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14章 吃瓜群眾很歡樂   
  
第114章 吃瓜群眾很歡樂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木兮眉心微蹙,這都是多年前的老黃曆了,他竟還記得那麼清楚.

何況當時她也不知道他是當朝二皇子,只覺得一個人坐在牆頭頗為無趣,尋了個路人打趣.偏偏這路人生得貌若潘安,于是乎才有了那麼一出雅劇.

"誰沒有個年少輕狂,少不更事?"沈木兮瞥他一眼,不欲與他再憶彼時的稚嫩,"薄云岫,人該往前看,不該再回頭."

昔年一句戲言,換得此後顛沛流離,業已為自己的口債付出了代價,也該夠了!

薄云岫似乎早有准備,也不知從哪兒摸出了一把棗子遞給她,"事兒可以不記,話總該還作數吧?"

她張了張嘴,這人……怎麼就沒完了呢?

"你若是再上一次牆頭,把之前的話再同我說一遍!"他將棗子塞進她手里,"你若敢,我便休."

"敢就敢!"她氣急,捏了棗子就去爬牆,以前牆下豎著梯子,這會她怎麼能上去?後腰忽然一暖,身子猛地騰空而起,冷不丁坐在了牆頭,驚得她趕緊抱住了棗樹.

棗樹是有刺的,紮得她生疼.

而薄云岫卻越過牆頭,穩穩的落在了牆外,站在那里仰頭望著她,一如當年那般.

沈木兮忽然紅了眼眶.

記憶里,少年人揚起頭,目不轉睛的望著坐在牆頭的嬌俏姑娘,她笑得那樣燦爛,像極了母妃宮中盛開的向陽花,從那一刻起,他再也沒能挪開視線.

那便是……他心中的太陽吧?!

薄云岫站在牆外,目不轉瞬的看她,"為何不敢說了?"

"誰說不敢?"可這棗子剛咬下去,眼睛就下了雨,怎麼都止不住.

"磕著牙了?"他急忙問,疾步走到她腳下,仰頭望著她,"咬著舌頭了?"

沈木兮捧著那一手的棗子,想起了父親,想起了兄長,想起了當年的夏家,恍惚間好似回到了昔年的青蔥歲月,那一去不回的單純愜意……從什麼時候開始,忘了最初一個棗子的快樂?

"說話!"他皺眉,之前不是橫得很?

她生氣,冷不丁撚了顆棗子砸向他.

薄云岫不知是怎麼想的,竟是忽然張了嘴,剛好咬進了嘴里.

她愣,他也愣.

這倒不是故意的,她丟來的東西,他未想過要防備,所以張嘴便去接了.

嘴里"嘎嘣"脆響,他低頭自言自語,"很甜."

沈木兮坐在牆頭看他,風吹著棗樹葉子在她身後飄動,四下安靜得出奇.

薄云岫伸出雙臂,"下來嗎?此番就算你哥撤了梯子也無妨,我接著你."

"薄云岫,你什麼都不懂!"她坐在牆頭.

"我不懂,你教我便是!"他認真的望她,此時此刻他不是什麼離王殿下,大權放下,空了雙手只想與她緊握,"我自小學什麼都很快,你可信?"

沈木兮說不出話來,教……說得倒是簡單.

"昔年不聞不問,如今你說一句對不起,我便什麼都肯依你嗎?"她別開頭,這股怨氣不消,她是斷然不會跳進他懷里的,"薄云岫,我能自食其力,不需要依靠任何人.很多年前,我想過依賴,全身心的依賴你,可你把我推開了,現在的我已經滾遠了……"

薄云岫想了想,"那話,還作數嗎?"

"不作數不作數,什麼都不作數!"她想跳下去,可牆有點高,年輕的時候無所畏懼,後來……便不行了,"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別的女人身邊,現在我不需要你了,你還跑來做什麼?薄云岫,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在說什麼?"

也許男人真的不太明白女人在想什麼,尤其是某些憑著實力單身了一輩子的直男.

渣男三言兩語就能糊弄過去,就能擺平的事兒,他們得想半天,甚至于更久,久得牆上的女人已經開始自救了,他還沒想出症結所在.

沈木兮踮著腳尖,打算沿著棗樹爬下去,數年沒爬樹了,技術很是生疏,再加上現在怕高,更是畏首畏尾.

薄云岫皺眉,瞧著她正扒拉著樹干,縱身一躍,安安穩穩的坐在她邊上,"還作數嗎?"

驚得沈木兮差點掰斷了樹枝摔下去,幸好被他快速撈回來.

捂著砰砰亂跳的心口,沈木兮見鬼般盯著他,"薄云岫,你腦子沒事吧?這一大早的拎不清,把我丟在牆頭跟你吹風曬太陽?你……"

"腦子沒什麼事,就是心里有事,總揣著你."他一本正經的說,"所以我覺得應該給自己一個交代."

"你給自己一個交代,折騰我作甚?"她一心要下去,阿落還在門口等著呢,醫館不能沒有人.

薄云岫輕歎,"沈木兮,我要同你在一起."

沈木兮皺眉,不答.

"我問過阿落,她說當年有人借著我的名義送了紅花湯,我問過太醫,太醫說那是傷女人身子的東西,也是傷胎之物."薄云岫目不轉睛的看她,"我們……是不是有過孩子?"

"現在問這個,還有意義嗎?"她知道那碗紅花,應該不是出自他的手,只是有人假借著他的名義.可若不是他後院有那麼多的女人,至于落得這樣的下場嗎?

薄云岫耐著性子又問,"那你能聽我解釋嗎?"

"你不是素來,最不耐解釋?"她反唇相譏,"當年那麼多次機會,你一語不發,如今再解釋不覺得蒼白無力嗎?你知道,我站在府門口,看著一頂頂花轎被抬進門,心里有多絕望嗎?後來的你,就算來了倚梅閣,也只是半夜悄悄的來."

深吸一口氣,沈木兮苦笑,"真不知道自己當年是怎麼撐下來的?從天黑等到天亮,又從天亮坐到天黑,你來了也只是溫存一夜,天不亮就走了.心就是這麼冷下去的,漸漸的便也沒了期待."

薄云岫張了張嘴,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

"直到魏仙兒的出現,我便曉得所有的一切只是我一個人的癡心妄想.你們連孩子都有了,而我……不過是你閑暇時打發的一個玩意罷了!"她半垂著眉眼,"薄云岫,我有多恨你,你可知道?但後來我明白,因為有愛才有恨,所以後來……我不恨你了."

心,忽然沉到了谷底.

因為用力緊握,他的指關節泛著瘆人的白,"連恨都沒了嗎?"

"是啊,為什麼要為難自己,去記住一個傷害自己的人?"她問,"所以我不恨你了,尤其是這些年我過得很好,完全沒必要因為你的傷害,讓我這後半生再無歡愉.我很好,沒有你想象中的歇斯底里,也不會去找你報複,我只想平安度日,別無所求."

頓了頓,仿佛想起了什麼,沈木兮沖著他一笑,"不過,還是得謝謝你,救了我哥.夏家的事情由不得你,我爹是你監斬的,但是……當時的情況由不得你,我怪你卻不恨你.沒有哪一條律法規定,必須奮不顧身的去救一個,毫無血緣關系之人."

沒有誰,必須為誰做點什麼.

誰都不欠誰.

不欠!

"放我下去吧!"她很是平靜,"該說明白的,我想我都說夠明白了,以後還是一別兩寬,各自安好吧!薄云岫,我不適合東都,不適合你.我們兩個不在一條線上,我要的你不懂,你要的我給不了,現在就連說話都會覺得費勁,根本沒必要相互折磨."

"沈木兮,能不能不要這麼自以為是?"薄云岫冷著臉,陰鷙的眸狠狠剜過她的臉,"你只知道自己的委屈,可你聽過我一句解釋嗎?你跟我之間,不是不在一條線上,而是你從來沒有信任過我.我說過要娶你,所以我薄云岫從未娶過妻,魏仙兒是老四女人,薄鈺是我薄家的種,但不是我薄云岫的!"

沈木兮赫然瞪大眼睛,老四?

"四皇子?"她愣住.

"當年為了和我在一起,你裝死瞞過了夏家的人,可知道我當時心里有多感動?我對自己發過誓,此生非你夏問曦不娶.後來我以為你死了,可沒能在火場里找到你的尸體,我便知道你又詐死.就在你詐死之前,先太子以謀逆之罪秘密將我拿下,我差點死了,你知道嗎!"他咬著牙,雙手鉗著她單薄的雙肩.

沈木兮恍如隔世,這件事她不知道,她一點都不知道.從她進入離王府,她就一直無名無分的被他關在倚梅閣,像極了自生自滅的狗尾巴草,哪知道府外的厮殺.

"老四拿命換了我,囑咐我務必給孩子一個家,父母雙全的家.魏仙兒是我弟媳婦,也是我救命恩人的女人,薄鈺是薄家的孩子,是老四的遺腹子,我薄云岫能活到今天,都是老四替我承擔了罪名."薄云岫目色猩紅,"夏問曦,我非完人,我也會死!"

有風拂過,佛說七年一輪迴,一度輪迴之後,彼此紅了眼.

少年輕別離,重逢非年少.

薄云崇為長子,薄云岫為次子,老四薄云郁,他們三個都是在太後膝下長大的.

薄云崇和薄云郁是親兄弟,薄云岫的母妃是南貴妃,可惜天不假年,南貴妃早逝,所以先帝便將薄云岫寄養在關太後膝下.

諸多兄弟姐妹之中,老四薄云郁性子最溫和,先帝最不喜歡的就是他.

大概是老四性子太平和,最不像先帝. "可偏偏,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你跑了!"他音色沙啞,"消失得無影無蹤,連我的死活都不管了!你說過的,我們要永遠在一起,你騙了我!"

沈木兮的眼淚"吧嗒"一聲落下,"明明是你騙了我,是你負了我.你說過要和我白首,可最後那麼多的女人,你讓我怎麼信你?你說你要娶我,可你先娶了魏仙兒,還有了孩子,即便那是四皇子的女人和孩子,可你有過解釋嗎?沒有,一句都沒有!"

薄云岫呼吸急促,"我只是不想讓你擔心罷了!"

"夏家出事,你瞞著我,現在你說你出事,瞞著我也是為了我好?"沈木兮笑得淚流滿面,"薄云岫,我夏問曦連死都不怕也要跟著你,在你心里,便是如此不能與你同甘共苦之人?到底是誰不信任誰?"

遠遠的,一排眾人悉數托腮,看著坐在牆頭邊哭邊吵架的兩個人.

"為啥要坐在牆頭吵架呢?"念秋不解.

一大早過來,誰知道就看了這般好戲,關毓青自然是要湊熱鬧的.

念秋將剛買的瓜子取出,眾人干脆坐在欄杆處,邊嗑瓜子邊討論那頭的話本子.

"依著小妹的性子,她對薄云岫很抵觸,若是能下地,早就跑沒影了,還能跟人好好說話嗎?"夏問卿輕歎著搖頭,"也是皇上的法子好,先困住,再深入."

關毓青與念秋齊刷刷扭頭看他,"皇上果然英明!"

"皇上有沒有說,什麼時候能下來?"阿落湊上前,"夏公子,主子怕高,總待在上面也不是個事兒!"

夏問卿皺眉,"總得說開吧?不然咱們集體沒好日子過.這兩人抬頭不見低頭間,見面就黑臉,我瞧著都心肝顫.當年的事情說到底都有錯,一個不問,一個不說,怪得了誰?最可憐的是郅兒."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夏問卿,默默的倒吸一口氣.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相信我家小妹不是這麼容易見異思遷之人,瞧沈郅的年紀,最多是她離開東都之後,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不可能那麼快就冒出個孩子."夏問卿解釋.

關毓青搖頭,"王爺還不如你的腳趾頭,真是悲哀!"

夏問卿張了張嘴,他不是這個意思!!

阿落輕歎,"主子心里苦,王爺這些年也不好受,如今好不容易重逢,又不肯把話說開,讓人瞧著都急死了!奈何旁觀者清,當局者迷,他們總覺得對方欠了自己一個對不起,卻未想過當年那麼多的事兒摻合在一起,哪有這麼多的周全."

"命運弄人,能活著就不錯了!"夏問卿搖頭,"不相擁而泣,卻坐在牆頭吵架,倒也是稀罕!"

"就跟茶館里看說書似的,不過這個更好看!"關毓青嗑著瓜子,"都別吵了,影響我看戲."

夏問卿皺眉,薄云岫的後院,進的都是些什麼女人?

關于信任的問題,兩個人吵夠了,回頭想想,其實是彼此互不信任,誰都沒信任過誰,所以誰都不占理兒,誰都怨不得誰.

"以後,我不會瞞你."薄云岫軟了音色,"你……能不能說話算數?"

沈木兮狠狠拭淚,"什麼話?"

"那年你坐在這牆頭,說的話!"他還是死揪著她的糗事不放.

"那你是要娶還是要嫁?"她紅著眼睛問.

薄云岫認真的想了想,"都可以."

"……"

解開心結非一朝一夕之事,七年……存了七年,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不過眼下,薄云岫有件事要好好查查,關于當年那碗把她逼走的紅花,有個人,興許知道真相!

上篇:第113章 某人當年的糗事    下篇:第115章 她的噩夢開始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