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90章 他們還能回來嗎?   
  
第190章 他們還能回來嗎?

g,更新快,無彈窗,!

薄云岫終是知道,為什麼當初韓天命要將鳳蠱和凰蠱分離出來,答案永遠比想象更殘忍,更讓人無法承受.

"王爺?"黍離駭然,亦是沒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卑職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講?"

"都什麼時候了,還這般吞吞吐吐?"薄云岫扶著牆,宛若置身深淵,寒徹骨髓.

原來,原來竟是這樣……

"卑職覺得,這韓天命怕是真的,真的沒死,只是在找回魂蠱,想借著回魂蠱……"黍離自個都說得心驚肉跳,覺得有些不敢置信,"大概是真的想長生,想瘋了……"

"真的是瘋了!瘋了!"薄云岫咬著後槽牙,"我們所有人都被騙了!"

雕刻上說,長生藥因為出現了異常,產生了可怕的副作用,而這個所謂的副作用竟然愈演愈烈,最後到了人力無法阻止的地步.

無奈之下,只能將其剝離,用護族秘術加以封存,因著邪氣太重,不得不送去炙熱之地,就算無法煉化,也能壓制邪氣,避免殃及無辜.

護送此物的乃是護族七位長老,與關外的巫族一起,齊心協力將此物鎮在大漠之中,日落之城的地底下.只是……自此以後,七位長老,和護送的巫族之人,都沒有再出來.

"七個?"黍離想了想,"應該就是方才那七個吧?這些人都是死在這里,而且都圍著那個底盤,定是為了護著此處!王爺,您說這回魂蠱怎麼才能死得透透的?"

"因為鳳凰蠱已經鬧得雞犬不甯,再來一個回魂蠱……"薄云岫環顧四周,"再找找,看有沒有別的什麼線索,想想該如何出去."

室內宛若白晝,卻始終未找到出路.

"王爺,這地方好像沒有出路,咱們下來的那條道……委實上不去!"兩人都已經精疲力盡,如今是又累又渴又餓,想沿著原路返回,似乎已經沒了法子.

無奈之下,二人只得沿著牆角徐徐坐下.

仰望著牆壁上斑駁的雕刻,薄云岫面色發青,能撐到現在實屬不易.視線直勾勾的盯在鳳蠱與凰蠱分離的畫面上,原來韓天命之所以成為,分離鳳凰蠱第一人,是有原因的……

"薄夫人!"薄云岫的視線有些模糊,意識逐漸抽離,"薄夫人,一定要好好的……"

好好的等著我,等我!

薄夫人!

"王爺!!"

…………

待千面和韓不宿從另一道石門闖入密室時,皆被眼前的一幕驚在當場.室內到處都是燃燒過的痕跡,石人蠱散出令人作嘔的焦味,似皮脂燃燒彈的臭氣.

二人快速捂住口鼻,心驚膽戰的進了石室,滿地都是灰燼,以及尸骨殘骸.

石室正中央陷空,沿著石階往下走,里頭黑漆漆的,微弱的火光照亮著前路,誰也不知道底下有什麼,但可以清晰的看到腳下的血跡斑駁.

這血跡應該是沈木兮的,畢竟萬蠱啃噬,她不可能毫發無傷.能打開密道,去找祭壇,想必已經耗盡了她的體力,只是……她現在怎樣了?人在哪呢?

"里面還會有什麼?"千面問.

韓不宿搖頭,"我也不知道,護族對于荒域之墓的秘密,保護得甚好,到了我們這一輩,知道的真相更是少之又少.我爹所知道的,已經全部告訴我,其他的……就看老天爺的意思吧!"

老天爺的意思?

千面呵笑兩聲,"老天爺那麼忙,怎麼可能顧得上我們?這下完蛋了,真的完蛋了!"

"你給我閉嘴!"韓不宿冷嗤,"反正你又不會有事,畢竟,惡人活千年,像你這種眼瞎心盲的蠢貨,更能活得長長久久,長命百歲都是便宜你了!"

"你的意思,我能活成老妖怪?"千面挑眉,"承你吉言,我這人貪生怕死,長命百歲正合我意!"

"閉嘴吧!"韓不宿站在暗處,瞧著前方的光亮,"兮丫頭?"

千面仲怔,"兮兒?"

也不知前面是什麼地方?

是個祭壇.

五芒星的祭壇,遍地都是鮮血,鮮血覆蓋處,將雕刻在地面上的冥花圖案襯得格外鮮豔奪目.暗紅色,真真像極了開在忘川河畔的彼岸花.正中央的畫著一只眼睛,儼然重生之眼,一副冰棺靜靜的置于其中.

"這血是哪里來的?"千面問,沿著五芒星走了一圈,"是誰的血?兮兒的嗎?"

冰棺里躺的又是誰?

"到底是怎麼回事?"千面驚詫,抬步就想跨進去.

"別動!"韓不宿疾呼,"你不要命了,這里列了陣,貿貿然誤入,會死無全尸!靠邊站,等我找找."

"找什麼?"千面心驚膽戰的收回腳,不過是幾步距離,這冰棺瞧得見,但就是碰不到,委實讓人心癢癢.蹲下來,仔細瞧著冰棺上模糊的影子,好像真的是沈木兮,但這衣裳……這衣裳顏色又不太像.

他記得,沈木兮下來的時候,穿的是藍色的衣裳,但是里面的人,好像是黑色的.雖然瞧著身高,以及隱約的形態,委實像極了沈木兮……

"小心!"千面忽然高喊.

韓不宿轉身,驟見身後,陸如鏡掌風凌厲.身子被人用力撲倒,緊接著就地一個驢打滾,堪堪避開陸如鏡的殺招.有溫熱的鮮血,噴薄在她臉上,那一瞬的滾燙,讓她赫然心肝劇顫.

"千面!"

兩人雙雙滾到了牆角,千面身子一仰,愣是沒力氣再爬起來,躺在那里無法動彈.

"千面?"韓不宿體內血氣翻湧,慌忙去攙千面,"怎麼樣?怎麼樣?"

千面喘著氣,坐起之後,用力將韓不宿撇到一旁,冷眼望著站在法陣前的陸如鏡,體內真氣渙散,愣是一點都提不上來.

陸如鏡負手而立,面帶冷笑,"千面,你現在連自己都保護不了,還有能力保護韓不宿?別忘了,是誰把她害成這樣,就算你沒有親自參與,但你也是禍首之一!"

"若換做以前,你們說什麼便是什麼,我定然會以為自己真的是這樣的人.但是現在,我跟你們不一樣,陸如鏡,你是個瘋子,可我不是!"千面咬著牙,"我想做個好人,做個正常人,而不是像你一樣,為了自己的野心,連自己的親兒子都不要了!" 陸如鏡深吸一口氣,瞧著身後的陸歸舟,"這有什麼不好,如此一來,他就再也不會不聽話."

腦子里,是陸歸舟的垂死掙紮.

"這傻孩子,為什麼總偏幫著外人?怎麼教,都教不好."陸如鏡輕輕拂過兒子的的眉眼,"只要大業可成,什麼女人沒有?幫自己的父親,難道不是天經地義之事嗎?可他偏偏要跑,三番四次的逃跑,為了個女人,連自己的親爹都不要了,這樣的兒子……又有什麼用?"

"你簡直喪心病狂!"韓不宿咬牙切齒,"我原以為,你們這些人就算壞事做盡,多少還是有點良知.虎毒還不食子呢!可你竟然拿自己的兒子,煉成了活人蠱,你讓他成了一具行尸走肉,惡毒至此,天地間怕是都找不到第二個!"

陸如鏡冷笑,"那又怎樣,終歸,贏的人是我!"

曾經結義三兄弟,如今……

"我和韓老二都被你騙了,你這個騙子!"千面厲喝,"是你挑唆了韓老二,是你利用韓老二,是你把韓不宿變成這樣,那些壞主意,那些壞事都是你干的,最後害死韓老二的也是你!陸如鏡,你,你該死!"

"是嗎?"陸如鏡緩步朝著二人走去,"現在該死的人是你們兩個,這地方屬于我,我要誰死,誰就得死!趙漣漪都不是我的對手,何況是你們兩個廢物!"

千面極力的將韓不宿推到自己身後,韓不宿自然不允.

"我害了你一生,若是要死,能不能讓我走得安心點?"千面擋在韓不宿跟前,"陸如鏡,你還想干什麼?"

下一刻,陸如鏡忽然伸手,快速掐住千面的咽喉,直接將千面抵在了牆上,"我找遍了整個地下城,都沒有找到回魂蠱!說吧,回魂蠱到底在哪?!"

"別,別告訴他!"千面掙紮著,一張臉儼然成了豬肝色,"韓不宿,記著,記著你自己的使命,不能,不能說!不能說!"

他快要喘不上氣,快要窒息了,饒是如此,也不能讓陸如鏡得到回魂蠱,否則事情將再無轉圜的余地.

韓不宿渾身繃緊,額頭上的冷汗涔涔而下,她亦是渾身疼痛.顫顫巍巍的從隨身的小包里取出小瓷瓶,快速倒進了嘴里.

"陸如鏡,你想得到,得到回魂蠱,就不怕被反噬嗎?"韓不宿緊貼著牆壁,身子顫抖得厲害,"你意識清楚,說明你,你……"

"不用說明."陸如鏡收緊掌心,"我不可能對自己下手,畢竟這天下都是我的,我得保持頭腦清醒,而你們終將成為我的奴隸,從此以後為我所差遣!"

千面雙眼翻白,還剩下最後一口氣.

"放開他,我告訴你!"韓不宿恨得咬牙切齒.

陸如鏡自然不會答應,"你先告訴我,我再放了他,否則……"

"否則你也別想知道!"韓不宿喘著粗氣,"對我來說,你已經毫無信任可言!放了千面,反正我們兩個壓根沒有反抗之力,你想怎樣都可以."

這話倒是真的.

眼前的千面和韓不宿,就是俎上魚肉,任他宰割.

手一松,千面瞬時癱軟在地.

"千面?"韓不宿忙不迭上前,趁著給他擦汗的功夫,悄悄將一粒藥丸推進了他嘴里,"你覺得怎樣?還好嗎?"

"哼,這般情義,真是讓人感動!"陸如鏡挺直腰杆,"當年將你禍害至此,這人也沒少出力,如今假惺惺的改邪歸正,你便全都信了?韓不宿,你怎麼還跟以前那樣愚蠢?騙了一次又一次,始終記不住這教訓."

韓不宿冷眼睨他,"你這輩子都不會知道,什麼叫情義.你這種人,就該下十八層地獄,生生世世,永不超生!永不!"

"少廢話,回魂蠱呢?"陸如鏡已經沒了耐心,現在他滿腦子都是自己的天下,哪里還顧得上其他.

"回魂蠱?"韓不宿扶著千面,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

千面心領神會,終是到了殊死一搏的時候?!

"你要回魂蠱,我給你!"韓不宿忽然拂袖,刹那間白色的粉末快速灑出.

若不是陸如鏡躲閃及時,定然會身遭橫禍.

只這眨眼的功夫,韓不宿已經挾著千面,快速躍入了法陣.

"該死!"陸如鏡急忙跟著跳.

陸歸舟,緊隨其後.

用鮮血澆灌而成的法陣,一旦啟動,便是以煞氣運轉,想停下來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誰也不知道里面有什麼,誰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活著出來……

整個地下城忽然抖了抖,仿佛是有什麼東西被撼動.

池子里的趙漣漪,無力的仰著頭,血肉漸化,唇角微微揚起,嘴里卻發不出絲毫的聲音.

快了,快了……

…………

"娘!"一聲驚呼,沈郅從床榻上坐起,渾身上下皆被冷汗浸濕.

"怎麼了?"薄鈺快速掀開被褥,跑到了沈郅的床邊,"你做噩夢了?"

阿落披著外頭從外頭闖進來,慌亂的盯著屋子里的兩個孩子,"怎麼了?怎麼回事?是哪兒不舒服?還是,還是有刺客?"

春秀是拎著刀進來,"誰?誰欺負我家郅兒?"

"沒人!"薄鈺擰了毛巾轉回床前,輕輕的為沈郅擦去額頭的汗,"沈郅做了噩夢,他喊了一聲娘,然後就成這樣了!"

"郅兒?"春秀湊過去,"你夢到沈大夫了?"

沈郅似乎還在夢中,整個人都有些懵,抬頭看人的時候,眼神里還帶著驚懼之色.

春秀和阿落從未見過沈郅這般驚慌失措的模樣,自然是滿心擔慮,都說母子連心,千萬別應驗啊!

"沈郅?"薄鈺要去倒了杯水,"你可覺得好些?"

喝上兩口水,沈郅捧著杯盞瑟瑟發抖,"我夢到我娘渾身是血,她被關在一個地方,一直在哭一直在喊,可是沒人能救得了她.我好著急,我想救娘,可我碰不到她,我……"

"做夢罷了,怎麼能當真呢?"阿落寬慰,"別擔心,沒事的,沒事的!"

薄鈺沒說話,只是定定的瞧著沈郅的臉色,心里生出幾分異樣來.沈郅很少會有這樣的時候,尋常就算是想念姑姑,也不會這般驚慌失措,莫非姑姑真的……

黎明前夕,沈郅竟然渾身滾燙,發起了高燒.

這可把問柳山莊的所有人都給急壞了,連薄云崇和步棠都來了,領著整個太醫院的人,生怕沈郅有什麼閃失.

"怎麼會高燒不退呢?"步棠急得團團轉,"少主不在,萬一公子……呸呸呸,我胡說的,我胡說八道!"

薄云崇一把樓過她,"你別轉來轉去的,弄得大家更是心慌了,你且安靜下來可好?"

可步棠哪里靜得下來,太醫說,沈郅是憂思成疾,這病在心不在皮.

言外之意,心病還須心藥醫.

薄鈺坐在門前的台階上,雙手托腮,望著牆頭發呆,這可如何是好?見著夏問卿過來,薄鈺慌忙起身."舅舅!"

夏問卿點點頭,屋內又是皇帝又是皇後的,他自然不方便進去,"怎麼樣?"

"太醫說是心病,所以……"薄鈺垂頭,"若只是尋常的傷寒倒也罷了,大不了我陪著他一起病著,大家有藥一起吃,有苦一起嘗,可……可現在該如何是好?"

"郅兒平素都將事情藏在心里,如今一下子爆發出來,自然是難以承受."夏問卿輕歎,"心病換需心藥醫,這到底也不是太醫能治好的."

薄鈺頷首,"舅舅,可有什麼法子,即便不治本……治標也好啊!"

總好過,沈郅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一直說胡話.

"讓他哭一哭吧!"夏問卿思慮半晌,"情緒憋在肚子里,自然是憋出了病,若是發泄出來,許是能見效,總歸要有人同他分擔一下悲喜才好."

薄鈺撓撓頭,"哭?"

沈郅平素冷靜自持,簡直和父親薄云岫一般模樣,想讓他哭出來,還真是挺難的.

"試試吧!"夏問卿拍拍薄鈺的肩頭,"你跟郅兒最為貼近,想來會有辦法的,對不對?唉,可不敢再讓他出事了."

薄鈺抿唇,"我一定不會讓他有事的,一定不會!"

藥,灌下去,回頭沈郅就吐了,吐得干乾淨淨.

身上忽冷忽熱,一會冷汗,一會熱汗,次次都是衣衫濕透.

只不過是兩日時間,沈郅已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瘦了不少,再這樣,只怕挨不住多久.

"沈郅?"薄鈺端著米粥坐在床前,眼眶發紅,"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想聽哪個?"

沈郅虛弱至極,半眯著眼睛,似乎是在看什麼,卻始終沒說話.

"少傅從瀛國來信,說是已經見過了姑姑和姑父,所以他們暫且是安全的."薄鈺將粥喂進了沈郅的嘴里.

阿落在旁捧著痰盂,雙手止不住的顫.

大概是有效果,沈郅將眼睛睜得更大了一些,茫然無焦距的眸,倦怠的落在了薄鈺身上.

"真的!"薄鈺又給他喂了一口,"你想看少傅的信嗎?如今就在皇伯伯的手上,只要你身子好些,我就讓皇伯伯帶來給你看看."

頓了頓,薄鈺又道,"你別以為我胡謅,因為少傅是使者,所以這信我自然不可能帶在身邊,但你是離王小殿下,只要你開口,丞相大人都會點頭的.你不知道,因著赤齊之事,滿朝文武現在對你是心服口服的,都說你前途無量."

沈郅眼睛里的光,又漸漸的黯淡下去.

見狀,薄鈺急了,"沈郅,少傅說,你爹和你娘已經去了日落之城,那是大漠里最詭異的存在,那個城……日落而出,日出消失,若是在兩三日之內不能出來,只怕以後都很難再出來了!"

"哇"的一聲,沈郅忽然翻個身,將剛剛喝下的粥,吐得干乾淨淨.

阿落端著痰盂,眼淚瞬時下來,哭得更凶了些,"這可如何是好?小王爺,你可一定要撐住啊,要撐住啊!王爺和王妃若是知道你這樣……怕是要傷心欲絕的,小王爺……"

吃不下粥,喝不下藥,怕是……時日無多.

沈郅整個人都是迷糊的,身子一側又躺了回去.

"沈郅?"薄鈺哭出聲來,"沈郅,你醒醒吧!你爹和你娘,回不來了!他們回不來了!少傅說,他派去的兵,都半道上迷路轉了回來,你爹娘根本就沒想過要活著出來,所以不想搭上無辜之人的性命!沈郅……沈郅!"

不,不可能的,爹娘一定會回來的.

沈郅的腦子,滿滿都是爹娘的模樣,不斷的重疊,不斷的分散,終是再也無法拼湊.他闔上眼,有眼淚從眼角滑落,悄無聲息的落到枕巾上.

"沈郅?"見著沈郅哭了,薄鈺當即覺得,這便是希望的苗頭,"沈郅,我還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那就是,那就是……"

薄鈺急得直跺腳,怎麼越著急,越是連謊話都說不出來了.

"趙漣漪和陸如鏡聯手了,他們打算殺了你爹娘,他們打算殺了你爹娘!沈郅!"薄鈺厲喝.

沈郅冷不丁坐起身來,整張臉旋即慘白如紙,一雙眼眸瞪得如同斗大,身子微微繃直.

"沈郅?"薄鈺驚慌失措,別是嚇過頭了,再出什麼亂子……

阿落抖如篩糠,門口的眾人亦是站不住了,一股腦全部跑進了屋子,就這麼戰戰兢兢的盯著床榻上突然坐起來的沈郅,誰都不知道沈郅這是怎麼了?

呼吸急促,沈郅神情麻木的轉頭,空蕩了兩日的眼睛,終是漸漸浮起氤氳之色,凝結了無邊的痛苦與掙紮.他的視線從每個人的臉上掠過,好似在找尋什麼.

終于,他將視線停駐在薄鈺的臉上,干澀的唇一開一合,聲音沙啞得不成樣子,"我爹,娘……還,還活著嗎?還能活著回來嗎?"

這謊話到了這份上,似乎已經圓不回來了.

薄鈺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得胡亂的搖頭,"我……"

其實,他想說,我不知道.

可話到了嘴邊,竟是怎麼都吐不出來了.

沈郅猛地揪住胸口位置,一口黑血噴薄而出……

"郅兒!"

"小郅!"

"沈郅!"

沈郅……

上篇:第189章 護族的起源    下篇:第191章 對不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