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80章 唱雙簧   
  
第180章 唱雙簧

g,更新快,無彈窗,!

"王爺?"阿右一聲疾呼,快速握住了沈郅的手,臉色瞬白,"王爺!"

沈郅這才回過神來,瞧著站在面前,差點就被他一簪子捅死之人,登時手一松,身子快速後仰. "少主!"

"王爺!"

沈郅被抱住,快速扶到了樹下歇著,阿右忙不迭用袖子扇風,"王爺,覺得如何?是不是悶著了?卑職瞧著,他們未曾動手,應該不至于受傷才對."

"是不是受了內傷?"洛南琛快速蹲了下來,伸手便去探沈郅的腕脈,"還好,不是內傷,就是脈搏有些快,可能是悶著了!"

旁邊有條小溪,阿右快速將沈郅抱到了溪邊石頭上坐著,"王爺,覺得如何?"

洛南琛用葉子盛水,"少主,喝點水,緩緩就好!待在箱子里太久,怕是有些中暑."

喝上兩口水,沈郅才算喘過氣來,一張臉從最初的悶紅色,變成了如今的青白交加,可見是真的悶著了,有些中暑症狀.

"覺得如何?"阿右忙問.

"還好!"沈郅終于開了口.

"此處涼快,你們待著別動,我去處理那邊!"洛南琛抬步就走.

沈郅點頭,望著洛南琛快速離去的背影.

"王爺,真的沒事嗎?"阿右急了,"早知道這樣,在他們把您關進箱子里抬出來的時候,卑職就該出手攔阻的."

"你那時出手,我如何知道這背後之人?"沈郅又喝了幾口水.

方才身子被悶得滾燙,如今總算涼了下來,腦子也算清楚了些許.

瞧著主子手腕上的勒痕,阿右滿心規矩,"王爺,這些人好像不是本朝之人,也不知是從哪兒來的.說的話很是奇怪,嘰里咕嚕的,卑職一句都沒聽明白."

"要是少傅還在朝,就好了!"沈郅輕歎,若是早些跟少傅學點諸國之事,該有多好.

別說阿右沒聽明白,沈郅也沒聽明白,這嘰里咕嚕的,比戲台子上的咿咿呀呀更難聽,就跟鳥語似的.

這些獵戶,因著反抗激烈而被殺了幾個,好在剩下兩個活口.

一個是此前跟抬箱子的男子交涉過的,應該是頭目,還有一個應該只是小嘍啰.

"少主,怎麼處置?"洛南琛讓族人將這兩人綁到了沈郅跟前.

為首那獵戶,瞧著有些驚懼,但更多的是鎮定,就好似已經抱定了必死之心一般,不管怎麼著都不會吐露真相.

另一個倒是好辦多了,嚇得面色發青,渾身發抖.

沈郅決定,從小嘍啰身上下手,畢竟這些人膽子小,雖然知道不多,但多少會有點線索.

"你們是從哪兒來的?"沈郅問.

為首的冷哼一聲,不答.

小嘍啰使勁的瞧著為首的男人,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

"能有反應,就說明聽得懂我說的話."沈郅慢慢悠悠的起身.

"王爺,小心!"阿右扶了一把.

沈郅深吸一口氣,待自身站穩了才推開阿右,"不說是嗎?很好!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兩人仍是沒說話,小嘍啰有些按捺不住,卻被為首的一個眼神給喝退.

"明知故犯,罪加一等!"沈郅勾唇冷笑,負手而立,"都帶回去,好好打著問.缺胳膊斷腿都沒事,留一口氣就成,實在不行就用參湯吊著性命,回頭千刀萬剮!否則,難消本王心頭之恨!"

"千刀萬剮?"小嘍啰終是開了口,"不要不要,我……"

"閉嘴!"為首的男人冷喝,望著小嘍啰的眼神,帶著濃烈的憤怒.

沈郅冷笑,"該閉嘴的是你!"

洛南琛二話不說就讓人撿了箱子里的布團,快速將布團塞進男人的嘴里.臨了,一巴掌拍在那人的後腦勺,咬著牙冷斥,"少主用過的東西,現在用在你身上,你該感到榮幸!敢對少主動手,真是活膩了!"

"你說!"沈郅瞧著那小嘍啰,"你們是哪兒來的!"

小嘍啰戰戰兢兢的開了口,"咱們是赤齊的人,只是這些年離王殿下掌握朝政,對于邊關看得很嚴,咱們好不易溜進來,卻沒辦法向外傳遞消息,所以只能一直蟄伏在東都城外的林子里."

沈郅深吸一口氣,"赤齊的人?"

"赤齊不算大,也不算小."阿右解釋,"所以王爺在時,沒有刻意的留意過,也未曾派人出使過赤齊."

"我知道有赤齊,但周邊當屬東啟為首,其他的……該好好的補一補,這方面的東西!"沈郅想了想又問,"那你們現在活躍起來,到底想干什麼?"

小嘍啰搖頭,"我們只是東都城外負責接應的探子,其實知道的不多,只是將東都城發生的事情,一點點的傳回去而已.赤齊沒想攻打你們南宛,只是覺得有必要防范而已!"

防范?

沈郅皺眉,瞧著眼前的小嘍啰,再瞧著一旁嗚嗚著,發不出聲音的男子,心里有些怪怪的,但一時半會又說不出什麼來.

"把本王交給你們的人,是誰?"沈郅問.

對方搖搖頭,"不知道,只知道他們都歸一位大人掌管,這位大人跟咱們的上頭,好似很熟,而且聽說是跟數年前的一位貴人有關!"

語罷,小嘍啰便不再說話.

可見這小嘍啰,知道的委實不多,而那個為首的男人,肯定不會多說一個字.

"先帶回去再說!"沈郅冷著臉,扭頭望著阿右,"把我抬出來的那個地方,在哪?"

"人都跑了,不過地方還在,被咱們的人圍住了!"阿右回答.

沈郅點頭,"洛長老先回去吧,免得被人看見,到時候又要惹出麻煩來!"

洛南琛俯首,"那這些人,就交給少主了!還有,鍾瑤迄今沒有找到,生不見人死不見尸,還望少主切莫大意."

"知道了!"沈郅深吸一口氣.

目送洛南琛離去的背影,沈郅朝著反方向走去.

之前關押著他的是一棟林中舊宅,不大,應該不是那些人的久留之地,只是偶爾作為落腳點之用.因為一些用不著的房間里,到處都是蜘蛛網和灰塵,只有常來常往的幾間屋子,才被收拾得干乾淨淨. 院子里的雜草剛剛冒出來,長度還不到腳踝.

"近期應該在這里落腳一陣子了."沈郅瞧著地上的雜草,"什麼都沒發現嗎?"

"打掃得干乾淨淨,一塵不染!"阿右回答.

沈郅走進花廳,"此前我就是在這兒,見到了那位大人!"

這位大人,到底是誰呢?

他之前猜測,這位大人背後之人,是四叔.

當然,這四叔是名義上的四叔.

在真正意義上,薄云郁是薄鈺的親爹,沈郅應該尊一聲舅舅.

奈何這是皇室秘辛,有些東西是不允許揭開的,所以沈郅只能當薄云郁是四叔.怕是連爹都沒想到,這四叔不只是心思沉,用他自己的命,算計了爹和娘七年,差點誤了終生.

"這幅畫是什麼東西?"沈郅問.

花廳的牆上掛著一幅畫,瞧著只是普通的山水秀麗之色,可……

阿右上前,命人小心的將畫卷解下,輕輕的放在桌案上,"王爺,這……"

牆上有縫隙,瞧著好像是暗格.

"打開看看!"沈郅忙道,想了想又道,"等會!"

阿右的刀子已經撬了進去,就差掰一把,聽得主子下令,當即斂了手,"王爺,怎麼了?"

"所有人退出去."沈郅下令.

花廳內的暗衛快速撤出花廳,沈郅細細瞧著這牆縫,"能放在這里,就不怕被人看到嗎?"

阿右一愣,答不上來.

"既然知道會被人發現,並且會引來別人的好奇,將其拆開,那你說這里面會裝著什麼東西?"沈郅冷著臉反問.

阿右不太明白,"請王爺明示!"

"出去!"沈郅道,"這里面肯定沒有好東西,鬧不好是要命的.就算要拆開,咱們也得隔著遠遠的,你能做到嗎?"

"能!"阿右斬釘截鐵的回答,沒有抽回刀子,而是跟著沈郅退出了花廳,就站在窗外,這個位置正好能清楚的看到暗格所在.

沈郅深吸一口氣,"如果待會有什麼煙啊,冷箭之類的,大家第一時間往外跑,不要在此逗留."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是!"眾人斬釘截鐵.

阿右掌心凝力,隔空便是一掌落在刀身上,刀子快速撬開了暗格.

刹那間一股黑煙從暗格內湧出,速度之快,若然方才真的對著暗格開撬,只怕……誰也跑不了.

阿右抱著沈郅便飛身落在了院子里,誰知道這毒煙,到底有多強,萬一蔓出花廳,還留有毒性,豈非糟糕?饒是他也曉得,主子不懼這些.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沈郅松了口氣,瞧著所有人都退到了院子里,"都沒事吧?"

"這些人好歹毒!"阿右切齒,"虧得王爺思慮周全,否則一個都跑不了."

"我只是覺得,那人既然知道抓錯了人,肯定是要撤離.既然要撤離,勢必做好了暴露行跡的准備,免不得要留一手,殺一個賺一個,殺一雙賺一雙!"沈郅憤然,"定要抓住他們."

否則這些人,還會去找薄鈺的麻煩,尤其是現在,秘密已經不再是秘密,他們會讓這個秘密,變成一柄刀.

站在院子里,沈郅望著花廳的牆上,那黑洞洞的暗格,幾近咬牙切齒.

離王小殿下回來的消息,從城門口傳到了街頭巷尾,又傳進了宮里.這會所有人都在找離王,所幸……萬幸……幸好……

春秀是第一個跑到城門口的,頂著一雙黑眼圈,抱著沈郅就嚎啕大哭,"你到底去哪了?嚇死春秀姑姑了!你這小子,出門都不說一句,這要我的命啊?"

沈郅輕輕拍著春秀的脊背,"姑姑,我沒事,我就是出去溜了一圈,有些迷路了!"

"迷路了?"春秀拭淚,"下回別出去溜,你爹娘就你這麼一個孩子,若是……你讓姑姑如何同你娘交代?郅兒,你現在是離王小殿下,多少雙眼睛盯著你,多少人想害你,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下回出去玩,叫上姑姑,姑姑陪著你!"

沈郅點頭,"記住了,姑姑!"

"欸,回家吧!"春秀抹著眼淚,"你不知道,你失蹤這一天一夜的,可把所有人都嚇死了.你舅舅與關關,跑遍了每條巷子,街面上挨家挨戶的問,還連夜去貼你的畫像,但凡能找人的法子,他們都想遍了."

"外祖父……"沈郅抿唇,"知道了嗎?"

"哪敢告訴他老人家!"春秀搖頭.

老爺子年紀大了,萬一心急上火,眼一瞪便厥過去,那該如何是好?

沈郅松了口氣,"甚好!"

"好什麼?整個巡城司都出動了,多少人滿大街,城里城外的找,郅兒,你到底去哪了?"春秀扭頭望著身後,"這兩人是哪兒來的?"

沈郅笑道,"撿的!"

春秀輕嗤,"又胡說,打量著糊弄我,撿的能給綁成這樣?"

"阿右,你找個可信的人,將這兩人送去天牢."沈郅吩咐,"不許任何人探視,也不許提審,丞相和關太師亦是如此.除非有皇上手諭,否則誰都別想!"

"是!"阿右頷首,手一揮,便讓底下人把這兩個赤齊的細作帶走了.

春秀愣了愣,"似乎很嚴重?"

"他們干了壞事,我正生氣呢!"沈郅撇撇嘴,"姑姑,對不起,我不該讓你擔心的."

"姑姑不怕擔心,姑姑只怕你有事.你若沒事,姑姑就算操碎心了,也是值得!"春秀輕歎,"郅兒,擔心你的人很多,你可一定不能做那些傻事."

沈郅點頭,"郅兒曉得!"

"哎呦,可算回來了!"關毓青沖上來,一把抱住沈郅,眼睛里瞬時下了雨,"臭小子,你可嚇死老娘了,你跑哪兒去了?怎麼都不說一聲?"

沈郅有些心酸,"毓青姐姐,我沒事!"

"沒事自然是最好的,可你這,這……"關毓青直掉眼淚,哪里還說得出話來.

一天一夜……整個心都懸著,焦灼的等消息,焦灼的找人,世上沒有比這更折磨人的事情了!

"小姐,您哭什麼?人都回來了,是好事!"念秋在旁勸慰.

關毓青哭得厲害,"我這不是高興嘛!"

"舅舅!"沈郅行禮.

夏問卿的腿腳不方便,但聽得外甥的消息,盡了最快的速度趕來,"沒傷著吧?去哪了這是?整個東都城都翻遍了,就差掘地三尺!我的郅兒啊,你是要嚇死舅舅嗎?"

沈郅笑了笑,在夏問卿吃力的蹲下來之後,伏在他耳畔低語了兩句.

聞言,夏問卿當即擰了眉頭,"當真?"

"郅兒不敢瞞舅舅!"沈郅斬釘截鐵的回答.

夏問卿輕歎,"你想知道這些事,為什麼不去問你的外祖父,問我爹呢?"

沈郅一愣,"外祖父?"

"你娘沒告訴你,你外祖父曾經位居大學士之職嗎?昔年身處朝堂,誰不知道夏大學士,才富五車,博學強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夏問卿站起身.

關毓青知道他腿腳不好,下意識的攙了一把.

兩人無意識一對眼,雙雙紅了臉.

沈郅這才反應過來,"對啊!少傅懂的東西,外祖父都懂,少傅知道的,外祖父肯定也知道!"

"所以啊,你的外祖父抵得上千萬本書,不會輸給你的少傅和太傅!"夏問卿笑了笑,"皇上知道你丟了,派了巡城司的人,滿城找你,你先入宮覲見皇上,我幫你去巡城司走一趟,免得大家空找!"

"謝舅舅!"沈郅行禮,疾步離去.

"郅兒與你說了什麼?"關毓青忙問.

夏問卿輕歎,顧左右而言他,"這小子,了不得!"

是不得了.

沈郅進宮的時候,瞧了一眼停在宮門口的馬車,"太師府和丞相府的人也在?"

"王爺?"阿右有些擔心,"大概是太師和丞相覺得皇上小題大做,畢竟王爺您……"

"也不知道爹當年是怎麼忍下來,不懟這些胡攪蠻纏的老糊塗!"沈郅抬步往前走.

承甯宮內.

步棠才知道沈郅失蹤了一天一夜,若不是礙于太師和丞相在場,她這暴脾氣,定是要狠狠揍皇帝一頓,打量著把她誆進了宮,按在了皇後的鳳椅上,就什麼都不讓她知道了?

真當她是擺設?

"皇上!"丁全急急忙忙的跑進來,"小王爺進宮了!"

"什麼?回來了?"薄云崇大喜.

逃過一頓打,甚好甚好!

沈郅疾步進門,"臣,薄郅,叩請聖安,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郅兒!"步棠慌亂的撲上去,"郅兒,你去哪了?大家都瞞著我,我委實不知你……有沒有傷著?是誰干的?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動我家郅兒?"

"皇後娘娘放心,臣很好!"沈郅瞧了一眼邊上站著的兩老頭,輕輕扯了扯步棠的衣袖,壓著嗓子低語,"姑姑,等我跟皇伯伯說完事,我再去找你,我先對付他們兩個."

"好好對付一頓,盡說你壞話!"步棠低低的說.

沈郅連連點頭,躬身行禮,"恭送皇後娘娘!"

步棠起身,狠狠剜了薄云崇一眼,大步流星走出殿門.她當然知道,沈郅是有要事想說,何況她不懂朝政,在這里待著,只會讓局面更糟,而且……也幫不上沈郅.

既然沈郅已經安然無恙,待沈郅來尋她,再問個究竟不遲!

"郅兒,你這是去哪了?"薄云崇問,"朕讓巡城司的人,到處找你,可把咱們都急壞了,這不,丞相大人和太師都趕來看熱鬧呢!"

關山年和尤重對視一眼,皇帝措辭太過精准,讓人很是尷尬! 是來看熱鬧的!

順帶,笑話兩聲:小小年紀當什麼離王,稚氣未脫,盡闖禍,成不了什麼大氣候!

沈郅跪地行禮,"皇上,臣有本奏!"

薄云崇一愣,"喲,演上癮了?沒外人,隨便說."

"臣昨日並非失蹤,而是發現了赤齊的細作,所以一路尾隨.被發現後好生周旋,這才擒住了兩名赤齊細作,如今已押赴天牢,嚴加看管."沈郅有板有眼的稟報,"此乃國之大事,臣不敢擅作主張,特入宮請旨,請皇上定奪!"

一語既出,眾人皆驚.

"什麼東西?"關山年駭然,"赤齊?"

"赤齊的細作?"尤重也以為自己耳背聽錯了,"你抓了赤齊的細作?"

"怎麼,你們還懷疑本王還造假?"沈郅起身,"皇上,臣沒有說謊,臣說的是實話,而且人都抓住了,有阿右作證.若是皇上不信,可親自去天牢提審!"

薄云崇滿面驚詫,不敢置信的望著這半大小子,"你干的?"

沈郅點頭,"我干的!"

"好樣的!"薄云崇冷哼,回頭望著那兩個老糊塗蟲,"有細作就在東都附近,結果呢……就知道來朕這兒搬弄是非,實在事兒是一樁都辦不了,回頭這老臉怕也不知道能往哪兒擱.你們瞅瞅自個,都一把年紀了,還不如幾歲的孩子呢!"

關山年紅了紅臉,尤重又何嘗不是面如豬肝色.

之前還笑話,小孩子不靠譜,玩興一起來,便是誰都沒法子.

嘖嘖嘖,一把年紀了還被皇帝指著鼻子罵,這滋味……

"皇伯伯,他們說,之前是因為有我爹主持朝政,格外注重邊關之事,所以這些人入了我南宛卻辦法將消息遞出去,可現在爹不在了,他們便開始活動了!"沈郅想了想,"皇伯伯,我覺得這事很是蹊蹺."

兩老一少,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沈郅,一個個都是見鬼般的聲色.

"怕是中邪了吧?"尤重低語.

關山年歎口氣,"莫不是離王附體?"

連薄云崇都覺得,沈郅這小子成長得有些快,簡直超乎了他的意料,心想著可別長太快,到時候操心過度,小小年紀落個腦子有毛病該怎麼辦?!

"郅兒,你剛回來,需要休息!"薄云崇擔心,"想太多,容易老啊!你看皇伯伯,是不是看上去,比你爹當初都要年輕?這就是因為皇伯伯什麼都不操心,整日開開心心的."

一回頭,兩位大人面色黢黑.

皇帝連這種事都拿出來炫耀,還好意思指著他們的鼻子罵人?

"郅兒想讓皇伯伯一直這麼開開心心的."沈郅笑道,"所以郅兒得多為皇伯伯分憂,這樣皇伯伯就能和小棠姑姑多相處,來日多生幾個寶寶,這樣就會普天同慶!"

薄云崇點頭,"聰明!"

尤重歎口氣,"皇上,臣以為……"

"皇伯伯,我覺得這件事,肯定是因為邊關防衛松懈,所以導致外敵入侵而不自知."沈郅一本正經的開口,"那些人以前沒送出去消息,現在卻開始送消息了,而且都盯著東都,就說明他們即將對我們不利,不可不防!"

"說得有道理!"薄云崇扭頭望著兩老頭,"都聽聽!還沒一個孩子見解地道,羞不羞!"

關山年搖搖頭,這年頭,老臣難為啊!

"皇伯伯,這件事咱們得重視起來!"沈郅哄著薄云崇,"免得到時候出了什麼事,咱們會措手不及.而且我發現他們跟東都外頭有些人相互勾結,此番差點把我交給了赤齊的人,所幸阿右及時相救,否則郅兒就回不來了!"

"什麼,敢把你交出去!"薄云崇咬著牙,"薄家的子嗣,豈是這些狗東西能碰的!郅兒,此事朕就交給你全權處置,上至達官貴人,下至黎民百姓,誰敢跟赤齊的細作勾結,一並問罪,決不輕饒."

"皇上?"

"皇上?"

還不待兩人反對,沈郅已經跪地行禮,"臣,薄郅,謹遵皇命,一定竭盡全力,為皇上查察細作,請皇上放心!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得,大伯和侄子唱雙簧,留下兩個老臣在旁邊聽戲.

皇帝一個眼神過來,兩人還得鼓掌叫好!

真是……太難了!

出了承甯宮,丞相尤重站在宮道上,扭頭望著老太師發愣,"太師,你有沒有覺得,這小子比他老子更難對付?薄云岫心性孤傲,但做事公私分明,咱多少還能摸著點脾氣.你再看看這小子,把皇帝哄得眉開眼笑,回頭辦起事來,手段半點都不輸給他老子."

"也不知道薄云岫,是怎麼生出這樣的孩子?"關山年直搖頭,"等他再長大點,我兩這把老骨頭,估計都得被他捏得死死的,整個朝堂都該是他薄郅的咯!"

以前瞧著沈郅,黑,瘦,弱,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就是個鄉野冒出來的小子.

如今才知道,這是林子里跑出來的猛虎,凶著呢!

得了聖旨,沈郅大搖大擺的走出承甯宮,有了這個,就能盯著邊關的動靜,而且可以名正言順的處置薄云郁的事情,能保護薄鈺周全.

甚好!

宮道上,忽然響起了歇斯底里的哭喊聲,"沈郅!"

沈郅心下一顫,剛轉身就被薄鈺狠狠的抱住,"你死哪里去了?那麼多人找你都找不到,害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下次你再敢這樣嚇我,我就把你的腿打斷!"

"眼淚鼻涕的都蹭我身上了!"沈郅一臉嫌惡,趕緊推開薄鈺,隨手便遞了帕子過去,"惡心死了,快點快點,自己擦擦!"

薄鈺狠狠吸了吸鼻子,"那你還敢丟下我!"

沈郅輕歎,瞧著薄鈺哭鼻子的樣子,他忽然想起了爹娘.

以前哭了,娘都會哄他.

可現在呢……

娘,郅兒現在就算哭斷了腸,你也聽不到吧?

袖中的手,愈發握緊聖旨.

上篇:第179章 後患無窮    下篇:第181章 史上最沒用的探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