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84章 抓住了   
  
第184章 抓住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韓不宿說,進去之後不管遇見什麼光怪陸離之事,都不要太緊張,也不要太著急,否則容易深陷其中,難以自拔.老祖宗留下的東西,博大精深,後人亦是未必能及得上.

何況當初進入荒域之墓的長老,全部都是修為最精深之人.

前路,一片漆黑.

忽然間一陣光亮,四周華光萬丈,直教人迷了雙眼……

…………

東都城外.

薄鈺和沈郅領著一幫人,來來回回,進進出出,在城外找了好幾日,每次都是悠哉悠哉的,瞧著好像是在游山玩水,倒不像是在找什麼.

"王爺,都安排妥當了!"從善低低的說.

沈郅站起身,伸個懶腰沖眾人道,"繼續往前走."

薄鈺湊上前,"誒誒誒,行不行?"

"你自己說呢?"沈郅瞥他一眼,"少廢話,趕緊往前走,別讓人看出來."

薄鈺深吸一口氣,佯裝思慮再三之態,忽然間一拍腦門,"哎呦我這豬腦子,可算是想起來了,繼續往前走,如果能看到小溪的話,就差不多了!"

春秀扯著嗓子笑,"你小子可算是回過神來了?再不回過神,春秀姑姑就多留幾個豬腦子給你,好好補補!"

"姑姑!"薄鈺撒嬌,"哪有這樣說人家的?"

"那豬腦子確實也挺好吃!"春秀笑道.

溪水潺潺,溪邊立著一個籬笆院,幾間小屋,瞧著好像跟薄鈺之前描述過的場景一模一樣.

"王爺,是不是哪兒啊?"從善忙問.

沈郅扭頭望著薄鈺,"你覺得呢?"

"像!"薄鈺點頭.

當然像,可不是按照他說的……原地擺件,連夜做的嘛!

"去搜一搜!"沈郅不急著上去,負手立在一旁,靜靜等著侍衛們上去查驗,確定里頭無人了,這才緩步靠近木屋,"薄鈺,你說的埋藏地點在哪呢?"

"好像就在溪對面的林子里,有一株楓樹的地方."薄鈺有些為難,"楓樹的樹干上,我娘刻了一道劃痕,現在應該很模糊了,但應該還能有些痕跡."

沈郅頷首,"你們快點去找!"

"是!"從善領著人,跨過小溪往對面去了.

不多時,還真的找到了一株楓樹,沿著那道劃痕的位置挖下去,真真看到了一個盒子,取出盒子之時,從善大聲喊道,"小王爺,真的在這里!"

刹那間,一幫黑衣人蜂擁而至,"把東西交出來!"

從善冷哼,"就等著你們呢!"

溪對面打得厲害,沈郅一把拽住春秀,"姑姑,你干什麼去?"

"去幫忙啊!"春秀詫異,"那幫兔崽子,跟了咱們好幾天,不揍一頓怎麼行?"

"你還怕沒機會出氣?"沈郅撇撇嘴,"回來,別鬧!這會等著看好戲,何況……咱這後面估計還有大魚呢!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會去賣命的,也有人……喜歡走捷徑!"

語罷,沈郅幽幽的轉身,瞧著林子里走出的幾名黑衣人.

為首那人,目露凶光.

沈郅認得出,"這便是當日,抓我的那個,為首之人!春秀姑姑,你不是嫌沒架可打嗎?這會怕是要打不過咯!阿左阿右!"

"王爺!"

"王爺!"

"別的可以不管,生死不論,但本王要那個黑衣人!"沈郅冷笑兩聲,"留活口!"

"是!"阿左阿右冷劍出鞘.

動他們家小王爺,這不是找死嘛!

溪對面打得厲害,這頭亦是打得不可開交.

春秀的確不是那人的對手,沒法子,誰讓她有的是力氣,但……沒有招式呢?好在收拾那些小嘍啰倒也輕松,左一個右一個,拎起來串一串,隨手丟出去,砸得七葷八素.

薄鈺拽著沈郅跑進了籬笆院,"打起來的時候要躲遠點,別靠得太近."

語罷,還不忘從隨身的小包包里掏出一把瓜子遞給沈郅,"諾,這小包包是阿落姑姑給的,我瞧著你那個很好看,就讓她也給我做了一個一模一樣的.瓜子呢,是毓青姐姐給的,說是閑來無聊,還能打發時間,如果迷了路,這瓜子殼還能當指路標呢!"

沈郅愣了愣,"你若是嗑了一路的瓜子,那是給別人指路!"

薄鈺,"……"

一回頭,薄鈺連連拍了沈郅兩下,"你看那里……"

哪里?

沈郅一眼望去,差點咬著自己的舌頭,"他怎麼跟來的?"

孫道賢領著德勝在樹後躲著,兩個人看打架,看得津津有味,渾然不知危險.

"小心!"沈郅一聲喊.

有刀子飛出去,空中三百六十度連環轉,直劈孫道賢而去.

下一刻,春秀手中的殺豬刀脫手而出,"蹲下!"

殺豬刀何其鋒利,力道又是這樣的重,直接將那長刀圻成兩截,咣當落在了地上,殺豬刀則深深的紮入樹干處.微光中,寒光利利,刃口鋒利無比.

孫道賢幽幽的轉過頭,看著跟自己只有一拳距離的殺豬刀,寬大的刀身上,倒映著自己慘白的面色.

腳下一軟,孫道賢癱坐在樹干處.

"世子?世子?"德勝差點哭了.

"差點……完犢子了!"孫道賢面白如紙,冷汗涔涔而下.

沈郅和薄鈺沿著溪邊跑過去,終是跑到了孫道賢的身邊.

"孫世子,你怎麼來了?"沈郅忙問,"快點,我們去那邊木屋,這邊太危險了!"

德勝忙不迭攙起自己世子,兩個小的在後面推,這次將軟腳蝦似的孫道賢拖到了木屋,三人這才如釋重負的松口氣.

"喂!"薄鈺拍著孫道賢的臉,"喂,嚇傻了嗎?喂喂,已經夠笨了,再嚇傻了,怕是甯侯爺和甯侯夫人得一脖子吊死."

"你才笨!"孫道賢推開他,"起開,再打,臉都腫了!"

"你沒事吧?"沈郅黑著臉,所幸拽了薄鈺一把,否則薄鈺定會被他這一推,非四腳朝天不可,"真是沒良心,虧我們還救你!"

薄鈺輕嗤,"差點紅的白的都出來了,還不承認笨!沈郅,我們別理他,一旁坐著去!"

兩個小的,還真的就沒再理他,顧自嗑瓜子看打架.

"世子,是離王小殿下,和小公子救了你."德勝說了句公道話,"當然,最要緊的還是春秀姑娘那一刀,否則……您就真的腦袋開個葫蘆瓢,以後只能裝水了!"

孫道賢咬咬牙,"滾!"

回頭一看,兩個小的嗑瓜子,"來點!"

薄鈺白了他一眼,沈郅壓根不看他.

"別小氣嘛!"孫道賢攤開手,"來點瓜子壓壓驚!"

薄鈺想了想,終是給了他一把,"省著點,我沒帶你的份,吃完就沒了!"

四個人坐在台階上,就這麼看戲似的,瞅著兩撥人打群架.

"這都是什麼人?"孫道賢問.

"你們是怎麼跟來的?"沈郅冷著聲音,臉色不是太好.

德勝忙道,"這幾日春秀姑娘都不在,世子一個人撐不住那肉鋪,自然是要歇息的,一歇息就覺得渾身發癢,委實沒事干,就想著跟你們出城.誰知道,瞧見有一幫人跟著你們,所以他們跟你們,咱們就跟他們咯!這一跟,就跟到這兒來了!"

運氣不好,他們這廂剛喘口氣,他們就開打了,還差點削掉了世子爺的半個腦袋!

"以後看清楚再跟人,否則削掉腦袋是小,萬一連骨頭渣都撿不回來,那就慘了!"沈郅從薄鈺掌心里抓了幾顆瓜子,繼續嗑著.

"哎哎哎,別以為你是離王小殿下,就能這麼囂張,聽聽,這說的是人話嗎?"孫道賢氣不打一處來,"我方才還差點嚇死了呢!真是……小小年紀就這麼惡毒,長大了還得了!"

薄鈺啐了一口瓜子皮在他身上,"關你屁事!吃人嘴軟,也沒見你嘴軟,別吃了,還我!"

"給了就是我的,憑什麼還你!"孫道賢死攥著掌心里的瓜子不放.

"白眼狼!"薄鈺輕哼.

孫道賢正要發難,卻聽得沈郅忽然厲喝,"別吵了!"

"王爺!"從善已經押著人從溪對岸回來.

見著情形不妙,為首那黑衣人當即下令撤離,然則阿左阿右聯手,豈是好惹,一左一右生生摁住了那人.

春秀一拳頭將最後一名黑衣人打得暈死過去,這才慢慢悠悠的去撿回自己的刀,"就你們這歪瓜裂棗的,也敢跟著我家郅兒,也想做什麼春秋大夢?呸!"

"王爺!"阿左,阿右將人摁在了沈郅跟前,"人已經抓住了!"

從善負責料理那些小嘍啰,一個個都用腰帶綁著,串成一串,就跟螞蚱似的連在一處,侍衛將黑衣人圍在圈內,冷劍在手,任憑他們插上翅膀也別想再飛出去.

沈郅緩步上前,蹲在那人跟前,"還記得本王嗎?沒想到吧,這麼快又見面了!不過,本王不會犯你這樣愚蠢的錯誤,你既然落在本王手里,就覺得沒有逃脫的可能."

薄鈺上前,扯下了那人的遮臉布,"從大人,你認不認識他?"

從善瞧了瞧,他在宮中當值了很多年,自然認識不少人.

眼前這人嘛……

"似乎有些眼熟?"從善皺眉,"好像是四皇子身邊的人.不過卑職與四皇子不太熟,四皇子去世之後,很多舊人都消失了,要麼被殺要麼調離了東都.約莫要太後娘娘,才能曉得此人的真實身份."

當時薄云郁是養在太後膝下的,太後對其自然很是熟悉.

"先帶回去吧!"沈郅起身,"知道這兒是什麼地方?你不會真以為我們找到了禦印吧?"

"你如何知道,他們一定會來?"薄鈺問.

沈郅深吸一口氣,"四叔死了很多年,想要卷土重來肯定不用等到今時今日.何況,若你是他們,主子已經死了,為何還要扒拉出來,放在自個的腦門上頂著?自己當個土皇帝,有什麼不好?"

薄鈺點頭.

"所以,這些人手里壓根沒有禦印,才會想起你來!"沈郅冷哼,"一幫蠢貨,也想在我離王府的頭上動土,都帶回去!天牢里有的是地方,讓你們好好的懺悔!"

孫道賢縮了縮頭,悄悄貓著腰打算開溜.

哪知下一刻,一道寒光猛地落在跟前.

春秀皮笑肉不笑的攔在跟前,"孫世子,今兒你不在城里看著我的鋪子,跑這人來游山玩水,打量著是皮癢了對嗎?"

孫道賢干笑兩聲,"不不不,我是不放心你,才會跟過來看個究竟!真的真的,不信你問薄鈺!你問小王爺!"

"是嗎,鈺兒?郅兒?"春秀問.

沈郅和薄鈺對視一眼,極為默契的齊齊搖頭.

上篇:第183章 重生殿    下篇:第185章 夢里是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