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92章 活著出來了!   
  
第192章 活著出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這荒域之墓進來了,原就是抱著必死之心,誰都沒打算活著出去.

個人生死事小,蒼生為重.

薄云岫抱著沈木兮在外頭狂奔,然則甬道四通八達,走了一圈終是走不出去了.

"前面已無路,且看你們怎麼走!"陸如鏡站在後頭,身邊跟著失去意識的陸歸舟.

黍離把心一橫,"王爺,卑職跟他們拼了!"

到了這地步,誰都沒了退路.

薄云岫默默的將不省人事的沈木兮靠坐在牆角,"薄夫人,乖乖的在這里等著我,待我解決了他們,我帶你出去!"

于她眉心落下輕輕一吻,只要兩個人在一起,生與死又有何區別?

"等我!"薄云岫起身,"陸如鏡,新賬舊賬,一起算吧!"

音落瞬間,雙方業已交手.

狹窄的甬道里,雙方打得難舍難分,左不過黍離終是不敵,被陸歸舟一掌擊中了肩胛,身子如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狠狠撞在了牆壁處.

落地一聲悶哼,瞬時口吐鮮血,不省人事.

現在的狀況是,陸家父子對薄云岫一人,二對一,形勢可想而知.

陸如鏡和陸歸舟是個瘋子,而薄云岫早已精疲力盡,當初在底下的冰窖里,若不是有東西為他們領路,只怕這會還陷在那地方出不來.

忽然間地動山搖,有石塊嗖嗖的從頂上落下,這地方也不知遭遇了什麼,似乎是要塌陷了?

薄云岫猛地想起阿勒說過的那些話,這地方日出消失,會被黃沙重新埋回來,要麼趁著現在出去,要麼只能繼續在這里拖著熬著,一直等到日落之後,黃沙退去,才能再出去.

左右搖晃,薄云岫身子一顫,胸口鈍痛,竟被陸如鏡一掌擊飛,身子登時撞在了牆壁上.也不知觸動了何處的機關,沈木兮靠坐的位置忽然沉下去,薄云岫咬牙去拽,終是隨著她一道沉落.

黑暗,快速席卷而來.

至于後來發生了什麼事,薄云岫委實不知.

只知道一覺醒來,身邊空空蕩蕩,早已沒了沈木兮的蹤影.

"薄夫人?薄夫人?"他喊了幾聲,回答他的是空蕩的回音.

撐著身子站起來,薄云岫咬著牙往外走,這鬼地方東西難辨,前後不分.交叉路口那麼多,也不知究竟要往那兒走?

黍離生死不明,陸家父子亦不知去向,整個地下城似乎只留下了薄云岫一人,怎麼走都走不出去.

昏暗的世界里,所有人的耐心都被耗盡,剩下的是無盡的絕望.

陸歸舟靜靜的盯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沈木兮,有那麼一瞬,眼睛里好似有了些許光彩,又快速的黯淡下去.他似乎是認出了她,但更多的是身不由己.

陸如鏡並不在,方才那一場動亂,陸歸舟速度快,隨著薄云岫和沈木兮一同跳下,而陸如鏡則留在了上面.此刻,也不知是生是死.

手,輕輕撫上沈木兮的面龐.

陸歸舟竟默默的躺在她身邊,與她比肩躺著,俄而又轉頭盯著她,就這麼一直看著,身上的戾氣漸漸散去.猩紅的眸,正在逐漸恢複最初的顏色.

長長吐出一口氣,陸歸舟握住了她的手,雖然他已經人不人鬼不鬼,可終究有些本能尚存.

翻個身,將沈木兮壓下,陸歸舟就這麼靜靜的抱著她,擁著她.

俄而,他抬頭,輕輕的吻上她的眉心.

她的鼻尖,她的唇……

驀地,一股熱血忽然噴湧而出,陸歸舟駭然瞪大眼睛,眸中的血色快速褪盡,終究恢複了最初的如墨之色,他就這麼定定的望著她,面上滿是不敢置信之色.

"兮兒……"他張了張嘴,"放不下你啊……"

沈木兮緩緩睜開眼,面無表情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耳畔,傳來了低沉的腳步聲,她徐徐合上眼,仿佛又陷入了沉睡之中.

"王妃?"黍離驚呼,快速沖上去.

陸歸舟壓在沈木兮的身上,一動不動的,好似已經死了.

只見陸歸舟的心口處滿是鮮血,有蠕蟲已死,鮮血染在沈木兮的衣衫上,讓這一身的漆黑之色,愈發的暗沉幽深,鮮血還染在了她的手中,殷紅之色流得到處都是.

"王妃?"黍離去探沈木兮的鼻息.

還好還好,鼻息尚存,也就是說,人還活著.

既然王妃在這里,那王爺是不是也在這里呢?天曉得,他這一睜眼,什麼人都沒了,好不容易找到這兒,自然是要再找找的,"王爺?王爺?"

沒有薄云岫的蹤跡,周遭空空蕩蕩的. 黍離起身,仲怔的環顧四周,"王爺?王爺?"

"黍離!"外頭一聲喊,卻是韓不宿站在不遠處.

"韓前輩!"黍離欣喜,"快幫我看看,王妃……"

他這一轉身,險些咬著自個的舌頭,沈木兮不知何時竟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後,驚得黍離下意識的退開了兩步,待回過神來才定了心神尊呼,"王妃?!"

沈木兮神情恍惚,視線涼涼的落在黍離身上,終是腿一軟,癱坐在地,略顯呆滯的望著自己手上的鮮血.

"是陸歸舟的血,也不知他是被誰殺了."黍離忙寬慰,"王妃莫要擔心,卑職這就去找王爺!韓前輩,請您幫忙照看一下王妃,我……"

"薄夫人?"薄云岫焦灼的沖過來,"怎麼樣?"

"王爺!"黍離行禮,"卑職趕到的時候,王妃還在昏迷,但是陸歸舟不知被誰殺了.哦,王妃沒什麼大礙,王爺放心便是!"

韓不宿就靜靜的站在一旁,冷不丁迎上沈木兮投來的目光,只覺得心下一怵,瞬時打了個寒顫.也不知為什麼,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可到底哪里不太對,她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兮丫頭,我給你的東西呢?"韓不宿問,"回魂蠱處置得怎麼樣了?還有,你可找到韓天命的尸體了?"

"韓天命的尸體已經損壞,趙漣漪沒保存住,再加上……陸如鏡的折騰,所以……"沈木兮靠在薄云岫的懷里,"世間再不會有回魂蠱."

"你是怎麼進的祭壇,入了冰棺?誰把你放進去的?"韓不宿追問.

沈木兮搖搖頭,"我當時整個人都是昏昏沉沉的,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薄云岫,我們出去再說吧!這里,我一刻都不想繼續待著!"

"走!"薄云岫快速將其打橫抱起,抬步就往外走.

黍離走了兩步,卻見著韓不宿還愣在原地,不由心下一震,"韓前輩,你怎麼了?怎麼還不走?"

"走吧!"韓不宿撐著身子往外走.

額頭上,有冷汗涔涔而下,韓不宿取出隨身小包里的藥,胡亂的往嘴里塞了一把.心里有些莫名的驚慌,說不出來是因為什麼,大概是因為能活著出去了?

薄云岫抱著沈木兮往外走,所有人都很是疲憊,周遭的沙石不斷往下落,也不知道現在是在地底下,還是快要走出去了?

好在這一路上,竟然都沒遇見陸如鏡.

陸歸舟死了,陸如鏡消失了,誰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在這詭異的地方,什麼事都是有可能的.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所有人都快要絕望之時,前方的一道微光,讓所有人看到了生的希望.

"王爺,有光!有光!"黍離欣喜若狂的驚呼.

是光!

外頭的光!

薄云岫抱著沈木兮,咬著牙往外沖.

懷里的女子,半垂著眉眼,如玉的胳膊緊緊圈著他的脖頸,就這麼安安穩穩的靠在他懷中.

最後,所有人是爬出去的.

因為半個城都已經陷落在塵沙之中,黎明的曙光降臨在城外,再過一會,整個城都會被黃沙重新掩埋,不複存在.

風沙過境,生死永訣.

所有人都頂著風沙往外跑,臉上被風沙刮得生疼,但能活著出來,便已經是萬幸.

阿勒在外頭疾呼,"在這里!快,來這里!來這里!"

那些立在街邊的泥俑,這會已經半個身子掩埋在塵沙里,若再慢一步,他們也會變成這樣,在這大漠中永遠做一具泥俑,與這座落日之城一起,生死相依,永遠無法離開.

最後,所有人都是撲出去的,吃了一嘴的沙子,看著身後的落日之城,徹底消失在地平線上.

太陽升起,金色的光芒,鋪天蓋地的籠下來.

風吹過,黃沙漫天,一望無垠.

"還好!還好!你們都進去兩日了,我還以為……"阿勒愣了愣,"還有人呢?"

少了一個月歸,少了一個千面.

黍離紅了眼眶,望著落日之城消失的地方,鼻子酸得厲害,"終是沒能……連尸骨都沒能帶出來,一起來的,卻不能一起回去了."

韓不宿哽咽,"那老東西,死得太便宜了!死了也是沒心肝的,一句對不起,就把我打發了!真是討厭死了!太討厭了!"

回頭,悄悄拭淚.

這傻子……好了好了,如你所願,不會把你煉成活人蠱了!

少了個斗嘴的人,竟是這樣的難受,很是難過……且等等,估計我很快就會去找你了,到時候孟婆橋邊,再罵你個狗血淋頭.

"回魂蠱真的沒了?"韓不宿問.

沈木兮點頭,神情有些恍惚,"我很確定,回魂蠱絕對不會再出現,陸如鏡再也不可能得到它,絕對不會!"

"如此,甚好!"薄云岫將她擁在懷中,眉心卻下意識的擰起,"薄夫人,你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

沈木兮面色發白,無力的搖搖頭,"我只是累了,好累……好累!睜不開眼,只想睡一覺,好好的睡一覺!薄云岫,我終于可以活著出來,重見天日了!"

"傻話!"薄云岫虛弱的輕笑,"只要我還活著,必定不會讓你有所損傷,你我還要一起回到東都,一起去見兒子,到時候我們一家三口再也不分開."

她伏在他懷里,面上無悲無喜.

"陸如鏡,應該不可能再出來了吧?"黍離皺眉.

"只要沒有駱駝,他出來也得死!"阿勒說,"這地方沒有食物,水也只有夜里才能出現,光靠這些水,是活不了多久的.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走!"薄云岫將沈木兮抱上駱駝,"坐穩了,我們這就離開."

沈木兮點點頭,一語不發.

駝隊重新上路,走在廣袤無垠的沙漠里,穿過沙海,走過沙棗林,來時心情沉重,回去竟是這樣的輕松無比.只是,誰都沒見過那回魂蠱長得什麼模樣,委實有些可惜了.

"韓前輩,您沒事吧?"黍離問.

韓不宿伏在駱駝上,已然奄奄一息,"能有什麼事?總歸是要走的,走了倒也乾淨."

黍離皺眉,"您若是不舒服,我就去告訴王爺,讓駝隊歇下來,讓您休息一下."

"不必了,我只想快點離開這可怕的地方,我一點都不喜歡這里……"她虛弱的眨著眼,"用這漫天黃沙,祭奠曾經的恩怨情仇,也算不枉費,來人世間走一遭了!"

黍離沒敢多說什麼,他自身也傷得不輕.

所幸,以後就是晴空萬里,再也不會有這些可怕的事情發生.

回程算是輕車熟路,在黑水城歇息,養精蓄銳之後,終是可以回到邊關,回到了鐵匠的客棧.

可惜,少了兩個人.

夜里住在客棧里,大堂內鬧哄哄的,今兒人多,掌櫃忙得不亦樂乎.

安排著沈木兮等人住下,掌櫃便去招呼客人,喧鬧聲一直到了後半夜才停下.

下半夜的時候,沈木兮起了身.

薄云岫原就謹慎,聽得動靜便坐了起來,"怎麼了?"

沈木兮面色發白,"沒什麼,去方便一下,你莫要跟著了!"

"我陪你!"薄云岫掀開被褥.

"不用!"她忙不迭摁住他,"我就是下樓方便一下,你這樣……萬一讓人瞧見了,豈非要笑話我?我馬上就會回來,很快的."

薄云岫愣了愣,沒有吭聲,望著沈木兮緩步出門.

心下微恙,好似有些怪怪的.

沈木兮這一去,不多時便回來了,面上多了幾分笑意,"你怎麼還沒睡?我都說了很快就會回來的,現在陸如鏡和回魂蠱都消失了,咱們可以過太平日子,你莫要再疑神疑鬼的."

"睡吧!"薄云岫攬過她,將她圈在自己懷中,"你不在,總覺得少了點什麼,哪里能睡得著."

她一笑,閉上了眼睛.

翌日,一幫人便收拾了東西,准備回東都.

客棧後頭有些鬧哄哄的,也不知發生了何事.

"族長,你們先走吧,我去看看!"掌櫃的笑了笑,將女兒塞給鐵匠,"看好孩子,我去瞧瞧,這一幫莽夫,成日惹是生非的,真是沒個安生的."

"我不想走了!"韓不宿精神不振,"你們走吧!"

"韓前輩?"黍離詫異,"你不回去了嗎?"

"我走不動了,也不想走了!"她瞧著虛弱至極,"命中注定,我怕是要留在這里,跟這片黃沙不相離.其實這樣也好,我已經沒什麼可以為護族做的,留下來正好也防著,萬一陸如鏡……當然,他死了最好,可萬一呢?"

薄云岫定定的看她,"既然是你的選擇,我們自然尊重你."

他知道,韓不宿多半是因為千面的緣故,人呢……就是這樣的矛盾,一旦釋然,便是前塵恩怨皆消散,再也沒什麼可糾結的,心內漸漸生出幾分不忍.

時日長久,更加難受.

韓不宿,需要一個人靜一靜.

她這一生都在為別人而活,臨了臨了的,也該為她自己好好的活一回了.

"多謝!"韓不宿低頭輕笑,"你們快走吧!免得到時候,我又舍不得了!"

翻身上馬,薄云岫抱緊懷中的沈木兮,回頭看著韓不宿之時,仿佛帶了幾分欲言又止,話到了嘴邊,終究只剩下一句,"保重!"

"韓前輩?"沈木兮目不轉睛的看她,"要好好的!"

韓不宿點頭,笑得頗為無奈,"我又不是三歲的孩子,你們總這樣瞧著我作甚?人呢,總是要死的,我老了,也委實幫不上你們什麼了,以後……大家都好好的,過太平日子.再見!"

只怕是,以後再也沒有相見的機會了!

揮手告別,各自安好.

馬蹄聲聲,三人揚塵而去.

來的時候那麼熱鬧,走的時候,終究略顯單薄,終究只留下了韓不宿一人.

客棧後頭的吵鬧聲愈發熱鬧了些,好似有人在叫嚷著要報官.

韓不宿揉著眉心,坐在大堂里想著,該去哪兒度過余生?這漫天黃沙,風聲呼嘯,她靜下心來的時候,總覺得能聽到千面臨終前的話語.

聲聲訴著對不起,讓人……再也忘不掉.

他終歸是,為她死的.

"吵什麼?"韓不宿略顯煩躁.

忽的瞧著一個大漢怒容滿面的走過大堂,抬步往外走,"你們竟敢殺人,簡直就是黑店,原以為你們不過圖財,如今瞧著真真喪心病狂,我一定要去報官!"

"客官誤會了,這,這真的與我們無關!"掌櫃的急了,"這,這……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若是殺人,怎麼可能會這樣……"

"怎麼了?"韓不宿起身.

鐵匠抱緊了閨女,"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昨夜風沙大,所以我們什麼都沒聽到,哪里曉得一早起來,這位客官說是同行之人出去方便,一去沒回來,最後在後頭找到了人,血都流干了……"

"分明是你們殺人!"大漢冷喝,"我定要報官!"

掌櫃也慌了,這種事還是頭一回遇見,往常就算做著見不得人的買賣,也不會這般不小心.若真的要殺人,勢必會處理好尸體,不會貿貿然丟棄在自家的後門外,這不是等著人來抓嗎?

韓不宿撒腿就往後頭跑.

昨夜的風沙的確很大,不過她因為身子不適,所以睡得不安穩,確實有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當時還以為是風沙的呼嘯聲,所以她也沒起來查看.

如今瞧著半掩在黃沙里的尸身,韓不宿的眸子駭然瞪大,不敢置信的連退兩步.

旁邊有人在議論,傷口在脖頸處,像是被什麼咬斷了頸動脈,失血過多而死.

且看這人死狀慘烈,雙目怒睜,好似壓根沒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怎麼會,會這樣?"韓不宿脫力般癱坐在地.

她愣愣的盯著半掩在黃沙中的尸身,眼前一黑,登時不省人事.

馬蹄聲聲,何其歡悅,何其歡喜,能活著從邊關回來,真的是福大命大,但是薄云岫也不敢一路狂奔,生怕沈木兮會受不住,是以腳程並不太快.

黍離身上有傷,薄云岫傷得也不輕,一路上邊吃藥邊趕路,委實累得慌.

這一路,還能聽到不少有關于東都的事情.

比如,離王小殿下.

"沒想到,公子竟是這般厲害,連赤齊的事都能擺平!"黍離感慨,吃吃的笑著,"如今老百姓都在說離王小殿下的事兒,都說……都說虎父無犬子!"

薄云岫輕歎,"走的時候,未能給他安排妥當,好在郅兒終是長大了,沒讓我失望!"

語罷,緊了緊懷中的沈木兮.

卻見著沈木兮好似懨懨的,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提不起勁兒來,薄云岫心下一緊,"怎麼了?是哪里不舒服嗎?還是說,你的傷……"

"我沒事,就是這日頭曬得人有些發昏,想睡!"她靠在他懷中,刻意的躲閃強烈刺眼的陽光,美麗的眸子半眯著.

"王爺,王妃怕是累著了!"黍離道.

薄云岫斂眸,俊眉微擰,"你若是犯困就靠著我睡一會,待會找個客棧住下,待你好些再走不遲!"

橫豎護族的事情已經解決,回程便無需太過著急.

安全第一,身子要緊.

沈木兮閉上眼睛不說話,漸漸的呼吸均勻.

看樣子,是真的累壞了.

饒是到了客棧,也是薄云岫抱著進房間的,沈木兮一直睡著.

薄云岫心頭微恙,坐在床前緊盯著.

黍離亦有些著急,"王爺,王妃近來似乎很是嗜睡?白日里經常睡不醒,是不是哪里不太對?要不,卑職去請大夫?"

"這里地方小,怕是沒什麼好大夫,回頭入了城,你去請個大夫."薄云岫眉心緊蹙,握住了沈木兮的手.

她的手冰涼無溫,他捏在自己的掌心里良久,竟也沒能捂熱.

"怎麼,這樣涼?"

心下駭然,薄云岫顫著手,去探沈木兮的鼻息……

上篇:第191章 對不起    下篇:第193章 藥引是什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