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02章 爹   
  
第202章 爹

g,更新快,無彈窗,!

薄云風忽然示意眾人莫要出聲,阿左阿右第一時間靠近了門口.

然則,外頭的聲音好似又消失了,沒有半點動靜.

房門被快速打開,外頭空無一人,空無一物.

"怎麼了?"薄鈺面色發青,"是出了什麼事嗎?"

孫道賢這會倒是四肢勤快,連滾帶爬的就起來了,哧溜鑽到了春秀身後,悄悄探了頭瞧著門口的動靜,"我聽到了,窸窸窣窣的,很輕……像是什麼東西在爬!"

春秀皺眉,伸手摸上了別在後腰的刀.

"我去看看!"薄云風抬步走到了門口,阿左在外,阿右在屋內.

走廊里還有守衛站著,所有人都聽到了這聲音,但委實沒看到什麼動靜.這聲音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的,窸窸窣窣,就像是甲蟲在攀爬.

"都沒看到嗎?"阿左問.

眾人點頭,都沒看到.

"在這里!"薄云風用指尖輕輕拂過牆壁,泥牆上有些濕漉漉的痕跡,可見的確是有東西爬過,只不過當時聲音太過紛亂,速度又太快,所以大家只注意腳下,沒注意到牆壁上的動靜.

"怎麼回事?"春秀問.

薄云風瞧著指尖的濕潤,"這東西通體無色,速度極快,極容易隱藏自身,所以大家都沒注意.沒事,這東西不會輕易傷人,只是作為探查之用."

"探查?"春秀愣了愣,"誰?是誰在探查?"

"不好說!"薄云風下唇微咬,眸色深深,"能用這種東西探查,顯然不是心狠手辣之輩,收拾東西,你們換個客棧,這里交給我!"

春秀點頭,"阿左阿右,走!"

當天夜里,沈郅就已經被換到了其他的客棧,也不知道薄云風做了什麼,大家再沒聽到那些窸窣聲.

可誰都沒敢放松,始終提心吊膽的.

到底有多少不明之物,在沈郅附近轉悠?

一個個覬覦著,都想要沈郅的命.

夜里的時候,薄云風沒打一聲招呼便出去了,至于去做了什麼,誰也不知道.

孤城的夜,涼意入骨.

然則再冷,也冷不過人心.

鷹隼飛落在黍離的肩頭,卻無沈木兮半點消息.

人,根本沒有趕回邊關!

"王爺?"黍離擔慮,"眼下如何是好?"

王妃失蹤,王爺一路狂奔,眼見著要趕到邊關了,卻未見王妃蹤跡,一路上更沒有人見過王妃.如今邊關還傳來消息,說是壓根沒見著王妃回來.

須知,若是無人領路,沈木兮就算回到了邊關,也去不了日落之城.

大漠風沙緊,未見柳絮回.

"韓不宿在趕來的路上."薄云岫唇線緊抿,希望借由韓不宿的手,把他的薄夫人找出來.

不管她變成什麼樣,她都是他的薄夫人!

夜風呼嘯著,從樹梢掠過,殘葉嗖嗖的落了一地.

黍離去撿柴枝,薄云岫獨自一人坐在火堆旁,神色涼薄,她到底去了何處?

四周陡然響起了細碎的響聲,由遠及近,速度不快,但在這寂靜而漆黑的夜里,顯得格外的驚悚.那密密麻麻的響動,讓人聽得脊背發涼,周身汗毛都根根立起.

掌心凝力,薄云岫眯起危險的眸,明明是星星之火跳躍,落在他眼中卻如燎原之火,于這幽暗之境,分外狠戾. 忽然間,大批黑乎乎的東西快速圍攏上來.

薄云岫心頭一驚,"毒蟲蛇蟻?"

以凰蠱驅控,這些東西委實威脅不到薄云岫,他料定此處的毒蟲毒蛇,斷然及不上蠱母山莊的那些,倒也沒什麼可擔心.

漸漸的,毒蟲蛇蟻擰成一團,真當對薄云岫退避三舍,只敢在他周遭遠遠的圍個圈,未有真的靠近.

倒是將抱著柴枝回來的黍離給嚇著了,當下手一松,懷中的柴枝"嘩啦啦"落地,"王爺?"

"別動!"薄云岫刻意壓著嗓子,細碎的火光倒映在他眼底,骨節分明的手僵在半空,對著黍離徐徐示意,讓他莫要動彈.

黍離深吸一口氣,好在此前在蠱母山莊和日落之城里都見過這樣的場面,不至于嚇得手忙腳亂.只不過眼前的狀況,委實讓人看得……陣陣頭皮發麻.

薄云岫蹲下身子,試著用韓不宿先前教的法子,慢慢的驅使這些毒蟲蛇蟻往回轉.

窸窸窣窣的聲音重新想起,薄云岫逐漸站起身,眸光肅冷的盯著這些往回走的小東西,抬手示意黍離,一道跟上.

二人悄悄跟在毒蟲後面,瞧著這群黑乎乎的東西,快速穿過山林,以最乾淨利落的姿態,整整齊齊的朝著一處洞穴爬去.

"王爺?"黍離心驚,也不知這里面還有什麼東西.

"進去看看!"薄云岫率先進入.

驚得黍離慌忙疾追,卻也不敢再開口說話,山洞內黑漆漆的,委實瘆人.

越往里頭走,越森寒入骨.

到了最後,黍離只覺得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下意識的緊了緊手中劍,然則下一刻,前面的薄云岫忽然止步不前,似乎是發現了什麼.

黍離的一顆心瞬時提起,周遭的窸窣聲消失了?!

突然安靜下來的山洞,似有無邊寒意席卷而來,快速蔓延至四肢百骸.

"都找到了,就進來!"

洞內傳出幽然之聲.

"韓前輩?"黍離詫異.

薄云岫已經率先一步走了進去,微弱的火光跳躍,有暗影蜷在角落里,似乎正在瑟瑟發抖,瞧著好似很痛苦.

"韓前輩?"薄云岫面色都沉,當即沖上前,蹲了下來,"韓前輩?"

"不用管我!"韓不宿咬著後槽牙,"我……我老毛病了!"

的確是老毛病了,薄云岫也沒辦法,當初是用了鳳凰血才能壓住韓不宿體內的劇毒,但是現在,光靠他的凰蠱,定然是壓不住的.

"你……不用忙活了!"韓不宿無力的靠在石壁處,"我剛吃了藥,歇一歇便好!你,你們在旁坐會,待,待我喘過氣來,再,再同你們說話!"

她現在,委實沒氣力說話.

從邊關急急忙忙的趕來,早已耗盡了她的體力,在這山洞里靠著聚集毒物來療養,但只是杯水車薪,完全沒辦法壓制她體內翻湧的劇毒.

她快不行了,卻又死撐著,不能讓自己就此閉上眼死去.

一旦死去,只怕……

韓不宿死死咬著下唇,時不時的將毒蟲往嘴里塞,生生咀嚼著.眼睛里的火光漸漸散去,卻又在即將散盡之時,拼命的斂回來,不願將這最後一點心火散去.

黍離在旁看著,張了張嘴,可又不知該說什麼,只能在旁看著.

一直到黎明降臨,韓不宿才稍稍緩轉,呼吸也變得平緩起來.

"王……"黍離剛要開口,薄云岫便示意他禁聲,褪了外衣覆蓋在韓不宿身上.

山洞外,寒意陣陣.

黍離慌忙褪下外衣,"王爺?"

"不必了!"薄云岫搖頭,眸光沉沉的望著東方的魚肚白,"讓她好好睡一會,你看好洞口,我去走走!"

"王爺?"黍離想跟著,奈何又不敢離開洞口太遠,只能靜靜的站在原地,瞧著薄云岫緩步朝著林深處而去.王爺應該是去找馬匹了,畢竟所有的干糧和衣物都在馬背上呢!

一直到了日出東方,陽光普照大地,薄云岫才騎著馬回來,後頭還跟著黍離的那匹馬.

他這一回來,洞內的韓不宿也跟著出來了.

"韓前輩?"黍離忙上前,"可有好些?"

韓不宿伸手,將衣裳遞還薄云岫,卻被黍離當即接過,畢恭畢敬的懸在了自己的馬背上.

"我沒什麼大礙!"韓不宿喘口氣,接過薄云岫遞來的冷饅頭,自嘲般扯了唇角笑著,"沒想到,你這堂堂離王殿下,養尊處優的……竟也會吃這些東西?倒也難為你,為了一個女人,倒是什麼都可以放下."

"韓前輩?"黍離想勸兩句,莫要往王爺的心窩里紮刀子.

薄云岫沒吭聲,冷饅頭又如何?照樣往嘴里送.

"罷了罷了!"韓不宿喘口氣,"我從邊關趕來,其實是想告訴你……"

說到這兒,她稍稍一頓,似乎從昨夜開始,就沒見著沈木兮.如今環顧四周,也未見沈木兮蹤跡,她還拿沈木兮開玩笑……

"兮丫頭呢?"韓不宿問.

黍離垂眸不語.

"兮丫頭呢?"韓不宿追問.

薄云岫也沒吭聲.

"兮丫頭怕連累你們,跑了?"韓不宿似乎已經猜到了.

黍離深吸一口氣,不敢應聲,但事實的確如此.

韓不宿輕歎,"我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緊趕慢趕的,還是來晚了.兮丫頭去哪了?可有消息?"

"暫時沒有消息."黍離搖頭,"也不知道王妃現在何處,是否安全."

"回魂蠱在兮丫頭的身上,很快就會侵占兮丫頭的理智,到了那個時候,真的是回天乏術!"韓不宿輕歎,"我委實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薄云岫咽不下去,提了水袋往嘴里灌,卻因著灌得太急,而被嗆得拼命的咳嗽了兩聲.

"必須盡快找到兮丫頭."韓不宿有些猶豫,"我離開邊關的時候,還發現了一件事!有東西跟著咱們離開了大漠,可現在我沒發現你們周圍有什麼異常,估摸著那東西……怕是跟上了兮丫頭." 薄云岫眸光陡戾,聲音有些輕微的顫,"你說什麼?"

"兮丫頭現在的狀況很危險."韓不宿斂眸,"我來找你們之前,放出了不少追蹤的蟲子,現在都還沒有完全回來,再等等看,看會不會有兮丫頭的消息."

有人跟著他的薄夫人,就說明回魂蠱……

"大漠里出來的?"黍離委實沒想明白,"除了回魂蠱,還會有別的東西嗎?韓天命的尸身沒能保全,趙漣漪也死了……"

薄云岫緊了緊手中的水袋,"陸歸舟死了,但陸如鏡未見尸身,說明他可能還活著.如果他真的活著離開了日落之城,那他循著味兒來找回魂蠱,也不是沒可能的事."

一提起陸如鏡,黍離便覺得一陣惡寒.

陸如鏡連自己的兒子都沒放過,若是真的活著出來,只怕後果不堪設想,定然會不擇手段的要得到回魂蠱!

韓不宿嚼著冷饅頭,"若是陸如鏡出來了,那就說明他把自己也煉得差不多了.這種人若不殺,勢必會為禍天下蒼生."

"韓前輩,回魂蠱之事,該如何是好?"黍離急了,"既然回魂蠱在王妃身上,可有取出來的法子?"

"我沒辦法!"韓不宿斂眸,"當初我就是抱著與回魂蠱同歸于盡的想法,去的大漠,誰知道韓天命這混蛋,早就擇好了回魂蠱的宿主,如今這局面,除了控制住兮丫頭,再無其他辦法!"

薄云岫張了嘴,剛想問回魂蠱是否能另擇宿主?卻聽得窸窣聲突兀的響起.

韓不宿欣喜,"回來了!回來了!" 是她放出去追蹤的蟲子們回來了,不同于之前追蹤薄云岫的那批蟲子,黑乎乎的難看至極,如今回來的這一波,速度極快,身形呈現透明,讓人很難發現它們的蹤跡.

"哎呦,我的小寶貝們!"韓不宿蹲下了身子,手背貼在地面上,掌心里爬滿了透明的蟲子.

這些蟲子落在韓不宿的掌心,瞧著形態飽滿,行過之處,草澤亦不免有些潮濕.

黍離在旁盯著,頗為詫異的瞧著韓不宿,但見她嘴里嘰里咕嚕的一陣,也不知念了什麼,眼神愈發的難看,神情都變得怪怪的.

待韓不宿放了蟲子,窸窣聲快速湧入山洞,黍離才敢開口,"韓前輩,發生何事?"

韓不宿一聲歎,"蟲子們沒找到回魂蠱,倒是找到了一個,具備巫族精純血脈之人.你們不妨猜一猜,這人到底是誰?"

黍離皺著眉,摸著下巴思慮.

"是郅兒!"薄云岫冷冽的眸中,布滿了細碎的寒光,丟了夫人不說,如今連兒子都被牽扯進來,怎不讓他咬牙切齒?

什麼天家富貴,什麼手握生殺,他薄云岫此生什麼都不求,只求一家三口平安喜樂,可最後呢?

"完了!"黍離面色發青.

可轉念一想,小公子是皇上親封的離王小殿下,若是動他,就是跟朝廷作對,朝廷定然不會輕縱,何況小王爺身邊都是侍衛,按理說陸如鏡很難靠近他.

除非……

黍離低眉瞧著韓不宿手中的蟲子,陸如鏡已經是個怪物,只怕想出什麼損招.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薄云岫翻身上馬,"郅兒在什麼地方?"

"安城!"韓不宿仰頭瞧著馬背上的薄云岫,"你現在就走嗎?"

"黍離,照顧好韓前輩,你們緩緩而行,我先走一步!"事關稚子,當父親的豈能耽擱,自然是要馬不停蹄的趕去,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件事,牽扯到了兒子.

兒子是薄夫人的命根子,是他與她輾轉至今,還能破鏡重圓的根本所在,是他薄云岫的血脈延續.

"是!"黍離剛應聲.

薄云岫已經策馬而去,不作任何的逗留.

"安城?"韓不宿輕歎,"倒是不遠,左不過……"

她這身子,怕是要拖累他們了.

"韓前輩,您上馬背,我這廂跟著馬後面跑就是."黍離將馬牽過來,"韓前輩,請您上馬,咱還是趕緊走吧!"

韓不宿點頭,趁著她現在還有一口氣,身子還能扛得住……

翻身上馬,韓不宿勒緊馬缰,扭頭去看林子深處,隱約好似看到人影浮動.她當下垂眸瞧了黍離一眼,正欲開口說話,再抬頭時卻什麼都沒了.

下意識的晃了晃腦袋,韓不宿揉著眼睛,不敢置信的環顧四周,"怎麼沒了?"

"韓前輩,怎麼了?"黍離忙問.

韓不宿搖搖頭,"我好似看到人影了."

黍離皺眉,打量著四周,"不可能,若是有人靠近,我不可能沒有察覺,定然是您身子不太舒服,所以看花了眼睛!"

"大概吧!"韓不宿斂了心緒,"我們快走,莫要再耽擱!"

"好!"黍離頷首,猛地拍著馬屁股.

馬聲嘶鳴,馬兒撒開蹄子一路狂奔.

說實話,也是虧得之前韓不宿的苦心訓練,讓黍離的耐力變得極好,只要馬不要跑得太快,他便能一直安安穩穩的跟著,絕不會掉隊.

奇怪的是,韓不宿騎在馬背上,卻是時不時的回頭看,也不知道在看什麼?

黍離下意識的回頭,身後……什麼都沒有!

真是奇怪!

安城距離此處並不遠,但一時半會也不可能趕到,蟲子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及得上馬兒撒開四蹄,所以這些蟲子回來報信,中途耽擱了不少時間.

若非因為孫道賢的病反複,沈郅早就離開了安城.此處雖然安穩,但終究是有人盯著他,他覺得渾身不自在,想著應該去曹青州尋找府衙,或者軍士的庇護.

畢竟母親還在此處,沈郅斷然不願回東都.

"不弱,我去找知府衙門,和守備軍,讓他們調些軍士過來,加強守備?"薄鈺建議,"有官府的保護,若是有什麼事,好歹也有個照應,能及時告知東都."

實在不行,還有軍隊幫襯著!

沈郅沒說話,腳上的傷已經好了,只是那疼痛感像是烙印一般,烙印在心里,揮之不去.他甚至對那種疼痛,產生了一定的心里陰影.

"小侄兒!"薄云風笑嘻嘻的進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沈郅這才回過頭來,面無表情的望著他,"五叔找到了師父?"

"喲,猜得這麼准?明年元宵節的燈謎,可全靠你了!"薄云風輕輕拍著他的小肩膀,礙于身高差異,他終是蹲下來,瞧著自己的小侄子,"這眉毛和眼睛都快擰到一處了,真是跟你爹一模一樣!小小年紀,就這般心思深沉,很容易老的."

對于他的玩笑,沈郅沒有半點反應.

薄云風扭頭望著薄鈺,"他平素都是這麼冰冰涼涼嗎?"

"可不!"薄鈺兩手一攤,"天生的!"

薄云風眉心皺起,無奈的搖搖頭,"你爹隨了先帝,如今你又隨了你爹,真是代代相傳,樂此不疲!"

"五叔的師父,什麼時候能來?"沈郅眨著眼睛,明亮的眸子里,閃爍著些許光亮,像極了夜空里的啟明星,充滿了希望之色,他的聲音是那樣的迫切,"到底什麼時候?"

"已經來了!"薄云風聲音暗啞,輕輕撫過孩子的小臉,"小小年紀,就承擔了這麼多,委實不容易,真是讓人心疼!"

說起來,他薄氏皇族除了離王府一脈,其他的委實不太靠譜.

想當皇帝的,魂飛魄散;不想當皇帝的,坐擁天下.

"真是難為你爹了,這得費多少勁,才能生出你這麼個有用的小子!"薄云風起身,學著沈郅此前的模樣,負手而立,眺望窗外.

俄而,許是覺得不舒服,他這沒骨頭的身子,又歪歪斜斜的軟了下來,靠在窗棱處倚著.

"在哪呢?"沈郅扯了扯薄云風的衣袖,"五叔,您告訴我好不好?我去接他,求他,不管他要我做什麼,我都會答應的,只要能救我娘!"

"別著急,他在想法子,但前提是……得鏟除跟著你的怪物,免得到時候出現什麼意外,便不好收拾了!"薄云風解釋,就這麼笑盈盈的看他,"我瞧著你方才有模有樣,真是像極了離王小殿下的名頭."

"他本來就是離王小殿下!"薄鈺輕哼,刻意糾正他的說辭,"如假包換,皇伯伯親封的!"

"兩個小屁孩!你們且等著,待我師父來,一定幫著你們處置了那回魂蠱."薄云風笑了笑,雙手環胸,神情愜意而泰然,"還你們一個囫圇個的沈木兮."

"多謝五叔!"沈郅躬身行禮.

春秀"砰"的一聲撞門進來,臉上滿是驚慌之色,說話時,更是聲音劇顫,"外頭,外頭……來了!"

"誰來了?"薄云風不解.

春秀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這會只顧著喘氣,哪里說得出話來.

倒是孫道賢,操著濃重的鼻音,嘶啞著尖叫,"是,是離王詐尸了!"

聲音剛落,沈郅宛若離弦之箭,瘋似的沖了出去,木質的客棧樓梯,被沈郅踩得砰砰作響,驚了堂內的食客,一個個都抬眼看他,渾然不知發生何事.

殘陽如血,有馬停在客棧外.

沈郅喘著粗氣,扶著門口的柱子,哭著喊了聲,"爹……"

上篇:第201章 師父,姓徐    下篇:第203章 我奉陪到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