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18章 後宮之爭   
  
第218章 後宮之爭

g,更新快,無彈窗,!

女子顯然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遲遲沒敢伸手去接.

然則下一刻,徐天命已經將簪子塞進了她的手里,"我沒時間陪你在這里瞎晃悠,東西還你,原路返回吧!"

"敢問少俠,是何許人也?"女子急問,"小女子關勝雪,乃是……"

徐天命走得飛快,她這廂話還沒說完,林子里已經沒了他的蹤影,速度快得讓人咋舌.

不過關勝雪這個名字,徐天命倒是聽見了,他的記性極好,自然隨意的記下.

如今他想做的是,怎麼才能從護族的手里,偷到回魂蠱的,具體埋藏地?

"師兄!"

身後一聲喊,倒是將徐天命給怔住,他這低頭只顧著自己走,委實沒料到身後還有人跟著,真是大意!

"師兄!"趙漣漪翩然從樹梢落下,"英雄救美,很是愜意哦!"

徐天命雙手環胸,活了千百年,總歸不會是獨自一人活著,這副身子原就是巫族所有,所以他也去了一趟關外,可惜身子受不住,最後又回來了.

"師兄背叛了巫族,就跑到這南宛來了,卻也不跟我打聲招呼,還得我被那幫老東西攆著跑,真是沒心肝."趙漣漪絕美的小臉,微微皺起,一臉不悅的盯著他.

徐天命笑了笑,眸色卻愈發幽深.現在老頭和巫族的人聯手,拿俑蠱來鎮他,防著他再逃跑,估計很快也會找到這兒來?!

"師兄為何不說話?"趙漣漪輕哼,"師父為了咱們的事兒,都死在了大漠里,你總不能丟下我不管吧?師兄,師兄?"

徐天命勾唇一笑,眸光微涼的掃過眼前的小師妹,"那便跟著吧!反正我也無處可去,咱們以後就處處無家,處處家."

趙漣漪自是求之不得.

師兄脾氣好,武功好,悟性高,連師父都說,百年難遇這樣的徒兒.再加上……師兄生得這般俊美無雙,誰見著不會心動?且瞧著這眉眼間,如斂了日月星辰,眼神里總帶著幾分疏離,卻也是這樣的疏離,愈發讓人難耐,無法抗拒.

人,總喜歡有挑戰性的東西.

"師兄,我們去哪?"趙漣漪緊跟著徐天命不放,"去哪去哪?這南宛我還不熟,師兄該不會把我賣了吧?"

"賣進花樓里,換酒喝嗎?"徐天命壞壞的笑著.

趙漣漪撇撇嘴,"師兄嘴里,沒半句老實!再欺負我,我可就翻臉了!"

"是,師妹!"徐天命繼續往前走,"我們去……東都!"

東都?!

趙漣漪眼睛發亮,"師兄是說,南宛的都城,聽說東都很是繁華,里面有好多好玩的,不知道到底有什麼呢?師兄在東都有認識的人嗎?"

認識的人?

徐天命想了想,心無七情六欲,偏生得女人緣特別好.這大概就是天意,最是無情之人,最能得女人歡心,你越壞,她們越是忘不了,越是念念不忘.

東都城很是繁華.

徐天命記得很久很久以前也來過,只不過那時候,這里並不是南宛,自然也不會有南宛的都城.轉瞬百年間,這里已是繁華富庶之地,陌生如斯,哪里還是他曾經見過的模樣.

"師兄,我們現在去哪?"趙漣漪只覺得眼睛都快看不過來了.

東都城內的繁華,真真比大漠好看多了,沒有風沙,沒有炎熱,也不怕缺水,這里的女子一個個眉清目秀,一個個衣著華麗,讓人覺得新鮮又滿心歆羨.

住在東都城內小小的四合院里,趙漣漪覺得這便是她此生最快樂的日子,因為每天都充滿了新鮮感.

唯一的缺憾,是師兄經常一個人出去,又都是大半夜回來,就算她問了,師兄也是含糊其辭,時間久了,她便也不再多問.

直到某一天,師兄的身後跟回了一名女子.

那女子模樣算不得極美,至少趙漣漪照了鏡子,覺得自己遠勝于那女子,可不知道為什麼,師兄卻對那人禮敬有加.

"師兄,她是誰?"待女子離開之後,趙漣漪迫不及待的問.

"東都城內,大將軍魏氏的女兒,魏若云!"徐天命深吸一口氣,"怎麼,不喜歡?"

趙漣漪點點頭,"我總覺得她看你的眼神不太對,而且帶著絲絲陰狠,總覺得城府不淺,師兄還是仔細為好.這女子,不是什麼善類."

"察言觀色的本事,我不比你弱."徐天命立在簷下,"我忽然覺得,這南宛也挺有意思的."

"原是挺有意思的,不過現在,我倒是不這麼覺得."趙漣漪撇撇嘴,"師兄,咱們還要在東都住多久?要不,咱們走吧!去哪都好,就是不要在這里."

"你若想走,隨時可以走!"徐天命緩步朝著門外走去.

趙漣漪直跺腳,"師兄,你到底想干什麼?"

"我要找到護族."徐天命回頭看她,"咱們叛出了巫族,理該找個歸屬,我要拿到護族的至寶."

"為什麼?"趙漣漪不解,"當初是因為你和師父想要追求長生,所以才會惹來族長和長老們的驅逐,可是現在師父都沒了,你為什麼還要……長生,原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快死了!"徐天命神色淡然,眸中帶了些許哀傷,"只有護族的至寶能救我."

趙漣漪駭然,快速沖到他面前,不敢置信的打量著他,師兄瞧著很是健康,怎麼會……

徐天命尾音拖長,伸手撫過女孩稚嫩的面孔,"師兄會努力活著,因為還要照顧小師妹,不能就這樣沒了.師妹,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你明白嗎?"

"師兄?"趙漣漪紅了眼眶,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怎麼會這樣呢?

"乖乖的."徐天命沖淒惶一笑,緩步朝著外頭走去.待出了門,才重新換上冷臉,"女人就是麻煩,也是真好騙!呵……"

不過,這護族藏得可真夠深的,若不是魏家與護族有點淵源,他才不屑與那些官宦人家走動.

尤其是那個魏若云,真以為他看不懂那女人的心思?一副皮囊罷了,就哄得一幫女人團團轉,真是可笑至極,滑稽至極!

街頭的百姓在議論紛紛,說什麼宮里的誰誰誰又成了貴妃,誰能想到,最先有了身孕的,不是皇後也不是皇上最寵愛南妃娘娘,而是剛入宮沒多久的關氏.

聽說這關氏頗有來頭,父親是太師,而兄長是禮部侍郎關山年.

當然,關氏也的確生得貌美.

可這宮里,始終不是家里.

初初入宮,關勝雪覺得這宮里雖然金碧輝煌,但沒有自由,走哪兒都被人盯著,委實不太舒服.尤其是有了身孕之後,皇後虎視眈眈,後宮各嬪妃亦是緊盯著她不放.

她並不知,這後宮之中為什麼一直沒人成孕,而自己偏偏就趕上了頭一份.也因為這樣,皇帝榮寵,賜予關家不少恩賞,還將她封為雪妃娘娘.

私底下,還是有人成其為關氏.

"娘娘肚子里的皇嗣,乃是皇長子."墨玉手執紈扇,對著冰奩輕輕搖著,盡量吹著軟榻上的主子.

夏日里的天氣太過炎熱,孕婦尤為怕熱.

關勝雪躺著不動還好,這一動,便渾身是汗,總歸是難受得緊.好在旁人有孕吐得厲害,她倒是半點都沒有,能走能跑的,能吃能喝,什麼事都沒有,確也省心.

底下人端上來一盤洗乾淨的葡萄,用冰塊鎮著,倒也是極好的.

"酸……呸,呸!"關勝雪皺眉,當即將塞進嘴里的葡萄吐出.

墨玉擔慮的望著自家主子,"娘娘,那些老人都說,吃酸好!"

"不愛吃酸的!"關勝雪搖搖頭,輕輕撫過隆起的肚子,"本宮想要個小公主."

這可把墨玉給驚著了,慌忙放下紈扇,起身查看,所幸四周並無旁人,這才松了口氣,"娘娘,以後別說這樣的話,這宮里的女子,哪個不想母憑子貴,你肚子里的一定是皇長子!"

"長子又不是嫡子,又有什麼可稀罕的?"關勝雪打著趣兒,然則下一刻,赫然在軟榻上坐起,瞧著自己吐在地上的葡萄皮.

墨玉駭然,紈扇吧嗒落地.

下一刻,墨玉趕緊去端水,"娘娘,快漱漱口!快!"

關勝雪慌亂的漱口,直到嘴里干澀,什麼味兒都沒了為止……

南妃娘娘送的那只小雪球,舔了幾下葡萄皮,又將葡萄皮吃了進去,這會已經倒地不動了,嘴角溢著血,可見是被毒死了……

太醫趕來的時候,關勝雪縮在床角.

小雪球的尸體被處理了,可若不是她不愛吃酸的,只怕死的就是她了,想想都覺得可怕至極.差一點,真的只是差了一點而已!

對于後宮的手段,皇帝自然是嚇一跳,可終究沒有證據,不痛不癢的訓斥兩句,這事兒也就過去了.

但是關勝雪過不去,差點就進了鬼門關……母子俱亡.

這是想讓她一尸兩命啊!

關勝雪從來沒想過,人與人之間,會可怕到這種地步,她是在父兄的疼愛下長大的,沒見過這樣的可怕事情,更沒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差點來不到這人世間,她便好恨,恨得咬牙切齒.也是從這以後,關勝雪的性子便慢慢的生出了變化,不再喜歡笑,經常一個人靜靜的待著.

後來,皇長子薄云崇出生.

長子始終不是嫡子,在這宮里,唯有嫡長子才有資格繼承太子之位.偶有人提起,私下議論,落在關勝雪的耳里,總覺得心里虧得慌,愧對這孩子.

尤其是她生下孩子沒多久,皇後也有了身孕.

皇後入宮多年,一直沒有身孕,誰知……

對于皇後來說,這是天大的好事.不管後宮有多少孩子,有多少後妃,唯有皇後是正統,皇後所出才是嫡子,才能名正言順的坐上太子之位.

唯有太子,方有機會繼承皇位.

關雎宮.

"娘娘?"婢女玉嬋上前行禮,旋即將披肩輕輕覆在主子身上,"別看了,皇上今兒不會過來,皇後娘娘有孕,乃是後宮天大的喜事,所以……"

絕世容顏,嫣然一笑,音色清靈如同玉珠落盤,"我知道他不會來,不管他會不會來,這天依舊會亮,日子依舊是這樣過的.他是君,我是妾.從入宮的那一日起,我便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娘娘?"玉嬋皺眉.

"我只是習慣了站一站,總覺得這樣,能對得起自己,好似也只有這樣,證明自己是有血有肉的,跟宮里那些人不一樣."她輕撫著小腹,斂眸往寢殿走去.

後宮無嗣,終也不是好事.

皇後有孕,宮內連慶三日,當日關氏懷上皇長子,也沒有這樣熱鬧過.可見,這宮里的女人,並非全是母憑子貴,也有子憑母貴的.

宴席上,南妃娘娘因病未能入席.

而關勝雪,則一個人靜靜的坐了很久,只覺得到處都是嘲諷的眼神,嘲諷的笑容.皇長子抵不過,皇後腹中還沒出世的嫡子!

葡萄之事,與皇後有關,但最後還是不了了之,因為皇後……始終是皇後!

對宮里的厭惡,對這些人的厭惡,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關勝雪覺得這宮里真是沒一個好人,最後她是喝醉在酒席上,被底下人攙回去的.

但皇後的喜慶日子,也就是這麼三日,從那以後,皇帝再也沒有留宿過.

皇帝總是覺得虧欠了心愛的女人,可他並不知道,他心里的那個人,已經與他越走越遠.有些東西,沾染了情感之外的汙穢,就會失去最初的模樣.

尤其是在皇後誕下了薄云列之後,所有的事情都發生了改變.

皇後仗著嫡子,穩坐東宮之位,再也不把關氏和關雎宮放在眼里.

甚至在帝王出征時,對關氏下手.

侍衛半夜闖入寢殿的時候,關勝雪正睡著,被驚醒的時候已然被摁在了地上.

"你們干什麼?"關勝雪面色慘白,渾然不知到底發生何事,"本宮是後妃,你們敢……"

所幸孩子交由乳母帶著,否則怕是要驚著孩子. "皇後娘娘有旨,關氏與侍衛私通,罪證確鑿,理該宮規處置!"為首的是鳳儀宮的太監總管,如今正眦目欲裂的瞪著她.眸中,殺氣騰然.

"本宮沒做過的事情,皇後娘娘為何要汙蔑本宮?"關勝雪不服,她已經盡量讓自己保持安靜,躲在這一隅之地,護住幼子平安,為什麼……為什麼還是不能放過她?

就因為她是皇長子的母親?

到了這一刻,關勝雪的腦子也變得清楚起來,若自己死了,兒子必定也難逃毒手,這宮里的女人一個個都是吃人的老虎.

"這是在侍衛房中搜出來的!"太監總管將貼身的衣物,以及一塊玉佩往關勝雪身上砸去,"所有人都證實,這是娘娘您的東西!皇後娘娘寬仁大度,不願此事大肆宣揚,所以呢……"

有小太監快速托著一個盤子上前,上頭擺著兩樣東西.

"一杯毒酒,一條白綾.且看娘娘您選哪樣,自個好好上路,免得連累了身邊的人!"太監總管手持拂塵,居高臨下的吐著低狠的字眼.

"本宮沒做過的事情,是絕對不會承認的!"關勝雪掙紮著,"本宮的父親是太師,兄長是禮部侍郎,你們敢動本宮,就不怕本宮的父親找你們算賬嗎?"

"算賬?"太監總管笑靨寒涼,"怕是不能了!若是後宮出了汙穢之事,皇家只會盡量去遮掩,饒是老太師和侍郎大人追究起來,又能大得過皇家的聲譽去嗎?娘娘,您太天真了!"

關勝雪面白如紙,"不!不,本宮不……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還愣著干什麼?還不搭把手,送雪妃娘娘上路?"太監總管厲喝,身邊的小太監一擁而上,快速摁住了關宿雪,捏起毒酒就准備往她的嘴里灌.

外頭赫然響起了紛亂的腳步聲,伴隨著大批的侍衛湧入.

"住手!"

關勝雪滿臉是淚,已然哭花了臉.

"咳咳咳……"南妃不斷的咳嗽著,"玉嬋,去,去把……咳咳咳,把雪妃娘娘扶起來!"

"南妃娘娘,您這是要干什麼?"太監總管自恃領了皇後的懿旨,預備耀武揚威,這會被突然打臉,自然將渾身的刺都立了起來.

玉嬋扶起關宿雪,將其安置在一旁,俄而怒喝,"放肆!見著娘娘還不行禮,你這是要犯上嗎?"

太監總管面色一緊,旋即行了禮.

總不好叫人落了把柄,回頭還是自己理虧.

皇後之前就說過,不動關雎宮,是因為皇帝太過寵愛關雎宮那位,若然動了她,萬一傳到了皇帝的耳朵里,只怕皇帝回來會鬧出大禍來.

"娘娘,咱們奉了皇後娘娘的命令,清理後宮."太監總管弓著腰,"有皇後娘娘的懿旨在手,若是您不信,大可驗看!"

"本宮不需要驗看,本宮已經知道事情的經過."南妃正病著,若不是墨玉跑得快,見著有人闖入宮門,便翻牆直奔去關雎宮求援,南妃豈能來得這般及時?!

太監總管直起腰,"既是如此,那就請南妃娘娘移駕,這兒血腥重,回頭驚著您,怕是不太好!"

"你也知道血腥重?"南妃輕咳兩聲,"皇上剛禦駕親征沒多久,你們就在後宮興風作浪,簡直豈有此理!"

"南妃娘娘,您莫要亂了自個的本分!"太監總管繃直了腰.

自從關氏有孕,發生了毒葡萄之事,南妃便讓人合上了關雎宮的大門,斷了與後宮里所有人的聯絡,唯有皇上能進出關雎宮.

關氏生下皇長子後沒多久,皇帝急召太醫入了關雎宮,聽說那一夜好多人都聽到了關雎宮里傳出的慘叫聲,但是沒多久,這些人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此後,太醫倒是再也沒有進出關雎宮,而南妃身邊卻多了一個韓姑姑.

"到底是誰亂了本分?"南妃冷著臉,"一個太監,也敢在這里頤指氣使,要殺後妃!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這是什麼?"

赤金諭令,免死金牌.

刹那間,所有的太監,乃至于侍衛,皆撲通撲通的跪地,高呼吾皇萬歲萬萬歲.

如朕親臨,誰敢不從?

皇後是打死都沒想到,皇帝臨走前竟然會給南妃這樣一個東西,更沒想到南妃竟然會跑出來,庇護生育過皇嗣的關氏.

要知道,少一個對手,就少一份競爭.

原本是雙贏,如今……唯有皇後一人落敗.

鳳儀宮內燈火通明,所有當事人都在這兒.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皇後咬牙切齒,"後妃私通,南妃難道要保護這樣的賤人?"

南妃的手里,還握著那塊明晃晃的令牌,刺得皇後眼睛發澀,滿心怨毒.

"私通?"南妃冷笑,"臣妾不相信雪妃娘娘會私通這樣一個侍衛,臣妾相信作為一個母親,最重要的是看好孩子,而不是去玩弄這些手段,更不是去作踐自己!"

"你!"皇後憤然,"南妃,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說本宮……"

"臣妾只是就事論事,未敢議論皇後."南妃把玩著手中的令牌,"為母則剛,誰都想保護自己的孩子,但有些手段確實不敢恭維!皇後若要置雪妃于死地,只管名正言順的來,這般栽贓陷害簡直……咳咳咳……"

"娘娘?"玉嬋慌忙將藥丸遞上.

瞧著南妃面色慘白,皇後扯了扯唇角,笑得愈發輕蔑,"你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河,何必呢?"

"同病相憐之人,皇後娘娘怕是不會明白的!"南妃咽下喉間腥甜,美麗的容臉微微擰起,仿佛是難受到了極點,身子稍稍傾斜,緊倚在玉嬋身上,"臣妾已經查問過,這件事的確與雪妃沒有關系,還望皇後娘娘高抬貴手,莫要傷及無辜,莫要讓稚子無母!"

皇後目光狠戾,"如果本宮不答應,定要嚴懲雪妃,你又當如何?南妃,你現在只是一個妃子,拿著皇上的令牌,就想來做本宮的主嗎?"

南妃定了定心神,唇角牽起一抹冷蔑的笑,"若臣妾想要您這個位置,皇後娘娘以為,皇上會不會答應呢?"

聞言,皇後心神一震,竟是半晌答不上來.

皇帝寵愛南妃,怕是真的會給……

"待皇上回來,臣妾便求個貴妃之位!免得皇後娘娘總覺得,臣妾說話不作數!"

上篇:第217章 這簪子,你的    下篇:第218章 小岫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