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10章 疼得滿地打滾 為鑽石過5100加更   
  
第210章 疼得滿地打滾 為鑽石過5100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老頭眨了眨眼睛,"我尿急,去解手了!"

薄云風呵呵兩聲,"我信你個球,你老實交代,到底去哪了?又去禍害誰了?再不坦白交代,我讓我哥揍你,他有多厲害,你應該也看見了,別逼我哥動手!"

"你能不能別拿薄云岫說事?"老頭翻個白眼,佝僂著腰,雙手背後,躡手躡腳的往前走.

"你走得再小心也沒用,我二哥壓根就沒睡,抱著二嫂徹夜難眠."薄云風輕呵兩聲,"你最好老實說清楚,免得到時候二哥把你腦袋擰下來.你得清楚,為了二嫂,二哥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老頭繃直了身子,無奈的輕歎,"我這不是去找宿體了嗎?"

"你上去了?"薄云風挑眉.

意識到自己說漏嘴,老頭慌忙捂住自己的嘴,"我什麼都沒說,我什麼都沒說!"

"還不老實交代!"薄云風雙手抱胸,"你到底想干什麼?把我們困在這里,你是不是有別的目的?"

老頭眨了眨眼睛,"哎呦,我就是上去溜了一圈,順便找個宿主,這不得把鳳凰蠱給合回來嗎?這樣吧,宿主也不好找,我們先把鳳凰蠱取出來如何?"

"呵,又想哄我干壞事,不上當!"薄云風別開頭,一副愛答不理的模樣.

"你要知道,凰蠱一直在你兄長體內,時日長久會耗盡他的心血,畢竟他不是真的護族或者巫族血脈."老頭緊了緊手中的拂塵,"你幫個忙唄!"

薄云風愣了愣,"這倒是!那我二嫂怎麼辦?"

"我得先把鳳蠱拿出來,只要沒了鳳蠱,這回魂蠱就少了一重保障,回頭對付那討債股,就事半功倍了!"老頭笑嘻嘻的問,"這樣,可還好!"

"也成!"薄云風想了想,這凰蠱折磨著二哥,委實不是個事,若是一不小心,再與上次這般,忽然變臉,保不齊還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思來想去,取了凰蠱是好事.

該取!

"那你去跟你二哥商量一下."老頭抱緊懷中的拂塵,"我膽小,怕你哥揍我……"

"哎呦,你這老鼠膽,還敢讓我喊你師父?要不要臉?"薄云風咬著牙,俄而又苦著臉,"二哥抱著二嫂,我……我也不敢,你自己去!"

"哎哎哎,那是你兄弟!"

"還不是你造的孽!"

兩人面面相覷,最後用了最男人的方式,光榮的解決了這個問題.

石頭剪子……布?!

"好吧,我去!"薄云風瞧著自個的剪子,怎麼就出剪子呢?怎麼能出剪子呢!

薄云岫現在什麼都不管,什麼都不問,只是不敢放開沈木兮,瞧著愛妻系著眼睛,封住嘴,恨不能以身相代.

"二哥,我想讓師父幫你把,把凰蠱取出來."薄云風彎腰,腿肚子打著顫,"要不,要不你再想想,要不你當我沒說,我……"

"取了吧!"薄云岫垂著眉眼,"還有別的要求嗎?"

沒了凰蠱,他就不會再控制不住自己,不會再傷害身邊的人.

薄云風愣了一下,二哥這麼好說話,那自己這麼緊張作甚?

取蠱其實沒那麼難,但是凰蠱是個例外,就像是不安生的熊孩子,一門心思要住在薄云岫的身體里,賴著死活不肯走,所以想抽離的時候,會對宿主造成一定的痛苦.

比起失去沈木兮的痛苦,其他的痛苦又算得了什麼.

薄云風負責看著沈木兮,老頭領著薄云岫走進了林深處.

說是看著,其實薄云風哪敢靠近,身上的傷還疼著呢!躲在樹後,薄云風時不時的瞄一眼被綁在對面樹上的沈木兮,偶爾瞧著林深處,也不知道師父和二哥什麼時候會出來?

平素師父也取過蠱,連陸如鏡身上的蠱都是師父給勾出來,繼而焚去的,按理說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可不知道今兒是怎麼了,一直到了天亮,林深處還是沒動靜.

瞧著樹上綁著的沈木兮,安靜了一夜,瞧著也沒動靜了.

"該不會綁得太緊,給勒壞了吧?"薄云風躡手躡腳的走到沈木兮跟前,"二嫂?二嫂你還活著嗎?"

伸手探了探沈木兮的鼻息,確定人還活著,薄云風這才松了口氣.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你干什麼?"一聲低喝.

嚇得薄云風慌忙逃回樹後躲著,"二,二哥你回來了,我就是想看看二嫂是不是還活著?"且瞧著薄云岫的面色,真真是白得嚇人.

"二哥,你沒事吧?"薄云風駭然,"你的臉色不太好!"

何止是臉色不太好,唇角亦有未擦淨的血色,渾身上下都有些凌亂,瞧著好似髒兮兮的.應該是疼得厲害了,疼得滿地打滾了吧?

薄云風知道,若無徹骨疼痛,薄云岫是絕對不會這樣的.

"我師父呢?"薄云風又問.

可薄云岫連為沈木兮解開繩索的氣力都沒有,癱軟在樹下,無力的癱坐著,能撐著走出來,他已經盡力了.扒皮拆骨的疼痛,那種從血脈里抽離,拆骨抽髓般的劇痛,讓他疼得滿地打滾.

現在雖然好了點,可是余痛依舊在,現在的薄云岫,隨隨便便來個人,都能殺了他.

"二哥?"薄云風慌忙湊過來,"二哥你還好嗎?"

薄云岫耷拉著眼皮,唇瓣止不住的顫抖,已然說不出話來.

"二哥?二哥!"薄云風駭然.

薄云岫眼前一黑,已然暈死過去.

取出凰蠱,如同要了他半條命……

薄云風慌了,取個凰蠱都這般厲害,那取鳳蠱又會如何?瞧著樹上綁縛的沈木兮,薄云風滿心滿肺都是擔慮,若是傷及沈木兮,只怕二哥醒轉,定要大義滅親的……

"放心吧,他沒事!"老頭慢慢悠悠的從林子里出來,臉色也不太好,不見了平素的紅潤之色,多了幾分憔悴和鐵青,走路似乎也有些搖搖晃晃的,"現在你去准備一些東西,我休息一下,就幫你二嫂把這鳳蠱取了!"

薄云風小心的將兄長扶靠在樹下,俄而又問了一句,"凰蠱呢?"

"我收著呢!"老頭垂著眉眼.

"能讓我看看嗎?"薄云風挑眉,"到底是怎樣厲害的東西,折磨得我二哥這樣鐵錚錚的漢子,都疼成這樣?八爪蟲?至少得八爪."

老頭喘口氣,"要不要放你身上試試?回頭你也疼一下,估計能疼得撞牆!"

"別!"薄云風撇撇嘴,"我惜命,不想英年早逝."

老頭眸色微恙,緊了緊袖中的手.

小家伙,你可一定要撐住啊!

這,只是個開始,接下來的難關,才是真的難關. 咬咬牙,老頭緩步走到了沈木兮面前,解開了沈木兮的遮眼布和嘴上的布條.

"老頭,你想怎樣?"沈木兮冷笑兩聲,"殺了我嗎?你真的要殺了我?殺了我,你就會斷子絕孫,徐家就剩下了我一個,你還能拿我怎樣?想要覆滅全族嗎?"

"你還有臉了!"薄云風咬著牙,"自己殺了全族,煉化了全族的人,還敢說什麼斷子絕孫!造成這一起的,不就是你自己嗎?師父,你別聽他蠱惑,回頭我帶你吃雞."

"要多加點蜂蜜的."老頭叮囑.

薄云風點點頭,"知道,野生蜜,蜂王漿,隨便你挑!"

"好勒,有這麼好的徒弟,那我就可以放心的弄死這討債鬼了!"明明是開玩笑的口吻,但聲音里卻夾雜著刻意掩飾的悲涼.

老頭喘口氣,"趁著薄云岫暈了,我得把你的鳳蠱取出來!"

下一刻,老頭使喚薄云風幫忙,二話不說就把沈木兮的嘴給堵上了.

"師父,怕她喊醒二哥?"薄云風問.

老頭搖搖頭,"我怕她會咬舌自盡!"

因為,會很疼.

"你去河邊弄點水,越多越好,另外,撕一些布條,大概掌心這麼寬大就好!"老頭低聲吩咐著,"回頭,你再去挖點草藥,要能止血的那種,反正你也都識得."

薄云風聽得心口砰砰亂跳,"止血……師父,您的那些藥止不住嗎?"

"怕不夠用!"老頭道.

聞言,薄云風面色瞬白.

怕不夠用?

那就是說,會流很多血?!

"你快去,我歇會,等你回來再說!"老頭擺擺手.

薄云風撒腿就跑.

上篇:第209章 老祖宗和小祖宗    下篇:第211章 你聽,郅兒在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