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25章 拉個墊背的   
  
第125章 拉個墊背的

g,更新快,無彈窗,!

還沒到南苑閣,沈郅便瞧見了遠處急急而來的李長玄,緊趕著便推開了薄鈺,"你快去躲起來,繞個圈兒回山莊去,這里我頂著!"

薄鈺的額頭上有些薄汗滲出,被沈郅這麼一推,險些沒站住.

所幸沈郅眼疾手快,又趕緊沖上去攙住了薄鈺,心頭微微的顫了顫,但見他面色發青,唇色有些發白,瞧著的確不太舒服,"你臉色好差."

"我是真的有點不舒服!"薄鈺呼吸微促.

沈郅攙著他,扶著他靠在牆角,"我先擋著少傅,你趕緊回山莊去,且讓我娘給你瞧瞧."

薄鈺點點頭,"那我……"

"快走快走!"沈郅沒能細看,只瞧著薄鈺袖子里的拳頭死攥著,指關節都有些青白.想了想,他還是先攔住少傅再說,若是被王爺曉得他們兩個爬了南苑閣的牆,跑出去找魏仙兒,只怕薄鈺回去要挨罰.

"少傅!"沈郅迎上去.

李長玄環顧四周,"怎麼就你一人,薄鈺呢?"

"薄鈺沒和我在一塊."沈郅忙道.

李長玄皺眉,瞧著面不改色的沈郅,慢悠悠的蹲下身來,"沈郅,我素以為你是個誠實的孩子,怎麼也敢說謊了呢?你跟薄鈺兩個人,如今是什麼模樣,我還不清楚?人呢?"

"真的沒和我在一處!"沈郅解釋,"薄鈺身子不大舒服,吃了飯就去歇著了,說是若還不行,就會同您告假回王府.少傅若是不信,可派人去問柳山莊問問,看薄鈺是不是回去了,是不是不舒服."

李長玄一怔,"真的不舒服?"

"是!"沈郅重重點頭.

"罷了,我待會派人回去問問,若是有假……"李長玄盯著沈郅.

沈郅負手而立,"我願替他受過,也會自請責罰!"

"好!"李長玄轉身,"跟上,別誤了時辰."

如釋重負的松口氣,沈郅忙不迭追上去,心里隱隱有些擔心,方才看薄鈺的神色,真的像是病了.雖說這病來得真突然,卻也不像是裝的. 不會有事吧?

薄鈺是真的不太舒服,仰頭望著頭頂上的太陽,這晃晃悠悠的感覺,如同喝醉了酒一般,讓人很是難受.喘口氣,好在爹的馬車最是舒服,靠著車窗坐著,倒也還能撐得住.

回到問柳山莊,薄鈺耷拉著腦袋進門.

阿落正從庫房里抱了一遝布匹出來,打量著夏日過去了,秋日即來,得給兩個小公子做兩身衣裳,衣裳得早日備著,何況兩個小公子又是進出宮闈的,理該顧著點門面.

"小公子?"阿落緊了緊懷中的布匹,"您怎麼回來了?"

回頭瞧著薄鈺身後,也沒見著沈郅回來,莫非薄鈺是一個人回來的?

"小公子,怎麼就您一個人回來?"阿落不解,"怎麼了?"

薄鈺面色發青,眼前的東西有些晃晃悠悠的,"阿落,沈大夫在哪?我有事找她.還有,我爹呢?爹回來了沒有?"

"沈大夫在後院呢,說是要入秋,怕你們睡得不安穩,正准備給你們每人置個安枕."阿落這話還沒說完,薄鈺已經朝著後院走去.

月歸正手忙腳亂的幫著沈木兮,往枕巾里裝藥材,她一個舞刀弄劍的,如今要拿秤杆子,自然是無法適應的,"沈大夫,要不我還是干點別的吧?"

沈木兮笑著點頭,"等秋日過去,我再給你們都弄個菊花枕,清心明目的,安神極好.薄鈺?鈺兒,你怎麼回來了?"

"沈大夫?"薄鈺有些晃,就跟喝醉酒一般,"我找你有點事."

"這是怎麼了?"沈木兮慌忙迎上去,一把抱住了險些摔在地上的薄鈺,"薄鈺,你……"

薄鈺靠在沈木兮的懷里,身子很是冰涼.

"鈺兒?"沈木兮惶然,"月歸,快,快去把薄云岫找回來!阿落,快去准備藥箱,快!"

阿落心里發慌,一把將布匹丟在欄杆處,撒腿就跑去准備藥箱.

沈木兮快速抱起昏昏欲睡的薄鈺,疾步便朝著房間走去,沒走兩步,薄鈺胳膊一垂,沈木兮便瞧見他緊握的掌心,有暗色的痕跡一點點的從虎口處蔓延出來.

心下駭然,沈木兮咬著牙抱著孩子跑.

六七歲的孩子,分量不輕,沈木兮的確是咬著牙跑回房間的.

"主子,怎麼回事?"阿落惴惴不安,快速打開了藥箱,動作嫻熟的遞上了脈枕,又翻出了針包捏在手里備用,緊張的望著躺在床榻上,神志尚算清醒的薄鈺,"小公子,這是怎麼了?吃壞了東西?"

"是中毒了!"沈木兮快速搭上薄鈺的腕脈,眉心皺得緊緊的.

果不其然,是中毒!這毒很是詭異,毒性很烈,但是帶了些許麻醉的作用,是以人不覺得太難受,只會逐漸呼吸困難,最後來不及呼救,便錯過了機會.

"沈大夫?"薄鈺張了張嘴,"我不覺得太難受,就是有點暈."

"你別說話,我能救你!"沈木兮將脈枕遞給阿落,隨手接過針包,"這毒……"

"我娘……給了我一樣東西,我知道她肯定是要做什麼,可我不敢告訴別人,我怕大家都不相信我,覺得我又要干壞事了."薄鈺喘著氣,連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沈大夫,你信我嗎?我帶著東西就回來了,若是娘要做,做什麼,你和爹肯定能,能……"

沈木兮心驚,"你去冷宮了?"

薄鈺眨了眨眼睛,沒把沈郅供出來,低低的應了聲.

"別說話!阿落,幫忙解開他的衣裳!"沈木兮去淨手.

阿落快速扒了孩子的衣裳,卻驟然瞪大眼睛,"主子,這……"

暗色的痕跡,如同蜿蜒的蛛網,在孩子身上蔓延,從胳膊到身子,似乎已經融入了血管,慢慢的侵蝕著孩子的身子,詭異而可怕至極.

沈木兮倒是沒那麼驚慌,"莫怕,沒事的."

心里卻是提了一口氣,怎麼可能不擔心呢?

孩子那麼小,若是有什麼閃失,可怎麼得了?但身為大夫,就必須做到處事不驚,必須臨危不亂,若是連她都慌了神,豈非更糟?

金針銀針,快速護住薄鈺的心脈.

她得先控制毒素的蔓延,保住孩子的命,再進行祛毒,否則還不等解藥產生效用,孩子就已經沒救了.

期間,薄鈺的掌心一直握著,始終沒有展開.

因為他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說完那些話,已經拼盡了全力.

沈木兮的額頭滿是汗,心里不斷的祈禱:薄鈺,你可千萬要撐住啊!

…………

南苑閣.

沈郅懨懨欲睡,瞧著整個人沒精打采的.

李長玄皺眉,"沈郅,你作甚?"

言桑和宋留風第一時間回頭,兩人距離沈郅較近,登時喊出聲來,"少傅,沈郅臉色不太好,可能是生病了!他不舒服."

不舒服?

李長玄詫異,之前派去的人回稟,說是薄鈺的確回了問柳山莊,如此一來,他便曉得沈郅所言不虛,薄鈺著實是身子不舒服,所以回了山莊.雖然未有告假,但許是孩子太難受了,來不及說實屬正常.

可現在,怎麼沈郅也不舒服了?

"沈郅?"李長玄放下手中的書冊,疾步過來.

然則還不等李長玄近前,外頭陡然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卻是薄云岫黑著臉,風一般從外頭沖進來,二話不說便抱了沈郅往外走.

"王爺?"李長玄愣住.

什麼情況?

待回過神來,李長玄當即追去,"王爺?沈郅這是……"

但見薄云岫懷中的沈郅,面色發青唇色發白,掌心里有些奇怪的暗色痕跡,李長玄愣了愣,瞧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必聲張!"薄云岫音色狠戾,"做好你自己的事便罷!"

聞言,李長玄站在原地,目送薄云岫快速消失在宮道盡處.

薄鈺身子不舒服,沈郅又……這兩者該不會有什麼聯系吧?

馬車內,薄云岫伸手摁住沈郅的腕脈,將內力輸入孩子體內,暫且護住沈郅的心脈.

眉眼微沉,沈郅昏昏欲睡,"王爺?"

"要叫爹!"薄云岫面色黑沉,"把眼睛睜開,不許睡!"

沈郅困得厲害,眼皮子上下打架.

"不許睡!"薄云岫將他緊緊抱在懷里,"沈郅,你現在聽著,我跟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你和薄鈺一樣都是中了毒,若是閉上眼睛,也許再也見不到你娘了!聽到沒有?"

沈郅強撐著,睜開了眼睛,眸中迸出些許不敢置信的,繼而是濃烈的驚恐之色,"若是娘,娘沒了我,會瘋的……娘……"

"不只是你娘,我也會瘋!"薄云岫咬著牙,"你多與我說說話,不管說什麼都好,我都會應你,你別睡,一定不能睡,聽到了嗎?"

沈郅點頭,面色青得厲害,依偎在薄云岫的懷里,"王爺,那你同我說說話,就說你跟我娘的事,好不好?"

"好,都依著你,但你絕對不能睡,我們很快就到家了!"薄云岫哄著他,"昔日是你娘先招惹的我,我從牆下過,她坐在牆頭,說要娶我回去."

沈郅虛弱的笑了一下,"我原以為,娘是個正兒八經的閨閣姑娘,不會這樣……"

"那你便錯了主意,她以前從不知穩重為何物,沖動得像個毛頭小子."薄云岫額頭有薄汗滲出,指尖依舊扣著沈郅的腕脈,絲毫不敢松開.

"後來呢?"沈郅問.

薄云岫繼續道,"後來我便著意讓人打聽了,原來是夏大學士的女兒,自小便是嬌生慣養,出門皆是女扮男裝,是以尋常人還真不知道她就是夏家的女兒,只聞其名未見過其人."

提起那些往事,薄云岫臉色稍緩,不似方才冷冽,"我知她不過一句戲言,可那日我看她坐在牆頭,恣意的笑著,讓我好生向往,便故意尋了機會,處處與她偶遇.奈何每次,她總給我意外驚喜."

沈郅努力睜著眼睛,"什麼意外驚喜?"

"我走岸邊,她以為我要自盡,說是要救我,結果把我推進水里,差點沒真的淹死我!風箏掛在樹上,非要幫著去撿,結果掛樹上爬不下來了,最後還得我在下頭接著她."想起那些事,薄云岫唇角微微挽起,"你娘的那些事,真是三天三夜都說不完,樁樁件件都在我心里藏著."

頓了頓,他瞧著沈郅發青的臉,嗓子里如同含了一把沙子似的,沙啞得不成樣子,用力的抱了抱孩子,"無人敢說,你是第一個傾聽的."

沈郅心下一愣,呼吸微促,"我是第一個?"

"是!"薄云岫點頭,"她的事兒,是我最大的秘密,怎麼能說給別人聽呢?"

"你小氣!"沈郅說.

薄云岫想了想,"算是吧!"

"七年前……"沈郅喘著氣,"到底怎麼了?"

他終是問了出來.

"等你好了,我就告訴你所有的事情,所以現在,你必須撐住!"薄云岫鄭重其事,"我說話算話,你也答應我,可好?"

外頭響起了黍離急促的聲音,"王爺,到了!"

"好!"沈郅咬咬牙,努力的睜著眼睛.

醉意朦朧,真是好困啊……

下車的時候,黍離打算去接一把.

然則薄云岫登時橫了他一眼,"不要命了?"

黍離駭然,乍見沈郅唇色發白,攤開的掌心里滿滿都是暗色的痕跡,當即退開幾步,示意底下人莫要靠近.

薄云岫抱著沈郅進門的時候,沈木兮雙腿打顫,好在快速醒過神來.

"兩個是一樣的毒!"薄云岫將沈郅放在一旁的軟榻上,"怎麼治薄鈺,就怎麼治兒子." 沈木兮呼吸微促,"你……"

"我沒中毒!"薄云岫退開兩步,"他們兩個應該是前後腳中的毒,快些!"

沈木兮點頭,阿落趕緊將藥箱送到了軟榻邊上.

如此,薄云岫快速退出房間,"阿左,阿右!"

暗影落下,畢恭畢敬的行禮,"王爺!"

"說!"薄云岫負手而立,面色黢黑,饒是傻子也能瞧得出來,這是動了真格的.

阿左道,"兩位小公子去了冷宮."

阿右道,"一起見了魏氏."

薄云岫眸光狠戾,"為何不攔著?"

二人面面相覷,"王爺只讓跟著,沒說……攔著!"

"王爺,是魏仙兒給他們下了毒?"黍離不敢置信,"若說是針對沈郅,卑職倒是相信,可是……可是小公子是她的親生子,當年生死一線,差點難產而死,這膝下可就這麼一個孩子啊!"

虎毒不食子,虎毒不食子啊!

"虎毒食子的事,她干得還少嗎?"薄云岫回眸,正好能看到躺在床榻上的薄鈺,眉心微微蹙起,他旋即返回屋內,拂袖坐在薄鈺的床邊,終是掰開了薄鈺的拳頭.

"這是什麼?"黍離皺眉,"是魏氏給的?"

一旁的沈木兮緊跟著心驚,魏氏……魏仙兒……魏仙兒這該死的東西!連兩個孩子都不放過,簡直不是人!

是一張紙條,里面寫著一個字--死!

"同歸于盡?"薄云岫面色發白,"好,好!好得很!做乾淨點."

"卑職明白!"黍離行禮,當即離去.

待給沈郅喂了藥,沈木兮才算安心,渾身汗涔涔的走到薄云岫跟前,"紙條呢?"

薄云岫遞上,"紙條上沾了毒粉,薄鈺不知情,以為是魏仙兒傳的消息,以至于在回來的路上,不慎沾到了郅兒身上,招致兩個孩子險些一起殞命."

"他可是魏仙兒的親生兒子,親生兒子!"沈木兮也是當母親的,若說是誤傷倒也罷了,這故意,故意毒死自己的兒子,怎麼下得去手?

還有這張紙,魏仙兒是怎麼得來的?毒粉又是從何而來?

"她瘋了!"薄云岫面色黢黑,"郅兒如何?"

"你用內力護他心脈,算是保住了他的性命,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沈木兮不敢想,若是沈郅出事,自己該如何是好?

薄云岫點點頭,起身走到沈郅的邊上,拂袖落座,"你去准備藥浴,待他們蘇醒盡快洗去身上的殘留.這毒來勢洶洶,詭異狠毒,非尋常可見!"

"你身上沒有沾上?"沈木兮狐疑的望著他.

薄云岫沒吭聲.

"我與你瞧瞧吧!"她伸手.

他抽回,"我沒事!還有,夏問卿的下落業已找到,他沒什麼大礙,你只管放心.阿落,你先下去!"

"是!"阿落行了禮,出門的時候順帶關好房門.

沈木兮心下微怔,"你跑去救我哥了?"所以才沒有回來?

"我……"他頓了頓,神情略顯扭捏,"我不舍得讓你擔心."

她心下微恙,視線淡淡然的從他身上挪開.

"還有!"薄云岫又道,"那張黃布上的生辰八字,原是魏仙兒的入我王府時,所呈報的日子.但是宜珠說,此前魏仙兒說漏了嘴,說自己真實的生辰八字,比之更早一些.也就是說,魏仙兒冒充了那黃布上的生辰八字,具體冒充的是誰,宜珠並不知曉.我著人查遍了卷宗,未找到真正的歸屬之人."

"也就是說,魏仙兒知道,那生辰八字的主人是誰?"沈木兮皺眉.

薄云岫頷首,"興許吧!"

成功的將話題岔開.

室內安靜了片刻,須臾,是薄鈺率先醒來.

"疼……"薄鈺低低的喊了聲,只覺得渾身無力,掙紮了兩下,也沒能坐起身來.

"怎麼樣?"沈木兮坐在床沿,伸手去探薄鈺的腕脈,"還好,這毒雖然詭異,終究還是止住了!待會我開兩副藥,去去余毒便罷!你莫擔心,也莫害怕!"

薄鈺急了,伸出手,掌心里的東西已經不見了,"我娘……"

"忘了她吧!"薄云岫冷著臉,"她不再是你母親!"

薄鈺紅了眼眶,不語.

孩子其實心里都明白,但薄云岫說話太直接,難免還是難過.

"哭什麼?"薄云岫輕哼,"你以為她向你求救,你以為她是真的悔過了,受不住冷宮淒苦,受不住宜珠的折磨,可你想過沒有,她素來便是個自私自利之人,在她眼里,你背叛了她."

薄鈺瞪大眼睛,眼角有淚不斷流下.

薄云岫面無表情,"她要殺了你,但你跟沈郅在一起,所以她便連同沈郅一起殺,饒是她要死了,也得拉著自己的兒子和別人的孩子,給自己做墊背!" 沈木兮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

薄鈺哭得厲害,卻沒有半句反駁.

"為了這樣的女人哭,你還是我離王府的人嗎?"薄云岫冷若霜寒,眸色銳利如刃,狠狠剜過薄鈺的面龐,"狠心毒婦,莫過如此!她要殺你,你還為她哭,真出息!從今以後,你不再有母親,記住了嗎?"

沈木兮拽了薄云岫一把,"說夠了嗎?"

"魏仙兒要殺他,還要殺你兒子,你覺得我說錯了嗎?"薄云岫周身寒戾,"情歸情,賬歸賬,該清算的一筆都不能少.我未讓他母債子償,已經是寬宏大量,若是……"

"沈郅呢?"薄鈺哭著問.

沈木兮瞧了一眼軟榻,"還沒醒!"

薄鈺終是撐起了身子,"是因為我?"

"多此一問!"薄云岫冷著臉.

若不是他的好娘親,怎麼會連累沈郅?

"我沒想幫著她干壞事,我真的不想的!"薄鈺拭淚,"我只想著趕緊拿回來給你們看,我真的……真的沒有,我不是有心要害沈郅的,沈大夫,我……"

"我信你!"沈木兮拍了拍薄鈺的肩膀,"這件事到此為止,我不希望沈郅醒來,看著你痛哭流涕的模樣!薄鈺,吃一塹長一智,下不為例!"

薄鈺滿臉是淚,狠狠點頭.

眼見著薄云岫又要張嘴,沈木兮登時白了他一眼.

如此,薄云岫才乖乖的閉嘴,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

"我們去冷宮,其實不是去看她的."薄鈺傷心了許久,腦子總算清醒起來,"我們是為了沈郅脖子上的鑰匙,去找,找那個女人的."

鑰匙?

薄云岫皺眉,"你如何知道鑰匙的事?"

"你娘知道鑰匙的事情?"沈木兮推開薄云岫,這人說話太狠,孩子都快嚇死了,還有膽子說話嗎?

薄鈺戰戰兢兢的點頭,"我娘胳膊上有個印記,和這鑰匙很像,我們去比對了一下,發現大小形狀都是一模一樣的."

沈木兮皺眉,當即回眸望著薄云岫.

"別看我,我不知道!此生,我只沾過你一人."他又沒碰過她,哪里曉得她這里有個疤,那里有顆痣.

"後來呢?"沈木兮問.

"後來沈郅出去了,我娘就塞給了我一張紙條,讓我救她."薄鈺心有余悸,身子止不住輕顫,"我沒想到,沒想到她要殺我,她真的要殺死我,還連累了沈郅."

沈木兮一聲歎,轉身往外走,"我去給你們准備湯藥浴."

待沈木兮出去,薄鈺瞬時眸色驚懼的望著薄云岫,快速用被子裹緊了自身,生生縮成了一只刺猬,真是怕他怕得要死.

但見薄云岫黑著臉,神情嚴肅,眸光冷戾,不帶一絲溫度.

上篇:第124章 到底誰才是少主?    下篇:第126章 要你的一句實話 為鑽石過2400加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