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78章 慧極必傷   
  
第178章 慧極必傷

g,更新快,無彈窗,!

阿娜來得太快,大家來不及上樓,只能一股腦的擠進了廚房.並不怎麼寬敞的廚房,忽然塞進這麼多人,顯得格外擁擠.

跟尷尬的是,掌櫃和伙計,以及客棧的廚子,這會都在廚房里待著,跟這幫不速之客大眼瞪小眼.

氣氛,變得有些詭異……

"公主!"李長玄行禮.

"李長玄,枉本公主以為你是正人君子,沒想到你跑到這客棧里與別的女子約會,真是該死至極!"阿娜劈頭蓋臉的一頓破罵,"你說說你,生得人模人樣,瞧著斯文儒雅,誰知道就是披了一層羊皮的狼!"

李長玄不解釋,也不吭聲,就這麼靜靜的等著她罵完.

"李長玄,你別以為你不說話,本公主就拿你沒辦法,你背著我跑出來與別的女人干這種事情,真以為……"阿娜開始找人,"人呢?人呢?"

"從一開始,公主就嘰里呱啦的一陣,這兒就下官一人,何來的其他人?"李長玄負手而立,一副愛答不理的姿態.

安格上前,"公主,萬一真的是咱們搞錯了,您可別太過分了,免得到時候不好收拾!"

李長玄原就沒怎麼理她,若是再吃個冤枉虧,怕是更瞧不上她.

"公主,慎重!"安格壓著嗓子低低的說.

阿娜想了想,自己從鄰國泡來的男人,若是鬧到最後,自己什麼都沾不著,便宜了別的女人,那她豈非成了整個瀛國的笑柄?

一想起每個人哈哈大笑,笑她這個公主無腦無能,阿娜就想跺腳.

噘著嘴,阿娜上前扯了扯李長玄的衣角,"人呢?"

"這不站在你面前嗎?"李長玄居高臨下.

阿娜撇撇嘴,"你的女人呢?"

李長玄咬著牙,很想呸她一臉,他李長玄清清白白,一大好青年,成天被她捉,奸的,成何體統?他可是正兒八經的讀書人.

"公主再要胡言亂語,下官就上稟瀛國國主,再修書一封送回朝廷,請朝廷許我回朝效命!"李長玄冷哼,狠狠甩開她的手.

阿娜賠笑,"不如這樣,她做小,我做大,讓一步唄!"

這可把李長玄給氣著了,"下官清清白白,豈容公主汙蔑!"

"沒有就好,生什麼氣呢?"話雖然這麼說,可阿娜的視線還在大堂內逡巡,來了這麼久也沒瞧見個人,這大半夜的,李長玄不可能一個人跑出來瞎溜達.

運氣這麼好,剛好溜達到一家空店?

"掌櫃的?"阿娜喊了聲,"伙計?"

廚房內,一幫人大眼瞪小眼.

"死出個人來!"阿娜冷喝.

李長玄欺負她,她認了,怎麼連客棧的掌櫃也欺負她?簡直是豈有此理.

都反了不成?

"都給我出來!"阿娜環顧四周.

大堂內只有廚房一個小門,所以……

阿娜一腳踹開門的瞬間,月歸和黍離下意識的擋在了前面,盡量遮住身後的兩位主子.而千面和韓不宿則貼著門後站著,也不知道這位瀛國公主,發的哪門子瘋?

"公主!"安格慌忙跑來.

然則瞧見黍離和月歸,安格眨了眨眼睛,回望著自家發愣的公主,"公主,這兩人……咱好像是認識的!"

阿娜皺眉,"所以不是我一個看花了?"

"不是!"安格連連搖頭,"我也看到了!"

阿娜默默的合上廚房的門,然後又快速打開,"不是做夢!"

"離王妃?"安格驚呼.

好在大堂沒人,李長玄已經讓劉得安,將公主帶來的人,全部趕到了外頭,否則……是要出大亂子.離王出現在瀛國,萬一被當成細作,說不定會引起兩國之爭.

阿娜瞧著沈木兮走出來,眼睛發直,俄而回頭狠狠瞪著李長玄,帶著哭腔質問,"你們兩個……你們兩個竟然有一腿!說,你們是不是在離王府的時候就已經好上了?現在,人都追到瀛國來了……"

"混賬!"還不等李長玄開口,薄云岫厲聲冷喝,"再敢胡說,就算你是女子,亦不與你善罷甘休!"

阿娜瞪大眼睛,安格不斷的搓揉著眼睛,"公主,安格的眼睛是不是瞎掉了?"

"我……"阿娜輕輕拍拍自己的臉,轉而狠狠掐了安格一下.

安格疼得嗷嗷直叫,"公主……"

"疼不?"阿娜問.

安格哭著點頭,"疼死了!"

"鬼啊!"阿娜轉身就跑.

李長玄駭然瞪大眼睛,眼見著阿娜公主高高躍起,朝著自己撲過來.天曉得他只是個讀書人,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啊……

"別……"李長玄驚呼.

阿娜卻如同樹懶一般,直接掛在了李長玄的身上,李長玄哪里站得住,登時身子後仰,連退數步,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後背狠狠撞向桌子.

若不這桌子靠窗,估計兩個人都得摔得狗啃泥.

現在倒好,阿娜的胳膊,緊緊抱著李長玄的脖頸,自身則穩穩坐在了李長玄的身上,嗯……李長玄仰靠著桌子,面色青白至極.

倒是安格膽子大一些,伸手輕輕戳了戳沈木兮的手背,最後悄悄摸了一下,"公主,離王妃是熱的!"

等著安格想去碰薄云岫,卻被薄云岫狠戾的眼神給喝退.

沈木兮輕歎,拽著薄云岫的手,遞到了安格跟前,"摸摸看,是不是熱的!"

安格提心吊膽,顫著手的沾了一下,旋即驚喜的大喊,"公主,這個也是熱的!"

阿娜匍一回頭,"都是活的?"

"嗯,活的."安格斬釘截鐵.

"那你們是怎麼來的?還有,來這里干什麼?"阿娜眯起危險的眸,"是想當細作嗎?"

"公主是不是可以下來了?"李長玄氣的臉都白了,"男女授受不親,大庭廣眾之下,公主……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阿娜難得抱住了他,怎麼可能撒手,干脆軟在他懷里,將頭靠在他肩上,"哎呦,人家嚇壞了,腿軟下不來啦!要不你抱我回皇宮,我就放過他們!"

"你……"

李長玄剛要開口,卻聽得薄云岫道,"多謝公主,如此甚好!"

刹那間,所有人都懵了一下,離王殿下……接招的本事,還真是一流!

李長玄仿佛不願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置信的看著薄云岫.

"公主?"安格皺眉,"這事怎麼處置啊?"

"我只問你們一句."阿娜如同粘在了李長玄身上,死活不肯下來,"你們來瀛國,是否對我瀛國的朝廷,有所覬覦?"

薄云岫輕歎,"那本王就如實回公主一句,本王對瀛國沒有興趣,來瀛國只是為了平息一些舊事,而且此事……事關天下蒼生."

"你們要去哪?"阿娜問.

"日落之城."薄云岫應聲.

刹那間,阿娜繃直了身子,"什麼?你們要去日落之城,那可是一座死城.而且我聽說,進去的人,沒有一個能活著出來的.你們去那里作甚?"

"公主!"安格道,"您忘了,國主吩咐過的,日落之城藏著大漠里最可怕的東西,斷然不能過去."

阿娜點點頭,"這話是真的,父王千叮嚀萬囑咐,千萬千萬不能去日落之城.你們去那里,會很危險,而且十有八九,有去無回."

李長玄駭然,"什麼?"

"多謝公主提醒,我們抱著必死之心,不懼那些東西."薄云岫與沈木兮十指緊扣.

那一刻,阿娜是羨慕他們的,郎情妾意,鶼鰈情深.

"這是不是你們常說的,只羨鴛鴦不羨仙?"阿娜伏在李長玄的肩頭,輕輕的問.

李長玄一愣,未答.

"罷了,既然你們不是沖著瀛國來的,我便也不追究了,若是鬧起來,萬一兩國開戰,我倒是做了壞人,來日必定要鬧出大事來."阿娜也不傻,這事兒鬧開來,對誰都沒有好處.

她雖然刁蠻任性,但也不會置瀛國百姓于水深火熱,而置之不理.

"李長玄,你怎麼感謝我?"阿娜問.

李長玄咬著牙,"還不下來?!"

"不,就不!就不!"阿娜撇撇嘴,"你抱我回皇宮,反正我被嚇著了,我嚇著了!在離王府的時候,就見了鬼,嚇得我整夜整夜不敢睡,現在又是活見鬼……我覺得,我大概跟離王府有點犯沖.還是你好,我決定了,以後就讓你當我的駙馬."

李長玄切齒,"我的腰……快被你壓斷了!滾下來!"

這是李長玄,第一次沖她發這麼大的火.

阿娜慌忙下來,"怎麼了怎麼了?"

"你自己有多大勁,心里沒數嗎?"李長玄疼得冷汗直流,"沈大夫,煩勞……"

"千面!"薄云岫握住沈木兮的手,沖著身後喊了聲.

沈木兮愣了愣,見著師父已經疾步上前,終是略帶尷尬的白了薄云岫一眼,"小氣鬼!"

不得不說,這阿娜公主的力氣委實不小,這一撲竟真的傷著了李長玄.

"扭著了!"千面輕歎,"我與你施針,且讓你暫緩痛楚,只是接下來要用膏藥熱敷,一日都不可懈怠,否則年紀輕輕的就落下腰病,以後可怎麼好?"

阿娜咬著唇,如同犯了錯的孩子,默默的站在一旁.

"公主,您下回悠著點!"安格壓著嗓子低低的說,"要不,咱以後少吃點?"

阿娜抽抽兩下,"誰知道他長那高,卻這般沒用?"

"這樣沒用,那您還要不要?"安格問.

阿娜扭頭瞧她,"都誆到自己家門口了,你還問我要不要?不要,我誆來作甚?"

所幸,李長玄傷得不太重,到底是年輕人,底子好.

不過這一折騰,夜都深了.

"眼下給你施針,是幫助你活血化瘀,免得你明日下不來床,待會拿著藥方,讓人給你抓藥,熬成膏狀熱敷!"千面吩咐,"但要記住,千萬不要交給這勞什子的公主,我怕你熱敷沒成,反而成了烤紅薯,回頭還得先治燙傷!"

李長玄感激涕零,"多謝大夫,我記住了!"

"記住就好,年輕人恢複快,說不定不需要那麼久,三兩日便能下床自由活動了!"千面笑著收了針包,"回去吧!"

鬧了一通,最後是劉得安背著李長玄走的,阿娜在旁邊小心翼翼的跟著,壓根沒有多看薄云岫一眼.

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天一亮,我們就走!"薄云岫牽著沈木兮上樓.

待人都走了,韓不宿才從廚房里出來,落日之城里藏著可怕的東西,卻無人敢去,可見這背後定是傷了不少人,又或者死了不少人.

這東西若不鏟除,早晚是個禍害.

回了房,合上房門.

薄云岫的面色不是太好,回頭瞧著,同樣面色不太好的沈木兮,"你會不會想兒子,會不會後悔,會不會想回去?"

"同你過的每日,都不曾後悔.唯一後悔的,是昔年的錯過,否則兒子不會缺失父愛,而你我一家終會圓圓滿滿,幸福安樂."沈木兮在聽到他提及必死之心時,心里有過退縮.

但想了想,退縮又有什麼用?圖一時安樂,回去之後呢?韓天命變成活死人,又或者陸如鏡拿著回魂蠱卻禍害所有人.

不管是哪一種,都是最壞的結局.

但現在,至少還有挽回的余地.

"我們會努力活下去的."他挨著她坐在床沿,"累嗎?"

她靠在他的肩頭,"只要是值得的,累又何妨?我們今日的不顧生死,是為了來日的闔家團圓,也為了郅兒,不會受到威脅."

"薄夫人,要及時行樂啊!"薄云岫忽然轉了話題.

沈木兮一愣,剛還說到郅兒,怎麼一轉眼就成了及時行樂?

還不待她反應過來,某人已經褪了身上的羊皮……

"薄……唔"

說好的,好好休息呢?

嗯,要修身……也要熄火!

天蒙蒙亮的時候,眾人已經出發,朝著日落之城而去.這一去,路上還得數日,所以水和干糧必須准備得妥妥的,誰也不知道那里有什麼東西,更不知道會不會真的……一去不回.

好在李長玄給的人,薄云岫並未拒絕,一路上終究需要有人幫襯著.

此去--大漠黃沙!

東都城.

這幾日,薄鈺一直覺得身後好似有人跟著自己,可每每回頭,又沒發現什麼異常,心里多少有些發怵.

"發什麼愣?"沈郅站在瓜子鋪前,不解的瞧著左顧右盼的薄鈺,"你做賊呢?"

薄鈺撓撓頭,"這兩日我總覺得有人跟著我,可是……"

"有阿左阿右在,怎麼可能讓人靠近你,你莫要胡思亂想."沈郅讓底下人,收下了瓜子,"待會去前面買點桂花糕,毓青姐姐最喜歡那家的桂花糕." "哦!"薄鈺皺眉,跟在沈郅的身邊,仍時不時的回頭望.

他是真的覺得,身後有人跟著自己.

大大小小的禮品盒子,堆滿了關毓青跟前的桌子,"郅兒,你買這麼多作甚!"

"我知道毓青姐姐最喜歡吃吃吃,所以整個東都城最好吃的東西,我都每樣一份送來."沈郅坐在凳子上,笑盈盈的望著關毓青,"毓青姐姐可高興?"

"自然是高興的."關毓青笑著拆包,一旁的念秋也沒閑著,緊趕著幫忙拆.

"高興就好!"沈郅起身往外走.

"哎,你作甚去?"關毓青忙問.

沈郅擺擺手,"舅舅的幸福要緊,我就不當那個礙眼的眼中釘了!"

關毓青一怔,果真見著夏問卿穿過院子,正緩步朝著房門口走來.

心頭微一暖,關毓青低頭淺笑,"這小子,真是個人精……"

"舅舅!"沈郅躬身作揖.

夏問卿回禮,"離王殿下!"

"舅舅終是舅舅,此處無外人,舅舅不必拘禮!"沈郅直起身,沖著夏問卿笑了笑.

"禮數不可廢!"夏問卿上前一步,"郅兒這是去哪?"

"剛給毓青姐姐送了生辰禮,今兒太傅身子不適所以郅兒就不必入宮了,閑來無事,去陪外祖父下棋."沈郅笑道,"郅兒就不耽誤舅舅的好事了,告辭!"

夏問卿正欲開口,沈郅已經一溜煙似的跑開了.

"這孩子……"夏問卿搖頭,"慢點跑,莫要太著急!"

亭子內.

沈郅躬身施禮,"郅兒給外祖父請安!"

"來,坐!"夏禮安被關在地牢里太久,如今就算出來了,也不願再出去與人接觸,成日在問柳山莊內待著,看看書,養養花,閑暇時候與沈郅下下棋,算是打發時間.

薄鈺覺得無聊,顧自坐在不遠處的回廊里打瞌睡.

"外祖父!"沈郅落下棋子,"薄鈺近來心中有疑,總覺得有人在後面跟著.我覺得這不是他的幻覺,因為連我都感覺到了."

夏禮安捏著棋子的手,下意識的一顫,"什麼?長生門和十殿閻羅,不是被你母親剿得差不多了嗎?怎麼,還有余孽?"

沈郅搖頭,"我覺得不是!"

"何以見得?"夏禮安問.

棋子落下,沈郅抿唇思慮,"因為郅兒跟護族還有所聯系,他們的消息告訴我,這絕對不是護族的舊部,也就是說,既非長生門,也不是十殿閻羅.我已經讓護族的人幫忙查探,且看到底是誰?"

夏禮安面色微沉,"你擅自動用護族的人?"

"我請了小棠姑姑協調,並非自己擅用!"沈郅面不改色.

夏禮安緊了緊手中的棋子,"郅兒,聰慧並不是什麼壞事,但若是太過聰慧……"

"外祖父的教誨,郅兒銘記在心,只是爹娘不在東都,郅兒必須盡全力,保全眾人."沈郅落下棋子,"我知道,在外祖父心里,是舍不得郅兒走上父親的老路,可是外祖父……郅兒已經是離王了!"

夏禮安輕歎,沈郅固然是聰慧的,自己出手的同時,還拽上了步棠這位皇後娘娘,那可是皇帝心尖尖的人,若是來日因著護族之故而牽扯起來,皇帝必定要護短,自然也不會對離王府趕盡殺絕.

可沈郅今年才六歲,小小年紀就學會了工于心計,夏禮安是真的擔心,擔心沈郅會成為第二個薄云岫,久而久之心思沉冷,越發藏器于心,不與外人道也.

"郅兒,你爹娘不會希望看到你這樣!"夏禮安一怔,瞧著棋盤上自己即將被圍困的棋子,心中不免有些驚慌,"你這……"

"外祖父的心思都在郅兒的身上,而郅兒的心思,全在棋盤上!"沈郅落下一子,"叫吃!"

夏禮安愣了愣,全然沒想到這孩子竟是成長得這麼快,自打沈木兮離開,沈郅便以驚人的速度成熟,甚至于這份心思,全全然繼承了薄云岫.

薄云岫在情理上很是不近人情,但在處理公務上確實是一等一的好手,執掌朝政這麼多年,滿朝文武就沒說過他一句不是,對其皆是心服口服.

現在關太師和丞相尤重,似乎也對沈郅刮目相看,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心思,但……夏禮安到底是朝堂上摸爬滾打出來的,心里總歸是不踏實的.

"外祖父莫要擔心,郅兒懂得分寸,所做不過是保全自己."沈郅有些惆悵的望著回廊里,打盹的薄鈺,"我現在擔心的是薄鈺."

夏禮安皺眉,"你是擔心薄鈺被人盯上了?可你為什麼不擔心,對方是盯上了你呢?"

"因為我是離王小殿下,誰敢動我?"沈郅從容至極,"倒是薄鈺,身世原就被人詬病,加上離王之位被我所繼承,除了我,他已經一無所有.要動他,幾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要他離開我身邊,我敢保證,絕對會消失在東都城!"

夏禮安揉著眉心,"郅兒,咱能不能說點祖孫之間,比較合適的話題!"

沈郅一愣,眨了眨眼睛瞧著夏禮安,半晌才應了聲,"哦!" "哦就完事了?"夏禮安輕歎,端起杯盞淺呷一口.

沈郅想了想,鄭重其事的問,"舅舅什麼時候成親?"

"噗"的一口水噴出,夏禮安被嗆得直咳嗽.

連薄鈺都被驚醒,瞧著沈郅正在捋著夏禮安的脊背,當即一臉懵逼的跑到亭子里,"怎麼了?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

"你這小子……"夏禮安哭笑不得.

沈郅咧嘴一笑,"外祖父莫要生氣,我瞧著,舅舅的好事怕也近了,您莫要擔心,毓青姐姐心地善良,若是入了夏家的門,定然會好好孝順外祖父您!回頭,還能給我添個兄弟姐妹的."

"唉!"夏禮安一聲歎,"你這小子……還有什麼是你不知道的?"

沈郅想了想,還真的有.

比如,爹娘何時歸來?可有歸期?

"罷了罷了!"夏禮安搖搖頭,牽過沈郅和薄鈺的手,"你們兩個小家伙,都要好好的!外祖父已經年邁,什麼都不求,什麼都不要,只念著你們能好好的,能開開心心的,外祖父死也能闔上眼!"

沈郅點頭,薄鈺有些發蒙,"為何好端端的說起這些?"

"外祖父放心,郅兒省得!"語罷,沈郅行了禮,拽著薄鈺就往外走.

"你去哪?"夏禮安忙問.

"騎馬去!"沈郅應聲.

又是一聲歎,夏禮安委實是放不下心,凡事太過未必是好,慧極……必傷啊!

夜里的問柳山莊,格外的熱鬧,可這熱鬧終是不完整,是以到了最後,每個人臉上都帶了幾分失落.

如今,春秀仍在醫館門前賣豬肉.

春秀攢了不少銀子,按理說可以另立門戶,可春秀不放心,沈大夫雖然走了,可這沈氏醫館還在,她春秀就得替沈大夫守好這份家業.

"春秀姑姑!"沈郅帶著薄鈺行來.

"喲,離王小殿下!"春秀放下刀子,將手在圍裙上擦了擦,抬步就迎了上去,"民女給小殿下……"

"姑姑……"沈郅皺眉.

春秀哈哈大笑,"好了,不逗你玩了,今兒怎麼沒進宮?偷懶是不對的,你娘臨走前是怎麼交代的?回頭我可得跟阿落說道說道,不能對你太放松.現在不好好讀書,以後定是要吃沒讀書的苦!"

這話是沈大夫常常念叨的,春秀記得真真的.

"春秀姑姑,太傅這兩日身子不痛快,真的是下不來床!"薄鈺慌忙解釋,"我們好久沒有逃課了!"

"這才乖!"春秀想了想,"既然這樣,那回頭我讓阿落給你們燉個排骨吃可好?"

說著,春秀瞧了孫道賢一眼,"趕緊的,剁個小排讓郅兒帶回去!"

孫道賢不情不願的拿起刀,動作愈發的麻溜,一刀下去就溜出了半扇排骨,用繩子掛上遞了過來,"給!夠不夠?"

"苦著臉給誰看,做生意的得笑!笑不懂嗎?"春秀一頓吼,孫道賢趕緊擠出笑容.

沈郅接過,"謝謝姑姑,那我先回去交給阿落姑姑!"

"路上小心點!"春秀叮囑兩聲,瞧著沈郅漸行漸遠的背影,眼神漸漸晦暗,爹娘都不在身邊的孩子,自己獨自堅強,饒是有眾人寵著,終究……也是可憐.

"這麼多,能吃完嗎?"薄鈺笑問.

沈郅想了想,"我吃不完,你吃唄!"

腳下一個踉蹌,油膩瞬時撲在了胸前,錦衣華服當即染上了油漬,沈郅旋即皺起眉頭.

薄鈺心驚,"沒事沒事,回去換了便是!"

"我……"沈郅咬著唇.

薄鈺輕歎,知道沈郅心里是怎麼想.

自從姑姑離開之後,沈郅就變得跟爹一樣,帶了幾分令人無奈的潔癖.

"薄鈺,我跟你換一換衣服可好?"沈郅問.

薄鈺毫不猶豫,"你高興就好!"

上篇:第177章 整個一螃蟹 為鑽石過4500加更    下篇:第179章 後患無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