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82章 日落而現,日出消亡   
  
第182章 日落而現,日出消亡

g,更新快,無彈窗,!

"好似還真的有過這麼一回事."薄鈺忽的一拍腦門,"此前我娘還活著的時候,帶我去了一個地方,那地方是在城外,我當時還給做了個記號."

"什麼地方?"沈郅不解,"沒聽你提起過."

"是個小木屋."薄鈺努力的去回想,"娘說過,那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不過就帶我去過兩次,娘還說那是她跟我爹相遇的地方.那時候還不懂,以為娘說的爹是……就是姑父……"

如今想來,魏仙兒當時說的薄鈺的爹,應該是四皇子薄云郁.只是薄鈺未曾細想,也不曾想過,自己不是離王府的孩子. "你還記得那個地方嗎?"沈郅問.

薄鈺撓撓頭,"有點困難,但是年紀小,記不住東西,再長大點,娘就不肯帶我去了."

大概是魏仙兒,擔心薄鈺記住了,到時候說漏嘴,畢竟彼時的魏仙兒是那樣謹慎小心之人.

"你努力想想,不著急!"沈郅巴巴的望著他,"這件事若是處置了,以後日子就能安生了!那些人是定然要處置乾淨的,否則都沒有好日子過."

薄鈺有些著急,一張小臉憋得通紅,"你,你莫要逼太緊,我先好好想想,我想想!"

是該好好想想的,幼時的記憶,只記得有山有水,有幾間小木屋,一個籬笆牆,可那麼多地方都是有山有水的,老百姓不是住茅屋就是住木屋,相似之處委實太多.

"莫要著急,先回去再說!"夏禮安忙道,"別著急,越著急越想不清楚,可能緩一緩反而能想起來!"

語罷,夏禮安用拄杖戳著那人,"給我安安生生在這里待著,不要惹出什麼幺蛾子,回頭有什麼事再來找你!還有,不許輕易對外人吐露那位貴人的事情,免得給自己招惹災禍,知道嗎?"

男人連連點頭,"知道,知道!"

出了天牢,薄鈺瞧著外頭的天色,撓了撓頭,"我怎麼就想不起來了呢?"

就記得風景,沒記得路,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不著急,反正都到了這一步."沈郅攙著夏禮安上了車.

饒是到了車上,薄鈺亦是托腮發愣.

"不管是誰,對于小時候的事,多少都是模糊的,除非你忽然觸景傷情,或者看到了什麼類似的場景,否則很難想起來什麼."夏禮安寬慰,"鈺兒,你別有太大的心理負擔,這事兒不怪你!想不起來也沒事,咱還有其他的法子."

若是將孩子逼壞了,那可怎麼好?

說來說去,人……才是最重要的.

待回到了問柳山莊,一老兩小,坐在亭子里.

阿落備了茶點,又去切了瓜,然後便坐在一旁剝堅果,安安靜靜的聽著他們說話.

"這赤齊,昔年窮得叮當響,又恰逢旱災,那叫一個慘啊!赤齊的前幾任君主無能,鬧得赤齊民不聊生的,最後實在沒法子,就求助咱們南宛.先帝仁德,便派我出使赤齊."夏禮安娓娓道來,"我去了一趟赤齊,差點沒給累死,好在當時還年輕,倒也扛得住!"

薄鈺吃著核桃,不解的問,"那地方為什麼這樣窮?是太懶了不干活的緣故嗎?"

"哪能啊!"夏禮安喝口茶,"這地方特別炎熱,種什麼都能給你長出歪瓜裂棗來,而赤齊又沒有什麼太適合的種子,以及耕作的方式,所以我過去的時候,就給帶上了,去勘查探井,打了深井,還教了他們一些紡織,耕種.赤齊現在應該是綠樹成蔭了,昔年真是可以用寸草不生來形容."

沈郅幫著阿落一起剝瓜子,"我只是不明白,既然是個小地方,為什麼四叔還要去倒騰這些?都活不下去了,還有力氣去東征西討嗎?四叔既然那麼聰明,不可能想不到這一點."

夏禮安愣了愣,"也是!"

"也可能是現在吃飽了撐的呢?"阿落插了一嘴,將瓜子仁都推到兩個孩子跟前,"我覺得這事其實特別好解釋,昔年四皇子不受先帝寵愛,身子又格外的弱,可這心里頭又惦記著皇位,便把能想的法子都給想盡了!"

"有道理."夏禮安點點頭,"不過我當時是數十年前,後來到了四皇子那會,赤齊早就不是最初的赤齊了,赤齊的百姓豐衣足食,國庫充盈之後就開始屯兵練兵,最後還吞並了周遭不少小國,便有了今日的規模.說到兵力嘛……"

夏禮安摸了摸自個的胡子,"還得問問兵部,外祖父所知道的,都是數十年前的事兒,跟現在肯定有所差別.唯一能告訴你的便是,這赤齊的弓箭特別厲害.他們的連發弓弩,用的是赤齊獨有的神木所制,韌性特別好,那箭做得堅硬無比."

沈郅皺眉,"赤齊的弓弩很厲害,這若是組成軍隊,想必威懾力不小,這大概也是四叔看中他們的原因.弓弩這東西,講求團隊,而且人多就行,不需要太多講究."

"對!"夏禮安頷首,"所以我覺得,當年這四皇子,多半也是沖著赤齊的弓弩軍隊去的.可沒想到最後他自己反而……"

薄鈺瞧著他們欲言又止的模樣,默默喝了一口果茶,"雖然是我生父,可我對他沒有任何的印象,自然也不會有過多的情感注入,你們不必如此,我現在聽著,就像是聽陌生人的故事一般."

他只是在想,怎麼才能找到娘之前帶他去過的地方.唯一記得的是,這地方似乎距離東都不太遠,但究竟朝著哪個方向去的,委實沒印象了.

當然,如果去走一走,興許能想起來,可城外……有點危險!

想起上次,沈郅被自己連累,差點死在了城外,薄鈺便心有余悸,還好沒什麼事,否則……

沈郅拍拍薄鈺的肩膀,"反正我們現在都得靠自己了,你若心里藏著事不告訴我,仔細我不理你!"

"不是!"薄鈺忙道,"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城外那麼危險,我……"

"不去找,就不危險了嗎?早點把這禦印還給赤齊,斷了四叔的舊部和赤齊的承諾,這樣咱們才能安全.否則,赤齊的人源源不斷的來我南宛,到時候還不定鬧出什麼亂子."沈郅喝著茶,"明日叫上春秀姑姑,帶上人,咱們一道出城去找."

"為什麼要找春秀?"阿落不解.

沈郅笑了笑,"因為我們是山里出來的,對那些林間小路,山間小路的,比較能適應,若是遇見什麼事,反應能力肯定勝過尋常的軍士."

若真的遇見了危險,旁人興許會有所顧慮,但春秀姑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救他.

"成!"阿落點頭,"回頭我給你們准備點需要的東西,千老頭走的時候,留了一大堆的東西,咱給帶上.對了,我前陣子特意讓人給你們做了點好東西,晚上大概就能送來."

兩小只直勾勾的盯著她,"阿落姑姑,你要送我們什麼?"

自從沈木兮走後,阿落成日里愁,愁這兩個小的吃喝拉撒,偶爾還把以後娶媳婦的事都給叨叨上.是以她一說要送東西,兩小只就有些擔心,別是讓他們披甲出城吧?

那樣,就太誇張可怕了!

"我給你們一人打造了一把玄鐵短刃,片兒薄,到時候就藏在腰間,同腰帶是一模一樣的,外表絕對瞧不出來."一想起上次沈郅被關在箱子里,渾身上下就一個發冠能用作防身,阿落又是愁得睡不著覺.

是以,連夜讓人去打造了軟刃.

"阿落姑姑,你這都是跟誰學的?"沈郅問.

"皇後娘娘教的!"阿落回答.

沈郅,"……"

難怪阿落姑姑生出了幾分江湖氣息,原是小棠姑姑教的,誰不知道自從小棠姑姑做了皇後,後宮的宮女都開始習武了……一大早的,禦花園里,宮女跟太監練習摔跤.

宮里的太監,經常鼻青臉腫,身上帶傷.

為此,朝臣一個個都上了好些折子,然則皇伯伯要沖著小棠姑姑,這折子就算上來了,也只當是個屁,風一吹就散了.

"安全點,是好事,莫要大意就對了!"夏禮安比較支持阿落的想法,"咱們這一幫老的少的,就只盯著你們兩個,希望你們平平安安的長大,阿落也是好意,你們必須帶上!"

"是!"沈郅薄鈺齊刷刷行禮,視線對碰時,各自偷笑.

夜里的時候,阿落又開始翻找瓶瓶罐罐,問柳山莊的要帶著,離王府後頭藥廬里的也不放過,最後收拾出了一包袱,看得春秀都有些心里發抖.

這是去辦事,又不是翻山越嶺去逃難,搬這麼多東西作甚?

"挑幾樣就好!"沈郅扯了扯唇角,面色有些發青,"這些個固元丹,就不用帶了,吃得太補容易流鼻血!"

阿落皺眉,只得另外擇了幾樣.

這會是真的不能少了,否則阿落就得親自跟著,死活不肯待在城里等著.

薄云崇特意讓從善也跟著去,否則他那位皇後娘娘,就得拎著劍跟上了……

出了城,薄鈺站在門口許久.

記憶太模糊了,就這樣去找,真的很難.

盡量去找有山有水的地方,昔年魏仙兒是在長生門的照顧下長大的,肯定住得比較偏僻,而四皇子能找到這個地方,就說明此處雖然偏僻,但必定有路經過,又或者有河,肯定有留人的法子.

四叔會去哪些地方呢?

薄云崇也不清楚,當年魏仙兒和薄云郁是怎麼相遇的,畢竟連薄云岫也是在薄云郁死之前,才曉得有魏仙兒這麼個人,通過畫像才知道薄云郁的女人生得這般模樣.

據說,當時薄云岫也是在東都城外,把人帶回來的.

"你說爹當初怎麼就不問清楚呢?他要是多問幾句,咱不就什麼都解決了嗎?"薄鈺撓撓頭,不是山就是樹,看著都差不多,誰知道那個木屋在哪?

"問什麼?"沈郅深吸一口氣,"兄弟妻不可戲,我爹什麼人,你還不清楚嗎?本就油鹽不進,如今還隔著一層身份,更是連靠都不會靠近,還問……問什麼?你從哪兒來?你是誰家姑娘?為什麼跟著四叔?省省吧!"

爹對其他女人都不感興趣,連自己後院有什麼人都不清楚,哪里會問這些八卦問題.

"可現在,我瞧著都一樣,怎麼找?"薄鈺頭疼,"怎麼就記不住呢?我要是從小跟你一樣,記性那麼好,肯定能記住的!"

"不好意思,我娘就生了我一個人,你沒機會跟我一樣!"沈郅翻個白眼.

薄鈺撇撇嘴,這深山老林的……

不遠處,有暗影浮動,緊跟不舍.

從善斂眸,眉心微蹙,繼而在沈郅的耳畔低語了兩句.

沈郅挑眉看了他一眼,"確定?"

"是!"從善頷首.

沈郅點頭,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累死了,歇會!"

薄鈺仲怔,"怎麼不走了?這地方太過陰森了,咱還是先出去再歇一歇吧!"

"我累了!"沈郅看他.

薄鈺眨眼,環顧四周,轉而撓撓頭,"你累了?成吧!"

于是乎一幫人就坐了下來,哪兒都不去,就在這里坐著乘涼,吃點干糧喝點水,午後還能打個盹,這哪里是出來找人的,分明是出來游山玩水的.

在外人看來,這離王小殿下還真是不靠譜,年紀太小,頗為任性.

"從善呢?"春秀坐在沈郅身邊,看了一圈沒瞧見人.

"我讓他辦事去了!"沈郅低低的說.

春秀一愣,"啥事,這麼神神秘秘?"

"我要撒網捕魚!"沈郅吃著干糧,眼睛里凝著自信的光,"姑姑只管看戲就是."

"成!"春秀喝口水.

既然沈郅胸有成竹,她信他便是.

四下安靜得很,沈郅靠著樹干,仰頭望著陽光從層層疊疊的樹葉上落下,也不知道娘那邊,是否也有這樣的涼爽和愜意?

廣袤無垠的大漠,是沒有這樣的陰翳可以乘涼的.

沙漠上,並非沒有生命,只是生命掩于黃沙之下,藏得深沉.

"前面就快到了!"阿勒喘著氣,駝隊翻越沙海的時候,最是疲憊.頂著炎炎烈日,連呼吸都是灼燙的,一直燙到了心肺處.

沈木兮眼皮子發燙,只覺得每個毛孔都在往外吐氣,都在流汗,到了最後汗都流不出來了,那感覺才是真的痛苦不堪,虛脫不像虛脫,因為神志還算清楚,可就是使不上勁.

駱駝顛得人生無可戀,正午的時候,能顛得人干嘔腹內酸水.

鋪天蓋地的黃沙,鋪天蓋地的強光,你根本沒有躲避的地方,連水壺里的水都是熱的,目光所到之處,都是滾滾熱浪,最初的歎為觀止早已消失,如今剩下的除了疲憊就是失望.

薄云岫望著搖搖欲墜的沈木兮,心疼的瞧著她,曬得干裂的唇,血已無法滲出.

"看,就在那個方向!"阿勒又喊了聲.

水已經不多了,所有人只能小心謹慎的省著用.

大漠里的風沙,說來就來,大漠里的天氣,說變就變.

"韓不宿!"千面一聲喊.

駝隊當即停了下來,韓不宿已經從駱駝上摔下來,沿著沙堆滾下去.

"韓不宿!"千面躥下,急忙去追.

然則他自身也是手腳無力,腳下一軟,登時與韓不宿一般,咕嚕嚕的往下滾去.

沙子太滑,深一腳淺一腳,稍稍不注意就會絆倒,于是乎一幫人連滾帶爬的,直接落回了沙堆底下,好在都沒什麼大礙.

只是韓不宿,委實是有些撐不住了.

她這副身子,原就是靠著一口氣撐著,百毒聚身,眼下這一頓暴曬,幾乎快把她曬干了.

"韓不宿?"千面將韓不宿抱在懷里,"韓不宿?醒醒,別睡!你不是打不死的嗎?你睜眼看看!韓不宿!韓不宿!"

"韓前輩!"沈木兮撲上來,呼吸凌亂,"前輩?怎麼樣?"

"就是曬暈了!"千面喘口氣,"來點水!"

月歸忙不迭將水壺遞上,快速給韓不宿灌水.

喝了兩口水,韓不宿才稍稍好轉,幽幽睜開眼睛瞧著圍攏上來的眾人,"我還沒死,放心!"

沒解決回魂蠱,她死也不會瞑目.

阿勒牽著駝隊回來,在大漠里最不能弄丟的就是駱駝,否則就真的死定了.駱駝一字排開,所有人坐在駱駝的影子里,算是小憩片刻.

晌午的日頭太毒辣,除非等到日落,否則這溫度是很難降下去的.

"還能不能堅持?馬上就到了,只要你們還能堅持,日落時分,我一定帶著你們找到日落之城.那里有水,有綠洲,有活下去的機會."阿勒喘著氣,唇上早已開裂.

韓不宿點點頭,"扶我起來,我們繼續走!"

"前輩!"沈木兮抿唇,"你……你的身子……"

"這麼多年都熬過來了,若是命中注定要讓我葬身在這黃沙底下,我也無怨無悔,至少我距離自己的目標很近了!"韓不宿喘口氣.

水壺里只剩下一口水,還是省著吧!

重新上路,薄云岫攙著沈木兮,"你還可以嗎?"

"前輩都能撐住,我自然也可以!"沈木兮抿唇,"為了你,為了郅兒,我要好好的."

薄云岫點頭,小心的扶著她上了駱駝,"不舒服的時候就說一聲,大漠里可不是開玩笑的."

"知道!"她沖他勉強擠出笑容.

這一次,阿勒不是在畫大餅,黃昏日落.

有城鎮若隱若現的,恍如海市蜃樓一般,出現在茫茫的大漠中.

"看!"阿勒興奮直指,"那個地方,就在那個地方,只有黃昏日落才能找到,我們找到了,快!快!"

狂風吹開了黃沙,露出了埋沒在黃沙底下的古城.古城前干涸的湖泊,從地底下翻出了水漬,漸漸的越久越多,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彙聚成湖.

倒真真應了那一句: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看到了嗎?"阿勒興奮無比,"那就是!那就是!我們快走!"

所有人一鼓作氣往前沖,到了湖邊的時候,已經顧不得其他,千面和阿勒直接跳進了水里,黍離和月歸則第一時間將水壺灌滿,遞到了薄云岫和沈木兮跟前.

"這水好涼啊!"千面驚呼,"真是舒服!太舒服了!"

"韓前輩!"沈木兮將水遞上.

韓不宿躺在湖邊,但她不敢下去,也不敢去觸碰水澤,身上免不得有傷口,萬一浸泡到水里,會害了所有人.好在靠湖面近一些,就能感受到湖水的沁涼,倒也能緩解酷熱.

再喝上幾口水,整個人都舒坦了.

"好點嗎?"沈木兮與月歸將她攙起.

韓不宿點點頭,眯著眼睛瞧著黃昏日落中的古城,"就是這里嗎?我們到了!"

"是!"沈木兮點頭,"到了,很快就能結束了!"

"一切都會結束!"韓不宿低頭一笑,"待事情結束,塵歸塵,土歸土,你們也能得到自由,而我……也能放下這副殘軀,終于可以活得像個人一樣."

而不是人不人鬼不鬼,痛苦一生!

"這日落之城,只能在黃昏日落的時候才會出現,所以可以現在進去,但是明天日出之前,一定要出來,否則黃沙掩蓋,就再也沒有機會出來了."阿勒吩咐,"我就不隨你們進去了,我會在外面等你們,三日為期,我只等三日!"

阿勒望著眾人,"三次機會,不管成敗,請你們務必跟我回去,若是不答應,只能留下,我不會再管你們的.上次那個老頭,領著人就是這樣進去,但是再也沒有出來."

"陸如鏡?"沈木兮皺眉.

"帶著一個年輕人,還有一幫人,就是從這里進去的,現在是不是還活著,我也不知道.這日落之城,是我們瀛國的禁地,很多人進去,都沒有再出來,里面有什麼,我確實一點都不知道."阿勒兩手一攤,"所以,我幫不上你們!"

"好!"沈木兮點頭,"多謝!"

待所有人都灌了水,背上自己隨行的背囊,緩步朝著城內走去.

這座古城,日落而現,日出消失,不知承載了多少秘密,又不知吞噬了多少性命.

"要小心啊!"阿勒扯著嗓子喊.

薄云岫握緊了沈木兮的手,扭頭望著深愛的妻子,已然做好了心里准備.

夫妻一體,生死同心!

上篇:第181章 史上最沒用的探子    下篇:第183章 重生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