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17章 這簪子,你的   
  
第217章 這簪子,你的

g,更新快,無彈窗,!

昔年秦王.

求長生,組童男童女,出海尋仙山.

到處都是烏煙瘴氣,人人都是愁容滿面. "族長,這到底行不行?"底下人問.

白發老頭輕歎,"這是最後一爐,若是這一爐還不成,那就真的是要……"

"爹!"有一名少年人從藥廬外頭進來,底下人快速退出.

白發老頭扭頭瞧著他,"你進來作甚?我不是讓你准備好,若是實在不行,你就先走,出海也好,隱居山林也罷了,不要再留在這里,否則早晚是個死."

"那倒未必!"少年人從暗處走到光亮,煉爐處的火光,將他的五官映襯得格外棱角分明.

面冠如玉,眸色深邃,鼻梁高挺,薄唇微揚,頗有幾分恣意之態,眉眼間自生一派風流.他立身如玉,目光堅定的望著自己的父親,"也許,有些不一樣的東西加入進去,會有不一樣的效果."

老頭滿是不解,"不一樣的東西?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徐湛,你可不能輕舉妄動,有些東西是禁忌,絕對不能觸碰,否則是要受反噬,遭到報應的!"

"爹,為什麼不能?咱們徐家那麼多方子,有些東西只要開拓出來,重新煉制,就能獲得新生.秦王要這東西,咱們若是給不出來,也是個死!"少年人爭辯.

父子兩個素來是這樣的性子,一個比一個執拗,一個比一個倔強,最後誰都不肯相讓.

"徐湛!"老頭咬著牙,"不能碰的東西,就是死也不能碰.你可知道,有些東西覆滅,自然有他必須覆滅的道理,你不必再說了!滾出去!"

"爹!"

"滾出去!"

一咬牙,少年人黑著臉退出了藥廬.

傍晚時分,王宮里來了人,一番檢查之後,訓斥了徐家族人一番,說是童男童女已經准備好了,回頭就給得整裝出發,再去遠海尋找仙山,若再找不到仙人,煉不出長生不老藥,徐氏族人就等著死無全尸!

族人們,驚悚的瞪大眼睛.

那種神情,不亞于刀子架在脖子上的恐懼.

可又能怎樣呢?

皇命如山,違者……死無全尸.

全族啊!

"爹!"

"你給我閉嘴!"

老頭重重的合上藥廬的門,瞧著咕咚咕咚冒泡的大蠱爐,內心深處也有過糾結和掙紮,可最後理智戰勝了一切,徐家老祖宗留下的一些煉蠱之術,極為陰邪狠辣,若是真的付諸實踐,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徐氏一族若是覆滅,那也只是一族的覆滅,但若是危及蒼生,他這一身的罪孽將無處可贖.

不能!

絕對不能!

將竹簡收好,老頭搖搖頭,沉默著在藥廬里待了很久,大概是覺得煩悶,夜深人靜時才悄悄的離開藥廬.

誰知他這一走,便有人來了.

昏暗處,有人扛著麻袋快速進入藥廬,只聽得"咚咚"兩聲,也不知是什麼東西被丟進了蠱爐之內,然則也不知是因為什麼,這蠱爐竟沒什麼反應.

如此這般,一連三天,都有人往蠱爐里丟東西.

具體丟的是什麼,誰也不知道.

直到三日後……

"族長,我家孩子都找了兩日,原以為是進山了,誰知怎麼都沒回來,是不是山里有什麼東西?要吃人啊?"

"可這附近沒狼沒虎,咱們都是找過的,不可能有吃人的東西!"

"族長,我家閨女昨兒晚上明明睡得好好的,也不知道怎麼就沒了!"

老頭皺著眉,"你們都找了多久?丟了幾個?男幾個?女幾個?"

他一直住在藥廬,一心想煉出長生不老藥,所以這幾日外頭發生的事情,全然不知,如今乍聽的這麼多孩子失蹤,一顆心旋即提起.

旁人不知緣由,他卻是知道的.

童男童女?

若是尋常的男女倒也罷了,偏偏他們這一族,頗有些異樣,因著祖上血脈遺留,偶爾會出現身負天賦異稟之人,所以族內的孩子,免不得有些異于常人.

最後才發現,三日內,族中丟了三名童男,三名童女!

老頭的雙手都在顫抖,終是一言不發.

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可是他不能說,也不敢說,只是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的兒子,俄而心虛的垂下眼皮,身子微微佝僂著,"這事我知道了,你們繼續找找,我會想辦法的!"

待眾人下去,徐湛上前,"爹!"

"逆子!"一巴掌過去,老頭險些站不住,連呼吸都跟著急促起來,"你怎麼能做這種事?我說過,不能用那些旁門左道!用邪道煉制出來的長生不老藥,還能算是長生不老嗎?那是妖邪,是禍害!若是來日禍害蒼生,我就是天底下最罪孽深重之人!"

"爹!"徐湛厲喝,捂著臉冷笑,"如果族人都死了,您還是覺得自己的固執己見有意義嗎?你死了,不會有人覺得你偉大,也沒人會感激你,而族人卻會恨你.秦王給的期限快到了,出海無疑是死路一條,外頭有什麼,您不會不清楚吧?"

"那我甯願死!"老頭拂袖而去.

撫過生疼的面頰,徐湛目光狠戾,"我命由我不由天,你以為自己真的攔得住我嗎?"

休想!

接下來這幾日,老頭被秦王傳召入宮,大概是擔心藥廬出事,他特意吩咐族人好好看守.可少主要進去,誰又攔得住?

四天時間,四對童男童女消失.

待老頭回來,什麼都晚了,一起為時已晚.

蠱爐內不斷有幽藍色的火光竄出,蠱爐內的丹藥即將煉成,也就是說……此時此刻,連老頭亦無能為力.

耳畔是孩童的啼哭聲,回眸是逆子勝利者般的笑容.

"你故意讓秦王將我支開……"老頭的聲音都在打顫.

"其實你可以阻止的,但是你沒有,因為我是你兒子,親兒子.你丟不起這個人,也不敢把真相說出去,你怕自己無後而終,我是你唯一的兒子,我死了,你就後繼無人,你就會斷子絕孫."徐湛笑得陰狠,"你的縱容,足以說明你的懦弱無能.爹,其實你也想的,你也想把這些東西付諸于實踐,只是你不敢!"

老頭目色猩紅的盯著他,卻又是這樣的無可奈何.

"我只是做了你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徐湛撫過自己俊俏的容臉,"你敢說你一點心思都沒有?你敢說你不曾想過這麼做?所謂的仁義道德,那只是說給世人聽的,誰讓你當真了?"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老頭咬著後槽牙,"你這樣會遭報應的!"

"報應?"徐湛搖搖頭,"遭報應的是你,我大概就是你的報應,但是呢……我也會是你的福星,你會知道這一爐開啟之後,會出現多麼完美的結果.那竹簡上記載著的,以童男童女飼喂蠱蟲,煉化之後能得不死.你不希望自己,長生不老嗎?"

老頭身子緊繃,"人應該遵循天道,長生或者不死,那都是違背天道的,是要受到上天懲罰的!"

"我命由我不由天,爹,我不是你,那些東西禁不住我,我很快就會成功!"徐湛站在蠱爐邊上,"待煉出長生不老藥,我就不再是徐湛,我要做徐天命."

自己的命,自己做主!

老頭顫著身子,指著他說不出話來,"你,你這個逆子!"

"我不止是逆子,還要逆天,你說天道不可違,我便逆天給你看.爹,您是不是覺得很激動?"徐湛有些瘋魔,神經質一般的神態,與他這俊美無雙的容臉,幾乎是背道而馳的,"不要太激動,免得一會蠱爐開啟,你會受不了!"

"你,你……"

忽然間蠱爐發出一聲響,爐蓋慢慢悠悠的自動打開.

老頭第一時間沖上去,趴在了蠱爐邊上,拂袖撣開濃烈的血霧.

徐湛倒是不著急,站在蠱爐邊上,與老頭對立而駐.

四下安靜如斯.

"看吧!"徐湛冷笑,"要出來了呢!"

血霧逐漸散開,濃烈的血腥味彌漫在整個藥廬內,令人聞之幾欲作嘔.

在蠱爐的底下,有兩條肥碩的蟲子在蠕動.

這倒是出乎徐湛的意料,明明只放入了一蠱,為什麼最後竟成了兩蠱?

"一蠱雙生?"老頭遲疑了一下.

兩蟲子忽然蜷縮成一團,各自成丸.

待血霧徹底消散之後,蠱丸便縮成了葡萄籽那麼大.

徐湛伸手便奪了一枚,若不是老頭眼疾手快,只怕另一枚也保不住.

"把東西放下!"老頭厲喝.

"爹!這東西是我的了!"徐湛忽然將東西塞進了嘴里,二話不說竄出了窗外.

"回來!"老頭疾追.

蠱爐被打開的消息,自然是瞞不住王宮里的秦王,天還沒亮,整個徐氏一族都被扣住,只等著族長與少主出現,將長生不老藥交出來.

誰也不知道,這長生不老藥到底是煉成了,還是失敗了,只知道族長和少主一起失蹤.

據當夜守值的族人說,族長是追著少主去的,至于究竟發生了什麼,無人可知.

秦王拿不到長生不老藥,一日屠一人!

徐氏一族,血流滿地.

可即便這樣,徐氏的族長和少主都沒有出現.

老頭找遍了周遭,心知這長生不老藥是不能交到秦王手中的,此君好殺,若是真的長生不死,只怕會禍害天下,到時候自己便是千古罪人.

然則他不回去,徐氏族人就會被斬盡殺絕.

兩相掙紮,難以抉擇.

沒找到兒子,沒找到另一半的蠱丸,他回去又能如何?放任那小子在外頭,不定要鬧出什麼事來.

誰知,他還沒做好抉擇,徐湛已經替了做了主.

如同失了常性的瘋子,一夜之間,徐氏一族被覆滅殆盡,大批的毒蟲蛇蟻,將徐氏一族徹底覆滅,就好似斷所有的念頭與掛礙,從此以後再也無人能羈絆他們.

徐氏一族覆滅之後,秦王便駕崩了,此後秦王之子繼位,不再糾纏在長生不老藥的問題上,但對于徐氏一族的死,胡亂的捏了個出海的名頭,將這等詭異之事,悄然遮掩過去.

老頭原是打算收尸的,可最後的最後,卻是連族人的尸身都沒見著,有了前一次的經驗教訓,他便曉得這是為什麼了!

徐氏一族死相太慘,以至于整個村鎮都無人敢輕易踏入.

待老頭轉回,便發現徐湛又回來了,這一次的他更加瘋狂,拿徐氏族人的尸骨煉蠱,悉數投入了煉蠱爐內,那般的瘋癲無狀,已然脫離了人的范疇.

心狠手辣至死,狠毒無情至此,還算什麼人呢?

老頭也不知道,徐湛在煉什麼,不過他清楚,絕非善類,人世間能制止他的,只有自己這個當父親的!

那一次的藥廬之戰,徐湛被權杖釘在藥廬內,直到他沒了氣息,老頭取出他體內的東西,帶著煉蠱爐里煉到了一般的物什,遠離此地.

只是誰也沒想到,徐湛體內的東西,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取走的,蚯蚓能斷成幾截,借此得以逃生,而這不死之蠱,便是這樣的道理.

徐湛沒死,從此以後,他便是徐天命,再不受任何人控制.

只是那被取走的一部分蠱,總歸是要拿回來才算完全,否則每隔一輪,就要承受蠱蟲反噬的痛苦,這讓他很不高興.

王城里的徐氏一族被覆滅,而流落在外的徐氏則傳承了下來,改名換姓,不再是徐氏.可以是韓式,也可以是李氏,各種姓氏,只希望能存活下去.

這些人天賦異稟,在每朝每代都備受器重,但又為上者所忌憚,最後要麼被追殺,要麼落得死無全尸的下場.久而久之,族內便有了一條規矩,再不入朝為政.

直到某一日,老頭帶著鳳凰蠱來找護族的當任族長.

長生的秘密,不知道為什麼又開始蔓延,無奈之下,護族便帶著這個秘密歸入山林,從此以後隱姓埋名,再不入世.而另一部分護族之人,則去了關外,成了瀛國的巫族,後來就是瀛國的巫醫一族.

這鳳凰蠱,原就是用徐天命沒煉完全的蠱,繼續煉制而成,所以亦正亦邪.

在豢養鳳凰蠱的這些年里,竟還生出了與徐天命身體里的東西相似的東西,這東西極盡陰邪,不生不死,被稱之為回魂蠱.護族無奈,只能重新找到老祖宗,祈求解救之法.

老頭原以為殺死了徐天命,取出了他的蠱並且銷毀,那這東西便不可能再現人間,如今再生出了這樣邪祟的東西,便知道兒子必定沒死,而且這東西重現人間,勢必會尋找源頭,讓徐天命更邪更狠.

無奈之下,老頭用控蠱之術,將回魂蠱壓制住,護族再合諸位長老之力,將回魂蠱送出關外,交給巫族.

巫族利用落日之城,合全城之力,鎮住了回魂蠱,讓其在大漠中永遠困鎖,再無法解脫,護族和巫族原就族群單薄,如今又大傷元氣,再不複昔年威望.

鳳凰蠱,被覆上了神秘的面紗,人人都說護族有至寶,能長生不死.

多少人前赴後繼,只想找到護族的駐地,卻都無功而返.

那林子,不是迷路就是野獸橫行,根本無從找起……

直到後來,徐天命的出現.

巫族已經衰弱,想來要打開落日之城,開啟祭壇是不太可能了.

再者,想去大漠,徐天命體內的東西是經不得那樣的太陽,除非他的體溫降到最低,以死人的姿態出現在大漠里,那麼那些躲在他體內的小家伙們,才能撐著去大漠里.

活得久了,一直沒有對手,委實無趣.

徐天命覺得自己應該找點事做,比如說……那些殘存的族人,對他而言,這些族人都是他的容器.就連自己這副身子,都是借來的.

當初老頭殺了他,他便算是死了一次,那副身子最後被蠱蟲蠶食了五髒六腑,已經不太能用了.他與後來的韓不宿一樣,靠著以毒攻毒維持殘破的身子,竟然找到了最合適的宿體.

巫族和護族的區分其實很簡單,護族修習的都是正經的蠱術,而巫族所用偏門,與當年的他很是相似.那時候的巫族和護族還沒有徹底的分離,但意見不合,分離是早晚的事.

更絕妙的是,這副身子血脈精純,真是難得一選的好宿體.

他也試著去過大漠,可惜最後還是受不住大漠里的炙熱,退出來的時候還被老頭給發現了,可惜啊,老頭殺了他一次,卻是再也下不去手,殺第二次.

因為如此,他知道了老頭一直在找他,便想了個絕好的法子,將體內的東西稍稍放出來一點,隨意找個宿主,老頭體內的東西能尋著味過去,可惜找了一次又一次,最後都沒能找到人.

時間久了,老頭也沒了耐心,竟用當年殺死兒子的權杖,在黑水城外頭的山洞內,做了一個泥俑,將俑蠱注入其中,以權杖相制.

以至于徐天命的分瓣梅花計,再也不起作用.

老頭拿走的是完整的長生不老藥,而徐天命體內的是不完整的,也就是因為這樣,當年他才想要將所有的族人煉成蠱,來彌補自身的不足.

誰知道啊……

但是現在,只要拿到回魂蠱,他就再也不用怕老頭了.

待回魂蠱放出去,整個天下都會是自己的!

可是落日之城的具體方位在哪,確實是個問題,他體力精力有限,根本不可能獨自前往,又怕老頭會重新追上來.

活了千百年,模樣依舊是少年.

徐天命蹲坐河邊,瞧著河水中倒映的人臉,真真是滿心感慨,"死不了倒也罷了,難得的事,這張臉倒是越看越找人喜歡了!"

起身,且看周遭.

山林密布,不是野獸就是野果,為了躲避老頭的追蹤,為了找到護族的人,徐天命覺得自己都快要變成野人了!

遠處傳來了女子的尖叫聲,好似是打起來了.

這些凡夫俗子就是那麼討人厭,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要麼斬盡殺絕,要麼就別出手,半生不死的,最讓人煩惱.

他不願出手,也懶得出手.

那些小家伙一出來,老頭就一定會找到他.

轉身離開,卻有女子瘋似的跑過他身邊.

不遠處就是官道,可能是從官道跑上來的,應該是大戶人家的女子,否則怎麼會惹來這樣的災禍?

方才那一眼,徐天命也看出來了,這女子生得極好,容顏嬌俏,五官精致,眼角還帶著淚.

雖然一瞬即過,但他那眼力是極好的,連她鞋尖兒上嵌著的明珠大小,都看得一清二楚.用得起這麼好的東西,應該是官宦之女.

後面是匪盜,一個個凶神惡煞的疾追.

徐天命讓開幾步,誰知這幫人竟是連他都不放過,嘴里嚷嚷著,劫了皇眷,殺一個是殺,倒不如殺光所有人!

這就可笑了,徐天命這麼一個活了長長久久的怪物,竟還被這幫子孫後代追著砍?

本來今日不想大開殺戒,誰知道啊……

他這一動手,倒是把跑路的女子給驚著.

只見這眼前少年,眉目如畫,身手矯健,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人給收拾得乾淨利落,身上未沾染分毫髒穢,擰斷最後一名盜匪脖頸的時候,有血從那人嘴里湧出.

徐天命快速退後,鮮血這種東西,他不喜歡,但是體內的東西很喜歡.不悅的感覺浮上心頭,他隨手便把人甩了出去,嫌惡的用帕子拭手.

一轉身,剛好迎上那女子感激涕零的眼神,那張美麗的容臉,帶著淚痕,也帶著從樹梢落下的點點星光,著實好看得緊.

可徐天命對女人不感興趣,他要的從來不是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

天底下的女人都一個樣,要什麼感情,要什麼愛?

呵……

他可沒有這東西.

自然也不屑糾纏!

"多謝公子救命之恩!"女子溫婉行禮.

方才跑得太著急,發髻凌亂不堪,面上極盡狼狽之色.大概是覺得羞赧,起身的時候,她下意識的垂下頭,捋了捋身上的衣襟,俄而雙手微顫的撫過凌亂的青絲.

徐天命倒是沒多想,只瞧著她發髻上的簪子快掉了,順手撈了一把.

女子駭然心驚,瞬時見鬼般的盯著他,急速後退,那模樣好似他要吃了她一般.

緊了緊手中的簪子,徐天命眉心緊皺,"我什麼都沒做,也不會對你做什麼.這簪子,你的!還你!"

上篇:第215章 最後的厮殺2    下篇:第218章 後宮之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