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76章 巫族秘密的顯現   
  
第176章 巫族秘密的顯現

g,更新快,無彈窗,!

到了夜里的時候,整個黑水城都是門窗緊閉,知道可能還有其他的怪鳥,甚至于更大更凶狠,誰還敢跑出來,恨不能用木條木棍的,將所有門窗都給封死.

客棧里,不管是客人還是掌櫃的,一個個都不敢睡,誰知道還會有多少鳥飛過來,萬一撞破門窗的……

"慢慢吃."薄云岫夾菜,往沈木兮的碗里送,"雖然比不上你做的,但出門在外,倒也不講究了." 沈木兮瞧著獨人獨桌獨坐的韓不宿,心里有些難過.

韓不宿瞧著嘻嘻哈哈的,什麼都不放心上,看穿了生死,可這心里終究是覺得孤獨.她排斥所有人的靠近,大概是因為她的自我保護,又或者是因為這一身的毒,無藥可解!沾者必死!

"韓前輩?"沈木兮輕喚,"你坐過來吧,我們夫妻兩個,不怕你的毒."

韓不宿翻個白眼,"又想騙我過去,吃我的鳥腿,門兒都沒有!"

"你這人別不識好歹,兮兒這是擔心你一個人孤獨終老."千面咬著牙.

"再廢話,毒死你!"韓不宿剜了他一眼.

千面訕訕的閉嘴,你橫,你說話!

驀地,外頭風沙好似大了很多,稀里嘩啦的,拍打著窗戶都是乒乒乓乓的響.屋內的人,一個個提心吊膽,不知今夜的風沙怎麼會這樣厲害.

按理說,還不到風季呢!

黍離站在門口,這門縫里時不時有沙子吹進來,壓根看不到外頭的境況.

"別著急,我試過了!"韓不宿滿嘴有話,"它們扛不住,沒有我毒,當然……除非這些東西的老祖宗還活著,否則這些延伸出來的東西,毒性代代相傳,代代減弱,終是不成氣候."

頓了頓,韓不宿眯起眸子,"當然,第一代和第二代是最可怕的,後面就只有被我吃掉的份兒."

"還有沒有什麼東西,是你不想吃的?"千面輕嗤.

"虧!"她冷哼.

千面,"……"

罷了,罷了!

這風一直刮,到了黎明時分,才有減弱的趨勢.

沈木兮睜開眼的時候,驚覺自己竟然躺在薄云岫的懷中睡著,"你怎麼不把我放下?"

"怎麼放得下?"他勾唇笑得溫柔.

沈木兮笑了笑,從他懷里下來,"你就這樣坐了一夜?"

"薄夫人昨夜睡得可好?"薄云岫笑問,起身的時候有些慢慢悠悠的,大概是腿麻了.

她點頭.

他一笑,"你好便是!"

"肉麻!"韓不宿翻個白眼,捏著兩個饅頭出門,"我要去看看,今天有什麼好吃的."

阿勒也跟著去了,黑水城的城門外,圍攏了好多人,黑壓壓的一片,嘰里呱啦的不知道說些什麼.

"這是……"阿勒瞪大眼睛,"這麼多鳥?"

死了黑壓壓的一片,比之前那只鳥更大的,更健碩.

"找冠子最大的!"薄云岫吩咐.

黍離和月歸點頭,眾人快速分散開來,在鳥尸周遭行走,冠子都不大,只有兩只是比較偏大的,其他的都差不多,就是個頭比之前的那只大了一點.

"完了!"韓不宿兩手一攤,"沒抓住頭兒,改明兒再生出一窩,就死球了!"

"這有血跡!"沈木兮喊了一聲,眾人快速圍攏上去.

是血跡,瞧著好似傷得不輕.

"是我的毒,起了作用!"韓不宿眯起危險的眸,"第二代!"

音落,韓不宿已經沿著血跡快速跑去.

"阿勒,告訴所有人回家里去,把門窗都鎖好,記住了嗎?"薄云岫吩咐.

阿勒點頭,"記住了,我馬上讓大家都回去!"

望著阿勒離去的背影,薄云岫握緊沈木兮的手,沿著血跡往前走,"不管發生什麼事,有事就跑,記住了嗎?"

沈木兮被他逗笑了,"知道了,我這是地鼠的命,有事趕緊鑽洞!"

"知道就好!"他面色微沉.

血跡一直延伸到亂石山那頭,這地方瞧著荒禿禿的,也不知是什麼地方.

"你們別往前走了!"阿勒從後面追上來,喘著粗氣,"前面就是鬼嘯山,黑水城的人是不敢進去的,也不知道里面有什麼,凡是進去的人,都不可能活著出來."

"你怎麼回來了?"千面問.

阿勒拭汗,"我不給你們當向導,萬一大漠里起風沙,你們會回不來的.我已經讓木拉嫂子,吩咐大家都回房子里躲著,所以黑水城里的事情,你們放心就是."

"那就好!"黍離頷首,"主子,要不還是……"

韓不宿蹲在地上瞅了半晌,"還真是厲害,這一路上吐著血,都能飛進去,可見這毒跟我有得一比,雖然還是必死無疑,不過……能活著回來,足見耐力."

"是進去了嗎?"薄云岫問.

韓不宿點頭,"我進去看看!"

"你瘋了,待會還不夠人一嘴吃的."千面急了.

"狗屁!"韓不宿翻個白眼,"我巴不得它吃了我,回頭我從內髒開始,架個鍋爐,在里面過完年再出來!"

千面,"……"

這人的嘴啊……簡直是毒得一比,連她自個都不放過.

既然來了,自然沒有退縮的道理,且小心著便是.

荒禿禿的石山,半山腰位置是有個豁口,從下往上看,黑黝黝的,應該是個洞口.且瞧著血滴落在山腳下的位置,那瀕死的鳥應該就在上面.

"都別動,我去看看!"薄云岫冷著臉,這麼高這麼陡峭,一般人是不可能爬上去的.

"我陪你去!"千面道.

黍離急了,"主子?"

"保護好夫人!"薄云岫丟下一句話,面無表情的竄上半空,幾個落點,腳尖踩著凸出的亂石,飛身直上半山腰,快速貼在了山洞的外牆位置.

千面緊隨其後,悄悄往洞內瞧了一眼,不看還好,一看……險些吐了,"這什麼玩意?"

"自相殘殺."薄云岫緩步走到洞口,洞內滿是臭味,生了大冠子的三只鳥,還在垂死掙紮著,一旁倒著一只被撕碎,被鳥喙啄爛的鳥尸.

"果然,畜生就是畜生,唉……"千面輕歎.

"你看好,我去把人帶上來."薄云岫飛身落下.

"都在上面,死得差不多了."薄云岫仰頭,"等會再上去."

沈木兮不解,"師父還在上面."

"嗯,讓他盯著,等鳥死透了,咱們再上去!"薄云岫淡淡然的解釋.

沈木兮,"……"

過了許久,千面都沒見著人上來,不由的心下一緊,有些脊背發涼,"為什麼還不上來?"

"死透了嗎?"薄云岫問.

千面想了想,"死了!"

如此,薄云岫輕輕將沈木兮攬入懷中,"抱緊我."

沈木兮頷首,如玉的胳膊快速圈住他的脖頸,下一刻,耳畔的風呼呼響起,她忙不迭閉上眼睛,將臉埋在了薄云岫的懷中.

一直到落地,她才敢睜開眼.

"真臭!"月歸低語,松開了韓不宿.

黍離放下阿勒,瞧著黑乎乎的山洞,"阿勒,有沒有提過這山洞?或者什麼洞之類?"

"沒有!"阿勒搖頭,"誰都不敢進來,哪里知道這里有山洞,還生出了這樣的怪鳥."

韓不宿持著火折子進去,那只中了毒飛回來的,最後死于撕扯,也就是說,被剩下的三只鳥活吞了.而那三只鳥,現在還撲棱著翅膀,但已經無法動彈.

"放心吧!"韓不宿直起身,"再厲害的毒物,也逃不過歲月侵蝕."

沈木兮疾步上前,"快要老死了?"

"可見作孽不少."月歸說.

三只鳥,一只是最初的一代,冠子發黑,可見這知鳥最是有年頭了.

這讓沈木兮想起了當初湖里村的蛇蠱.當初那些人,就是打了這樣的主意,想把蛇蠱代代傳下去,可是沒想到最後,反而讓毒性減弱了.

其他兩只鳥,生了大冠子,冠子呈現暗色,應該是二代,不過也都飛不動走不動了.

難怪所有的鳥都飛出去了,就這三只還躲在山洞內,實在是垂垂老矣.而那些鳥把人帶回來,也是供這三只老祖宗分食的,一旁森森白骨壘砌,真真是該死至極!

"兮丫頭,你試試看,能不能找到東西!"韓不宿道.

沈木兮知道她的意思,無外乎是想找一找第一代鳥族之中,種入的蠱.鳥剛死,這蠱應該還活著,也不知是什麼蠱,這般惡心.

東西是從鳥的嘴巴里出來的,如同蚯蚓一般,細細長長,很是惡心.

"巫族!"韓不宿皺眉,快速從隨身小包里取出竹罐子,將蠱蟲裝了進去,"巫族的尸蟲."

"巫族?"千面疾步上前,"是巫族搗的鬼?"

韓不宿輕歎,"這些年我一直在蠱母山莊,試過各種蠱,最不干好事的就是巫族的蠱,他們甚至拿自己去煉蠱.就問你們,怕不怕?"

"韓天命,是巫族吧?"沈木兮有些猶豫.

"是!"千面點頭,"不過巫族不是覆滅了嗎?就剩下他們師兄妹兩個.當年,韓老二就是這麼說的."

"他說什麼你信什麼,陸如鏡說什麼,你也信什麼!讓你去死,你怎麼還敢喘氣呢?"韓不宿咬著牙,"真是蠢死的!"

千面閉了嘴,行了,自己說什麼都錯……

"阿勒,巫族知道嗎?"薄云岫問.

阿勒點頭,"都城里的巫醫,就是巫族的後人,巫族的確是遭受了大難,但沒有死絕,只是巫族的至寶都丟了.聽說有人背叛了巫族,導致巫族內亂,還害死了巫族的護法,後來巫族一蹶不振,正統的血脈越來越少!"

"當初趙漣漪抓了郅兒,但沒有殺他,知道為什麼嗎?"薄云岫問.

沈木兮呼吸微促,"因為郅兒……"

"他有純正的巫族血統."薄云岫冷笑兩聲,"所以他比你更勝一籌,他是自己便能抵抗這些劇毒的侵蝕,無需鳳凰蠱."

阿勒繼續道,"現在巫族只剩下一名巫醫,雖然收了不少徒兒,但是能達到巫醫治病的那種程度,還是很難的.所以國主和諸位大人都在找巫族的後人,哪怕是巫族叛逃之人,只想延續巫族的血脈!"

"這種害死人不償命的叛逃者,還是別找了,回頭你們瀛國還得改朝換代,多麻煩!"韓不宿輕歎,"找找看,還有沒有別的什麼線索,別回頭給留了幾個鳥蛋,那就真的完蛋了!"

這山洞還真是奇特,外頭挺寬敞,往里頭走,越走越狹窄,最後只剩下……

"鳥窩?"千面皺眉.

"名副其實的鳥窩."黍離輕歎.

還有好多鳥蛋呢!

這些東西斷然不能留下,否則是要出大亂子的.

"要不,吃了它?"韓不宿咧嘴笑.

千面橫了她一眼,不過這次學乖了,沒有再說話.

"看什麼看,別告訴我,你也想吃!"韓不宿翻個白眼.

"這是……"沈木兮在鳥巢後頭,意外撿到了一樣東西,"師父,這不就是你給我的煉蠱爐嗎?怎麼這里也有一個?"

韓不宿比千面快一步,當即奪了沈木兮手中的小爐子,冷眼望著前面,"當年韓天命,把這個東西也留給你了?"

千面抿唇,"反正我沒用過,我……不知道!"

"誘護族的族長,去催生冥花,你知道是什麼後果嗎?"韓不宿咬著牙,"若是被有心人竊取,拿冥花去入蠱,到時候這蠱還不得無法無天?"

千面心驚,"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回頭找你算賬!"韓不宿咬著牙,"兮丫頭,這東西不能留,我得砸了它."

"韓前輩,為什麼?"沈木兮不解,"就算這東西能催生冥花,可冥花能救人,這也算是好事."

"好個屁!"韓不宿冷然,"若是救人之物,能用作禍害天下,那這東西再珍貴也不稀罕.知道知道護族的族長,為什麼有一只重生之眼嗎?冥花,能生能死,用不好是要出大亂子的!回魂蠱能生生不息,何嘗不是萃取了冥花之效的緣故."

沈木兮愣愣的望著千面,"師父……"

"你別看這蠢貨,他只是個竊取了我護族醫術皮毛的老賊頭罷了!知道些皮毛,就來班門弄斧,這般不要臉的,都可以寫入史冊,遺臭萬年了!"韓不宿仿佛是累了,"這東西,巫族有一個,護族也有一個."

"毀了吧!"薄云岫道,"該到此為止了!"

沈木兮點頭.

"這地方,應該是巫族叛逆,當初用來躲避的地方,後來煉蠱求生,在這些鳥的身上種蠱."韓不宿環顧四周,"人走了,卻把禍害留下來,真是了不得!"

這的確像個藥廬.

韓不宿這麼一說,千面瞬時倒吸一口冷氣,"你還真別說,有點眼熟!像是韓老二的藥廬,不過這地方簡陋,略遜一籌."

"可他們在這倒騰什麼呢?"黍離不解,"在山洞里,跟一群鳥……玩?"

韓不宿往里頭再走了兩步,"這好像是一道石門."

黍離和月歸當即上前,石門很沉,兩個人合力都沒能推開,最後加上了薄云岫和千面,這才吃力的推開.

刹那間,所有人都愣在當場.

韓不宿手中,火折子忽明忽暗,"我,我是不是劇毒上腦,有些眼花了?你們看到了什麼?"

千面生生咽了口口水,"那個……我就是想問一問,韓天命真的有這樣好看嗎?我跟他比,怎麼樣?"

"所以,這就是韓天命嗎?"月歸吶吶的問.

韓不宿和千面齊齊點頭.

沈木兮一出生就沒見過生父,自然不識得,饒是見過畫像,也不過是幾分相似,哪里比得上現在.一尊泥塑,栩栩如生.

"連身高都差不多."韓不宿不由的感慨,繞著泥塑走了一圈,"簡直跟活人似的."

千面回過神來,上前摸了摸這泥塑,差點沒叫出聲來,"這什麼東西?"

"好像是熱的."韓不宿摸了一下,"你瞧瞧你自己的掌心."

千面愣住,"發黑了!"

"嗯,可以去死了!"韓不宿點頭.

"師父?"沈木兮忙不迭上前,取出了隨身帶著的解毒丸,"先吃!"

"這東西……"韓不宿皺眉,"這是要干什麼?"

千面唇色發黑,"放在這里,還這麼隱秘,用鳥來守護,可能有什麼重大的意義."

"廢話!"韓不宿一時半會的,想不出來是怎麼回事,這泥塑是溫熱的,就跟人的體溫一樣,要麼在里面收了什麼東西,要麼是……

腳底下的底盤位置,似乎踩著什麼.

"這是什麼?"薄云岫問.

韓不宿當即蹲了下來,"好像是……"

用了九牛二虎之力,韓不宿才從泥塑的腳盤底下,拔出了異樣東西,像個手杖,長度足足一手長.頂端是一個詭異的符號,底下就是一根杆子,不過這杆子握在手里能生熱,這泥塑之所以會保持溫熱,應該是因為這個緣故.

"這是什麼東西?"千面問.

韓不宿冷嗤,"人蠢就要多讀書,這都不認識,手杖!"

千面"哇"的吐出一口黑血,好不容易逼出了體內的毒,差點沒被韓不宿氣死.

"涼了!"韓不宿摸著泥塑,"真奇怪,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我不知道!"阿勒連連搖頭,"我一次都沒來過."

"你若是來過,那還了得?"韓不宿輕嗤,"外頭那麼多餓死鳥待著,還不得一鳥一口撕了你.不過,瀛國境內的事情,你應該很清楚,知道這些是什麼緣故嗎?"

阿勒想了想,"巫族的事情,我知道得不太多,不過木拉嫂子應該知道一點,她之前是跟過巫醫學過一陣,如果回去問問她,可能會有點收獲."

"只能如此."沈木兮點頭.

然則下一刻,泥塑忽然坍塌,刹那間化為粉末.眨眼間發生的事情,委實讓人嚇了一跳,待回過神來,腳盤位置竟忽然爬出許多螞蟻.

說時遲那時快,薄云岫抱起沈木兮便竄出了山洞,眾人慌忙出來,齊力將石門重新合上,這才快速離開.

落地那一瞬,所有人都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

"回去吧!"薄云岫護著沈木兮就往外走,這地方太過詭異,里頭的東西太過狠毒,還是早點離開為好.

誰知剛走到山口位置,只聽得里面轟隆一聲巨響.

"走,走!"千面連喊兩聲,薄云岫已經抱起沈木兮,早早的飛了出去.

好吧……

于是乎,沈木兮心驚肉跳的依偎在薄云岫的懷中,瞧著一幫人灰頭土臉的從塵煙中竄出來,一個個狼狽得無法用言語形容.

"還好沒沾著你!"薄云岫歎口氣,將她攏在懷里護著.

千面狠狠撣去肩上的灰塵,咬著牙低斥,"就你們兩恩愛,就你們恩愛,旁人死活半點都不顧,公顧著婆,婆顧著公,果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抱!可勁兒抱!哪日抱不動告訴我一聲,我來免費助笑!"

"這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韓不宿翻個白眼,抖落一身的灰塵,慢慢悠悠的朝前走去,"人呢,就是這樣,打了一輩子的老光棍,忽然間接受不了人世間最平凡的真愛……簡而言之,就是羨慕嫉妒恨!"

老光棍??

千面咬著牙,一股氣憋在嗓子眼,半天沒能咽下.

回到黑水城,眾人依舊閉門不出,誰也不敢探頭.

因著有事要商議,所以阿勒暫時沒有驚動街上的人,只領著木拉嫂子到了一旁,吩咐了幾聲,這才轉身沖眾人點頭.

大堂內已經沒有人,女人坐在堂內瞧著桌案上的法杖,"這是巫族族長之物,聽說這東西能跟天交流,但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經失蹤了.當時巫族出了叛徒,有人要利用這些東西篡位,被發現之後就殺了巫族的護法,奪了巫族的至寶,蠱爐和法杖,逃之夭夭!"

蠱爐已經被砸碎,並且那山洞都坍塌了,東西應該也就埋在底下,不可能再現世了.

"這東西,代表著巫族的族長?"沈木兮問.

就如同鳳凰蠱一般,具備至高無上的身份象征?

"是!"女人輕輕撫過桌案上的法杖,"以前黑水城外的鬼嘯山,巫族經過此處是不入城的,只在那里暫宿.咱們對巫族是很尊敬的,整個瀛國都很崇敬巫族之人.這東西,我也只是只巫醫的畫卷上看到過,巫醫說這東西已經丟了,是不可能再找回來了."

阿勒輕歎,"沒想到,就在眼皮底下.明天我們就啟程離開,到時候經過都城,倒是能送回去."

"不行!"韓不宿冷哼,"我們找到的東西,憑什麼送回去?就算要送,也得把事兒都辦完了,還活著再說.若是就這樣送回去,人家不定要怎麼想呢?沒良心,黑心肝的人太多,回頭反咬一口,說是咱們偷的,誰說得清楚?"

千面不敢插嘴,這"沒良心"和"黑心肝"說的就是他.

"這話有道理!"月歸表示贊成.

黍離亦是點點頭.

阿勒和木拉嫂子對視一眼,有些拿不定主意.

最後還是女人退了一步,"那這樣吧,你們收好,就當沒拿出來過,我什麼都不知道."

"行!"韓不宿頷首,直接收了法杖.

這事兒就這麼揭過.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黑水城的百姓已經等在了城門口,定要謝謝他們的救命之恩.這些年因為怪鳥,黑水城里年輕的男子多數離開了故土,不得不去外頭謀生,唯剩下老弱婦孺枯守故土,日日面對著即將被吞食的危險.

現在,終于可以恢複往日的安甯.

真好!

水和食物不斷的掛上駝隊,大家想拒絕,也是盛情難耐,最後多多少少,意思意思的收了些許,便趕緊離開黑水城.

這地方,可能是巫族的發源地,又或者是發源地外的一個暫居地.

鬼嘯山里的秘密,大概也只有巫族的人,才能解釋清楚!

駝隊跨過沙海,頂著烈日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中途偶遇舊城遺址,唯有斷壁殘垣.行過戈壁,望著那一望無際的廣闊,仿佛已經到了天盡頭.

夜里宿在仙人掌群里,免得被風沙刮成傻子,一覺醒來被沙子活埋,還得有人看著.

白日里繼續趕路,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日,後面駝峰上的食物和水越來越少,所有人都是懵懵的.

第一眼看大漠時的熱情,早早的被風沙和烈日消磨殆盡.

"前面就是都城,你們就在外頭候著,我進去弄點食物和水,到時候咱們直接去日落之城."阿勒吩咐,饒是久行沙漠,時間久了亦是熬不住.

抹一把額頭的汗,阿勒將人安置在城外的客棧里,和黍離一道牽著駱駝進了城.

坐在大堂里吃飯喝水,卻意外的聽到了有人談及皇宮里的事情.

說是外臣使節在瀛國的皇宮受到了厚待,公主一心要得到這位使節;又聽說這位使節姓李,生得眉清目秀的,瞧著弱不禁風,實則頗有才華,是鄰國皇帝最為看重的臣子.

"說的應該是李長玄吧?"沈木兮壓著聲音低語.

薄云岫將牛肉夾到她碗里,"他能治得住那個刁蠻的公主!"

"可他是個書生!"沈木兮皺眉.

薄云岫意味深長的望著她,"不知道,何為以柔克剛嗎?書生有書生的好處,李長玄的軟刀子,定能把公主收拾得服服帖帖."

音落瞬間,外頭忽然進來幾個人,視線在堂內逡巡了一番,直勾勾的盯住了薄云岫這一桌.

上篇:第175章 烤翅來一對嗎?    下篇:第177章 整個一螃蟹 為鑽石過4500加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