會需要沈木兮的幫忙."沈木兮垂著眉眼,"妄自揣測太後娘娘的心意,請太後娘娘恕罪."

太後撫上自己的脖頸,剛要開口卻被墨玉拽了一把.

"太後娘娘!"墨玉低低的說,"先問問吧!若是可行,還有一位呢!"

經墨玉這麼一提,太後瞬時回過味兒來,贊許的看了墨玉一眼,正了顏色道,"免禮吧!"

"謝太後娘娘!"沈木兮站直身子,示意月歸莫要輕易動手.

月歸跟著沈木兮有段日子了,當即會意的退開些許.

"太後娘娘,我這廂有一方,最是嫩膚去痕,只是藥材有些費事,不過對燙傷留下的痕跡,最有效."沈木兮打開藥箱,從里頭掏出一張方子里.

太後皺眉,瞧這模樣,好似早早就已經備下.

墨玉趕緊上前接過,眉心微蹙的掃一眼方子,轉而不解的望著沈木兮,"沈大夫,這方子……"

"是我師父早些年留下的舊方子,我前些日子翻看師父的遺物時看到,便留了下來,又著意添了些許."沈木兮畢恭畢敬的回答.

墨玉點點頭,將方子轉呈太後.

太後將信將疑的望著墨玉,墨玉報之一笑,"太後娘娘若是不信,可以請宮中太醫看看."

"如此甚好!"太後瞧了一眼沈木兮,"跟著來!"

沈木兮深吸一口氣,"可是太後,皇上說,她們若是……"

"現在是哀家的懿旨,皇帝若是有疑問,自然會來同哀家商議,無需你一個外人指手畫腳的提醒哀家!"太後拂袖而去.

阿落頗為氣憤,分明是太後想要方子,才會暫時按捺,不對主子用那些卑劣的手段,卻把話說得這般趾高氣揚,真不知是誰在求誰.

"沈大夫,那方子……"阿落憤然.

"噓!"沈木兮瞧了一眼仍跪在地上的三位美人,捏了桌上的紅中在手,"你們現下自由了,告辭!"

及至沈木兮離去,三人方回過神,"她把紅中拿走作甚?"

"別管作甚不作甚的,殘局怎麼玩?少一枚!"

"那便……不玩罷了!"

呵,紅中.

阿落不解,"沈大夫,你拿這紅中作甚?"

"她們三個誆我來著,你沒瞧出來?"沈木兮將紅中遞給她.

阿落左右翻看,"瞧出來了,大抵是因為皇上的旨意,所以才會這般耍無賴."

"人都是自私的,她們今日敢欺負我,明日就敢爬上我的頭,若是皇帝每次都用這招對付我,我豈非回回都得吃虧,被他們制住?"沈木兮笑了笑,明亮的眸子里綻放著狡黠之色,"若是鎮得住,來日說不定還能多幾個幫手,江湖處處是朋友嘛!"

阿落似懂非懂的點頭.

太後與墨玉進了太醫院,沈木兮則在外頭的回廊里等著.

這是皇宮,太後不怕她們跑了.

"沈大夫?"阿落有些擔心.

"別怕,那方子能去疤,著實也是師父所留."沈木兮寬慰阿落.

阿落搖頭,"阿落擔心的不是這個,阿落只是有些不甘心罷了,若只是太後所用,阿落必定一個字都不多說,可若是……"

魏仙兒三個字,簡直就是阿落心中的陰影,提起便覺得惡心.

"你以為我是傻子嗎?"沈木兮輕歎,上次墨玉姑姑就來問過,現在太後緊趕著過來,勢必是宮里的太醫對魏仙兒臉上的傷束手無策,太後沒了別的法子,只能暫時信一信她.

"既然您知道,為什麼還要給呢?"阿落抿唇,"有月歸在,太後娘娘其實不能拿您怎樣!"

"離王府的那位,再鬧幾次,我沈木兮的名號怕是要傳遍天下了!紅顏禍水,禍國殃民,導致太後與離王心生嫌隙,種種罵名疊加一起,我還要不要做人?"沈木兮悠然坐在欄杆處,"我給太後一個台階下,可不代表我會原諒魏仙兒."

阿落皺眉.

"傷吾身,害吾兒,這筆賬就算說到天去,我也得算回來!"她素來恩怨分明,有些底線是不能觸的,畢竟她就是那個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的一根筋! 如此,阿落松了口氣,她是真的怕沈木兮心慈手軟,最後吃虧.

"回太後娘娘的話,這方子委實精妙,能不能去痕倒是不好說,但是每一味藥都是化痕去深的,無毒!"太醫畢恭畢敬的回答.

無毒便好,說明沈木兮不是在糊弄自己.

太後如釋重負,"既然如此,就照方抓藥!"

"太後娘娘?"墨玉攙著太後出門,"既然沈大夫的藥可用,此番就放過她吧!"

"哼,這小東西心思陰險毒辣,若是不早點鏟除,只怕是要為禍天下的.你沒看到薄云岫被她迷得,魂兒都丟了,再這樣下去,朝堂何以安?"太後咬牙切齒.

墨玉輕歎,"太後娘娘,方子還沒用上,您就緊趕著要除了她,萬一最後效果不顯著,您該去找誰?昔年曹孟德,早殺華佗,後來無醫可用,不是自找苦吃?"

聞言,太後面色一怔,"你,你所言甚是有理."

"依著奴婢所見,您呢就先緩緩,人就在離王府里住著,您若真的有心,什麼時候不能鏟除,非得擱在現在這關鍵時候?"墨玉細聲勸著,"太後,您說是不是?"

"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何況沈木兮還有個兒子!"太後一聲歎,"罷了罷了,此番就先放個她!若是這藥有效,哀家以後就不再找她麻煩,如若她敢動手腳,哀家一定要把她碎尸萬段!"

"轟"的一聲驚雷,沈木兮都被嚇了一跳.

"這旱天雷倒是厲害!"阿落捂著砰砰亂跳的心口,"嚇我一跳."

沈木兮亦是如此,一抬頭,竟見著太後也捂著心口,面色微青的行來,不由的憋住笑,做好了行禮的准備.然則還不等她彎腰,胳膊猛地被人一拽,耳畔驟然響起某人沉重的喘息聲.

目色一怔,卻見薄云岫面色黢黑,眼神鋒利的在她身上刮來刮去,弄得沈木兮也跟著緊張起來,慌忙隨著他的視線查看自身,確定沒缺胳膊沒缺腿,才啞著聲音低道,"無妨!"

哪知薄云岫聞言,臉色愈發難看.

太後本就被晴天霹靂給嚇著,驟見薄云岫這殺氣騰騰的模樣,下意識的退後半步.她可什麼都沒干,薄云岫又發什麼瘋?

"她真的沒對你怎樣?"薄云岫可不好糊弄,原就是防備心極重之人,太後三番四次的對付沈木兮,他都是看在眼里,親身經曆的.他在她身邊,太後尚且毫無顧忌,何況這次他沒及時趕到!

"你是不是要把我扒層皮驗看?"沈木兮輕歎,溫柔的拂去他的手,"她沒傷著我,你倒是要把我的胳膊給拽下來了!"

薄云岫趕緊縮手,瞧著她吃痛的揉著胳膊,旋即面色稍緩,"疼得厲害嗎?"

"無妨!"她搖頭.

他一聽這兩個字,臉色旋即沉下,轉頭便狠狠剜了太後一眼,"太後娘娘莫不是忘了之前的約定?"

太後咬著牙,"哀家沒碰她!"

"你的話沒有任何信服力."薄云岫眸光幽深的盯著太後,"太後最好不要靠近離王府的人,做不到退避三舍,那便做好最簡單的,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薄云岫,哀家是太後!"太後憤然,這次委實是薄云岫冤枉了她,"這是皇宮,哀家……"

"太後自稱哀家,想來還知道,當今聖上並非先帝!皇上沒有立後,這後宮大權才會交給太後暫時處置,等皇上立了皇後,太後娘娘就等著頤養天年吧!"薄云岫言辭冷戾,回頭便牽起沈木兮的手離開.

太後氣得差點厥過去,"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太後息怒!太後息怒!"墨玉趕緊勸著,"您仔細著身子!仔細身子!"

"這就是太醫院,哀家還怕……怕什麼?"太後只覺得頭暈目眩,再這樣下去,早晚要被薄家這幾個不肖子孫氣死!

若先帝在天有靈,看到這一個兩個,不是瘋子就是傻子,非得得從陵寢里爬出來不可!

"太後娘娘,還是魏側妃的臉要緊!"墨玉總能一針見血.

太後頹然回過神,"對對對,哀家都被這幫混小子給氣糊塗了,還是仙兒的臉要緊!"

"太後娘娘,您消消氣,兒孫自有兒孫福,有些事兒您管得越緊,他們越反抗!"墨玉趁勢寬慰,"對您的身子,也沒什麼好處,您說是不是?"

"也就是你,敢跟哀家說實話!"太後輕歎.

"太後娘娘是怎麼過來的,旁人不知道,奴婢心里跟明鏡似的,亮堂著呢!"墨玉攙著太後走出太醫院,"可如今這情況,太後娘娘還是得先服個軟,咱們先治好魏側妃的臉再說."

太後點點頭,"希望這樣,仙兒能高興點."

"太後,您臉色不太好,在禦花園里先坐坐,待緩緩氣兒再回去吧!"墨玉到底是太後身邊的老人了,行事小心謹慎,安排得極為妥當.

太後撫了撫臉,著實是被薄云岫給氣壞了,旋即點點頭,"好!聽你的."

眼下的長福宮委實讓人費心,薄鈺此前有些瘋癲,吃了沈木兮的藥之後,倒是安靜了些,日里偶爾還鬧騰,但多數是精神不振,神情略顯遲滯,好在夜里都是乖乖睡覺,沒有再大喊大叫.

魏仙兒整日陪著孩子,心情也已平複了不少,太醫說這是好跡象,不過魏仙兒的病,症結在于這張臉,是以只有徹底治好這張臉,魏仙兒的心病才能徹底痊愈.

從太醫院出來,沈木兮如釋重負的松口氣,有驚無險,甚好.

"真的沒傷你?"薄云岫又問.

沈木兮皺著眉,舉起被他死攥著不放的手,"人都在這擱著,好不好你看不出來?好著呢,沒事!"

"你給魏仙兒開了方子?"薄云岫斂眸.

"你怎麼知道?"沈木兮心頭微恙,他來的時候,她的方子早就給了太後,按理說……

"太後沒有為難你,還帶你來了太醫院,不就是為了驗證方子的真假?這世上能讓太後為之屈服的,也只有魏仙兒了."薄云岫一語中的,一針見血.

果然,這人除了風花雪月,其他的都想得格外清楚明白.

沈木兮挑眉,"所以你是想讓我救她,還是不救她?"

"方子做了手腳?"他問.

"你……"沈木兮撇撇嘴,能不能別這麼聰明.

他嗤了一聲,"早就知道會這樣."

"你想威脅我?"她冷著臉,站在原地看他.

薄云岫不做聲,瞧著她的腦袋半晌,須臾才開口,煞有其事的問,"這里面裝得是什麼?"

他這人嚴肅慣了,如今這麼一問,倒是把沈木兮給問住了.腦袋里自然是腦漿,還能有什麼?難不成裝的都是豆腐嗎?

開玩笑!

嗯?

豆腐?

沈木兮翻個白眼,"行啊,堂堂王爺終是開了竅,知道罵人不吐髒字了?"

"若是要拿太後威脅你,何必在她面前救你?"他涼涼的剜她一眼,臨了還不忘贈她一個字,"蠢!"

前一句倒是挺讓人感動的,可這最後一個字嘛……好感全消,沈木兮的臉瞬時黑沉下來,果然,這人嘴里吐不出半句好話.

"薄云岫,此番我能全身而退!"這一次,她能保證全身而退,所以壓根不需要薄云岫來救,"你還是先顧好自個的兄弟吧!"

只有讓薄云岫過去,步棠才會第一時間離開.

薄云岫瞥她一眼,"不需要你提醒."既然進了宮,自然是要去一趟承甯宮,文武百官一直在上折子,再鬧下去怕是真的要引起公憤了.

盡管,揍得皇帝鬼哭狼嚎,是薄云岫這麼多年以來,一直想做的事情……

眼見著薄云岫離開,沈木兮瞧了月歸一眼,"你也不希望薄云岫和小棠打起來吧?"

月歸垂眸,當即明白了沈木兮的意思,點點頭,轉身便飛奔而去.

"讓月歸去通風報信?"阿落詫異.

"小棠不喜歡離王府的人,更討厭薄云岫,若是一言不合就開打,吃虧的是小棠,這里畢竟是皇宮.但是皇帝不放手,小棠就不會走,會依舊拿皇帝當沙包,橫豎她不喜歡這朝廷,難得有泄憤的機會!"沈木兮想著,步棠沒把皇帝真的打成傻子,已經是為蒼生手下留情了.

阿落點點頭,"那咱們別走了,在此處等著吧!宮里,不安全."

"嗯!"沈木兮相信這句話.

但是從今往後,阿落再也不敢說這些話了,因為她覺得自己是烏鴉嘴,好的不靈壞的靈,還是多說點吉祥話為好.

侍衛快速圍攏上來的時候,沈木兮和阿落默默的對視一眼,她們什麼都沒做,這是玩的哪一出?

"沈大夫,長福宮走一趟吧!"劉得安開口.

老熟人了,自然有話可以問兩句.

"劉統領,能否多嘴問一句,是太後娘娘的意思嗎?"沈木兮不解,按理說方子暫時不會有問題,就算出現一些排斥,那也是在藥效積累到一定程度之後,不可能這麼快就被發現才對.

難道是別的什麼事?

"是!"劉得安頷首,拂袖讓底下人退開幾步,今日他帶的都是自己的親衛,是以才敢吐實,"沈大夫,薄鈺的藥出問題了,您小心!"

藥?

沈木兮駭然,藥絕對不會有問題,有問題的只能是人!

"沈大夫?"阿落慌了.

"劉統領,太後要抓的只是我,對嗎?"沈木兮道.

劉得安點頭,"對!"

"那好,我跟你走!"沈木兮回望著阿落一眼,阿落張了張嘴,終是會意的點點頭.

"走吧!"劉得安也是刻意放了阿落,讓阿落能回去通風報信,這些日子劉得安也是看得清楚,太後全然被魏仙兒蒙蔽,已經到了是非不分的地步.

那魏仙兒仗著太後的寵愛,一心要做離王妃,可離王不為所動.

離王殿下是什麼人?

雖然脾氣不好,卻也是忠正耿直之人,素來依法辦事,從不懈怠朝政,這些年若不是離王執掌朝政,依著皇上這般性子的胡鬧,這江山早就拱手讓人了.

若只是尋常的女子爭寵倒也罷了,偏生得這魏仙兒竟然利用自己的兒子,連劉得安都覺得過分了.也難怪離王會勃然大怒,劃傷她臉,將這對母子一並逐出王府.

"其實王爺心里是很清楚的."劉得安無奈的沖著沈木兮笑,輕歎著握緊手中佩劍,"否則不會連小公子都趕出去."

趕走薄鈺,是為了斬斷魏仙兒的癡心妄想,免得她一直以為,只要有薄鈺在,薄云岫就狠不下心.

可薄云岫也沒料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外人尚且看得清楚,太後卻執意維護,對沈木兮來說,簡直是無妄之災.

沈木兮沒有多說什麼,心里盤算著,從這兒去長福宮需要多久,阿落去承甯宮要多久,再月歸找不到人,趕到長福宮需要多久?

一番盤算,她覺得自己怕是得拖一拖時間.

"藥,有什麼問題?"沈木兮扯了扯肩上的藥箱帶.

劉得安搖頭,"不知,我出來的時候只看到太醫在搖頭,對著藥渣各種試!"

"藥都是太醫院抓的,出了問題找我算賬?"沈木兮輕嗤,魏仙兒的腦子是被驢啃了吧?

不對,驢都得搖頭:這鍋不背!

進了長福宮,沈木兮深吸一口氣,摸了摸衣袖里的牛毛針,萬不得已的時候,她得出手自衛,總不能什麼錯都沒犯,白白讓人欺負.

劉得安也覺得頗為可笑,藥方是太醫院看過的,藥材是太醫院抓的,沈木兮不過是開了張方子,最後藥里出了問題,卻來找沈木兮的麻煩,這不是丟責任嗎?就因為沈木兮背後是離王,出了事,離王都能一力承擔? "沈大夫,我只能送到這兒,您自個進去吧!"劉得安職責所在,終是有些心虛,"您保重!"

沈木兮點頭示敬,"多謝!"

旁人對皇宮稀罕,是因為總在宮禁外圍繞圈,她沈木兮一介平民,每次都得進太後的長福宮,這福氣還真不是尋常人能有的!

"太後娘娘千歲!"沈木兮行禮.

"沈木兮!"太後這會還有些氣喘,她是被魏仙兒派去的人,特意找回來的,說是薄鈺出事了.一來便見著太醫在房內直搖頭,說是藥里出現了問題.

太醫不說是太醫院抓藥的問題,直接說沈木兮的藥方有問題,說是此前未能發現有兩味藥相克,乍一看全無問題,但是久食必定損傷機理.

"你怎麼說?"太後瞧著神情呆滯,昏昏欲睡的薄鈺,滿心滿肺都是心疼,這可是薄家唯一的後嗣,萬一出事,可怎麼得了,"謀害離王府小公子,皇室宗親饒不得你!"

"等等!"沈木兮皺眉,太後沒讓她起身,她自然得一直跪著,"太醫確定是藥方的問題,而不是藥材的問題,那麼藥渣呢?"

太後一個眼神過來,藥渣擱在藥包上,被端到了沈木兮跟前.

沈木兮瞧了一眼床頭坐著的魏仙兒,這人正抱著兒子,癡癡愣愣的不說話,連個眼神都沒往這邊瞧,裝得可真夠像的.低眉瞧著跟前的藥渣,沈木兮取了銀針慢慢撥弄著,俄而抬頭瞧一眼滿面慌亂的太醫,心里隱約有了底.

藥材其實沒什麼問題,說什麼相沖也是無稽之談,有些藥著實會有相沖之說,但得看行醫者的拿捏分寸.用量不同,起的效用也會隨之改變,是以太醫院不過是拿她當替罪羊.

奇怪的是,藥渣里有一股很微妙的怪味.

沈木兮俯下身子,細細的輕嗅,"誰煎的藥?"

"煎藥?"太後看了一眼墨玉.

墨玉眉心微蹙,當即扭頭去看魏仙兒.

這一看,所有人都明白了.

"這些日子以後,鈺兒一直身子不適,我身為娘親,自然要親力親為,難道要把自己的兒子交到別人的手里嗎?鈺兒已經這樣了,你為什麼還是不肯放過他?為什麼?為什麼?"魏仙兒抱緊了懷中木訥的薄鈺,嘴里一直絮絮叨叨著"為什麼"三個字.

乍一看,這魏仙兒好似真的愛子心切.

可沈木兮跟她過招這麼久,還不知道她的秉性嗎?

裝柔弱,裝弱者,裝無能,于是乎全天下的人都對不起她,都得順著她,都得哄著她.

"沈木兮!"太後咬牙切齒,"你好歹毒的心腸!簡直是蛇蠍婦人,妄為大夫!"

"這藥方是我寫的,但是藥材總歸是太醫院抓的吧?"沈木兮望著冷汗涔涔的太醫,太後怕是年紀大了眼睛不好使,竟沒瞧見太醫這副做賊心虛的模樣?

行,就當是藥材也沒問題.

那麼問題來了,薄鈺的神思恍惚,到底是誰做下的孽?

"敢問太醫,我這藥方里,可有安神露?"沈木兮問.

魏仙兒的眉睫陡然揚了一下,愈發抱緊了懷中的薄鈺.

太醫一愣,"沒有!"

"太後可都聽見了?"沈木兮直起腰杆,"我這藥方里沒有安神露,可有人往這藥里加了安神露,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卻不知藥材浸泡在藥湯里,怎麼可能不留半點痕跡!"

太後瞧著墨玉,"安神露是什麼?"

墨玉皺眉,"沈大夫,你是說這藥原是沒問題,但是後來被人加了一味安神露?"

"沒錯!"沈木兮目不轉睛的盯著魏仙兒,"藥是誰煎的,問一問便是!"

所有人的視線,齊刷刷落在魏仙兒身上,饒是太後也跟著倒吸一口冷氣.

母子母子,乃為一體,豈能互為傷害?

牲畜尚且懂得護犢,何況是人!

"鈺兒別怕,娘會永遠陪著你,會護著你,娘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鈺兒真乖,鈺兒是娘的心頭肉,娘就算是死也要保護娘的孩兒!"魏仙兒絮絮叨叨,何其愛子心切.

"她都這樣了,你還要汙蔑她,沈木兮,你好歹毒的心腸!"太後怒然直指,"來人,把她給哀家抓起來,此番就算是薄云岫來搶人,哀家也得殺了這個心狠手辣的毒婦!"

沈木兮淡然自若的打開藥箱,"太後娘娘要殺人,是不是想讓薄鈺這輩子都做個傻子?就像現在這樣!"

墨玉慌忙抬手,示意沖上來的侍衛趕緊退下,"太後娘娘,孩子要緊呢!"

一輩子當個傻子,那豈非徹底毀了?

"這安神露是個好物件,能安神甯心,但對心智未熟的孩子來說,簡直是毒得不能再毒,不致命卻能致傻,從此以後癡癡呆呆,再也沒有轉圜的余地.當務之急,是要看看這毒性多烈,若是食用不多還有救!若是遲了,這輩子都完了!"沈木兮將脈枕取出,"太後是救還是不救?"

太後正欲開口,卻被墨玉輕輕扯了一把,"太後娘娘,孩子要緊!"

又是這句話!

太後恨恨的咬著牙,"你若是治得好,哀家恕你無罪,若是治不好,哀家……"

"若是治不好,任由太後千刀萬剮!"沈木兮接過話茬,極為自信的坐在床邊,"也希望太後娘娘能言出必踐,莫要再食言!"

太後臉上發臊,但為了薄鈺,亦是忍了.

沈木兮面帶微笑,擱下脈枕便去握薄鈺的手腕,魏仙兒,你既然要玩,我沈木兮奉陪到底,就看誰先忍不住!

"不許碰他!"

上篇:第102章 威脅沈木兮?    下篇:第104章 你來欺負我,好不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