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11章 薄家的人,護短2   
  
第111章 薄家的人,護短2

g,更新快,無彈窗,!

事實上,春秀並沒有走遠,只是跑開了一段距離,眼見著到了南苑閣的偏門出口,確定身後沒人跟著,春秀又悄悄的繞了回來.

言桑說了,南苑閣里的孩子,家中不是皇親貴胄,便是一品大員,若是出了事,更會驚動朝野.所以南苑閣的戒備很是嚴密,若有異常一定會被第一時間發現.

是以言桑先去找太傅,查閱進出南苑閣的登記冊子,若是沒有進出記錄,說明人還在南苑閣,春秀若是嚷嚷,反而會逼得人狗急跳牆,對沈郅和薄鈺早早下手.

春秀不怕惹事,但怕壞事,她曉得自己幾斤幾兩,沒旁人這般好頭腦,所以言桑說得這般鄭重其事,春秀冷靜下來想想,覺得應該信一信,畢竟沈郅說過,言桑和宋留風是他的摯友,理該相信.

李長玄雖說是個文弱書生,性子頗為迂腐,然則腦子確實靈光,又博學多才,否則不至于被請到此處教授這些貴人子弟.

驟聽得言桑偷偷的稟報,李長玄先是嚇了一跳,回頭就反應過來,找了個由頭出了大殿,吩咐人守住整個大殿,不許任何人踏出殿門半步.

"少傅是擔心……"言桑不解.

"噓!"李長玄示意他莫要說話,"先去看看冊子,若是沒有人進出,自然是最好的,若是真的有,可就不太好辦了!記住了,丟的不是沈郅,是薄鈺!"

言桑皺眉,"可是……"

"傻孩子,薄鈺是離王府的小公子,沈郅是什麼身份?要救沈郅,就得先抬了薄鈺的身份!"李長玄行色匆匆,言桑在後頭快速跟著.

他們這一走,殿內就開始喧鬧不休.

宋留風心里懸著,言桑是去找沈郅的,如今沈郅和薄鈺都沒回來,言桑還把少傅請走了,這就說明沈郅或者薄鈺出了事.

南苑閣戒備森嚴,要在這里做手腳可不容易,除非……是窩里反.

這三個字瞬時讓宋留風警戒起來,他身子不好,素來不與人爭執結怨,正因為如此,心思格外敏銳,默默的留意著關宣和尤天明的動靜.

沈郅提過,之前在街上和關宣,尤天明的爭執,所以這兩人,比誰都有動機,尤其是關宣.

都說,會咬人的狗不叫……

方才尤天明出言不遜,關宣一聲不吭.

萬幸的是,南苑閣沒有閑雜人進出的記錄,也就是說,除非那些人劫了薄鈺和沈郅,插上翅膀飛上天,否則人就還在南苑閣內!

地方不大,要找人倒也不是什麼難事.

"少傅,怎麼找?"言桑忙問.

李長玄壓著聲音道,"現在去看看,偏殿里少了誰家的奴才."

言桑點頭,"少傅是懷疑……"

"噓,慎言!"李長玄搖搖頭,"君子不可非議,切忌口說無憑." 言桑頷首,緊跟著李長玄,心里倒是有些詫異,少傅成日只會搖頭晃腦,沒想到遇事竟是這般處變不驚,難怪父親總要提及,好好向少傅學習.

偏殿內的奴才,少了兩家.

關宣的奴才,尤天明的奴才.

這兩家各自剩下親隨一人,再無別的奴才蹤影.

"尋常總是三五成群的招搖過市,今兒只剩下一個."言桑咬著牙,"一定是他們做的!少傅,他們……"

"噓,方才我怎麼教你的?進了南苑閣,是讓你們動腦,不是讓你們動手的,切忌浮躁."李長玄牽著言桑行至回廊處,瞧著四下無人便壓了嗓子在他耳畔嘀咕兩聲.

言桑詫異,"這樣行嗎?"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何樂而不為?"李長玄笑了笑,"旁人說這話定是不信的,但你是個孩子,能打消她很多顧慮."

"是!"言桑撒腿就跑.

跑到偏門的時候,言桑慢下了腳步,瞧了瞧四下,這才低低的喚了聲,"春秀姑姑?"

"在這!"春秀晃了晃手中的鞋子.

言桑環顧四周,再次確定無人,趕緊上前吩咐道,"一會就有人來了,你在這里躲好,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吭聲,要保持冷靜!沈郅和薄鈺還在南苑閣的某個角落里,定要看緊偏門,莫放了人出去."

"欸,我記住了!"春秀連連點頭,"我家郅兒真的不會有事嗎?"

"太傅說,放心!"言桑說完就往外跑.

放心?

春秀這一顆心就跟擂了戰鼓似的砰砰響,怎麼放得下心?!

更讓人不放心的是,一盞茶過去了,春秀沒等到言桑回到,倒是瞧見了熟悉的身影,疾步進了偏門,朝著南苑閣後頭走去.

南苑閣的後頭是荷池,這荷池面積不小,池中還有亭子,以供學子們清晨朗誦之用,周遭則以假山與紫竹環繞,平素也沒什麼人會過去.

"她怎麼還沒死呢?"春秀直犯嘀咕,起身就想跟過去,可言桑說讓她不要離開,一定要守住偏門.

春秀急得直跺腳,到底是跟過去呢?還是守住偏門?

驀地,又有一人躡手躡腳的進門.

春秀氣不打一處來,這人她倒是認得出來,不就是關宣身邊的那些後腿子之一?當初在街上可是打過照面的,化成灰也是認得.

說時遲那時快,春秀冷不丁沖上去,直接將人摁撲在地,對著那人的面門抬手便是一拳……

"鈺兒?鈺兒你在哪?我是娘!鈺兒,是我,我是你娘!"魏仙兒低低的喚著,視線在周遭假山處逡巡,"鈺兒,你別躲了,我來了!"

不遠處,幾名家奴趕緊將五花大綁的薄鈺和沈郅丟在地上,各自悄悄躲在暗處窺探.

誰不知道魏仙兒跟沈木兮的仇怨,當初在長福宮鬧得那叫一個雞飛狗跳,如今沈木兮不在,沈郅身邊的胖女人也不在,沈郅自己還被五花大綁,可想而知……當沈郅獨自一人面對魏仙兒時,魏仙兒會怎麼做.

"鈺兒!"魏仙兒急忙沖上去,手忙腳亂的去解薄鈺的繩子,"誰把你綁起來的?是誰?告訴娘,娘一定會殺了他們……"

薄鈺被解開了繩子,自己取下了塞在嘴里的布團.

魏仙兒的聲音戛然而止,目光幽冷的盯著眼前的沈郅.

嚇得沈郅冷不丁打了個寒顫,不得不說,魏仙兒的眼神太可怕,早前娘或者春秀姑姑在身邊的時候,沈郅尚且無懼,可現在……他被綁著,又沒辦法喊出聲,四下無人可救他,若是魏仙兒要在此處殺了他,估計也是神不知鬼不覺的.

沈郅,不想死!

薄鈺愣愣的盯著沈郅,還是那副傻呆呆的模樣.

沈郅嘴里被塞著布,只能沖著薄鈺發出嗚嗚聲,使勁的對著薄鈺瞟眼色,盡管他也知道,薄鈺的病還沒好,薄鈺……還是個傻子!

可現在能救他的,只有薄鈺. "沈郅!"魏仙兒笑了笑,臉上結痂已落,疤痕如同蜈蚣一般蜿蜒在面上.如玉般的指尖輕輕拂過自己的臉,"拜你娘所賜,你可還記得?"

沈郅瞪大眼睛,不敢吭聲.

"你娘給的藥,的確能讓我臉上的傷好得更快,可是……可是我每日每夜都寢食難安,一閉上眼睛就會噩夢纏身,傷口奇癢難耐!"魏仙兒咬牙切齒,"你娘的藥,有問題!"

沈郅當然知道,娘不可能給魏仙兒治臉,那方子許是能治淺傷,但若是長久服食肯定是要出問題的.而現在,藥的副作用出來了,因整夜整夜睡不著,魏仙兒精神萎靡,幾乎可以用"形銷骨瘦"來形容,完全脫了相.

干了那麼多壞事,還想仗著太後庇護,裝瘋賣傻的蒙混過關,可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饒是瘋子……也不例外.

既然魏仙兒要瘋,就讓她當個真正的瘋子.

"你是沈木兮的心頭肉!"魏仙兒深吸一口氣,"如果你死了,你娘可能會痛不欲生?沈木兮也會死吧?"

沈郅駭然,不斷的搖頭.

魏仙兒眦目欲裂,猛地撲上來掐著沈郅的脖頸.

窒息的感覺,讓沈郅發不出聲音來,一雙眼睛赫然瞪得斗大.

"啊!"魏仙兒冷不丁吃痛,當即縮了手,手背上清晰的齒痕,伴隨著鮮血一點點的滲出來,她不敢置信的望著自己的兒子,"鈺兒,你干什麼?我是你娘,你竟敢咬我?"

沈郅喘不上氣來,薄鈺伸手便扯下了布團.

如此,沈郅終于透了口氣,脖頸上辣辣的疼,讓他整張小臉都擰巴了起來,這魏仙兒下手太狠,雖然沒掐死他,但是傷及了咽喉部位,估計這幾日,沈郅吃飯,說話,哪怕咽口水都會覺得疼痛難忍.

還不等魏仙兒反應過來,薄鈺面無表情的去解沈郅身上的繩子.

"鈺兒!"魏仙兒面色狠戾的拽住了薄鈺的雙手,"他是我們的仇人!鈺兒,你忘記娘跟你是怎麼落得今日的下場嗎?鈺兒,你是不是被他們灌了什麼迷魂湯了?你看清楚,他死了,我們才能回到離王府,只有他和沈木兮都消失了,我們才能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薄鈺沒理她,狠狠掙開她的手,繼續去解繩子.

"薄鈺!"魏仙兒面目猙獰.

薄鈺猛地一顫,許是想起了什麼,身子駭然縮成一團,止不住的顫抖起來.他瞪大眼睛,驚恐的盯著眼前的魏仙兒,脊背貼在了冰涼的假山處,死命的靠近沈郅.

沈郅知道,薄鈺這是害怕了,如此神情,跟當初被母親接回來時的樣子,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薄鈺,別怕!"沈郅聲音沙啞,咬著牙低低的說,"別怕!"

薄鈺忽然抱住了沈郅,渾身都得愈發厲害.

魏仙兒笑得冷冽,"果然,沈木兮該死得很,她迷住了王爺,如今還教壞了我的兒子,是想讓我一無所有,痛苦一生?我不會讓她如願的."

音落瞬間,魏仙兒一巴掌扇開薄鈺,快速抱起了沈郅,抬步就朝著荷池走去.

薄鈺被扇倒在地,赫然晃了晃腦袋,抬眸間愣了半晌.

不遠處傳來極力壓制的嘲笑聲.

"都不用小公子動手了!"

"淹死他!"

"小雜種,活該!"

"他既然要護著薄鈺,跟咱們公子作對,就讓他知道什麼叫自不量力."

"錯,是自尋死路,一個野種罷了,無權無勢,還敢那麼囂張."

"哼,他不是能耐嗎?救了狼,喂了虎,簡直痛快!"

救了狼,喂了虎?!

沈郅瞪大眼睛,嗓子里發出嘶啞的聲音,"你別殺我,不要殺我,我娘救過你救過薄鈺,你放開我……"

"去死吧!"魏仙兒欣喜若狂的將沈郅拋了出去.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得兩聲"撲通"響,連魏仙兒都愣了,"鈺兒,你干什麼?"

薄鈺一個猛子紮進水里,托起沈郅游向岸邊,"你莫掙紮,不然會拽著我一起沉下去!"

沈郅嗆了兩口水,聽得薄鈺這話,猛地醒了神,"你,你好了?咳咳……"嗓子疼得厲害,又嗆了水,再想說話,已是不能.

好了嗎?

薄鈺不知道,被自己的母親一巴掌打醒,算好?還是不好?但他知道,如果沈郅死了,自己一定不會好.

救了狼,喂了虎!

那是以前.

到了岸邊,還沒能薄鈺把沈郅推上岸,匍一抬頭,便瞧見了高高舉起大石頭的魏仙兒,驚得薄鈺慌忙將沈郅推開.大石頭嘩的一聲砸在了兩人中間,頓時激起巨大的浪花,狠狠濺了二人一身.

拽住沈郅,薄鈺只能游離岸邊,一手托著沈郅,一手解開沈郅的繩子,如此沈郅才算重獲自由.

薄鈺畢竟年紀小,這來回一折騰,力氣已經耗得所剩無幾,若再不回到岸邊,只怕是要和沈郅一道,死在這池子里.

可是魏仙兒在岸邊,舉著石頭,瘋狂的往水里砸,薄鈺哪敢再游回去.

倒是不遠處探著腦袋的家奴們,看得那叫一個眉開眼笑,低低的喊著:砸死他們!淹死他們!

"我撐不住了!"薄鈺說,下意識的扣緊了沈郅的腰,無力的喘著氣,伏在沈郅耳邊說,"待會去湖心亭,你先上去,她不敢動我,我是她兒子!"

沈郅愕然盯著他,身子已隨著薄鈺朝著岸邊游去.

兩個孩子在水里泡了太久,這荷池本來就是淤泥密布,稍稍踩錯了位置,就會陷在泥里,那時候便是真的死路一條.兩人你托我一把,我托你一下,好不容易鳧到了岸邊,一抬頭,魏仙兒又捧著石頭站在那里.

"我是你兒子!"薄鈺拼盡氣力的仰頭喊著.

魏仙兒舉起了石頭.

"住手!"身後一聲憤怒的疾呼,伴隨著撲通一聲入水之音.

魏仙兒駭然回頭,墨玉如風一般掠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了魏仙兒手中的石頭,快速丟在一旁,轉身便拽起了奄奄一息的沈郅.

言桑就是方才跳入水中的,此刻正好推了薄鈺一把,薄鈺才沒有沉下去,被墨玉姑姑拽上了岸.

三個孩子渾身都是濕噠噠的,除了沈郅傷著咽喉,薄鈺傷著胳膊,倒也沒有大礙.

"太後娘娘放心,孩子們沒事!"墨玉讓人趕緊帶著孩子下去換衣裳,這般在水里泡著,饒是夏日,也會惹出病來.

太後憤然上前,抬手一巴掌,反手又是一巴掌,直接把魏仙兒打蒙在地,"虎毒不食子,今日是哀家親眼所見,由不得哀家不信!之前,哀家一而再再而三的給你機會,是看在鈺兒的面上,如今你連鈺兒都不放過!魏仙兒,你簡直就是個毒婦!"

魏仙兒倒伏在地,墨玉快速拽了她腰間的令牌,畢恭畢敬的呈上,"太後娘娘,該收回成命了!"

"以後,你就乖乖的待在冷宮里吧!"太後咬牙切齒,狠狠接過墨玉手中的令牌,"這宮禁不適合你自由出入,無心之人,理該去無心之地,你連反省的機會都用不著了!"

她為魏仙兒去求藥,為了魏仙兒不惜跟薄云岫翻臉,跟皇帝翻臉,昧著良心干了不少有違體統之事,可最後換來的是什麼?

執迷不悟!

殘殺幼子!

"狠毒得令人發指!"方才那一幕,可算是把太後給嚇壞了,這一石頭下去,薄鈺和沈郅全得死!一想起險些面對那些血淋淋的畫面,太後這會還在心肝直顫.

魏仙兒抹一把唇角的血跡,笑得陰狠,"兒子是我生的,可他背叛了我,難道不該死嗎?沈郅是沈木兮生的,害我至此,我殺了他報仇,又有什麼錯?"

"冤有頭,債有主!"太後厲喝,"你有仇就去找沈木兮,找一個孩子算什麼本事?"

墨玉攙著搖搖欲墜的太後,慌忙寬慰,"太後娘娘息怒,莫要氣壞了身子,跟這樣的人沒必要爭辯,她沒救了."

"是沒救了,是沒救了,哀家真是恨不能戳瞎自己的眼睛!"太後氣得差點厥過去,"簡直是造孽啊!"

"太後娘娘!"墨玉忙不迭捋著太後的脊背,"您悠著點!事情已經發生了,您可別再氣壞身子,喘口氣,慢慢說,慢慢說!"

太後眼眶都紅了,"造孽!造孽啊!"

"更造孽的在這里!"春秀隨手便將暈過去的家仆丟在太後跟前,抬腳便踩在了那人的背上,"用你們文縐縐的話來說,這是第一個造泥人的."

墨玉愣了愣,"始作……俑者?"

春秀一拍腦袋,"答對了!"

不遠處那幫人,驚撒腿就跑.

上篇:第110章 薄家的人,護短1    下篇:第112章 長生門的故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