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10章 薄家的人,護短1   
  
第110章 薄家的人,護短1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木兮平靜的看他,"鬧夠怎樣?沒鬧夠又怎樣?離王殿下,您執掌朝中大權,身邊從來不缺女人,何必一棵樹上吊死?緣分這東西,當初既得了就該珍惜,若沒有珍惜,便只當緣盡.物是人非的道理,想來也無需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你吧?"

她作勢要掙開他,奈何這人不依不饒的,眼睛紅得嚇人.

"再不放手,我就喊人了!"她咬著牙,這次是真的動了氣.

"喊什麼?"他問.

沈木兮愣了一下.

"非禮?"他又問.

沈木兮不做聲,這世上怕是沒有比他更明知故問之人.

"是嗎?"

沈木兮咬著牙,"知道還問."

然則下一刻,沈木兮後悔了.

"唔……"

什麼情況?

"非……"她幾欲張嘴,誰知聲音還未匍出唇,便已被他生生推回了嗓子眼.薄云岫這人素來聰明,很多東西都是一學就會,前兩次倒是只會咬,如今倒是愈發得出了經驗.

他堵著她的嘴,進則癡,纏不放,濡以唇齒;退則噙唇,輾轉輕碾.

這是將對敵策略悉數用在了她的身上,所謂孫子兵法:不戰而屈人之兵,為上上之戰.

如今倒是:以手束其腰,輕攬入懷.

不戰而屈人之舌,柔則進,剛則退.

如擒孟獲,七擒七縱.

始于掙紮,終于凌亂. 皆,為戰術!

最後的最後,沈木兮腿軟得站不住,這人卻是興致勃勃,委實來勁了,若非有他撐著,只怕這會是要跌坐在地,丟人丟大發了.

薄云岫意猶未盡,卻是緩了面色,扣著她的後頸,以額相抵,鼻尖相觸,"下次再鬧,便不會給你停下來喘,息的機會."

沈木兮差點沒被憋死,額頭上滿是薄汗,愣是說不出半句話來,只拿眼睛狠狠剜著他.

須臾,她起身,掉頭就走.

"去哪?"他攔著不讓.

"橫豎不是離王府便罷!"沈木兮氣沖沖的離開.

"嘖嘖嘖,追啊!"薄云崇直搖頭,趕緊沖出來,"方才還以為你小子開竅了,知道以柔克剛,這會怎麼就蠢了?不知道趕緊追?"

薄云岫冷眼看他,"好看嗎?"

薄云崇干笑兩聲,"有一點好看,就是不夠帶勁!"

"改日你與你的女人試試!"薄云岫抬步就走.

"哎哎哎,去哪?"薄云崇忙問.

去哪?

還能去哪?

她不願回離王府有什麼打緊的,他跟著走不就成了?!

"你家王爺啊……"薄云崇瞧著黍離,"魂丟了!"

黍離皺眉,無奈的搖搖頭,"您才知道?"

眼下什麼都戳破了,相處便生出了尷尬,沈木兮領著一干人等住進了問柳山莊,雖說這是薄云岫給的,可說到底還是她夏家的地方,來日兄長娶妻生子,總歸要有個安置的地方.

曾經的家,最合適不過.

後頭的祠堂里,供奉上了父親夏禮安的靈位,分離了數年之久的一家人,如今算是囫圇的團在了一起.各自回到曾經住過的房間里,心酸與感慨已然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一別數年,歸來時,物是人非."沈木兮瞧著自己的閨房,年輕時候的任性,用了大半生的淚水和苦頭去償還,也算是報應了.

"娘?"沈郅笑問,"這便是娘以前的房間嗎?"

沈木兮點點頭,"娘是在這里長大的,以後郅兒也會在這里長大!走,娘帶你看看那棵棗樹!"

沈郅應了聲,走過去的時候,夏問卿已經站在樹下,"這次不會再挪開你的梯子了,不過我想,你也不會再爬上去了."

"以後每年棗子熟了,我照樣會上去,帶著郅兒一起爬!"沈木兮打著趣兒,卻見著阿落急急忙忙的跑來.

"沈大夫,王,王爺……"阿落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王爺他……跑進去了!"

之所以用跑,是因為薄云岫這厮是翻牆進來的,沒走正門.

正門早早的被沈木兮合上,他輕車熟路的從後牆翻進來,精准無誤的找到了沈木兮的院子,將她閨房的隔壁屋子收拾出來,直接住了進去,連招呼都沒打一聲.

是以等著沈木兮急匆匆的趕來,一眾暗衛愣愣的站在原地,黍離正彎腰准備打開木箱.

"你們都在干什麼?誰讓你們進來的?"沈木兮憤然.

薄云岫這會正在後院的擺棋盤,聽得閣樓上的動靜,夏問卿行至亭前喊了聲,"小妹,來者便是客!"

"哥!"沈木兮快速下樓.

"草民的手腳不太利索,王爺莫要見怪!"夏問卿行了禮.

"又不是頭一回,這般生疏作甚?下棋便好好下棋."薄云岫與他倒也不算生分,頓了頓,他盯著夏問卿,別有深意的補充,"到底是,客隨主便."

夏問卿手腳不好,腦子卻是極好,聽得這話,不免意味深長的笑了,"王爺可要小心了!"

"薄云岫!"沈木兮憤然,"這地方……"

"小妹,爹當初的待客之道,可不似這般!"夏問卿落子,"王爺,叫吃!"

薄云岫瞥她一眼,便不再看她,心思全落在棋盤上,壓根沒拿自個當外人.

難得兄長展顏,沈木兮話到了嘴邊亦只能咽下,夏家得他庇護,才能有今日的幸存,她是該感激的.

可男人這種生物,總是這般的自以為是,覺得說聲對不起,給予彌補,女人就該笑逐顏開的摒棄一切愁怨,自此歡天喜地的回到懷抱.

對于女兒家的心思,某些直,男晚期之人,真的不懂!

"我讓春秀把薄鈺也接來,你都在這兒了,薄鈺……該由誰照顧?"沈木兮轉身就走.

"唉,刀子嘴豆腐心."夏問卿落子,"王爺心不在焉,想來很快就要認輸了!"

"每次都贏,有什麼意思?"他抬頭,涼涼的瞥了夏問卿一眼,"膩了!"

夏問卿搖搖頭,真是半點都不懂謙虛為何物.

離王府當下冷清了,問柳山莊卻是熱鬧得透頂.

左不過隔日又鬧出了亂子,說是皇帝丟了.

黍離尋思了半晌,當日他是護著皇帝回了竹屋的,後來皇帝不是跟著從善和丁全走了嗎?

丟了?這又是如何丟的?

薄云岫揉著眉心,瞧了一眼跪在跟前,嚎了半天卻流不出一滴眼淚的丁全,"都給本王閉嘴!"

沈木兮皺眉,她這正准備去醫館,誰知道便撞見了哭哭啼啼的丁全,門一開,丁全就沖進了山莊.

"到底是在哪丟的?"沈木兮問.

丁全搖搖頭,"就那麼一眨眼的功夫!"

從善忙道,"昨兒個王爺領著人住在了問柳山莊,皇上自覺無趣,便回了宮,今兒一早便跑出來了,誰成想皇上到了街上要吃什麼饃,丁公公趕緊讓人去找,就這麼一回頭一說話的功夫,皇上忽然就跑了."

最後的結果是,皇帝沒影兒了.

肯定是跑進了哪戶人家,可誰敢對外說皇帝丟了?若是傳揚出去,還不得天下大亂?是以丁全和從善只能趕緊跑來求薄云岫.

這麼大的事,誰敢擔著?

不要腦袋了嗎?

沈木兮沒說話,心里盤算著,別是半道上看見了步棠,不成器的皇帝,聞著味兒就跑了,畢竟步棠肯定還在東都城內,保不齊……運氣就是這樣背.

匍一抬頭,驟見薄云岫盯著她看.

沈木兮心里發虛,"我去醫館,你們慢慢商議."

"步棠在哪?"薄云岫問.

沈木兮翻個白眼,抬步就往外走,"東都城又不是我的天下,我怎麼知道?要找人自己去找,莫要胡亂差遣."

腕上頹然一緊,沈木兮心頭微駭.

卻聽得薄云岫沖著眾人道,"都出去吧,待會還你們一個囫圇個的皇帝!"

一聽這話,丁全和從善還有什麼可猶豫的,趕緊退出門外,黍離自然是唯命是從,順帶著很貼心的將房門合上,讓人攔住了幾欲上前查問的阿落和夏問卿.

這一大早的究竟怎麼回事?

房門一直關著,足足半盞茶之後,屋內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然後是沈木兮黑著臉,氣沖沖的開門出來,頭也不回的走了.

"快去跟著!"夏問卿忙道.

阿落撒腿就追,這是怎麼回事?

夏問卿皺眉,瞧著不緊不慢從屋子里走出來的薄云岫,"王爺,怎麼了?"

怎麼了?

薄云岫咂吧一下嘴,"甚好!"

丁全和從善眼巴巴的瞧著,那皇上的下落呢?

皇帝的下落,自然沒問題……

…………

今兒沈郅入宮,倒是把薄鈺給帶上了.

薄鈺這幾日被照顧得甚好,雖說仍是有些神志不清,好在很是乖巧,沈木兮便把令牌給了春秀,由春秀照顧著,一道進了宮,入了南苑閣.

"喲,倒是把傻子也給帶上了!"一進門,尤天明便笑出聲來.

音落,哄堂大笑.

"吵什麼?"沈郅冷著臉,"誰說他是傻子,不過是有些身子不適罷了!再不濟也是離王府的小公子,輪得到你在這里笑話?"

尤天明笑容微僵,沒成想這沈郅竟還懟上了,"你別忘了,當初薄鈺可是要打斷你的腿!" "此一時彼一時!"沈郅將薄鈺領進門,將他安置在原來的位置上.

可薄鈺仿佛有些嚇著,死拽著沈郅的手不放.

見狀,尤天明又笑了,"沈郅,你什麼時候多了個傻兒子?"

"閉嘴吧!"言桑翻個白眼,他原是和宋留風同桌,眼下瞧著沈郅搞不定,干脆和宋留風一道走開,將這並排的位置留給薄鈺和沈郅,"你兩坐這兒,我和宋留風坐你們的位置便罷!"

"呵,一幫蠢貨!"尤天明雙手環胸,"這傻子好不了了,你們還當寶!不管他是不是離王府的小公子,如今都傻成了這般,還指望他能干什麼?聽說魏氏已經被廢,連臉都被離王劃傷了,現在是人不人鬼不鬼,若不是太後照顧著,只怕早就棄尸荒野了."

宋留風輕咳兩聲,"你這人嘴上怎麼這般不饒人,落井下石非君子所為,你,你……咳咳咳,你真是……"

"一個病秧子還在這里指手畫腳的?"尤天明嗤之以鼻,"小心會氣死你自己."

"你……"宋留風被氣得拼命咳嗽.

言桑忙不迭上前捋著宋留風的脊背,"你莫聽他胡說,嘴上不留德,來日是要吃苦頭的,咱們不理他!"

尤天明哼哼兩聲,冷眼瞧著沈郅和薄鈺,上次街頭那筆賬,他可還記著呢!回頭,望了一眼不吭聲的關宣,瞧關宣這副模樣,似乎另有打算.

李長玄進了門,殿內便安靜了下來,驟見薄鈺坐在沈郅的邊上,李長玄先是一愣,轉而頗為欣慰,面上滿是贊賞之色.

成大事者,心有百川.

春秀百無聊賴的坐在外頭嗑瓜子,聽得里頭的書聲琅琅,干脆坐在台階上,靠著廊柱打盹.

到了休息的空檔,薄鈺有些尿急,沈郅便與言桑和宋留風交代了兩聲,牽著薄鈺去茅房,好在他都習慣了照顧薄鈺,是以出門見著春秀在打盹,沈郅並未在意.

可是……直到上課了,少傅問起,宋留風和言桑才覺得不太對.

去個茅房,應該早就回來了才是.

"春秀姑姑!"言桑趕緊跑出來叫人,"春秀姑姑,能陪我一道去茅房看看,沈郅和薄鈺去上茅房,到現在都沒回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事了?"

春秀猛地一個激靈,瞬時從地上彈起來,"什麼?哎呦,我這誤事的,趕緊趕緊的!"

茅房空蕩蕩的,既沒有沈郅也沒有薄鈺.

言桑是一間一間找過去的,重複找了三遍,沒有就是沒有,倒是在茅房外頭的小路上,撿到了一只鞋子.

"郅兒的鞋子?"春秀捏著鞋子,心都開始抖了,"這宮里……我知道是誰干的了!一定是那個死老太婆,一定是她!我找她算賬去!"

"春秀姑姑!"言桑慌忙拽住她,"不能就這樣去,你沒證據!"

"這不行那不行,萬一郅兒出事……"春秀不敢想.

言桑招招手,伏在春秀耳畔嘀咕了一陣,"記住了嗎?"

春秀點點頭,"記住了!"

"我們分頭行動!"言桑撒腿就跑.

"欸!"春秀早就沒了主意,丟了孩子,她早就慌了神,當即順著小路便尋了過去.

假山後頭,沈郅和薄鈺被綁著,嘴里塞著厚厚的布團,眼睜睜看著春秀從前頭跑過去……

上篇:第109章 夏問曦,鬧夠沒有? 為鑽石過2100加更    下篇:第111章 薄家的人,護短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