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97章 銀子長了腿   
  
第197章 銀子長了腿

g,更新快,無彈窗,!

沈郅決定的事情,無人可改,從宮里出來,就已經開始著手准備各項事宜.

"郅兒?"春秀不放心,繞著沈郅一個勁的走圈,"要不咱再考慮考慮?"

沈郅搖頭,"姑姑,我一定要去!"

阿落急得直掉眼淚,淚眼婆娑的望著春秀,"那我陪著去?" "還是別去了,窮山惡水的,比湖里村還要偏僻,萬一再鬧出什麼事來,可怎麼得了?"春秀直跺腳,"東都城內尚且多事,出了東都……不敢想不敢想!"

"小郅?"關毓青招招手.

沈郅走過去,"毓青姐姐……你也要勸我嗎?"

關毓青笑了笑,"什麼時候走?"

"嗯?"沈郅眼前一亮.

春秀,"……"

阿落,"……"

說好的同盟呢?

"走的時候,我讓念秋給你們備點瓜子,路上吃著,也免得你們閑來無事做.此去曹青州,路程遙遠,可莫要悶壞了你們才好!"關毓青輕輕拍著沈郅的肩膀,"男兒大丈夫,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比那些渾渾噩噩的廢物強多了,不愧是離王的兒子!也虧得沈木兮,教得好!"

沈郅連連點頭,"多謝毓青姐姐!"

"你莫要謝我,孩子總歸是要長大的,我們這幫女人到底是眼界小,比不得你們男兒,心懷天下,當有山河之志!"說到這兒,關毓青眨了眨眼睛,"罷了,從我嘴里說出文縐縐的話,聽著也委實別扭."

沈郅深吸一口氣,"我記住了!"

"毓青姐姐沒讀過什麼書,不懂什麼大道理,但是從你爹娘身上,我卻是看得清楚,男人應該把眼光放遠點,定要去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莫要後悔一生."關毓青抿唇,"不說了,越說越舍不得了!"

"我還會回來的!"沈郅說.

阿落與春秀面面相覷,沒有多說什麼.

"我去跟外祖父辭別!"沈郅垂著眉眼.

"郅兒!"夏問卿站在簷下,"過來!"

沈郅小跑著上前,"舅舅!"

"來,舅舅陪你去見外祖父!"夏問卿牽起沈郅的手.

沈郅有些心驚,俄而挽唇輕笑,"多謝舅舅!"

"你這脾氣,像你爹又像你娘,做了決定的事情,打死也不會回頭.明知你不會回頭,又何必惹得大家不快,倒不如讓你去,至少你心里是高興的."夏問卿輕歎.

"其實舅舅也不想讓郅兒去,對嗎?"沈郅問.

夏問卿苦笑,"我是你舅舅,自然是舍不得你去冒險.可我也是個男兒大丈夫,知道你並非任性而為,自然要支持你,不能拖郅兒的後腿,更不能讓郅兒小看了舅舅!"

沈郅眉眼微垂,"舅舅……"

"走吧!"夏問卿牽著他的手,邁進了夏禮安的房間.

行過禮之後,夏禮安瞧著站在床邊,欲言又止的沈郅,"遇見了難處?有什麼話,不能跟外祖父說的?"

沈郅抿唇,"外祖父,郅兒想去曹青州."

"遠行啊?"夏禮安先是神情一震,俄而顫著手,輕輕握住了沈郅的手,"要走多久?"

沈郅答不上來.

"男兒大丈夫,志在四方,是該出去走走的."夏禮安音色哽咽,"只是郅兒啊,記得早些回來,外祖父不想等不到你娘歸來,連你都等不到."

沈郅忽然抬頭,眼眶泛紅.

"孩子."夏禮安靠在床頭,滿是褶子的手,輕輕拍著沈郅的手背,面上帶著酸澀的笑,"長大了,真的長大了!知道自己去承擔,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這是好事!外祖父不會攔你,就像當年不攔著你母親是一個道理!" 孩子長大了,就該去飛.

"外祖父!"沈郅鼻尖酸澀,"郅兒會盡快回來的."

"來,坐下,外祖父知道一些曹青州的事,雖說隔了很多年,只希望對你有些用處!"夏禮安低低的咳嗽著.

夏問卿慌忙遞水,"爹,喝口水再說!"

喝口水,夏禮安喘口氣,便靠在床柱處幽幽道來,"這曹青州當年被瀛國攻占,後來又回來了,但是曆經戰亂的城,更是破敗不堪!曹青州窮得很,窮鄉僻壤,幾乎沒有朝廷官員,願意去那里赴任.沒油水不說,還容易受到威脅,甚至可以用盜匪橫行來形容."

"朝廷為什麼不派兵去鎮壓?"沈郅不解.

夏禮安搖頭,"那里地勢險要,不熟悉地形的人,進去都會迷路.到處都是山林,到處都是溝壑,若要派兵,只怕會損兵折將.時間久了,朝廷也不去管了,任其自生自滅."

夏問卿心驚,滿臉擔憂的瞧著沈郅,"如此說來,曹青州真是險惡之地."

"不過那里盛產奇珍藥材."夏禮安又道,"險峻之處,懸崖居多,盛產奇珍藥材,有能者得之!"

沈郅皺眉,"還有呢?"

"還有便是,不要小看那里的人,一個個都是怪異得很,多數是隱士高人,定要小心,切莫輕易得罪."夏禮安細心的叮囑,"深溝險壑,要小心呢!"

沈郅點頭,"外祖父放心,郅兒都會記在心里,一定不會輕易犯險.此去只為找五叔,不會輕易惹是生非!"

"如此,甚好!"夏禮安瞧著懂事的孩子,一時間也不知還要說些什麼.

人老了,話多,可瞧著聰慧的孩子,終是一句都說不出來了.千言萬語,只想說一句舍不得,卻又不敢說出來,怕孩子心里難受.

鳥兒長了翅膀,就是為了飛翔.

孩子長大了,就該獨立.

"郅兒……"夏禮安哽咽著,"早點回來."

外祖父身子不太好,怕是熬不了太久.等不到女兒回來,總希望還能等到外孫回來,見不著這最後一面,怕是走也不安心呢……

沈郅行禮,"是!"

"去吧!"夏禮安吐出一口氣.

目送沈郅走出門,扭頭默默拭淚.

"爹?"夏問卿不知該如何寬慰.

父親什麼都明白,多說亦無益.

"人老了,見不得離別,緩緩就好!"夏禮安老淚縱橫,"你去送送他,多叮囑兩句,免得出了家門,玩得忘乎所以,什麼都忘了!順帶,叮囑身邊的人,好生看緊著,若是有什麼事,及時傳信回來."

夏問卿行禮,"父親放心,我這就去!"

"快去快去!"夏禮安拭淚,"別耽擱了!曦兒不在,你這做兄長的,可要為她看好孩子,快點去安排."

"是!"夏問卿掉頭就走.

到了門口,又下意識的回望著老父親.

囚籠里住了多年,父親的身子骨早就不行了,只是憑著這一口氣撐著,不甘心罷了!

深吸一口氣,夏問卿大步流星的離去.

問柳山莊和離王府都開始忙碌起來,這個想帶,那個想拿,最後春秀干脆拎著刀,把自個塞進了車輦,沈郅走哪她就去哪,總歸不能放任孩子一個人.

"春秀姑姑……"薄鈺撓撓頭,"您這一進來,我們都不好坐了!"

"那我不管,大不了你兩蹲車頂去,反正我得跟著,否則我沒法跟沈大夫交代!"春秀可不管這些,反正她沒讀過什麼書,就只會這套耍無賴的伎倆.

沈郅皺眉,"那再來一輛馬車罷了!"

薄鈺點頭,"我可不想被擠死!"

"其實你可以不去的."春秀從車內探出頭來,"就你這小身板,去了也是拖後腿,反正屁用沒有,只會嘰嘰喳喳的說屁話!"

薄鈺眉心突突的跳,"是我第一個贊成沈郅去曹青州的,為什麼我不能去?!我要去,不然我就拆了車轱轆,誰都別想去!"

"小子,真陰險!"春秀翻個白眼.

車隊出了城門,卻遇見了攔路的甯侯夫人.

這甯侯夫人也是奇怪,二話不說,直接把一個麻袋往春秀的馬車里丟,丟完插著腰笑道,"男人就該多曆練曆練,多培養培養感情!"

前半句倒是好理解,這後半句……

沈郅和薄鈺分別探出頭來,瞧著後面的馬車,沒鬧明白是怎麼回事.

"侯爺夫人,這是怎麼了?"薄鈺問.

甯侯夫人揮揮手,"沒什麼事,就是送你們一程."

沈郅與薄鈺面面相覷,那也不用送什麼大禮啊……

還真是大禮!

春秀瞪大眼睛,瞧著從麻袋里探出的腦袋,孫道賢被五花大綁,嘴里還塞著布團.

"侯爺夫人?"春秀駭然,"您這是作甚?"

"當牛做馬都成,帶著出去溜一圈,春秀姑娘,你可別跟我客氣!"甯侯夫人笑著搖搖手,說著再見.

孫道賢一臉怨氣,跟春秀大眼瞪小眼.

春秀手起刀落,將繩索砍斷,"自由了,可以走了!"

"哪兒都去不了,我娘說了,這次不能護著你們回來,就不許我踏進侯府半步!"孫道賢恨恨的將繩索丟出馬車,"我還能怎樣?還能怎樣?"

春秀翻個白眼,"鬼知道你還能怎樣?"

"權當是去游山玩水."孫道賢憤憤不平,"真懷疑我是不是撿來的,倒覺得你像是親生的."

"關我屁事!"春秀不理他.

馬車內.

薄鈺皺眉望著沈郅,"管不管?"

沈郅搖頭,"不管!那是春秀姑姑的事情,她自己會處理好的!"

"你就那麼放心?孫道賢以前在東都可是橫行無忌的紈绔,素來沒什麼人品可言.也是甯侯夫人霸道,所以孫道賢沒敢往家里帶女人,可現在……"薄鈺輕歎,"我擔心春秀姑姑會吃虧!"

"庸人自擾!"沈郅靠在車壁上,安安靜靜的合上眉眼,"與其擔心春秀姑姑,還不如擔心孫道賢,是否抗揍!春秀姑姑出手,可不像小棠姑姑,懂得技巧知道避開要害……"

薄鈺干笑兩聲,"應該不至于……被打死吧?"

沈郅撇撇嘴,睜開一條眼縫看他,"難說!"

薄鈺,"……"

好危險!

馬車搖搖晃晃的朝著曹青州而去,一路上沈郅的話很少,幾乎不怎麼說話,不管薄鈺怎麼逗,他都不怎麼笑.時日久了,薄鈺也不再多說,只是靜靜的陪著沈郅.

沈郅經常盯著天空發呆,也不知在想什麼.

曹青州……

還有多遠呢?

沈木兮也想知道,距離邊關還有多遠,這些日子她幾乎過著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吃了就挖野菜吃樹皮,渴了就喝山溪水,遠離人煙之地,免得到時候骨子里的東西又跳出來.

自身有多可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清醒時,策馬狂奔.

腦子不清楚了,就用自己編的草繩,將自己困起來,免得傷害無辜.

身上,不是勒痕就是血痕.

夜里的時候,她總覺得有人藏在暗處盯著自己.

今日運氣好,摘了點野山菌,也不管是否有毒……反正她是毒不死的,只要能填飽肚子就是.火堆里的火花,時不時的迸濺出來,整個林子里漆黑一片.

偶有怪異的聲音掠過,也沒有東西敢真的撲她.毒蟲在周遭窸窸窣窣的爬行,別說是兔子那些小活物,饒是豺狼虎豹,也不敢靠近她分毫. 沈木兮想著,現在的自己,似乎是在走韓不宿的老路.

待時日長久,她與韓不宿應該沒什麼區別可言了.

"這大概就是父債女償,是報應!"她喝著菌菇湯,"你想和我爭身體,我卻不能讓你如願,這也是你的報應!"

驀地,她聽到窸窣的動靜,當下緊了緊手中的竹筒.

"哎呦,有好吃的!"忽然竄出的人,驚得沈木兮差點將手中的竹筒砸出去.

心口處的劇痛,快速席卷而來,她知道,這東西聞到了味兒,是要跑出來殺人了……可她摁不住!忍了這麼多天,她已經盡力了!

"你,你快走!"沈木兮彎著腰,死死揪著心口位置.

明明四周都是毒蟲,為什麼這老頭還能冒出來?

"別小氣嘛!"老頭胡子拉渣,蓬頭垢面,渾身都是臭烘烘的,一身衣裳也是破爛得不成樣子,一雙眼睛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沈木兮,"哎呦,是個年輕的漂亮姑娘!小姑娘,這林子有毒蛇猛獸,你可要小心哦!"

老頭瞧著破鐵鍋里的菌湯,二話不說,用一旁的小竹筒舀起來就喝,吧唧兩口,"味道不錯,就是沒放鹽!"

"你……你……"沈木兮蜷縮在樹後,"你快走!快走!快走……"

疼痛,忽明忽暗的感覺,神志忽清忽濁,她覺得整個人如同置身水深火熱,快要撐不住了……可若是不撐住,只怕這一口氣出來,眼前這老頭必死無疑.

回魂蠱嗜殺的本性,是那樣的強烈.

怎麼辦……

"走啊!"沈木兮揚起頭,脖頸處青筋微起,清澈的明眸,漸漸的便得渾濁.

真的是……撐不住了!

刹那間的嘶吼,那是對殺戮的崇拜之聲.

後來發生何事,沈木兮全然不知,再次醒來卻是在第二天的早上.腦子里空空蕩蕩的,全然記不得昨夜之事,只覺得渾身上下,疼得就跟拆骨重造一般.

吃力的揉著脖頸,沈木兮在地上坐起,"發生何事?"

驀地,她赫然愣在當場.

不遠處的草地上,躺著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好像是個人,瞧著是有手有腳的.

身子驟然劇顫,沈木兮驚恐的環顧四周,她殺人了?

殺人了!

不!不可能的!這地方怎麼會有人呢?

瘋似的沖過去,沈木兮面無血色,終是徹底相信,這的確就是個人,活生生的人,只是……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瞧著好像是死了……

沈木兮從最初的驚恐,成了現如今的絕望.

為什麼沒控制住自己?

為什麼又前功盡棄了?

她已經忍了很久很久,只為了遠離人煙,不想傷害無辜,為什麼還是沒能成功,還是做了劊子手?她是個大夫,一雙手是用來救死扶傷的,現在除了殺人,卻什麼都做不了!

內心深處的絕望,讓她瞬時淚如雨下.

"我還能做什麼?我該怎麼做?我怎麼辦?"沈木兮泣不成聲.

丈夫,兒子,身邊的親人……她所在乎的那麼多人,都必須一一舍棄,從此以後遠離塵囂,遠離人煙,孤獨的和體內的回魂蠱拼個你死我活,咬著牙堅持到最後熬不住的那一刻.

也許最後,她所有的堅持,仍舊毫無意義,可……

"哭什麼?"黑團子忽然開口.

驚得沈木兮猛地一屁股跌坐在地,瞪著淚眼,半晌說不出話來.

"女人就是愛哭,真是煩人!"黑團子翻個白眼,佝僂著腰從地上爬起來,"一大早的哭哭啼啼,哭喪呢?老子還沒死!不就是喝你兩口菌菇湯嗎?犯得著這樣咒我死?"

沈木兮仰頭望著他站起,鼻尖滿滿都是他身上的臭味,令人幾欲作嘔,但……他的確是活的.

所以說,她昨夜沒有發作?

快速捂住自己的胸口位置,沈木兮忙不迭從地上爬起來,"你沒死?"

"啊呸!"他一口唾沫飛過來.

若不是沈木兮躲閃得及時,只怕是要沾在身上了.

如此,沈木兮才算徹底清醒,登時欣喜若狂,"你沒事!太好了,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殺人!"謝天謝地,她還沒有到那種完全不能自控的地步.

"青天白日的,說什麼鬼話?"老頭嗓音沙啞,臉上不是蓬亂的發,就是肆意長的胡子,將一張臉遮得嚴嚴實實,只剩下一雙黑黢黢的眼睛露在外頭,"你看我,像是死人嗎?我看你倒像是個死人,死人臉!"

沈木兮默默垂下眉眼,伸手撫上自己的面頰.

多日來的林中穿梭,她當然知道自己此刻,無論是神色還是臉色,定是無法見人的.

"對不起,嚇著您了!"沈木兮轉身取了破鐵鍋,掛在馬背上,繼而翻身上馬.

既然沒殺人,那就該走,走得遠遠的,在回魂蠱醒來之前,盡量別傷害無辜.

她能做的,只是盡量而已.

"哎哎哎,你的菌菇湯挺好喝,你上哪兒采的?"老頭站在馬下,仰著頭問,那一副饞嘴的樣子,頗為滑稽可笑.

沈木兮深吸一口氣,指了指前頭,"就在那邊的崖壁邊上,多得是.只不過有些有毒有些無毒,且分清楚一些,莫要誤食才好!"

"你會挑嗎?"老頭問,"幫我挑點,回頭我給你點銀子."

說著,他還真的開始翻找周身,好似要掏銀子,半晌又沒找到銀子,"完了,沒飯吃了!"

沈木兮倒是有銀子,只是沒敢去城鎮上,怕見著人之後會忍不住.見著老頭有些神經兮兮的模樣,尋思著他怕是腦子不太靈光,便從馬背的行囊里取出了一些碎銀子遞給他.

老頭一愣,"我的銀子怎麼跑你手里去了?"

心下無奈,沈木兮歎口氣,"可能是銀子長了腿,這會正好還給你,你且拿著,出了林子去買點吃的,莫要再去找什麼菌菇.此處無人,若是出什麼事,怕是叫天天不應."

老頭歡天喜地的捏了銀子,"銀子長腿了……"

見著沈木兮揚起馬鞭,老頭忽然扯住了她的馬缰,"不能走,不能走!"

"你放手!"沈木兮仲怔.

生怕萬一驚了馬,回頭一蹄子踹死這老頭!

"你下來!你下來!你的身上肯定還有我的銀子!"老頭不依不饒,死活不肯撒手,"銀子長腿了,肯定會亂跑,這里沒別人,就你了……"

"你這人怎麼這樣不講道理?"沈木兮身子虛,委實沒氣力同他爭論.想扯回缰繩,奈何這人的手勁還挺大,她咬著牙使勁扯了兩回,愣是紋絲未動.

老頭哼哼兩聲,"偷了我的銀子就想跑,門兒都沒有!"

"銀子原就是我的,何時成了你的?"此處無人,沈木兮心里有些慌,再這樣糾纏下去,萬一回魂蠱再次發作可怎麼好?

這一著急,沈木兮的額角便滲出了汗來,"你快放手,再不放手,我,我就……"

"就怎樣?"老頭梗著脖子,"你還能打我不成?"

打人總比殺人好得多吧?

沈木兮咬咬牙,登時舉起馬鞭,"你再不放手,我就真的打你咯!"

"打啊!你打啊!"老頭很是不信邪,"有本事你就打死我!要不然,你就別想跑,把我的銀子還給我!"

沈木兮總算見識到,什麼叫做好人難做!此番委實是得寸進尺的典范!心口隱隱作痛,那是回魂蠱開始焦躁的征兆.

"你給我閃開!"沈木兮慌了,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手中的馬鞭,狠狠甩了過去.

上篇:第196章 愛猜謎的五叔    下篇:第198章 詭靈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