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27章 我們是死敵   
  
第127章 我們是死敵

g,更新快,無彈窗,!

夏問卿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紕漏,以至于薄云岫竟然會想到這一層.關于夏問曦的來曆,父親當年瞞得極好,後來家中的老仆人接二連三的離去,此事就更無人知曉.

"王爺在哪?"夏問卿垂頭喪氣,委實沒想到,毫無防備的被薄云岫擺了一道,著實是……大意了!

黍離躬身,"問柳山莊出了點事,王爺在山莊里守著."

"出了何事?"夏問卿忙問.

"兩位小公子沾了不該沾的東西,不過……"

還不待黍離說完,夏問卿已經急奔而去.

"小妹!"夏問卿一瘸一拐的跑進門來,"小妹!郅兒怎麼樣了?郅兒呢?小妹!"

沈木兮業已備好藥浴,正捋著袖子往屋內走,聽得夏問卿的疾呼,欣喜若狂的迎上去,"哥?哥,哥你沒事?哥,你可嚇死我了!"

"郅兒呢?黍離說兩個小的出了事,到底怎麼了?"夏問卿急了,"到底怎麼回事?"

"之前有點不舒服,這會已經安然無恙."沈木兮正要張嘴問,長生門的人對他做了什麼,然則夏問卿卻一陣風似的拐過去,可見是真的擔心沈郅安全.

夏問卿推開門的一瞬間,三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他不自然的皺了皺眉頭.

"舅舅!"沈郅率先開口,打破了這尷尬.

然則還不等夏問卿靠近,已被薄云岫攔下,"不要靠近,待他們沐浴過後再說!"誰知道他們身上還有沒有那些髒東西,若然再沾上些許,沈木兮又該忙活了.

"哥,你莫要碰他們."沈木兮忙道,"他們之前沾上了不乾淨的東西,這會正等著去沐浴."

瞧著沈郅無恙,夏問卿也就放心了,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抬了眼皮子去看薄云岫.兩個男人各自心照不宣,抬步走出了房間,此處就交給沈木兮罷了!

後院的亭子里,夏問卿面色沉沉,"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想到這一層的?"

"從你猶豫不決,還有步棠那一句少主."薄云岫正襟危坐,"凡事有因才有果,空穴來風不無原由."

夏問卿點點頭,"煩勞,能否保密?"

"除非她自己查起來,否則我不會透漏只言片語!"薄云岫素來一言九鼎.

如此,夏問卿放了心,幽然輕歎,"她的確不是夏家的女兒,我母親當年難產,因為耽擱了太久,連我那剛出世的妹妹都沒能活下來.我還記得那是個大雨天,底下人來報,說是後門有孩子的哭聲,再後來我爹就把孩子抱回來了."

"恰好也是個女兒,便對外宣稱我母親為了產女而死,夏問曦就是這麼來的."說到這兒,夏問卿苦笑兩聲,"我和爹是真的把她當成家里的一份子,從小到大,她任性灑脫但不刁蠻,也不知是隨了誰的?此事原就是那幾個老家奴知曉,後來老人們都走了,小妹的身份便這麼安然無恙的瞞了下來."

薄云岫面不改色,夏問卿委實猜不透他心頭所想.

"她……是韓姑姑送來的吧?"薄云岫頓了頓.

夏問卿輕歎,"應該是吧,我沒瞧見,爹也不說.反正韓姑姑經常來,最後又不來了,誰都不曉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薄云岫眉心皺得生緊,韓姑姑是宮里的人,骨牌又是韓姑姑給的,說明夏問曦很可能是從宮里抱出來的.宮女的孩子?或者後宮妃嬪?

"她的生辰八字,是否屬實?"薄云岫問.

夏問卿搖搖頭,"原先的並不清楚,橫豎她現在的生辰,是在當日爹帶回來的時辰."

薄云岫斂眸,"問個事兒,她原來胳膊上有塊疤."

"原來不是疤!"夏問卿解釋,"是個烙印,後來不知怎麼的,底下人沒伺候好就潰爛了,再後來痊愈了,便留了那麼大一塊疤." "什麼樣的烙印?"薄云岫問.

夏問卿那時候也還小,哪里記得清楚,"不記得了."

烙印?

胳膊上?

薄云岫默不作聲的起身,面色冷得嚇人.

"王爺,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麼?"夏問卿忙問,"難不成,你曉得我家小妹的來曆?"

薄云岫負手而立,"暫時沒把握,不說了!"

夏問卿點點頭,倒也沒有追問,心知薄云岫素來不做沒把握的事,"對了,那兩個小子是怎麼回事?"

"王爺!"黍離大闊步行禮,"王爺,冷宮出事了."

薄云岫面色陡沉,魏仙兒?!

該死!

夏問卿皺眉,冷宮?冷宮里不是關著魏仙兒嗎?這女人三番四次的害小妹母子,如今出什麼事了?瞧著灰蒙蒙的天,莫不是老天開眼,一個雷給劈死了?

收拾完兩個小家伙,沈木兮合上房門,聽得里頭的戲水聲,放下挽起的袖子,"哥,怎麼就你一人?"薄云岫不是跟他在一起?

"冷宮出事,他急急忙忙進宮去了."夏問卿道,"魏氏這般狠辣,保不齊閻王爺長眼,收去下鍋."

沈木兮笑了笑,兄長素來仁厚,若不是氣到一定程度,斷然不會說這些話.終歸是心疼她與郅兒,吃了魏仙兒的苦頭,"怕是要下雨了."

"嗯!"夏問卿點頭,"你莫要進去了,聽說太後一心護著魏氏,你若是去了,沒准又要尋你的麻煩."

"知道!"沈木兮歎口氣.

宮里會出什麼事?

按理說,小棠吃了這麼多日的藥,余毒也該清了,怎麼也沒見著動靜?

一聲炸雷,瞬間暴雨傾盆.

冷宮是個死地,是以這里少個人,死個人,都不是什麼事兒.

不管之前身份有多尊貴,死了之後往上頭畫個圈,到時候把人拉到宮牆外也就結了.至于要不要埋葬,還得看處事太監的心情,若是今兒心情好,給你獨自挖個坑,心情不好就丟亂葬坑里,管他什麼野狗野狼的.

"王爺!"黍離撐著傘,隨著薄云岫快速進了宮門.

冷宮是個醃臜地,宮人哪里見過這陣仗,當即撲通撲通跪地行禮,"王爺!"

"人呢?"薄云岫面色黢冷.

"已經抬出來了,可是尸身燒得面目全非,業已認不出來了."太監跪地,瑟瑟發抖.

焦炭一塊,哪里還能看出什麼來?

仵作行了禮,"王爺,因為澆上了火油,所以才會燒得這麼厲害,目前初驗,可初步認定是活著被燒死的,具體的,有待重新驗過之後方知!"

黍離揮了揮手,仵作當即退下.

薄云岫上前一步,在尸體被抬走之前冷眼睨著,"不會是魏仙兒."

"王爺是說……"黍離駭然,"燒死的是宜珠?"

"死遁!"薄云岫周身寒戾,真是要打他臉嗎?又或者是早就計算好了,知道哪些粉末,未必真的能殺了兩個孩子,但足以讓他轉回問柳山莊,在孩子和沈木兮身邊守著.

如此一來,就算是牽絆住了他.

長生門趁機把人救走,神不知鬼不覺.

等著孩子無恙,薄云岫准備對她下手,為時已晚,人早就被帶走,臨走前出于泄憤,活活燒死了宜珠.想當初,夏問曦就是趁火死遁,是以這把火……是魏仙兒的報複.

大雨嘩嘩的下著,薄云岫冷眼掃過被焚燒過殿宇.

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以及太後焦灼的疾呼,"人呢?人沒事吧?人呢?在哪?"

薄云岫轉身,冷眼望著滿臉病態,難掩眸中擔慮的太後.

"人呢?仙兒呢?"太後一把拽住了薄云岫的胳膊,"仙兒呢?"

薄云岫不緊不慢的拂開太後的手,"她配不上仙兒這個名兒."

"你把她怎麼樣了?"太後咬牙切齒,"薄云岫,她已經瘋了,對你和沈木兮不再有任何的威脅,若是你想跟沈木兮在一起,哀家也可成全你們.你為什麼還要對她下手,她好歹也伺候了你七年,就算是一個陌生人,也該有點感情吧?"

薄云岫抬手,底下人當即行禮退下.

黍離見著墨玉也跟著退下,這才放了心,悄然退後.

四下,除了雨聲,什麼聲音都沒了.

薄云岫面無表情的俯睨著關太後,"當年太後獨寵後宮,怎麼越來越糊塗?全然沒了年輕時的謀算?魏仙兒是什麼人,還需要本王提醒你嗎?"

太後當然知道,可知道又如何,終究是虧欠的,"那你也不能趕盡殺絕!"

"就在不久之前,魏仙兒用淬了毒的紙,毒害她的親生兒子,借此來拖延時間,轉移本王的注意."薄云岫往前一步,目光狠戾無溫,音色依舊平平如常,"太後娘娘覺得,她該不該死?"

太後著實不知此事,"她,她又對鈺兒下手?"

"可能在不久的將來,也對殺了太後您!"薄云岫俯身湊近了太後,瞧著她滿臉的慌亂,微微勾起唇角,邪冷輕哼,"宜珠被燒死了,太後會是什麼下場呢?太後遺棄了自己的親骨肉,按理說應該是千刀萬剮,又或者萬箭穿身,才配得上您這尊貴無雙的身份."

太後冷不丁退後,面色蒼白的抵在了廊柱處,"你,你說什麼?"

"單憑她姓魏,單憑她胳膊上的印記,太後就這麼認定她是你的女兒?你是老眼昏花,還是昔年斗得太狠,腦子被門夾了?"薄云岫嗤冷,"她哪里像是我皇家的公主?賤皮賤肉賤骨,吃人不吐骨頭,連親兒子都不放過,與牲畜何異?"

頓了頓,薄云岫又笑了,"哦,對了,虎毒食子這一處,著實像極了太後當年!"

太後啞然失語,內疚,心虛,悉數浮上心頭,薄云岫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報應這種事,素來是很痛快的,當年一刀,今日就得萬箭相抵."薄云岫直起身,居高臨下的睨著面色發白的太後,"她沒死,但本王保證,只要她敢出現,本王必要她項上人頭.昔日為了薄鈺而手下留情,終是她為老四留了一條血脈,如今薄鈺以命相償,再也不欠她."

太後癱軟在欄杆處,"她怎麼可以……"

"此等禍害若留存于世,不知要害死多少人,早死早超生!"薄云岫轉身.

"薄云岫!"太後紅了眼眶哽咽,"能不能……"

"你以為靠著那點東西,就能要挾本王嗎?昔年不死,只是心願未了,如今不死,只想陪伴到老.但若不能相伴到老,權當情深緣淺,卻絕不會任人魚肉."薄云岫的脊背挺得筆直,"我薄云岫無愧于心!"

太後噙著淚冷笑,"那你就不管沈木兮了嗎?不管他們母子了嗎?"

"我若死去,他日墓碑上必定刻著亡夫二字,死又何懼!"他冷然拂袖.

"那你不管夏禮安了嗎?"太後咬牙切齒.

薄云岫深吸一口氣,"老丈人嘛,自然是要管的,但若他知曉你拿他威脅了本王多年,如今又要借此威脅他的女兒,你覺得他還會苟且偷生嗎?太後自己的心肝是黑的,便以為每個人都與你一般,滿心自私?省點力氣,頤養天年吧!"

"薄云岫!"太後聲嘶力竭,"那,那可是……"

"如果有朝一日,太後發現自己所有的深愛和愧疚都給錯了人,不知道會不會以死謝罪?"薄云岫走兩步,臨了回頭,不溫不火的瞥了她一眼,"需要遞刀子的時候,記得打聲招呼,本王不介意親自給你磨刀!"

音落,他再也沒回頭.

墨玉回來的時候,只見著太後靠在欄杆處,氣得唇色發紫,差點沒厥過去.

"太後!"墨玉駭然.

太後喘著氣,"薄云岫說,說魏仙兒未必是哀家所生?他素來不是人云亦云的,你馬上去查一查,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薄云岫說夏禮安的女兒……"

墨玉心頭微緊,"奴婢明白,太後,冷宮不宜,還是先走吧!"

"死的是宜珠,那仙兒去哪了?"太後許久才回過神來,"她被誰帶走了?"

"太後娘娘,其實很多事,奴婢都沒敢告訴您,魏氏沒您想的那麼簡單."墨玉攙起太後,"之前倒是沒什麼,事情是從沈大夫出現之後發生的,奴婢此前覺得魏氏溫婉賢淑,可後來暗衛無意中發現,宜珠在嚴懲當初伺候過夏問曦的婢女,這心里頭便隱隱有了異樣."

二人緩步走出了冷宮.

大雨嘩嘩下著,太後身子寒涼,"你說她……"

"當面人,背面鬼,平素寬厚待人,但獨獨對于夏問曦的婢女,輕則打罵,重則……"墨玉輕歎,"太後娘娘,奴婢是真的擔心,是不是真的弄錯了?"

腳下駭然一滯,太後面白如紙,"你,你也這麼認為?"

弄錯了?

魏若云……難道魏若云真的做了什麼手腳不成?

問柳山莊門前.

沈木兮撐著傘,瞧著從馬車上走下來的薄云岫,"發生什麼事?"

想了想,他接過她手中的傘,將她攬入懷中,護著她往莊內走去,"這麼大的雨,跑出來作甚?不怕招了風寒惹我擔心?"

她一愣,瞧著他隨手將傘丟給黍離,然後仔細的拂去她身上沾著的雨星兒.

"沒什麼大事,都是你玩剩下的."薄云岫牽著她的手往前走.

沈木兮皺眉,"我玩剩下的?"

"玩火自焚!"提起這個,他竟是滿腹怨氣,"魏仙兒燒死了宜珠,跑了!"

"跑了!"沈木兮猛地瞪大眼睛.

"我已經讓人加強戒備,這問柳山莊……她不敢來."薄云岫知道她的擔慮,"我下的死令,格殺勿論."

沈木兮沒說話,心頭想著,該如何讓孩子們提高警惕.

見狀,薄云岫當即抱住她,"這次,別再求我手下留情,就算是薄鈺的面子,也不能給了!"

"誰要求情了?"沈木兮推開他,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她都要殺我兒子了,我還求情,我腦子有病嗎?我不過是在想,若我是她,此刻該蟄伏在何處?反撲是必然,但如何反撲呢?"

薄云岫可不管這些,橫豎已經抱住了,死活不撒手便對了,湊在她耳畔低柔淺問,"你覺得要如何反撲?"

沈木兮皺眉,"離我遠點,我不習慣."

"總要習慣的."他愈發抱緊.

"你莫要得寸進尺,雖說誤會暫時解除,但我還沒答應與你回到原位."她翻個白眼,作勢要推開他.

某人一聲歎,"都隨你入府了,還回什麼原位?不管這上下還是左右,那個人都必得是我!"

"厚顏無恥!"她嗤鼻.

"方可有妻!"他接得順溜.

沈木兮瞧著他,眉心突突的跳,隱隱覺得後腰的位置,某人的越甲……又不安分了,"有些事我覺得應該跟郅兒說清楚,他原就心思較沉,若是不說明白,怕是心有芥蒂.你,你先松開我!"

"不想松開."他粘膩著她,"只想占為己有."

"我要辦正事!"沈木兮一聲歎.

薄云岫搖搖頭,沒得商量.

臨了,她只得在他臉上輕啄一下,"行了嘛?這位爺?"

"多少銀子?"他鄭重其事的問,"贖個身."

沈木兮一腳踩在他腳尖上,這才趁著他吃痛松手之際,快速的跑出去,"薄云岫,你混蛋!"

瞧著她急奔而去的背影,薄云岫幽然輕歎,"我倒真想做一次混蛋!特別特別混的那種."

又怕混蛋會變成滾蛋,到時候就不好收拾了!

所以在此之前,得先拉攏她身邊的所有人.

夏禮安的事兒戳穿了,夏問卿的把柄捏住了,薄鈺掛上去了,順帶哄住了沈郅.

抖落抖落袍子,薄云岫頓覺神清氣爽,好日子不遠了,即便這日子過一天少一天,但是失而複得,已是他畢生不可求之榮幸.

大雨傾盆,沖散了夏日里的炎熱,秋日……不遠了.

這天氣,愈發舒服.

睡個午覺,都覺得格外愜意.

步棠皺眉,隱隱覺得有一股熱氣噴薄在自己臉上,腰間似乎擱著什麼東西,伸手去拂卻只觸到什麼軟綿綿的物什.腦袋隱隱作痛,她這是睡了多久?

睜開眼的那一瞬,步棠駭然瞪大眼睛,這……這什麼情況?

使勁,閉眼,睜眼.

薄云崇!!

皇帝?!!

"小棠棠,要親,親嗎?"薄云崇毫無預兆的貼了上來.

"吧唧"一口,又快又清脆.

步棠腦子里一片空白,刹那間竟沒反應過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她分明,分明是和鍾瑤交手,鍾瑤掌心里淬了毒,然後……然後發生何事?

完全想不起來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身上涼颼颼的,步棠回過神來,這才徹底腦子清醒,他們竟然同被而眠,更可怕的是薄云崇未著寢衣,而她自己竟是,竟是只有一片薄薄的肚兜??

"該死的東西!"步棠咬牙切齒,准備一腳將人踹開,卻發現渾身氣力全無.她試著提了幾次內力,竟是半口真氣都提不上來,好似筋脈堵塞,完全使不上勁來.

薄云崇察覺動靜,當即睜開眼睛,單手支棱著腦袋,就這麼睡意惺忪的盯著她.膚白如玉,眉眼噙笑,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她,"睡醒了?今兒怎麼這樣早?之前可都要纏著朕再多睡會的.螞蟻還沒起床,乖,再睡!"

說著,他又將她攬入懷中.

這滾燙的胸膛,對此刻的步棠而言,簡直就跟下油鍋一般難耐,她作勢要推他,奈何身上沒氣力,然薄云崇原剛睡醒,是以……

她這一推,反而讓他身子一晃,直接壓了下來.

四目相對,目光灼灼.

薄云崇這下算是徹底清醒了,滿心滿肺,都是步棠那雙明亮的眸,這樣近距離的相處,能看到她根根分明的長睫毛,墨色的瞳仁里倒映著他的身影.

這種感覺,真好!

步棠想推開他,呼吸有些微促,"薄,薄云崇……"

薄云崇笑嘻嘻的望著她,"怎麼不叫爹了?今兒換口味了?"

爹?

步棠瞪大眼睛,"……"

她到底做了什麼?

"不要緊,不管你叫什麼,朕都喜歡!朕……最喜歡小棠!"薄云崇低頭,在她眉心輕輕落吻.

見她沒有抗拒,俄而又得寸進尺,沿著鼻梁徐徐而下.他的動作很輕,很柔,連哄帶騙,在她耳畔柔聲低語,老練至極.

步棠行走江湖,素來只知辦差,哪里懂得這些風花雪月的門道.只覺得這輕輕柔柔的倒也舒服,腦子里就好像裝了棉花似的,什麼理智什麼清醒都給糊住了,渾然分不清夢境和現實.

從小到大,沒人哄過她,沒人抱過她,從來都只是獨自一人.傷也好,疼也罷,哪怕流再多的血,都得自己一個人扛著,風風雨雨走來那麼多年,她也想……知道冷的時候,被人暖著是什麼滋味.

唇上溫熱,春風甚好.

然則下一刻,步棠便不覺得舒服了,真的……不舒服.

這會想推,亦是為時太晚.

"小棠莫哭!"他的唇,碾過她的眼角,拭去她的淚,"以後朕護你一輩子!"

步棠忽然哭了,一輩子,會有多長?

步家和薄家,終是死敵啊!

上篇:第126章 要你的一句實話 為鑽石過2400加更    下篇:第128章 固執的一根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