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63章 老父親   
  
第163章 老父親

g,更新快,無彈窗,!

"死了!"千面道,"應該是死了吧!反正連陸如鏡都沒找到她,肯定凶多吉少了!" "你確定?"沈木兮可不信這套,"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打算隱瞞到什麼時候?韓天命的位置,原就是從韓不宿的手里搶來的.師父,眼下最要緊的是幫我把薄云岫治好,我不在乎什麼鳳凰蠱,什麼回魂蠱,我只想要自己的丈夫安然無恙."

千面撇撇嘴,"那人家是真的不曉得嘛!"

"一把年紀還撒嬌,要不要臉?"沈木兮站起身,心里煩躁得很,在屋內來來回回的走,"陸如鏡藏得這麼深,會不會……另一把鑰匙在他手里呢?"

"絕對不可能!"千面翻個白眼,"你以為韓老二是傻子嗎?狡兔三窟,他比狡兔還得多兩窟.我估計另一把鑰匙,應該在我們誰都不熟悉的人身上."

沈木兮定定的望他,"可能嗎?"

"可能啊!韓老二做事從來不按常理,你沒瞧著他把鳳凰蠱都拆開了?"千面想破腦袋也沒想出來,另一把鑰匙會在誰身上,"秘盒是在薄云岫手里找到的?按理說也不可能,韓老二怎麼會把秘盒交給薄氏後人."

"是太後給的!"沈木兮輕歎,"你該不會告訴我,另一把鑰匙在太後手里?"

千面搖頭,"存了秘盒,肯定不能給鑰匙,不然就不是韓老二了!"

于是乎,這鑰匙到底在哪?

千面望著沈木兮,沈木兮望著千面,兩個人愣愣的不說話,全無頭緒.

"等會!"沈木兮忽然想起一件事來,"當初太後錯認了魏仙兒,是因為魏仙兒的胳膊上,也有一個印記,那印記便是鑰匙所為,你說這鑰匙會不會一直都在魏若云的手里?"

"魏若云此人很偏執,若是鑰匙在她手里,她是絕對不會交出來的!"千面揉著眉心,"這人當年能對韓天命下手,甚至于不惜一切的懷上孩子,可想而知她對韓天命的執念……你,你怕是沒戲!"

沈木兮拂袖落座,瞧著案台上明滅不定的燭火,"沒希望也得試試吧!"

"魏若云跟著趙漣漪這麼多年,一直在找另一把鑰匙,但始終沒有把她自己的鑰匙交出去,以至于誰都不知道其實鑰匙有兩把,這般心思……全是為了韓天命!"千面搖頭,"這女人,就是個瘋子!"

愛而不得,是會讓人發瘋.

但魏若云的瘋狂,早已超出韓天命的預料.

"瘋子,也得試試吧!"沈木兮自言自語.

當年是韓不宿將她放在夏家門口,韓不宿為什麼不殺了她呢?她是韓天命的女兒,韓不宿殺了她,正好能借此機會向韓天命複仇.

"難道說,我爹知道點什麼?"沈木兮皺眉,"我爹和韓不宿有些往來,還將骨牌留給我,肯定是知道什麼!對,爹一定知道!"

夏禮安還在太後的手里,這就意味著她得去找太後?

腦仁微微的疼,沈木兮扶額不語.

屋子里,安靜至極.

沈郅坐在薄鈺的床前,瞧著他長長的黑睫毛,想起母親說的,薄鈺被嚇暈了,醒來的時候可能會有些瘋癲之類的狀況,沈郅便覺得可笑.

滿腦子都是薄鈺吱哇亂叫的表情,似乎很久沒見薄鈺如此這般了吧?

"鬼!"薄鈺猛地睜開眼,赫然坐起.

沒料到薄鈺會突然坐起,兩個小腦袋頓時磕在一起,緊接著雙雙驚呼,各自捂著額頭疼得眼淚星兒都出來了.

"你,你不長眼?"沈郅咬著牙,"就這麼撞上來,是想撞死我嗎?"

薄鈺原就被嚇得不輕,驟然睜眼,就見一張臉在自己眼前放大,他哪里分得清這是誰,只覺得是鬼來索命了,此刻被撞了一下,耳朵里都是嗡嗡作響的,腦子里更是一片空白.

如果不是對沈郅的聲音過于熟悉,只怕此刻還得尖叫.

"沈,沈郅?你怎麼在這?"薄鈺揉著額,瞧著沈郅滿面痛苦的樣子,慌忙掀開被褥,"你怎麼樣?我磕著你了?我看看,我看看!"

薄鈺顧不得自己額頭的傷,慌忙去掰沈郅的手,瞧著沈郅額頭上的大紅包,不由的愣在當場,"哎呀,撞得好厲害,這麼大一個包!"

"你腦袋是鐵疙瘩嗎?"沈郅推開他,起身朝著桌案前走去.

還真別說,薄鈺的腦門真的厲害,撞得沈郅有些發昏,走路都有些搖搖晃晃的,好不容易坐下,他趕緊伏在桌案上歇了會,"撞得人都暈乎乎的."

薄鈺揉著額頭,疾步走到沈郅邊上,"我去拿藥,你且等著!此前姨娘給了我很多藥,我都擱在一塊呢!"

"活血化瘀的便罷!"沈郅顧自倒杯水,喝了兩口,甩甩腦袋,便也清醒了不少.

薄鈺還真的揀了瓶膏藥回來,"約莫是這個,擦著試試便罷了!"

"你腦門上也傷得不輕."沈郅皺著眉,薄鈺小心翼翼的為他擦藥,"你輕點!"

"疼?"薄鈺緊了緊手中的棉簽,"我得給你揉揉,不然明兒腦門上頂個包,被人問起來,免不得要笑話."

"是笑話你,竟然被嚇暈了."沈郅推開他,"行了,擦點藥便罷,我給你也擦點!"

膏藥清清涼涼的,沈郅為薄鈺上藥,俄而吹了兩下,"這化瘀膏很是管用,你莫要隨便亂丟,娘給的東西,素來是最使的,別地兒沒處尋."

"嗯!"薄鈺點頭,收了膏藥,"你,你真的沒事?"

"管好你自己吧!"沈郅翻個白眼,撞得他整個腦仁都疼了,可見薄鈺這腦袋得有多硬實,"見鬼這事兒,你權當沒發生過,不要同外人講,記住了嗎?"

薄鈺皺眉看他,"為何?"

"哪有這麼多的為什麼,讓你別說就別說."沈郅起身就往外走.

"哎哎哎,記住就記住嘛,你走哪兒去,今晚不睡了?"薄鈺不解,快速攔住他,"你去哪?"

"我娘回來了,我去看看!"沈郅推開他,"你先睡吧!"

薄鈺站在門口,眉心皺成川字,"明兒早上,我定不會叫你起床!"

卻不知每日,都是誰喊誰起床.

第二天一早,薄鈺起來便瞧見了坐在門檻上的沈郅,"你這是一夜沒睡,還是起早了?"

"去洗漱一下,我可能今兒要去一趟長福宮."沈郅也不回頭,抬步就走.

薄鈺愣了半晌,之前沈郅可是半點都不肯踏入長福宮大門,今兒是怎麼了?

聽得沈郅要來長福宮,太後一大早就讓人置辦了糕點,凡是適合孩子吃的,孩子喜歡吃的,一應俱全,滿滿當當擺了幾長桌,就等著沈郅過來.

"太後娘娘,這也太多了!"墨玉擔慮,"小公子未見得喜歡這樣的排場."

"他此前過來,哀家沒給他好臉色,也不曾知曉他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所以今兒你且記著,他喜歡吃的或者多挑了兩筷子的,以後他再來,哀家便曉得他喜歡什麼了."太後哪里聽得進規勸.

墨玉輕歎,"太後娘娘,小公子能來,許是因為夏老大人的關系吧!您這廂,還是別忙活了,小公子不會領情的."

"不管他會不會領情,這都是哀家的心意."太後拄著杖,"哀家只是做自己能做的事情,至于郅兒會怎樣,哀家都會接受."

墨玉搖頭不語,到底是錯得離譜.

沈郅是晌午來的長福宮,他原就不是來用午膳的,也不是來看太後的,他要見的是自己的外祖父.此前太後即便認了夏問曦,但也不敢放了夏禮安,只怕夏禮安一放,沈木兮會一走了之,再無掛礙.

自私的人,終是改不了本性,無可避免的將自身感受放在首位.

她不知,沈木兮之所以一直未能向她討要夏禮安,是擔心長生門的人對父親動手,而她怕極了得而複失之事,真的,真的不敢!

"太後娘娘!"沈郅行禮.

太後始終是太後,在他眼里,這人與他沒什麼關系,所以只能以君臣之禮相待.

"免禮!"太後豈會不知沈郅的心思,孩子能來這兒,已經是退步,她這廂高興都來不及,不管沈郅怎麼做,她都不會介意,"來,你們兩個瞧瞧,有沒有什麼喜歡的,只管吃只管拿,莫要拘著!"

沈郅剛要拒絕,薄鈺倒是大跨步上前,"多謝皇祖母!"

話到了嘴邊又咽下,沈郅抿唇不語,瞧著薄鈺從長桌這頭跑到那頭,又從那頭跑回來,屁顛顛的將一塊桂花糕遞到他跟前,"你且試試,看來日姨娘做的與這個是不是一樣的?"

"我娘做的桂花糕是最好吃的,除非是她做的,其他人的……我不會吃!"沈郅挺直腰杆,冷眼瞧著薄鈺.

被沈郅這麼一瞪眼,薄鈺訕訕的收了手,"罷了,我就是開個玩笑,一時好奇而已."

"郅兒!"太後討好般的上前,"你有沒有喜歡吃的,或者是喜歡玩的?皇祖母這兒有不少小玩意,新奇的玩意,你要不要試試?"

沈郅板著臉,"我對這些都不感興趣."

"皇祖母,沈郅就喜歡看書,其他的都不喜歡!"薄鈺喝著果茶,卻不敢去看沈郅黢黑的臉色.

這人一旦生氣,臉色真的可怕得嚇人,而且能好幾日不與你說話,冷著你,凍死你!

"書?"太後愣了愣,"喜歡什麼書?皇祖母這里沒什麼書,不過禦書房里,還有文淵閣,行書閣,都有好多書,不只是南苑閣才有藏書閣的."

沈郅面色稍緩,然則依舊不說話.

"郅兒,你若是喜歡看書,皇祖母可以幫你!"太後瞧了墨玉一眼.

墨玉緊趕著將一塊令牌呈上,"小公子."

薄鈺一愣,"這不就是當初……"

當初魏仙兒就是仗著太後的令牌,在宮里橫行無忌,以至于進了南苑閣,險些要了他們兩個孩子的性命.如今太後將這令牌送給沈郅,也就意味著沈郅以後,可自由出入宮禁.

"拿著!"太後將令牌塞進沈郅手里,"喜歡讀書是好事,男兒多讀書,能明智明理,莫要像皇祖母那樣,一輩子都活在自己的身份之里,忘了多動動腦子,忘了不是所有人都與你同心同德."

沈郅手心里沉甸甸的,想了想,還是放回了太後手里,"我不需要這東西,你無需討好我,因為不管你怎麼做,我都不會退步的.太後娘娘,我今日來是因為外祖父,請您讓我見一見他.若是不方便,沈郅這就告辭!"

"郅兒!"太後急了,"你莫著急,我沒說不讓你見他!"

沈郅頓住腳步,皺眉瞧著太後.

太後招招手,"你回來."

見狀,薄鈺放下了手中的點心,快速去牽沈郅的手,"你莫要這般心焦,走的時候怎麼能忘了我?且牽著你的手,免得你回頭又把我丟了!"

沈郅皺眉,瞧著被緊握的手,幽然吐出一口氣,抬頭望著太後.

"來!"太後伸出手,握住了沈郅另一只手.

沈郅沒有拒絕,他著實是有事要見外祖父,所以暫且順了太後的心意.

進了春禧殿,墨玉關上了寢殿的大門,繼而朝著太後的床榻走去.

沈郅詫異的瞧著墨玉掰開了床前腳凳,掀開了腳凳下的板子.

這是一塊鐵板,堅硬至極.

"走吧!"墨玉點了一盞燈,提著燈籠往下走,"仔細腳下."

"皇祖母,為何你的床底下會有這樣的地方?"薄鈺不解的開口,聲音在這陰森的甬道里傳出去甚遠,透著一股子森森寒意. "當年有人特意挖出來的."太後輕歎,低眉看了沈郅一眼,終是沒有多說什麼.

沈郅從始至終都是目視前方,不溫不火,面不改色,這性子委實像極了他爹薄云岫,沉穩,安靜,話不多,但極為固執己見,一旦認定,縱死不悔改.

"其實一直以來,人都在這兒,平素也只是讓墨玉下來看看便也罷了."太後解釋,"再往前走就是了."

繼續往前,就是一間密室,門關著.

墨玉推開門,里面旋即響起了清晰的鐵鏈聲.

叮叮咚咚的聲響,讓沈郅猛地抽出手,快速沖上前.

精鐵所鑄的囚籠里,有一白須白發的老頭,正靠在囚籠一角打瞌睡,手中還捏著一本書.許是看累了,又或者是燭光太晃眼,所以歇一歇.

聽得有人進來,老頭只是翻個身,連眼皮子都沒掀開,繼續睡覺.

"夏大人!"墨玉低喚.

許是習慣了,老頭依舊背對著外頭,一聲不吭.

太後站在那里,沖著墨玉點頭.

墨玉快速打開了牢籠,放了沈郅進去.

薄鈺皺眉,靜靜的站在牢籠外頭,雙手攀著柵欄,不敢發出聲音.他看著沈郅一步一頓,壓著腳步聲走到那老頭身後,再畢恭畢敬的跪地磕頭.

心頭酸澀,薄鈺微微紅了眼眶.

"外祖父!"沈郅低聲開口.

大概是突然聽得稚嫩的聲音,老頭有些驚詫,冷不丁轉身,險些打翻了手邊的燭台,待手忙腳亂的扶穩了燭台,他才眯起眼睛瞧著跪在跟前的沈郅,"這是誰家的孩子?你跪我作甚?"

沈郅直起腰杆,面不改色的瞧著他,"外祖父,我叫沈郅,我娘是沈木兮,也是夏問曦.您是我的外祖父,郅兒自然是要給您磕頭的!"

語罷,沈郅又磕了個頭,"郅兒給外祖父行禮,願外祖父身體康健,福壽延年!"

手中的書,吧嗒一聲落地,老頭顫顫巍巍的扶著柵欄起身,"你,你再說一遍,你娘叫什麼?"

沈郅抬起頭,"我娘叫夏問曦,如今改名換姓為沈木兮.外祖父,我是您的外孫,我叫沈郅!郅兒給外祖父磕頭,給外祖父請安!"

"沈郅?"老頭慌忙將孩子扶起,快速撣去孩子膝上的塵土,"你娘,你娘回來了?沈郅?郅兒,好名字,好名字!快,讓我看看,哎呦,都是半大小伙子了,真好!真好!"

"外祖父,您莫傷心!"沈郅抬手,拭去夏禮安臉上的淚,"母親很好,郅兒也很好,舅舅如今就在問柳山莊里,爹安排他進了府衙,想來依著舅舅的能力,很快就能出人頭地.問柳山莊,就是當初外祖父的宅子,爹一直完好保存著,如今又屬于咱們了!"

夏禮安老淚縱橫,"沒想到,我夏禮安有生之年,還能一嘗闔家團圓的滋味."

輕輕抱緊自己的外孫,那一瞬的激動,是所有的詩詞歌賦,所有的言語都無法表達的.時隔數年,他在這里待著,久得不知年歲,只是枯等死去的那一天.

老天爺開眼,讓他睜著眼,熬到了女兒帶了外孫回來的這一日.

老懷安慰,老懷安慰!

薄鈺默默的走進去,瞧了一眼牢籠外頭的太後與墨玉,深吸一口氣,跪地沖著夏禮安磕頭.

別說是夏禮安嚇了一跳,饒是沈郅也跟著懵了一下.

"鈺兒?"太後愕然,這孩子是怎麼了?

夏禮安是沈木兮的養父,沈郅叩拜外祖父,是理所當然之事,可薄鈺……委實犯不上.

"我沒有外祖父,但我和沈郅是兄弟,我也可以叫你外祖父嗎?"薄鈺問.

夏禮安一愣,皺眉瞧著沈郅.

"他是離王府的孩子."沈郅只能這麼解釋,"是我兄弟."

"我不是離王府的孩子."薄鈺搖頭,"離王是我的養父,僅此而已,夏老大人,我能和沈郅一樣,叫你外祖父嗎?"

夏禮安將薄鈺攙起,"你若是喜歡,就跟著郅兒一塊叫.我年紀大了,喜歡熱鬧,更喜歡你們這些孩子."

孩子,就是希望.

看著這兩張稚嫩的面孔,他恍惚想起了當年,大雨瓢潑時,將夏問曦帶回來的情景.那個丫頭,凍得唇色發青,面色發白,哭聲嘶啞,足以讓人……動惻隱之心.

薄鈺點點頭,"謝謝外祖父."

沈郅皺眉,"你這人,我有什麼便搶什麼,有意思嗎?"

"有!"薄鈺沖他笑.

沈郅搖搖頭,無奈的輕歎.

瞧著這兩個小人精,夏禮安是又哭又笑,"這是我數年來,最高興的一天."

語罷,夏禮安抬頭望著外頭的太後,"太後娘娘今兒帶著孩子們進來,不知是什麼意思?怎麼,還想從我身上挖出什麼東西來嗎?我告訴你,我什麼都不知道,長生門也好,護族也罷,我一無所知."

"夏問曦……"太後猶豫了半晌,"是哀家的女兒,當年哀家將她與魏若云的兒子做了調換,沒想到魏若云竟然把她丟了!"

夏禮安冷笑兩聲,"報應!"

太後點點頭,倒是沒反駁,"是報應,報應不爽,哀家理該承受自己做下的孽果."

"外祖父!"沈郅抿唇,"我娘有話讓我帶給你!"

聞言,夏禮安蹲下了身子.

沈郅伏在夏禮安耳畔低低的說了幾句,"外祖父可都聽清楚了?"

夏禮安點頭,抱了抱沈郅,然則他腳上還拴著鐵鏈,平素又囚在這樣的地方,哪里有氣力去抱孩子,只能象征性的攏了攏沈郅,極是不甘的松了手,"聽清楚了,你且回去告訴你母親,韓不宿就是當年南貴妃身邊的韓姑姑!她往來夏家,始終沒有透露過曦兒的身份."

"什麼?"太後駭然,"韓不宿……"

"從始至終,她都沒有說過,曦兒是你的女兒,她只告訴我,曦兒可能會成為護族最後的血脈,讓我好好養著.孩子是無辜的,莫要告訴孩子真相,也別讓人知道她的存在!"夏禮安冷笑,"你以為人人都同你一般,一心只有那些虛妄之物?我養著曦兒,是真心疼愛這個女兒,不是因為她身上的價值!"

太後緊了緊手中的拄杖,"所以,你知道她身上有……"

"我當然知道,韓不宿告訴過我,這孩子身上有鳳蠱,但孩子的血脈與鳳蠱能相互融合,便足以證明鳳蠱不會傷害曦兒,關鍵時候還能護著她!"夏禮安一聲歎息,"從那以後,我不准她輕易踏出府門,將她關在學士府里,可孩子大了,不是一道牆一扇門就能關得住!"

護族與薄氏的恩怨,終究以最仁慈的方式,得到了化解.

"當年曦兒詐死,旁人興許瞧不出來,可我養了她那麼多年,那是我的女兒,我的掌珠,我能瞧不出來嗎?"夏禮安哽咽,"原以為她走了也好,離開東都這個是非之地,依著她那樂天的性子,不管跟了誰都會高高興興,幸幸福福的過一輩子."

誰曾想……

情之一物,足以讓人肝腸寸斷,萬劫不複.

"外祖父,我娘問,韓不宿有沒有留下什麼東西?"沈郅壓著嗓子伏在夏禮安的耳畔問,"比如說,鑰匙?"

夏禮安細細的想了想,終是搖頭,"沒有!"

沈郅一愣,眉心微微蹙起.

沒有?

娘說了,那樣的要是有兩把,一把……師公給了他,現在在娘的手里,那麼另外一把在哪呢?不在外祖父手里,仍是落在韓不宿的手里?

"那韓不宿在哪?"沈郅不解的問.

夏禮安搖頭,"我最後一次見她,是她把骨牌交給我,瞧著好像是身子不大好了."

薄鈺忙問,"死了嗎?"

四下一片死寂.

沈郅抿唇,如果真的死了,那線索到了這兒豈非又斷了?娘說了,想把爹身上的東西取出來,就得找到韓不宿,若是韓不宿已死,那爹豈非也沒救了?

心下著急,沈郅耷拉著腦袋,緊了緊袖中拳頭,這可如何是好?

"韓不宿!"太後咬著牙,"哀家倒是知道一些,當初天命找了她很久,她握有荒域之墓的地圖,要想拿到回魂蠱,還真的得經過她的手."

"荒域之墓是什麼?"薄鈺不解.

沈郅也不懂.

"哀家也不知道,只是聽天命提起過,他說護族的老族長終是留了一手,把荒域之墓的位置,只告訴了韓不宿一人.韓不宿失蹤之後,天命一直派人追查,沒想到她竟然藏在宮里,就藏在南貴妃的身邊."太後輕歎,如今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墨玉皺眉,"韓不宿易了容,又有南貴妃護著,自然不易被人看出破綻."

"南貴妃受過韓不宿的大恩,當年入宮之前受先皇後的迫害,是韓不宿救了她,後來生二皇子時難產,若不是韓不宿救她,定會母子俱亡."夏禮安道,"是以南貴妃對韓不宿,幾乎是有求必應,到了舍命相護的地步.正是因為韓不宿的關系,南貴妃恨極了護族."

如此便說得通,為何當初先帝因為南貴妃一人,覆了整個護族.

"不過……"夏禮安又道.

眾人齊刷刷的盯著他,各自屏住呼吸.

上篇:第162章 知道她的下落? 為鑽石過3600加更    下篇:第164章 秘盒里的東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