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65章 她似乎是在交代   
  
第165章 她似乎是在交代

g,更新快,無彈窗,!

月歸和黍離並不知屋內發生何事,二人亦不敢靠得太近,只敢在院子里守著.

秘盒業已出現,若被陸如鏡得知,定然會招致災禍.

第二天一早,問柳山莊就跟炸了鍋似的,鬧騰得厲害.

春秀原是想著,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這兩天得放開肚皮狠狠的吃,吃飽了也得多吃兩口,卻聽得外頭鬧哄哄的,極是不悅的皺起眉頭,"一大早的,還讓不讓人痛快的長肉了?"

阿落喘著氣跑進來,"那個甯侯府的人來了!"

"哎呦,姑奶奶還沒找孫道賢算賬,他倒是敢送上門來?"春秀一想起這孫道賢跟鍾瑤勾結,差點害死沈郅,害死她,害死黍離,一股怒氣瞬時竄到腦門,拎著刀子便沖了出去.

沈郅放下勺子就追,"姑姑!姑姑你莫沖動!"

見狀,薄鈺一口熱粥卡在嗓子里,捏了兩個包子,咳著氣兒在後頭跑,"你們,你們別,別跑那麼快."

這下,整個問柳山莊算是熱鬧透了,人都跑到花廳前的院子里.

夏問卿正打算去衙門,瞧著春秀拎著刀子往外沖,當下扶著腿,一瘸一拐的往前跑,打算攔一攔,"春秀,春秀你別沖動!那好歹也是侯府世子,春秀……殺人償命,使不得!使不得!"

"老娘不殺他,老娘剁了他!"春秀咬著牙.

甯侯夫人揪著孫道賢的耳朵,一腳將兒子踹翻在院子里,雙手叉腰的沖著回廊里的人喊,"人我給擱這兒了,你們要打要罵,悉聽尊便!"

"娘!我是你親兒子!娘……"孫道賢一張臉腫得跟豬頭似的,可見甯侯夫人也沒對他客氣.

沒出息的東西,癱坐在地,哭得比殺豬聲還要刺耳.

"嚎什麼?"春秀怒喝,"你這王八羔子,姑奶奶原先以為你最多是鬧點脾氣,耍耍你公子哥的性子,誰知道你生了黑心肝,跟鍾瑤那個死女人攪合在一起,給我們下套,差點害死我們這麼多人,老娘恨不能劈了你!"

沈郅快速抱住春秀的胳膊,"姑姑,殺人要償命,咱不能沖動!"

旁人是攔不住春秀的,也就是沈郅,還能勸著點.

"是他害人在先,我豈能放過他!"春秀咬著牙,"郅兒,你閃一邊去,免得姑姑刮著你!"

"姑姑,他害人是不對,可侯爺夫人深明大義,都把人送來賠罪了,咱,咱也沒傷著,是不是可以好好商量?咱有話好好說不是?"沈郅生怕春秀真的拿刀卸了孫道賢.

孫道賢再不濟,那也是甯侯府的世子,若然有罪也該是朝廷來處置,斷然不能傷在春秀手中.且不管前因如何,追究起來,終究是春秀吃虧.

"我沒話說!"春秀作勢要掰開沈郅.

薄鈺慌忙將包子遞上,"姑姑,先吃個包子墊墊肚子,不然沒力氣動手!"

春秀皺眉,一大一小就這麼對視了幾秒鍾.

"要不,咱先吃飯吧!"薄鈺道,"賬要算,飯也得吃,不能餓著自己.春秀姑姑,你都瘦了一圈了,再瘦下去怕是連刀都提不動了,還是先冷靜冷靜,喝碗綠豆湯降降火!"

"是啊是啊!"阿落忙附和,"先坐下來,有話好好說嘛!"

關毓青坐在欄杆處,嗑著瓜子喊,"春秀,你這一大早的是要血濺三尺啊?給咱們加餐嗎?"

聽得這話,孫道賢"哇"的哭出聲來,"娘啊,你聽聽這幫女人說什麼?他們要吃了我啊,娘啊……我是你的親兒子,你怎麼總是胳膊肘往外拐?娘……"

"你給我閉嘴!"甯侯夫人這會倒不是開玩笑的.

沈木兮慌慌張張的穿好衣裳出來,邁出門檻的時候腿一軟,險些撲在地上,所幸被身後的人快速挾了腰,這才堪堪站住.

略帶氣惱的推開他,沈木兮攏了攏衣襟,面色微白的朝著花廳疾行.

"小妹!"夏問卿有些擔心,"這……"

"放心!"沈木兮喘口氣,緩步走到春秀身邊站著.

有沈木兮在,眾人便知孫道賢逃過了一劫.

"沈大夫,你莫要攔我!"春秀道,"此番我定是要找他算賬的,他害得我們好苦,差點讓鍾瑤把我們一鍋端了!這筆賬,就算到了皇帝跟前,我春秀也得擺出來算清楚!"

沈木兮點頭,如果不是沈郅的血有奇效,只怕一個個都不能好好的站在這兒了.

"夫人,此事原就是孫世子鬧出來的,春秀會激動,是因為鍾瑤原就是長生門的人,若是甯侯府與長生門有所勾結,此事若是上稟朝廷,只怕整個甯侯府都脫不了干系."沈木兮面色黢冷.

聽得這話,哭聲戛然而止.

孫道賢不敢置信的仰望著沈木兮,"你,你說什麼?"

"孫世子與鍾瑤合作,難道此前就沒想過,會牽連自己的父母雙親,牽連孫氏族人?與逆賊合謀,傷害離王殿下的遺孤,這等罪名,足以讓你甯侯府擔上謀逆之罪,萬劫不複!"沈木兮冷嗤.

孫道賢駭然,慌忙爬起來跑到母親身邊,"娘……"

甯侯夫人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將孫道賢打翻在地,"所以說,蠢吶!你怎麼胡鬧,爹娘都沒管過你,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敢跟那些亂臣賊子攪合在一起.長生門是什麼東西,你也敢碰?簡直該死!"

這一巴掌,甯侯夫人還算是留了情,否則依著她的力道,孫道賢定會被打得滿地找牙.

孫道賢捂著臉,滿嘴是血的坐在地上.

"怎麼,現在知道怕了?你這豬腦子,早干嘛去了?"春秀冷笑,到底是沈大夫能說出道理來,瞧著這龜孫子滿面驚懼的狼狽模樣,委實比宰了他更讓人痛快.

"離王妃!"甯侯夫人畢恭畢敬的行禮,"是我教子無方,以至于闖下如此大禍,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我甯侯府絕不推諉責任.這逆子,險些害死小公子和春秀姑娘等人,委實……我這廂給諸位賠不是,慚愧啊!"

語罷,甯侯夫人撲通跪地.

這倒是把眾人給驚著了.

不過,沈木兮沒有去扶,只是退後兩步,"消受不起!"

說起來,甯侯夫人是長輩,她沈木兮委實受不起這一跪.可錯了就是錯了,若是這般錯誤都能被輕易原諒,來日還不定惹出什麼禍來.

"離王妃,我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傷害小公子乃是重罪,賢兒萬死難辭."甯侯夫人言辭懇切,跪地磕頭,"可我甯侯府人丁單薄,就這麼一個兒子,甯侯府只是表面風光,實則無權無勢,不過是承了世襲之恩.求諸位高抬貴手,權當是給賢兒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阿落與月歸面面相覷,春秀皺眉瞧著,死抱著自己胳膊不放的沈郅,"松開吧!你春秀姑姑,還沒狠心到……讓人斷子絕孫的地步!"

如此,沈郅才松了手.

薄鈺遞來一個包子,"吃點吧,咱們還是別管閑事,這兩日少傅心情不好,若是再去晚了,這會可就不是跑圈那麼簡單了!"

沈郅接過,"再去拿兩個,趕緊走!"

李長玄這幾天被阿娜公主給折騰得,像極了炸毛的公雞,誰都不敢招惹,一個個都乖得厲害.

黍離不敢耽誤,緊趕著送了兩個小的入宮.

夏問卿走的時候,關毓青將手中的瓜子皮塞給念秋,默默的跟在夏問卿身後離開.

院子里稍稍空置下來,沈木兮終是彎腰將甯侯夫人攙起,"我知夫人深明大義,也知甯侯爺和您沒有與長生門同流合汙,但此事著實是因世子而起,所以世子……"

"我知道!"甯侯夫人點頭,"我不求原諒,能饒他性命便罷!"

沈木兮扭頭望著春秀,眸色微轉,"不如這樣,春秀,我把世子交給你,如何?"

春秀一愣.

孫道賢如同殺豬般哀嚎,"不要不要不要,娘,沈大夫,不要把我交給她……她會弄死我的!娘啊……"

"給我閉嘴!"甯侯夫人皺眉,"王妃,這……"

"春秀,留人性命."沈木兮道,"能做到嗎?"

春秀招招手,與沈木兮一道走到僻靜處,盡量避開甯侯夫人,"沈大夫,你這是作甚?把那龜孫子交給我,我怕我忍不住,到時候一巴掌拍死他."

"甯侯爺對朝廷有功,昔年保家衛國,算是響當當的一條漢子,雖然教子無方,但還算深明大義,所以咱不能趕盡殺絕,得給人留條根."沈木兮解釋,"可這孫道賢委實不成器,若是放出去,再跟長生門的攪合在一起,不知還會鬧出什麼事來."

春秀點頭,"這小子,慫恿街頭的痞子作威作福,在東都街頭橫行無忌,我早就想收拾他了."

"我就想著,你帶他去肉鋪,算是管教.鍾瑤被挨了阿左阿右兩掌,此刻不知貓在何處,她無路可逃,說不定會重新找上孫道賢."沈木兮低低的說著,"懂我的意思嗎?"

"知道!"春秀笑得涼涼的,"我就把孫道賢掛鋪子上,看那死女人,會不會自投羅網."

"攏一攏這東都城的風氣,也算是大功一件!"沈木兮笑道.

春秀嘿嘿的壞笑著,"看這小子,還敢不敢,不老實!"

孫道賢是哭著被春秀拖走的,這女人要帶著他去殺豬,去賣豬肉……

他堂堂一個甯侯府世子,竟然要當個市井小民,做個殺豬的販子??說出去,鬼都不會相信.奈何他爹娘,就跟眼瞎了似的,任由春秀把他帶走,還頗有些拍手稱快之色.

直到孫道賢被迫系著圍裙,站在鋪子前,他都還在想著,自己到底是不是爹娘生的?

八成,是拾來的!

夏禮安就在回廊里站著,方才的事情都看在眼里.

"爹!"沈木兮行禮,因著薄云岫就在旁邊的緣故,她也不敢靠父親太近,生怕這"女婿"會突然發飆,不受控制.

"到底是長大了!"夏禮安老懷安慰,"以前那個任性妄為,固執己見的曦兒,終究是脫胎換骨了."

沈木兮低頭一笑,"爹,我已經是做了娘的人,自然不能與以前一般任性.曦兒長大了,亦懂得了爹當年的苦心.爹,對不起!謝謝你!"

年輕的時候說不出口,成長以後卻是沒臉說出口.

如今說出口,換來的是父女兩個,釋然淺笑.

因著沈木兮放了甯侯府一馬,甯侯爺夫婦對離王府感恩戴德,這份情最後終是要還的.滅族之罪,被悄悄遮掩過去,離王府何嘗不是擔了風險.

"王妃,您回來了!"管家行禮,"這兩日小棠姑娘和千老先生的身子恢複得極好,只是皇上那頭……丞相大人和太師來請過好多回,說瀛國的使團還在東都,皇上一直不臨朝也不是個辦法!"

"我知道了!"沈木兮朝著主院走去.

管家頷首,待推開了主院的門,便領著安安靜靜的退下,不敢擾了王妃處事.

"你能不能別再像跟屁蟲一樣,跟著我不放?"步棠捂著胸口的傷,火冒三丈,"我是受傷,不是殘廢,能喝水能吃飯,不需要你來喂!皇帝陛下,您能不能放過我?"

薄云崇端著一杯水,老老實實的跟在步棠身邊,老老實實的回答,"不能!"

步棠胸口起伏,"你再在我面前晃悠兩圈,我這條命都能折給你!"

"不能!"薄云崇搖頭.

一旁的丁全和從善,頗為無奈的垂著頭.離王殿下不在了,皇上現在又不理朝政,之前太後還能叨叨兩句,如今太後干脆頤養天年了,留下一幫老臣整日在金殿里嘰嘰歪歪,奈何誰也拿不出個可行的法子.

長此下去,如何是好?

"皇上!"沈木兮行禮.

"小兮兮……"薄云崇一臉委屈.

步棠,"……"她還沒開口叫屈,他一個七尺男兒,當朝帝君,擺出這一臉的委屈給誰看??她欺負他了嗎?有嗎?有嗎? "少,少主!"步棠幾欲行禮,被沈木兮當即攔住.

"都傷成這樣,還不回去躺著,把傷養好再說!"沈木兮扶著步棠回床,"我知道你躺不住,但每日下地走走也得有個度,不能一味的站著,你知道自己這條命是怎麼撿回來的嗎?差一點,就去閻王殿湊熱鬧了!還不安生,打量著是要急死我嗎?"

步棠躺在床榻上,狠狠瞪了一眼杵在床頭的薄云崇,"你看他,冤魂似的跟著不放,我……"

"皇上,能不能讓我跟小棠單獨說兩句?"沈木兮問.

薄云崇點點頭,將杯盞放下,老老實實的退到門口站著.

"你看他……"步棠氣不打一處來.

沈木兮握住她的手,瞧了一眼身後的穿著斗篷,將自身遮得嚴嚴實實的薄云岫,"我知道被人寸步不離的跟著,是什麼滋味.可是小棠,你且回答我,當初你與皇上在一處,難道沒有絲毫動心?"

步棠猶豫了一下,斂眸不語.

"你是有心的."沈木兮輕歎,"人總是缺什麼就渴望什麼,你一身好武功,的確可以保護自身,可安靜下來,何嘗不是希望有個人,能護你無虞,能疼你入骨?"

步棠抿唇,"少主……"

"你叫我一聲少主,就聽我一句勸,不要等到人走茶涼才後悔.這世上沒有那麼多人,願意容忍,縱容你,等你累了再回頭."沈木兮鼻尖酸澀,"你看看我跟薄云岫,難道你也要像我這樣,等七年,恨七年,想七年,最後……後悔錯過了七年?"

步棠啞然,她不想.

"那你告訴我,你對皇帝是什麼心思?"沈木兮低低的問.

步棠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如今想來,似乎有些心慌,"從小到大,我做什麼都是一個人,行也一人,坐也一人.少主明白那種孤獨嗎?就是快樂無人分享,痛苦無人可說,來日便是死了,也是荒墳孤塚,甚至連個葬你的人都沒有."

沈木兮是在夏家長大的,從小有父兄護著,即便後來在離王府吃了苦,出來之後亦有師父和郅兒陪伴左右,她不曾孤獨過,從來都沒有!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死了,會不會還有人記得我?除了師姐,偶爾還會想起我,或者清明時節給我上柱香,怕是無人知道世間還有一個我."步棠輕歎,"皇帝雖然很煩人,可他……讓我有些安全感,若是死了,他應該也不會,不會將我棄尸荒野吧!"

沈木兮輕輕的抱了抱步棠,"現在你不是一個人."

"我就是希望有人能記得我,不要讓我孤零零的來,孤零零的走."步棠有些哽咽.

沈木兮滿心憐惜,"傻姑娘!"

"我行走江湖這麼多年,生與死對我來說,根本沒有區別,不管我是不是步家的骨血,反正這條命是步家所給,他們養了我這麼多年,我理該跟步家的仇人保持距離."步棠深吸一口氣,"我也不想這麼對他,可我……"

"覆了步家的是先帝,不是他.何況當初的恩怨,誰又能說得清楚呢?護族之過,害了你我,害了大家,害了太多的人."沈木兮松開她,"小棠,陸如鏡比當年的韓天命還要可怕,你既然已經回不去了,為什麼不選擇另一種生活?做你想做的事,不要再打打殺殺了."

步棠斂眸,"我,我還能重頭來過嗎?其實,我一點都不喜歡殺人."

"可以."沈木兮輕輕的將她的鬢發別到耳後,"你還年輕,一切都還來得及,依照你心里所想,去做你該做的,想做的事情.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何必那麼委屈自己?"

步棠被她逗笑了,"少主,你真好!"

"因為小棠值得我待她好."沈木兮為她掖好被角,"身子還沒好,不要隨便下地,免得傷口再裂開,我可沒有阿娜公主的神藥."

步棠吃吃的笑著,"知道了!"

"乖乖吃飯,乖乖睡覺,十殿閻羅的事情我已經讓人去查了!"沈木兮起身,"師父告訴了我總舵的地址,我讓蘭娘幫忙一塊處理,相信很快就能解決此事.待十殿閻羅消失,還你太平日子,免你們下半生顛沛流離."

步棠定定的看著她,不知道為何,她總覺得少主似乎不太對勁.

"少主,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們?"步棠問.

沈木兮搖搖頭,"陸如鏡現在是我們的心腹大患,待除去他,大家都會安生!"

目送沈木兮轉身離去的背影,步棠眉心緊蹙,少主好似有些怪異.

"小棠?"薄云崇屁顛顛的進門,"你渴不渴?餓不餓?"

步棠坐在床沿,屈膝托腮,"少主身邊的那個黑衣人是誰?"

"管他是誰,估計是哪兒調來的死士,成日遮得黑乎乎的."薄云崇挨著她坐下,"小棠,你在想什麼?"

"我覺得有些奇怪,少主說這些話的時候,我莫名覺得她好像是在交代……"步棠挑眉,摸了摸自個的下巴思慮,"哎,幫我辦件事!"

"別說是一件事,多少件都沒問題!"薄云崇舉手發誓.

…………

"師父!"沈木兮站在回廊里,瞧著悠閑自得的師父,哭笑不得的歎了口氣.

千面正躺在搖椅上,喝著茶,曬著太陽,搖椅"吱呀","吱呀"的響著,他的指尖輕快的敲著椅子扶手,好生愜意.

"師父!"沈木兮近前,又喊了一聲.

千面這才睜開眼,但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又閉上眼,繼續舒舒服服的晃著搖椅.

沈木兮輕歎,"師……"

話還沒說完,已化作沈木兮一聲驚呼,"別!"

薄云岫的速度太快,狠狠壓著搖椅這頭,如同射箭一般,挽弓,放……

千面毫無防備,又因著身上有傷,刹那間好似弓箭離弦,瞬時被搖椅彈開,整個人以最標准的拋物線方式,以狗啃泥的姿勢狠狠落地.

沈木兮想要伸手去接,卻被薄云岫快速摁在懷中,斗篷下的眸,陰冷可怕,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趴在地上,半晌沒動靜的千面.

"老頭?"月歸疾步去攙,"老頭?"

"咳……咳咳咳……"千面費力翻個身,仰躺在地面上,幸好摔在草地上,否則……這五髒六腑都得摔裂了,"你們跟我有仇嗎?血海深仇啊?!咳咳咳……"

月歸扯了扯唇角,"誰讓你不理我家王妃來著?"

千面顫著手指了指月歸,又指了指不遠處,圈著沈木兮不放的薄云岫,"忘恩負義,一幫白眼狼!我這把老骨頭,早晚折在你們手里……"

深吸一口氣,月歸忙不迭將人扶坐起來,快速捋著千面的脊背,"消消氣!消消氣!"

千面狠狠喘了兩口氣,"冤孽!"

"薄云岫,我沒事,他沒欺負我!"沈木兮輕歎,費力的推開薄云岫,"那是我師父!"

當然,跟薄云岫說這些,等同于對牛彈琴.

"師父……"沈木兮剛邁開步子.

千面驚呼,"別過來!"

薄云岫長腿一邁,沈木兮慌忙往他懷里擠,一把抱住他的腰,"他沒吼我,真的真的!"

"我……"千面委屈的望著月歸.

月歸干笑兩聲,"習慣就好!習慣就好!王爺現在只認得王妃,您老悠著點,免得到時候王爺真的拆了您的骨頭,王妃也攔不住!"

千面瞧著自己腹部的傷,"還好還好!"

所幸是草地,落地的那一瞬,他反應過來,稍稍撇了一下身子,否則……

"師父,我今兒來是想問一問,陸大哥在哪?"沈木兮問.

"你是要攻了總舵嗎?"千面咬著牙坐起身.

沈木兮斂眸,"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十殿閻羅不除,多少人不得安生?你,小棠,還有很多人,都會陷在陸如鏡的陰謀殺戮之中."

千面點點頭,"陸如鏡若要離開,必會帶陸歸舟走,並且帶走總舵里的精銳,所以總舵現在應該沒什麼人!"

"好!"沈木兮頷首,"我現在讓蘭娘去打探消息,很快就會有結果.一旦探知陸如鏡不在總舵,我就會下令剿滅."

千面有些猶豫,"你這樣,會不會給自己招來災禍?"

"我的災禍還少嗎?"她無奈的笑了笑,"護族因機緣巧合而生,因貪念而滅,最後的業債都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不想承擔,卻也不得不承擔,這肩上東西一旦放下,身邊的人就會遭難.既然如此,便都由我一人擔了!"

"兮兒?"千面皺眉,"你……"

"師父不必說了,我不想傷害陸大哥,他于我和郅兒有恩."沈木兮抬步離開.

千面輕歎,"我知道你想干什麼,兮兒,莫要逞強,陸如鏡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我如今算是明白了,為什麼韓不宿會消失,她大概也知道,陸如鏡就是第二個韓天命.不,陸如鏡比韓天命更可怕,韓天命至少還有人性,陸如鏡卻是六親不認."

沈木兮沒有回頭.

想了想,千面捂著傷去找步棠,薄云崇一臉不悅的盯著他,"你來干什麼?"

"我都一把年紀了,還會泡你的妞嗎?"千面扯著脖子喊,"閃開!"

薄云崇黑著臉,步棠好不容易願意讓他陪著,他怎麼舍得離開.

"小棠,你有沒有告訴兮兒,有關于蠱母山莊的事情?"千面問.

步棠急忙搖頭,"我怎敢?萬一少主去闖蠱母山莊,那還了得!"

"還好還好,我也沒敢說,免得惹出大禍來!"千面如釋重負,誰知背後的薄云崇一直用指尖戳著他,惹得千面勃然大怒,"你有完沒完,瞎眼不是?我這都一把年紀了,你還瞎想什麼?真不知道腦子里到底裝了什麼,沒瞧見我跟小棠說事?閃一邊去!"

"看那里!"薄云崇眉峰微挑,指了指門口.

順著薄云崇所指,千面轉身望向門口,刹那間僵在原地,一張老臉瞬時如同砸了染缸,紅的,白的,青的,黑的,什麼顏色都有.

上篇:第164章 秘盒里的東西    下篇:第166章 你是最後的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