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77章 整個一螃蟹 為鑽石過4500加更   
  
第177章 整個一螃蟹 為鑽石過4500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月歸自然有所察覺,下意識的想起身.

"坐著別動!"薄云岫冷聲低語,"吃!"

他依舊往自家夫人碗里夾菜,仿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月歸的手都摁在了劍鞘上,聽得主子吩咐,默默的收回來拿筷子,低頭扒拉著飯.自從入了大漠,早已沒那麼多特殊可以講究.

"怕就怕,來者不善!"千面垂眸,佯裝什麼都不知道.

鄰桌坐著韓不宿,吃得那叫一個爽快,也不計什麼人進來,先管飽再說.

伙計上前詢問,這幫人就在鄰桌坐著,彎刀放在桌上的時候,發出了整齊的啪啪啪聲,讓人聽得心驚膽戰的.點了菜之後,伙計便下去布置,這幫人的目光便一直往這頭瞟.

"是來辦事的."薄云岫給沈木兮倒上一杯水,"嚼慢點,免得天氣炎熱不消化."

"到底你是大夫,還是我是大夫?"沈木兮笑著反問,"你如何知道?"

"不管誰是大夫,飯總是要好好吃的."薄云岫唯有看著她的時候,眼睛里才會有流不盡的溫柔繾綣,"出門在外,只有要辦重要的事,才會戒了酒.否則這麼多人,總不能一個都不會喝酒吧?"

瀛國的男人和女人,走哪不得喝兩口?

沈木兮咬著筷子,正欲扭頭去看,卻被薄云岫猛地捧住了臉,迫使她不得不對著他.

"別看!"他面色微沉,"不許盯著別的男人看!"

沈木兮低頭一笑,"知道了知道了,霸道的相公大人!"

千面一口水嗆在嗓子里,止不住咳嗽起來.

月歸忙不迭捋著他的脊背,"沒事吧?"

"嫉妒使人喝水找嗆,吃飯找噎!"韓不宿喝著酒,"真是慘吶!"

千面一張老臉原就曬得發黑,這會一咳嗽,連脖子都黑紅黑紅的,"你,你……"

鄰桌的人似乎一直在盯著這邊,按兵不動的,也不知是什麼意思.

許是覺得沈木兮不太自在,薄云岫示意月歸留在這里,看好千面和韓不宿,免得這兩人回頭又咬起來,最後還得千面吃虧.

一幫人忽然分成了兩派,倒是把鄰桌的那幫人看得一愣一愣.

"你這樣,讓他們怎麼跟呢?"沈木兮笑問.

薄云岫牽著她的手,朝著靜月湖走去,大漠里的綠洲,異常迷人.炎熱之下,酷暑之中,還有這一汪碧泉,倒映著天之藍,像極了愛人的雙眸,何其溫柔似水.

身後,有尾巴跟著.

人數減半,應該是留了一半的人在客棧.

"看樣子,不是認出了你我,而是針對咱們這次的事情來的."薄云岫牽著她的手,許是覺得太陽太曬,以袖遮其額,護著她到了一旁陰涼處站著,"這地方太熱了,仔細別曬傷."

"我是大夫."沈木兮輕紗遮面,"自然曉得這些."

薄云岫環規四周,"大夫又如何?饒是你醫術超群,亦治不好我這相思病."

她一愣.

"我這病很是奇特,又熱又燥的,需得溫濕來治.一日不可痊愈,需日久天長!"他彎腰俯睨著她的眼睛,音色磁重而低柔,帶著勾魂蝕骨之魅,"沈大夫,可願犧牲自己,成全我嗎?"

沈木兮面色微紅,一記軟拳落在他胸前,"你這人……臭流氓!"

"我這輩子唯有兩次一幸運,一次是恰逢遇你,還有一次,是將我的薄夫人,一睡到底!"他輕輕攏她在懷,"幸好是你!"

她安安靜靜的伏在他懷里,"還好,還是你!"

他一笑,愈發將她抱緊.

那幫尾巴依舊遠遠的跟著,只看到兩人抱在一起,倒也沒敢再盯著看.

畢竟這場面,甚是虐狗!

"他們老盯著我們看?"沈木兮仰頭看他,"到底想干什麼?"

"看容貌,曬得黝黑像是瀛國人,但是五官卻像極了咱們的人."薄云岫低頭在她額心輕輕落吻,"手里拿著彎刀,但刀鞘都是新的,可見不常用."

沈木兮皺眉,"裝的?到底想干什麼?"

"若是瀛國的人要抓我們,大可不必這樣,直接把咱們當做細作抓起來,全然不需要其他的理由.瀛國不講這等禮數,沒那麼多繁文縟節,所以他們要做,必是直來直往!"薄云岫把玩著她的墨發,"可能是熟人派來的."

聞言,沈木兮駭然,"趙漣漪?"

巫族的叛徒,在這瀛國悄悄行事,自然是有可能的.

可是……

"你覺得,是我們怕趙漣漪呢?還是趙漣漪怕我們?"薄云岫問.

沈木兮猶豫了一下,"若我是趙漣漪,我必定躲起來,先找到回魂蠱,讓韓不宿變成活死人再說."

"這不就結了?"薄云岫笑了笑,"所以這些人不可能是趙漣漪的人,也不會是陸如鏡的同謀,前者恨不能藏其身,後者恨不能滅了我們,怎麼可能守在一旁,遠遠盯著?"

"那會是誰?"沈木兮不解.

"阿勒和黍離進城了,李長玄也在里面."薄云岫輕歎,"我都說了,這書生有書生的好處,然則……迂腐亦是難免!"

聞言,沈木兮噗嗤笑出聲來,"你這是誇人呢?還是損人?"

"一半一半!"薄云岫瞧了一眼不遠處的"尾巴",眸色微沉,"李長玄,怎麼會知道,我們要來瀛國?咱們還沒完全踏入都城,只在外圍,他的人竟然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咱們,這里頭肯定有問題."

"你是說,有人通風報信?"沈木兮急了,"不可能,黍離和月歸忠心耿耿,是咱們離王帶出來的,而千面和韓不宿,壓根不認識少傅."

薄云岫也沒想明白,這里頭到底出了什麼紕漏?以至一出現,就被人盯上了?

不過分出了來者用意,沈木兮心里倒是松了些許,所幸不是來者不善.

到了傍晚時分,黍離和阿勒便回來了,東西都准備好了,只待明日天亮就走.這幾日風餐露宿的,大家委實都累得慌,是該好好休息一番,養養精神再趕路.

夜里的時候,客棧里靜悄悄的,好似沒什麼人.

阿勒覺得奇怪,"這里平時人不少啊,今兒是怎麼了?"

"有客到."薄云岫幽然佇立,站在二樓的回廊里,瞧著空蕩蕩的大堂.

白日里吃飯的不少,但留下來住宿的,只有他們這幾個人,眼下連掌櫃和伙計都不見蹤影,可想而知,這客人是個大手筆的!

門開了,有人走了進來,掀開斗篷,抖落了身上的沙,若有所思的環顧大堂,然後抬頭往上看.

只是一瞬間的錯愕,李長玄嚇得臉都白了,想了想,他趕緊搓揉著眼睛,"離,離王殿下?王爺!"

"我不是什麼王爺,你認錯人了."薄云岫淡然自若.

李長玄抿唇,腦子倒是轉得很快,旋即躬身作揖,"是我認錯了人,得罪得罪!"

"少傅大人."沈木兮從屋內走出來,"別來無恙!"

異國逢故人,他鄉遇故知,該是怎樣的激動難耐.

李長玄紅了眼眶,瞧著眼前一幫人,熟悉的面孔,熟悉的笑容,激動的拱手,"諸位,幸會!"

"原本就是怕驚動你們,所以才沒有入皇城,誰知道你竟派人盯著,咱們這些人的行蹤,沒能逃過你的眼睛."沈木兮笑了笑.

李長玄手一揮,沈木兮眉心微蹙,"那人好像是……"

"長福宮的侍衛統領,劉得安,劉大人!"李長玄笑了,"是太後娘娘特意指派的."

沈木兮斂眸,不語.

"李大人是如何知道,我們一定會經過這里?"薄云岫問.

李長玄輕歎,"那就得從郅兒,拜托下官開始說起."

沈木兮委實沒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兒子,私下拜托了李長玄,多加留意他們的動靜,是以李長玄入了瀛國之後,特意安排人,喬裝打扮成瀛國的百姓,就在城外四處晃悠,若有消息即刻來報.

"探子先是彙報,說是見著了黍離,我尋思著,黍離不是應該在離王府嗎?出現在這里,應該是離王妃來了.可沒想到,探子又來報,說是發現了……疑似離王殿下!"李長玄如釋重負,"可把人嚇壞了!"

離王已死,所以探子說"疑似"二字.

畢竟,人死不能複生.

如今親眼所見,李長玄才算肯定,離王薄云岫確實還活著,並且與離王妃入了瀛國.如沈郅所言,定是有所苦衷,不可為外人道也.

"我們明兒一早就走."沈木兮說.

李長玄點頭,"彼時我調撥一些精銳,還望離王和王妃一並帶上,權當是有個照應.若是有什麼危急之事,還望及時告知,李長玄在所不辭!"

"郅兒倒是認了個好師父!"薄云岫終是開口,"盛情難卻,多謝!"

"王爺客氣!"李長玄俯首示敬,"郅兒臨別所托,雖然沒說清楚,但我知道,王爺和王妃為人正直,定然是有不得不來的理由,不得不辦的大事."

薄云岫斂眸,"事關天下蒼生."

李長玄頷首,"有王爺這句話便已足夠!"

外頭忽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劉得安慌張的跑進來,連門都來不及敲,"來了來了,公主帶著人包圍了這里."

"什麼?"李長玄駭然起身,"王爺,你們快躲起來!"

阿娜公主那脾氣,出使的時候還算有所收斂,如今回到瀛國,回到她自己的地盤,那叫一個張牙舞爪,整個一螃蟹投胎!

外頭一聲嚎,"李長玄!"

李長玄的心頭旋即咯噔一聲,壞了,來了來了……

上篇:第176章 巫族秘密的顯現    下篇:第178章 慧極必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