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22章 住在眼睛里的人   
  
第122章 住在眼睛里的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人生總要有點小驚喜,就好比沈木兮一覺睡醒,嗯……身邊不知何時倚了個"美人".

美人盈盈一笑,抬手抵著太陽穴,姿態妖嬈而嫵媚,也不知他這般盯著她看了多久?不不不,更要緊的是,不知道這美人什麼時候進來的,又是什麼時候爬到了她的床榻,就這麼厚顏無恥的與她共眠了一夜?!

"薄云岫!"她咬著牙.

"一大早生氣,對身子不好."薄云岫優雅起身,"東西都收了,我自然是要從了你的."

沈木兮抹把臉,讓自個能更清醒點,畢竟某人的話說得……讓人很是眼前一亮,渾然不知他竟然這一面,平素真是被他的一本正經給騙了.

"你這是同皇帝學的?"她冷著臉起身,然則腳尖都還沒落地,卻被他快速拽回來,摁在了床榻上.

黑發如緞,輕輕飄落在她眼前,遮了她視線里的光亮.

某人如此妖嬈,驚得沈木兮心頭止不住打顫,果真是病得不輕……病入膏肓!

"薄云岫,你一大早的抽哪門子瘋?"她皺眉,"放手,我還趕著去給郅兒做早飯."

"沈木兮,你就沒什麼要交代的?"他問.

說話間,這人的手竟擱在了她的腰上.

是了,她怕癢.

咧了咧嘴,沈木兮慌忙摁住他極不安分的手,"你要作甚?交代什麼?若要交代,也是你跟我交代,昨兒夜里到底是怎麼進來的,為何如此厚顏無恥,全然不顧男女之儀?你這廂,讓我以後怎麼做人?"

"你自個悄悄做了個人兒,打量著蒙我?"他的手稍稍用力,她登時如同泥鰍一般滑開些許.

"別,別鬧!"她有些著急,"放開!"

"把話說清楚就放,不說清楚,你知道後果!"他俯首貼在她耳畔低語,"夏問曦,你瞞得我好苦!"

她仲怔,難道真的是自己一大早腦子不好使,所以想不明白薄云岫到底是什麼意思?偷偷摸摸倒也罷了,還出言威脅恐嚇?誰給的膽子?

"有病!"她翻個白眼,下一刻,"哈哈哈哈,等,等會……哈哈哈哈,等會……別,別鬧,沒病!薄云岫,你沒病,有病的是我!是我是我!"

薄云岫居高臨下的看她,"沈郅到底是誰的兒子?"

沈木兮被他撓得,真是半點氣力都沒了,"什麼,什麼兒子?關你什麼事?"

"交換秘密如何?"他問.

她搖頭,"走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交換,交換秘密!答應你,停……哈哈哈哈……真的答應!"

薄云岫收手,但依舊壓得她無法動彈,"沈郅是不是我的?"

"你為什麼不干脆問我,還有誰同你一樣,以這種姿勢碰過我?"她心里是有氣的,知道她怕癢還敢撓她,回頭不把他撓成大花臉,她就不叫沈木兮.

身上駭然一涼,原就單薄的中衣,冷不丁被褪了去.

沈木兮慌忙捂住風光,"薄云岫,你給我滾下來!"

"沈郅是不是我兒子?"他煞有其事的問,"夏問曦,還記得當初你怎麼對我的嗎?"

目光一凜,沈木兮干笑兩聲,在這個問題上,她是心虛的,"這喝了酒做下的事,哪里能作數?男人不都這樣?何況吃虧的……"

"我吃虧了!"他理直氣壯的壓著,"我沒做好准備."

"薄云岫,你別蹬鼻子上臉!"沈木兮面色泛紅,羞惱交加,"這事……一個巴掌拍不響!"

薄云岫深吸一口氣,"要不試試?"

她一愣,"試什麼?"

"你說呢?"他俯身欺了她的唇,力道微沉,"沈木兮,除了我,還有誰這樣待過你?"

"多了去!"她別開頭,避開他的碰觸.

薄云岫很是認真的點了頭,"夏問曦,如果我說岳丈還活著,你能陪我喝酒嗎?"

提到岳丈的時候,沈木兮有片刻仲怔,從她認識薄云岫到現在,他可從未說過這兩個字,而且……七年前也是他親自監斬的,兄長雖然寬厚,說是身不由己,但父親總歸是死在他眼前的.

這是事實,鐵打的事實.

當時東都城的老百姓,都眼睜睜的看著呢!

薄云岫目不轉瞬的盯著她,想起了昨夜沈郅說的那些話,果然……夏禮安是她心里的死結,身為兒女,在家里最需要的時候詐死離開,雖然不知情,但總歸是對不住父兄.以至于在後來,她都沒能見到父親的最後一面,這種痛不是誰都能感同身受的.

默默的為她攏好衣裳,薄云岫翻身落地.

想了想,他抬步就走.

身後,傳來沈木兮幽幽的哭腔,"可是真的?"

"人在太後手里."他繃直了脊背,"原是不打算告訴你的,可若是不說,你便將此事當成畢生之憾,始終耿耿于懷,我到底沒能忍得住!"

"你為什麼不早說?"她歇斯底里,"薄云岫,你混蛋!"

枕頭飛過來的時候,他隨手捏住,面色微青的回頭看她,"因為我知道,你若曉得此事,一定會去找太後要人!"

"她憑什麼扣著不放?"沈木兮赤著腳沖到他跟前,眼眶紅紅的,可見是陳年舊傷又撕開了口子.

薄云岫伸手,"過來!抱一下."

沈木兮鼻尖酸澀,"你今日不說清楚,我……"

"沈郅是我兒子嗎?"他問.

沈木兮皺眉.

"我是沈郅的爹嗎?"他又問.

沈木兮唇瓣微顫.

薄云岫長腿一邁,她不願靠近,他走這一步便是.誰讓他,長得比她高,可不得先低頭嗎?輕輕攬著她入懷,他幽然歎口氣,"這件事,我想了許久,原是真的不打算告訴你.可沈郅說,你的心結是當年夏家的事,不肯放過你自己,我想著與其讓你怨自己,倒不如讓你怨我."

他云淡風輕,圈著她的腰,將她揉進自己的懷里,恨不能就這樣牢牢的黏在一處,再也不松手,"給我點時間,我把人帶回來."

"你真的不是在說夢話?"沈木兮不敢相信,七年啊……白骨都快成灰了,他如今卻說她父親還活著?!竟然還活著?如同做了夢一般不真實.

薄云岫冷不丁低頭,快速碾上她的唇,力道略沉,帶著不容掙紮的強勢,溫熱的呼吸相互膠著.

沈木兮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肆意的翻攪著,掠奪所有的呼吸,置于腰間的手,掌心燙得嚇人,以至于身子都好似飄飄然……

"娘!"

晴天霹靂.

沈木兮急了,幾欲推開薄云岫.

奈何某人正在興頭上,死活不肯放手.

"薄……薄……"

"唔……"薄云岫皺眉,嘴里滿滿都是血腥味.

這女人下嘴太狠,一口咬在他舌尖上,若不是她心里發慌,怕是要學池子里的王八,死咬著不撒嘴,非得咬下他的舌頭不可.

"郅兒!"沈木兮面紅耳赤,局促至極.

沈郅之前有些仲怔,但他素來能很快的藏好自身情緒波動,瞧一眼母親臉上的窘迫,沈郅淡淡然轉身,一句話都沒說.

倒是薄鈺,趕緊給帶上房門,一溜煙的追了沈郅而去.

"你莫難過."薄鈺道.

沈郅幽然輕歎,"我不難過,就是有些難受,總覺得他搶了我的人."

"搶不走,你還是你娘生的."薄鈺拍拍他的肩膀,"走吧,待會若是遲到,李長玄那家伙又得罰我們去掃宮道了,這家伙最近盯得緊!"

沈郅頷首,甚是有理,上回爬牆差點被抓著,還是小心為好. 房內,沈木兮宛若置身滾油之中,孩子面前如此失態,著實該死!再看始作俑者,竟是一臉愜意,好似早早有了這般打算.

"早晚是要知道的,何必像做賊一般?"他抬步往外走,"我今日會入宮細查當年的事,你晚些再去醫館,等我回來!"

"為什麼我要等……"還不等她開口,薄云岫已經拂袖而去.

沈木兮皺眉,此事要不要告訴兄長?又或者兄長早就知道了?

"主子?"阿落在外頭端了水.

"我哥呢?"沈木兮問.

阿落道,"公子出門了,許是去茶樓里." 深吸一口氣,沈木兮眯了眯眸子,心里有些微恙.

許是擔心自己肆意,薄云岫便不再透漏父親的事,沈木兮還真的沒有去醫館,倒是先去了茶樓一趟,可去了茶樓才曉得,是陸府的人將兄長叫走了.

"陸府?哪個陸府?"沈木兮忙問.

"就是陸歸舟陸公子府上!"伙計開口,"說是讓他過去一趟,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要給他."

沈木兮凝眉,還沒走出茶樓,便被關傲天堵在了門口.

"沈大夫,好久不見!"關傲天負手而立,倨傲的打量著她,"有空喝杯茶嗎?"

"沒空!"沈木兮是半點都不想面對關傲天,總覺得這人陰森森的,靠近便覺得渾身不舒服.

然則,關傲天手一揮,底下的奴才當即堵在了門口.

"月歸!"沈木兮冷喝,月歸默不作聲的從門外走進來.

此前月歸在養傷,但沈木兮出門,她必定跟隨.

"這麼不賞臉?"關傲天冷笑,"看樣子,是離王把你慣上了天,渾然不知天高地厚.沈木兮,上回可是我救了你們,否則這盆汙水足以讓你和離王……"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沈木兮眸光冷冽,"你什麼心思,真以為我不知道嗎?"

"既然知道,就更該好好坐下來喝杯茶了!"關傲天徑自朝著樓上走去,見著沈木兮未動,不由的回頭笑道,"你擔心夏問卿嗎?放心吧,他現在一定還活著!"

眸陡沉,沈木兮駭然僵直身子.

"主子,咱們快走!"阿落忙道.

"阿落,你去陸府問問,看我哥是不是在他們那里,快去!"沈木兮面色發青.

阿落不解,"主子,您不走嗎?"

"我這里有月歸,你趕緊走!"沈木兮轉身,竟是跟著關傲天上了樓.

月歸退出茶館,沖著街口的影子點了一下頭,俄而疾步進門,緊隨沈木兮進了雅閣.

關傲天冷眼睨著月歸,"離王府的狗,很是討厭!"

"關公子只管討厭,月歸是人是狗都無所謂,只聽王爺吩咐!"月歸就站在沈木兮身後,離王府的暗衛,只聽命令行事.

"關公子也看到了,月歸不歸我管!"沈木兮冷然落座,"你有什麼話最好快點說,我可沒工夫陪你在這里瞎耗著!"

"你……"關傲天伏在案頭,就這麼目不轉睛的盯著她,挽唇笑得邪冷,"不是在懷疑我嗎?何必裝."

沈木兮挑眉,心里有懷疑,但她還沒蠢到就這樣去問他.

"我說,我回來了,可算聽明白了?"關傲天笑問,"夏問曦!"

他喊出這三個字的時候,月歸已摁住了劍柄,已然全身心戒備.

沈木兮的真實身份,也就是他們這些人曉得,對于外頭的人而言,尤其是關傲天,不可能探知,除非關傲天動用了某些特殊的手段.

但無論是什麼手段,其用心皆可誅!

沈木兮沒有承認,亦沒有否認,她倒是沒有月歸這般簡單.兄長如今就在永安茶樓里做工,誰都曉得夏家當年的事情頗為冤屈,是以就算她是夏問曦又能怎樣?

夏問卿能安然過活,她夏問曦亦是.

"當年夏姑娘為了離王,不惜詐死與父親斷絕關系,勇氣可嘉.後來離王將你藏在了後院,一場大火,你徹底消失在眾人視線里,我很想知道,你是怎麼逃出生天的?"關傲天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她,笑得陰森森的.

小厮進來奉茶,轉而快速離開.

"與你何干?"沈木兮愜意的端起杯盞,優雅淺呷.

關傲天把玩著杯蓋,"我可否說過,你的眼睛像極了一個人?"

沈木兮皺眉,若有所思的端詳著眼前的關傲天,他說她的眼睛像極了某人,可知他此刻的神情,倒像是眼睛里藏了某個人.

"像我爹?"她沒見過母親,自然不能說是母親.

關傲天沒有應聲,"神情也像!"

沈木兮幽幽的放下杯盞,"原來關公子是來看面相的,如此本事,應該去天橋下支個攤子.若有需要,我能贈你一塊招牌,定分文不取!"

"夏姑娘好大方!"關傲天喝口茶,仿佛略有些傷感,"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呢?"

月歸險些沒按住,這般話語,若是被王爺知曉,定是要雷霆大怒的.

"這話輪不到你說."沈木兮有些不耐煩,只覺得屋子里氣氛太過詭異,壓抑得人喘不上氣來,"罷了,既然你沒什麼可說的,告辭!"

"你母親真的是死于難產嗎?"關傲天揉著眉心,"你連自己是誰都沒搞清楚,就這麼急著要走?夏問曦,如果我是你,我就會去好好查清楚,自己到底是哪來的."

沈木兮猛地轉身,一顆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你別在這里信口雌黃,關傲天,我不會相信你的.你身子里住著一個人,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但不管你是誰,休要挑撥離間,我沈木兮不吃這一套."

"知道為什麼別人都看不出來,唯有你能看出來嗎?"他問.

沈木兮輕嗤,"是個人都知道你有異樣!"

"那你為什麼不敢看我的眼睛?"他起身.

沈木兮退後一步,說實話,她的確不敢看關傲天的眼睛,每每對上便覺得心慌意亂,如同遇見了克星一般.為了安全起見,沈木兮轉身就走.

關傲天的指尖輕輕瞧著桌案,"你會回來找我的."

鼻間輕哼,沈木兮拎著裙擺,急匆匆的下樓.

就這麼會功夫,阿落已經跑了回來,邊上還跟著氣籲籲的知書.

"主子!"阿落捂著肚子,喘得說不出話來,"沒,沒,沒……"

知書推開阿落,喘著氣道,"我家公子今兒一早就去了醫館等著,沒,沒找夏公子,所以,所以夏公子沒去,沒去陸府!絕對不可能在陸府!"

心頭咯噔一聲,沈木兮下意識的攥緊了袖中拳頭.

"卑職馬上讓人去找!"月歸俯首.

人只要還在東都城內,依著離王府的勢力,應該能找到.若是再找不到,大可去找巡城司,著巡城司幫著找.

"沈大夫!"知書緩過勁兒來,"掌櫃沒告訴您,今兒公子要跟您商議正事嗎?"

沈木兮愣了愣,"不知!"

腦子里驀地回過神來,難怪薄云岫讓她先別去醫館!!!

"先找到我哥再說!"沈木兮顧不得其他,趕緊讓大家都去找人,每條街每條巷都不要放過.

走的時候,她下意識的抬頭往上看,關傲天就站在窗口,一如每日站在街對面時的神色,笑得滿臉邪氣.

一咬牙,沈木兮頭也不回的離開.

關傲天站在那里,望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終是冷著臉合上窗戶.

不多時,有人從外頭進來,"閣主!" 關傲天反手就是一聲脆響,耳刮子打得又狠又干脆,"舍得出來了?"

斗笠慢慢取下,露出熟悉的面容,赫然是當日胭脂樓的老媽子.

"云娘,你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沒想到這般耐不住?"關傲天咬著牙,"胭脂樓就這麼沒了,洛南琛和鍾瑤都落在了薄云岫的手里,你還有臉躲起來?!嗯!"

"屬下該死!"云娘俯首,"事發突然,屬下焚毀胭脂樓之後,馬上著手轉移城內的暗哨,所以沒能及時趕來面見閣主,與閣主解釋.屬下該死,請閣主恕罪!"

關傲天負手而立,與之前簡直判若兩人,但見其眸色猩紅,周身殺氣凌然.

"本尊讓你別動沈木兮,你為何要動她!"關傲天低喝,"我說過,除了我,誰都沒有資格要她的命,你們一個個都當耳旁風了嗎?"

云娘瑟瑟發抖,"閣主……"

"連鑰匙都拿不到,還有臉!"拂袖間,強大的氣勁猛地將云娘震出,狠狠撞在牆上.

落地的那瞬,云娘"哇"的吐出血來,愣是伏在地上半晌沒能爬起來,"閣,閣主……饒命!"

"當年要不是本尊,你們一個個早就見了閻王爺,如今都翅膀硬了,以為本尊閉關,便都開始肆意妄為.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是不錯,但你們別忘了,自己的命是從哪兒借來的!"關傲天居高臨下.

"客官!"敲門聲響起.

關傲天微微合上眉眼,待睜眼,已無半分戾氣可尋,清澈的眸中,黑白分明.

"什麼事?"關傲天應聲.

"要添水嗎?"小二低低的問.

關傲天斂眸,"不用."

云娘從地上爬起,老老實實的跪在那里,"請閣主放心,屬下一定會將洛南琛和鍾瑤救出來,只是十殿閻羅那頭出了問題.陸歸舟率先違背約定,擅自與朝廷合作,因此傷及了不少咱們的弟兄,請閣主示下,該如何處置?"

"陸如鏡的兒子,果真是好樣的!"關傲天深吸一口氣,"跟他爹一樣,是塊硬骨頭.此事不用你管,護族的那些族人,饒不了陸歸舟!"

"是!"云娘俯首,不敢有半分質疑.

眼眸眯起,關傲天輕哼,"陸如鏡也該現身了!"

是該現身了,如今十殿閻羅和長生門鬧成這樣,再不出來捋一捋,怕是要惹出大禍來.

醫館內.

沈木兮和薄云岫是前後腳進門,還不待沈木兮開口,薄云岫業已拽著她往樓上去.

"薄云岫,我哥……"

"我知道,已經知會巡城使司,連離王府的暗衛都打發出去了,若是這樣都找不到,夏問卿要麼凶多吉少,要麼已經不在東都城內."說話間,薄云岫領著她進門.

陸歸舟旋即起身,笑容還僵在臉上,便被薄云岫擋了視線.

兩個大男人面對面的對立著,氣氛很是尷尬.

"你們兩個,別每次一見面就跟斗雞似的,能不能好好說話,好好的相處?"沈木兮率先坐下.

"不能!"

"不能!"

沈木兮看看這個,再看看兩個,"幼稚鬼!"

于是乎,一個幼稚鬼坐在了她與陸歸舟的中間,硬生生將她擠歪在一旁,險些沒坐住.再回頭望著這兩個幼稚鬼,一副大眼瞪小眼的姿態,委實讓人哭笑不得.

幽然輕歎,沈木兮只得稍稍挪開些許,頓生出強烈的多余之感.仿佛這兩位才是主角,自己是橫插一杠子,屋子里的氛圍……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我今兒來是想跟兮兒……"

"你該叫她沈大夫!"薄云岫打斷他的話.

陸歸舟咬著牙,"薄云岫,你莫要太過分,我與兮兒相處了七年……"

"今兒一早,我是從她房里出來的!"薄云岫又接過話茬.

沈木兮張了張嘴,怕是又找了薄云岫的道,這個滿腹算計的偽君子!

果然,陸歸舟憋了一口氣,愣是沒能接下這話,只得拿眼睛睨著沈木兮.

"陸大哥,你今兒來可是有什麼大事?"沈木兮轉移話題,倒了一杯水遞給陸歸舟,這般境況,怕是連阿落都不敢進來奉茶的.

薄云岫不溫不火的接過,"不用這麼客氣!"

陸歸舟的手僵在半空,俄而狠狠剜了薄云岫一眼.

"極樂閣的閣主出現了."陸歸舟冷著臉,"趙漣漪可不是省油的燈,她與韓天命是師兄妹,當年韓天命是怎麼死的,離王殿下可知道?"

薄云岫不語.

陸歸舟輕歎,"能困住韓天命的,是情."

情?

沈木兮不解,"兒女之情?"

"兒女情長,英雄氣短!"陸歸舟眸色幽沉,"當年的韓天命,真真應了那四個字,狂妄不羈.武藝高強,心智過人,從無敗績!何況他善用毒善解毒,已然到了無人能及的地步."

說到這兒,陸歸舟苦笑,"可是……人總有軟肋."

薄云岫看了沈木兮一眼,桌子底下握住了她的手,握緊自己的軟肋,就等于握緊自己的性命,昔年彼此都死過一回,如今……終是皇天不負.

"當年韓天命是收到了一張紙條,然後束手就縛的."陸歸舟繼續道,"這紙條上寫了什麼,無人可知,是誰所贈,亦是一個謎!韓天命死後,尸身懸于城門口,但是第三天的時候,尸身卻不翼而飛,有人說看到一個黑衣女子把尸身搶走了."

"是極樂閣的閣主?"沈木兮問.

陸歸舟輕歎,"迄今為止,誰都不知道趙漣漪把韓天命的尸身葬于何處,而她自己也跟著消失不見,這麼多年沒人知道她的藏身之地."

沈木兮點點頭,"可見師兄妹感情很深."

"趙漣漪是愛著韓天命的."陸歸舟道,"不過聽長輩的口氣,這韓天命似乎不怎麼中意她,是以對這個師妹,總是若即若離的."

眉心微微蹙起,沈木兮好似想起了什麼,冷不丁坐直了身子,"可有趙漣漪的畫像?若是沒有,韓天命的也行!"

陸歸舟搖頭.

薄云岫輕哼,不緊不慢的從袖中抽出畫軸,"就怕你不問."

他早就料到她會這麼問,進宮之後便著人調了出來,隨手帶了出來,免得到時候風頭都被陸歸舟占了,顯得自己毫無用武之地.

陸歸舟咬咬牙,皇家出來的果然各個精于算計,就等著說完了,然後由他薄云岫來個漂亮的收尾?!

畫卷有些年頭了,二十多年前的老物件,即便妥善保管也免不得發黃.

"這便是韓天命?"沈木兮皺眉.

上篇:第121章 沈郅,你大概姓薄!    下篇:第123章 都到齊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