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31章 人設,崩! 為 Joyce.林 馬車加更1   
  
第131章 人設,崩! 為 Joyce.林 馬車加更1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得不說,薄云岫是個好助手,動作干脆利落,很多事幾乎用不著她動手,挪一挪嘴皮子便也罷了.就好比現在,攢了一碗的蟲,這會半瓶粉末下去,全都化為了泡沫.

"你,你用了我大半瓶!"沈木兮抽了抽嘴角,"可知這東西有多難得?"

薄云岫捏著瓶子,半晌沒吭聲,倒多了?

"罷了!"沈木兮輕歎,坐在床邊為關傲天包紮.

"起開,我來!"薄云岫不容分說的拽開她,"男人的事情,哪用得著你沾手!"

她翻他個大白眼,吃醋就吃醋,還非得用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

關傲天的身子依舊是最初模樣,太後給的藥亦是吃了下去.

雖說蟲子盡去,但是奇經八脈受損,連帶著骨頭縫里都留下了竄過的痕跡.唯一慶幸的是,心脈和腦子保住了,畢竟心腦位置若是損傷,這便是名副其實的尸體,到時候肢體僵硬,壓根無法操縱.

左不過關傲天所中並非"美人恩"之毒,具體是什麼,她還得回去好好查一查.

處理完關傲天,薄云岫回過頭來瞧著她掌心里的血痕.

眼見著這人又要烏云蓋頂,沈木兮忙不迭湊上去,吧嗒在人臉上親了一口,"很快就會好的,不留疤痕的那種,你且放心!"

薄云岫皺眉,只是親一口,然後……這就完事了?

"回去再說!"沈木兮去洗了手,面色有些白,瞧著頗為吃力.

人又不是機器,這骨血乃是人的精氣神所在,不管失了多少,總歸是有所損傷的.

薄云岫已經收拾好了藥箱,回頭洗了手便將她打橫抱起,"你別動,把眼睛閉上,出了門之後,不管別人說什麼做什麼,都不要睜眼,也不要說話,聽明白了嗎?"

他的聲音溫溫柔柔,從頂上飄來,格外悅耳.

沈木兮原是想著,外頭這麼多人,這樣子出去不太好看,然則聽薄云岫這麼一說,好似別有深意,當即乖乖的閉嘴閉眼,伏在他懷里一動不動.

瞧著懷里這安然靜臥的人兒,薄云岫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黍離拎了藥箱跟上,且瞧著自家主子臉色不大好,沈木兮伏在主子懷里一副累壞了的樣子,心里惴惴不安,可莫要出什麼事才好.

"王爺!"關太師業已蘇醒,這會掙紮著起身行禮,話到了嘴邊又生生咽下,只得回望了太後一眼.

太後面色微沉,"沈木兮這是怎麼了?"

"你們自己干的好事,還要來問本王怎麼了?本王自個都舍不得動她,你們倒是有本事,把人折騰成這樣.本王今兒就把話撂下,若沈木兮有什麼閃失,誰都比想好過!"音落,薄云岫抱著沈木兮,頭也不回的離開.

只留下一臉茫然的太後,與自家兄弟面面相覷.

所以,這是治好了?

還是沒治好?

容不得遲疑,關山年抖著腿往兒子房間去.

上了馬車,沈木兮才睜開眼,于薄云岫懷中坐起,忍不住笑出聲來,"你如此這般,打量著作甚?"

"你不覺得解氣?"他擁著她,舍不得放手,就讓她在自個的膝上坐著,如同抱孩子一般哄著她,"即便沒瞧見他們的臉色,也該能想到吧?"

沈木兮點點頭,"能!"

他問,"痛不痛快?"

她笑,"自然痛快!"

可只是圖痛快,似乎不是他的本意.

"你還有什麼目的?"沈木兮湊上前,輕輕吻在他的唇角,給點好處,總能……

他猛地扣住她的後腦勺,容不得她這蜻蜓點水般的恣意.

她的背抵在軟榻上,他的胳膊托在她的後背處,將她承起,讓這蜻蜓瞬間成了豺狼,粘著不肯放.須臾,她出了一身汗,才熱熱的推開他,"要死啊,這是馬車."

薄云岫將她扶坐起來,"我現在告訴你,為什麼要讓你裝.唯有如此,眾目睽睽,來日不管這關傲天是生是死,都怪不到你的頭上,也是防著某些白眼狼,反咬你一口!"

聞言,沈木兮噗嗤笑出聲來,"所以說,這東都委實沒什麼好的,看個病還得勾心斗角,連個太平日子都過不了,真是討厭."

"你討厭東都?"他問.

沈木兮點頭.

他抱緊了她,"我也不喜歡,但好在……現在有個你,我勉強可以將就."

沈木兮皺眉,推開薄云岫,仔細瞧著這人,五官沒變,身段也沒變,可這嘴皮子怎麼變了這麼多?扯了扯面頰,也不像是易容的.

"你干什麼?"他黑著臉.

瞧,這才是薄云岫的真面目.

"總覺得你說話怪怪的."沈木兮一臉狐疑.

"用你們女人的話來說,睡了一覺,想開了!"他音色暗啞,嗓子里好似含了一把沙子,配著這張妖冶容色,簡直可以用勾魂攝魄來形容.

沈木兮抖了抖身子,瞬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打住!打住!"沈木兮別開視線,"我睡會!"

"嗯,多養養精神."他抱她在懷,意味深長的說.

她皺了皺眉頭,暫時不與他計較.

至于這關傲天能不能活,的確是看運氣了,她已經盡力.

直到傍晚沈郅和薄鈺回來,沈木兮才知道,太後在宮里就找過他們了,可見當時太後的確沒法子了,只能來問柳山莊碰碰運氣.

"如此說來,太後還真是頗重情義."沈木兮給兩個孩子夾菜,"你們的手是怎麼了?"

薄鈺和沈郅面面相覷,埋頭扒飯.

有人高調的嚷道,"還能怎麼著,定然是去遲了被李長玄那個頑固不化的給罰了唄!說不定又是罰掃院子,南苑閣的清掃宮人都裁了大半,就指著你們犯錯呢!"

所有人的視線齊刷刷轉過去,氣氛陡然冷凝.

薄云崇咬著筷子,掃一眼眾人,"朕說的是……事實!"

"這是本王的家務事,你,要麼吃飯,要麼滾!"薄云岫黑著臉,默默的將桌上的菜悉數挪到了沈木兮跟前,目光颯冷的盯著吃白飯的某人.

薄云崇站起身來,"朕是客人,哪有這般待客之道?"

薄云岫,"黍離,送客!"

眾人,"……"

"反應這麼快?"薄云崇吶吶著扒拉著白飯,眼巴巴的瞅著桌案上的菜,身為皇帝,何時這般慘烈過!

丁全俯身,"皇上,光吃飯……不沾油水可不成,傷身!"

"沈郅!"薄云崇巴巴的瞅著,可憐兮兮的盯著他,"小郅郅……郅兒,阿郅,小郅……"

沈郅皺著眉,端起紅燒肉放在了薄云崇跟前,"我只能出這麼多!"

"薄鈺!"薄云崇又來,"鈺兒,朕是你的皇伯伯,此前朕可是最疼你,最護著你的,鈺兒……"

薄鈺瞧了沈郅一眼,端起一旁的燒雞,默默的放在了薄云崇跟前.

"阿落姑娘,朕……"

"皇上!"阿落自是驚顫,那可是皇帝,皇帝喊她名字,自然是要把跟前的菜送過去的.

春秀默默的扒拉著飯,她的東西,皇帝開口了也不好使,左不過瞧著……皇帝這可憐兮兮的樣子,便將青菜推了出去,這已經是底線了,"葷素搭配,油而不膩!"

夏問卿心里發慌,每個人都給了,他不給,豈非很失禮?默默的將蘑菇湯推了過去.

薄云崇樂呵呵的瞧著自家兄弟,一臉的得意.

"一口湯都不許剩下,否則就丟出去,永遠別想踏入問柳山莊半步!"薄云岫淡淡然的瞥了皇帝一眼.

眾人:真慘!

最後,薄云崇是被人抬著回去的.

薄云岫此人言出必踐,若不吃完,真的會把人丟出去. 睡前,阿落和春秀進門,各自為沈郅和薄鈺上藥,兩個小家伙掌心里磨出了繭子,可見平素沒少吃苦頭.

"你們這是進宮當奴才呢?"春秀關上脂膏盒,"明明去得都挺早,為何會遲到?"

"今兒是太後……"薄鈺有些猶豫.

春秀臉一沉,"不許說謊!今兒是太後,可若是就今兒一次,掌心也不至于生出繭子來,你們沒說實話!"

"每日出門的時辰都差不多,兩位小公子可是因為什麼事耽擱了?"阿落笑問,收了脂膏盒,抬步朝著外頭走,"我去提熱水."

眼見著阿落出去,屋內只剩下春秀一人,沈郅才低語道,"孫家的世子,總在宮門口攔著,戲弄我們."

"阿左阿右只負責護著咱們,但也不好跟孫道賢動手."薄鈺皺眉,"孫道賢倒也不是欺負咱們,偶爾還給咱們點有趣的小玩意,然這麼一耽擱,便是真的遲到了!"

沈郅點頭,"回回都讓少傅堵在門口."

春秀摸著下巴,"孫道賢這小子,真是吃飽了撐的!不過他老盯著你們兩個作甚?"

兩人搖頭,不語.

"好說!"春秀拍著胸脯,"明兒我不去開鋪子,親自送你們進宮,若是遇見,看我不揍死他!這人就是賤皮賤肉的,皮癢了打一頓就好!"

"可他是甯侯府的世子!"薄鈺忙道,"打壞了怎麼辦?"

春秀翻個白眼,"我打的,你怕什麼?"

薄鈺與沈郅面面相覷,可別惹出禍來.

薄云岫變著花樣的折騰了一夜,沈木兮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再這樣下去,怕是真的要再死一回.奈何這人像是脫缰的野馬,自打開了閘,便只剩下奔流到海不複回.

高冷孤傲人設,崩!!

"薄云岫,再這樣下去,會死人的!"

"最多不成功變成人!"

"你無恥……"

"有齒,想試試?"

"別……"

"還是試試吧……"

"薄……薄云岫!"

"再來!"

"不……"

天還沒亮,兩個小家伙就收拾好了細軟,將各自值錢的東西都放在一個盒子里帶著,若是春秀姑姑真的揍了孫道賢,這盒子里就是逃命用的盤纏……

"還好沈大夫今兒沒出現,不然鐵定要問的."薄鈺松口氣.

沈郅定定的看他,"春秀姑姑是殺豬的,力氣很大!"

薄鈺面色發青,心慌慌的干笑兩聲,"不,不會打死吧?"

上篇:第130章 下不去手    下篇:第132章 白撿一個媳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