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12章 長生門的故事   
  
第112章 長生門的故事

g,更新快,無彈窗,!

"抓住他們!"墨玉姑姑一聲厲喝.

侍衛們悉數沖上去,快速將人逮著,一個個嚇得魂兒都快沒了,還沒被拎到太後跟前,便已鬼哭狼嚎.

"這,這又是些什麼人?"太後冷問.

"都是這些歪瓜裂棗挑唆的."春秀輕哼,雙手環胸,"這幫唯恐天下不亂的,可得好好收拾,要不然以後能上天!"

"怎麼回事!"太後咬牙切齒,轉而望著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的魏仙兒,"誰來告訴哀家,到底發生何事?"

少傅李長玄緩步行來,躬身行禮,身後的三孩子,也已經換好了衣裳,沈郅面色發青,薄鈺面色發白,言桑冷眼盯著魏仙兒.

須臾,關宣和尤天明被"請"了上來.

"太後娘娘,容微臣細細為您道來!"李長玄直起身子.

太後頷首,瞧一眼被人摁住的魏仙兒,冷著音色道,"說!"

"此事說複雜也不複雜,說簡單也簡單!"李長玄指了指被抓住的那幫家奴,"這些都是關小公子和尤小公子的家仆,能出現在這里,自然是因為綁了薄鈺和沈郅.然後呢,這些人想法特別好,抽個身去找魏氏前來,借刀殺人!"

頓了頓,李長玄特別解釋,"殺沈郅!畢竟魏氏是薄鈺的母親,再怎麼狠心,也得先報仇再屠子不是?"

尤天明慌亂得不知所措,撲通跪地,"太後娘娘恕罪,太後娘娘恕罪,我,我就是想教訓一下沈郅,沒想著傷害薄鈺,沈郅一介賤民,為什麼能和我們平起平坐?這不公平."

"學問之事,無謂出身.太後娘娘,此事的真諦不在這兒,莫要被人誤導!"李長玄輕歎,"現在的孩子啊,嘴里沒半句實話,真是讓人傷感啊!"

"鈺兒!"魏仙兒忽然開口,"我是你娘,你連娘都不認了嗎?你幫著沈郅,就等于幫著沈木兮背叛你的母親,你的生身之母!"

薄鈺不做聲,目光冷得厲害.

言桑上前,生怕薄鈺真的反水,到時候又會傷害沈郅,"可你方才要砸死他們兩個,虎毒不食子,這豈是為人母能犯下的惡行?"

"鈺兒,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我是為了你好,你知道嗎?"魏仙兒眦目欲裂,奈何被人死死壓著,渾然無法動彈,"鈺兒,鈺兒……"

"你給哀家閉嘴!"太後憤然,"李長玄,你繼續說."

李長玄點頭,"這兩位小公子,打算讓魏氏殺了沈郅,又把自個撇得趕緊,所以把薄鈺也帶上了.魏氏來了之後呢,確實不負所望,瞧沈郅的脖頸,那鮮紅的五指印,就是魏氏的爪子撓的,這便是魏氏殺人的證據!哦,他還打了薄鈺,瞧瞧孩子臉上,看給打成什麼樣了?"

薄鈺面頰紅腫,唇角都有些破皮,這是不爭的事實.

"是他自己……"

"是是是,魏氏說得對,是薄鈺自己不小心,撞上了您的巴掌,是薄鈺的錯,您沒錯!"李長玄皮笑肉不笑,"太後娘娘,您覺得呢?"

太後現在已經不是生氣了,是心寒,徹頭徹尾,徹骨的心寒,"那是你的兒子!你親生的兒子,你十月懷胎,拼了命生下來的孩子,你怎麼舍得?!"

"既然命是我給的,為什麼我不能打他?為什麼不能?"魏仙兒瘋了一般的嘶吼,"母親教訓兒子那是天經地義的,誰都管不著!薄鈺,你今日是不是連娘都不要了?我生你養你,你對得起我嗎?對得起我對你的養育之恩嗎?"

李長玄搖頭,"生養之恩著實比天都大,可虎毒不食子,你方才險些要了他的命,這恩情也可以到此為止了!"他拽起薄鈺的手,"看看吧!"

薄鈺的手背上,是方才推開沈郅時,自己躲閃不及,被魏仙兒砸下的石頭刮傷的.他換好衣裳就跑來了,一則是擔心母親,二則也是想留個證據.

如今,薄鈺定定的望著自己瘋癲的母親,扭頭瞧了沈郅,笑得有些酸澀,"我忽然明白,當初為什麼那麼討厭你了!我大概,是真的嫉妒你."

沈郅皺眉,伸手想拽住薄鈺.

卻見著薄鈺上前幾步,走到了魏仙兒面前.

魏仙兒被侍衛扣著,壓根無法動彈.

"鈺兒,快點幫幫娘,娘被他們弄得好疼,鈺兒……快點讓他們滾!娘是愛的你,娘那麼疼你,娘都是為了你好,為了你能當上離王府的世子啊!"魏仙兒淚流滿面.

若是以前,看到母親流淚,薄鈺一定會暴走.

可現在,他面無表情,"每次娘挑唆我去傷害沈大夫和沈郅,都是這樣的表情,都說是為了我好.可最後,娘從來不幫我,出了事也只會怪我.娘,我很羨慕沈郅,因為不管沈郅做了什麼,只要是對的,沈大夫就一定會拼死護著他,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的孩子."

魏仙兒淚落,軟著聲音哭著,"難道娘對你不好嗎?娘也是拼死護著你,你都忘了嗎?"

"你知道皇伯伯和皇祖母疼我,拿我當借口,讓我去殺人,娘……沈大夫從來不讓沈郅干壞事,更不會讓他殺人,你為什麼就不一樣呢?"薄鈺反問.

魏仙兒答不上來,太後一顆心都擰著疼,"哀家的好孫子,來,到哀家這兒來,皇祖母疼你!"

"皇祖母,你說呢?"薄鈺站在原地未動.

太後噙著淚,"哀家……也有錯,一慣的縱容,倒是害苦了你."

"娘說,我這條命是你的,我也知道只要我還活著,娘一定會有更多的借口,而皇伯伯和皇祖母顧念這我是薄家現如今唯一的血脈,不會傷了娘."薄鈺深吸一口氣,"娘,我醒了!"

魏仙兒忽然慌了,她太了解自己這個兒子的性子.薄鈺很固執,很執拗,他的性子全然隨了她這個當娘的,所以……若有決定,無人可改!

說時遲那時快,薄鈺冷不丁拔出了一旁侍衛的劍,快速架在了自己的脖頸上,"這條命,還你便是,以後你再也不能拿我當刀子使.皇祖母,請在鈺兒死後,賜死我的母親,被讓她再作惡殺人了!"

"鈺兒!"太後歇斯底里,"不要,不要,快,快把劍放下!皇祖母什麼都答應你,你快放下劍!"

魏仙兒笑了,"你敢自盡?薄鈺,你現在倒是長能耐了是嗎?我是你的母親,你竟敢讓太後賜死我!"

"娘,我恨你,但你是我的母親,既然母子一體,我走的時候自然要帶著你走的!"薄鈺握緊了劍柄,掌心濡濕,滿是冷汗.

"薄……鈺!"沈郅捂著嗓子,喊不出聲音來.

薄鈺站在那里看他,唇角微揚,他看著沈郅要沖上來,卻被言桑快速抱住了身子,沈郅的眼眶都紅了,卻始終喊不出聲音來.

"對不起,讓你娘……白忙活了!"薄鈺一咬牙,刀子劃過脖頸,刹那間鮮血飛濺.

他是認真的,真的想結束這條命!

"鈺兒!"太後一頭栽倒在地.

"太後娘娘!"

"太後?"

"太後!"

"嗨,小子!"春秀一聲吼.

薄鈺心驚,他不是……

刀子劃破了皮,但血卻不是他的,而是春秀的.

春秀用手握著刀刃,生生奪下了刀,狠狠丟在地上,她掌心被劃開一道血口子,鮮血直流,"小孩子不許玩這些危險的東西,你娘不教你沒關系,姑奶奶教你!"

"來人!快來人!"

四下亂做一團,太醫,侍衛,太監,宮女齊刷刷的跑著.

薄云岫帶著沈木兮趕到的時候,薄鈺脖子上的傷已經包紮妥當,太醫正在給春秀縫合傷口.

春秀坐在那里,額頭上滿是冷汗,一個勁的叫著,"輕點!輕點!沈大夫下手可溫柔了,你們這些宮里的大夫,竟是這般粗魯.要是再不行,讓我家郅兒給你示范一下,哎呀,這樣包紮不好看……嗤……輕點輕點!你們到底是不是大夫?"

沈郅站在一旁,脖子上擦了膏藥,仍是說不出話來.

"春秀?郅兒?"沈木兮駭然,慌張的跑過去,瞧著春秀掌心繃帶上透出的血色,又瞧著沈郅脖頸上的傷,面色瞬白.

薄云岫來醫館帶她進宮,說是沈郅出了事,沈木兮差點沒厥過去,提了藥箱便急急忙忙的進了宮,如今見著沈郅和春秀都受了傷,更是心疼得險些掉淚.

"都沒事!好著呢!"春秀失血過多,唇色都發了白,"就是郅兒這嗓子,不大好,可能要你多費點心,孩子嚇著了,你多哄哄!"

沈郅指了指自己的嗓子,然後沖著母親笑了笑,示意沈木兮不要擔心.

沈木兮一把抱住兒子,連呼吸都亂了.

"王爺,魏氏已經被太後娘娘下令關進了冷宮."黍離壓著嗓子,低低的說,卻也不敢抬頭去看主子的臉,免得主子大怒,自個又得領鞭子.

"又是魏仙兒?"沈木兮恨得咬牙切齒,一路上薄云岫什麼都沒說,在她看來,這就是包庇!他還在包庇魏仙兒是嗎?

"此番倒是多虧了薄鈺!"春秀說了句公道話,"郅兒的命,是薄鈺撿回來的,魏仙兒是真的瘋了,連自己兒子都殺,差點把薄鈺也給弄死在水里.是太後趕到,救了這兩小子.說起來薄鈺這小子真是有種,拿刀抹脖子,讓太後在他死後,一定要賜死他母親!"

沈木兮仲怔,有些不太相信.

沈郅連連點頭,證明春秀所言不虛.

"加上鐵索拴著,瘋子就該有瘋子的待遇!"薄云岫面色幽沉,尤其是聽到薄鈺拿刀抹脖子,他的內心也是震撼的.早就知道這孩子性子拗,沒想到竟是拗到這樣的程度.

到底是離王府養大的孩子,薄云岫心里也不好受,見著春秀和沈郅沒事,抬步便朝著薄鈺走去.

"皇祖母!"薄鈺跪地,給太後磕頭,"驚擾皇祖母,鈺兒知罪!"

太後抱著薄鈺,渾身透涼,"哀家以後一定會保護好你,再也不會讓人,逼你做不想做的事!"

"爹!"薄鈺抬頭,仰望著薄云岫,"爹!"

"沒事就好!"薄云岫素來嚴厲,是以說不出什麼溫情的話.

但在薄鈺聽來,這是父親說過的,最溫柔的話.

太後放開薄鈺,薄云岫便跟著太後行至僻靜處,"薄云岫,你打算如何處置關家和尤家的孩子?一個是太師,一個是丞相,你可想清楚了?"

"太後顧念關家,難道就此聽之任之?"薄云岫負手而立,面色黢冷,"都知道借刀殺人了,來日長大那還了得?是否連謀朝篡位這種事也敢做?"

太後張了張嘴,心里又覺得理虧,音色微沉道,"這話太嚴重了,畢竟是孩子……"

"殺人償命,沒聽說過要分年齡!"薄云岫也是後怕,若是沈郅和薄鈺出事……不敢想,真的不敢想,"天子犯法尚且與庶民同罪,就因為是太後的母家,所以太後要本王網開一面?"

"鈺兒也是哀家的孫子!"太後憤然,"哀家沒說要包庇關家,只是覺得不必趕盡殺絕,尚且顧念這兩家對于朝廷,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手下留情."

"他們要殺沈郅的時候,可沒想過手下留情,憑什麼要本王手下留情?太後想著自己母家,他們可想過你?"薄云岫滿面嘲諷,"眼下是孩子們都沒事,若是真的出事,太後還能這樣輕描淡寫的讓本王放過他們嗎?"

太後答不上來,這事說到底也是魏仙兒造的孽.

若真的追究起來,魏仙兒那塊令牌還是當初,太後自己給的.

"能想出這麼狠毒的主意,若是不能早早的處置,只怕養虎為患,定是要惹出大禍來!"薄云岫咬著後槽牙,"此事本王會秉公辦理,就無需太後娘娘費心!您也累了,回長福宮去歇著,本王會讓人專門盯著冷宮,還望太後娘娘莫要再靠近冷宮半步!"

太後抿唇,"那你就看好點,別再讓她出來禍害鈺兒!"

"看在鈺兒的面上,本王不會殺她,但她這輩子都別想再踏出冷宮."薄云岫冷哼.

前提是,太後莫要再靠近冷宮,否則再心軟一次,魏仙兒必定會更瘋狂.

這次的事情,也虧得李長玄神機妙算,否則薄鈺和沈郅只怕都沒了.沈木兮特意去致謝,倒是惹得李長玄不好意思,畢竟這是在南苑閣出的醃臜事.

"王爺!"李長玄行禮,"下官人微言輕,不涉朝堂之事,左不過眼皮子底下出了這樣的事兒,免不得得多說幾句.此事根源在于王爺,王爺以為呢?"

薄云岫不說話,眸光微沉.

李長玄繼續道,"沈大夫住在離王府,無名無分,沈郅入南苑閣,也是王爺一句話所致,歸根究底,出師無名!沈郅那孩子,秉性聰慧,天賦極高,是個難得的好苗子,理該好好栽培,若是教這些醃臜事白白耽誤了,也是可惜啊!"

"本王知道了!"薄云岫斂眸,"此番也是多謝了!"

"不敢當!"李長玄躬身,目送薄云岫離去.

回到問柳山莊,薄云岫便冷著臉回了房.

花廳里,夏問卿面色擔慮的瞧著沈郅的脖子,"這傷……要不要緊?"

"放心吧,就是內里出了點血,待服上幾服藥便也罷了!"沈木兮寬慰,"這次沒出什麼事,也虧得薄鈺了!"

一回頭,薄鈺站在角落里沒敢坑聲,小腦袋垂得很低.

"誇你呢!"春秀笑了笑,"過去啊!"

阿落推了春秀一把,"別說了!"

"罷了罷了,我去喝點紅棗湯,看給我這血流得……"春秀笑著出門,阿落緊跟其後.

花廳里安靜下來.

"你過來!"沈木兮招招手.

薄鈺站在門口看著,小心的挪了幾步.

最後還是沈郅跑過去,拽著薄鈺過來的.

一聲歎,沈木兮握住薄鈺的手,將他與沈郅握在一處,"前塵不記,以後相互扶持,互為依靠,能做到嗎?"

"能!"薄鈺點頭.

"那好!"沈木兮笑了笑,"我以後就叫你鈺兒,你與沈郅算是過命的交情.我沈木兮是個恩怨分明的人,你娘是你娘,你是你,以後有沈郅一口飯吃,絕不讓你喝粥."

薄鈺看了沈郅一眼,沈郅說不出話來,只是笑了笑.

"出去玩吧!"沈木兮道,"以後這就是你們家!"

她不管魏仙兒做過什麼,但薄鈺醒了,且救了沈郅,以前的事兒就當是一筆勾銷.在沈木兮心里,沒有什麼,能比沈郅的命,更重要.

瞧著兩個孩子出門,夏問卿難免愁慮,"你就不怕養虎為患嗎?母親如此惡毒,難保養出來的孩子,也有虎狼之心啊!小妹,那孩子不該留."

"哥,我知道你的擔慮,我作為母親,難道不擔心嗎?可若是置之不理,來日才是禍患.人只有在孤獨和寂寞中,才會生出渴望,因為望而不得,必生幽怨."沈木兮輕歎,"他能拿刀自盡,說明他真的想跟過往一刀兩斷,若是此刻我不能拉他一把,他會回到原來的位置上去."

夏問卿點點頭,一瘸一拐的往外走,"罷了,你看著辦吧!別讓人傷著郅兒便是,我瞧著那南苑閣都是達官貴人之子,此番是第一次,以後還不知會怎樣?郅兒真真是不能在那里待了!"

沈木兮沒說話,這話很有道理.

望子成龍,但也不想入虎狼窩呀!

屋內,薄云岫大筆一揮,"待會送去禮部,著禮部速速去辦!"

"王爺,不稟報皇上嗎?"黍離問.

"他挨打挨出了癮頭,眼下滿心思都是那女人,不必報了!"薄云岫取了離王金印,重重落下,"這事宜早不宜遲,李長玄的話提醒了本王,她雖不願為妃,但有時候能走個偏門!"

黍離知道,王爺不願讓沈大夫為難,領了公文便急送禮部.

眼下這件事,派人去查一查便也曉得了大概,關宣出的主意,尤天明記恨當初長街上的事,于是乎兩個孩子便密謀殺人,偷偷綁了薄鈺和沈郅,然後去找魏仙兒,借了魏仙兒的手去殺人.

不緊不慢的抽出幾份公文,薄云岫幽幽的提筆,筆尖蘸墨,奮筆疾書.

大家都沒事,沈木兮松了口氣,繼續回醫館里看病,知書卻是哭著跑進來,說是府衙的人抓了陸歸舟,說陸歸舟是什麼逆黨同伙.

"沈大夫,您可得給作證,我家公子平素結交不少江湖好友,可他從不做那些壞事,委實是個好人!"知書一把鼻涕一把淚.

"是因為鍾瑤?"沈木兮問.

知書點點頭.

"鍾瑤肚子里的孩子,果真是你家公子的嗎?"沈木兮問.

知書搖頭,"不知,公子未曾說過!"

"那鍾瑤此刻人在何處?"沈木兮又問.

知書還是搖頭.

罷了罷了,一問三不知,沈木兮只得憑著當日與府尹大人的交情,悄悄去府衙探監.

"王爺吩咐過,若是旁人來了,一律不許見.但若是沈大夫來了,必得讓您見一見,想來有些話也只能由您來問."府尹在前面領路,"沈大夫,陸公子自打進了大牢,就一句話都沒說,咱們也沒動手,您自個掂量著吧!"

"謝大人!"沈木兮進門.

牢里倒是頗為安靜,陸歸舟面壁而坐,牢里黑漆漆的,也不知他在看什麼.

"陸大哥!"沈木兮輕喚.

陸歸舟身心一震,快速轉身下床,疾步走到了牢門邊上,"你來干什麼?此處不是你該來的,趕緊走!"

"鍾瑤在哪?"沈木兮問.

"長生門的窩點,差不多都讓離王給端了乾淨,所以她現在在哪,我著實不知.如今我在這里待著,也是在等著他們來找我!"陸歸舟擔慮的望著她,"快些走吧!"

沈木兮蹙眉,"他們為何要找你?"

"狗急跳牆罷了!"陸歸舟定定的看著她,"你氣色不太好,近來憂心過度,莫要再擔心我的事,我……"

"長生門到底和你有什麼關系?還有小棠,她和長生門又是什麼關系?"沈木兮冷著臉,"你們到底還有多少事瞞著我?又或者當年救我,原就是目的不純?陸大哥,我不希望你我之間,越走越遠,最後連朋友都做不成."

陸歸舟發誓,"我與長生門無任何關系,但是我祖上確實與他們同屬一脈."

沈木兮一怔,"祖上?"

"是啊!上代人的事."陸歸舟輕歎,"我曉得,今兒我若是說不清楚,你那性子,定是再也不願理我了.罷了,我今日同你說個明白,也免得我日日懸心,怕你被人蒙蔽."

"自打本朝創立,便有一護族,守衛皇室久安,以煉藥為己任,頗得高祖信任,冊為長生門.長生門的門主,皆是世襲.後來到了先帝這一代,便生出了異樣."陸歸舟娓娓道來,"先帝多疑,後因南貴妃之死而遷怒于護族,將這一族趕盡殺絕."

南貴妃?

沈木兮依稀記得,這好像是……

"南貴妃,莫非就是……"

陸歸舟點頭,"離王薄云岫的生母,先帝最寵愛的女人."

沈木兮愣在當場,怎麼這事還跟薄云岫的母妃扯上了關系?

"南貴妃昔年病重,先帝幾欲拿到護族的鎮族之寶,可整個長生門奮起反對,以至于朝堂之上也有不少臣子反對,為此先帝殺了不少朝臣,其中就包括步棠的族人."陸歸舟幽然輕歎,"步棠的祖上,是武將出身,可惜啊……為國盡忠,卻落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沈木兮心里砰砰亂跳,步棠沒殺皇帝,真是萬幸了!

"後來南貴妃還是死了,先帝覆滅了整個護族,長生門就此消失殆盡."陸歸舟無奈的干笑兩聲,"這些事誰都沒敢提,畢竟先帝已逝,很多東西能抹去的都被抹去,非議帝王過,乃是大忌!"

"長生門既然覆滅,為什麼後來……"沈木兮不明白.

"護族雖然覆滅,但總有漏網之魚啊!也有一些忠心之人,曾經效忠過長生門,于是乎重立長生門,但因為朝廷的追殺,頗為艱難,最後投靠了薄云列!"說到這兒,陸歸舟猶豫了片刻,"你……知道薄云列吧?"

沈木兮點點頭,"略知道一些,前太子."

"前太子薄云列,本來是溫皇後之子,是嫡非長."陸歸舟道,"皇後久立,卻始終無嗣,倒是貴人關氏搶先一步誕下了皇長子,也就是當今聖上,其後是南貴妃所生的二皇子,薄云岫!薄云岫一出生就被立為封王,雖說沒有直接立為太子,可皇帝寵愛南貴妃,立太子那是遲早的事."

沈木兮靜靜聽著,昔年只知薄云岫身為二皇子,乃是先帝最寵愛的兒子,于朝堂之事她確實一無所知.如今才曉得,身為皇子,終是難免陷入諸子奪嫡的厮殺.

"若不是南貴妃早早去世,只怕如今這局面早已更改!"陸歸舟苦笑,"薄云列收容了長生門,卻是為了自己的野心,他不斷的招兵買馬,不斷的陷害朝中忠臣良將,甚至于陷害諸位皇子!不擇手段,不惜一切代價.正是因為如此,長生門中有人反抗."

反抗?

沈木兮皺眉,"是……你的祖上?"

畢竟陸歸舟說了,他不是長生門的人!

上篇:第111章 薄家的人,護短2    下篇:第113章 某人當年的糗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