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05章 有孕   
  
第105章 有孕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木兮覺得薄云岫進來很不對勁,說起話來,辦起事來一套一套的,這跟以前那個清冷孤傲,一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的離王殿下,幾乎判若兩人.

難道是受刺激了?

"薄云岫!"沈木兮清了清嗓子,"你最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畢竟黍離說過,薄云岫身子不大好,盡管她也瞧不出哪里不大好,除了上次他中蛇毒,她給探過脈,其他時候著實也未與他瞧過病.

她說這話,指尖准確無誤的挪至他的腕脈處.

哪知薄云岫見鬼似的,手縮得那叫一個快,登時松開她,安安分分的站在一旁,面上帶著來不及斂去的慌亂,"你干什麼?"

"給你看看病!"沈木兮倒是一本正經,作勢又要去抓他的腕脈,誰知某人快速張開五指,瞬時與她捏了個十指緊扣.

沈木兮皺眉,這速度,准確度,怕是以前不知練過多少次,瞧著是熟能生巧了.盯著十指相扣的雙手,他掌心的熱,灼著她的皮膚.

別以為骨節分明的指關節,瞧著甚是好看,然則……捏在手里著實不怎麼舒服,尤其是這人原就是習武之人,力道之重,稍稍蜷蜷手指,對沈木兮而言,簡直跟上夾棍似的.

"疼!"她想縮回手,奈何……她一抽,他捏得越用力,她疼得也就愈狠了些.

最後的最後,沈木兮只得就此作罷,"輕點,輕點行嗎?離王殿下,我不就是關心你,想給你探個脈?犯得著掐斷我的手?"

薄云岫顯然驚了一下,忙不迭松了些許力道,但仍是緊抓著她不放.

該死的薄云崇!

看似浪漫的方式,實則隱患重重!

沈木兮咬著牙也能縮回手,干脆作罷,"現在我要回房間,你想怎麼的?你如果想一直牽著我的手,那也行,薄鈺交給你,銀針給你,方子給你,藥也給你,來來來,你來治!"

薄云岫被懟得啞口無言,終是默默的收了手,誰讓他不會治病.

"無聊."她不屑的轉身,面上無半點動容之色.

說好的會感動?會投懷送抱?會涕淚兩行呢?

薄云岫印堂發黑,"薄云崇!"

眼下,薄鈺的身子要緊.

初初聽聞母親將薄鈺帶回來了,沈郅一臉黑沉的沖進問夏閣,關毓青和春秀都攔不住他,別看這小子平素謙遜有禮,但若是觸及底線,那就是一根筋,誰說都沒用.

然則乍見薄鈺蜷在床角,門一開,他便把頭埋在膝窩里,沈郅愕然扭頭望著沈木兮,"娘,他……吃錯藥了?或者跟他娘一樣,是裝的!"

"郅兒,他不是裝的."沈木兮蹲下身子,瞧著兒子面上的怒意漸漸散去,便曉得兒子的轉變.沈郅嫉惡如仇,亦憐憫弱小,"娘是大夫,你可相信娘所說?"

"娘,薄鈺和那個壞女人一直害你,你能原諒他們?"沈郅問.

沈木兮搖頭,"娘做不到."

沈郅思慮了片刻,"可是娘願意給薄鈺一次機會."

"他差點殺了娘的郅兒,娘不會原諒他,可是娘知道他是被魏仙兒挑唆,若是真的要算賬,也得在他清楚明白的時候,趁人之危非娘所為."沈木兮笑著望他,"娘現在想知道郅兒的心思."

"郅兒同娘是一樣的心思."沈郅鄭重其事的抱了抱母親的脖頸,然後認真的開口,"我願意給薄鈺一次機會,等他好了之後,我再找他算賬!"

街頭施舍,哪怕是個乞丐,沈郅也會給予憐憫.

但是入府,就等于覆轍重蹈,所以沈郅才會這麼激動,他是真的怕極了這魏氏母子,簡直是有心理陰影,聞之色變.

"郅兒真乖!"沈木兮親了親兒子的小臉.

"我要和娘,一起照顧薄鈺,然後等他痊愈我就揍他一頓,算是他之前欠了我們的."沈郅終是笑了.

春秀捋著袖子,露著膀子,"我也得揍他一頓,這小子太沒良心,不打得他連親娘都不認得,估計記不住!"

眾人面面相覷.

關毓青干笑兩聲,輕輕摸了一把春秀的胳膊,"就你這胳膊,往薄鈺那小身板上掄一拳,沈大夫就白救了!"

春秀一愣,瞬時滿室笑聲.

薄云岫遠遠的站在回廊盡處,聽著屋子里時不時傳出的笑聲,面上的神色緩和不少.有一幫人作伴,沈木兮的性子開朗不少,亦會打打鬧鬧開玩笑了,不再像湖里村初見時那般陰郁. 這,也算是極好的開始吧!

室內,藥味濃烈,白霧氤氳.

"主子,還是讓我來吧!"阿落捋起袖子.

沈木兮搖頭,"我給他摁穴位,你不懂,在旁一直幫著加熱水就好!"

"是!"阿落點點頭,看著沈木兮挽起袖子,手法嫻熟的摁著薄鈺的肩膀,慢慢的推著.

春秀已經帶著沈郅去睡,不能因此耽誤了明日進宮的時辰.

"主子,您說魏仙兒是怎麼把孩子嚇成這樣呢?"阿落不是太明白,"自己的母親,有什麼可怕的?平素面面對的相處,何懼之有?"

"魏仙兒素來裝柔弱,忽然間成了這副鬼樣子,薄鈺年紀小,若是遇著天黑或者其他的什麼緣故……"沈木兮頓了頓,"倒是沒瞧見宜珠!"

阿落恍然大悟,"許是宜珠失蹤,薄鈺心里害怕,又被魏仙兒這麼一嚇,才會變成這樣!"

沈木兮點點頭,瞧著雙眸緊閉的薄鈺,"這孩子倒是有情義的,還知道去找宜珠,可惜了,魏仙兒怕是未有真心待過他."

"不過是攀附榮華的台階罷了!"阿落往浴桶里加了一勺熱水,"阿落有些擔心,太後那樣偏袒魏仙兒,就算又白紙黑字,可這高高在上的人,說反悔也就反悔了,若是再讓魏仙兒來離王府,她還不得發了瘋似的欺負您?"

"她不敢!"沈木兮瞧著孩子身上的瘀痕,"待會給薄鈺上點藥,這些瘀痕怕是在街上摔的."

"主子,阿落說的是實話,您聽聽吧!"阿落撇撇嘴,"魏仙兒只要不死,早晚是禍害."

沈木兮笑了笑,"她再敢來,我就敢毒死她!"

阿落被逗笑了,隔著水汽望著自家主子,"您的心可真大."

"心若不大,怎麼活到現在呢?"沈木兮稍稍一頓,幽然歎口氣,"若非如此,怕是七年前就已經死了."

"主子!"阿落慌了,"咱們不說了,不說那些事."

沈木兮點點頭,繼續揉摁著薄鈺,直到孩子皺眉,昏睡中發出吃痛的嚶嚀,她這才罷了手,讓阿落幫著把孩子抱起,擦干身子放床榻上去睡著.

"這段時間一定要照顧好他,切莫受涼受凍,否則很棘手!"沈木兮叮囑.

阿落頷首,"主子放心,我一定照顧好他!"

"你之前便是在主院伺候的,薄鈺對你更熟悉一些."沈木兮放下袖子,捋了捋衣襟,"明日我再來看看效果,要是效果好,連續泡上一個星期就差不多了!"

"可真是要累死主子了!也不知道這小子幾世修來的福分,能這般榮幸."阿落不高興.

"好了好了,我回房了,你盯著點!"沈木兮拎著藥箱往外走.

剛邁出房門,生生嚇了一跳,薄云岫這門神當得太敬業,不吭聲不喘氣,身子還挺得筆直,與夜色極是完美的融為一體,露出幽邃的眼眸.

沈木兮捂著心口,"你干什麼不吭聲?想看孩子就進去,站門口算怎麼回事?"

"嚇著你了?"他音色微沉.

"沒什麼事!"沈木兮瞧了一眼關上的房門,"孩子睡得很安穩,我會好好照顧他的,快則七日,遲則半月,保管還你個活奔亂跳的兒子."

薄云岫猛地上前一步,"你不信?"

沈木兮慌忙邁下台階,"信信信!"

話是這麼說的,身子卻極為誠實的逃避,撒丫子就往自個的房間去了. 黍離心頭喟歎,也就是沈大夫,全然不把王爺的話當真,完全無視王爺的存在……

"人找到了嗎?"薄云岫問.

黍離頷首,"已經帶回來了,左不過咱們找到的時候,似乎有些晚了,人……不太好了."

"意識還清醒嗎?"薄云岫緩步走下台階,就站在沈木兮此前的位置,瞧著她"逃離"的方向.

"意識很清楚,也已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黍離躬身,"待救治妥當,身上乾淨了之後便能帶回來,聽憑王爺處置!"

陰鷙的眸,凝著涼薄狠戾,薄云岫轉身朝著書房走去,"找個人好好教一教,改日就擱在薄鈺身邊繼續伺候,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黍離先是一愣,俄而快速行禮,"卑職明白!"

因著薄鈺病著,沈木兮今兒做得清淡,不過誰都沒多話,連一慣好嘴的春秀,也只是多吃了兩碗粥,沒拿薄鈺說事,殊不知昨天夜里,沈郅足足"教育"了她半個時辰.

阿落喂薄鈺吃了一碗粥,薄鈺還算乖巧,雖然神情遲滯,眼睛里滿是驚懼之色,好歹還知道溫飽之事.他對于阿落尚算熟悉,是以阿落喂,他未有躲閃.

白日里,沈木兮要去醫館,但留著薄鈺在王府內,又擔心他忽然瘋癲起來,無人看得住,便讓月歸抱著去醫館里待著.

陸歸舟來醫館送藥材的時候,委實驚了一下,"這不是……離王府的小公子?"

"他病了!"沈木兮吩咐掌櫃清點藥材,轉手將剛剛寫好的方子遞給藥童,沖病患笑道,"您可以去那邊等著,藥抓好了我再告訴你怎麼吃!"

"謝沈大夫!"病患起身去藥櫃台.

"陸大哥,樓上請吧!"沈木兮去洗手,這兒畢竟是看診的地方,不適合敘話.

及至樓上,關上房門,陸歸舟面色微沉,"你怎麼把薄鈺也帶來醫館?這小子當初如何對你和郅兒,你可都忘了?還記得當初擱在你們床榻上的尸毒嗎?雖然不知當時的宜珠是否長生門的人假扮,可我總覺得跟魏仙兒脫不了關系,你怎麼可以養虎為患?"

沈木兮倒了杯水,"你這話很多人同我說了."

"那你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陸歸舟輕歎,瞧了一眼杵在跟前,以防他觸碰沈木兮的月歸,面上浮出些許煩躁,"這薄鈺早前就心狠手辣,小小年紀不學好,你若是再治好他,這白眼狼不定要怎麼反咬你一口!"

"我會小心的."沈木兮笑了笑,將水遞過去,卻被月歸快速奪過,轉身擱在陸歸舟面前.

陸歸舟扶額,這叫什麼事?

還能不能好好相處,好好說話了?

沈木兮亦是頗為尷尬,奈何薄云岫那個東都醋王委實不好惹,只要月歸現在出去,不出一盞茶時間,門外鐵定能響起馬蹄聲,某人就會捉,奸,一般的沖上來.

回頭見著陸歸舟與她同處一室,只怕會鬧得不可收拾.

一想起薄云岫烏云蓋頂的可怕神色,沈木兮顧自打個寒顫,罷了罷了,若是要在月歸和薄云岫之間做個選擇,沈木兮甯可對著月歸,也不想對著喜怒無常的薄云岫.

樓下一聲喊,沈木兮趕緊應了一聲,"陸大哥你先坐著,我去去就回!"

陸歸舟點點頭,便在屋內等.

沈木兮一走,月歸自然也跟著離開,她必須與沈木兮寸步不離.

然則沈木兮一走,知書就跟見了鬼似沖進屋子,喘著氣合上房門,"公子,你畫上的那個人出現了!"

陸歸舟面色驟變,"什麼?"

"就在樓下大堂里,找沈大夫問診呢!"知書一抹額頭的汗,端起桌上的水杯,咕咚咕咚喝個底朝天.

陸歸舟當即打開一條門縫,快速閃身出去,找了個合適的位置,正好能看到底下問診處的女子.眸陡然擰起,溫潤之色一掃而光,"是她!"

美人杏眸含情,面帶溫柔淺笑,安安靜靜的坐在問診台前,瞧著疾步走來的沈木兮,笑盈盈的道了一句,"原來你就是沈大夫,久仰!"

沈木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來東都時日尚淺,沒想到認識我的人倒是不少."

"我是聽人提起得多了,所以慕名而來!"美人斂眸,一副溫順之態.

按理說見著美人,應該是件高興的事,畢竟誰都喜歡瞧著漂亮的人和物.可眼前的人,一顰一笑……讓沈木兮有些脊背發寒,尤其是那一低頭的溫柔,讓她滿心打怵.

"姑娘芳名?哪里不舒服?"沈木兮示意她將手放在脈枕上.

"我叫鍾瑤,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鍾瑤笑盈盈的露出一截皓腕,"我近來總覺得吃不好,睡不好,偶爾還會胃里泛酸,有些想吐."

沈木兮眉心突突的跳,抬眸望著死盯著自個的鍾瑤,指尖都是涼涼的,"姑娘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多久?"

"不久,便是這幾日."鍾瑤輕歎,"沈大夫,我是不是得了什麼絕症?我一個女子,孤苦無依的,難得遇見了有情郎,若是就這麼去了,真是死也不瞑目."

沈木兮眸色微沉,轉而指尖微顫,若有所思的抬頭望她,"姑娘,成親了嗎?"

鍾瑤笑了笑,"還沒有,不過已經定了終身,不日便會嫁給他,此刻入東都便是來尋他的."

"哦,那真是恭喜了!"沈木兮抿唇,"姑娘的那位有情郎,想來很是疼愛姑娘吧?"

"那是自然,他對天發誓,說給要娶我的."鍾瑤斂了笑,"沈大夫,我這是什麼病呢?"

沈木兮拱拱手,"姑娘,有孕了!"

轟的一聲,腦子里一片嗡鳴聲,陸歸舟面色驟變.

"是嗎?"鍾瑤歡喜的摸著小腹,"我這里……有他的孩子了?"

"是!"沈木兮點頭,肯定的說,"的確是有孕,不過還處于初期階段,姑娘最好小心點,情緒不可激動,莫要去人多的地方,小心護著您的肚子!"

"多謝沈大夫!"鍾瑤羞赧的垂著頭,盡顯女兒家的媚,態,"我這就去告訴他這個好消息!"

說著,她從一旁的包袱里取出了銀子,作為診金.

沈木兮沒有拒絕,但也沒有去觸碰,目送鍾瑤拎著包袱朝外頭走去.

"對了!"鍾瑤回眸一笑,"沈大夫可知道陸府怎麼走?"

沈木兮猛地一震,"什麼陸府?"

"我相公名叫陸歸舟,自然是陸府,此前說過,若是不識得路,來沈氏醫館問一問便曉得."鍾瑤嫣然淺笑,"沈大夫,陸府在哪呢?"

沈木兮哪里還聽得進什麼東西,滿腦子都是雜亂的思緒.

陸歸舟?

陸府?

鍾瑤的丈夫?不,是未婚夫婿?

這兩人私定終身,還沒成親便有了孩子……

"沈大夫?"掌櫃心驚,"沈大夫,你這是怎麼了?"

"兮兒!"陸歸舟從上面沖下來,還來不及碰到沈木兮,便已經被月歸攔下,"兮兒,不是你想的那樣."

沈木兮這才醒過神來,"陸大哥,這是你的未婚妻?為何沒聽你提起過?你們……"

"公子的未婚妻?"知書撓著頭,"公子什麼時候有了未婚妻?"

堂內,一片死寂,皆詫異的盯著知書,轉而望著面有難色的陸歸舟.

"陸大哥還是趕緊回去看看吧!"沈木兮笑得有些尷尬,"我不知道那是你的……抱歉,失禮了!現在人還沒走遠,你趕緊去追吧!"

陸歸舟欲言又止,約莫是知道不好解釋,只能拱手告辭,領著知書急匆匆離去.

倒是掌櫃有些詫異,"瞧著陸掌櫃往來醫館的殷勤,不曉得的還以為他對沈大夫有了心思,沒成想藏得這麼深,孩子都有了呢!"

沈木兮卻是目色微沉,面露擔慮之色.

事情,不是他們想的那麼簡單.

"這女人武功很高!"月歸目光颯冷,從方才開始,她就一直處于戒備狀態.

沈木兮仲怔,"你說什麼?"

"她隱藏得很好,故意加重了腳下的功夫,看起來跟尋常人一樣,但我是離王府的暗衛,我知道刻意收斂內息是怎樣的."月歸回望著沈木兮,"方才她應該也注意到了卑職的存在,以後要小心!"

沈木兮連連點頭,這麼說方才若非月歸站在自己身旁,只怕……細思極恐.

鍾瑤?

是打哪兒冒出來?

陸府門前.

鍾瑤含笑望著門口的匾額,提了提自個的包袱,抬步就往里頭走.

"鍾瑤!"陸歸舟一聲喊.

鍾瑤站在台階上回望著他,"喲,舍得回來了?方才躲在醫館的樓上,一出好戲看得可還滿意?"

"你想怎樣?"陸歸舟咬牙切齒,"不許去找沈大夫的麻煩!"

鍾瑤笑得花枝亂顫,最後掩嘴沖著他拋了個媚眼,"我都見過她了,長得倒是清秀過人,性子也格外溫柔,難怪你這麼喜歡!可惜啊,她知道我有了身孕,還知道我來找你,恐怕你們之間再無可能."

"別動她!"陸歸舟身子繃得生緊,"你們已經殺了很多人,還不夠嗎?當初是朝廷對不起你們,與沈木兮沒有任何關系,她只是個大夫,救死扶傷的好大夫!"

"這天下,誰人與我們無仇?"鍾瑤深吸一口氣,"陸歸舟,你當個藥材商怕是當傻了吧,忘了自己曾經是什麼身份!"

陸歸舟沒吭聲,抬步朝著府門走去.

"除非你答應我一件事,我保證不會碰她!"鍾瑤瞧了一眼空蕩蕩的陸府門前,陸歸舟素來做事仔細,挑個院子還挑得這般僻靜,可見為了沈木兮,真是想盡了法子做盡了一切.

"我不會答應的."陸歸舟剜了她一眼,"我不會跟長生門交易,更不會答應你們任何條件!當日你們劫我,這筆賬我還沒跟你們算呢!"

鍾瑤眉眼含笑,"當日是失誤,讓那幫蠢貨弄點錢,半道上劫點商戶,誰知竟是弄到了你的頭上.我們哪知道你為了不被沈木兮懷疑,身邊竟然只帶個廢物!更沒想到,你為了沈木兮,連自己的武功都封了!"

知書憤然,自己是不會武功,可怎麼能算是廢物?照顧公子的飲食起居,他從未懈怠過,這幫長生門的人,厚顏無恥也就罷了,誰曾想還是個睜眼瞎!

"你給我閉嘴!"陸歸舟冷喝,"這是東都!"

"不就是個薄云岫嗎?"鍾瑤目露寒光,"洛南琛那個廢物,折騰了這麼久,一個屁都折不出來,還把胭脂樓給端了."

陸歸舟輕哼,"活該!關門!"

"那我就去沈氏醫館門口睡著!"鍾瑤扭著纖細的腰肢,不緊不慢的走到陸歸舟面前,"想來沈大夫宅心仁厚,一定會收留我這懷著孩子的,未來的陸府女主人.陸大哥,你說呢?"

"你在威脅我!"陸歸舟袖中雙拳緊握,"當初的穆氏醫館,就是毀于你們之手,還有湖里村的事!她如今不知道,一旦曉得,拼了命也會撕了你們.你們真以為兮兒好欺負嗎?鍾瑤,小心玩火自焚."

鍾瑤抬步進門,"陸如鏡不下令,饒是你這少主,也無法動我們."

"公子,她太囂張了!"知書憤然,"這種人,怎麼能讓她留在府內,不定要生出什麼事端來."

陸歸舟深吸一口氣,"既然她敢進來,我便讓她知道,什麼叫代價!關門吧!"

知書恨恨的跺腳,無奈的合上大門.

長生門,真是陰魂不散.

雖然他們系出同枝,卻是截然不同的兩條路子.

這局面,也不知該如何收拾.

不過陸歸舟是相信沈木兮的,她素來聰慧,從上次她連問兩遍怎樣中蠱,他便曉得這丫頭早就心里懷疑了,只不過礙于多年的情分,給各自留了顏面. 她,其實是知道的.

的確,沈木兮心里清楚.

"沒想到陸公子相貌堂堂,竟然……"阿落可不敢說吃著碗里的念著鍋里的,只是為沈木兮不值,還以為遇見了好人,許是良人,誰知道竟也是與王爺差不離.

薄情寡義,最是風,流.

"他遇見了難處."沈木兮揉著眉心,歎了口氣.

"難處?這哪里是難處,分明是好處.得美人,還是買大送小."阿落憤憤不平.

沈木兮搖頭,"鍾瑤武藝高強,而且……陸大哥此前所中之毒,應該是源于她!" 阿落駭然瞪大眼睛,"什麼?"

"聽過一句話嗎?難銷美人恩."沈木兮起身,站在窗口瞧著街頭的人來人往,"知道美人恩為什麼出現在胭脂樓嗎?那是因為美人恩在女子身上豢養成熟,此後只能通過一種途徑,傳到男子身上."

阿落撓撓頭,回望著月歸.

月歸更是一臉懵,她是個暗衛,不是大夫,哪里懂得這些道道.

"什麼途徑?"阿落問.

沈木兮面色凝重,"夫妻之禮!"

上篇:第104章 你來欺負我,好不好?    下篇:第106章 你可知她是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