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09章 老祖宗和小祖宗   
  
第209章 老祖宗和小祖宗

g,更新快,無彈窗,!

薄云岫不敢置信的望著老頭,親兒子?血緣至親?!

最詫異的莫過于薄云風,當然最暴跳如雷的也是他,登時揪著老頭的衣襟,抬手便是一拳.

這次,老頭沒有還手,被打得一個踉蹌險些撲在地上,半晌才揉著生疼的面頰,聲音暗啞的嘀咕一句,"對不起!"

"你一句對不起,就能把一切都抹平嗎?慣子如殺子,你的縱容,讓多少無辜的人為之死去,還害了我薄家,害了二哥二嫂一家.搞了半天,最該死的人是你!是你啊!"薄云風咬牙切齒,"你怎麼把他生出來的,就特麼怎麼塞回去!"

老頭嘬了一下嘴,這不好辦……

"看吧!這就是人性,所有人都是自私的,他們想活命,就會讓你成為眾矢之的,你所謂的正義和善良,其實壓根不值一提.虎毒不食子,他們現在要你做一個比虎狼更毒的人,豈非比我更惡毒?"沈木兮嘖嘖嘖的直搖頭,"為了這樣的外人,傷害自己的至親,值得嗎?"

"你給我閉嘴!"薄云風怒喝,"就你這樣的敗類,活該眾叛親離,活該千刀萬剮!你嘚瑟什麼?你覺得你現在贏了嗎?一個大男人鑽進了女人的身體里,翹著蘭花指便覺得天下無敵了是不是?也不撒泡尿照照,像你這樣的討債鬼,人見人厭,鬼見鬼愁,就算死了也不會有人為你掉一滴淚."

"我真是可憐你啊,活了那麼多年,說起來也是一把年紀了,最後連個心疼你,理解你,幫你的人都沒有,你說說你活著有什麼用?還不如死了算了!真是活著浪費空氣,死了浪費土地,半死不活還浪費人力!"

沈木兮氣得渾身直顫,"你……"

說時遲那時快,薄云岫身形一閃,快速鉗住了沈木兮的手腕,二話不說便將人摁在了草地上,再也無法動彈.

"呼……"薄云風喘口氣,得意的沖老頭眨個眼,"收功!"

"這罵人的功夫學得不錯,就是這喘氣差點漏了陷."老頭揉著臉走過來,"艾瑪,疼死我了,你下手不能輕點,我這俊俏的老臉啊……"

薄云風翻個白眼,"呸你,老臉就老臉,還非得點名俊俏,這臉怕是早年間就丟了吧?"

說著薄云風伸手撕扯著老頭的臉,"來來來,讓我瞧瞧,是不是假皮!"

"滾你的!"老頭一拂塵敲下去.

幸好薄云風趕緊收了手,免于棒打.

"你們,你們使詐!"沈木兮掙紮著,卻被薄云岫扣住了命脈,渾然無法動彈,"放開我!"

"若不使詐,你傷著二嫂可怎麼好?"薄云風翻個白眼.

只要沈木兮有所損傷,薄云岫必定不敢出手,他是甯可自己死,也不敢傷及愛妻半分,如此一來,投鼠忌器,反而不利于救出沈木兮.

于是乎,師徒在路上就商量好了,吸引沈木兮的注意力,方便薄云岫下手.

至于用什麼辦法……

激將法,自然是最好不過的選擇!

"師父,現在怎麼辦?"薄云風問.

"把你媳婦帶上,去祭壇!"老頭輕歎,"現在就等著把凰蠱和鳳蠱融合在一起,罷了罷了,先把這小子給我摁住再說!"

薄云岫終是舍不得傷害自己的薄夫人,瞧著愛妻被他扣著命脈,他這心里像極了萬箭穿心,疼到了極處,只能愈發將她抱緊.

這是他的薄夫人,他的薄夫人.

"薄夫人,你忍忍!"薄云岫紅了眼眶,鼻子發酸.

"薄云岫,我難受,你放開我好不好?"沈木兮帶著哭腔,"薄云岫,你幫幫我……薄云岫,薄云岫,我難受,我好難受……"

"薄夫人,你再忍忍!"薄云岫幾近哽咽.

薄云風皺眉,"二哥,你別被迷惑了!二哥,她不是二嫂,她不是!"

薄云岫心神一震,愕然盯著懷中的沈木兮,身子微微輕顫.

"二哥!"薄云風怒喝,快速沖到了薄云岫眼前,"二哥,你醒醒,這不是二嫂,這不是二嫂,這是那個討債鬼,二哥!二哥!"

薄云岫眸色猩紅,"我沒事,只是……"

只是心疼自己的薄夫人.

自己都舍不得碰一下,如今卻被傷成這樣,薄云岫哪里能承受得了.

"二哥!"薄云風急了,"二哥你醒醒!"

"知道她不是,我知道."薄云岫咬著牙,"我不會放過韓天命,絕對不會!"

前面,老頭回望二人,"兄弟兩個墨跡啥?是在偷吃東西?你們這麼做是不道義的,小心我撂挑子不干了!"

"去你的偷吃東西!"薄云風走上前,"我怕二哥被迷惑!"

老頭從袖中取出兩塊布,"給你."

"作甚?"薄云風不解.

老頭一臉嫌棄的望他,"是不是蠢?一條系在眼睛上,一條讓她閉嘴."

"哦哦哦,明白!明白!"薄云風拎著布條就跑.

看不見那雙楚楚可憐的眼睛,聽不到她蠱惑人心的哭泣聲,這事兒不就了了嗎?

"祭壇到底在何處?"薄云岫抱緊懷中的沈木兮,緊隨在二人身後,"這是要去哪?"

"就在血洞附近,師父早就准備好了!"薄云風解釋,"二哥,你也莫怪師父,真的並非師父一直縱容,此前的確有些心軟,可這討債鬼壞事做多了,心眼也多,數次將師父給繞丟了,每次都是跑得比兔子還快,師父壓根抓不住他!而且,專挑那些年輕力壯的男子,練得一身好武藝."

薄云岫一愣,那他的薄夫人是怎麼回事?

"韓天命的骨骼與血脈,在巫族之中尤為精純,是以這討債鬼用韓天命的身子干了不少壞事,各處聲東擊西的,惹得師父無處追蹤."薄云風說起這討債鬼,就好似憋了一肚子火,"而且他還重創了師父,好在老怪物命大沒死成!"

"是死不成!"老頭回頭,格外強調.

薄云風翻個白眼,"是是是,是死不了,就你能你厲害,還不是被自己兒子打得屁滾尿流?"

"那是沒防備!姜還是老的辣,這小子能打得過我嗎?"老頭哼哧哼哧,大概是覺得太丟人了,一張老臉瞬時拉得比馬臉還長,"再敢胡說八道,仔細我扒了你的皮!"

薄云風輕嗤,"嘴上逞強!"

"你這個臭小子……"老頭站在山崖下,仰頭往上看.

"你別告訴我,你跳下來的時候,沒想好怎麼上去."薄云風隨口一說.

誰知……

"什麼!你真的只是隨便跳跳的?!"薄云風怒吼,"你這算什麼得道高人?簡直是要上天嘛!"

老頭掏了掏耳朵,誰知道會這樣?還是趕緊四處找找,看看,有什麼地方能上去的……耳邊嘰嘰喳喳的,快被薄云風這麻雀精給吵死了!!

客棧.

沈郅還在等,可一直沒能等到消息.

"晚飯都沒吃,就知道站在窗口,你這是能看出朵花來嗎?"薄鈺搖搖頭,筷子戳在飯碗里,"你倒是吃一口啊,一口也好啊!"

孫道賢插著腰進門,"這是要把自己餓死了,然後飛上月亮找嫦娥啊!"

"去你的嫦娥!"春秀一瞪眼,孫道賢慌忙撿著薄鈺身邊的位置坐下.

薄鈺極是嫌棄的瞧他,"明明知道不好說,還非得說出來,這麼欠揍的,普天之下怕也找不到第二個!"

孫道賢捧起飯碗就要吃飯,卻被薄鈺一把奪下,"你不是剛吃了?"

聞言,孫道賢微微一怔,顯然是被薄鈺問住了.

半晌才咬了咬筷子,吶吶道,"那吃飽了,也能再吃兩口嘛……反正我又不長胖."

春秀忽然有種,吃了死蒼蠅的感覺,瞧著孫道賢那單薄的小身板,再瞧瞧自個……別說吃,就算是喝水也胖,果然人比人氣死人!

"郅兒?"春秀上前,"你好歹吃一點,不要一直站在那里."

從林子回來之後,沈郅白日里守在門口,夜里站在窗口,明明內外都有侍衛守著,他卻始終不甘心,一心要第一時間看到父母回來.

可惜啊……

從白天等到黑夜,始終未見薄云岫與沈木兮的蹤跡,連薄云風都沒回來.

"沈郅!"薄鈺輕歎,"吃點吧!回頭你倒下了,他們回來了,又該如何是好?總得吃飽了,才有氣力想法子,對不對?"

"我只是覺得,為什麼自己這般沒用,一點忙都幫不上?"沈郅依著窗口,"我是真的吃不下,不是故意不吃的."

"吃不下也得吃,萬一餓壞了身子怎麼辦?"薄鈺挑了些菜,端著飯碗走到了沈郅面前,"再不吃,我可就喂你吃了!"

沈郅皺眉,終是無奈的結果.

哪怕他能扒拉兩口,薄鈺也覺得值得,不吃總歸是不行的.

夜里的時候,沈郅扭頭瞧著睡在外頭的薄鈺.

睡前喝了點水,這會有點尿意.

想了想,沈郅悄悄爬起來,從床尾走過,免得驚擾外頭的薄鈺.腳尖落了地,沈郅取了外衣披上,躡手躡腳的想出去找尿壺.

然則找了一圈,也沒瞧見尿壺.

白日里,好似看到伙計拎出去了,難不成沒拿回來?

穿好衣裳,沈郅悄悄的出門,門外有阿右守著,見著沈郅出來,忙不迭跟上,"王爺,您這是要干什麼去?"

"尿急,找茅房!"沈郅聲音都啞了.

"要不,奴才給您拎個尿壺?"阿右有些著急,跟著沈郅快速下了樓,朝著後門走去,"現在夜里有些冷,您一定要仔細著,莫要待太久."

"知道知道!"沈郅快速進了茅房.

阿右守在外頭,示意奴才莫要靠太近.

茅房內傳出了水聲,沈郅舒暢的吐出一口氣,然則下一刻,沈郅猛地瞪大眼睛.

阿右眉心微皺,這水聲都沒了,怎麼小王爺還沒出來.所幸這茅廁就這麼一個出口,此處又沒有外人,應該沒什麼大礙.

"小王爺,您好了嗎?"阿右問.

沈郅沒應聲.

"小王爺?"阿右覺得不對勁,當即伸手去推門.

下一刻,沈郅從內里出來,"吵什麼,我就是歇了會!"

阿右:在茅房里歇會??

好吧,主子說什麼就是什麼,人沒事就好.

回到房門,沈郅合上房門,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

想了想,他快速走向窗口,終是打開了窗戶,那老頭就在窗外頭蹲著.

"你真的是來找我,救我爹娘的?"沈郅問.

"哎呦,我這一把年紀的,還騙你一個小娃娃干什麼?"老頭從窗口飄進來,拂袖間點了薄鈺的睡穴.

"你干什麼?"沈郅面色陡沉.

老頭笑了笑,"免得他大吵大叫的,壞事!"

"你是五叔的師父?"沈郅問.

"喲,小小年紀,腦子轉彎很快嘛,有我當年的作風!"老頭笑嘻嘻的瞧著沈郅,"哎呦,你這奶娃娃生得真可愛,真讓人喜歡.不如這樣,你叫我一聲老祖宗,我,我就送你東西當見面禮.怎麼樣?"

沈郅不理他,負手而立,一副少年老成的姿態.

"哎呦,這跟薄云岫簡直是一樣一樣的."老頭越看越喜歡,"你叫我老祖宗好不好?我陪你玩,怎麼樣?"

"你說過,是來找我,救我爹娘的."沈郅冷冷的盯著他,"你說話不算話,打量著誆我嗎?"

老頭輕歎,"我騙你作甚,就是想哄你開心,讓你先高興會.你知道自己的血脈,有點特殊嗎?"

沈郅不說話,料不准這老頭是什麼意思.

"如果我把鳳蠱和凰蠱都取出來,放在你的身體里,你能不能受得住還是個問題!"老頭覺得自己應該滾出去,畢竟這件事對于一個六七歲的孩子來說,實在太過殘忍,也委實太艱難,"我……就當我沒說!"

"你要把爹身體里的東西,拿出來嗎?"沈郅眼前一亮,別的他不太清楚,可是爹身上的東西,對爹的影響有多大,沈郅是清楚的,"你真的可以做到嗎?"

老頭頷首,"我可以做到,但是這東西拿出來之後必須養著,分開得太久,重新合二為一的可能性就會很少,所以……得找到新的宿主,讓這兩者徹底合回來."

"我就是最合適的宿主嗎?"沈郅聽得不太清楚,但細細的想了半晌,應該是要把爹娘身體里的東西同時取出來,然後放進他的身體里.

那麼,然後呢?

"你的血脈精純,比你母親更適合."老頭蹲下身子,細細的瞧著沈郅的眉眼,委實像極了薄云岫,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連這脾氣和神韻都像極了.

"那我可以幫他們了是嗎?"沈郅聲音微沉,"我能救娘,也能救爹!"

"但可能會犧牲你!"老頭輕歎,"沈郅,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但是有時候吧……人要量力而行,如果你不願意,就當我沒說過,我一定會另想辦法."

沈郅沉吟半晌,"我娘體內的東西,是不是耽擱了太久,所以取出來之後不快些安置,就再也不能和爹身體里的東西,合為一處,對付那個怪物,是不是?"

老頭想了想,重重點頭.

"那就我吧!"沈郅半垂著眉眼,長長的睫毛遮去了眼底的晦暗,聲音極輕,"死一個,總比死兩個,死那麼多無辜的人,要好得多."

老頭張了張嘴,多少話卡在嗓子里,怎麼都說不出來了.

有些人活了一輩子,還沒這孩子活得通透明白.

"你帶我走吧!"沈郅說,神情很是堅定,"我留封書信,免得他們擔心.然後你幫我把爹娘身上的東西拿出來,我一定可以堅持的,我能做到,我可以!"

似乎是怕老頭反悔,沈郅連連表決心.

薄家的男兒,除了個別……多數都是癡情種,都是情意深重.

"好!"老頭握住孩子的手,"到時候可能會很疼,也可能會讓你變得很瘋狂,原本……你若是成了年,那勝算自然更大一些,但你畢竟年紀小.後果如何,我也無法預料!"

沈郅年紀小,又沒學過控蠱之術,何況……到底也是他後續之人,老頭有些舍不得.

"沈郅!"老頭咬咬牙,"後悔還來得及."

沈郅堅定的搖頭,從頭至尾既沒想過要後悔,"我要讓爹娘永遠在一起,他們已經分開太久,不能再分開了!"

"那你呢?"老頭問.

沈郅沒說話,轉身去拿了執筆,提筆寫上一封信,免得到時候春秀姑姑和阿右,薄鈺,到處找他.如今有書信留憑,想來……會好些吧!

走的時候,沈郅將書信塞進了薄鈺的手里,"好兄弟,保重!"

風吹過窗戶,戶樞吱呀吱呀的響著.

懸崖之下.

薄云風解個手,回頭便沒瞧見自家師父了,撓撓頭望著自家兄長,"二哥,可看見我師父了?"

薄云岫只顧著懷中的沈木兮,哪里管得著老頭去哪了,"興許是去找出路了."

"大半夜的,去找出路?真以為自己是螢火蟲?"薄云風也不理睬.

圍著火篝躺下,翻身就睡,管他呢!

這老頭一把年紀了,狼都懶得理他,嫌他盡是骨頭渣子,自然不會有事!

密林深處,能不能走出去還是個問題,能睡就睡,能吃就吃!

血洞內.

沈郅有些心慌,瞧著四周黑漆漆的,委實沒底,"這是哪里?你為何帶我來這兒,我爹娘呢?"

"在下面呢!"老頭點了等,"我暫時沒讓他們上來,底下比這里安全得多.這是血洞,是你娘之前住過的地方,也是你五叔居住的之處."

"是血洞?"沈郅駭然,"五叔的血洞!"

"是!"老頭點點頭.

沈郅似乎顯得很興奮,在周圍轉來轉去的,這邊看看那邊默默,似乎是在找尋母親活動過的痕跡,他已經好久沒見到娘了,真的好想娘.

想念湖里村的日子,想念有娘在身邊,與娘和師公相依為命的日子.雖然並不富裕,可是簡簡單單的,不知有多好!

"我娘,她還好嗎?"沈郅追問.

老頭拂塵一甩,"不大好,你還記得自己當時腳踝上的傷嗎?"

沈郅愕然仲怔.

"那小子一泡尿,給你治好了!"老頭徐徐坐下,倒了兩杯水.

沈郅點頭,"我還記得,當時五叔說,那叫什麼嗜血之類?我記不太清楚了,因為當時我暈了!"

"那東西偷偷帶走了你的血,在所有人都跟陸如鏡糾纏之際,悄悄的到了血洞外頭.你母親體內的東西,嗅到了鮮血的滋味,破陣而出,所以現在……你娘的情況不太好.鳳蠱必須馬上取出來,否則早晚也會被吞食!"老頭幽然輕歎,"那東西,什麼都能吞掉."

沈郅眼中的光亮漸漸散去……

娘,不太好!

"我把實際情況告訴你,不是給你壓力,只是覺得你有必要知道,你也有權知道他們的近況,畢竟你是他們的兒子."老頭喝口水,"外頭的祭壇已經准備好了,但那是留給回魂蠱的.你必須留在這里,一直到身體里的鳳蠱和凰蠱,重新合二為一."

沈郅緊了緊袖中的小手,"如果我出事了,你能不能告訴他們,別為我難過.以後還會有孩子的,而我……我覺得很高興,至少我能為爹娘做點有用的事情,而不是讓他們一直保護我."

老頭張了張嘴,話到了嘴邊,都化作了眼底的濕潤,"罷了,你在這里候著,我去引蠱."

"引蠱?會不會有危險?"沈郅問.

"你爹身上的不難,那本來就是硬塞給他的,他並非護族或者巫族血脈,凰蠱與他無法融合,我能先把那東西給取出來."老頭站在了洞口,探著腦袋往底下看了看,"就是你娘身上的,有些困難!"

"為何?"沈郅追問.

老頭回頭看他,"因為回魂蠱一直以來是靠著鳳蠱,來抵禦外界的干擾,並且借助鳳蠱來汲取你母親身上的精氣神,時日長久,鳳蠱和你母親,就全完了!"

沈郅面色駭然,"你快些,我在這里等你!"

"你……好好休息!"老頭緊了緊手中的拂塵,縱身躍下懸崖.

真是造孽啊……

沈郅慌忙跑到洞口,戰戰兢兢的扶著洞口的石頭,小心翼翼的往下看,好高啊……這麼跳下去,真的不會有事嗎?爹娘,真的就在下面?

想了想,沈郅伏在地上,目不轉睛的望著深淵,只希望著能看到父母的蹤跡,哪怕是個影子也好!

老頭剛落地,還沒喘上氣,薄云風猛地竄出來,放聲厲喝,"老實交代,你去哪了?我都第二次起夜了,你竟然才回來!是不是去偷雞摸狗打野食兒去了?敢騙我,小心我以後不給你找好吃的."

"我……"老頭摸了摸自個的下巴,尋思著……該怎麼糊弄這傻子呢?

薄云風眯了眯眼眸,依照往常的經驗,這老小子如此神色,肯定是想找個理由來糊弄他!

呵,真是想得美!

沒門!

上篇:第208章 我是你兒子 為鑽石過2800加更    下篇:第210章 疼得滿地打滾 為鑽石過5100加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