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18章 小岫兒   
  
第218章 小岫兒

g,更新快,無彈窗,!

旁人若是說出這樣的話來,皇後豈會相信,甚至于還能大笑幾聲,這是誰給你的臉面?可南妃說了,便不太一樣了,皇帝連赤金諭令都給了她,還有什麼不能給的.

試問宮中諸多後妃之中,哪個有這樣的待遇?

饒是她這個皇後,也沒有沾過這樣的東西,更可笑的是,皇帝禦駕親征,臨走前將這東西交給南妃,這其中用意自然不言而喻.

皇帝所防著的,便是她這個後宮之主!

防著她,會去害他心愛的女人……

"這件事,到此為止吧!"南妃拂袖轉身.

玉嬋攙著南妃,緩步朝著外頭走去.

"南妃."皇後忽然道,"能單獨說幾句嗎?"

南妃心下微怔,轉而便明白了皇後的意思,徐徐推開了玉嬋,"你去外頭等著!"

"娘娘?"玉嬋哪敢走,主子身子不大好,若是沒自己在身邊,萬一出什麼事,那皇後還不得落井下石.後果,不堪設想!

"放心吧!"南妃沖她笑了笑,"這是鳳儀宮,皇後就算恨毒了本宮,也不敢在自己的地方動手,否則皇上回來,會扒了她的皮!"

玉嬋沒吭聲,想想是這個理兒.

皇後聽在耳里,恨在心里,奈何……南妃句句誅心,卻又句句是實.

但凡南妃在鳳儀宮有所損傷,皇帝都會將這筆賬記在自己的頭上.

皇後又如何?

立與廢不過是皇上的一念之間,後位不保,太子之位必定也會成為他人的囊中之物.

四周奴婢退盡,一後一妃,面對面坐著.

南妃低低的咳嗽著,原就冷白的膚色,如今倒是添了幾分紅潤,燭光里的她,眉目如畫,真真可以用傾國傾城來形容.這樣一個病西施,明眸善睞,顧盼生輝,哪個男人見了,不會生出保護欲與憐惜?

她掩唇低咳,嬌眉顰蹙,長長的羽睫半垂著,燭光落在身上,宛若璞玉雕琢的人兒.

皓腕如雪,冰肌雪骨.

連皇後瞧著,都覺得自慚形穢.

也難怪皇帝會傾心至此,恨不能將整顆心都掏給她.

皇後在心里罵了一句"妖孽",面上依舊端著皇後該有的儀態,"縱觀三宮六院,你是本宮見過的,最囂張的後妃."

南妃抬了眼看她,"因為臣妾有囂張的資本."

"以色侍君,能好幾時?"皇後冷哼.

"佛云,相由心生,皇後娘娘可知,有時候這相並非全然由心生?佛眼所見,皆是蒼生,因心仁善.魔之所以為魔,所見皆是邪惡,未見蒼生,已生憎惡!"南妃面不改色.

皇後先是一愣,俄而面帶惱怒之色,這是拐著彎的罵她,心毒眼黑?!奈何,南妃沒有只言片語不尊皇後,仿佛只是在說佛理,皇後就算聽懂了,也無法當場發作.

"南妃,你又何必與本宮作對?關氏與侍衛有染,罪證確鑿,若是皇上來了,也是如此處置,你卻請出皇上的諭令,這是打定主意要護她嗎?"皇後故作長歎,"穢亂宮闈,乃是死罪!"

"是不是有染,不是皇後娘娘一人說了算.如今這兒沒有人,明人不說暗話,皇後只是擔心皇長子的存在,會威脅到太子的地位,僅此而已罷了!"南妃字字誅心,"皇後之所以不動臣妾,除了忌憚皇上對臣妾的榮寵之外,更大原因是覺得臣妾沒有孩子,就算皇上寵愛臣妾,也不可能對您有任何的威脅."

一陣低咳,南妃只覺得口腔內血氣翻湧,然則當著皇後的面,她只能若無其事的咽回去.

"南妃,你難道就不擔心嗎?"皇後冷眼瞧她,"後宮之中沒有子嗣,來日你的日子會好過嗎?"

皇後是什麼意思,南妃心里清楚.

來日?

不就是說,若皇帝駕崩,帝王生前的榮寵都會變成殺人的刀?皇帝生前有多寵愛南妃,來日新帝登基,就會有多恨南妃.

"臣妾不擔心!"南妃淡然淺笑.

這一笑,皇後忽然覺得自己好似輸了大半.

"來日不可追,誰知道以後會怎樣,過好眼前才是重中之重.連眼前都過不好,還想什麼來日?"南妃徐徐站起身來,"皇後娘娘與其想什麼來日,不如好好想想,該怎麼了結此事.關氏無辜,皇長子無辜,臣妾希望後宮之爭,莫要牽扯到孩子!"

"孩子……"皇後呵笑,"南妃沒有孩子,卻口口聲聲稚子無辜,倒也是難得!"

南妃的眉心陡然擰起,面色有一瞬的不自然,旋而又釋然笑道,"皇後娘娘所生乃是太子之尊,關氏再得盛寵,那也只是皇長子的母妃,嫡庶尊卑分明,您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不滿意?

皇後有太多的不滿意,太多太多……她要的,始終都沒有得到.

"臣妾告辭!"南妃的話已經撂下,不管皇後想做什麼,她都不會管,但切莫傷及幼子.宮中暫時只有皇後與關氏有孩子,所謂幼子……不就是警告皇後,不許動關氏!

"呵,果然,寵妃就是寵妃!"皇後在後頭笑得涼薄.

南妃腳步一頓,皇後是在提醒她,妃就是妾.

"皇後娘娘,有些東西拿到手了,也不一定是最好的."南妃緩步往外走,"得到越多,失去也越多."

"走著瞧!"皇後咬著後槽牙.

待南妃走出鳳儀宮,玉嬋慌忙上前攙著她,"娘娘?"

"什麼都別說,先回去吧!"南妃氣息奄奄.

關氏滿臉是淚的站在牆角,見著南妃出來,趕緊跪地磕頭,"多謝姐姐救命之恩!"

"大家都是妃位,不必行此大禮!"南妃抬了手,"起來吧,回去好好照顧皇長子,皇上的子嗣原就不多,我就算是拼盡這口氣,也得護著!回去吧!"

語罷,她被攙上了軟轎.

轎夫快速抬著南妃離去,就像是一陣風似的,來了……又走了.唯有空氣中,殘留著淡淡的藥香,可見南妃的身子是愈發不濟了.

"娘娘!"墨玉將關勝雪攙起,撣去她膝上的塵土,低聲關慰,"沒事了,沒事了!"

關勝雪忽的掩面痛哭,這一場生關死劫,差點要了她的命!

明明是被栽贓陷害,她卻無力為自己辯駁,反而要南妃來救自己一命,她父親是太師,兄長是侍郎,可她在宮里卻如同俎上魚肉,任人宰割.

"娘娘,娘娘您仔細身子!"墨玉趕緊將關勝雪攙回寢宮,"您還有皇長子需要照顧,可千萬要振作!"

"墨玉……"關勝雪覺得,自己大概是瘋了,快要被皇後逼瘋了,"我這般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卻還是禍從天上來,我能怎樣?我還能怎樣……"

"娘娘?"墨玉輕歎.

這宮里,原就是人吃人的.

你不想被人吃掉,就得學著去吃掉別人.

生存法則如此,誰都無能為力.

關雎宮的門,再次合上.

韓不宿疾步上前,迎上軟如一灘泥的南妃,"我讓你別出去,你為何偏不信呢?旁人死活同你有什麼關系,你自己都快顧不好了,還顧得了旁人?"

玉嬋快速將爐火挑得更旺盛一些,順帶讓人去打熱水,"娘娘,您待會泡個腳,能讓身子暖和一些,更舒服一些!"

"他醒了嗎?"南妃倚在床柱上,柔聲輕問.

韓不宿輕歎,轉身去取藥,"你這副身子早就不適合生育,非得強撐著,孩子就那麼重要嗎?以至于,連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

不多時,玉嬋抱著一個繈褓進門,"二皇子醒著呢!"

"說來也是你手氣好,旁人生的孩子,又哭又鬧的,你這個……就落地的時候哭鬧了一場,到了今兒我都沒聽他哭過一聲,說不定以後啊……是個狠角色!"韓不宿皺眉瞧著繈褓中的孩子,"不過,這孩子生得真好看."

尤其是一雙大眼睛,簡直跟南妃是一模一樣的.

"娘娘!"玉嬋小心的將孩子送上.

見著兒子,南妃旋即笑了,"醒著呢?乖乖……"

"這宮里,哪個不是借著孩子邀寵,你倒好,生個孩子還得藏起來."韓不宿搖搖頭,嘴上不饒人,"更難得的是,皇帝還願意陪著你演戲,連帶著整個關雎宮的人,都得跟著你裝聾作啞."

"我只希望,若是有朝一日我不在了,他便離開皇宮,遠去山水之間,不要困在這一隅之間."南妃瞧著懷中的兒子,歡喜的親了親孩子的小臉,"山上朝來云出岫,隨風一去未曾回.我終是希望,他能自由自在的."

韓不宿斂眸,"可他終究是皇子."

"只要不曾出現在宮里,皇上沒有昭告天下,他就只是我一個人的孩子,是個最尋常不過的孩子.來日,沒人會知道他的母親是宮里的皇妃,他想要的……他都會有."南妃抱緊愛子.

打從關氏生下孩子,南妃偷偷瞧了一眼,便覺得滿心歡喜.

她總覺得,自己怕是活不了太長久,也不能陪著皇帝太久,饒是成日吃藥,也只是在強撐著罷了!若是能有個孩子陪著他……

人總是一邊自私,一邊大度,那樣矛盾的活著.

"小岫兒……"南妃笑盈盈的望著玉嬋,"你們不要這樣,我如今還活著,那便是萬幸.何況……我答應不宿的事兒,還沒辦成呢!皇上禦駕親征,待他回來,我定是要再與他提一提的,那個韓天命……咳咳咳……"

韓不宿皺眉,"先顧好你自己吧!玉嬋,把二皇子帶下去,這般勞心勞神的,對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好處.我這次跑出來,就是來歇一歇的,等你的皇帝陛下回來,我再回家."

"我總覺得那個韓天命會對付你,他先得了眾人的信任,術法又那般精進,你還是別回去了!"南妃拽著她的手,"我同皇上說說,讓你長久的留下."

韓不宿指了指自己的臉,"我可不想當奴才!再不濟,我也是護族的少主,你說呢?"

"我,我咳咳咳,何曾當你是奴才,你……"

"哎哎哎,你別急啊,開個玩笑嘛!"韓不宿慌忙順著她的脊背撫著,"喘口氣,慢慢來,別著急!"

南妃倚著床柱喘氣,"我真的覺得,那韓天命遲早會侵占整個護族,到時候連你的少主之位……"

"他敢!現在是我爹的義子,改了我爹的姓,可他到底不是真正的族人,這點,我爹是分得清楚的."韓不宿靠在軟榻上,高高的翹著腿.

玉嬋輕歎,"韓姑娘……"

"反正沒人!"韓不宿恣意慣了,哪里受得了宮規束縛,"護族最近跟那些朝廷官員聯系密切,我總覺得這韓天命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絕對不只是沾染護族那麼簡單!"

南妃低咳,"可惜我幫不了你……"

"我自己都辦不好的事兒,你怎麼幫?我沒什麼朋友,你好好養著,就是幫了我最大的忙,讓我遇到困難的時候,還能有這麼個避風港!"誰都不會知道,她藏在這里.

畢竟,皇帝對于關雎宮的保密工作,做得那叫一個滴水不漏.

"好了,我回去歇著了!"韓不宿起身,打開了密道,"你好好歇著,別忘記吃藥!"

"知道了!"南妃點點頭.

韓不宿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密道內.

"娘娘?"玉嬋有些擔慮,"護族之事,乃是朝廷之事,皇上不許後宮干政,您……悠著點!"

"我知道!"南妃點點頭,"玉嬋,你說……我是不是應該爭取一下?"

玉嬋愣了愣,"娘娘,您在說什麼?"

今日皇後一句話,倒是提醒了她.

妃妾!

"即便當個妃妾,也該做最尊貴的妃妾,免得有些人太過放肆,太過得意了,以為我這病秧子好欺負!"南妃哼哼兩聲.

玉嬋笑了笑,"您生二皇子的時候,跟皇上怎麼說來著,您還記著嗎?"

南妃嬌眉微蹙,"不,不記得了!"

"奴婢可都記著呢!"玉嬋清了清嗓子,"皇上當時說了,只要您給他生個皇子,他就把皇後之位給您.可您倒好,抱著皇上就哭,死活不肯要這後位,還說……臣妾要把孩子藏起來,誰也不許看誰也不許碰,夫妻兩個生孩子,同外人有什麼關系?"

"我,我是這麼說的嗎?"南妃干笑兩聲,"定是我當時血流太多,咳咳咳,所以腦子犯糊塗了!"

"那現在,皇上若是將後位給您,您還要嗎?"玉嬋問.

南妃想了想,"我不想治理後宮,頂著後位多麻煩?"

玉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極是無奈的搖搖頭,"奴婢去看看您的藥好了沒?"

皇後這位置,不是誰都能坐得了的,得勞心勞神,南妃自個身子不好,哪里吃得了那苦頭,如今她只想好好的活著,陪著兒子,陪著皇帝跟更長久一些,但又不想被人瞧低了去.

思來想去,這貴妃之位倒是挺好的.

宮中只有一位皇後,貴妃便是僅次于皇後的位置.

甚好!

甚好!

好在經過這麼一鬧,宮里便安生多了,皇後不再找任何人的麻煩,免得到時候關雎宮又拿著赤金諭令來打臉.這般丟臉面的事情,做一回便罷,豈能一而再再而三,皇後也不是傻子!

皇帝歸來的時候,天氣漸暖,南妃的身子也好些了.見著心愛的女人在宮門前相迎,皇帝那叫一個激動,若不是礙于文武百官在場,定然是要沖上去的.

當天夜里,皇帝連慶功宴都沒開始,便擺駕關雎宮.

"你不是在慶功宴?"南妃自個身子不太舒服,回來也就罷了,怎麼皇帝也跟著來了,"皇上,這慶功宴是為了您和諸位將軍所設,到我這兒來,可不太合規矩."

皇帝可不管這些,抱著她就進了寢殿.

"哎哎哎,等會!"南妃伸手摸了摸皇帝的下巴,"有胡渣子,不許碰我!"

"就一會!"皇帝嬉皮笑臉的看她,"你看我這皇帝當得,又黑又瘦,在外頭餐風露宿,還挨了敵軍一箭.傷在心口位置,差點連命都沒了!"

南妃駭然,"傷著了?你快放我下來,我瞧瞧."

皇帝還真當老實,將她慢慢放下.

這個時候,底下的人哪敢跟著,早就退出了寢殿,玉嬋習以為常的合上殿門.

旁人瞧著皇帝一臉正色,生殺在握,可到了這兒……

嘖嘖嘖!

"沒有啊!"南妃皺眉,細細的瞧著,將皇帝前胸後背,都瞧了個遍,"哪有傷痕?這不還是跟走之前我檢查過的一樣,你到底傷著哪兒了?"

皇帝想了想,"傷著心了!"

南妃赫然回過神,快速退後兩步,"你在騙我?"

"是誰先動的手?"皇帝理直氣壯的問.

瞧著地上的衣衫,南妃眨了眨眼睛,"衣服先動的手……"

皇帝呵笑兩聲,"沒良心的女人,扒完了就不承認!"

"我……你回來還沒見著小岫吧?我去把他抱來,長大了好多,越看越漂亮,膚色白皙,就跟粉團捏的一般!"南妃抬步就走.

"回來!"皇帝一聲低喝,"我怎麼辦?"

南妃扯了扯唇角,"大不了幫你穿回去."

皇帝想了想,"來,穿!"

穿是不可能穿的,都不用自己動手了.

兔子送上門,老虎豈有不吃的道理.

"我要當貴妃."

"皇後給你當?"

"我要當貴妃!"

"後宮讓你做主."

"我要當貴妃!"

"……"

皇帝一聲長歎,這沒出息的女人……

既然皇帝回來了,韓不宿自然是要走的,飛簷走壁,悄無聲息,這點宮牆根本不在話下.

茂密的林子里,韓不宿孤身一人往前走,她大概是護族最不守本分的少主,總是一門心思往外跑,在外頭救這個救那個,從來不求回報.

回護族的路,她走了沒有數千遍也有數百遍,閉著眼睛都能回家.

左不過今兒這林子里,好似有些不太一樣,眉心微蹙,韓不宿環顧四周,銳利的眸快速掃過周遭,似乎是有什麼跟著?是人?是獸?

按理說不太可能,附近都有護族的陣法保護,獸類根本不可能靠近此處.

"什麼人?"她厲聲冷喝.

無人應答.

"誰?"這是自己的地盤,韓不宿豈會怕了那些狗東西,"敢跟蹤我,真是活膩歪了!"

然則這話剛說完,她便意識到了不太對.

身子好似便得僵硬,隱藏在深處的某種力量,與她體內的鳳凰蠱生出了相抗之力,而且這股力量愈發強大,以至于鳳凰蠱在她體內不斷的游走.

腳下一軟,韓不宿癱跪在地.

恍惚間,好似有什麼熟悉的氣息飄來.按理說鳳凰蠱不懼任何毒物,但不知為何,她卻忽然倒在了地上,壓根動彈不得.

有模糊的身影快速行來,俄而,身上微涼,繼而鈍痛.

一個……

兩個……

三個……

韓不宿神情恍惚,到了最後完全失去了意識,只覺得腦子里攏了一片烏云,將什麼都遮住了,她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見,只剩下某些人的呼吸聲,此起彼伏的在她耳畔響起.

後來發生什麼事,她全然不知!

陸如鏡瞧了一眼不遠處的韓天命,他親眼看到韓天命收功時,虛弱的扶著樹,緊捂著心口位置,好似明白了什麼,"千面,我們走."

"大哥,這……"千面站在樹後,少年人雖然偷雞摸狗,素來也沒干過什麼好事,但是這種糟踐人的事,他真的是……有些接受不了,"好歹是個姑娘家!"

"那是護族的少主!"陸如鏡輕哼,"或者,你想跟韓老二對著干?他那本事,你敢過去搭把手試試!"

千面咬咬牙,沒敢動彈.

今兒誰敢幫韓不宿,誰就是韓天命的敵人.

"只是個教訓,沒有要她性命."陸如鏡輕輕拍著千面的肩膀,"你就當沒看見,什麼都不知道.韓老二不是給了你一本醫術嗎?好好學著點,來日就不必當什麼梁上君子了!當個好大夫,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

千面微微撫上腰間,那本書還在,只是若他提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甯可不要當什麼大夫,至少心里不會這般膈應,如此堵得慌.

"走吧!"陸如鏡抬步離開.

那幫男人心滿意足的離開,笑聲傳出去甚遠.

確定韓天命和陸如鏡已經離開,千面找個借口悄悄轉回來,瞧著地上的碎衣裳,終是心生不忍,將自己的外衣脫下,蓋在了昏迷的韓不宿身上.

上篇:第218章 後宮之爭    下篇:第219章 吐血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