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34章 騙來一紙婚書   
  
第134章 騙來一紙婚書

g,更新快,無彈窗,!

鍾瑤慢悠悠的從窗外翻進來,冷眼瞧著淡然自若的陸歸舟,"你對沈木兮還真是情深義重,薄云岫都對你動了手,你竟沒有還手!真是愚不可及."

"到底是誰更蠢?"陸歸舟負手而立,"鍾瑤,我都能感覺到你在外頭,你覺得薄云岫沒感覺嗎?"

鍾瑤心神一震,沉默不語.

"他不想在這里動手,免得傷及兮兒,唯有你這蠢貨還自以為是."陸歸舟抬步往外走,"要麼滾蛋,要麼老老實實待著,否則我可不能保證,你能活著離開東都."

"你還真是安心,做朝廷的走狗."鍾瑤冷笑.

陸歸舟並不打算理她,抬步往外走.

"我肚子里的孩子,你該如何處置?"鍾瑤音色沉沉.

頓住腳步,陸歸舟繃直了身子.

知書取了藥回來,驟見此情此景,忍不住怒火中燒,"你這女人怎麼如此陰魂不散?此前坑害我家公子,險些害死沈大夫,如今還有臉來!"

"陸歸舟,這可是你陸家的孩子!"鍾瑤冷笑,"你我算是從小的緣分,難道你不想說點什麼,負點責任?"

陸歸舟深吸一口氣,"你怕是不知道,這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誰的種吧?"

鍾瑤心神一震,"你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陸歸舟轉身,容色溫潤,"不過,我不會告訴你真相,永遠都不會.你只管生下來,到時候且看看,孩子長得像誰?"

鍾瑤有些心慌,"你……你……"

"當日我是中了招,你又何嘗不是意識不清楚,不過我比你好點."陸歸舟幽然吐出一口氣,"鍾瑤,剛愎自用的人,往往會輸得很慘.你師父輸了,你也不例外!"

"陸歸舟!"

輸贏這東西,原就沒有標准.

須臾,陸府鬧出了些許動靜,離王殿下走的時候,把陸府的側牆給拆了,這怦然巨響,驚得陸府雞飛狗跳,一個個心內惶惶.

"你作甚?"沈木兮皺眉,"這般稚氣未脫,還真要做那東都第一醋了?"

薄云岫攬她入懷,"來都來了,豈能空手而歸.正好問柳山莊的後頭,我打算開塊地出來,前兩日瞧著那兩個小子在挖蚯蚓,倒騰著要釣魚."

這厮話題轉得這麼快,還不是心內有鬼?

不過沈木兮並未拆穿,只是淡淡然的應了聲,"池子里有錦鯉,你再挖個池子作甚?"

"荷花池里有淤泥,終歸是不太安全."薄云岫解釋,"另外起個池子,以後廚房里要用的什麼魚,都往這兒養著,讓兩個小子折騰去."

"倒也是!"沈木兮點點頭,瞧了一眼被風吹開的車窗簾子,"薄云岫,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那日是陸大哥下的手?"

"能手下留情,不忍殺人的長生門門人,除了他……還真猜不著第二個!"薄云岫愈發將她抱緊,"當著我的面,不要提別的男人,還有啊……不許給他看病."

她翻個白眼,"規矩真多!"

"把脈是不是要抓手?"他問,"看傷還得扒了衣裳,上藥又得動手動腳的,你說……我能放心嗎?"

"小氣!"她輕嗤,"我是大夫!"

薄云岫,"我有病!" 沈木兮,"……"

真是,病得不輕!

沈木兮回醫館的時候,正巧館內來人問診,便坐在了堂內.

薄云岫冷著臉上樓,黍離垂頭跟在後頭.

"王爺!"進了門,黍離躬身行禮,"著實是有人進去了,暗衛來報,瞧著身段像是女人!"

"鍾瑤?"薄云岫落座,"已然敲山震虎,約莫很快就會被陸歸舟送走.待她走後,盯緊點,若是能順藤摸瓜自然是最好的,若是不能……甯醒勿丟!"

"是!"黍離頷首.

陸歸舟所言不虛,他都能感覺到外頭有人,薄云岫又豈會毫無知覺,左不過當時沈木兮在場,薄云岫不想在陸府內大動干戈,到時候惹得沈木兮左右為難.

男人之間的事情,不該把女人摻合進來.

拆牆只是個借口罷了,敲山震虎,警告陸歸舟.陸歸舟是個聰明人,對薄夫人亦是看得很重,定能明白薄云岫的意思.

夜里的時候,兩個小的嘰嘰喳喳的纏著春秀,讓春秀講一講單挑甯侯府的經過.

春秀想了想,回頭望著阿落.

阿落輕咳兩聲,抱著水盆就往外走,"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聽到!"

"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反正我跟甯侯府的梁子是結大發了,這甯侯夫人打不過我,保不齊要出陰招,不過沒關系,我春秀什麼沒見過!"春秀拍著後腰的殺豬刀,"咱有這辟邪的東西,什麼都不怕!"

沈郅和薄云岫齊齊股掌.

"快點睡,聽黍離說,王爺特別叮囑過.明晚的燈會,會弄得比往年都隆重,想必會有很多好看的節目,你兩趕緊睡,免得明天晚上沒精神."春秀起身.

沈郅皺眉,"比往年都隆重?"

"我爹從來不管這些."薄鈺托腮,"他只知道朝政,就知道批折子,處理公務,連陪我踏青的時間都沒有,此番能看中這燈會,必定有大招!"

沈郅斂眸,不語.

"別這樣咯!"薄鈺笑了笑,"就當是好白菜被豬拱了!"

聞言,沈郅噗嗤笑出聲來,"哪有人說自己父親是豬的,你爹是豬,你又是什麼?"

薄鈺戳著鼻尖,學著豬"奴奴"的叫了兩聲.

"早點睡,別玩了!"春秀叮囑兩聲,緩步走出房間.

阿落在外頭笑著,"相處得極好."

"所以當初沈大夫的決定是對的,孩子應該好好養,好好教."春秀眉心微蹙,"我就是有些擔心,那個死女人到現在都沒動靜,你說她到底死哪里去了?若是真的死了倒也罷了,就怕陰魂不散,好死不死的又回來作死,那才是真的要命!"

阿落點點頭,"我也是如此擔心,好在月歸一直跟著,想來應該沒什麼大礙!"

"你不懂,那死女人心思太沉,不怕她明刀明槍,我的刀都能剁了她.我是擔心,她來陰的!"春秀坐在台階上,"沈大夫素來光明磊落,不屑動手腳,可魏仙兒不一樣,連兒子都能殺的人,這心得有多狠,手得有多毒!"

阿落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下意識的撫了撫自個的胳膊,"你別說了,說得我渾身汗毛直立的.沒瞧見王爺現在寸步不離嗎?我估摸著,王爺也是擔心的.聽說她跑出去,跟長生門有關."

"那就更完犢子了!"春秀一拍大腿,愁得最近吃飯都減了半碗,"一個長生門,就是賊窩,再跑進去一個死女人,出來之後那就是狼……什麼奸來著?反正都是一身爛泥.自打這女人跑了,我這心里就沒安生過,總覺得慌得厲害!"

"沈大夫倒是不怕,有王爺呢!"阿落抿唇,"我擔心的是兩位小公子."

兩人齊齊回頭,瞧著緊閉的房門.

這才是沈大夫的軟肋.

翌日.

天還沒亮,東都城內就熱鬧起來了,各式各樣的花燈,都開始往外掛,街上滿是人.

小販們笑逐顏開,人越多,今夜的生意自然越好.

沈木兮站在醫館門前,瞧著街上的人潮湧動,不自覺的笑了笑,"好久沒見著這般熱鬧了."

"王爺著意叮囑,說是今年的燈會得好好的辦,乞巧原是放在宮門前的,眼下就擱在離王府門前,離王府還特意准備了糕餅點心,到時候肯定很熱鬧."掌櫃笑道.

伙計笑著附和,"王爺之前從不關心這些,但凡有什麼大事,也都是禮部的人操辦,王爺不露面不參與.連元宵燈會都見不著王爺,何況是這女兒家的乞巧!"

沈木兮斂眸,這般招搖,倒不像是他的風格了.

到了晌午時分,某人聞著飯菜的香味來了,沈木兮這廂正盛飯呢,薄云岫毫不猶豫的端走,坐下.

伙計和掌櫃的沒敢坐,大眼瞪小眼,不能回回都跟王爺平起平坐吧?

"關上門,你們是薄夫人家的伙計,本王……我只是來蹭個飯吃."薄云岫示意眾人都坐下,"不用拘謹,該吃就吃,莫要浪費便是!"

"是!"眾人齊刷刷落座.

對于沈大夫的手藝,自是無可挑剔,滿心歡喜.

"你不是去六部衙門議事嗎?"沈木兮落座.

薄云岫往她碗里夾菜,"餓了,自然是要回來吃薄夫人親手做的飯菜."

"衙門沒飯吃?"她輕嗤.

"沒薄夫人做的好吃."薄云岫又往她碗里夾菜.

沈木兮發現,這人現在似乎又有了不軌意圖,每次吃飯,從頭到尾一直往她碗里夾菜,一早起來就開始以掌丈量她的身量,估摸著是要將她喂胖.

"我吃不了,你別夾了!"她翻個白眼.

再往她碗里夾菜,大家都不用吃了.

薄云岫抬頭掃了眾人一眼,方才還伸長脖子盯著看的眾人,趕緊低頭扒拉著碗里的飯,權當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聽到.

"薄夫人……太瘦."他鄭重其事的解釋,"得多吃點."

春秀狠狠扒了兩口飯,真希望以後也有人,能讓她多吃點,而不是想現在這樣,誰見著都讓她……少吃兩口!

按理說吃完飯,薄云岫也該回六部衙門,夜里這般熱鬧,免不得要加強防備,瀛國的使團快要進城了,若是出了什麼紕漏,他這個全權處理朝政的離王殿下,定是要背鍋的.

然則這人就跟狗皮膏藥似的,她走到哪兒,他就跟到哪兒,各式各樣的理由,編得不厭其煩.

沈木兮將昨兒的藥方收了,悉數放進庫房里,瞧著身後的薄云岫,忍不住發笑,"你是怕我在醫館里迷路嗎?跟得這麼緊!飯吃了嫌太飽,要在醫館里消消食;茶喝著,覺得燙了舌頭,要讓我給你瞧病.這位爺,您現在還有什麼吩咐嗎?"

"沒礙著你什麼事."薄云岫依著門框,若有所思的盯著她.

沈木兮輕歎,蓋上盒子,轉身往外走,"你還是回你的王府或者衙門去,老守在這兒,算怎麼回事?"

"想你."他淡淡的開口.

她一愣,"分開才多久."

早上才分開,哪有人這樣粘膩.

"還是想."他堵在門口,"七年,日想夜想怎麼都見不著,如今見著了,自然是要看個夠."

"不膩?"她作勢要推開他.

反被他一把拽進懷里,低頭便吻上她的鼻尖,然後輕輕的碾上她的唇瓣,"甜而不膩,正合我意."

"看樣子,得把皇上趕出問柳山莊才是,都把你帶壞了,出口成騷!"她翻個白眼,唇角卻揚著迷人的弧度,笑靨如花,"薄云岫,其實你是在擔心我,今夜是燈會,你怕節外生枝."

薄云岫著實是這意思.

她捧起他的臉,"放心吧,有月歸呢,不會有事!"

"薄夫人."他特別喜歡這個稱謂,不是沈大夫,不是夏問曦,也不是離王妃.

單純的,是他的夫人.

薄云岫的--薄夫人!

連黍離都不得不承認,以前的王爺,只在公務上頗有耐心,但如今瞧著,王爺對薄夫人更有耐心,甚至處處親力親為,恨不能日日拴在腰上,日日捧在手心里.

瞧這會子的勁兒,派侍衛便衣行事,繞著醫館不斷的巡邏,就是擔心夜里太熱鬧,萬一有所損傷……

阿落瞧了一眼蹲在門口的黍離,"黍大人,您這都坐了一下午了,進去喝口茶吧?"

"我擱這兒蹲著,王爺瞧著能痛快點,我若是進去,王爺會怪我沒守好門!"黍離無奈的搖頭,分明是離王殿下的親隨,好歹也是個正兒八經的侍衛首領出身,誰知今兒……倒成了醫館的門神.

黍離睜著眼睛,瞧著太陽徐徐落下,夜幕徐徐降臨.

花燈璀璨,整個東都城徹底熱鬧開來.

乞巧原是女兒家的節日,可薄云岫愣是讓底下人,操辦出了中秋節的感覺……

月不圓,人也得團圓.

"作甚?"沈木兮皺眉,"春秀和阿落他們都在院子里呢!"

薄云岫拽著她進了房門,忽然間將她抱起,坐在了桌案上.

沈木兮心驚,一臉懵逼的坐在桌上,不知所措的盯著他,"你這是要做什麼?"

"你喜歡薄夫人這個稱號嗎?"薄云岫問.

沈木兮尷尬一笑,"你這話問得,我該如何作答?"

"那我換個方式."薄云岫深吸一口氣,默默的從懷里取出一份紅紙,"可以簽字畫押嗎?"

她一愣,"什麼?"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他目不轉睛的盯著她,"嫁給我!"

四下安靜得只剩下室內的燭花崩裂,發出細碎的嗶啵聲,輕輕的,脆脆的.

"薄云岫."她低柔的喊著他的名字,"你是要我寫婚書嗎?"

"不管你是夏問曦,還是沈木兮,只要是你就行."他輕輕的攔著她的腰肢,就站在她兩條腿的中間位置,她坐在桌案上,卻如同掛在了他的腰上,"薄夫人,我原是想等著處理完所有的事情,再許你天長地久,可後來想想,總歸是要先定了名分,才算穩妥."

"怕我跑了?"她笑得極好.

他想了想,認真的點頭.

"以前,我總覺得應該有個名分,才算是你情我願,可經過了那麼多事,我反而不著急了."她將胳膊輕飄飄的搭在他的肩頭,"薄云岫,我覺得我不應該答應你,畢竟……若是中了你的圈套,來日吃虧的定然是我.我不想被套起來,現在似乎也不錯."

"那你把我當什麼?"他問.

口吻里倒是委屈至極.

沈木兮捏起他的下顎,眼睛里閃過細碎的邪氣,"胭脂樓的花魁娘子."

"沈公子,我想從良,從了你!"薄云岫猛地張嘴,瞬時含了她的指尖在口中.

沈木兮心驚,"欸,你這人……"

"嫁給我!"他又道.

"哪有人這樣求的."她別開視線,笑得合不攏嘴.

想了想,薄云岫有些為難,"要我跪下求你?男兒膝下有黃金,跪不得."

"你敢跪下跟我說句對不起,再把我爹找回來,我就答應你!"她雙手環胸,晃蕩著雙腿,儼然重現昔年的不羈之態. "有何不敢!"薄云岫站直了身子,"你且說話算數."

"自然是算數的!"她趾高氣揚.

深吸一口氣,薄云岫斂了面上神色,一本正經的開口,"你夜夜都得跪著,我這廂只是跪一次又何妨?橫豎,你是要跪回來的."

"等等!"沈木兮忙喊住他,"不,不用了!"

"真不用?"他問,就這麼邪邪的盯著她,"可想好了?"

沈木兮翻個白眼,"死相!"

于是乎,沈木兮極不情願的簽字畫押,被人騙了一紙婚書.

不過,為了讓她覺得心里平衡,薄云岫背著她在房內,圍著桌子繞圈圈.

薄云崇扒拉著窗戶,一臉的恨鐵不成鋼,"真沒出息!"

丁全抱著拂塵,在旁可勁翻白眼,當初還不知道是誰,由著小棠姑娘,滿院子的騎大馬呢!

半空中,煙花炸開,滿院子的歡聲笑語.

薄云岫卻已經帶著沈木兮,悄悄的從後院溜出,花燈沿著河道順風順水的漂流,畫舫輕搖,偶爾撞開成堆的花燈,迸開滿目的星火點點,落在河面上,轉瞬消弭無蹤.

和風吹著,岸邊楊柳低垂.

仰頭便是煙火絢爛,低頭唯見彼此眸中星光.

"我從未想過,你我還有今日,還能有今日."沈木兮窩在薄云岫的懷里,坐在船頭瞧著岸邊的人潮湧動.

暖風微熏,人心已醉.

"薄夫人,以後可以放肆的去想."他抱緊了她,將面頰輕輕的貼在她的臉上,恨不能膠著在一處,"以後再也不能跑了,薄夫人是我的!"

"可以翻供!"她說.

他以唇相堵,這種話也敢說,欠教訓!

忽然間,前頭拱橋上好似出了什麼亂子,所有人都往橋上跑.

"怎麼回事?"沈木兮推開他,當下坐起身來,驟見水面上的巨大漣漪,忙喚道,"船家,快靠過去,好似有人落水了!快!快!"

船夫趕緊劃船過去,原是用竹竿子去撈,然則黑燈瞎火的,看得不太清楚.

最後還是船夫跳了水,才把人救上來的.

"我看看!"沈木兮疾步上前,然則還不到跟前,就已經被薄云岫猛地拽住,"你干什麼?"

薄云岫冷眼掃過船家,"你們救活她,救不活就送府衙,莫要提及其他."

音落瞬間,他挾住沈木兮的腰肢,飛身離船.但見起腳尖鳧過水面,有如輕舟過境,快速滑向岸邊,終抱著沈木兮穩穩落地.

"薄云岫,你作甚?"沈木兮皺眉,"那人還沒死呢!"

她都看到那人胸口起伏,顯然是還活著.

"事出有異必有妖."他拽著她快速擠進了人群里,"不管是巧合還是刻意,救了人便算是全了仁善之心,其余的交給天意便罷!"

沈木兮張了張嘴,隱隱覺得他有些草木皆兵,但細想起來,似乎也頗有道理.

"非我心狠."他定定的望她,"唯你生死,與我有關!"

花燈璀璨,沈木兮癡癡的笑著,"今夜的你,特別好看!"

上篇:第133章 陸歸舟做的事 為 Joyce.林 馬車加更2    下篇:第135章 薄云岫的賊船 為鑽石過2700加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