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83章 重生殿   
  
第183章 重生殿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得不說,這落日之城果真詭異得很.

進了城,到處都是泥俑,神態各異,或站著,或坐著,一個個栩栩如生,瞧著好像是真人似的.

千面上前,左右查看,繞著立在街邊的泥俑走了一圈,輕輕用指關節敲了敲,"喲,好像是實心的?!這跟你們護族的泥俑,似乎不太一樣啊!"

韓不宿摸了摸泥俑,"雖然是泥俑,但是這些泥俑……摸上去怪得很,連脖頸上的筋脈都刻得那般清晰無比,真是少見得很,哪怕是護族最好的匠人,也未必能做到這般仔細!"

"說不定真的是活人呢?"月歸細細的瞧著,"主子,您說這泥俑的身高,體態,還有這神情,哪一處不像是咱們活人?"

像是躲閃不及,忽然間就成了這樣.

"我瞧著,也像是活人!"沈木兮脊背發涼,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薄云岫,你有沒有覺得這些東西好奇怪?"

"是你覺得,身上不太痛快吧?"薄云岫將她圈入懷中,"我也感覺到了,這些泥俑可能真的不是單純的泥俑,我們趕緊走,早點處置完回魂蠱,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

"走走走!"千面在前面帶路.

天黑下來,黍離和月歸去街邊撿了兩個燈籠.

若非此處空無一人,怕是誰都不會相信,這完好得近乎囫圇的城鎮,竟然是個死城.

沒有人,但什麼東西都是齊全的,就好像這里的人,都是一夜之間消失無蹤,連東西的都來不及搬走,更詭異的是,不管是房間里,還是屋舍外,都沒有任何打斗過的痕跡.

所有的屋子,都是沿著日落之城的最中央位置,環繞建造.

最中心的位置,好似一座堡壘.

外頭瞧著,是石頭城,城門口立著不少侍衛,當然,全部都是泥塑,微光中很是瘆人.

"創建此處的老祖宗,莫不是特別喜歡造泥俑?走哪都得放幾個,這是多麼閑得慌?"千面嘖嘖嘖的直搖頭,"一個個的做,做得還都不一樣,個頭跟真人似的,這得需要多少年,才能做出整個城的泥俑人?"

"少說也得十年八年的,若是造泥俑的匠人不夠多,估摸著得要幾十年!"黍離環顧四周,"不過,主子,您有沒有發現不太對啊?外頭風沙呼呼的吹,進了城之後好似很安靜."

"就像是靜止了一樣!"月歸忙道,"從進來之事,卑職就已經察覺了……這好像真的是死城,是那種很死寂的感覺,除了咱們幾個會呼吸的,好似真的沒有活物!"

薄云岫握緊沈木兮的手,從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二者心意相通,他當然知道沈木兮在想什麼,這地方太過死寂,真的宛若死城,而且……她與他都感覺到了,來自于鳳凰蠱的蠢蠢欲動.

言外之意,就是這里並非沒有活物,只是肉眼看不到而已.

他們,是可以感覺到的.

"你干什麼?"千面不解.

韓不宿蹲在地上,也不知是在干什麼.

聽得千面發問,韓不宿沖他翻個白眼,"你懂個屁!"

有東西,從她的罐子里跑出來,像是一條蛇,又不似蛇,這東西十分靈活,出來之後,便快速朝前游走,速度還挺快.

"韓前輩,你在干什麼?"沈木兮問.

"在找回魂蠱所在!"韓不宿吃力的站起身來,從腰間的隨行小包里,掏出了一瓷瓶,往嘴里灌了一把藥丸,拿水吞服,這才松了口氣道,"跟著這東西走,一定能找到入口所在."

月歸皺眉,"要不,我扶著您?"

"省省吧,別到時候因為我一個人,把你們都給毒死了!"韓不宿擺擺手,緩步朝著前面走去.

千面默默的跟在後面,隱約好似聽到身後的沙沙聲,但回頭去看,又看不出個所以然,這黑漆漆的什麼都瞧不見,只能聽見聲音,真是怪瘆人的.

石頭城的城門被人打開過,瞧著上頭的鎖扣,顯然是被人砍斷的.

"應該是陸如鏡他們."薄云岫道,"要不然就是趙漣漪."

至于是誰都無所謂,反正已經走到了這一步,沒有回頭的路.

進了城門,這場面更是讓心驚肉跳,整排的泥俑,就好像是在列隊歡迎一般,讓人看得毛骨悚然,尤其是在黑漆漆的夜里,昏暗的燈籠火光,大批的人影陰翳,就這麼相互膠著.

好似周圍都是人,卻又沒有半點活人的氣息.

"不用怕,都是守城的."韓不宿喘著氣往前走,"我之前就說過的,護族是從秦開始的,那時候的泥俑乃是地位最崇高之人才配享有的喪葬隨禮.不過這些,都是用來鎮回魂蠱的,只要他們還在,回魂蠱就還是安全的."

"原來如此!"黍離環顧四周,"那這東西到底在哪?"

"在荒域之墓."韓不宿低語,"兮丫頭,應該也聽過吧?"

"是!"沈木兮點頭,"但知道得不多,有些答案模棱兩可的,不知真假!"

韓不宿緩步往前走,瞧得出來很是倦怠,大概是在大漠里曬得久了,不似尋常人這般容易恢複,可這人又特別好強,一心想著早點找到荒域之墓,所以便又吃了一把藥.

她的身子早就快不行了,靠著這些藥物強撐著,這會吃了藥也必須等著藥效產生,方可恢複精神.

"荒域之墓,其實就在落日之城的底下,埋葬著護族的數位長老,他們為了鎮住回魂蠱,不惜賠上了自己的性命,永遠的沉睡在這片沙漠之中."韓不宿扶著牆,額頭上的冷汗涔涔而下.

"韓前輩?"沈木兮慌忙甩開薄云岫的手,疾步上前攙住了韓不宿,"旁人碰不得你,我卻是無妨,你莫要拒絕我!"

韓不宿是真的累了,這次倒是沒有拒絕,乖順的點點頭,"韓天命那個孽障,竟是有這般福氣,歪脖子樹上,還能結出這樣的好果子,委實不容易."

"你說你都這般德行了,怎麼還嘴上不饒人?人都死了,還非得動不動罵一頓,你也不嫌瘆得慌?"千面有些聽不下去.

韓天命,終是沈木兮的生父.

"我樂意,你管得著嗎?是不是我一天沒罵你,你就覺得皮癢難耐?想讓我給你扯扯皮,你就明說,我絕對不會跟你客氣,你要長罵還是短罵,是要使勁的罵還是嘴上留情的罵,只管挑,我隨時奉陪!"韓不宿冷哼.

千面撇撇嘴,雙手環胸,別開頭不理她.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韓前輩,您繼續說!"沈木兮倒是不介意韓天命之事.

眼前種種,何嘗不是她那未曾謀面的生父,造下的孽,就連眼前的韓不宿,也是為他所害,人不人鬼不鬼的活到現在,不知吃了多少非人的苦頭.

罵幾句又能怎樣呢?

"這些,都是我爹曾經告訴我的!"韓不宿喘著氣,仿佛是好些了,稍稍直起了腰,但走路還是有些吃力,是以走得並不快,"我爹說,這地方布下了不少陣法,入口極為隱秘,只有天蛇才能找到."

"就是方才的那個東西?"沈木兮問.

韓不宿點頭,"別小看那東西,小小的一條,毒性卻是極好的,沾者,必死!當然,你們兩夫妻和我除外,所以你們不必害怕,而且這東西……你們可以用控蠱之術去控制,安全得很!"

"天蛇這東西,不是不受控制嗎?"千面不解,"此前韓老二也試過,但是滑溜得很."

"哼,韓天命做不到的事情,難道我也做不到嗎?"韓不宿冷嗤,"倒也是難為你了,要將這人中白,生生塞進腦子里,平了這腦溝!" 千面一愣,轉而咬牙切齒,"你這罵人的功夫,真是比你這一身的毒……更狠毒!"

"我樂意!"韓不宿干笑兩聲,"你能奈我何?"

石頭城不大,全都是台階,少說也有百來層台階,一根根柱子,黑暗中宛若擎天柱一般立著,圍繞著台階最上層的天宮形成數個圈.

每個圈都有十二根柱子,相當于十二天干地支.

微光中,可見柱子上的雕刻,似乎是冥花?

再繼續往上走,直到人都走乏了,終于看到了天宮.

地面的地磚,以漆黑之色,繪制了清晰的五芒星圖案,殿宇森羅,瞧著很是恢弘,著實不像是現在的建築.在這樣的大漠里,要建成這樣的建築,也不知需要多少駝隊,從遠處將材料搬運而來.

"知道護族的圖紋,為什麼是五芒星嗎?那代表著五行."韓不宿解釋,"護族應天地而生,便以天地之力,克制這回魂蠱的陰邪之氣."

"這是……"沈木兮皺眉,瞧著宮殿上方的匾額.

重生二字,清晰可見.

緊閉的殿門上,畫著一只緊閉的眼睛.

"重生宮?"薄云岫冷然,"原來,這就是重生之眼的來源?"

"是!"韓不宿點頭,"重生,需要打開.護族之中,皆是以半合之眼入世,唯有族長的骨牌,眼睛才能是睜開的,重生之眼一旦打開,就等于打開了重生之門."

"回魂蠱真的能讓人死而複生嗎?"沈木兮問.

韓不宿想了想,"我不曾見過,所以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但我能告訴你,這東西很可怕.就算是回魂,我估計也不可能跟我們正常人一樣,就像是我現在……即便靠著毒續命,也不過是一口氣撐著而已,身上的脈搏還有心跳,跟你們都不一樣!"

"所以,如果韓天命靠著回魂蠱而複生,可能會變成活死人一般?"薄云岫冷然,"或者,比活死人更可怕,一個自私自利的活死人,不懼生死,回魂蠱在體內不斷的生長,死而生,生而死,周而複始?"

"那就是說,死不了?"月歸驚詫,"這……這豈非成了妖孽?"

千面生生咽了口水,"我,我沒想到,會是這樣?若是韓天命永生不死,那這回魂蠱,應該就算得上是長生不老藥了吧?"

"世上本無長生,那是違背了天意的."韓不宿輕咳兩聲,"是要遭到報應的!韓天命詭計多端,心思狠辣,他覬覦鳳凰蠱,自然也會覬覦回魂蠱.我就不信,當初他會為了兮丫頭,放棄自己的性命!尸身保存完好,就是最好的見證!"

"我一直都覺得,韓天命其實……"薄云岫瞧了沈木兮一眼,終是沒將剩下的話,說出來.

自私之人,永遠都是自私的,這是與生俱來,刻在骨子里的東西!

沈木兮深吸一口氣,"我們進去!"

重生之門,被重重推開!

上篇:第182章 日落而現,日出消亡    下篇:第184章 抓住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