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198章 詭靈芝   
  
第198章 詭靈芝

g,更新快,無彈窗,!

馬鞭是甩下去了,然則沈木兮也沒占著便宜.

明明是揮馬鞭,卻不知為何驚了馬,這馬就跟發了瘋似的,拼命的亂竄,直接將她摔下馬背.馬聲嘶鳴,在沈木兮的驚呼中,馬兒撒開蹄子飛奔而去.

就這麼,消失在她的視線里.

"你!"沈木兮咬著牙,捂著胳膊大喘氣.

摔下來的時候,她的胳膊磕在了一旁的樹根處,疼痛讓她說不出話來,額頭的冷汗涔涔而下.

疼!真的好疼!

四下無人,真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緩過勁兒來,沈木兮狠狠瞪了一眼,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老頭,捂著胳膊顫顫巍巍的往前走.饒是這老頭不講道理,她也不能因此而殺他,不能給回魂蠱任何的機會.

這大概就是善與惡的區別!

掌心從肩胛順下,忍著疼撫過,還好……只是脫臼,並不是骨頭斷了,所以只要把脫出來的骨頭接回去,便沒什麼大礙.

無力的靠在樹干處,沈木兮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原就蒼白的面色,此刻真正成了死灰之色.

望著碧藍的天,幻想著天空的那頭,沈郅和薄云岫都在等著她,都在看著她,心里暖暖的,便是什麼都不怕了!

人心,是最可怕的,也是最堅韌無比的.

將手摁在地上,沈木兮脖頸處青筋微起,捂住了脫臼的位置,"薄云岫,我有點……有點疼……真的有點……疼!"

忽然間一聲痛苦的嘶喊,伴隨著骨頭"咔擦"順回原位的聲音.

沈木兮眼前一黑,登時癱倒在地.

"好了……不疼了!"她合上眉眼,口中又喚了一聲,他的名字.

薄云岫……

失去意識之前,沈木兮好似看到了,那黑乎乎的老頭湊過來,眼睛里帶著些許不敢置信,俄而仿佛泛起了些許無奈.

眉眼合上,連帶著那碧藍的天空一起,斂入心間.

一家三口,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團聚?

好想,好想啊……

…………

曹青州這個地方,說風就是雨,天氣變化比翻書還快.

孫道賢淋得渾身濕噠噠的,"真是晦氣,不就是去打個獵嗎?"

"沒一個雷劈死你都算是老天爺厚待你了!"春秀輕哼,瞧著馬車里跟個落湯雞似的孫道賢,"我們出來是干什麼的?讓你逢山就登山?逢林就打獵?"

若是因為這小子而耽誤了行程,壞了郅兒的大事,她一定會活生生撕了他.

孫道賢雖然理虧,可理不直也得氣壯,不能輸了世子的氣勢,"那又如何?我在東都原就是這樣的,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的,我……"

腦門上"啪"一聲響,疼的孫道賢驚呼,"你干什麼?"

"打死你個王八犢子!"春秀拍著後腰的刀,"再敢胡言亂語,就把你丟在這里,喂狗喂狼.孫道賢,你最好把腦子放清楚點,要是再敢做事不帶腦子,我就讓你滾回娘胎去!"

"我這麼大個,怎麼滾回娘胎?到底是誰沒腦子!"孫道賢扯著脖子喊.

春秀干笑兩聲,陰測測的看著他,"一刀下去,你就能滾回娘胎,重新來過了!"

孫道賢:"……"

這怕是有點狠!

不敢不敢!

薄鈺拉上車窗簾子,"後面估計又打起來了!"

沈郅靠著車壁,閉目養神,"又不是頭一回."

出了東都城,這都多少回了?

一回兩回,他們還停下馬車去勸,次數多了……佛也無奈,哪里能管得了?左不過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外頭的雨,淅淅瀝瀝的下著.

沈郅覺得有些心煩,不知道為什麼,距離曹青州越近,這心里頭越是不安,總覺得好像憋了一口氣在胸腔里,怎麼都吐不出來.

"你怎麼了?"薄鈺低低的問.

沈郅搖搖頭,"說不上來,就是覺得有些難受,仿佛很憋悶!"

聞言,薄鈺掀開車簾瞧著外頭,然後深吸一口氣,轉回車內扭頭望他,一本正經的說,"外頭空氣很好,絕對不憋悶."

"不,不是這樣!"沈郅深吸一口氣,"出行至此,我竟再也沒有夢到過母親."

薄鈺明白了,"你是擔心過度,自己嚇唬自己."

自己嚇唬自己?

沈郅不太認同這個說法,出了東都之後,夜里夢到母親的次數越來越少,偶爾一兩次能夢到,卻也是模糊不清的,不似之前那般清清楚楚.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子里有一匹野馬!"薄鈺趴在窗口.

車內實在無聊,若是不下雨,還能坐在車前看看風景,如今下雨,只能乖乖待在車內.

"咦……"薄鈺回頭看他,"這野馬的馬背上還拴著包袱,但是缰繩卻沒人收斂,是不是偷偷跑出來的?又或者是悄悄的被人偷走了?"

沈郅皺眉,"胡言亂語什麼?"

"不信你自己看!"薄鈺指了指外頭.

沈郅撐起身子,趴在了窗口,順著薄鈺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看到了他口中所說的"野馬".當然,這肯定不是什麼野馬,野馬是不會有馬鞍,更不會有包袱拴在馬背上的.

漸漸的,這馬好似累了,竟然矮下了身子,漸漸的倒伏在地.

"睡著了?"薄鈺問,"馬白日里也犯困,也會睡著嗎?"

"傻子,那是死馬!"孫道賢在後頭笑罵.

卻被春秀劈頭蓋臉就是一巴掌,"罵誰是傻子?只有傻子,看誰都是傻子!"

"停車!"沈郅忽然喊出聲來.

誰都不明白,小王爺這是怎麼了?

外頭,還下著雨呢!

阿左阿右慌忙撐著傘上前,一個伸手去攙沈郅,一個給沈郅撐傘.

然則沈郅誰都沒搭理,直挺挺的跳下馬車,直奔那匹死馬而去.

這匹馬的確是死了,而且死得很是蹊蹺,嘴巴里吐著白泡沫,也不像是毒死的,應該說是……累死的?!

"小王爺,您這是作甚?"阿左阿右不是太明白.

淅淅瀝瀝的雨,打在傘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響,滴落在腳下,不知不覺濺濕了鞋襪.

"郅兒?"春秀驚慌,"你這是做什麼?還沒到曹青州,你跑下馬車是要方便嗎?還是說你想要散散心?"

"瞧,我說什麼來著?長路漫漫,總要找點樂子!"孫道賢翻個白眼.

春秀橫了他一眼,大有"你再敢胡說,我就撕了你"的狠意.

孫道賢閉了嘴,無趣的扯了扯唇角.

不說便不說!

"這包袱!"沈郅蹲下身子.

包袱里頭的衣物,似乎露出了一角,繡著三朵梅花圖案,而這花蕊……竟是綠色的.

"怎麼了?"薄鈺不明白,"這有什麼不對嗎?沈郅,你發現了什麼,趕緊說清楚,這是要把人急死嗎?哎哎哎,你個悶葫蘆,說句話啊!"

"這是我娘的梅花!"沈郅紅了眼眶,"我娘的衣裳!"

薄鈺環顧四周,俄而輕歎,"我覺得你大概是魔怔了,這荒山野嶺的,怎麼可能跑出你娘的衣裳來?世間衣裳那麼多,梅花圖案又是隨處可見,不是只有姑姑一人歡喜."

"不不不,旁人的梅花,花蕊都是黃色的,唯有娘親……她覺得綠色代表生機勃勃,是以撿色的時候,便與旁人不一樣.為此,還被師公叨叨了好久."沈郅哽咽,"師公說,你總愛這樣綠油油的顏色,莫不是昔年吃了虧的緣故?"

薄鈺干笑兩聲,"呵,這綠色的花蕊,委實……委實有點太滑稽.可這荒郊野嶺的,怎麼會跑出來這樣一匹馬,還……"

"我娘一定在附近!"沈郅蹭的起身,視線從周遭掠過.

"不可能!"春秀搖搖頭,堅決表示不相信,"有月歸陪著沈大夫,怎麼可能出現這種事?月歸武藝高強,定不會讓沈大夫的馬跑了."

沈郅可不管這些,"找!阿左阿右,在附近找找,我就在這里等著,你們快去!"

"是!"底下人趕緊散開來找.

阿左留下,阿右亦是跟著人去了.

"這馬到底是怎麼死的?"薄鈺試圖轉移話題.

"像是累死的!"孫道賢扯著嗓子,"馬場里的馬,累死之後都這副德行!"

"累死的?"薄鈺撓撓頭,"這得跑多遠,才能累成這樣,還給累死了?"

春秀蹲下來,瞧著馬蹄子,"這馬健碩,怕是千里良駒!"

"千里……"沈郅眉心緊蹙,如此說來,母親未必會在附近,應該順著馬奔跑的方向,逆向回去找.如此,才能找到母親的位置.

"累死……"薄鈺又問,"為什麼要這麼沒命的跑?又沒有豺狼虎豹追趕,瞧著一點外傷也沒有啊!"

"許是吃了藥?"孫道賢慢慢悠悠的說,"反正馬場里的馬,素來是這樣的."

吃了藥?

沈郅瞧著這馬似乎不像是吃了藥,所以累死的,倒像是……他伸手去摸,認認真真的盯著指尖撫過的每一寸地方.

驀地,指尖一陣刺痛,竟是生生紮出一點血滴來.

"沈郅?"薄鈺心驚,慌忙握住他的手,"這……"

春秀瞪大眼睛,盯著沈郅撫過的位置,"哎呦,這是什麼東西?"

孫道賢趕緊湊過來,二話不說就伸手拔出,"針?"

"這匹馬是因為紮了一根針,所以不得不連夜奔跑,以至于精疲力盡,氣絕身亡!"沈郅將包袱解下,抱在了懷中,轉身朝著馬車走去.

外頭下著雨,一直待在雨里也不是個事兒.

包袱打開之後,里面的東西很是簡單,瞧著就是幾件衣服,還有一些細軟.

"就這麼點錢?"孫道賢嫌棄.

春秀剜了他一眼,"滾一邊去,少插嘴!"

孫道賢悻悻的走到一旁,不說就不說,那麼凶作甚?

"沈郅,沒別的線索了!"薄鈺道,"你莫要擔心,姑姑的東西既然在這里,人肯定還在咱們南宛境內,既然人沒出關,那一切都好說."

沈郅也是這麼想的,只是瞧著母親的東西,免不得會心傷.指尖輕輕拂過衣服上的梅花紋路,心里就跟放了碾磨盤似的,磨得血淋淋的.

"小王爺,附近都找了一圈,沒瞧見王妃的蹤跡!"阿右回稟.

沈郅上車,"先去曹青州."

"不去找姑姑了?"薄鈺驚呼.

"找到又能怎樣?若是真的出了事,總歸要先解決問題,才能幫到娘!"沈郅進了車,"你走不走?"

"走走走,當然要走的!"薄鈺趕緊爬上車.

車隊徐徐往前行.

只是經過那匹死馬倒伏之地時,沈郅免不得要掀開簾子往外看,孩子總歸是孩子,心里到底是軟得厲害.懷中抱著母親的衣服,沈郅很是悶悶不樂.

出了山林,回歸官道.

雨便停了,山頭還掛了一彎彩虹,驚得薄鈺很是歡喜.

沈郅一心想著母親之事,哪有心思去看什麼彩虹.

日夜兼程,直奔曹青州,眼見著曹青州就在前面,他這心里愈發沉甸甸.也不知道此番能不能找到五叔?五叔是否還活著?是否還記得當初的批條?是否……

諸多問題,沒有答案.

途徑安城的時候,孫道賢傷寒加重,不得不停下來休息,進城去找個大夫給瞧瞧.畢竟是甯侯府世子,萬一病死了,怕是不好交代.

孫道賢抖著身子,裹著厚厚的狐裘.

"你再裹得厚一些,就不需要馬車,我踹著你走,定然滾得比車轱轆還快!"春秀翻個白眼,"不中用的東西,就淋了點雨,還惹出這麼多事兒來,光耽誤趕路!"

孫道賢打了個噴嚏,"老子難受!"

"關我屁事!"春秀走開兩步,嫌惡的擺擺手,"沒得傳染我,你滾遠點."

城內並不富庶,晌午時分,才算稍微熱鬧起來.雖說安城地方不大,可好歹也是一個城,這街上連個趕集的人都沒有,也不知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春秀逮著人便問了兩句,究竟發生什麼事.

問過之後才曉得,說是近來有人發現,山里出了一顆大靈芝,就長在懸崖邊上,奈何誰也沒辦法摘著,饒是有輕功之人也是不敢下險峻的山壁.

知府大人出了千兩銀子買這靈芝,城里的人,都想去碰碰運氣!

"敢情都去摘靈芝了?"春秀撓撓頭.

難怪街上都是空空蕩蕩的.

"靈芝?"沈郅皺眉,"外祖父說過,曹青州多得是奇珍藥材,會不會我娘……春秀姑姑,你趕緊問問這靈芝位于何處,咱們去看看."

"不去曹青州了?"薄鈺問.

"反正孫世子這般模樣,暫時也沒辦法繼續趕路,橫豎待著也是待著,一日兩日的也不打緊!"沈郅深吸一口氣,仿佛是打定了主意.

春秀點頭,"成,只要是郅兒覺得對的事,姑姑都幫你!等著,姑姑去找人打聽."

"謝姑姑!"沈郅欣喜.

薄鈺撓撓頭,"靈芝?吃了能長生不老嗎?"

沈郅皺眉,"你怕是也淋了雨,腦子不太好使."

淋了雨……

嗯,腦子有點進水.

這靈芝生在山壁上,一茬又一茬的人上去了,結果都是鎩羽而歸,誰都沒能摘到.這兩日下雨,山壁滑得根本沒辦法下腳,自然是摘不到的.

過些日子,許是等山壁干燥些,這些青苔不至于如此滑腳,大概就能好些.

可是知府之所以給了千兩銀子,就是想拿這靈芝去就老父親,聽說是要用這個來當藥引的.過了時效,便也沒這價錢了.

千兩,對老百姓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財富.

"小王爺,您仔細腳下,這山路格外濕滑!"阿左在前面領路,阿右殿後.

誰也不敢大意.

好在,沒了孫道賢那個拖後腿的,倒也沒人嘰嘰喳喳的叫嚷.

薄鈺亦是好奇得很,什麼靈芝,惹得這麼多人一心要摘了去.

到了懸崖邊上,薄鈺趴在山壁上往下看,哪里能看清楚靈芝在哪,"這都什麼跟什麼嗎?還靈芝……我瞧著都是青苔和野草!"

"在那個位置!"沈郅伸手指了指.

所有人都睜大眼睛瞧著,果然看到了崖下一個黑點.

這便是那棵靈芝嗎?

"靈芝這東西,雖說好,卻也沒這般神奇."沈郅解釋,"早前師公的藥廬里,多得是這樣的東西,閑來無事時,被我搗毀了不少,倒也可惜."

藥廬……

亦是沒有了!

"這東西,長在這下面,委實不好摘!"春秀說.

眾人扭頭望著一旁攀著青藤往上爬的人,春秀趕緊過去拽了一把,將那人拽上來.

"為何大家都摘不到?"春秀不解,"我瞧著,若是阿左阿右下去,定是能摘到的."

"想來沒什麼太大的問題!"阿左往下看了看,"靠著輕功,找到落腳點,就能摘回來!"

"別想了!"剛剛爬上來的壯年男子搖頭,"瞧著好摘,實則難得很,這底下還有毒蟲蛇蟻的繚繞,壓根沒辦法靠近.你們若不信,諾……自己看!"

說著,男子捋起褲管,腳踝處好幾個黑點,"這都是那些黑螞蟻給咬的,疼得我差點松手摔下去.瞧著你們是外鄉人吧?還是別湊熱鬧,哪兒來就回哪兒去,免得到時候出什麼事!"

瞧著男子揚長而去,沈郅面色微沉,"毒蟲?"

"毒蟲?"薄鈺也反應過來了.

"我娘的身上……"沈郅抿唇.

母親有鳳蠱,父親有凰蠱,鳳凰蠱合在一處,便能驅蟲.

這是小棠姑姑說的.

小棠姑姑還說過,毒蟲蛇蟻,任憑母親呼來喝去,有時候還能保護母親周全,這山崖底下的毒蟲都是哪兒來的,為什麼獨獨繞著那株靈芝不放?

是有什麼緣故嗎?

"你在想什麼?"薄鈺問.

沈郅沒說話,只是盯著懸崖底下的靈芝.

"你倒是說話啊!"薄鈺急了,"每次你不說話,我這心里總懸著,很是難受!沈郅,你有什麼想法,說出來大家一起參考參考嘛!"

"先回去吧!"沈郅說.

薄鈺一愣,沈郅已經掉頭往回走了.

"沈郅?"薄鈺疾呼.

春秀拽住了他,"鈺兒,讓他冷靜一下,他大概是想到了什麼."

薄鈺當然也瞧出來,沈郅肯定是想到了什麼,但又想不明白,所以才會猶豫不決.

回到安城,沈郅還是不說話.

整個一悶葫蘆,同薄云岫簡直是一模一樣.但見他坐在客棧的窗前,單手抵著太陽穴,仿佛是在想什麼,認真而又執著.

不多時,春秀喘著氣回來,"郅兒,來,姑姑都給你打聽清楚了!費了我老大勁兒,好不容易才打聽到的."

沈郅來了精神,忙不迭搬了凳子,"姑姑,你坐!"

薄鈺趕緊去倒水,"姑姑,喝水!"

"真乖,都乖!"春秀仰頭就將杯中水一飲而盡,"來,都坐下,姑姑同你們說."

一旁的孫道賢,裹著厚厚的被褥,面色蒼白,卻仍不忘扯起唇角冷笑,"就一個賣豬肉的,還能打聽到什麼消息?最多是東市的豬肉漲價了,西街的豬肉降價了,回頭又該在安城開個豬肉鋪子!"

"閉嘴!"三人齊刷刷轉頭,異口同聲的呵斥.

孫道賢:"……"

三個臭皮匠,賽不過他這個諸葛亮.

哼,他才不跟這幫傻子玩!

"這棵靈芝,早前是個采藥的發現的,說是長得特別快!發現的時候就這麼豆子大的一點,結果第二天就蹭蹭蹭,跟吹了氣兒似的,一下子就長成不得了."春秀將手中杯盞放下,"對了,那采藥的因為想要摘靈芝,被毒蛇咬了一口,這會還躺在床榻上不能動彈."

"聽他說,這靈芝附近齊集了五毒."春秀想了想,當時那人怎麼說來著?是說五毒吧?

頓了頓,她又不太肯定的干笑兩聲,"反正就是很毒很毒的意思.這靈芝不是什麼好東西,別的靈芝都是通體發黑,發亮,然後像是傘柄一般,可這靈芝卻像是活的,一天一個樣的,杆子處是七彩的,委實奇特得很.但是因為有毒物守著,所以誰也沒能摘著這靈芝."

"誰也摘不到?"沈郅抿唇.

"是!"春秀點頭,"而且,這靈芝……還有跟更奇怪的地方,好像是有人刻意養起來的!葉面上似有血!"

上篇:第197章 銀子長了腿    下篇:第199章 難道是,五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