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03章 我奉陪到底   
  
第203章 我奉陪到底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聲爹,倒是把所有人都給震住了.

阿左阿右反應快,領著人當下控制了周遭,若是旁人曉得這位是"故去"的離王殿下,傳回東都,定是要惹出大亂子的.

薄云岫站在馬邊上,瞧著沈郅哭成那副模樣,心里直發酸.好在他素來冷淡,除了在沈木兮的身上失過控,其余的時候總是繃著一張臉,沒人能瞧出他如今的情緒波動.

"爹!"沈郅從小跟著沈木兮,性子卻與他一般無二,甚少有這般情緒波動的時候.

兒子忽然撲進懷里,薄云岫第一反應是彎腰將他抱起.他在沈郅的生命里出現得太晚,錯失了很多的父子時光,沒能看到孩子出生,也沒能看到他牙牙學語,蹣跚學步.

現在孩子已經長大,再想彌補,也不知從何入手.

被抱起來的時候,沈郅明顯是懵了一下.

父子兩個都是冷淡之人,這會薄云岫抱著他,竟是大眼瞪小眼的,誰都沒了話.

春秀有些愣,扭頭瞧著身邊的薄鈺,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倒是身後的孫道賢,整個人都快貼在春秀的脊背上了,嚇得瑟瑟發抖,時不時從春秀後面探出腦袋,瞧著薄云岫的腳下.

"有影子……哈,好像有影子是不是?"孫道賢戰戰兢兢的問,"這是人對不對?不是鬼吧……"

薄鈺一腳踩在孫道賢的腳尖,直踩得孫道賢尖叫著直蹦跶,疼得吱哇亂叫.

"你才是鬼!"薄鈺憤然,"再敢胡說八道,我就讓你當鬼!"

孫道賢委屈,問一句怎麼了?

人家可真的嚇死了嘛!

再看春秀,一臉"你活該"的表情!

"爹!"沈郅抱緊了父親的脖頸,"爹……"

這大概是這些日子以來,薄云岫覺得人活著還是有意義的時刻.兒子在他懷里,輕輕的喚著他,那樣的依賴,充滿了信任和希望.

大庭廣眾之下,沈郅算是頭一回,毫無顧忌的喊"爹".

薄云岫抱著兒子,緩步進了客棧.

關起房門之後,沈郅從他懷里下來,乖順的坐在了凳子上,可見情緒平複了很多.

"沈郅,你還好嗎?"薄鈺低低的問.

沈郅抿唇,點頭,俄而扭頭望著自己的父親.

他從小沒有父愛,長大後覺得自己可能並不需要,直到方才,他忽然意識到,他是需要父親寬厚的胸膛,健碩的臂膀,為他遮風擋雨的.

"王爺."阿左阿右行禮.

"免了."薄云岫面色凝重,伸手拂過兒子的小腦袋.

春秀沏了杯茶,慢慢的將杯盞擱在薄云岫跟前,"王爺,此處沒什麼好茶葉,您將就著喝."

薄云岫點頭.

緊了緊袖中的手,春秀原就是個直腸子,哪里耐得住,"王爺,您是為了沈大夫來的吧?"

眉睫陡然揚起,薄云岫眸色陡沉,視線快速掠過周遭,終是停住在春秀臉上,"你們……可有發生什麼事?"

"我們找到了五叔!"薄鈺脫口而出.

"老五?"薄云岫仲怔,旋即皺起眉頭,"他現在在哪?"

在哪?

薄云風躲起來了,哪敢輕易冒頭,這會就躲在床底下.

嗯,緊捂著口鼻不敢出氣.

誰不知道他的二皇兄,武藝高強,一點點風吹草動都能有所察覺,他哪敢喘氣.

幾雙黑靴停駐在床前,薄鈺猛地彎腰,笑著湊下來,"五叔,你玩捉迷藏的手段一點都不高明,一下子就被找到了哦!要不要下回,我跟沈郅帶著你玩呢?"

薄云風捂著臉,慘了……

果然,外頭幽幽的傳來薄云岫的冷戾之音,"還不滾出來!"

"哎哎哎,來了來了!"薄云風慢慢悠悠的往外爬,半個身子爬出去的時候,仰頭便見著大大小小的容臉,一個個沖著他笑,他覺得,這就是典型的幸災樂禍.

等著薄云風像蠕蟲一般爬出來,一張臉瞬時青一陣白一陣,哪敢再去看薄云岫的眼.

從小到大,他最怕的就是自己這位二哥.

大概也是母親從小教育的緣故,以至于他對于薄云岫是又敬又畏,在他面前,不敢有分毫造次.尤其是薄云岫長大後,愈發不苟言笑,愈發嚴肅……

"二哥!"薄云風啞著嗓子,賠著笑,"您怎麼跑這兒來了?"

薄云岫黑著臉,"少來這一套,你躲床底下作甚?就這麼怕我?"

"不不不,哪有!"薄云風嘿嘿一笑.

忽然有些後悔了,當初為什麼聽這幫小的瞎起哄,把胡子給剃了呢?要不然,好歹能遮一遮老臉,不至于現在這般……在薄云岫面前,頗有些光溜溜的感覺.

"二哥……"薄云風鼓起勇氣,"您是為了二嫂和小侄兒來的吧?"

"你說呢?"薄云岫橫了他一眼.

薄云風連連點頭,站在一旁默默搓著手,"我也是,我也是!"

"不說兩句?"薄云岫音色沉沉.

薄云風抬了一下頭,又把頭低下,"說說說,這就說,二嫂在我手里!"

這話一出口,薄云風忽覺得有冷風嗖嗖的往衣服領子里灌,當即意識到不對勁,慌忙抬頭,連連擺手,"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二嫂現在很好,我已經用師父教的法子,暫時壓制住了她體內的東西,請二哥和小侄兒放心!放心,放心!"

春秀撓撓頭,這人之前可橫可橫了,怎麼見了離王殿下,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

連叫都不敢叫.

"你那個不靠譜,顛三倒四的師父!"薄云岫提起那老頭,臉色更是沉郁了幾分.

看得薄云風那叫一個心驚膽戰,略帶討好的上前笑道,"二哥,師父他有法子……真的真的,虧得他早有先見之明,讓我一直留在血洞內飼弄著詭靈芝,總算能壓住二嫂身體里的東西."

薄云岫面色稍緩,"真的壓住了?"

"是是是,肯定壓住了!"薄云風信誓旦旦,"我可以用咱們薄家的老祖宗發誓,若說的是假話,就天打五雷轟."

"啪"一聲巨響,驚得薄云風差點沒跳起來.

孫道賢捏著茶壺柄,面色發青的瞧著腳下摔碎的茶壺,"這東西不牢固,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就是口干,想喝點水而已!"

茶壺柄和壺身分離,壺身落地摔碎,滿地都是水漬.

春秀抬手就要開揍,驚得孫道賢丟了茶壺柄,撒腿就往外沖,及至門口之事,被門檻狠狠絆了一腳,直接撲在了外頭的回廊里,緊接著便響起……沉重的悶響.

至此,春秀抬起的手,無聲無息的放下.

門口的阿左和阿右,很是知情識趣的合上房門,將孫道賢關在了門外.

薄云風緊了緊面色,"二哥,我說的是真的!"

"還有呢?"薄云岫問.

薄云風咽了口口水,"師父來了,很快就能解決此事,只不過目前還有點小問題,就是……你們從那神秘的地方,把某些怪物帶出來了.之前還咬了小侄一下,偷他的血……"

"傷著哪兒了?"薄云岫握住沈郅的胳膊,左右查看著兒子.

精神頭很好,氣色也不賴,之前神色萎靡,現在倒也沒什麼異常.

"在腳脖子上!"春秀忙道,"郅兒被咬的時候,暈死過去了,好在他自身能解毒,所以便扛了過來.可那東西委實太厲害,讓郅兒疼得走不了路.這不,那木輪車還擱在屋內嘛,就是之前從醫館里弄來的."

"還疼嗎?"薄云岫問.

沈郅連忙搖頭,"不疼了,爹!"

薄鈺略帶羞澀的笑了笑,"被我一泡尿,給澆好了!"

尿?

薄云岫陰測測的盯著自家兄弟,"你給的法子?"

某些歪門邪道,定是薄云風耍弄的.

"那沒辦法,至陰之毒,只能用童子尿這等至陽之物來解決."薄云風扯了扯唇角,笑得有些勉強,"總不能讓小侄兒一直疼,一直坐在木輪車上走不了路吧?"

這次,薄云岫沒有反駁,心內倒是生出幾分感激來.

"為什麼會有人要偷你的血?"薄云岫眉心擰起,竣冷的面上,漾開陣陣寒意,想起了薄云風方才說的……大漠里帶出來的怪物?

陸如鏡,真的沒死!

這該死的東西,還在惦記著回魂蠱,還想傷害他的妻兒!

薄云岫咬著後槽牙,目光狠戾如刃,"兮兒何在?"

"哦,二嫂?在血洞內!"薄云風忙應聲,"我用師父給的陣法,暫時困住了她,那地方尋常人進不去,所以很是安全,你放心就是."

放心?

薄云岫還能放心嗎?

內憂外患一大堆,他怎麼能做到放心?

"帶我去見她."沈木兮逃離的時候,天曉得他有多崩潰,恨不能插上翅膀,將她追回來.狠狠的抱在懷里,不管是生是死,都要夫妻一處,絕不松手.

所幸,現在她沒事,否則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現在?"薄云風有些擔慮,"不太好吧!"

薄云岫冷著臉,眸色冷冽的盯著他.

"別,別這樣看著我!"薄云風縮了縮脖子,"帶著你去還成,小侄兒是絕對不能去的,否則他身上精純的巫族血脈,一定會讓回魂蠱發狂,那二嫂就徹底完蛋!"

沈郅微微繃直了身子,這句話他算是聽明白了,"所以,我是我娘的克星?我會讓娘,再也回不來?"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這只是暫時的嘛!"薄云風撓撓頭,"等回魂蠱被鎮住,就不會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你就能見到你娘了!"

沈郅不說話,長長的睫毛半垂著,掩去眸底的沉郁.

薄云岫輕輕拍著兒子的肩膀,"到這兒干什麼來了?"

聞言,沈郅身心一震,這才回過神來,目不轉睛的望著自己的父親,"爹,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薄云岫輕歎,"等事情結束,就能回家了!"

沈郅狠狠點頭,眼眶微微泛紅,他真的好想回家,家里有爹有娘,有外祖父有舅舅,還有好多好多人……好熱鬧啊!

"哎哎哎,二哥二哥,現在就走嗎?"薄云風急了.

薄云岫揪著他的胳膊,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急得薄云風直跳腳,"二哥,二哥,你松手,我會走,我能走,我有腿的,二哥……"

出了客棧,薄云岫才松了手,冷聲威嚇,"你最好想清楚,如果現在要跑,我一定打斷你的腿,你若不信大可試試,看我敢不敢!"

薄云風苦笑著,"我哪敢啊……二哥素來說到做到,我這就帶你去見二嫂,見二嫂去!"

沈郅靜靜的跟在他們身後,好想開口說一句"你們把我也帶去",可為了娘親的安全,他終是不能靠得太近.他會害了娘,會讓娘變成另一個可怕的人,從此以後他就再也沒有娘了.

"別擔心,我們在這里等著會比較安全,你和沈大夫一定要分開遠點.只要你安全,你娘就會安全!"春秀輕輕拍著沈郅的肩膀,"回去等著吧,你爹會回來找你的!"

沈郅點點頭,乖順的往回走,"春秀姑姑,為什麼別人就是見不得我們一家團圓呢?"

春秀愣了愣,"大概是嫉妒你們太幸福吧!這世上總有些人,自身不幸福,便也見不得別人太幸福.郅兒,你爹和你娘那麼恩愛,你又那麼聰明,你們一家三口肯定能好好的在一起."

"嗯!"沈郅抿唇,心卻高高懸著.

娘,現在如何了?

沈木兮的狀況不太好,血洞內吃喝俱全,倒也沒餓著渴著,但是薄云風離開之後,她還是數度發作,雖然並不嚴重,她及時的控制住了自己.

胳膊上的血痕,都是她忍不住的時候,自己咬的.疼痛能讓她稍稍保持清醒,只有這樣她才能記得自己是沈木兮,而不是其他人!

蜷在洞口,瞧著山洞外頭的風景.

有風掠過洞口,將那株老矮腳松吹得左右搖晃,塵沙嗖嗖的往下墜,聲音綿延出去很遠.不斷有人攀下崖壁,想要摘岩壁外的詭靈芝,卻都被毒蟲蛇蟻嚇跑.

采藥的人,來了一批又一批,最後誰都沒能得到想要的.

詭靈芝還長在崖壁上,越長越大,顏色愈發豔麗.

沈木兮無力的靠在石壁處,長長的羽睫半垂著,那個老乞丐走了太久,也不知道還會不會回來,若是不回來了,那她是不是得一輩子留在這里?

死在這里?

"薄夫人!"一聲低啞的聲音,恍如隔世.

沈木兮猛地僵直了身子,駭然站起身來,不敢置信的望著出現在視線里人.熟悉的面龐,熟悉的聲音,這世上不會再有,比他更讓她覺得熟悉的人.

鼻尖酸澀,眼眶泛紅,沈木兮剛邁開一步,忽的又站住了腳步,快速捂住自己的心口.

"別,別過來!"她厲聲驚呼,"別靠近我!"

趁她現在還能控制得住,還能保持清醒,知道自己是沈木兮.

薄云風忙道,"二嫂你別激動,你的回魂蠱暫時不會發作,就算有發作的跡象,你若是忍一忍,還是能將就著忍過去的."

"你是誰?"沈木兮愣了愣,上下打量著薄云風.

他叫她,二嫂?

仔細瞧著,薄云風和薄云岫眉眼間委實有些相似.

"我是薄云風,是薄家的老五."薄云風聲音微弱,悄悄用眼角余光掃了一眼自家二哥,見薄云岫沒什麼動靜,注意力都在沈木兮身上,這才挺直了腰杆大聲道,"二嫂,我是你小叔子!"

老五?

沈木兮訝異,"你竟然是……那你們怎麼找到這兒的?"

"那個……"薄云風的氣勢瞬時削弱,瞧著兄長投來的冷冽之眸,咬著下唇嘟噥,"可不就是我嘛?把你帶來的."

"你是那個欺負我的糟老頭子?"沈木兮瞪大眼睛.

薄云岫一腳就踹了過來,所幸薄云風早有防備,哧溜便竄到了一旁的石室內,只悄悄探出個腦袋,"我只是同二嫂開個玩笑,當不得真的!"

沈木兮氣不打一處來,"你……"

他還害得她摔下馬背,差點沒摔死.

這是開玩笑嗎?

趁著沈木兮生氣的空檔,薄云岫猛地上前一步,快速將人撈進懷里,緊緊抱著,"薄夫人!薄夫人!"

沒事就好!

沒事就好!

身心一震,沈木兮所有的情緒,刹那間消弭無蹤,熟悉的氣息,熟悉的溫度,快速侵占了她所有的理智,眼淚"吧嗒"掉下來,她哪里還顧得上什麼回魂蠱,快速反抱緊了他.

他不在身邊的日日夜夜,天知道她過的是怎樣,非人的日子.

"薄夫人!"薄云岫如釋重負,聲音略帶哽咽,灼熱的掌心,輕輕撫著她的脊背,"以後不要跑,不要丟下我,我們是夫妻,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必須一起承擔,記住了嗎?"

沈木兮泣不成聲,仰望著他憔悴至極的容臉,伸手拂過他下巴上的胡渣子,眼淚掉得愈發洶湧.

她不好過,他又何曾好過?

"我見到了郅兒,孩子也來找你了!"薄云岫擁著她,伏在她耳畔低低的說,"薄夫人,堅強點,我們一家三口要在一起,你就得撐住."

他的嗓子里,如同含了一把沙子,沙啞得不成樣子,"你是家里的支柱,若是倒下,這個家也就散了.要撐住,知道嗎?"

她淚流滿面,咬著唇,狠狠的點頭.

幽然輕歎,他眸色的瞳仁里,滿是不忍與憐惜.修長的指尖,輕輕撥出她的下唇,指腹順勢撫去她唇上被咬出的血珠子,"別咬著,我會心疼."

沈木兮眉心皺了皺,忍著眼淚,想沖著他笑,卻是笑得比哭還難看.

"從現在開始,我陪著你,不管回魂蠱怎麼作祟,在我眼里你就是你!"薄云岫緊擁著她,"是我的薄夫人!永遠的薄夫人."

曾經錯過了七年,各自承受痛苦折磨.

此番生死一場,他定會奉陪到底.

薄云風默默的拭淚,"真感人,就是……關我什麼事?又不是我媳婦!"

狠狠吸了吸鼻子,薄云風轉身坐在密室里,一坐就是大半天,偶爾探頭往外看兩眼,確定這兩人都還活著.

沈木兮靜靜靠在薄云岫的懷里,兩人坐在洞口位置,"郅兒他怎麼樣?"

"陸如鏡應該還活著,並且從大漠里出來了,你該知道他對回魂蠱的執念,連自己的兒子都沒放過,又怎麼可能放過你?現在他可能盯上了郅兒,想用郅兒將你身上的回魂蠱徹底激化.若真的讓他得逞,回魂蠱蘇醒之日,就是薄夫人消失之時!"薄云岫重重的合上眉眼.

俄而又咬著牙道,"我不會讓他靠近你的!"

"那郅兒呢?"沈木兮忙問.

"郅兒身邊有侍衛,有阿左阿右,還有春秀,不會有事的."薄云岫深吸一口氣,"不管他想做什麼,就算拿住了郅兒又如何?只要他見不到你,就沒辦法觸碰回魂蠱,郅兒就是安全的."

如此,才能保全他的薄夫人.

崖壁上穿梭的冷風,依舊呼呼的吹著,沈木兮縮了縮身子,往他的懷里拱了拱.

薄云岫緊緊的抱著她,恨不能將她揉碎了,融進自己的身體里,再也不分開.

…………

夜色沉沉.

沈郅站在窗口,很久很久.

薄鈺靠在床柱處,已然開始哈欠連天,"你別看了,天都黑了,他們一時半會肯定不會回來的.沈郅,你睡不睡?你再不睡,我可就睡了!"

"你睡吧,我睡不著!"沈郅垂下眉眼.

打了個哈欠,薄鈺仰頭便躺在了床榻上,軟綿綿的床榻,讓睡意彌漫,好舒服……

沈郅扭頭,瞧著躺在床榻上秒睡的薄鈺,微微揚起唇角.以前覺得薄鈺這人心性太沉,如今解放了天性,倒是愈發可愛了.

"睡吧!"他呢喃自語,俄而又轉頭望著窗外.

外頭漆黑一片,如同對未來的迷茫.

想了想,沈郅輕歎一聲,合上了窗戶朝著床榻走去.

然則沒走兩步,有輕微的響聲從窗外傳來.

"什麼聲音?"眉心微蹙,沈郅凝眸盯著剛剛合上的窗戶.豎起耳朵細細聽著,這聲音時起時伏,有些斷斷續續,但委實聽不大清楚,分不出到底是什麼東西發出來的.

想了想,沈郅壯著膽子朝著窗口走去.

及至窗前,他猶豫了半晌,終是將稚嫩的手,慢慢伸到了窗戶的木栓上.

一咬牙,沈郅用力打開了窗戶.

上篇:第202章 爹    下篇:第204章 你是陸如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