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96章 愛猜謎的五叔   
  
第196章 愛猜謎的五叔

g,更新快,無彈窗,!

步棠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的望著薄云崇,"你說,這地鬼都不來一只,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

薄云崇點點頭,喉間微微滾動,"是!"

"這是寢殿嗎?"薄鈺王後退了兩步,滿臉懷疑的打量著周遭,最後終是死了心的肯定,"還真是寢殿!五叔的寢殿……"

整個寢殿,空空蕩蕩,風從大門吹進去,直接從後窗跑出去.

"連一張床鋪都沒有,睡覺都是掛梁上嗎?"步棠扯了扯唇角,"你們皇家未免也太寒磣了?這般苛待皇子,你老爹也不說兩句?好歹也是自己的兒子,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

薄云崇撓撓頭,"朕沒來過,這也是頭一遭,哪曉得竟然是這般光景……怎麼會一張床都沒有?定然是那些狗奴才干的壞事,該死的東西,連根木頭都不給老五留.不知道的還以為朕得有摳門,這般薄待兄弟,回頭那些史官大筆一揮,朕……朕真是跳進黃河洗不清!"

"你就算喝了整條黃河,也洗不清了!"步棠惋惜的搖頭,"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摳門帝君!"

薄云崇干笑兩聲,"朕……朕冤!"

"冤死得了!"步棠走在前面,沈郅和薄鈺跟在後面.

四個人走進這空蕩蕩的寢殿,有種搬家的錯覺.

"沈郅?"薄鈺撓撓頭,"不是我打擊你,這地方一眼就看到邊兒了,你想找什麼線索怕是不太可能了,要不換個地兒?"

沈郅乍見這只剩下門窗的寢殿,內心便已經有了准備.都說人去茶涼,此處倒是人去樓空,連個桌椅板凳都沒留下……

"原本,我也覺得這約莫是沒線索了,可現在想想……卻不盡然."沈郅雙手環胸,"地上沒有痕跡,說明這屋子里的東西就算被人搬走,也是很久很久之前搬走的,否則地上的灰塵,定會有異樣的劃痕."

眾人點頭,贊同.

"可皇伯伯說,此前沒有來過,也就是說,連皇伯伯都不知道這里,是否一直都是這樣!"沈郅摸著自個的下巴,在寢殿內慢慢悠悠的走一遭,"五叔這人,在你們口中是個神叨叨的,而且脾氣怪異之人,那有沒有可能,他這寢殿原就是這樣的?"

薄鈺附和,快速舉手,"我覺得就是這樣的!哪有狗奴才,連凳子腿都不放過的?好歹留張床才對!否則追究起來,偷盜宮中財物,是要被處以極刑的!"

"大家找找看!"沈郅道,"這地方如果一直是這樣,許是線索也會在其中."

聞言,眾人當即分頭去找.

丁全撓撓頭,"唉呀媽呀,這是要啃地板嗎?"

"少廢話!"從善環顧四周,"回頭小公子欺負你,你別哭!"

丁全心驚,扭頭瞧著眉峰微挑的薄鈺,當即彎腰趴在了地上,寸寸查驗過去.這地板硬得很,指關節輕輕叩擊,聽得都是實心的.

"沒什麼異常啊?"薄鈺撇撇嘴,"這得找到什麼……嗯?"

聲音有些悶悶的.

"等會!"薄鈺疾呼,"這里這里,好像有點不太一樣!"

指關節輕叩,里面傳來悶響,可見里頭是空心的.

"是空心的!"步棠拽開薄鈺,捋起袖子就要去砸.

"小心你的手!"薄云崇慌忙握緊她的手,滿臉都是心疼之色,"別砸,別砸!從善,你上!"

從善輕歎,默默提了真氣,"是!"

一拳下去,地板瞬時陷落,里面果然有個機關按鈕.

眾人大眼瞪小眼,心下生疑.

這機關是干什麼的?

"先別動!"步棠到底是江湖中摸爬滾打多年的,示意眾人莫要輕舉妄動,與從善一道查看四周.

且看著南宛的皇後娘娘,穿著鳳袍戴著鳳冠,在寢殿內竄上竄下,畫面有些……難以形容.

薄云崇拍著胸脯,豎著大拇指,"瞧見沒,朕的皇後好生厲害,乃是南宛頭一份!"

是啊,能飛簷走壁的皇後娘娘,委實是頭一人,不曉得宗祠里的薄家列祖列宗,泉下有知,會不會被氣得活過來?

"果然!"步棠蹲在房梁上,指了指擱在房梁暗處的東西,"這里放著一個弓弩,箭已上弦,不知這附近是否還有其他?"

"你小心點!"薄云崇仰著頭,緊張得直搓手,"別傷著自己!"

丁全翻個白眼,皇後娘娘的功夫好著呢!該擔心的是皇上自己!有什麼事,還不是得皇後娘娘護著您!

當然,這話可不敢說出口.

回頭皇上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你們在找什麼?"門口一聲響,太後已經站在了殿門口.

步棠心一驚,弓弩已經捏在了手里,聽得太後的聲音,冷不丁松了手,箭矢"嗖"的一聲就射了出去.

"小心!"

"母後!"

"皇祖母!"

箭矢距離太後的面門,只有毫厘之距,從善脊背發寒,捏著冷箭的手下意識的抖了抖,差一點……差一點就殺了太後.

"太後!"墨玉慌忙攙住搖搖欲墜的太後.

"母後!"

"皇祖母!"

太後喘著氣坐在了欄杆處,瞧著眉心緊蹙的步棠,一張臉拉得老長,"哀家……哀家都是半截入土的人了,結果差點死在你手里……你說你這……"

步棠終究是兒媳婦,又是皇後,此刻犯了錯,哪敢反駁.何況,她本就不善言辭,這會哪敢多說什麼,緊趕著賠笑臉便是了!

薄云崇忙不迭撫著太後的脊背,"母後順順氣,順順氣,沒事沒事,小棠不是故意的."

"身為皇後,豈能……"

"哦哦哦,那是朕,朕慣的,一不小心慣上了天,回頭朕給拽回來就是!"薄云崇趕緊往自個身上攬,婆媳自古難相處,母子沒有隔夜仇.

一聽這話,太後差點沒厥過去.

"皇祖母!"薄鈺握著太後的手,"您沒事吧?皇後娘娘不是故意的!"

太後喘著粗氣,"那箭,差點就射殺了哀家,哀家這是造了什麼孽,才會……"

"小棠姑姑不是故意的!"沈郅站在那里,面色沉冷,"您莫要什麼罪責都往姑姑身上推,若不是她取了弓弩,只怕這會就該射在我們身上了!這原就是五叔留下的東西,是以跟誰都沒關系."

"五叔?"太後輕輕握住沈郅的手,"郅兒說的可是真的?"

"真的真的,比珍珠還真!"薄云崇連連點頭.

太後瞪了他一眼,"哀家在問郅兒,皇帝莫要插嘴!"

薄云崇撇撇嘴,不說便不說罷!

"是真的!"沈郅唇線緊抿.

"你們來老五這兒,是想找什麼?"太後追問.

沈郅斂眸,有些猶豫.

倒是薄鈺心直口快,"對著皇祖母有什麼不能說的?沈郅,你便說罷!"

旁人都不敢再稱呼"沈郅"二字,唯有薄鈺還一直保留著最初的稱謂,太後聽得也順心.沈郅沈郅,聽著就像是在喊沈木兮一般……

心頭稍緩,太後軟了聲音,"郅兒不願說嗎?"

"回太後娘娘的話,五叔此前給父親批過命,所言差不多都應驗了,所以臣想找到五叔的去向,求助五叔."沈郅如實相告,"請太後娘娘莫要攔阻!"

攔阻?

太後怎麼可能攔阻呢!

就算沈郅想要天上的星星,太後貓著腰拄著杖也得爬上天梯去摘.

"你們要找老五的消息,為什麼不來問哀家?"太後輕歎,拽著沈郅到自己身邊,"來,靠著皇祖母坐下,哀家同你說說,你五叔的那些事!"

沈郅有些猶豫,瞧了薄云崇一眼.

"你別看他,這沒心沒肺沒五髒六腑的,除了風花雪月,什麼都不知道,還不如你爹知道得多!"太後瞪了皇帝一眼,順道哄沈郅高興.

薄云崇嗤鼻,"朕這是兩耳不聞窗外事."

"來,坐!"太後拍拍身邊的位置.

沈郅終是挨著太後坐下,"太後娘娘真的知道那些事?"

"是!"太後輕歎,"哀家知道那些事,還知道他母親的一些事.老五的母親,身份卑微,所以老五在宮里也是抬不起頭的.卑賤之人所生之子,連先帝都不待見他!"

聽得卑賤二字,沈郅眉眼微垂,薄鈺的臉色也不好看.

"母後,兩個孩子在呢!"薄云崇提醒.

太後點點頭,倒是虛心受教了,委實不該說這些尖酸刻薄的話.

"老五的母親,大字不識幾個,入了宮便是一身蠻力,為被安排在了皇後的鳳儀宮里做個掃地的宮女,但皇後脾氣不好,時常責罰她,以至底下的奴才的,也是拜高踩低的,時不時的欺負她!"太後輕歎.

"後來呢?"薄鈺問.

太後繼續道,"有一次,被打得半死,幸好南貴妃經過,便將她救下,還問皇後要了她,帶回了關雎宮里養著.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就爬上了皇上的龍床!"

薄鈺瞪大眼睛,薄云崇也跟著愣了,"這事,朕也聽說了,可沒想到還有這一層,如此說來,這老五的母親,委實有些沒良心.這不是恩將仇報嗎?"

步棠自然不敢吭聲,誰不知道在宮里生存,靠的就是日常爭寵.

不爭寵,反而不正常.

"這宮里,哪有這麼多的良心可言!"太後搖搖頭,"不久之後,她就有了身孕.先帝將她丟在這永祥宮里,生產那日也沒人伺候,最後也是南貴妃請了太醫過來,這才保了母子平安."

"如此說來,他們虧欠離王府太多!"薄鈺皺眉.

太後點頭,"誰說不是呢!"

"後來呢?"沈郅問.

太後喘口氣,略顯無奈的瞧著他,"後來老五還沒滿周歲,她就死了,留下老五一個人住在這永祥宮里,孤孤單單的,也沒個人照顧.別看永祥宮這麼大,其實這地方偏僻,等同于自生自滅!"

"南貴妃還在世時,一切都還好說,偶爾也會派人過來照顧一下,旁人也沒敢真的欺負他.可是後來,南貴妃走了,這永祥宮便跟冷宮沒什麼區別,底下的奴才都往高處去了,誰還會留在這里伺候無望的主子."

"再後來,老五還是長大了,悄悄溜出宮了一趟,回來之後就跟變了個人似的,開始折騰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一開始還有人捅到了先帝那里,先帝厲聲呵斥,老五因此吃了不少罪!"

"不過後來嘛……"

說到這兒,太後瞧著沈郅,略略出神,"終究是有因必有果,你爹悄悄去找了先帝,從那以後先帝就再也不去管老五的事兒.老五就在這永祥宮里,拆完東牆拆西牆,有人告到先帝那里,反而會被先帝訓斥一頓,久而久之就沒人再管了."

"說來,還是老二自己的福報!"薄云崇摸著下顎,"這老五的性子竟是比朕還要野,如今不知道去了何處,要找他……天下茫茫,上哪去找?"

"皇祖母,這五叔的母親,是何方人士?"薄鈺問.

薄云崇慌忙解釋,"宮籍都查遍了,咱們也沒查出來,所以才問問的."

"好像是曹青州."太後扭頭望著墨玉,"你可還記得?"

墨玉點頭,"太後記性好,是曹青州,當時這地還是魏家領兵,從瀛國手里劃拉回來的."

"是曹青州!"太後想了想,"當年戰事吃緊,瀛國接連攻下十數座城池,震驚朝野.後來由魏家領兵出征,和步家一道左右夾擊,才算退了瀛國.曹青州,是當時退了瀛國,收回來的第一座城池!"

沈郅點點頭,"原來如此!"

"怎麼,你們要去曹青州?"太後擔心得不行,"那地方太偏僻了!當初收回曹青州是因為什麼?就是因為這山勢崎嶇,地勢複雜,瀛國的軍隊壓根無法守住.這些年過去了,那地方還是窮得很!"

沈郅咬咬牙,"皇伯伯……"

"要不,朕帶著你小棠姑姑和你……"

"荒唐!"太後憤然起身.

薄云崇閉了嘴,皇帝自然是不能出宮去冒險的.

倒是可惜了!

"多謝太後娘娘!"沈郅行了禮,"臣告退!"

"沈郅!"薄鈺疾追.

"郅兒?郅兒!哎呦,這可怎麼好!哀家是不是闖禍了?哀家是不是……不該說啊!"太後急得直跺腳,"他一個孩子,怎麼能去那種地方?"

"曹青州很可怕嗎?"薄云崇不解.

一回頭,卻見步棠的臉色也不太好.

薄云崇心想著,莫非是因為太後提及了步家,觸及了步棠的傷心事,心頭連叫數個不好,一下子慌了神,"小棠?你莫往心里去.當年的事情雖說是先帝,先帝誤殺,但于你與朕的感情無關,你可莫要……"

"郅兒不能去曹青州!"步棠轉身就走.

"小棠?小棠怎麼了?"薄云崇驚呼,俄而一臉懵逼的望著太後,"母後,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們都如此忌憚曹青州?那是個什麼地方?"

"那就是個匪城."墨玉輕歎,"皇上,那地方竊盜橫行,小王爺若是去了,那還得了?山寇流竄,萬一傷著小王爺……"

"薄云岫你大爺……"薄云崇掉頭就跑.

他要是保不住薄云岫留下的獨苗苗,依著薄云岫的性子,大半夜肯定會回魂索命,到時候……薄云岫是在山洞里被砸死的,死相肯定不好看,薄云崇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放心放心,皇兄定會為你保住這獨苗苗!

可沈郅決定要做的事情,那便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他要去找薄云風,饒是身邊的人說破了嘴皮子,也沒人可以攔住他.

"事實上,你並不知道你五叔在不在曹青州,若是出事,算誰的?"步棠攔住了沈郅,"郅兒,我們現在都沒有任何的證據可以證明,他在曹青州,那地方委實不是你可以去的,若是派兵保護你,勢必又會驚動朝堂.郅兒,讓別人去吧!"

沈郅定定的望著蹲在自己面前的步棠,眼睛微微泛紅,"姑姑,我想我娘!"

步棠垂眸,鼻尖泛酸,"姑姑也想!"

"我知道所有人都不相信我,覺得我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可你們不會明白,我是真的很難受!"沈郅哽咽,但他不會流淚.

爹說了,男兒大丈夫,不能輕易哭.

"郅兒……"步棠不知該如何言說.

"皇後娘娘,小王爺!"從善急急忙忙的趕來,"你們別走這麼快,方才那寢殿里的機關……"

步棠一愣,沈郅也跟著仲怔.

薄鈺一拍大腿,"走得太慌,被皇祖母給嚇了一跳,竟都全忘了."

"卑職拿來了!"從善變戲法似的,將一個盒子呈上,"你們說話的時候,卑職打開了機關,底下是個暗格,里面就藏著這個盒子."

沈郅剛要伸手,卻被步棠一把摁住,"莫要著急,謹防有詐!"

從善會意,默默的將盒子放在牆角.

薄云崇愣了愣,"這是什麼玩意?"

"閃遠點!"步棠不耐煩.

"好勒!"薄云崇踮著腳尖,一路小跑,默默的躲在了轉角處,"這樣夠遠嗎?"

"夠了夠了!"步棠點頭.

阿左阿右護著兩個孩子躲在拐角處,免得這盒子萬一放出毒箭毒霧什麼的.聽說五皇子的寢殿內有暗箭,二人便是心有余悸,方才未能跟著主子進殿,險些……

拔下發髻上的簪子,步棠猛一彈指,簪子快速飛出,以最精准的力道,挑開了盒子.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靜靜的等著.

等了許久,確定盒子沒什麼暗器之類,才敢悄悄靠近.

從善往前一看,哎呦,一張紙?!

"什麼東西?"薄云崇問.

"皇上,就一張紙!"從善取出.

"打開看看!"薄云崇示意眾人暫時別上前,且看看這紙上寫了什麼再說.

從善默默的打開了紙張,上頭只有三個字:曹青州!

沈郅下意識的繃直了身子,果然!

薄鈺心中叫苦不迭,完了完了,這次是非去不可了!

"曹青州?"薄云崇眨了眨眼睛,"這紙張都發黃了,可見不是最近放進去的.這上頭好像不是用墨汁寫的,倒像是……"

"是朱砂!"沈郅深吸一口氣,"五叔的!"

朱砂?

薄云崇點點頭,畫那些鬼畫符,可不得用朱砂嘛!

"如此說來,這東西委實是老五留下的."薄云崇皺眉,"可這家伙神神秘秘的作甚?"

"可能是……五叔喜歡猜謎!"薄鈺直搖頭,"你們幾個兄弟,真是折磨得我們這些小輩夠夠的了!"

薄云崇兩手一攤,"與朕無關,朕是好人!"

"曹青州!"沈郅接過紙張,拿在手中發愣.

再抬頭時,神情何其堅定,此行……勢在必行!

"我陪你去!"步棠下定決心,"無論如何,小棠姑姑都不會讓你有事.郅兒你放心,我……"

"不行!"薄云崇黑著臉,"你不能走!"

萬一走了,又沒影了怎麼辦?

不能走……

再說,他一個人留在宮里,那得多孤單寂寞冷?

不行!

絕對不行!

"小棠姑姑,郅兒不怕!"沈郅抿唇,"郅兒會好好保護自己,有阿左阿右,還有離王府的暗衛,郅兒知道該怎麼做!"

"不行!"薄云崇一口回絕,"你也不許去!萬一出什麼事,朕怎麼與你娘交代?離王府就你,你們這兩個大棗子,回頭被朕給弄丟了,你爹還不得找朕索命?不行,絕對不行!"

太後抖著聲音,站在不遠處跺著拄杖,"哀家也不同意!不許去!那曹青州,窮山惡水,聽說山中多猛獸,萬一出什麼好歹,你讓哀家,哀家怎麼對得起你娘?不行!絕對不行!"

所有人都攔著沈郅,每個人嘴里都只有"不行"兩個字.

唯有薄鈺撇撇嘴,默默舉起手,"我支持沈郅!"

所有人都投來嗔怨的眼神,看得薄鈺心里發虛.

"你們都只是為自己想,什麼時候為沈郅想過?"薄鈺輕哼,"一人一句不行,一人一句不好交代,可沈郅呢?沈郅在想什麼,他想要什麼,你們都知道嗎?你們這些大人啊,只知道說,我是為你好,我是為你好,可我們想要什麼,你們都關心過嗎?"

四下萬籟俱寂,無人應聲.

沈郅深吸一口氣,擲地有聲的開口,"我要去找五叔,為了娘,盡自己的綿薄之力!五叔既然能留下這三個字,就說明他或許……早就猜到了會有今日.我要去曹青州,誰都攔不住我!"

曹青州,他去定了!

而且,事不宜遲.

上篇:第195章 韓天命,我不怕你    下篇:第197章 銀子長了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