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71章 噩夢伊始   
  
第171章 噩夢伊始

g,更新快,無彈窗,!

等等,酸?

千面眯著眼眸瞧著小夫妻兩人,慢慢悠悠的走趕過去,繞著二人走一圈,"你們是說,這水是酸的?大家都這麼覺得嗎?"

月歸和黍離搖頭,"我們不覺得酸."

"我也不覺得酸!"千面詫異,"獨獨就你們二人覺得酸?"

薄云岫與沈木兮面面相覷,這委實怪異!

"是因為鳳凰蠱嗎?"千面心神一震,登時眼白上翻,"酸……完了……"

"怎麼了?"沈木兮剛一開口,如同多米諾骨牌一般,周遭的侍衛一個接一個的都倒下了,"月歸?"

月歸眼一閉,撲通倒地.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薄云岫和沈木兮壓根來不及反應,待反應過來亦是覺得眼前發黑.那湖雖然不大,但若是要下毒,委實不易,這髒東西也不知是什麼時候入的……

閉上眼睛之前,薄云岫下意識的將沈木兮圈在懷里.

細碎的腳步聲從外圍攏而來,終是停駐在沈木兮和薄云岫跟前.

沈木兮伏在薄云岫的身上,雙眸緊閉.

後來發生什麼事,誰都不知.

最後,沈木兮是被疼醒的.

刺骨的疼,就像是千針穿身,全身上下,每個毛孔都跟著顫抖.

疼,好疼!

眼皮子宛若千斤之重,全身上下因著疼痛,使不出一點氣力.

薄云岫?

"薄云岫……"她虛弱的輕喚,費盡了全身氣力,終于懨懨的睜開眼.

驟見眼前的情景,沈木兮的腦子里嗡的一聲炸開,這是,這是什麼情況?

偌大的池子,周遭咕咚咕咚的冒著泡,池水呈暗紅色,泛著濃烈的鐵鏽味,令人聞之瞬時五內翻滾,幾欲作嘔!這是什麼地方?

"這是……什麼地方?"沈木兮無力的喘著氣,池水剛好沒過肩膀,腳下似乎踩著什麼,以便于她保持呼吸.事實上,水沒過肩膀,胸腔受到壓迫,呼吸就不可能順暢如常!

有人立于池邊,蹲著身子瞧她,"你身上有鳳蠱,那個男人身上有凰蠱,這般好物件,你們卻不知道如何利用,委實暴殄天物."

"你是誰?"沈木兮揚起頭,下意識的想邁開步子,然則除了腳下,其他的地方全是空的,一旦踩空,這池水勢必會淹沒她.她慌忙回到原位,握緊了身後的鐵杆.

這人穿著寬大的衣裳,面上畫著色彩斑斕的顏色,渾然瞧不出真實的模樣,白日里倒也罷了,若是到了夜里怕是真的要嚇出個好歹來.

"小妮子長得不錯,是換過一次皮了吧?"是個女人的聲音,"你這皮換得不好,千面那老東西沒教你如何換骨嗎?"

沈木兮駭然,"你,你識得我師父?"

"師父?"女人輕嗤,"那老東西還能當你師父?憑他也配當護族族長的師父?不過是個街頭賣藝的,登不了台面的東西!"

"你,你到底想干什麼?"沈木兮環顧四周,腦子才算清醒過來,可這針紮般的疼痛,讓人委實受不了,就好似正在打開全身的毛孔,連骨頭縫里都是鑽心的疼.

女人起身,稍稍讓開些許.

沈木兮便瞧見了被鐵鏈綁縛在鐵柱上,同樣泡在池子里的薄云岫,不過池水顏色與她的不同,她這里滿是殷紅色,而困住薄云岫的池水,則是雪白如牛乳一般.

"你,你對他做了什麼?"沈木兮咬著牙.

"我在回旋."女人站在岸邊,居高臨下的望著她,"他此前滲入了太多暗湧,現在我讓他吐出來.待吐乾淨了,碧落才能與他更好的融合,千面那個老東西,蠢則蠢矣,還盡用他從護族竊取的三腳貓本事,禍害他人,真是廢物!"

沈木兮被泡在池子里,自然瞧不見,薄云岫身體里的黑色之物,正慢慢的滲出,漸漸的混入白色的池水中.那感覺,就好似墨汁落入牛乳中,黑白分明,相生相容.

"你是韓不宿?"沈木兮問.

女人瞥她一眼,"韓不宿是誰?"

"你……"這一問,倒是把沈木兮給問懵了.

不是韓不宿,為何能抓了他們,而且知道這些事?

"你就是韓不宿!"沈木兮憤然,"當初薄云岫深陷山洞,是你在護陣,幾欲置他于死地,否則你如何知道這些事情?什麼暗湧,分明是你的詭辯,你現在又想對我們做什麼?"

"小妮子不知好歹."女人極是不屑,"當初護陣的是陸如鏡,若不是我幫了一把,你以為陣法能開裂?就薄云岫這小子的兩把刷子,真以為能贏了陸如鏡那老狐狸?你說跟誰拜師不好,非得跟千面那個蠢貨,被陸如鏡耍了這麼多年,如今教出來的徒弟也是這般蠢笨,沒救了!沒救了!"

說著,女人瘋瘋癲癲的離開.

沈木兮發愣,回過神來費力大喊,"你,你回來,放開我們!"

"好好泡著吧!能洗一洗你們這兩個不乾淨的身髓!"石門砰的一聲合上.

疼痛在逐漸加劇,沈木兮壓根站不住,可站不住也得站,蹲下來就會淹沒在池水中,她還不想灌上兩口這些惡心的東西.

"薄云岫!"她喘著氣,因著池水淹沒肩頭,音量根本提不上來,"薄云岫……你醒醒!"

薄云岫被綁得嚴嚴實實的,腦袋耷拉著,黑黝黝的東西不斷從肌理滲出,與乳白色的池水相容,繼而消失無蹤,額頭上的冥花正在消退,雖然速度很慢,但顯然是有效果的.

"薄云岫!"沈木兮無力的喊了兩聲,身子一軟差點沒喝下兩口水,只能抱緊了鐵杆,不敢再多費氣力.

耳畔有熟悉的輕喚,薄云岫吃力的抬起頭,又無力的垂下,池水摸過肩頭,呼吸有些受阻,好在總算是醒了些許.有什麼東西正在往骨頭縫里鑽,緊接著好似莫名的東西被拔出體外,這種一進一出的感覺,委實不好受.

全身上下,如同拆骨重組.

額頭上的冷汗涔涔而下,他終于醒過來.

然則身上銀針封穴,真氣提不上來,根本沒辦法解開綁縛在身上的鐵索,環顧周遭,只見著白茫茫的一片,什麼都瞧不真切.

"薄夫人?"他音色孱弱,"薄,夫人……"

"薄云岫!"兩個人隔著池壁張望.

所幸,都還活著.

二人倒是無妨,不過千面就沒那麼幸運了,一頓胖揍過後,鼻青臉腫的蹲在牆角,眼淚鼻涕一把抓,"我這都一把年紀了,你怎麼好意思讓人揍我?"

一幫傀儡面無表情的圍著千面站著,饒是千面求饒,亦沒人會心軟.

石門打開,外頭有人慢慢悠悠的進來,"喲,這就扛不住了?你不是挺能跑嗎?跟著陸如鏡,干了那麼多的壞事,怎麼,這會知道年紀大了?欠下的債,年紀大了也得還!"

"韓不宿!"千面哽咽,"不打了成嗎?我這還受了傷呢!"

"讓陸如鏡打的吧?"女人搖搖頭,一聲輕歎,"怎麼就沒把你大卸八塊呢?"

她手一揮,底下人面無表情的退出石室.

千面愈發往牆角縮了縮,"身為女子,豈能這般……潑婦!"

"當年你們干的事,我這揍一頓都是輕的,不過呢……我韓不宿向來大人大量,不喜歡太計較,可護族因韓天命而覆,我這心里恨得咬牙切齒.韓天命臨死的時候,還不忘算計我一場,把鳳蠱放在他女兒身上,我能怎樣?我還能怎樣?"她苦笑,話語中滿是酸楚.

千面貼著牆根站起來,身子半佝僂著,默默的擦去鼻血,"你的身子……沒事了嗎?"

"你以為我這蠱母山莊是開著玩的嗎?"她翻個白眼,面上斑斕的色彩,遮去了所有的情緒變化,"這些年,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你們根本無法想象."

何況,一個個還探著腦袋,總想窺探蠱母山莊的動靜.

可惜啊,送進來的人,都被她煉成了蠱人,靠著蠱人一點點的積蓄力量,才能讓她活到現在,但是……再也離不開這些劇毒,她成了一個靠著服食百毒才能活下去的人.

"我把毒當飯吃,五髒六腑都快爛透了,每日都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就是為了看到你們遭報應的這一日."韓不宿幽然輕歎,"我知道你們要去哪,我也知道你們想干什麼!"

"你別動他們!"千面慌忙開口,"兮兒那丫頭吃了太多的苦,她和薄云岫兩個人不容易,你有仇怨沖我來,上一輩的事情,這些小輩……"

"還算你有點良心."韓不宿深吸一口氣,慢慢的捋起了袖子,"這些年啊,我一直忙著研制,怎麼才能對付回魂蠱,委實沒空找你們這些東西算賬."

千面快哭了,"你想干什麼?"

"你們出了東都城,我便已經得了消息,那片湖……是乾淨的,但是我讓人在水源動了點手腳,掐准了時辰,沾上一星半點就能讓你們睡上大半天.提一句,加了點好東西,控了鳳凰蠱,所以連薄云岫這樣內力渾厚之人,也不可能抵擋!"韓不宿步步靠近,"來,站直了!"

千面鼻青臉腫,"你要干什麼?"

"做我這些年一直想做的事情!"韓不宿咧嘴一笑,露出黑漆漆的牙齒.

刹那間,室內傳出歇斯底里的慘叫聲.

待石門重新打開,韓不宿身心舒暢的從里頭走出來,懶懶的伸個懶腰,"最好安分點,否則我就把你煉成蠱人,你很清楚我們護族的本事,竊了些許本子,當了這麼多年的神醫,真不要臉!"

大把大把的藥往嘴里塞,韓不宿仰頭吞下.

她在這里苟延殘喘了太久太久,久得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還要這樣堅持?蹬著梯子爬上了屋頂,瞧著滿山莊到處亂爬的毒物,心里總算平靜下來.

滿院子,滿牆頭,到處都是毒物,各種攀爬,有的甚至已經拿這里當家,做窩繁衍後代.

誰見著,不得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白日里還算好些,有些小東西是不敢出來見太陽的,到了夜里會更熱鬧,所以那些窺探山莊之人,一旦踏入便沒了退路,數不清的毒蟲一擁而上,不咬死也能毒死.

"護族造的孽,理該護族之人償還!"她低頭自語,這話是父親最後留給她的.

其實在父親臨死前,應該看清楚韓天命的本質了,左不過……已經無能為力.

深吸一口氣,她伸手撿了爬上屋脊的蜈蚣,輕歎著塞進嘴里,若無其事的嚼著,"韓天命,你真是個混賬,如今還想回來?門兒都沒有!"

底下的傀儡們又開始喂養毒蟲,撒上那些淬了毒的餌料,只為了讓這些毒蟲的毒性能更強一些.因著是傀儡,所以毒蟲爬到他們的身上,也不會招致恐慌.

她給傀儡身上放了特定的香粉,算是一種確定身份的標記.毒蟲被馴化之後,自然不會隨意噬咬莊內的傀儡,但若是外人……毒蟲的攻擊性,就會畢露. 一直到了天黑時分,她才慢慢的爬下來,重新回到了池子旁.

"餓了嗎?"她手里捏著一把活物,"蜈蚣蠍子,最基本的毒物,簡直就是家常便飯一樣,來兩口嗎?"

瞧著她生嚼活物,沈木兮面上殘存的血色,徹底褪了個乾淨.

"忘了告訴你們,我這里不做飯!那些傀儡,也吃這些.什麼時候吃死了,什麼時候就是活死人,爛得剩下骨頭,就可以拉出去埋了."韓不宿起身,瞧著一旁的薄云岫,"我瞧著你若是當了蠱人,日行萬里都不在話下."

沈木兮憤然,"你別碰他!"

"我的蠱人能日行千里而不知疲倦,比千里馬都好使,還能不吃不喝."韓不宿嚼著蜈蚣,若有所思的開口,"有沒有覺得,身體里像是有什麼東西活了過來,然後你的手腳不聽使喚."

沈木兮的確能感覺到來自于身子的不聽使喚,可那又怎樣,她還是她.

"薄夫人!"

心里一怔,沈木兮扭頭望著對面.

薄云岫……

嗯!

眉睫駭然揚起,沈木兮不敢置信的望著韓不宿,"你……"

"你爹死得早,所以你這般沒禮貌,我也就不怪你了,畢竟那狗東西養不出好苗子."韓不宿冷笑兩聲,"要不是看你保全護族,平息了護族與朝廷的紛爭,我一定把你剖開."韓不宿雙手環胸,"讓你們做對傀儡夫妻."

"韓不宿!"薄云岫切齒.

"你最好別動,筋脈被封,若是我這針被你震歪了,後果自負!"韓不宿繞著池子緩步走,"你們兩個,一個是鳳蠱,一個是凰蠱,被千面那蠢驢用碧落連在一起,真以為韓天命的東西那麼好用嗎?"

"他就是個賊,所有的東西都是從我這兒偷去的,佐以變化,才會成了今時今日的詭異之物."韓不宿深吸一口氣,"所以說,你們跟我的蠱人其實沒什麼區別,只不過韓天命死了,你們失去了控主.而我還活著,還能掌控這些蠱人."

沈木兮皺眉,"你的意思是,我們都只是被試驗的蠱人罷了?"

"對!"韓不宿點頭,"護族是不許拿活人煉蠱的,但總有人悄悄的,比如韓天命,比如他那該死的師妹趙漣漪.蛇鼠一窩,將整個護族害至萬劫不複的境地."

"那你現在,跟他有什麼區別?"薄云岫冷問.

"區別?當然有,這些蠱人都是奉命來闖山莊的,他們是活該,是送上門來的,非我所害,是他們自己害了自己."韓不宿冷笑,"再者,我一個人太寂寞了,找些人陪著也是極好的!"

"南貴妃與你情誼一場,你莫要傷害薄云岫!"沈木兮只覺得手腳有些不受控制,連腦子都有些發昏.

耳朵里不斷響起薄云岫的聲音:堅持住!

這算不算心意相通?

徹底的,能感知到對方在想什麼!

"我知道你們要去瀛國,是想去找趙漣漪和陸如鏡吧?"韓不宿斂眸,"一個老妖婦,一個老混蛋,誰都別想跑!"

"你……"沈木兮仲怔,"你什麼意思?"

"把你們兩個煉好了,到時候就能對付他們了.回魂蠱是護族造的孽,總歸是要有人去處理的,長埋不是長久之計,一旦現世會萬劫不複."韓不宿似乎有些難受,瞧了一眼蜿蜒在牆壁上的天蛇,毫不猶豫的塞進嘴里,毒汁沿著她的唇角不斷滴落.

沈木兮腹內作嘔,當即背過身去.

"你們很幸運,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她顫顫巍巍的往外走,未有停留.

不多時,是千面被丟進來.

乍見如此模樣,沈木兮第一時間真的沒認出來.

眼前之人,滿臉青紫交加,整張五官都快擰到一塊去了,眼睛眉毛腫得連成一塊,鼻子瞧著都快被打歪了,鼻血就這麼直挺挺的掛著.

一開口,連牙都被豁去了半顆.

慘不忍睹!

委實慘不忍睹!

"什麼人?"薄云岫問.

千面努力睜開一道眼縫,總算瞧清楚了眼前的場景,沒辦法,眼睛都快被打爆了,但現在好歹還能看見光亮,已經是韓不宿手下留情.

睜著猩紅的眼縫,千面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是我!"

面頰腫脹,青紫斑駁,連說話都有些大舌頭,這麼大一豬頭,怕是連親娘都會不認識.

"是我!"千面的嘴里如同含了水一般,吐字不清,"我!"

"師父?"沈木兮試探著喊了聲.

千面連連點頭.

饒是薄云岫都有些不敢置信,這真的是千面?瞧著身量倒是有些相似,但是這張臉,估摸著沒人會相信吧?!

"打,打的!"千面捂著臉,眼睛都睜不開,"你兩別著急,瘋婆娘不會殺你們,只是幫你們控制身上的蠱,為你們所用,而不是被蠱牽著走."

他咬字不清,沈木兮和薄云岫對了半天的詞兒,才算明白千面在說什麼.

"我們什麼時候能出去?"沈木兮問,"咱們的人呢?"

"關,關著呢!"千面扶著池邊坐下,"等你們什麼時候能控制這些毒蟲,就能出去了!"

"韓不宿與你說的?"薄云岫問.

千面捂著臉,"他,他……"

"你點頭搖頭便罷,不用回答!"薄云岫補充一句.

千面心頭發酸,只得狠狠點頭.這幫沒良心的小崽子,他受了這麼大的罪,他們竟還嫌他咬字不清,說話不清楚,真……討厭!

"韓不宿在教我們控蠱?"沈木兮皺眉,"可那些不是應該自小研習,我們現在什麼都不會!"

這也是薄云岫所質疑之事,不過……身上黑乎乎的東西漸漸流失,腦子竟是愈發清醒,不再像之前那般渾渾噩噩的,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暗湧,被逐漸逼出體外的效果.

"韓老二走的歪門邪道,韓不宿走的是……是正兒八經的護族秘術,不過現在,也是邪氣得很!"千面盡量讓自己說清楚點.

可沈木兮和薄云岫只聽到他嗚嗚嗚的說話聲,只能大眼瞪小眼的相互對詞.分析了半晌,覺得這大概是護族的正經秘術.

眼下除了承受,似乎也沒有其他的法子.

薄云岫試過提氣,再三失敗後,終是以罷休告終.

如千面所說,他們這些小伎倆在韓不宿面前,幾乎是三歲孩子玩的小把戲.當年若不是韓天命,韓不宿已經是護族的族長,曾經是護族內聲望最高,並且……是天賦最好的護族繼承人.

韓不宿與韓天命二人旗鼓相當,然心性不同,一個走了正道,一個走的歪門邪道,最後是正不勝邪,讓韓天命占了便宜.

三個人,不得自由,除了等還是等!

不過,韓不宿似乎也在等著什麼.

蠱母山莊周圍,大批的寒鴉聚集,到了夜里更是陰森可怖得嚇人,饒是附近的村民亦不敢往山上多看一眼.

朝廷已經得知離王妃失蹤的消息,一幫護衛都被降罪,然則誰也沒有線索,薄云崇以為這是沈木兮的金蟬脫殼之計,隨便糊弄糊弄,便也沒打算繼續追查.

引得文武百官以為,皇帝是因為離王已逝,便不願花時間在一個婦人身上,不顧離王妃的死活.又有人猜測,離王妃約莫是受不了做個孤寡之人,所以悄悄的逃離,皇帝念及皇室名譽,這才不予追究. 但不管是哪一種,朝廷都沒有派人追查.

"姑姑會沒事的."聽了一肚子牆角,薄鈺回望著身邊的沈郅,眸中滿是擔慮之色,"你別聽他們胡說,姑姑不是那種人."

沈郅不說話,瞧著窗外的宮人快速離開,輕輕捂著自己的胸口.懷里揣著父親留給他的書信,那將是他在此後的人生里,唯一能作為目標的東西.

"少傅快啟程了吧?"沈郅問.

薄鈺沒想到他會忽然轉換問題,木訥的點點頭,"應該是吧!"

"我去找少傅!"沈郅抬步就走.

"哎,你這急急忙忙的作甚?"薄鈺不解,在後頭疾追.

沈郅進南苑閣的時候,李長玄正依依不舍的站在學堂里,瞧著自己教學那麼久的大殿,委實舍不得.

"少傅!"沈郅進門,忽然就給李長玄跪下了,用力的磕了一個頭.

"沈郅,你這是作甚?"李長玄愕然,慌忙去攙沈郅,"師徒一場,但也不必行此大禮,你快起來,快起來說話!"

沈郅起身,回頭望著剛進門的薄鈺,"在外面守著,幫我把風,別讓人進來!"

薄鈺一臉懵逼的,但也沒敢多問,只是吶吶的點頭,默默退回門外.

守著……便守著吧!

"沈郅,你這是作甚?"李長玄不解.

沈郅依舊跪在地上,"少傅,有件事怕是唯有您能幫我!幫我母親."

"離王妃?"李長玄快速蹲了下來,"你母親怎麼了?外頭都在說,離王妃失蹤其實是刻意為之,連皇上都不許他人查察,里頭怕是……"

"我娘可能真的是刻意失蹤,但她是有苦衷的."沈郅揚起頭,"少傅,您若是到了瀛國,能否幫我留意,若是有我娘的蹤跡,莫要去打擾她,好生幫襯著點,她可能會需要您的幫助!"

李長玄駭然,"離王妃去了瀛國?這是為何?"

"一時半會的,我說不清楚,但求少傅能應允我的請求."沈郅抿唇,"娘有不得已的苦衷,她是去鏟除壞人,是為了天下太平,是大義!"

李長玄忙不迭將他攙起,"既然離王妃所行之事乃是大義,需我相幫,自然是義不容辭.我也相信離王妃的為人,她行醫救人,錯不了!"

沈郅點頭,"少傅大恩大德,沈郅以後必定湧泉相報!"

"年紀輕輕的,就這般仁義,以後可怎麼得了?"李長玄起身,"帝王家,也就是離王這一脈,出了個人才.沈郅,以後少傅不再教你讀書學文,你自個得緊著心,不能再貪玩了!勤有功,戲無益.如今不讀書,來日定會吃不讀書的苦!"

"是!"沈郅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仰頭便笑道,"若少傅一直拒公主于千里之外,想必以後的日子會過得極為舒坦!哪怕到了瀛國,亦是如此."

李長玄的眉心,突突的跳.

這孩子,怕是要成精!

好在薄家的人,各個都是癡情種…… 使團出發的那一日,阿娜公主直接鑽進了李長玄的馬車,"我要同你一起坐!"

"男女授受不親!"李長玄手持節杖,"公主請自重!"

阿娜笑嘻嘻,"我又不胖,為什麼要自重?而且不親的話……多親親不就熟了?"

李長玄面黑如墨,噩夢開始……

上篇:第170章 出發    下篇:第172章 小殿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