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61章 天賦   
  
第161章 天賦

g,更新快,無彈窗,!

薄云岫終是停了下來,挾著沈木兮落在樹梢上,她不得抓緊他的衣襟,渾然不敢往下看.

"你把我放在這兒作甚?"沈木兮呼吸微促.

樹太高,又是夜里,一顆心高高懸起.

薄云岫沒說話,只是將她放穩之後,輕輕的將她壓在樹干處,湊在她脖頸處輕嗅.溫熱的呼吸悉數噴薄在她的頸項間,驚得沈木兮全然不知所措.

"你在干什麼?"她問.

他未答,伸手圈著她的腰肢,將額頭貼在她的脖頸處,乖順的散去了方才的周身邪戾.

"薄,薄云岫?"她輕喚兩聲.

換來的是他加重了胳膊上的力道,愈發抱緊了她,好似怕她跑了一般.

如此這般情形,倒是讓沈木兮想起了那些銜枝築巢的飛鳥,瞧著心屬的枝丫,迫不及待的銜走,塞進自己的窩里護著.

她現在,大概就是那根……枝!

幽然輕歎,沈木兮不再掙紮,只要他還活著,其他的……愛怎麼就怎麼.

當然,薄云岫跑得這麼快,月歸是斷然追不上的.

千面醒轉之後,由黍離親自護送,回了離王府,與步棠一道住在主院里.主院廂房眾多,且周遭環境甚好,最適合休養.

"怎麼樣?"黍離問.

月歸耷拉著腦袋回來,"沒找到人."

"許是王妃將人藏起來了,找不到便不用再找!"黍離輕歎,"活著,已是萬幸."

"接下來會如何?"月歸問.

黍離努嘴,"問他!"

千面躺在床榻上,剛喝了一碗熱粥,終于有了幾分活過來的感覺.聽得這動靜,無力的擺擺手,"別想了,就當他是個牲口罷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月歸沖上前,"王爺和王妃失蹤,眼下生死未卜,你卻是忘恩負義說出這樣的話來,真該把你丟在茅屋里自生自滅!"

"這可不是胡說,你沒瞧見他現在就跟山林里的野獸沒什麼差別?"千面輕歎,"兮兒身上有鳳蠱,鳳凰鳳凰,自然是相互吸引.剩下的,就看這鳳蠱對凰蠱的影響有多大!"

黍離不解,"影響?"

"單純的,將他當成鳥人罷了!"千面默默的翻個身,背對著他們,"別問了,他現在處于無法預估的境界,誰也不知道他會變成什麼樣,只記住……凰蠱戾氣重,又頗為邪氣,誰都別靠他太近,別離兮兒太遠."

黍離和月歸面面相覷,無法預估……昨夜這般已然不得了,再惡化下去,那得是什麼樣?

連千面也說不好,畢竟當初誰都沒能單獨豢養過凰蠱.

按理說,凰蠱會吞噬薄云岫,讓薄云岫血盡而亡.

可看現在的情形,凰蠱與薄云岫相持不下,于是乎凰蠱生出了自己的意識,反而不急著讓薄云岫死,而是開始了侵蝕,吞噬,終達到徹底融合的結果.

如何是好啊?

一夢醒來,沈木兮竟是回到了原來的破屋內.

千面已經離開,為了避免離王未死之事外泄,黍離撤了所有的人,眼下周遭安靜得很.

清晨的竹林,頗有幾分歲月靜好之美,有鳥語,有蟲鳴,夾雜著風吹過樹梢,竹葉落下的沙沙聲.

沈木兮扭頭望著窗外,晨光從郁郁蔥蔥的竹林梢,斑駁落下.

若是能這樣,平平淡淡的過一輩子,該有多好?

薄云岫仍壓著她,她掙紮了一下,幾欲推開他,奈何卻被他箍得更緊.

"薄云岫,別鬧了!"她呼吸微促,"天亮了,我若再不回去,大家都會擔心.你且在這里待著,夜里我再來尋你可好?"

可這人睜著眼,好似聽不懂她在說什麼,就這麼目不轉瞬的盯著她.

"乖!"沈木兮試著去哄他,"把胳膊放開,把腿挪開,然後乖乖的睡覺,待會我就讓黍離來照顧你,好不好?好……不好?"

她的指尖,輕輕撫過他額頭的傷,昨夜還結著痂,今兒竟已掉落,可見他自身的愈合能力有多強.數日未見,除卻額頭上的傷,薄云岫面上的血痕都消失了.

"你的傷……"愈合得可真快啊,比她當初的鳳蠱重生,速度快多了,難道是因人而異?因著他身強體健,所以凰蠱比之鳳蠱更甚?

只是這疤痕處蔓延出的紅絲,讓這張重現的絕世容顏,平添了幾分妖冶之色,尤其是他現在看人的眼神,滿是邪惑之色,真真算得上魅惑眾生.

"你,你莫這般看我!"沈木兮有些心虛,面上有些微微的紅.

外頭晨光微亮,屋內仍是陰暗.

窗外的光與室內的暗,相互交疊,融于他身,亦正亦邪之態,讓人只一眼便仿佛被勾了魂,攝了魄一般.

"薄云岫?"她嗓音低啞,"你放開我好不好?"

他滿面妖冶之色,雙手抵在她的面頰兩側,幽幽的盯著她.

"薄云岫?"她伸手抵在他的胸前,輕聲哄著,"我們玩個游戲吧,你放開我,我……唔!"

眉睫駭然揚起,眼前的一切瞬時變得模糊不清.

沈木兮有些慌,不知他這又是發的哪門子瘋,伸手胡亂的摸著,終是搭上了他的腕脈,在薄云岫的體內,有詭異的氣勁亂竄,好似相互制約,又好似相輔相成,完全沒有規律可言.

她不知該如何幫他克制,唇上被碾得麻木.

"薄,薄……"

她終是說不出成句的話來,口中只剩下破碎的吟婀.

此前他理智尚存,雖然得寸進尺,卻也不到凶狠的地步.可現在全然不是如此,除了掠奪,還是掠奪.似乎只是出自動物的本能,而不是他作為薄云岫,對薄夫人的溫柔以待.

如一葉扁舟,隨波逐流;于狂風驟雨中,粉身碎骨.

沈木兮最後的意識,只停留在他最後的嘶聲中……

問柳山莊.

"我娘為何還沒回來?"沈郅瞧著日落,皺眉望著黍離.

黍離躬身行禮,"公子莫要擔心,王妃不會有事!"

王妃只是和王爺在一起,大概是太久沒見,所以想多待一會吧?王爺和王妃還真是苦命鴛鴦,好日子才沒過多久,就成了這般模樣.

兩個人只是單純的想一生一世一雙人,怎麼就這樣難呢?

"為何?"薄鈺不解,"人不在離王府,也不在問柳山莊,那又會在哪?"

黍離一時半會的也不好應答,只得搪塞道,"月歸跟著,不會有事."

事實上,月歸壓根沒找到人.

巡城司的人都撤了回來,連離王府的人都撤了,唯留下些許暗衛,由月歸帶著,搜遍了整個林子.奈何月歸委實沒料到,薄云岫會帶著沈木兮,回到原來那個破屋里待著.

一番折騰下來,月歸連沈木兮的影子都沒找到.

"你莫擔心!"薄鈺也不知該如何寬慰,"姨娘不會有事的."

"按理說師公都找到了,也該回來了!"沈郅抿唇,"你們是不是還有事瞞著?"

黍離連連搖頭,"卑職不敢!"

不敢?

"鍾瑤的事情處置得如何?"沈郅問.

東都城內已恢複了正常,巡城司和宮中侍衛皆已撤離.

"盯著呢!"黍離應聲,"不過她近來同甯侯府的世子,似乎……有所交涉!"

腳步赫然頓住,沈郅與薄鈺齊刷刷的扭頭望著黍離,俄而兩小只面面相覷.

"你的意思是,孫道賢護著她?"薄鈺嗤然,"不會吧?甯侯爺雖然沒什麼實權,但也算得上是鐵錚錚的漢子,怎麼著也不會跟長生門的人有所瓜葛."

"長生門的人,多數被我母親關在了大牢里,現下還沒來得及處置."沈郅猶豫,"鍾瑤是來營救他們的?又或者,當初傷害春秀姑姑的人……"

薄鈺瞪大眼睛,"莫非就是孫道賢指使鍾瑤,去傷害春秀姑姑?我明白了,還記得前些日子甯侯夫人的事兒嗎?春秀姑姑大答應這門婚事,于是他們惱羞成怒!定然是這樣,絕對錯不了!"

因為傷了顏面,所以要殺人,倒也說得通.

"除此之外,鍾瑤沒什麼異常嗎?"沈郅問.

黍離搖頭,"暫時沒有,公子若是要收網,卑職馬上讓人把她拿下!"

見著沈郅猶豫,薄鈺眉心緊蹙,"這鍾瑤不知是什麼目的,竟然跑到東都自投羅網,若說她是刻意來對付春秀姑姑,委實不太可能.這些人心狠手辣,所覬覦的,不可能是這等蠅頭小利,私相報複."

"師公回來了,和小棠姑姑一樣身受重傷,這里頭肯定藏著什麼秘密!"沈郅心下微沉.

現在輪到娘去而不返,到底怎麼了?

驀地,前頭傳來幾聲凌亂的腳步聲,緊接著是春秀的厲喝,"你給我站住!"

"姑姑!"沈郅撒腿就跑.

"小公子!"

"沈郅!"

孫道賢在前面跑,春秀在後面追,大街上被鬧得人仰馬翻的,一個個趕緊閃身讓開,免得遭受池魚之殃.

"有本事你給站住,有本事你別跑!"春秀高喊.

孫道賢繞個彎,直接跑進了巷子,"你以為我是傻子,不跑,不跑等著被你揍死啊!"

"臭小子,你最好別讓我逮著你,否則我一定揍死你!"春秀算是弄明白了,這些日子總有人尋她的麻煩,敢情都是孫道賢這龜孫在後頭搗鬼.

今兒好不容易逮著他跟那些痞子訓話,若不把孫道賢打得連他娘都不認識,她就不叫春秀!

孫道賢哪敢停,沒命的往前跑,只看著春秀捋了膀子,就能想象這胳膊掄過來的時候,自己這英俊的臉,定會一拳凹進大半邊.

不跑,等死!

下一刻,春秀猛地刹住腳步,"鍾瑤!"

"好了好了,你總算出現了!"孫道賢捂著砰砰亂跳的心窩,"這里交給你,替我教訓教訓她!"

鍾瑤冷眼睨著眼前的春秀,"殺了你,沈木兮會不會難過?"

春秀退後一步,"你怎麼會在這里?"

"你是跟著沈木兮來東都的,她待你宛若手足,我殺不了她,若是殺了你,她應該會很難受吧!"鍾瑤慢悠悠的抽出腰間軟劍,"沈木兮以一己之力,重創我長生門,擒了洛南琛,逼得閣主不得不離開東都,去找荒域之墓,這一筆筆賬,理該算回來!"

"你們殺人無數,作惡多端,沈大夫那是替天行道.長生門素來心狠手辣,你卻還要擺出一副受害人的姿態,真是可笑之極!"春秀咬著牙,慢慢摸上後腰的殺豬刀.

孫道賢你個犢子,原以為你是慫包蛋,沒想到還是個睜眼瞎!

"我已經沒辦法力挽狂瀾,但是……"鍾瑤挑眉,"沈木兮也別想好過!"

刹那間,鍾瑤軟劍在手,直逼春秀而來.

春秀著實沒想到,自己身後還跟著離王府的暗衛,她這廂剛拔出刀,暗衛已經飛身而起,落在她跟前,直撲鍾瑤而去.

"姑姑!"沈郅喘著氣兒跑進來,一把拽住了春秀的手,"姑姑,快走!"

春秀點頭,鍾瑤擺明了是殺她,這時候還是莫要逞強為好,"走!"

孫道賢瞧著形勢不對,眼見著春秀和沈郅朝巷子外頭走,心下一緊,趕緊沖過去,"等等我!"

"王八羔子!"春秀揪著孫道賢的耳朵,"你丫……"

鍾瑤赫然騰空,拂袖間有青色的粉末隨手灑出.

"公子!"黍離第一反應是撲向沈郅.

然則沈郅,則是快速將薄鈺摁下.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所有人都是始料不及的.

黍離速度雖快,卻沒料到沈郅會突然折開.最倒黴的是孫道賢,被春秀拎起甩了出去,卻也因此避開了粉末的侵襲,堪堪避開一劫.

外頭的人沖進來時,粉霧已散,鍾瑤已不知去向.

黍離和春秀倒伏在地,唇色發黑,而小公子沈郅,則將薄鈺護在了下面.

"沈郅?沈郅!"薄鈺費力的推開沈郅,"沈郅?"

沈郅被薄鈺這麼一推,軟綿綿的仰躺在地上,唇色發黑,雙眸緊閉.

"沈郅?"薄鈺瞬時哭出聲來,"救命!救命啊!沈郅!沈郅你別嚇我,沈郅?!"

人被快速抬回離王府,請大夫的請大夫,請太醫的請太醫,整個離王府亂作一團.

"中毒?"阿娜趕緊捂住了自己的隨身小包,"我已經讓出一管,絕對不會再拿救命的藥去幫他們的.不去不去,打死也不去!"

安格瞧著花園外頭的回廊,侍衛,奴才,來來回回的跑,"聽說連太後都驚動了!"

"驚動閻王爺也不關我的事!"阿娜可不管這些.

上次救了步棠,本就是她腦熱,如今再讓她多管閑事……是絕無可能的.

"聽說是離王府的小公子中了毒!"安格可憐兮兮的望著自家公主,"公主……"

"又不是我生的,我為什麼要救?"阿娜起身就走,"如今連主院都讓給他們了,打量著還要從我身上剜肉吃?想都別想!沒門!窗都沒有!"

不過,去湊個熱鬧……也不是不可以. 主院內外,亂做一團.

"沈木兮還沒回來嗎?"阿娜詫異,坐在回廊里翹著腿,啃著蘋果,"心可真大,兒子都快死了,也不知道在哪溜達!"

安格捂著臉,生怕被人聽見,到時候跑過來揍她們主仆一頓,"公主,您小聲點!"

"我又沒說錯!"阿娜嚼著蘋果,"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這離王府風水不好,不是這個受傷就是那個要死,不是今兒起火就是明天被水淹,不知道造了什麼孽,倒了八輩子血黴!"

安格輕歎,滿臉無奈.

沈木兮不在,但是千面還在,撐著傷重的身子爬起來,一人紮幾針,暫且護住心脈再說.

"兮兒還沒回來?"千面顫顫巍巍的站著,面色發青,"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夫妻兩個都這麼折磨我,真是沒心肝,沒人性啊!"

阿落急得直掉眼淚,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主子丟了,現在連小公子都出了事,讓她怎麼辦才好?

關毓青手忙腳亂,卻壓根幫不上忙,"死老頭,你別說風涼話,這是離王府最後的根,若有什麼閃失,為你是問!"

"毒直接吸入了肺腑之中,想要拔除談何容易?"千面捂著傷口,額頭上的冷汗涔涔而下,"我已經用銀針封住了他們的奇經八脈,如今且開一副方子暫且穩住,我自己都吃不消,哪里,哪里還顧得著他們!"

語罷,千面扶著床柱悠悠的坐下,他自己都只剩下半條命,哪里還能為他們診治.

春秀,黍離,沈郅,三人齊刷刷的躺成一排,三人皆是唇色發黑,雙眸緊閉,面如死灰色.瞧著,好像都快要不行了!

"主子怎麼還不回來,若是主子知道小公子,小公子成這樣了,主子會瘋的!"阿落泣不成聲,"怎麼辦?你不是神醫嗎?你是主子的師父啊,怎麼可以見死不救?小公子若是有事,你讓主子如何承受?"

薄鈺站在窗前,眼睛里流著淚,卻是一聲不吭,他不相信沈郅就這麼撐不過去了,打死也不信!

"我也沒辦法!"千面趕緊吃上一顆固氣丸.

再這樣下去,委實要被薄云岫小夫妻兩,給倒騰死了.

"公子?公子?"阿落哭得厲害,這可怎麼辦?

薄云崇心慌意亂,摁住了步棠不讓她下床,這才匆匆趕來.

當然,太後來得亦是及時,幾乎是跟薄云崇前後腳進的門.

"如何?郅兒呢?"太後顫著聲音問.

視線落在床榻上的那一瞬,太後差點沒跪下來,"離王妃何在?她在哪?"孩子出了事,孩子的母親又在何處?難道也出事了?

一想到這兒,太後幾乎站不穩.

墨玉趕緊攙著太後在旁坐下,"太後,您莫著急!"

"現在到底怎樣了?太醫呢?"太後急不可耐,轉而推開墨玉,顫顫巍巍的近至床前,丟了拄杖便去摸沈郅的手,"都回答哀家一聲,到底,到底如何啊?" 孩子的手,涼得厲害.

太後面如死灰,"為什麼孩子的手這麼涼?拿,拿被子來!別凍著!郅兒?"

她連喚數聲,沈郅依舊躺在床榻上一動不動.

"郅兒,你娘不容易,你莫要嚇嚇著她!你若是一直躺著,你母親怕是要急壞了,你這般孝順,是個好孩子,怎麼忍心看著你娘為你擔驚受怕?郅兒,你起來好不好?皇祖母知道錯了,以後一定,一定好好的補償你們!"太後慌了神,已是老淚縱橫,"郅兒!" 薄鈺泣不成聲,"沈郅是因為我……他是要救我,否則,否則不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我,是我害了沈郅,是我……"

"都別吵了!"關毓青忽然一聲吼,"沈郅好像不太對啊!"

千面一咬牙,捂著傷口沖到了床前,"都讓開,我看看!"

墨玉趕緊攙著太後站在一旁,瞧著千面快速扣上沈郅的腕脈,整張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青變成白,神色從慌張變成詫異,最後不敢置信的望著眾人.

"怎麼樣?"薄云崇忙問,"小郅如何?"

千面以為自己把錯了脈,松了手,喘口氣又重新捏上沈郅的腕脈.

這回是真的錯不了!

沒錯了!

"這小子……"千面眨了眨眼睛,"沒事了!"

沒事了,是什麼意思?

"他的毒……自己解了!"千面扶著床柱站起,"這小子……倒是忘了,竟還有這般本事!身上的天賦異稟已被激發,每中一次毒,這能力就更上一層樓,解毒的速度變得越快."

眾人面面相覷,斷然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

在大家還沒回過神時,沈郅已經坐了起來,大概是覺得頭疼,扶額支支吾吾了半晌,這才抬了頭,"薄鈺,給我倒杯水,我頭疼!"

四下安靜得落針可聞.

沈郅愣了愣,這才坐直了身子,迎上一雙雙又驚又喜,又不敢置信的眼睛,"你們為何都這樣看著我?我……怎麼了?"

哦,對了,遇見了鍾瑤.然後鍾瑤動了手腳,撒了什麼莫名其妙的粉末,他怕有毒,就把薄鈺摁下了.

"沈郅!"薄鈺猛地沖上去,抱著沈郅就是嚎啕大哭,"你沒事,你沒事就好!我還以為你快要死了,你可嚇死我了!沈郅……以後不要這麼傻,不要保護我,看到你躺著一動不動,我甯可死的是我!"

沈郅這才驚覺,身邊還躺著春秀和黍離,這兩人一動不動,唇色發黑,顯然是中毒所致.

"鍾瑤……那粉末有毒?!"沈郅駭然,"師公,為什麼我沒事?"

千面坐在一旁,奄奄一息的瞧著他,"拿你的血,一人灌兩口試試!"

死馬當成活馬醫,那鍾瑤擺明了是要殺人,所配置的毒,簡直是凶狠至極,全然不給人解毒的機會,否則千面不至于如此為難.

千面跟沈木兮母子不一樣,沒解毒的天賦異稟,只能靠著醫術與經驗來救人.

沈郅瞧著自己的手,神情有些恍惚.

一人,灌兩口血?

事實證明,千面是對的.

薄鈺眉心皺得緊緊的,托著沈郅的手腕,瞧著他掌心處綁縛的厚厚繃帶,"疼死了吧?"

"無妨,能救人便罷!"沈郅搖搖頭,面色有些蒼白,扭頭瞧了一眼站在院子里的太後,又淡淡然的將視線撤回,"這事到此為止,我娘不知道便罷了,來日若是問起,無需詳說,一兩句便罷!"

薄鈺點頭,"你說什麼便是什麼."

"你讓她回去吧,若是我娘回來撞見,必定不高興."沈郅轉身回房.

薄鈺張了張嘴,只得吶吶的上前,"皇祖母,您……"

"皇祖母沒事."太後歎息,"沒事!"

"皇祖母!"薄鈺牽著太後的手,隨太後往外走,"您別怪沈郅,他素來是這樣的性子,恩怨分明."

太後點頭,蒼白的臉上浮起一絲酸澀的笑,"鈺兒,你若是得空,以後帶著他多來皇祖母的宮里走走,可好?皇祖母老了,有些事情已經力不從心.若是得了機會,你告訴郅兒,他若是想見外祖父,就來長福宮!"

薄鈺仲怔的望著她,"皇祖母?"

"回去吧!"太後松了手,"皇祖母該回去了,免得離王妃見著會不高興."

"皇祖母您慢走!"薄鈺行禮.

太後一聲歎,亦步亦趨的離開,經曆過這些事,她是真的老了,老得連恩怨都不想再提,恨不能忘得一干二淨.

薄鈺靜靜的站在回廊里,心里有些沉甸甸的,皇祖母再不好,待他卻是極好的.

"外祖父?"薄鈺皺眉,沈郅的外祖父?!

匍一轉身,薄鈺猛地僵直身子,赫然瞪大眼眸.

上篇:第160章 薄"二"    下篇:第162章 知道她的下落? 為鑽石過3600加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