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79章 後患無窮   
  
第179章 後患無窮

g,更新快,無彈窗,!

阿左和阿右守在巷子口,兩個小主子就在他們的身後交換了衣裳.

薄鈺嗅著衣服上的腥味,眉心微微蹙起,到底也是養尊處優的,有些東西亦不免忌諱,不過……瞧著沈郅穿著自己的衣裳,面上愁容舒展,薄鈺便也覺得值得.

"你這衣裳偏小!"薄鈺一臉嫌棄,"來日多吃點,總比我瘦,我這廂想過過當離王小殿下的癮都不成.不然再過兩年,我胖一輪你瘦一輪,該怎麼好?"

沈郅勒緊腰帶,"那不是正好,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

薄鈺翻個白眼,"想得真好!"

"你這衣裳倒是舒服多了!"沈郅望著他,扯了扯唇角,口吻里帶著些許傲嬌,又夾雜著不易察覺的無奈,"這離王小殿下的衣裳,雖然華麗貴重,倒不如你的衣裳穿著舒坦,更自由一些!"

薄鈺一愣,"你是不是後悔了?"

"後悔什麼?"沈郅捋了捋袖口.

見狀,薄鈺走過來,為其撫平衣襟上的褶子,拉直了衣角,"後悔做了這離王,把自個裝進了套子里,不得自由.其實沈郅,你大可不必……"

"爹後悔過嗎?"沈郅問.

薄鈺一愣,"什麼?"

"你陪著爹這麼多年,你見過爹後悔當離王嗎?"沈郅問.

薄鈺沒吭聲.

"爹後悔的是沒能早點掌握大權,沒能早點護娘周全,他所後悔的是一直退縮."沈郅輕輕拍著薄鈺的肩膀,"我不會讓覆轍重蹈!"

"你是你,爹是爹,那都是不一樣的!"薄鈺不太高興,"走吧!要是回去晚了,阿落姑姑定是要著急,又得派人來尋,到時候惹得巡城司都出動,便不太好了!"

沈郅輕笑,點頭往外走.

"欸,你穿著我的衣裳,是不是得學著點?要是讓人知道,我這離王小殿下,走路大搖大擺的,沒個樣子,不是很奇怪嗎?"沈郅輕嗤,"不要敗壞我的名聲,仔細我與你算賬."

薄鈺皺眉,單手負後,緩緩往前走,"這樣走?好生別扭!"

"習慣就好!"沈郅大搖大擺的往前走,"我才別扭呢!這般姿態,像極了紈绔子弟,就跟尤天明那厮一樣,真是沒半點儒雅斯文."

阿左拎著肉,阿右低著頭.

兩小只相處,感情很好.

有時候,都趕得上他們這對孿生兄弟了.

沈郅走著走著便落在了後面,瞧著薄鈺繃直了身子學自己走路.

"倒是有模有樣."沈郅瞧了阿左一眼.

阿左頷首,繼續往前,阿右則悄然隱沒在人群里,也不知是要去辦什麼事.

沈郅不著急,轉身朝著一旁的巷子里走去,眉眼間帶著難掩的冷冽之色.走兩步,回個頭,沈郅時不時的往身後看去,心里多少是有些驚慌的.

一抬頭,眼前猛地漆黑一片,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薄鈺走在街頭,半晌沒聽得身後的動靜,雖然知道沈郅不說話的時候就是個悶葫蘆,但一路上一句話都沒有,總歸不像話,好似是刻意嘲笑他似的.

"沈郅,你是不是覺得我這樣走路很好笑,我告訴你,不要偷偷在背後笑我,不然我是要尋你算賬的.沈郅,你聽到沒……"薄鈺愣在原地,"沈郅呢?"

身後,除了一個拎著半扇排骨的阿左,再無他人.

"沈郅呢?"薄鈺又問.

阿左躬身,"小王爺有事,半路上離開了!"

"他怎麼可以這樣!"薄鈺跳腳,"丟下我一個,他怎麼好意思!!沈郅去哪了?"

"小王爺沒說,卑職不敢自然也不敢多問!"阿左俯首.

這話倒是真的,阿左阿右原就話不多,只聽命沈郅,其他的一概不理,也是因為這樣,薄云岫才會放心把這兩人送到沈郅身邊.

薄鈺急得直跳腳,憤然踹了阿左一腳,"我告訴你,要是沈郅出什麼事,我,我就扒了你的皮!"

語罷,薄鈺原路返回,既然是去辦事,總歸知道是走哪條路吧?

誰知……

"你這個廢物!"薄鈺站在街頭,氣得破口大罵.

"公子莫要動怒,阿右還在小王爺身邊伺候著,小王爺不會有什麼大礙!"

薄鈺雙手叉腰,這要往那兒走?去哪兒找人呢?東都城那麼大,想找人就得去找巡城司,可阿右說,沈郅只是去辦事了,若然現在驚動巡城司,萬一真的沒什麼事,豈非小題大做.

來日追究起來……

今時今日的薄鈺,早已不再是昔年耀武揚威的離王府小公子.

誰都知道,他母親壞事做盡,並且……並非真正的離王府小公子,若不是沈郅護著他,皇伯伯和皇祖母待他還算優厚,只怕早就成了過街老鼠.

母債子還,天公地道.

"到底去干什麼了?"薄鈺問.

阿左還是不說話,緊了緊手中的排骨.

薄鈺咬牙切齒,"要是沈郅有什麼事,我一定咬死你!"

想了想,薄鈺撒腿就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找夏問卿,如今的夏問卿雖說還在府衙任職,但因為表現極好,恰逢東都知府的師爺告老,這位置便挪給了夏問卿.

"什麼?"夏問卿皺眉,"失蹤是什麼意思?"

"也不算是失蹤,就是阿左一直不告訴我,沈郅去哪了!"薄鈺哄著眼眶,"舅舅,沈郅從來不會丟下我,一個人去辦事的,他肯定是遇到了麻煩.阿左不肯說,阿右又不知所蹤,我擔心會出事!"

"莫要擔心,我讓大家都幫著找找,暫時別驚動府衙,也莫要驚動巡城司的人."夏問卿輕歎,"否則傳到了宮里,皇後娘娘非得拆了整個東都城不可."

薄鈺拭淚,"嗯!"

離王府的人,問柳山莊的人,連帶著甯侯府的人也跟著出來找.

春秀拎著刀,一條街一條街的找,孫道賢就在後面跟著,"這都半大小子了,還有侍衛跟著,何況他是離王小殿下,整個東都城的人,誰不知道他呀?能出什麼事?"

"你給我閉嘴!"春秀咬牙切齒,"我家郅兒從小乖巧懂事,不會做讓人擔心的事.如今他會悄悄的離開,要麼是出了大事,要麼……"

"要麼凶多吉少?"孫道賢接過話茬.

春秀一跺腳,舉著刀便追了孫道賢兩條街.

讓你這王八犢子,亂說話!亂說話!

說來也奇怪,這東都城都快被大家翻遍了,既沒找到沈郅的蹤跡,也沒瞧見阿右,這主仆兩個就跟人間蒸發了一般.

薄鈺急得直哭,"會不會出事?沈郅會不會出事?"

"鈺兒?"夏問卿皺眉,彎腰瞧著薄鈺,"你這身衣裳,好像是郅兒的吧?"

"是!"薄鈺滿臉是淚,眼眶通紅,"他不小心碰到了排骨,身上沾了葷腥,他覺得不舒服,就半道上跟我換了衣裳."

"也就是說,是在你們換了衣裳之後,他才失蹤的?"夏問卿心里咯噔一聲.

這小子……

薄鈺愣了愣,好似想起了什麼,"是!舅舅,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他似乎跟我爹說過,你最近覺得有人跟著你,是嗎?"夏問卿眉心微蹙.

薄鈺駭然,雙眼瞪大,"舅舅……"

"別擔心,郅兒這人有勇有謀,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估計這會……"

"在引蛇出洞?"薄鈺打斷他的話,"沈郅穿了我的衣裳,還讓我學他走路,其實就是讓我避開,然後他裝成我,把人引出來?可他是離王啊,怎麼可以這樣任性?"

關毓青輕歎,"因為沈郅重情義,離王的身份只是一把刀,用來保護身邊的人.在他心里,這里每個人對他來說,都很重要!"

"此事先別告訴父親,免得他老人家著急上火!"夏問卿冷著臉,"毓青,你進宮去找太後,讓太後跟皇帝好生斟酌一番,該做的准備都該做起來,免得到時候措手不及.還有,不要驚動皇後,皇後娘娘那性子,能把整個東都城都給拆了!"

關毓青連連點頭,"我這就去!"

"郅兒……郅兒若是有什麼閃失,我春秀還有什麼臉去見沈大夫?郅兒是我看著長大的,我……我……"春秀捂著臉,蹲在街角悶悶的哭.

"這孩子……"夏問卿眼眶微紅.

真是應了爹的那句話:慧極必傷!

沈郅,你到底在哪?

眼前的光亮,刺得人睜不開眼睛.

沈郅只覺得腦袋沉沉的,脊背處的牆壁透著寒涼,過了好一會,身子才稍稍恢複了知覺,他倦怠的睜開眼,瞧著眼前的場景.

耳畔,是窗外的交談聲.

"怎麼大人還沒到?"

"快了!人都抓住了,大人很快就會趕來."

"那兩個侍衛,成日陰魂不散的,咱們都只能保持安全距離,壓根無法靠近.跟了那麼多天,總算遇見落單的時候."

"抓住就好!"

沈郅斂眸,這些到底是什麼人.

不過這些人並未綁著他的手腳,只是迷暈了他.

待手腳恢複了活絡,沈郅扶著站起身,也不知這是什麼地方?四周什麼都沒有,空空蕩蕩的只有一扇門一扇窗,有光從外頭落進來.

"我這是睡了多久?"沈郅走到窗前.

這窗是天窗,所以距離地面甚遠,沈郅是絕對夠不著的,只能盡力的踮起腳尖,仰著頭往上看.陽光落進來,色澤泛白,他伸手接了陽光在掌心,感覺到幾分有些沁人的涼.

這應該是早晨的太陽.

晨曦微光,秋日里帶了涼意.

所以,他這是睡了一夜?

看樣子,問柳山莊和離王府的人,已經在發瘋找他了,有問卿舅舅在,昨日肯定不會驚動小棠姑姑.現在他徹夜未歸,毓青姑姑定已入宮,尋了皇祖母和皇伯伯,巡城司應該會在東都城里,滿大街的找人.

這些人還不知道,東都城內丟了離王小殿下,還在這里說這些話,就足以說明他被帶出了城.

此處,應該不是東都城內!

不多時,外頭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

沈郅慢悠悠的退到原來的位置,坐回地上,閉上眼睛假裝還沒醒.

"這藥……下得可夠重的,現在都還沒醒!別給藥死了!"

"哪能啊,得好生護著這小祖宗,否則出了事怎麼跟大人交代?"

沈郅不知道他們口中的大人是誰,但他很快就被放在擔架上抬了出去.可見這些人,還真是怕傷了他,哦不,怕傷了薄鈺.

因為此時此刻,他穿著薄鈺的衣裳,而這些人從來沒有近距離的靠近過薄鈺,只是看衣服抓人.畢竟一旦靠近,阿左和阿右就會察覺,定然不會讓他們逃脫.

身子被抬起,走了一段距離之後,又被輕輕的放下.

過程沒有半點顛簸,一直都是輕抬輕放.

一陣涼意從背上傳來,這地面那麼涼,顯然此處常年無人,沒有半分人氣,否則人來人往的地面,不會涼得這樣陰測測.

"大人!"有人開口,"您看,人已經帶到了!"

有腳步聲落在沈郅的身邊,"怎麼回事?"

"大人,這就是小公子啊!"那人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里帶了清晰的敬畏,以及慌亂之色.

可見眼前這位"大人"應該是識得薄鈺的!

沈郅心中思忖,會是誰呢?

"這是小公子嗎?"所謂的大人冷聲厲喝,"一幫不長眼的東西,簡直是……蠢貨!愚不可及!這下闖禍了,這是離王,是離王薄郅!"

離王?

"離王小殿下?"眾人皆驚訝,"大人,這該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

"殺了他!"那人冷喝,"只有這樣,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將此事隱匿下來,否則朝廷追究起來,誰都跑不了!"

誰不知道離王小殿下薄郅,如今是東都城的紅人,皇帝跟前最得寵的"小臣子",饒是丞相尤重和關太師,也得給小殿下幾分薄面.

"若是殺了他,朝廷更不會罷休!"眾人哪敢動手.

沈郅睜開眼,慢慢悠悠的坐起身,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爬出了擔架,站在了那位遮著臉的"大人"面前.

他揚起頭,就這麼冷颼颼的盯著這人,"家父說過,不敢以真面目見人者,唯有兩種,一種面目可憎,一種做賊心虛.不知你是哪一種?"

那人咬著牙,眦目欲裂,"你都聽到了?"

"你們都商議著,要殺本王了,本王難道還要繼續裝睡嗎?"沈郅負手而立,小小年紀卻是氣勢不弱,站在一群凶神惡煞,手持鋼刀的歹人中間,亦沒有半分怯弱之色.

"你早就醒了!"遮臉的男子切齒,"薄郅!"

"本王是當朝離王小殿下,你應該尊稱本王一聲,小王爺!直呼本王名諱,可知該當何罪?"沈郅勾唇冷笑,"就算你們給本王磕頭,本王亦受得起!"

"你!"眾人皆咬牙切齒,"好囂張的孩子!"

孩子?

沈郅深吸一口氣,"若本王是個尋常的孩子,你們殺了也就殺了,可偏偏,本王是皇上親封的離王小殿下,動我就等于動了整個朝廷.殺本王,就等于跟朝廷作對,長生門和十殿閻羅是什麼下場,還需要本王提醒你們嗎?"

這哪里是什麼離王小殿下,分明就是離王薄云岫俯身.一言一行,乃至于眉眼間的冷冽狠戾,都跟他老爹是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

"你……"那人不敢置信的打量著他,屁大點的孩子,教訓起他們這些成年人來,竟是有板有眼,而且一字一句皆拿捏住了人心.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沈郅退後一步.

這些人身上臭烘烘的,他覺得不高興,更不想靠近,免得沾了自己一身汙穢.

"離王小殿下是嗎?"那人微微彎腰,"好囂張好得意,你以為我真的會拿你沒有辦法嗎?殺了你,是跟朝廷作對,但是拿住了你,倒是可以跟朝廷換點東西."

沈郅冷眼看他,"你不是想換東西,你是想給自己添點東西,比如說,添件衣裳!"

那人瞳仁驟縮,"你……你胡說什麼?"

"你以為本王沒聽過陳橋兵變,黃袍加身嗎?"沈郅嗤冷,"你的套路,本王早在書上看到過了,還敢在本王面前賣弄,真是不要臉!"

"你!"那人氣得原地直打轉,"簡直是豈有此理,薄云岫的兒子,果然生得跟薄云岫一般模樣,最討厭的就是這張嘴,這三寸不爛之舌!"

沈郅上下仔細的打量著他們,"你們連本王和薄鈺都分不清楚,說明長久以來並不住在東都,甚至于遠離東都.現在一回來,就要抓薄鈺?所以本王肯定,你們不是長生門的人." 見著眾人面面相覷,沈郅便知道自己猜對了,"你們要跟朝廷作對,又不敢明著來,就說明你們有顧忌.方才你們不知道抓的是本王,直呼本王為小公子,就說明……你們是四叔的人!"

因為魏仙兒原本就是占了沈郅母親的身份,以護族少主的身份肆意妄為,如今已經香消玉殞,護族的人只認沈郅這位少主,壓根不會把薄鈺當成小公子.

再者,護族的人,怎麼可能認錯薄鈺與沈郅.

所有人的眼眸,駭然瞪大,一個個險些把眼珠子挖出來.他們說了幾句話,這屁大點的孩子,便把所有的老底兒都給掏出來了?

沈郅環顧四周,"怎麼,沒話說了?這就說明本王都猜對了,所言皆是事實!"

"把他給我抓起來!"那人惱羞成怒.

眾人回過神來,當即一湧而上.

沈郅雙手環胸,"誰敢!"

"你看我敢不敢!"那人親自上前,一把挾起沈郅在腋下,大步流星的往外走,"你以為你是離王,我就會怕你嗎?我告訴你,就算你猜到了所有的真相都沒用,該你的不該你的,都是命中注定."

沈郅也不掙紮,只是這人的胳膊跟鐵鑄的一般聲音,硌得他生疼,"朝廷的人,一定在滿東都找本王,你們跑不了!"

"我們又不在東都城,管他娘的朝廷不朝廷!"男人剛說出口,登時腳步一怔,"來人,給我把他的手腳和嘴巴都堵上!這小子套路多,總能誆出話來!"

沈郅輕哼,他才不怕.

手腳被綁著,嘴被塞了一團布,沈郅皺眉,這布……有味,真是討厭死了,腥臭腥臭的,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兒弄得這布團.

沈郅被丟在了箱子里,箱子砰的一聲合上,四周登時一片漆黑.

驀地,周遭微微一晃.

沈郅的額頭"砰"的一聲磕在了箱壁上,疼得他當即嗚咽了一聲,這幫人又想干什麼?這次倒是沒方才的待遇,方才他們怕摔著他,極力的保持平穩,現在……

箱子左搖右擺的,沈郅覺得自己像是坐在了船上.四周黑漆漆的,很是悶熱,搖搖晃晃的,差點沒把沈郅給顛吐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箱子砰的一聲被放下.

箱子再打開的時候,沈郅整個人都是懵的,額頭上滿是汗珠子,一張小臉紅得像是煮熟的蝦子.

"喲,熟了?"抬箱子的笑了,"怎麼,還敢拿眼睛瞪我們?你小子知道自己得罪的是什麼人嗎?不過呢,瞧著你也是可憐,年紀輕輕的,干什麼不好,非得當什麼離王小殿下!"

沈郅皺眉,心頭暗忖,這些人背後還有大魚?

難道他們不只是單純的想接回薄鈺,而是……

不多時,便有腳步聲由遠及近.

沈郅坐在箱子里,瞧著一幫灰頭土臉的獵戶走近,他低眉,瞧著這些人抬腿邁步,以及落腳的輕重,師公說過,看一個人會不會武功,有時候就得看他們的下盤.

武藝高強之人,下盤最是平穩,邁開的步子都是極為勻稱的.

呼吸平穩,步子平穩.

這些人,武功不弱.

沈郅皺眉,沒敢再發出嗚嗚聲.

這些是什麼人?

抬箱子的和那些人嘰里咕嚕的,說的不是本國的語言,沈郅聽不懂,心里生出幾分慌亂來.若是能聽懂,依著他的小心謹慎,還能分析出對方的來路,可現在……

沈郅完全是一臉懵逼,只瞧著抬箱子的人,用手比劃,偶爾還回頭指了指他.

這是要把他,交到這些人手里!

須臾,這些人走過來,圍著箱子站著,那些獵戶就這麼近距離,打量著眼前的沈郅,好似在驗貨.

"嗚嗚……"沈郅搖頭,示意他們把嘴上的布拿開.

獵戶剛要動手,卻被抬箱子的人攔住,擺擺手示意他們千萬不要扯開這塊布,至于說了什麼,沈郅真的完全聽不懂.

眼下可以肯定是,這些人更外邦有所聯系,而且關系匪淺.而這些獵戶,都是外邦的細作,瞧這一身的打扮,倒是極為地道,一點都不像是剛入本土一般.

這說明,父親還在東都主事之時,這些人已經悄悄的潛入了東都.

然則當時的離王府盛極一時,離王薄云岫執掌大權,殺伐決斷,從不心慈手軟,威名震懾外邦,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現在,離王已逝的消息,應該已經傳遍天下,鄰國皆知.

所以這些人,終于浮出了水面.

箱子又被合上,沈郅在箱子里掙紮,舌頭拼命的擠著嘴里的布團,終于在干嘔了兩聲之後,將嘴里的布團吐出.

因為繩子綁得太緊,箱子又不大,他根本沒辦法坐起來咬斷繩子.好在這些人以為他不過半大孩子,沒有將他雙手負後綁著.

沈郅忍著腕上繩索的勒疼,慢慢摸上了自己的發冠.

離王小殿下的發冠,是身份的象征,但當初在設計的時候,步棠特意吩咐,在發冠的組片上做了手腳,瞧著鑲滿了寶玉,實際上是可拆卸的,拆卸下來就是鋒利的單面刀片.

發簪是當初陸歸舟送的,頂尖位置旋開,便是玄鐵針,正好用來防身!

拆下組片,沈郅躺在箱子里,弓著身慢慢蜷起腿.他不敢太用力,怕驚動了外頭抬箱子的人,終是用鋒利的刀片斷了繩索.

嘴上咬著刀片的鈍面,手上的繩索也終于被割斷.

事罷,汗水濕了衣裳.

沈郅躺在箱子里大喘氣,無力的將刀片塞回發冠里.

還不待他歇息片刻,這箱子忽然"砰"的一聲落地.

是的,是落下的,不是放下.

沈郅整個人都被撞懵了,耳朵里嗡嗡作響,差點沒把他的五髒六腑都給摔出來.待他回過神來,隔著箱壁便聽到了外頭的刀劍聲.

他用力的推了推箱蓋,奈何箱子從外頭被鎖上,他壓根無法推動.

無奈,只好拔下發冠上的簪子,緊握在手.

側耳聽著外頭的動靜,刀劍聲越來越弱,透過箱口狹窄的縫隙,沈郅看到有人站在了箱子前面,散著寒光的刀刃在微光中格外刺眼.

沈郅握緊了手中的簪子,一顆心已經蹦到了嗓子眼.

咣當一聲巨響,鎖扣被刀刃狠狠劈開,箱蓋被快速掀開.

沈郅捏著發簪,拼盡全身氣力往前捅去……

上篇:第178章 慧極必傷    下篇:第180章 唱雙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