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67章 欲得碧落,須下黃泉 為鑽石過3900加更   
  
第167章 欲得碧落,須下黃泉 為鑽石過3900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凰蠱和鳳蠱一旦分離,就必須各自豢養,當初就是因為薄云岫身上飼養著凰蠱,他才會死."魏若云隔著牢籠看她,"沈木兮,若說這世上我唯一對不起的人,大概就是你,也唯有你了!"

當初說好的換子,魏若云卻狠心的將孩子丟棄,為的就是讓關勝雪痛苦一生,可這痛苦何嘗不是折磨了她一輩子.內心的愧疚,如同纏繞的藤蔓,蔓延在骨血之中,至死都無法拔除!

時間久了,那孩子就成了當初的夢魘,揮之不去的陰影.

"所以說,人真的不能做虧心事.不管是善是惡,虧心事做多了,這輩子都不會得到安甯."魏若云仰頭一聲歎,她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也知道這是自己的報應.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回顧一生,除了仇恨,什麼都沒得到,什麼也沒留下.

"我是愛他的."魏若云音色孱弱,"可他為什麼就看上關勝雪那個蠢女人呢?人的緣分,真的好奇怪."

沈木兮皺眉,"知道嗎?你養出來的女兒,跟你是一樣的,她自認為什麼都比我好,所以無法接受,薄云岫愛上的不是她這樣的傾城之色.魏若云,緣分這東西可遇不可求.世間有繁華三千,然吾愛不可負!"

魏若云面色慘白,無力的笑了笑,"活了一輩子,還不如你們這樣的小輩,活得通透,倒也是我活該了!"

"魏仙兒是自作自受,太後已經下令嚴懲,所以這事我不會插手,免得髒了自己的手."沈木兮轉身就走.

"那,能不能放了我,讓我過去抱抱她?"魏若云問.

沈木兮一愣,"你想殺了她嗎?"

"你沒看到她快要不行了嗎?終究是我一手養大的,我想抱抱她,難道也不行嗎?"魏若云喘口氣,"我身上沒有任何的兵刃,怎麼可能殺了她?"

"王妃放心,她的武功被廢,身上也沒有兵刃,同廢人沒什麼差別."看守的獄卒解釋,"平時,連吃飯都費勁,何況是出手."

沈木兮斂眸,"好!魏若云,我勸你最好給自己留點人性,不要做得太絕.韓天命喜歡太後,可能只是想保護她.你要知道,一個男人的保護欲,足以讓他為這個女人拼盡全力."

魏若云仲怔,身上的鐵索被解開,身子疲軟的滑落在地.她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沈木兮,然後被獄卒拖了出去,推進了隔壁的牢房.

"沈木兮,你說的是真的嗎?"魏若云問.

沈木兮瞧著她,"你連自己都不愛,又怎麼能得到別人的愛?凡事有度."

魏若云笑得何其淒涼,"我一心要幫他,搭上了整個魏氏一族,最後換來的卻是我太過用力,以至于……始終是我一人在戲台上唱戲,最後連偷來的孩子,都沒能落得好下場,以至英年早逝.報應啊,報應不爽!"

"娘……"魏仙兒虛弱的開口,"你求求她,放了我吧,我好疼,我受不了了……"

魏仙兒被放下來,母女兩個貼著牆角靠著,一個比一個慘.各自鮮血淋漓,各自奄奄一息,卻是一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仙兒!"魏若云靠在牆根處,扭頭望著魏仙兒,"你是不是恨極了我?如果當年我不把你帶回來……也許你現在還在農家里過得好好的."

魏仙兒連哭都不敢太用力,身上肉盡骨出,她已經分不清楚身上哪兒疼,只知道……好疼!

"娘,你為什麼要把我帶回來?"魏仙兒貼在牆角,連抬頭的氣力都沒了.

"因為你身上有燙痕,我上哪找第二個,擁有一模一樣燙痕的孩子?"魏若云咬著牙,慢慢的將魏仙兒帶入自己的懷中,"仙兒,娘知道你疼,你放心,很快就不疼了!"

"娘,我還是不想死."魏仙兒眼皮子打架,全憑一口氣吊著,"你幫我求求沈木兮,好歹……好歹你也跟過她的親爹,看在露水夫妻的份上,總歸,總歸要給你點面子.娘……你讓她放了我好不好,我再也不跟她搶男人了,娘……"

刹那間,魏仙兒猛地瞪大眼睛.

"魏仙兒!"饒是沈木兮,也跟著心驚肉跳.

魏若云的手,穿透了魏仙兒的心口,那力道幾乎是拼盡了她的全力,速度很快,力道很重,位置很准.穿心而過,銳利的指甲上鮮血直流,不斷的滴落在地.

"娘……"魏仙兒脖頸處青筋凸起.

"仙兒,你壞事做盡,該死!"魏若云深吸一口氣,"你是娘把你帶大的,所以也該由娘親手將你送走."

魏仙兒伏在母親的肩頭,終是沒了氣息,只是這眼珠子瞪得斗大,全然沒料到最後竟是自己的母親,要了她的性命.

"其實從一開始,你的存在就是一個笑話,娘不是真心要養你,一則是為了應付來日的關勝雪,為了要挾她.二則也是因為娘要把最重要的東西放在你身上,如此才不會被人懷疑!"魏若云的眼皮子耷拉著.

跪抱著的母女,已然搖搖欲墜.

"沈木兮,魏仙兒的心髒里,有你要的東西!欲得碧落,須下黃泉."魏若云合上眼睛,"我終是不忍自己就這樣死去,不甘心就這樣隨他而去.萬般折磨,各種複仇大計,最後……還是一無所有!"

獄卒進去檢查的時候,母女皆亡.

魏若云母女,相擁而亡,鮮血流了一地.

"王妃?"月歸駭然.

"去拿冰塊和盒子."沈木兮面色沉冷,幽然輕歎.

落得如此下場,終究是令人唏噓的.

不過,魏若云說,當初若不是看魏仙兒身上有印記,是不會帶走魏仙兒的,可見當初落在魏仙兒身上的青銅鑰匙印,亦是韓不宿所為.

這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韓不宿,藏在暗處,做了那麼多偷龍轉鳳的事情,把眾人都耍得團團轉,委實了不得.

欲得碧落,須下黃泉.

當冰盒被放在千面跟前時,千面差點沒咬著自個的舌頭,"你是說,碧落?"

"魏若云臨死前,是這麼說的."沈木兮斂眸,"我不知是什麼意思,所以回來問問你.師父,碧落到底是何物?魏若云為何要將這東西放在魏仙兒身上?"

千面輕歎,"碧落這東西,是韓老二和我無意間發現的,有了這東西,倒是能對付凰蠱了!"

"師父的意思是……"沈木兮詫異,"放在凰蠱的宿主身上,可以壓制凰蠱?"

"一則為牽制,二則兩識同存!"千面解釋,"這碧落能讓鳳蠱的宿主和凰蠱宿主,心意相通,如此便可避免了凰蠱徹底掌控宿主的局面."

沈木兮眉心微蹙,"韓天命把凰蠱給了太後,又把碧落給了魏若云,這是讓她們相互挾制嗎?"

"也可能是魏若云悄悄得了,想控制韓天命."千面扯了扯唇角,"女人心,海底針,誰知道呢!"

何況,魏若云已死,誰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得到碧落的,不過有一點,她終是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代價,並且,親手了結了自己造下的孽.

大概是擔心死後,沒臉去見韓天命吧!

這人執念太深,到死都念叨著那個從未多看他一眼,從未對她動過心的男人.

"碧落!"沈木兮苦笑,"上窮碧落下黃泉,鳳蠱和凰蠱,尚且能剜出,可這碧落只能取心,足見……宿主非死不可."

"按我說,是這人心術不正."步棠冷笑,"從一開始,她把魏仙兒送到自己的兒子身邊,原就沒安好心,後來還懷上了四皇子的孩子,繼而博得太後的全身心相護,她這分明是想改朝換代!如果當年四皇子沒死,那麼登上皇位,魏仙兒就是皇後,有太後和關家一力扶持,後果不堪設想."

沈木兮點點頭,"她恨所有人,也把恨都帶給了魏仙兒.所以從一開始,魏仙兒就是個傀儡,是一枚棋子,冷漠無情亦不足為奇!"

可憐了薄鈺,從剛一開始,就是魏仙兒算計得來的結果.

"那這碧落怎麼辦?"步棠問.

沈木兮瞧著千面,"師父,這東西該如何植入?"

千面輕歎,"這東西,約莫連陸如鏡都不知道用處,所幸,遇見了我!韓天命說過這麼一嘴,左不過時隔太久,我的印象有些模糊,待我想想,再給你擬個法子出來."

"好!"沈木兮點頭,"速度要快點."

"放心!"千面收了冰盒,這東西得好好用起來.

"主子!"阿落在外頭輕喚,"主子?"

"收好了,我先回山莊."沈木兮掉頭就走.

阿落在外頭有些著急,瞧著面色不太好,"主子,大公子哭暈過去了,這會正在太醫院里,您看……"

沈木兮先是一愣,待回過神來便曉得阿落說的是薄鈺,"消息為何傳得那麼快?"

"是您前腳出了天牢,兩位公子後腳便進去了!"阿落輕歎,"公子手里有,有太後娘娘給的令牌,又因為是離王府的公子,所以獄卒……就把人放進去了."

太後的令牌,沈郅是遞回去了,可太後又塞給了薄鈺,這兩個孩子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令牌在誰手里都是一樣的.

"薄鈺,見到了魏仙兒的尸體?"沈木兮面色微沉.

薄鈺,應該也知道了魏仙兒的死因吧?

剜心而死.

"見,見著了!"阿落垂眸,"黍侍衛派人來報,問這事怎麼處置?"

月歸擔慮,"王妃,只怕大公子會對您……心生恨意!"

畢竟,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雖然人不是沈木兮殺的,但是魏仙兒的心,確實是沈木兮取走的.

"王妃?"月歸抿唇,"大公子終究不是離王殿下的親生子,要不……"

反正薄鈺不是薄家的孩子,若是真的對沈木兮起了恨意,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免得養虎為患.

"月歸,去辦件事!"沈木兮大步流星往外走.

上篇:第166章 你是最後的根    下篇:第168章 生死與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