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91章 對不起   
  
第191章 對不起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下,算是徹底完蛋了,沈郅吐血昏迷.

薄鈺差點一頭撞死在床前,他是委實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原以為這口氣出來了便好,如此便能解開心中郁結,誰知道,誰知道……

"沈郅?"

恍惚間,沈郅聽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郅兒?"

嗯,好像是娘的聲音.

娘?

娘是你嗎?

郅兒,要振作!

郅兒,娘所有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你聽到了嗎?

"娘……"

赫然聽到些許動靜,春秀整個人都振奮了,"快快快,我好似聽到了郅兒在說話,他說話了,好像在喊娘,在喊沈大夫!"

她這一喊,所有人都圍攏了上來.

一個個屏住呼吸,視線直勾勾的盯著床榻上,面如死灰的沈郅.

薄鈺的眼淚還掛在臉上,這會就跪在床前,巴巴的瞅著沈郅,心中求遍了滿天神佛,只希望沈郅能多說一句,哪怕半句也好!

"娘……你別走……"沈郅死死揪著床褥,似乎是在夢中掙紮,"娘,娘你別走……娘……"

"郅兒?"春秀低喚,"郅兒,沈大夫會回來的,你娘會回來的!郅兒,你醒醒好不好?你再不醒來,姑姑可怎麼辦呢?郅兒,你這樣……"

到了最後,春秀已經泣不成聲.

這可如何是好啊?

沈郅一直在斷斷續續的囈語,一會說著"娘別走",一會又高喊著"你滾開"之類的怒言怒語,也不知到底夢到了什麼.

最後是午後的一聲晴天霹靂,將沈郅吵醒的.

薄鈺數日未眠,靠著床柱便睡著了.再醒來的時候,沈郅赤著腳站在屋簷下,風吹過他的衣袂,他的脊背挺得那樣筆直,卻又是這樣的單薄.

"沈郅?"薄鈺定定的站在門口,使勁的搓揉著眼睛.

直到阿落手一松,藥碗砸碎在地上,沈郅扭頭喊了一聲,"阿落姑姑……"

薄鈺這才回過神來,瘋似的沖上去抱住了沈郅,"你終于醒了!可把我們都嚇死了!"

"很抱歉,讓大家擔心了!"沈郅靜靜的站在那里,任憑薄鈺將眼淚鼻涕都擦在他身上.他輕輕的拍了拍薄鈺的肩膀,俄而將視線遠遠的落在天盡頭,"是娘把我吵醒的!"

薄鈺的哭聲……戛然而止!

"姑姑……把你吵醒的?"薄鈺倒吸一口冷氣.

沈郅一覺睡醒,莫不是……莫不是腦子睡糊塗了?

"你,你說什麼呢?"薄鈺輕輕的搖晃著沈郅,"沈郅,你醒醒,你醒醒!姑姑還沒回來,你別胡說了,你醒醒好不好?"

沈郅斂眸,不語.

阿落沖上來,一把抱住了沈郅,"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娘說,我該醒了!"沈郅笑了笑,"她需要我!"

宮里的太醫,來了一撥又一撥.

離王小殿下醒了,自然是天大的好事,可之前病得這般嚴重,所有人瞧著這離王殿下怕是不行了,眼下卻忽然好轉,委實讓人摸不著頭腦.

更奇怪的是,現在能吃能喝,好似沒事人一樣……

一屋子的人,靜靜的站在一旁,瞧著沈郅坐在那里吃飯,好似餓得厲害,吃他平素最喜歡吃的菜肴,什麼都跟以前沒差別,就是醒來的時候,說的話奇怪了些.

"我吃飽了!"沈郅放下碗筷,打了個飽嗝,扭頭瞧著一大家子的人,"你們為何都這般看著我?"

所有人齊刷刷的搖頭.

"我沒什麼事."沈郅起身.

春秀和阿落趕緊上前,生怕他待會身子一晃,摔著磕著,更怕他回頭又噴出一口血來,到時候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回到床沿上坐著,沈郅瞧了一眼薄鈺,"去把我之前問太傅借的那本書拿來,我還沒看完呢!"

薄鈺愣愣的瞧著他,確定沈郅不是在說夢話,這才囁嚅著應了一聲,撓撓頭,一步三回頭的走出了房間.

"都出去!"關毓青揮揮手.

屋子里人太多,對沈郅而言著實不太好.

夏問卿挨著沈郅坐下,"郅兒,你覺得好些嗎?"

"讓舅舅擔心,是郅兒的不是,郅兒沒什麼,倒是外祖父……"沈郅面上有些擔慮之色,"我這般,怕是將外祖父嚇得不輕."

以至于沈郅病了這麼多日,夏禮安也在床榻上躺了那麼多天,至今沒能下得了床,委實嚇得不輕.

"你沒事自然是最好的,旁的就不必多想了."夏問卿輕歎,"對了郅兒,你之前一直在說胡話,你……你可還好嗎?"

沈郅目色微微一滯,俄而靠在了床柱上,苦笑著問了句,"舅舅,你相信母子連心嗎?"

夏問卿點頭,"人間自有真情在,你與你娘相依為命這麼多年,若說有什麼母子連心之說,倒也是說得過去的.怎麼,你一直夢到你娘?"

"我夢到了,娘渾身血淋淋的,似乎不太好!"沈郅垂眸,"娘在掙紮,她似乎有些身不由己,可又沒辦法掙脫,我想幫她,但她把我推開了."

夏問卿駭然,只覺得沈郅這孩子,怕是心里頭有了死結,"郅兒,你莫要胡思亂想,你母親好好的,絕對不會有什麼事兒,你放心便是!"

"舅舅,我同你說件事吧!"沈郅娓娓道來,眸光暗淡,"小時候,我貪玩,跑到後山去了,可我年紀太小,出去了便怎麼都走不回來.當天夜里,好多人都去找我,但誰都沒找到我,因為我窩在一個山洞里睡著了……"

夏問卿不知沈郅到底想說什麼,一顆心七上八下的.

"可娘找到了我!"沈郅直起身子,"這個山洞很是隱秘,又格外的陰冷潮濕,我當時都病了,身上發了高燒,人都是迷迷糊糊的,所以睡得很熟.我問娘,她是怎麼找到我的?娘說,她是憑著感覺來的." 夏問卿明白了,"你是說,你和你娘真的會有點感應嗎?"

沈郅點頭,"尤其是遇到了生命危險,我發高燒的時候,娘定然會有所感覺,雖然我不知道距離會不會成為阻礙,但我覺得娘一定是想告訴我什麼."

"你娘想告訴你什麼?"夏問卿忙問.

"我娘說,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沈郅目不轉睛的盯著夏問卿,一字一句的重複著夢里,母親的叮嚀,"要相信自己的心,因為眼睛,有時候也是會騙人的!"

夏問卿愣住.

這話,怎麼聽得心里怪怪的,總覺得陰森森的.

"這話是你娘說的?"夏問卿再三確認.

沈郅鄭重其事的點頭,"對!是娘交代我的,然後我便聽到了一聲雷響,娘就把我推出來了."

夏問卿聽得都覺得脊背發涼,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這世間真真有如此詭異之事嗎?然則沈郅不會騙人,既然是他說的,那必定是夢到了.

不要相信眼睛?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眼睛,有時候也是會騙人的.

…………

染血的法陣,不斷的旋轉盤索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停下來.

千面覺得自己快要死了,體內血氣翻騰,也不知身處何地,這黑漆漆的地方,怎麼走都走不到盡頭.目光所至,皆是濃霧彌漫,深陷其中,難以自拔.

實在走不動了,千面只得扶著樹坐下來歇息,環顧四周,仍是白茫茫的一片,"韓不宿?"

他扯著嗓子喊了兩聲,"韓不宿,你給我滾出來,老子迷路了!"

沒人理他.

傷口依舊疼,只是沒有之前疼得那麼厲害,連嗓子都沒那麼疼了,只是孤獨與寂寞,容易把人逼上絕路,在這一片無聲的世界里,一個人承擔的心理壓力,足以將內心擊垮.

"韓不宿,你出來好不好?"明明是她拽著他一起跳的,為什麼最後只剩下他一人?

韓不宿會去哪里?

"韓不宿……"千面無力的喊,"老子迷路了,不會破陣,你快點出來,不然……不然我……我害怕!"

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了前面有人影晃動.

慌忙起身,千面撒丫子往前跑.

濃密的林子里,有叫罵聲和嘶喊聲交織著,聽著似乎很是熟悉.

千面慢下腳步,定定的瞧著不遠處的一幕.

美麗的女子被壓在那里,許是因為吃了藥的緣故,除了還能嘶喊幾聲,手腳壓根無法動彈.數名男子,一個接一個的上去,又一個接一個的下來.

每個離開的男人,都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刀刃劃過瓷肌,留下了殷紅的血色.

千面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望著眼前的一幕,這是……這是數十年前的場景,這是當初韓不宿被毀的場景.陸如鏡就在一旁的樹後站著,靜靜的瞧著這一切.

待所有男子離開,韓不宿幾近暈厥,終是陸如鏡將人抱走,帶到了一間林中小屋.

千面始終跟著,心里的愧疚與懊悔交織在一起,讓他恨不能打死當初的自己,不過是一句戲言,卻毀了韓不宿的一生.

一句,戲言……

他站在小屋的窗外,看著陸如鏡仔細的擦拭著韓不宿的身子,然後為她上藥.明知道陸如鏡不懷好意,千面卻無法阻止,他伸了手,卻像空氣一般,壓根無法碰觸到這小屋內外的任何東西.

連他的喊話,韓不宿和陸如鏡都未能聽到分毫.

屋子里的人,漸漸複蘇,漸漸的生出了變化,有些事竟是千面渾然不知.

他從不知道,原來陸如鏡和韓不宿還有過一段,只不過那時候的陸如鏡一直戴著面具,而當初的韓不宿,曆經痛苦,仍保持著一顆真誠待人的,赤子之心.

屋子里,情義漸生.

屋子外頭,千面痛不欲生.

讓自己面對曾經犯過的罪孽,又無力挽回,世間大概沒有比這,更折磨人的懲罰.懲罰,不在皮肉,而在內心.

"對不起!"千面跪在屋外,狠狠的磕了兩個頭,"對不起,對不起!"

真的,對不起!

"喂!"韓不宿忽然揪起千面的衣襟,"你在這里作甚,跟我來!"

千面猛地驚醒,赫然驚覺,這竟然是在自己的夢境里,再睜開眼,回過神來,竟是被韓不宿拽著飛奔,繞圈飛奔,"韓不宿?是你嗎?"

韓不宿還覺得奇了怪了,"你說你這廢物,我一眨眼的功夫,你竟然誤入了陣中難以自拔,真真沒用!快點跟緊我,我帶你去祭壇!"

"好!"千面連連點頭,難得這麼聽話.

跟在韓不宿身後,千面幾次張嘴,都沒能說出話來.

陡然間一道刺眼的亮光襲來,千面終于跟著韓不宿跳出了這怪圈,再睜開眼,竟是站在了冰棺旁邊,近距離的接觸到了冰棺.

"別愣著,撬開它!"韓不宿捋著袖子打算去推冰棺.

然則……冰棺的蓋子太重,韓不宿原就沒什麼力氣,哪里能推開蓋子.

千面環顧四周,只覺得方才的夢……太過真實,亦太過可怕,委實沒有臉面,再面對韓不宿!

"你還愣著干什麼?"韓不宿只覺得奇了怪了,"從法陣里出來,已經費了我不少精力,如今你還不出力,是想一起死在這里嗎?你想死便罷了,不要扯上老娘!我這廂可要活得長長久久,要死你自己去死!"

千面眼眶濕潤,"你罵人的樣子,真好看!"

韓不宿眉心突突的跳,"……"

這老小子怕是被法陣給迷了?

如今還沒跳出來嗎?

千面原就受了傷,這會只剩下吵架的氣力,要想推開棺蓋,自然不容易.然則合了二人之立,也沒能把棺蓋打開,委實氣人!

"會不會有什麼密門?"千面咬著牙,沿著冰棺走了一圈,饒是如此也沒瞧見任何的機關,看樣子,這東西還是得靠人力打開.

"王爺!"黍離一聲喊.

讓千面和韓不宿看到了曙光,二人站在冰棺邊上大喊,"這里布了陣法,你們切莫亂闖,陸如鏡也在這陣中!薄云岫,你身負凰蠱,以內力驅動法陣,定然能逆轉陣法,安全過來,快,幫著打開冰棺,里面的人……恐怕是兮丫頭!"

一聽說沈木兮可能躺在冰棺里,薄云岫自然是著急的,也顧不得其他,當即凝了真氣.

韓不宿的法子自然是好使的,法陣被逆轉,薄云岫身負凰蠱,入陣出陣自然是輕而易舉.饒是血陣又如何?鳳凰蠱,原就是護族至高無上的寶貝.

"讓開!"近至冰棺前,薄云岫示意韓不宿和千面稍稍退開.

祭壇上的冰棺,往往是承著護族最重要之物的存在,要麼受到全族的擁護,要麼便是詛咒般的存在.

這厚重的棺蓋,薄云岫用盡全力,亦只能打開一條縫.

一絲黑氣從里頭滲出,俄而又成了一縷白煙,消失無蹤.

"快!"韓不宿疾呼,"快點打開,否則怕是回天乏術!"

薄云岫一咬牙,憤然用力.

刹那間,棺蓋被徹底掀翻.

沈木兮赫然出現在冰棺內,身著如墨黑衣,安安靜靜的躺在里頭,雙眸緊閉,雙手交疊置于腹前,神色泰然而從容.

"薄夫人!"薄云岫慌忙將人從冰棺里扶坐起來,"薄夫人?"

韓不宿上前探脈,"還活著,快些抱出來!"

"她是怎麼進去的?"千面詫異,"之前不是在石室嗎?為什麼忽然間,會出現在這祭壇上?"

不是來殺死回魂蠱的嗎?為什麼回魂蠱沒瞧見,倒是沈木兮,把她自個塞進了冰棺里?這似乎有些不符合常理,這祭壇上的冰棺,應該不是誰都可以進去的吧?

"到底是誰把她放進去的?"薄云岫亦是詫異,"薄夫人?薄夫人?沈木兮?"

不管薄云岫如何呼喚,沈木兮依舊雙目緊閉,壓根沒有要醒轉的意思.她靜靜的躺在他懷里,雖說還有脈搏,可整個人涼得厲害,就好像是冰雕的一般.

"先別管那麼多,趕緊走趕緊走!"千面的傷勢有些嚴重,"這不是說話的地方!"

也不知陸如鏡父子,到底身處何地,又會不會突然冒出來?

千面,真是怕極了陸如鏡這瘋子!

"跟緊我!"薄云岫咬著牙,抱著沈木兮飛出法陣.

千面攜著韓不宿緊隨其後,這會可斷然不敢大意,免得又陷在其中難以自拔!

黍離一直在邊上等著,如今見著自家主子回來,當然是喜不自禁,"王爺,沒事吧?王妃她這是……這是怎麼了?"

"先別說那麼多,出……"

還不待薄云岫說完,千面猛地推開了韓不宿.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韓不宿只覺得自己的身子像是一塊破布,被千面狠狠的推了出去,俄而是那一道鮮豔的殷紅之色,噴湧而出.

這讓她想起了雨後的彩虹,只不過眼前這一道,是血色的.

"千面!"她厲聲驚呼.

黍離拔劍飛身,"王爺快走!"

陸如鏡父子,不知何時,竟然跟著他們沖出了法陣,那一瞬的正邪交鋒,來得猝不及防.

"殺了他們!"陸如鏡下令,陸歸舟瞬時發了瘋似的往外沖.

薄云岫懷里抱著沈木兮,處處受制,只能守不能攻.

"千面?千面!"韓不宿勉力從地上爬起來,"千面,你怎麼樣?"

這一掌,直接擊穿了千面的胸口,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襟,他仰躺在血泊里,視線里一片模糊.耳畔隱約聽到動靜,身子終是被人托起.

"千面?"韓不宿紅著眼,"你欠我那麼多,我還沒罵夠呢!"

"你這人,真是太討厭了!"千面無奈的歎口氣,盡管看不清楚眼前的東西,耳朵卻是好使得很,大概是被罵出了條件反射,對韓不宿的聲音格外敏銳,"就不能讓我走得安生一點?"

薄云岫見著形勢不太對,抱著沈木兮便奪門而出,黍離亦是持劍撤離,這會硬碰硬,對誰都沒好處.

四周安靜下來,唯剩下千面的血,一點一滴落在地面上的聲音.

"你振作一點,我有藥!"韓不宿慌忙從隨身的小包里,掏出了一瓶藥,"止血的,益氣補血的,固元丹,還要還有……"

"我傷著心脈了!"千面摁住了她的手,"別忙活了,你連自己都治不好,何況,何況是我現在這個樣子……"

血,沿著他的唇角不斷滾落下來.

韓不宿忽然哭了,"不要死!"

"瞧瞧,還是心軟了吧?"千面扯了唇角,胸口涼涼的,只覺得冷風一個勁的往身體里倒灌,"我,我有些冷,韓不宿,你能不能說幾句暖心的話.我都被你罵了一路,委實需要洗洗耳朵!"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已然睜不開,可又好似不太甘心,握著她的手,微微用力,大概是在等著什麼,又或者有什麼未完的心願.

"你若是能活著出去,我便不再計較當年的事情."韓不宿哭著說,"咱們都一把年紀了,還能活多久?不過是過一日少一日,我罵你只是覺得這樣能讓自己舒坦一些,讓自己不至于瞧不起自己.你們害得我那麼慘,我總歸是要收點利息,才能心內平衡的……你作甚這般小氣!"

千面無力的點頭,"所以說,你原諒我了是嗎?"

韓不宿只哭,不說話.

"你說一句原諒我,我便,便告訴你一些事!"喉間滿是腥甜,千面努力的睜開眼,可眼前一片漆黑,他什麼都瞧不見了.

"我,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要報仇,自然,自然是原諒你!何況當年,倒也不是你的錯!"韓不宿泣淚.

"當年,他們在商量對付你的時候,我,我就在旁邊,胡言亂語的說了一句,不如,不如就睡了你……誰知道,知道就這麼一句戲言……"千面張了張嘴,鮮血咕咚咕咚的往外湧,竟是怎麼都止不住了.

"千面?千面!"韓不宿急了.

她有很多蠱,卻沒有一樣,能救人.

"我不想變成沒有感情的蠱人,所以你,你別把我煉成活人蠱!"千面死死握著她的手,鮮血染紅了她的衣衫.

此刻的他,只剩下出的氣兒,"我還要告訴你一個秘密,當年,當年跟你在林中小屋里,共同生活了那麼久的男人,其實,其實是,是陸如鏡,他騙,騙了你!"

韓不宿駭然愣在當場,眼淚吧嗒滾落.

"對不起……"千面忽然渾身抽搐,終是沒能再說出話來.

此生,到此終結,終是遺憾諸多,卻也得來了一句原諒,也算是值得了!

上篇:第190章 他們還能回來嗎?    下篇:第192章 活著出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