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04章 你是陸如鏡   
  
第204章 你是陸如鏡

g,更新快,無彈窗,!

翌日一早.

薄鈺渾渾噩噩的爬起來,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只覺得寒意陣陣.扭頭才發現,昨夜竟是沒關窗戶,晨起風涼,難怪他會打寒顫!

"沈郅你也真是的,睡覺也不關窗戶,如今天氣漸寒,打量著要凍死我嗎?"薄鈺絮絮叨叨,懶洋洋的伸個懶腰,撓撓後頸回望著床榻.

心下一怔,薄鈺愣愣的站在窗前,"沈郅?"

人呢?

環顧四下,屋子里並沒有沈郅的蹤跡,瞧著好似出去了.

"這一大早的,去哪了?"薄鈺撇撇嘴,整了整衣衫.

"郅兒,鈺兒,你們醒了嗎?"春秀在外面問.

薄鈺去開了門,"春秀姑姑!"

"先洗把臉,漱漱口,我去給你們弄早飯."春秀捧著水盆進門,放下臉盆便瞧了一眼屋內,"咦,郅兒呢?這一大早的去哪了?"

薄鈺愣了愣,"姑姑,沈郅出去了……您沒瞧見呢?"

春秀捋著袖子,擰了把濕帕子遞給薄鈺,"沒瞧見呢!那孫道賢昨夜哼哼唧唧的,我睡不著,一大早就起來了,聽說是街頭的包子比較好吃,我就去給你們買包子了,包子還在我被窩里捂著呢!"

一大一小,面面相覷.

"怎麼,昨夜沈郅沒睡?"春秀擔慮的問,"是因為王爺和沈大夫的事兒吧?人呢?"

就算去散心,也該有個地方吧!

薄鈺搖搖頭,"我一覺睡醒,沈郅就不在房內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春秀面色微變,"先別自己嚇唬自己,我去問問阿左阿右!"

門外,阿左阿右都不在.

房間里沒人.

這兩人是沈郅的貼身親衛,就算是要換班,也是一人休息一人值守,不可能全都走得乾淨.除非,都跟著沈郅出去了.

"出去了!"薄鈺不解,"他不會是帶著阿左阿右去找姑姑了吧?"

春秀抿唇,"他知道路嗎?"

薄云風沒說過,怎麼去血洞.

路都不認識,沈郅怎麼去?

"何況就算要走,也該留個口信,郅兒不是這樣做事沒分寸的人,這定然是出了什麼事."春秀越想越心慌,"我去問問守門的,看看是什麼時候走的."

薄鈺連連點頭.

然則守在客棧里的侍衛,都說沒瞧見沈郅和阿左阿右.

不只是侍衛沒瞧見,便是問了掌櫃和伙計,乃至于一大早在街面上開鋪子的商販,也都說沒瞧見兩大一小,委實不知道他們去了何處.

春秀和薄鈺便徹底慌了神,人去哪了?

"怕是出事了!"春秀咬著牙,"不能慌不能慌,得好好想想該怎麼辦?丟了?丟哪去了呢?"

可春秀哪里想得出方法,一拍腦袋便急得眼眶發紅,連聲音都哽咽了,"哎呦我這豬腦子,可怎麼好?怎麼辦?怎麼辦才好?"

孫道賢吸了吸鼻子,"小王爺真的丟了?那肯定是去找他爹了唄!"

"你少給我廢話!"春秀咬著牙,"若是郅兒有事,你也別想好過!"

孫道賢瞪大眼睛,沈郅丟了,關他什麼事?為什麼他也要遭殃?

"那你拿著秦刀,讓人幫著找唄!"孫道賢翻個白眼,恨恨的開口,"連五王爺都能找到,自然也能找到沈郅,真是蠢死了!"

春秀眼前一亮,孫道賢罵她蠢的時候,她是真的想一巴掌拍死他.手都舉起來了,想著還是先找孩子要緊,不能在孫道賢身上浪費時間.

眼見著春秀去找人了,薄鈺覺得自己也不能閑著,也得出去找……要不去懸崖邊喊兩聲?反正詭靈芝的位置,他倒是還記得!

"哎哎哎,那不是,那不是……不是誰嗎?"孫道賢指著街尾策馬而來的人,一時半會喊不出名來,"那不是……不是誰嗎?"

薄鈺本就心煩,沈郅莫名失了蹤,他這心里就跟貓兒爪子撓似的難受,"說了等于沒說,叫叫嚷嚷的作甚?"

一抬頭,薄鈺自個都愣住了,"黍離?"

然則馬背上的那人,讓薄鈺嚇得連退兩步,下意識的將孫道賢推了出去.

孫道賢也怕啊,這輩子沒見過如此怪異的女人.

瘦如枯槁,兩眼凸出,瞧著好像只剩下一口氣,騎乘著高頭大馬,身上套著寬大的袍子,看人的眼神仿佛淬了毒一般,陰森可怖.

"這這這是什麼人?"孫道賢連說話都結巴了,"你們,你們離王府怎麼,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薄鈺心驚膽戰,這哪里是他離王府的人,他壓根不認識.

"公子!"黍離行禮,俄而攙著韓不宿從馬背上下來,"韓前輩,您小心,仔細腳下."

"我沒事!"韓不宿溫吞的落地,瞧著眾人這般緊張之色,她下意識的垂著眉眼,站在馬邊上低低的咳嗽,俄而輕聲問黍離,"你問問,到底發生什麼事?"

黍離頷首,確定韓不宿沒什麼事,這才疾步走到薄鈺面前,"公子,發生何事?"

"小王爺丟了!"孫道賢脫口而出.

眉心駭然擰起,黍離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什麼?小王爺?丟了!"

"可不!"孫道賢不敢去看韓不宿,只管沖著黍離招手,"你過來,本世子同你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黍離急忙上前.

孫道賢一番添油加醋,沒瞧見的事兒說得跟親眼瞧見了似的,那叫一個唾沫橫飛.

薄鈺在一旁使勁沖他使眼色,然則孫道賢正在興頭上,壓根沒拿眼瞧他.

"有蟲……"

"行了!"薄鈺一聲吼,"哪有什麼蟲?分明是我一覺睡醒,沈郅就丟了,窗戶開著,阿左阿右也不見了,多簡單的事兒,讓你給說得跟話本子似的,你怎麼不說沈郅得道飛升了?"

孫道賢眨了眨眼睛,"這個嘛……"

韓不宿劇烈的咳嗽著,整個人都跟著抖起來,"你們說,不知道沈郅是什麼時候丟的?他在哪丟的?帶我,帶我……咳咳咳,去他的房間."

"快!"黍離忙攙起韓不宿.

薄鈺轉身就跑,"跟我來!"

且不管這女人是誰,既然黍離信她,想必爹也信她,若是真的能找到沈郅的蹤跡,那便什麼都值得.

沈郅的房間內,空空蕩蕩,窗戶依舊開著.

"韓前輩,您沒事吧?"黍離攙著韓不宿進門.

韓不宿渾身微顫,瞧著委實不太好,爬了樓梯便已經喘息不止,只能坐在凳子上大喘氣,瞧著好似體內的劇毒又發作了.

從隨身的小包內取出一把藥,快速塞進嘴里,韓不宿雙手顫抖得連杯盞都握不住.臨了臨了的,還是黍離趕緊倒了水遞上.

吞了藥,韓不宿疼得額頭直冒冷汗,單薄的身子已然縮成一團.

看得孫道賢眉心突突的跳,薄鈺心驚膽戰,都不知道這女人是什麼毛病,竟要吃這麼多的藥.

"黍離,她……生了什麼病?"薄鈺問.

黍離面色微沉,沖著薄鈺行禮,"公子,韓前輩身子不好,但她是真心要幫咱們的,也是看在王妃和王爺的份上,才會舍命相護.請公子,莫要質疑韓前輩!"

"好!"薄鈺吶吶的應聲,心里有些害怕.

病得這麼嚴重,瞧著好駭人.

"她會不會撐不住,待會就抽抽過去了?"孫道賢湊近薄鈺的耳畔,刻意壓低了嗓子低低的問.

薄鈺皺眉,狠狠剜了他一眼,"誰敢耽擱我找沈郅,我就要誰的命!"

孫道賢身子一抖,"年紀不大,口氣不小!"

"呸!"薄鈺雙手環胸.

既然黍離說這什麼韓前輩的,有些本事,那只管等著便是.

約莫過了一盞茶的時間,韓不宿的身子稍稍好轉,這才喘了口氣扶著桌案站起.

"韓前輩?"黍離忙不迭去攙,卻被韓不宿輕輕推開.

"我沒事了!"韓不宿拂去額頭的冷汗,亦步亦趨的朝著窗口走去,"孩子是在這兒失蹤的嗎?"

身後無人回應.

"問你們話呢!"韓不宿咬著牙問.

薄鈺這才回過神來,連連點頭,"對!我睡著之前,他就站在你這個位置,一動不動的.後來我睡著了,就不知道他去過哪兒,反正我一覺睡醒,這窗戶就跟現在這樣,是開著的!"

韓不宿點點頭,雙手搭在案頭,指尖輕輕瞧著窗棱.

"她在干什麼?"孫道賢問,"一動不動的,是不是快死了?"

薄鈺一腳踹在孫道賢的小腿肚上,"你再敢胡說,我現在就把你丟出去!如果不是你,我們現在已經在曹青州,而不是陷在這里,你還好意思在這里胡言亂語.再不閉嘴,我就把你嘴巴縫上!"

瞧著小家伙被惹毛了,孫道賢眨巴著眼睛,攏了攏身上的衣裳,還真的沒敢再說話.

離王府的人,各個都不好惹.

沈郅是出了名的年少有為,心思沉.

而薄鈺則更偏向于心狠手辣,整個東都誰不知道,他母親魏仙兒,昔日連親兒子都殺,可謂真正的六親不認.

忽然間,有窸窣的聲音響起.

黍離想了想,默默的退到薄鈺身邊,低聲叮囑,"公子莫要害怕,沒事的!"

薄鈺不解的望他,不知其意.

及至孫道賢"啊"一聲,快速竄到了黍離的身後,死死抓著黍離的衣袖,薄鈺才明白了黍離的意思,冷不丁倒吸一口涼氣,身子瞬時繃得緊緊的.

窗口位置,黑壓壓的蟲子窸窸窣窣的爬上來,陣勢格外可怖.

韓不宿低低的咳嗽著,仔細瞧著蟲子爬過的位置,拂袖間眉心微蹙,"找到了!"

"找到了?"薄鈺興奮不已,"在哪?沈郅在哪?"

韓不宿咳嗽著,"跟我走!"

說著,韓不宿快速離開了房間,亦步亦趨的朝著樓下走去.

外頭的街上,成排的蟲子引路,驚得街邊的百姓撒腿就跑,一個個嚇得破滾尿流.

可韓不宿是誰,被當成怪物又不是頭一日,早就習慣了那些驚恐,厭惡的眼神,再惡毒的話,她都聽過,再狠毒的詛咒,她亦一一應下.

蟲子出了城,眾人也跟著出了城.

"這蟲子真的能引路嗎?"薄鈺問.

黍離點點頭,"韓前輩能控蠱,能操縱這些毒蟲蛇蟻,請公子務必要相信韓前輩.韓前輩也想讓王爺一家團聚,所以她會拼盡全力,哪怕身子已經吃不消."

"她真的沒事嗎?"薄鈺又問,"我看她走路都有些搖搖晃晃的."

薄鈺所言不虛.

韓不宿走兩步,喘一下,瞧著好似精疲力盡.可她終不敢倒下,回魂蠱不除,她死也不能瞑目,來日到了下面,怎麼有臉去見父親,去見護族的父老鄉親?!

蟲子窸窸窣窣的朝著林深處爬去,似乎是真的發現了什麼.

驀地,韓不宿停了下來.

蟲子窸窸窣窣的圍成一團,突然間停滯不前,好似前面有更可怕的東西,始終不敢上前.

"這是怎麼了?"薄鈺忙上前,"韓前輩?"

他記得黍離是這麼喊的.

韓不宿沒理他,慢慢的蹲下來,整個人都服帖在地,似乎是在感受什麼,又好似太累了,要躺下來休息,以至于薄鈺一時間,不知該如何開口.

這是怎麼了?

黍離示意薄鈺莫要開口打擾,且瞧著就好.

薄鈺心里著急,可又擔心沈郅的安危,只能就此按捺下來,慎慎的退後了幾步.

須臾,韓不宿爬起來,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在前面,但是這東西很是毒辣,所以我的蟲子不敢往前走了,得咱們自己去找.這東西,比我的毒蟲蛇蟻還要毒!可惜我走得急,活人蠱都不在這兒,不然還能派去查探一下."

黍離湊上前,"韓前輩,我扶你起來吧!"

"沒事,讓我坐會!"韓不宿隨手抓了蜈蚣往嘴里塞.

薄鈺身上的雞皮疙瘩瞬時掉了一地,待瞧見韓不宿滿口黑牙,生嚼蜈蚣,他身上的汗毛便如同刺猬一般,一根根的立了起來,身子繃得生緊.

"那我去看看!"黍離道,"煩勞韓前輩,幫我留心公子,莫要讓公子犯險."

韓不宿擺擺手,"去吧去吧!"

黍離咬咬牙,"公子留在這里,千萬不要亂走,卑職去看看!"

"好!"薄鈺乖順的坐在樹下,"我不會輕舉妄動,你只管去就是.沈郅沒有消息之前,我絕對不能讓自己有危險."

"好!"黍離深吸一口氣,縱身一躍,消失在林中.

這密林深處,小路交錯,若不仔細留個記號,進得來未必能出得去.

黍離極為小心,生怕驚動了林子的怪東西.

曆經一夜,誰也不知道究竟會有多少事情,發生在沈郅身上.

誰也不知道,沈郅現在到底在哪?阿左阿右為何也一道失了蹤?

事實上,沈郅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阿左阿右跟在身邊,三個人大眼瞪小眼,只覺得周遭的路都一模一樣,連景物都是相同的,他們三個人在這里已經轉悠了一夜,卻始終沒能轉出去.

"小王爺,這怕是個迷失林!"阿左有些著急.

沈郅下半夜的時候累了,休息了一下,如今日頭已高,卻還沒能轉出去,說明真的是迷路了.

之前外祖父就說過,曹青州一帶,林木茂密,山寇橫行,如今他也算是明白,為什麼朝廷沒辦法剿山寇.地勢不熟,進了這些地方,就跟兜圈子一般,完全出不去.

"出不去了!"沈郅用過各種方法,借著星辰,日月,都沒辦法走出這林子,"你們不該跟來的."

"王爺在哪,咱們就在哪."阿左阿右深吸一口氣,"這地方肯定有出路的."

沈郅沒說話,昨夜發生的事情仿佛還在眼前.

不該是一陣風吹過,他竟然迷了心性,後來發生了什麼事,他委實不知.

最後,沈郅是被冷風吹醒的,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被什麼東西托著走,阿左阿右飛身直追,耳畔的冷風呼呼作響,讓沈郅瞬時打了個寒顫.

待阿左阿右救下他,便已身處這林子之中,三人原是想走回去,誰知繞了一夜還是原地踏步.

"坐下歇會吧!"沈郅歎口氣,"都這會了,他們應該都發現我丟了,會派人來找的."

"小王爺?"阿左皺眉,"卑職能否多嘴問一句,您當時為什麼沒反應呢?"

"那些蟲子就跟成了魔一樣,裹著您就跑,若非咱們疾追,怕是真的要追不上的."阿右附和著,"王爺,您真的沒事嗎?"

沈郅斂眸,"當時我沒反應嗎?"

"是,怎麼喊都沒反應,被蟲子裹著,趁著夜色滾出了城."阿左阿右異口同聲.

他們是薄云岫親自挑選的侍衛,武功自然不弱,饒是如此,還得拼盡全力去追,可想而知這些蟲子有多厲害.恐怕不是什麼野蟲子,是有人豢養的!

聽得二人用了"滾"這個字,沈郅只覺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滾……

那得是什麼情況下才能用滾?

驀地,阿左忽然拔劍出鞘,"王爺小心!"

"怎麼了?"沈郅不解.

"有動靜!"阿右亦拔劍.

二人一左一右的護著沈郅,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沈郅不會武功,自然聽不到異動,但是他很清楚一件事,他身上的血能解奇毒,尋常之物是不會導致他心性失常的,當初趙漣漪都做不到的事情,如今卻有人做到了,可見……

此人非同小可!

幽暗處,有人影晃動,伴隨著窸窸窣窣的聲音由遠及近.

沈郅下意識的捏緊了袖中的拳頭,單薄的身子繃得生緊.

"什麼人?"阿左厲喝.

"待你們來的人!"聲音陰冷,狠戾,帶著一種莫名的瘆人.

"王爺小心!"阿左下意識的將沈郅推到阿右身邊,"若是有什麼事,先帶王爺走!"

阿右眉心皺了皺,狠狠點頭,身為離王府的暗衛,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備.

待那人出現在樹下陰暗處,沈郅終于看清楚了那張臉.

這人臉皮脫落了大半,隱隱可見內里的筋肉包著面上顴骨,帶著沉暗的血色.身上的衣衫還算完整,只是瞧著有些不太合身,也不知是不是從哪兒偷來的.

"站住!"阿左厲喝,"不許再靠近!"

"你是什麼人?"沈郅問,"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里來?"

"不認識我?"他低低的笑著,笑聲何其詭譎狠戾,"我是來帶你,去見你娘的.你娘,沈木兮!"

沈郅駭然瞪大眼睛,他不能去見娘,否則娘就再也回不來了.這話五叔說過,父親也叮囑過,沈郅記得真真的.

何止沈郅記得清楚,阿左阿右也記得清楚.

"休想!"阿左咬著牙.

"你是陸如鏡!"沈郅冷著臉,"是陸叔叔的父親!"

沈郅與陸歸舟相處了六年,但卻從未見過陸歸舟的父親,如今陸如鏡面目斑駁,自然也瞧不出與陸歸舟的相似之處.

在沈郅心里,他的陸叔叔是個極為善良之人,從小到大,陸叔叔一直慣著他,對他很是溫柔.所以沈郅怎麼都無法將眼前的可怕之人,與他的陸叔叔聯系在一起. "陸叔叔?"陸如鏡笑聲淒厲,"你知道你的陸叔叔在哪嗎?他現在怎麼樣了嗎?"

沈郅倒吸一口冷氣,瞧著他隨手撚了倒掛在樹杈上的毒蛇,擱在掌心里把玩著.那一瞬,沈郅汗毛直立,仿佛有冷風快速灌入了衣領里.

好冷!

"你的陸叔叔,被你娘給殺死了!"陸如鏡壓著嗓子,陰狠的盯著他,"你娘,親手殺了他,殺了我的兒子!你說我現在是不是應該,殺了她的兒子?"

"放肆!"阿左咬著牙,瞧著那些黑乎乎的蟲子慢慢的向他們靠攏.

阿右已經蹲了下來,"王爺,上來!"

沈郅二話不說便伏在了阿右的背上,快速箍著阿右的脖頸,已經做好了逃離的准備.

"不過,殺了你,難解我心頭之恨!"陸如鏡陰測測的笑著,隨手將毒蛇甩在了地上,緩步朝著沈郅走去,"我要用你的血,來祭回魂蠱,從此以後,大家都是一樣的,誰都別想好過!"

"你是個瘋子!"沈郅咬著牙嘶吼,"我爹娘一定會殺了你的!你這個怪物!"

怪物?

陸如鏡點點頭,"我是怪物,可那又怎樣?很快……你娘也會變成怪物,而且是因為你!"

音落瞬間,陸如鏡如虎撲兔,直撲沈郅而去.

"帶小王爺走!"阿左握緊手中劍,奮力迎上陸如鏡,嘶聲高喊,"走啊!"

上篇:第203章 我奉陪到底    下篇:第205章 照顧好兮丫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