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85章 夢里是誰?   
  
第185章 夢里是誰?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冤!"孫道賢咬著牙,"這幫小兔崽子……"

"喊誰小兔崽子呢?"春秀揪起孫道賢的耳朵便往前走,"侯爺夫人把你交到我的手上,讓我好生管束你,誰曾想你竟是連個鋪子都看不住,看樣子回去之後,得好好的再教教你!"

"放手,哎哎哎,輕點,輕點……"孫道賢吃痛疾呼.

這會知道疼了?

薄鈺撇撇嘴,"活該!"

遠遠的,洛南琛揮手,示意族人撤退.

少主無恙,自然用不著他們出手.

雖說沈郅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可到底是薄云岫的兒子,知道凡事不能靠著一股熱血,盲目而為,所以他安排了侍衛誘敵深入的同時,也悄悄的通知了護族的人.

論林子里的生活,護族之人熟悉地勢,最能神出鬼沒.

若是侍衛拿不住這些人,到時候就得護族的人出手,橫豎不能讓這些人跑了,否則這些街頭老鼠又得亂竄一通,惹得人不得安生.

"這是什麼?"薄鈺彎腰撿起了溪邊的一塊紅石頭.

"許是當時造這里的時候,從別處撿來的!"從善解釋.

沈郅看了一圈,除了這一塊紅石頭,似乎沒瞧見第二塊類似的,"這的確不像是這里的!"

出水則色如豬肝,入水則鮮豔如血.

"快找找,看還有沒有?我記得當時似乎有很多這樣石頭."薄鈺欣喜若狂,"快找,找這石頭是出自何處,快點快點!"

沈郅拂袖,眾人當即去找尋.

在山溪的上游地帶,有一片專出這樣的紅石頭,溪坑里都是這樣的東西,不值錢,但瞧著挺好看的.可這上游地帶,並無木屋,否則他們早就留意了.

"這里沒有什麼木屋!"沈郅環顧四周,"你確定是在這附近嗎?"

從善不解,"咱們在這里都搜過了一圈,委實沒發現過公子所提及的木屋啊,什麼之類的.公子,您是否記錯了,這里除了這些石頭委實沒什麼了."

"有!"沈郅蹲在地上,"這一塊,有焚燒過的痕跡.你看這些石頭,表面上雖然被日曬雨淋的,倒也褪了不少,但還是留有痕跡.我們此前一直以為,木屋一直都在,卻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沈郅扭頭望著薄鈺,"你母親是長生門的人,養大的,所以她既然要出現在四叔身邊,出現在離王府,就必須跟以前的事兒徹底斬斷.之前未能斷得乾淨,但是後來你漸漸長大,我爹一直未有立妃,你母親便著急了,更擔心以前的事情敗露,所以……"

"所以,一把火燒得乾淨!"薄鈺輕歎,"想來也是,為了身份地位,她連我都殺,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沈郅拍拍薄鈺的肩膀,"能找到這里,也是多虧了你,既是找到了,大家就趕緊看看,是否能有什麼痕跡可尋,早點找到禦印,早點打發了赤齊的人,回頭還能給咱們南宛拉個友邦!"

薄鈺一愣,"和赤齊結盟?"

"你沒聽外祖父說嗎?赤齊的弓弩很是強悍,我們南宛缺少的便是這樣的強兵利器."沈郅負手而立,"若是能互通貿易,到時候咱們買點赤齊的弓弩,兵力強盛了,國力一定會更強盛,就不會有人再欺負我們了!"

薄鈺連連點頭,"你怎麼知道這些?"

"以前是少傅教的,後來是太傅教的,現在是外祖父和舅舅教的!"沈郅往前走,"走吧,回去再說!"

一幫人被押回東都城,悉數丟進了天牢里.

沈郅也不急著審問,知道這些人未必肯說實話,只請了太後和薄云崇來認一認,且瞧瞧這人是誰,便曉得他們的來曆,以及各種內情.

薄云崇眨了眨眼睛,"老四家的,朕都不太熟,雖說是兄弟,可平素老四話不多,委實說不到一處去.倒是薄老二同他往來密切,其他的……不過母後,這人瞧著好像是有點眼熟."

太後拄著杖,瞅了半晌,最後還是墨玉提醒了一句,"太後,這不是當日被流放的……"

"哎呦,是,是他!"太後激動的牽過沈郅的手,"老四身邊的,叫,叫什麼全的太監!"

一聽被認出來了,對方猛地垂下頭,愣是沒敢再抬頭.

"太監?"薄鈺不敢置信的扯著嗓門,"這什麼太監,這麼狠毒,還有臉讓人叫他大人?"

"昔年在老四身邊的,貼身太監,叫福全吧?後來老四出了事,先太子一怒之下,就拿老四身邊的人出氣兒,也不說斬盡殺絕,就是把一幫人,全部都給發配了邊疆,這一去……"太後頓了頓,人老了,記性也不太好了,這些陳年舊事便有些記不太清楚了.

薄云崇伸出手指,"七年!"

"哦,七年!"太後點點頭,"後來你爹當政,咱哪里還記得他,誰知道他這會竟然領著人回來了……真是造孽!"

沈郅嘴角一抽,"這也行?"

"還以為這是七年前呢?"薄鈺嘖嘖嘖的直搖頭,"難怪你底下的人,連我和沈郅都分不清楚,光看衣裳認人,而你們連東都城的路徑都不太熟悉,壓根不敢進城.還能找到深山老林里的赤齊細作,真是難為你們了,還能這般矜矜業業的造反!"

"朕也沒想到,你一個太監,還想造反?"薄云崇搖頭,"這老四到底干了什麼,把你們這幫人給迷糊得,一個個都盯著朕的皇位?該坐的人不坐,不該坐的人,老念叨著……真不知道你們心里是怎麼想的."

"郅兒,你沒傷著吧?"太後佝僂著腰,拄杖走得略顯疲憊,經曆過這麼多事,太後是真的老了.

曾經保養得宜,如今卻是老態龍鍾,尤其是沈木兮走後,太後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以前發髻略顯花白,如今已經全白.

瞧著太後滿頭白發,沈郅未有甩開她的手,任由她牽著往外走,"太後放心,沒事!"

"沒事就好,以後這種事,不要親自去做,找個人替著就好.離王府就你這麼一個孩子,你要是有個什麼事,皇祖母怎麼跟你娘交代?"太後輕歎,"你這孩子,真是像極了你爹!倔得厲害!"

骨子里,滿是情義.

出了天牢,從善便傳來了好消息,端著一個木盒急急忙忙的跑來,"皇上,小王爺,找到了!"

薄鈺一蹦三尺高,"太好了!沈郅,你的心願很快就能達成!"

"什麼心願?"薄云崇不解.

太後亦不免皺起眉頭.

"沈郅說,他要用這塊禦印,換赤齊的弓弩!"薄鈺笑道,"到時候咱們南宛的軍隊,定然會更加強盛,看誰以後還敢跟咱們動手."

盒子打開,沈郅的手,輕輕拂過內里的黑疙瘩,一顆心砰砰亂跳.

爹,娘,你們看,我做到了!

有了赤齊的弓弩,我們就會更加強大,瀛國就不會再同咱們開戰,瀛國的公主也不會在我們這里,如此囂張,你們去瀛國也就不用那麼小心翼翼.

"娘!"沈郅呢喃著,"南宛越強大,你們就會越安全."

即便在瀛國被人發現,也不會再有生命危險,而且礙于國力強盛,瀛國還會特別保護你們,否則,你們在瀛國出事,他們定會擔待不起!

"沈郅,你怎麼了?"薄鈺不解.

方才還很高興,這會怎麼就紅了眼眶?

"我沒事!"沈郅收了手,"我就是高興,可以為皇伯伯做點有用的事情."

"何止是有用,赤齊雖然不大,可終究與咱們靠得近,若是能安穩下來,與咱們互為友邦,對我們來說是有利無害,絕對是好事!而且是天大的好事!"薄云崇拍拍沈郅的肩膀,"郅兒果然不負朕之所望!"

老太後的臉上卻沒有太多的喜悅之色,反而多了幾分凝重,"有什麼好?這有什麼好……還不是走了他爹的老路?有什麼好……"

"母,母後?"薄云崇一愣,瞧著太後亦步亦趨的離去,心下有些異樣,"這……"

"皇祖母好似生氣了."薄鈺道.

沈郅斂眸,沒有說話.

"太後是心疼你們."薄云崇解釋,"畢竟這朝堂之上,都是老泥鰍,郅兒雖然有朕護著,可終究年紀太小,不過這一次,朕把赤齊的事情交給你,想來能助你功成名就,小小年紀就能建此奇功,看他們還有什麼話說!"

沈郅抿唇,緊了緊袖中的拳頭.

不管前面的路有多艱辛,他都要堅持下去,一直等到爹娘回來……

你們,可一定要回來啊!

…………

華光萬丈過後,取而代之的四分五裂.

進來的時候是一幫人,誰知道華光過後,卻是各自分散,每個人都沉陷在自己的夢境里難以自拔.好在韓不宿之前就提醒過,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能自亂陣腳.

沈木兮只覺得眼前一晃,四周的景象不斷的變換,記憶在倒灌,所有的一切都在倒退.

大漠孤煙消失了,韓不宿消失了,離王府也消失了,她竟坐在大學士府的牆頭,笑嘻嘻的吃著棗樹上倒掛下來的棗子,咬得嘎嘣脆.

可不知道為何,牆下再也沒有人經過.

她從天亮等到了天黑,又從天黑等到了天亮,看著學士府從盛極一時,衰敗成蔓草叢生.那種恐慌幾乎無法形容,像是有什麼東西從心口上,從骨血里,從生命中,漸漸的剝離,褪色.

她想伸手去抓,卻怎麼都抓不到.

若此生不曾遇你,我又該在哪里?

一睜眼,她竟是站在了護族的領地,這地方她曾經來過,自然是熟悉得很.

有美麗的女子,迷茫的走在林子里,身後有人在追趕,她卻是再也走不動了,終是體力不支,伏在了地面上,氣息奄奄的半垂著眼簾.

有人走到她面前,向她伸出了手.

她仰頭,那一瞬的火花迸濺,成就了最致命的錯誤. 密林深處,情愫暗生,終是未能忍住.待錯誤已成,卻是大批的侍衛趕到,卻不知是他通風報信,故意引人前來帶她回宮.

她不知,他的刻意為之.

更不知,他的陰謀詭計.

珠胎暗結,原以為是至死不渝,實則只是她一人的深陷其中.

那人,從始至終都只是情深在外,歹毒在心……

"薄夫人?"

是薄云岫的聲音.

"薄云岫!"沈木兮猛地驚呼.

身子駭然打了個激靈,終是睜開眼,驟見四周黑漆漆的一片,身上的汗毛瞬時立起來.卻有溫暖的懷抱快速攏住了她,將她死死的抱在懷中,"我夢到你走了!"

沈木兮心驚,這才驚覺,方才是陷入了夢境中.

可那是誰的夢?

她很確定,那不是她所經曆過之事.

"我夢到……你再也沒有經過我的牆下,而我在牆頭等了你很久,很久!"就像那時候在王府的後院,她枯守著承諾一直等一直等.

那滋味,她這輩子都不想再嘗第二次.

薄云岫不敢告訴她,他夢到了那場火,眼睜睜看著她葬身火海,看著她灰飛煙滅.執念告訴他,她不會死,一定不會.

她會在某個角落里,靜靜的等著他,去找她.

他的薄夫人,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悄悄的藏起來,等著他去將她尋回.

于是,他醒了.

"其他人呢?"沈木兮忙問.

黑乎乎的屋子里,眾人全部如同入定一般,一個個動也不動,恰似泥塑木雕.

"這……"沈木兮駭然.

薄云岫拽著她行至一旁,"你看頭頂上."

沈木兮快速揚起頭,驟見著屋頂上清晰繪制的五芒星圖紋,盛滿了詭異的冥花,這分明就是護族的陣法,她與薄云岫身負鳳凰蠱,所以掙紮一下便也出來了,可其他人沒有這樣的待遇,于是乎都陷在夢境里難以自拔.

"這可如何是好?"沈木兮急了,"若是……"

這話還沒說完,月歸和黍離倒是先動起手來.

刀劍出鞘,噼里啪啦的打了一頓,薄云岫趕緊將自家薄夫人塞到了一旁的石柱後頭,"別出來,我去解決!"

"你小心!"沈木兮面色發青.

月歸和黍離都閉著眼,顯然是還在夢境里游蕩,所以他們壓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舞刀弄劍,只是因為夢中需要.

許是夢到了幼時練舞之苦,又或者在夢中被人追殺.

橫豎,都不是什麼好事.

就在薄云岫快速制住黍離和月歸之時,韓不宿"哇"的一口血吐在地上,所有人瞬時睜開了眼,好似大夢初醒.

"都沒死吧?"韓不宿擦著唇角的血,扶著腰慢慢的轉個圈,"真是累死老娘了!"

"韓前輩!"沈木兮沖上去,快速攙了她一把,"怎麼樣?"

"多大點事?"韓不宿深吸一口氣,"我都提醒過你們了,誰知道你們一個個的竟還是這般蠢鈍,陷在里頭難以自拔."

說得好似,她早就醒了一般!

"這是夢?"黍離驟見薄云岫摁住自己握劍的手腕,駭然心境,"主子!"

月歸也是嚇了一跳,手中劍咣當落地,當即跪地行禮,"主子恕罪!奴婢……"

"都起來吧!"薄云岫松了手,總算都醒了.

"又是陣法!"千面氣得跺腳,"這該死的陣法,每次都中招,真是要多討厭有多討厭!你們護族,就是這些破東西太多,倒騰得人半點不安生!"

韓不宿輕嗤,"為的就是對付你們這種心術不正的人,活該!你說你在夢里,怎麼就沒夢到我護族全族,來找你們報仇呢?食肉寢皮,把你啃的血淋淋的."

千面一怔,沒敢繼續吭聲.

"走吧!"韓不宿走在前面,"你們最好跟緊我,切記單獨行動,重生門已經打開,所以這里面很多東西都已經不受控制,大家最好都小心點."

再往前,是一條狹長的甬道,只能單人前行,那種狹仄的壓迫感,讓人很是不舒服.

每個人的心里都提著一口氣,每往前一步,好似身子往下沉幾分.

終于,拐個彎,眼前豁然開朗.

這似乎是個燒制泥俑的地方,跟護族山洞里的情景很是相似,但……這些泥俑好似都是活的,他們一出現,所有的泥俑瞬時將頭擰了過來,脖頸連接處,皆發出了"咯吱吱"的聲音.

所有人,瞬時倒吸一口冷氣.

這是……什麼情況?!

上篇:第184章 抓住了    下篇:第186章 最後一道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