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17章 好你個薄云岫!   
  
第117章 好你個薄云岫!

g,更新快,無彈窗,!

鍾瑤笑得何其嘲諷,"一個老東西罷了,沒想到沈大夫這般上心?蠢成這樣,也不知道離王殿下看中你什麼,這麼多年了還對你念念不忘?"

如此,沈木兮倒是松了口氣,"那我便放心了."

"你什麼意思?"鍾瑤面色慘白,狠狠瞪著沈木兮手中的金針,"沈木兮,你到底,到底知道什麼?"

沈木兮已經走到了她跟前,"第二個問題,你們對關傲天做了什麼手腳?"

薄云岫瞬時面黑如墨,關傲天?

驟見自家王爺變了臉色,黍離慌忙行禮,"王爺,咱們一直派人盯著,關公子平素並無異常,著實還是當初那副紈绔姿態."

黍離這話所言不虛假,關傲天除了經常去醫館的對面街上站一站,別無其他異常.

後來沈木兮不再經常開那扇窗,關傲天自然不怎麼去了.原以為事兒到此為止,黍離只當關傲天受了刺激,所以回東都後,出現了短暫的行為異常.

誰知現在,沈木兮竟突然有此一問……

鍾瑤皺眉,似乎是在思慮所謂的關傲天之事.

沈木兮心下微震,鍾瑤似乎並不知道關傲天的事?

"關傲天身上未見美人恩,但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定然是你們對他動了手腳."沈木兮的金針已經對准了鍾瑤,"這一身的功夫還要不要,全在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習武多年委實不易."

"關傲天中招了?"薄云岫冷著臉.

"若是肯定,還用得著問?"她反唇相譏.

薄云岫,"……"

當日在胭脂樓,不是都看到了?

沈木兮至今想起,都覺得毛骨悚然,尤其是當初關傲天看她都眼神.仿佛隔了陰陽的依依不舍,關傲天在那一瞬,成了另一個人.

亦是在那一瞬,她好似也成了別人的影子. 做影子是件很可怕的事情,被人惦記上,經常五內惶惶而不安.

"你們在湖里村煉蛇蠱,還對我動用了尸毒粉,真是無所不用其極!明明對我除之而後快,後來卻處處留了一線,是為了那把鑰匙!"沈木兮目不轉瞬的盯著鍾瑤,"或者你想試試尸毒粉!"

"不可能!"鍾瑤切齒.

眸,陡然擰起,薄云岫驚覺沈木兮的臉色,竟是全變了,連呼吸的節奏亦是亂了些許,不知發現了什麼異常.提及湖里村,莫不是知道了那件事?

按理說不太可能,他這廂攔了所有的消息,理該不會知曉.

沈木兮沉默些許,轉身走到了洛南琛跟前,抬手間拔了他身上的銀針.

因著血脈逆流,洛南琛雙目充血,渾身上下亦是布滿了皮下出血的痕跡,可見不過短短片刻,他便吃盡了苦頭,斷臂處的傷口正有血往外流,傷口再次開裂.

洛南琛奄奄一息,瞧著只剩下出的氣.

"放心,死不了!"沈木兮以銀針封穴,"我為你止血,待會讓人重新為你上藥,二次開裂的傷口會更深一些,好得更慢些,橫豎這胳膊是不會再憑空長回來的."

"沈,沈木兮!"洛南琛渾身上下,皆被冷汗浸濕.

這刑房里的刑罰,都不及她這兩針來得厲害.

想想也是,一種是皮外傷,習武之人皮糙肉厚,壓根不懼.可沈木兮用的是內里的懲罰,從筋脈里下手,可不得疼得死去活來嘛!

"尸毒粉!"沈木兮盯著他,"源于何人,用于何處?蛇蠱上,沒有用過這東西,但卻出現在湖里村,你們中間怕是有了叛徒."

"絕不可能!"洛南琛已經疼糊塗了,虛弱到了極點,便有些神志不清,"尸毒粉是不可能落在外人手里的,若無必要……豈能……"

"洛南琛,你瘋了嗎?跟她說這些干什麼?"鍾瑤厲喝.

沈木兮重重闔眼,略顯無力的睜眼,歎了口氣望著薄云岫.

被她這麼一看,薄云岫當即心下一虛,快速盤算著自己錯漏了什麼?思來想去,似乎只瞞著湖里村的事情,其他的倒也沒什麼疏忽.一番自我反省過後,薄云岫眉心緊蹙,扭頭回看黍離.

黍離緊了緊身子,心里慌得一比.

怎麼了?

又怎麼了?

沈大夫和王爺,到底什麼意思?

洛南琛咬著唇,幾近暈厥.

鍾瑤更是歇斯底里,斷脈之痛,不是誰都能忍受的.

"最後一個問題,少主是誰?"沈木兮問.

室內,落針可聞.

饒是薄云岫也跟著愣住,這個問題……

鍾瑤狠狠盯著沈木兮,"你這輩子都別想從我們口中,知道真相!啊……"

歇斯底里過後,是沈木兮愈發擰緊的眉頭,以及……心中層層疊疊的迷霧.少主二字是從步棠口中得來的,此前陸歸舟提過,他們與長生門不一樣,並不作惡.

所以方才,沈木兮只是試探.

如今肯定,這少主定有其人,只是……步棠神志不清,所言不能相信,但鍾瑤沒有反駁,顯然是刻意的避開.這般行徑,是保護?還是出于其他的目的?

收回金針,沈木兮幽然歎口氣.

"王爺,暈了!"黍離查看,鍾瑤著實是暈了,不過這一身的功夫也廢了.

這等毒婦,若不拔了毒牙,萬一不慎被其逃出去,來日還不定要怎麼禍害.

出了門,沈木兮瞧著心事重重,黍離隔著老遠跟著,壓根不敢靠近.

"你……發現了什麼?"薄云岫與她並肩走著.

"如果我說,我可能知道少主是誰,你會怎麼做?"她頓住腳步,扭頭看他.

能怎麼做?

"自然是除之而後快."薄云岫並不覺得這問題,會有什麼爭議,除非這少主其人,身份不俗,又或者……是他身邊較為親近之人,這丫頭又在質疑他.

思及此處,薄云岫冷不丁扣住她的雙肩,彎腰盯著她的雙眼,"你在懷疑我?"

"你若是少主倒也是極好的,這幫人興許就不用對付我了!"她翻個白眼,准備拂開他的手.

奈何這人死活不肯放她走,就這麼扣住她,大有不回答便不撒手的意味.

"若我說,魏仙兒可能就是長生門的少主,你作何感想?"沈木兮輕歎,"在縣衙的時候,我的床褥上被人撒上了尸毒粉,這東西能化骨為血,沾著皮膚便了不得.其後出了真假洛南琛之事,我便心里存疑,直到步棠喊出了那兩個字!"

"少主!"薄云岫眯了眯眸子.

沈木兮頷首,"我覺得步棠是神志不清,所以誤打誤撞的喊了出來,方才看鍾瑤的神色,這少主是真實存在的,而且長生門的人要麼在保護少主,要麼另有所圖.尸毒粉這種東西極難煉制,若是用在煉蠱之上倒是可行,但若是用來殺我和郅兒,豈非大材小用?"

"不是大材小用,是用心狠毒."薄云岫冷不丁將她攬入懷中,心有余悸,"那東西……你覺得不是長生門的人所下,而是真的宜珠?"

她點點頭,仰頭挑了眉看他,"之前以為是千面郎君假扮的,後來我多番遭遇長生門襲擊,那些人都是來要我命的,可洛南琛似乎不是,鍾瑤也沒有必殺我不可,足見當初那些人,是奉命而來,但絕對不是奉了洛南琛或者鍾瑤的命令!"

薄云岫有點心不在焉,尤其是她仰頭望著他說話,唇瓣一張一合的,總覺得像是在暗示什麼.想了想,他冷不丁低頭,快速的在她唇上啄了一口,然後又木愣愣的站直了身子看她.

沈木兮原是與他說正事,誰知突然被啄了一下,腦子當即懵了片刻.

見著她似乎沒什麼反應,薄云岫又低下頭,方才是試探,帶著偷香竊玉的小欣喜,碾過她的唇,盡量和緩輕柔,免得傷著她.

黍離默默的背過身去,王爺真是不容易!

"這是刑部!"沈木兮面色黢黑.

薄云岫意興闌珊的歎口氣,掌心都貼在了她的後腰上,卻不得松開,還不忘舐過自個的唇,滋味甚好,就是火候不夠.好在比起前兩次,愈發進步!

如薄云崇所言,女人喜歡懂得上進的男人.

"我方才同你說的話,你聽進去幾分?"她問.

薄云岫想了想,"那你……再說一遍."

沈木兮,"……"

這話題,沒辦法繼續了!

沈木兮疾步離去,薄云岫在後頭默不作聲的跟著,不管她跑得快還是慢,總歸跑不出他的視線,且只距離一步之遙.

到了最後,沈木兮也不跑了.

跑什麼?

她長了翅膀飛,他也能彎弓射大雕.

"魏仙兒的事情我會繼續調查."薄云岫冷著臉,"若然她真的是長生門的人,必定不會繞了她.國法森嚴,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斬首嗎?"她問,"不怕薄鈺恨你?"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個道理我自小便教了他."對于公事上,薄云岫從不含糊,該怎麼辦就怎麼辦,親疏無別,公私分明.

沈木兮瞧了他一眼,"你的後院,自己收拾去!"

"王爺,沈大夫又生氣了?"黍離瞧著自家王爺略帶無奈的模樣,當即上前關心兩句,"您悠著點,其實女人嘛,哄哄就好!"

薄云岫冷颼颼的瞟他兩眼,"連女人都沒有,還好意思教本王哄女人?"

黍離,"……"

底下人匆忙跑來,畢恭畢敬的行禮,"王爺,有人劫牢,府衙大牢里的陸歸舟……"

還不等來人說完,薄云岫如箭離弦,直奔府衙大牢.

黑衣人包圍了整個大牢,正在與大牢的守軍厮殺,大批的軍士正趕往府衙大牢,場面一度亂成一團.

"王爺!"府尹嚇得不輕,"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王爺您可不能過去,王爺……"

亡命之徒又如何,他薄云岫什麼沒場面沒見過,左不過……拽住身邊的沈木兮,為了安全起見,他得護著她,免得待會見著陸歸舟,她便耐不住性子往上沖.

"你干什麼?"沈木兮可沒他想的那麼沖動,她又不蠢,已經是當娘的人,凡事總歸念著家中稚子,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得三思而行.除非是至親,又或者摯愛,否則……

"放肆,哪有大夫……走得比本王還快?"話雖如此,卻是緊握著她的手不放,大步流星的朝著大牢走去.

府尹撓了撓脖子,有些發怔.

眼見著黑衣人快要闖入大牢,冷不丁又從屋頂上跳下了一撥人.然則這兩撥人似乎並不對付,之前還是與軍士交戰的黑衣人,掉頭就開始跟新加入的黑衣人厮殺.

沈木兮眨了眨眼睛,原以為自己看錯了,愕然扭頭望著薄云岫.

"傻了?"他問,轉而無奈的輕歎,"看著吧,待會讓你犯傻的事兒還多著呢!"

果不其然,陸歸舟被人挾著出來,刀子架在脖頸上,驚得沈木兮身子僵直,不敢發出一聲,生怕驚了對方.

瞧著沈木兮擔心的模樣,薄云岫面色沉沉,愈發將她拽到自己身邊,就這麼肩並肩的站著.若不是要循序漸進,此刻他便攔了她入懷,免得某些人日日惦記著.

"兮兒?"陸歸舟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回廊下的沈木兮,"你莫過來,也莫擔心,他們不是來殺我!"

"之前不是,但是現在……既然帶不走你了,怕是得帶走你的項上人頭!"刀子的主人,音色冷戾的伏在他耳畔冷言,"都給我住手!"

一聲令下,黑衣人分退兩撥.

一波投鼠忌器,不敢近前.

一波圍攏上前,將陸歸舟包圍在內.

陸歸舟兩手的手腕上拴著鐵鏈,脖子上又架著明晃晃的刀,已然受制于人,不過神色卻淡定得出奇,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沈木兮.看著她被薄云岫緊握著手腕,眼睛里的光漸漸晦暗.

"兮兒!"陸歸舟輕喚.

沈木兮幾欲上前,奈何薄云岫卻是攔著不松手,"有話便說,聽得見."

"你……"陸歸舟猶豫了半晌,"在擔心我嗎?"

"這些都是什麼人?"沈木兮扯著嗓子,"他們……"

"一波是來抓我,一波是來救我,不知兮兒是想救我,還是想抓我?"臨了,陸歸舟別有深意的瞧了一眼薄云岫,這才將視線轉回沈木兮身上,"兮兒,我若死了……"

"你莫胡說!"沈木兮用力掙開薄云岫的手,手腕都被掙紅了,可見她是真的急了,"陸大哥!"

陸歸舟眉眼含笑,溫柔如初,"你……真的在乎我嗎?"

"你我相處七載,我心里怎麼想,難道你不清楚?"沈木兮急了,"陸大哥,不管你是什麼人,你都是我的陸大哥,郅兒的陸叔叔.此番只要能救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好情義!"挾著陸歸舟的黑衣人幽然開口,"你是沈木兮!來得正好.只要你能自己走過來,我便不殺陸歸舟,如何?"

陸歸舟面色陡沉,雙手微微蜷握成拳.

"沈木兮,你別忘了自己還有個兒子!"薄云岫面黑如墨,刹那間目光霜冷,腦門上的無名火快速竄起,那股子咬牙切齒的狠戾,驚得周遭軍士一個個大氣不敢出.

黍離喉間滾動,下意識的緊了緊手中劍,生怕沈木兮真的往上沖,到時候王爺勃然大怒,非得真的宰了陸歸舟,斷她念想不可.

陸歸舟一笑,"兮兒有此心,還能將我當成朋友,我陸歸舟死亦足矣!兮兒,別擔心,我不會有事,以後也不會再讓你有事.薄云岫做不到的,我來做;他做得到的,我亦可以做,你信我!"

黍離脊背發涼,這陸歸舟真是個不怕死的,敢當著王爺的面說這些,沒瞧見王爺這會都烏云蓋頂,待會就要狂風暴雨?再說下去,怕是真的要出人命了!

"你們別傷他,我過去便是!"沈木兮深吸一口氣,若說這世上還有人非得盯著她不放,自然是長生門.長生門的人就算抓了她,也不會立刻殺了她,因為她身上的價值,還沒徹底發揮.

薄云岫殺氣騰騰的擒住沈木兮的手,"你敢過去,本王現在就讓他死!本就是一幫逆賊,你竟還敢跟他糾纏,就不怕……"

"薄云岫!"沈木兮亦是惱怒.

他不懂,這些年她在湖里村是怎麼過的,若不是師父和陸歸舟,她與兒子會過得何等淒慘,無半點歡愉.是他們施以援手,在她最困難,最需要的時候幫了她一把,救了他們母子的性命.

再造之恩,何以為報?

"兮兒!"陸歸舟笑了笑,"無需為難."

一聲歎,他又怎麼舍得讓沈木兮為難?!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得鐵鏈赫然被扯斷,反手擒刀,身如閃電,刹那間反殺斷頸.鮮血迸濺的瞬間,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陸歸舟淡然將染血的刀子丟擲在地.

從斷鎖,到反手握刀,極地反殺,動作一氣呵成,如行云流水.

陸歸舟垂著手,指尖有血快速滴落,他抬眸望著沈木兮,淡然淺笑,"我沒事!你放心."

刹那間,兩撥黑衣人交鋒.

軍士亦是加入了戰局,陸歸舟撥開人群,走向沈木兮.軍士刀劍相向,他終是無法走到沈木兮面前,因為前面擋了個薄云岫.

沈木兮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的手,瞧著那血一直滴落,于他身後蜿蜒成線.

"你不是大夫嗎?看不出來我是自封武功?"溫和的笑,一如往昔,陸歸舟不希望因為這件事,又或者因為自己的身份,而改變自己在她心中的印象,"兮兒,我還能這樣叫你嗎?"

薄云岫音色冷冽,"不能!"

陸歸舟皺眉,兩個人男人隔著一大波軍士,就這麼杠上了.

其實薄云岫也知道,陸歸舟不會傷害沈木兮,可是……只要一想到陸歸舟在她身邊七年,將她藏了七年,心頭的怒火便燎原不熄.

七年,人生又有幾個七年可以虛耗?

"陸……"沈木兮被某人擋著,心內不平,"薄云岫!"

他回頭睨她一眼,"你莫要忘了,他是逆賊,同長生門有關,就算證明他是清白的,也得與你保持距離.本王是公事公辦,你別以為是危言聳聽!"

"請王爺收手,放了我的人,我且與你合作,共同鏟除長生門!"陸歸舟負手而立,不願沈木兮再盯著他的手,為他擔心,"十殿閻羅,很適合做這種事."

十殿閻羅的名號,薄云岫倒是知道,那些卷宗還在他桌案上擱著呢!

"他說的是實話!"沈木兮急了,"薄云岫,你不要意氣用事,長生門……"

"好!"薄云岫應得爽快,倒不是真的顧忌什麼十殿閻羅,而是他真的急于鏟除長生門,解除對沈木兮的威脅.長生門存在一日,他就得日防夜防,時時刻刻都提心吊膽,生怕她有所閃失.

黍離都愣了半晌,沒想到王爺竟是這般毫不猶豫,似乎就等著陸歸舟這話.

聽得這句好,陸歸舟眉心微蹙,隱隱覺得……好似自己上了薄云岫的當?難道薄云岫早就懷疑他的身份,所以就等著他說這句話?!

話已經說出口,自然不能當眾反悔.

見著陸歸舟面色黑沉,已然察覺,薄云岫面色漸緩,扯了唇角反握住沈木兮的手,"好了,現在你放心了?我既不會傷他,又不會治他罪,而他跟朝廷合作,算是半個朝廷的人!來日若是護著你,那也是分內之事,你無需對他心存感激."

沈木兮瞪大眼睛,"薄云岫,你陰了他!"

"這話委實太難聽,是他自己送上門來的,我是為了你才順水推舟,倒是便宜他了!"薄云岫牽起她的手,"累了吧,去醫館歇會!"

陸歸舟難得垮了面色,冷臉瞧著擋在跟前的黍離.

一聲令下,長生門的門人或被殺,或被擒,速度極快!

"陸公子的人,咱們一個都不會動."黍離笑了笑,"你沒發現嗎?王爺到了這兒,一聲令都不曾下,真以為王爺奈何不得?"

陸歸舟輕歎,"薄云岫……"

"王爺名諱,還望陸公子莫要再輕喚!另外,對于沈大夫的事兒,請陸公子少擔心,少費心,這本就不是您該操的心."黍離笑著勸道,"您方才也看到了,王爺護著沈大夫,誰都不敢靠近."

陸歸舟輕哼,"薄云岫對付女人沒法子,處事倒是頗有一套."

"陸公子明白就好!咱家王爺,只是奈何不得沈大夫,不是奈何不得您!饒是十殿閻羅又如何?王爺一心只想鏟除長生門,若是動了旁的心思,您這十殿閻羅恐怕也是難逃一劫!"黍離拱手,"您的陸府已經解封,您隨時可以回去住!人呢,一個都沒動,還是您原來的那批奴才."

"想得可真周到!"陸歸舟嗤冷.

黍離笑道,"那是自然,打從您進這兒,王爺就知道早晚得有人來找您,待您出來了,可不得謀退路嗎?沈大夫三番四次的遇險,但凡陸公子有點心,都該明白要怎麼做最穩妥!" "哼!"陸歸舟委實說不出話來,瞧了一眼掌心的血,冷著臉走出府衙.

好你個薄云岫!

上篇:第116章 沈木兮,你夠狠    下篇:第118章 母妃的秘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