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11章 你聽,郅兒在哭!   
  
第211章 你聽,郅兒在哭!

g,更新快,無彈窗,!

等著薄云風回來,老頭還閉著眼休息.腦袋歪歪斜斜的靠在樹干上,正打著呼嚕,瞧著好似累得慌,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昨晚去做了賊.

薄云風躡手躡腳的走過去,正彎腰打算給老頭一個"驚喜",誰知老頭猛的睜開眼.嚇得薄云風險些一屁股跌坐在地,所幸扶住了身邊的樹,這才捂著怦怦亂跳的心口站住.

"想干什麼?暗算我!"老頭哼哼兩聲,門都沒有,"你小子這點德行,打量著能瞞過我的眼睛?"

薄云風翻個白眼,喘口氣干笑兩聲,"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暗算你了?明明是要叫你起床干活,哪曉得你這良心讓狗吃了.好心當做驢肝肺!"

"好心個屁,老子差點信了你的邪!"老頭慢慢悠悠的起身,撣落身上的灰塵,緊了緊手中的拂塵,"東西都准備好了嗎?"

"你放心,自然是都備好了才來叫你的,只是你看二嫂這般模樣,你確定能把鳳蠱取出來?"薄云風終是擔心,若是真的傷及沈木兮,只怕薄云岫真的會掐死他.

一想起二哥那冷冰冰,如似刀刃的眼神,狠狠剜過自身,薄云風便心里犯慫.

"廢話,我要是這點把握都沒有,那還是老祖宗嗎?凰蠱都能拿出來,鳳蠱還能難倒我?真是笑死人了!"老頭扯著嗓門,似乎很是不甘心這樣被人質疑.

這一吼倒是把薄云風給嚇著了,趕緊擺手,"噓噓噓,別吵別吵,萬一把我二哥吵醒,回頭師徒兩個被一起打成豬頭."

老頭默默的捂了嘴,想了想,趕緊沖上去,二話不說就點了薄云岫的睡穴,"雖然你身上有傷,這麼做可能導致你體內血液循環不順,但你傷勢加重……總好過你醒來打死我."

薄云風愕然,這也行??

"我告訴你,要是我二哥有什麼意外,我一定饒不了你!"薄云風絮絮叨叨,但事已至此,還能怎樣?

罷了罷了,取出鳳蠱再說.

沈木兮掙紮著,老頭冷眼睨著,手中拂塵請放甩,面色愈發難看,"終是饒不了你."

深吸一口氣,老頭忽然舉起來拂塵,塵絲如同鋼針一般,直刺沈木兮心口.

薄云風駭然瞪大眼睛,"師父你……"

"別說話,拿好藥,一會我把鳳蠱引出來之後,讓你撒藥,你就立刻撒藥,知道嗎?"老頭冷聲厲喝.

"知道……知道了!"薄云風捏著藥瓶的手,止不住顫抖,俄而又瞧著自己捏著藥草的手.

被搗爛的藥草,顏色青黑,泛著濃烈的青草味.

薄云風之覺得心里更慌了幾分,想起老頭之前說的,藥粉可能不夠,血可能止不住,他這手竟有些不聽使喚的輕顫.若是換做旁人倒也罷了,偏偏是自己的二嫂,稍有不慎,便會讓二哥: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沈木兮似乎很是痛苦,饒是捆綁在樹上,仍是掙紮得很厲害,那種被穿心的痛苦,不是誰都能體會的.體內的蠱毒在拼命亂竄,不斷的抗拒著外界的撕扯!

"師父,你確定真的沒事嗎?二嫂似乎很痛苦,你確定可以取出來嗎?要是不行就千萬不要勉強."薄云風是真的嚇著了,一張臉青白交加.

"箭在弦上,說什麼都太晚了."老頭咬著牙,額頭上的汗涔涔而下,"幫我,摁住她,快點!"

薄云風哪敢,死活不肯上去.

"再不上就前功盡棄了,你總不想看到自己的二嫂,死在這里,讓那個討債鬼得逞吧?"老頭咬著牙,面色已然灰敗,"傻小子,別愣著了!別忘了,她身體里,還住著一個討債鬼!"

刹那間,薄云風沖上去,快速摁住了掙紮的沈木兮.

喊不出聲來的沈木兮,渾身經脈凸起,瞧著好似快要不行了!

鮮血從沈木兮的心口位置,順著拂塵快速往外湧,撕心裂肺的痛苦,讓她面容扭曲,敲骨吸髓般的痛,扒皮抽筋一般的苦楚,讓她嘔出一口血來.

鮮血從口中布團中的縫隙中溢出,沿著她的唇角不斷的滴落.

"師父!"薄云風渾身都被冷汗打濕,幾乎帶著哀求,"師父,你快點,二嫂快不行了,我感覺她快要不行了!師父……"

老頭的唇角亦漸漸的匍出血來,"忍住!一定要忍住!沈木兮!為了你的丈夫和兒子,沈木兮,你一定要忍住!忍住了!"

忽然間,沈木兮仰頭,被堵住的嘴里,發出悶聲嗚咽.

眼淚順著眼角滑落,沿著面頰,滴落在地.

"撒藥!"老頭大喊,快速拔出了拂塵.

說時遲那是塊,薄云風慌忙打開藥瓶,快速將藥粉撒上去.饒是如此,鮮血還是不斷的從沈木兮的傷處湧出,染紅了她的衣襟,讓她的眸也跟著紅了.

"二嫂?二嫂?"薄云風慌了,"二嫂你怎麼樣?"

沈木兮渾身上下都已經濕透,不是冷汗就是血.

如老頭所料,沈木兮身上的血,用藥粉根本止不住,薄云風快速將搗爛的草藥糊上去,老頭順勢點了沈木兮幾處穴位幫著止血.

"如何?"薄云風忙問.

"血會止住的,你先幫著把你二哥弄醒.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會第一時間護住自己的妻子,所以你放心便罷!"老頭腳步有些虛晃,瞧著眼前的景物亦跟著顫顫悠悠的,"我,我還有事,先,先走一步!"

"師父,你去哪?"薄云風急了.

這種場面,讓他一個人處置?

回頭二哥醒了,發現他們悄悄的,背著他取了二嫂的鳳蠱,還不得一人一棍子給打死?

"我……我去,去辦件事!"老頭顫顫巍巍的朝著林子深處走去,掌心里仿佛捏了什麼東西,有血不斷的從指縫里滲出.

"師父?師父?"

任憑薄云風呼喊,老頭都沒有回頭,也不敢回頭.

回到血洞,老頭便已經扛不住了,瞧了一眼面色發青的沈郅,費勁全身氣力沖他招手,"你,你過來!"

沈郅神色有些恍惚,凰蠱在他的身體里作祟,撕扯之痛剛剛過去,這會他腦子亦是有些懵,恍惚間只瞧著有人沖自己招手,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郅兒!"老頭扶著牆,緩步朝著沈郅走去.

沈郅定定的站在原地,就像個泥塑木雕一般,直勾勾的盯著他,面上毫無表情,仿佛看一個陌生人.

"小祖宗!"老頭將掌心搭在他的肩頭,"疼嗎?"

喘口氣,老頭慢慢的蹲了下來,"我知道你很難受,我也知道凰蠱在你體內作亂,如果不是你血脈精純,怕是擋不住凰蠱的陰氣,不過沒關系……"

掌心里有血淋淋的東西,老頭面色慘白的笑著,"很快就沒事了!很快的!"

下一刻,淒厲的慘叫聲從血洞內傳出,驚非山崖上的飛鳥無數.

若是幼時入體倒也罷了,孩子越小,與蠱的融合越好,畢竟孩子沒有抵抗的意識.但長大之後,人本身的意識,會與蠱的意識相悖,誰都想控制對方,因此無法和平相處.

最後的最後,便是各自掙紮,且看誰能戰勝對方.戰勝的過程是痛苦的,歇斯底里的痛快,會讓人處于崩潰的邊緣,卻又無法徹底的崩潰.

沈郅,現在就是如此.

鳳蠱與凰蠱在體內重遇,是相互融合,還是相互征服,這是個問題.但老頭需要鳳凰重新合二為一,這就需要加入沈郅的自身意識,三者在體內較量,忍耐如薄云岫尚且疼得滿地打滾,何況沈郅這般年紀……

底下的林子里,亦是飛鳥嗖嗖而起,快速飛離,好似受了莫大的驚嚇.

薄云岫幽幽的醒轉,第一眼便是去看自己的薄夫人.

下一刻,眼眸駭然瞪大.

"薄夫人!"

沈木兮渾身是血,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眼神空洞的仰望著頭頂,那一群飛鳥正好從上頭飛過,越飛越遠.

"薄夫人!"薄云岫瘋似的沖上去,眸色猩紅,俄而狠狠剜著薄云風,聲音狠戾而切齒,"到底怎麼回事!你們做了什麼?到底做了什麼?"

薄云風身子一顫,手中的藥瓶咣當落地,"二,二哥,我……"

"薄,薄云岫!"沈木兮張了張嘴,布團早已取下,"我,我好似聽到了郅兒哭了……"

薄云岫的眉睫猛地揚起,"你是薄夫人!是薄夫人!"

"郅兒他,他說,他好疼,他在,在喊我!"沈木兮的嘴角不斷匍出血來,"薄云岫,我聽到我們的兒子在哭,你,你聽到了嗎?"

薄云岫瞬時淚如泉湧,"我只看到你渾身是血,是我……是我無能,是我不中用,是我……薄夫人,薄夫人,你別怕,只要有我在,我一定……"

可沈木兮似乎什麼都聽不到,始終重複著那句話,"你聽……郅兒,在哭!"

上篇:第210章 疼得滿地打滾 為鑽石過5100加更    下篇:第212章 鳳凰一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