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19章 吐血了   
  
第219章 吐血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只是千面沒想到,自那一夜之後,韓不宿竟然失了蹤.

護族的人一直在找她,但始終未能找到.

千面也悄悄的去找過,可惜也沒有結果,那一片他反反複複的找了好幾遍,韓不宿就跟人間蒸發了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關于韓不宿的流言蜚語開始蔓延,千面心內惶恐,生怕韓不宿會想不開,奈何又沒有任何法子.

"千面,你最近在干什麼?為何總不見著你人影?"韓天命站在簷下.

千面正打算出去,繼續找找韓不宿的下落,沒注意到韓天命就在簷下站著,旋即心神一怔,"二,二哥,你今兒怎麼沒出去?"

"問你話,回答!"韓天命面無表情.

"你送我的醫術,我看得起勁,想著找人試試.所以就去各大醫館里溜圈,總歸要多練練才好!"千面隨便尋了個理由,"二哥,你怎麼了?懷疑我干壞事?你知道的,我有賊心,沒賊膽!"

韓天命長長吐出一口氣,拂袖間有一白光射出.

千面眼疾手快,當即捏住,竟是揉成團的一張紙.

只聽得韓天命吩咐道,"你馬上去一趟護族,把這個交給族長."

"你為何不自己去?"千面不解,"這是什麼?"

"廢話少說,讓你去就去!"韓天命環顧四周,"大哥呢?"

千面搖搖頭,緊了緊手中的紙團,"一大早就沒見著人影,他同你一樣,神龍見首不見尾,也不知在搞什麼名堂!那我先走了."

韓天命點頭.

走到半道的時候,千面悄悄的拆開了紙團,可里頭好似寫著什麼陣法的名字,陣上有一個小紅點,其他的並無任何異常.

千面自然是看不懂,"難怪韓老二不設防……"

看不懂,自然看了也無妨.

千面腳程快,經常進出護族,給韓天命送信,是以他的出現並不會引起族人的懷疑,而且護族對其頗為信任,自然不會疑心他的用意.

只是千面打死都沒想到,就因為這一封信,斷送了韓不宿一生.

護族的人,是在護族自己的陣中找到的韓不宿,一間小茅屋,一男一女.眾人趕到的時候,全都親眼目睹了,不堪入目的一幕,原是擔心少主出事,如今卻是失望至極.

這等不知檢點,不知廉恥的少主,護族自然是容不下的,族人一致要求,要將韓不宿趕出護族.

石洞內.

韓不宿面無表情的蜷成一團,縮在牆角,曾經的她是那樣的恣意瀟灑,可現在……整個人散著頹敗的死氣,何其壓抑.

"宿兒!"老族長緩步進來.

不過是月余未見,父親似乎蒼老了很多,鬢發已經從花白變成全白,整個人都微微佝僂起來.

"爹!"韓不宿跪地,潸然淚下.

"你們都下去,我同她說幾句!"老族長開口.

底下人面面相覷,快速撤得乾淨.

父女兩個面對面站著,一個滿臉痛楚,一個滿臉絕望.

"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老族長恨鐵不成鋼,哀歎著直搖頭,"爹從小是怎麼教你的,你讓我和族人們……還有諸位長老,何其失望!現在族人一致決定要將你逐出護族,你……"

一聽逐出護族四個字,韓不宿整個人都是懵的,"爹……我不走,一定是徐天命害我!爹,你為何信他不信我?爹……"

"傻丫頭,爹怎麼會不信你,可是……"老族長面色灰白,"你自己看看吧,如今整個護族之人,都奉他如神祗一般,他在族內的威信早就超越了我這個當組長的,連諸位長老都對他贊歎有加,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韓不宿渾身輕顫.

"沒有了你,他就是繼任的族長,將接替我坐上這族長之位."老族長滿臉心疼的望著,從小疼到大的女兒,"是你的任性妄為,給了他鑽空子的機會.宿兒,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爹不管你跟那個男人有多少感情,既然出了這樣的事,你便……"

"爹,我沒有!"韓不宿咬牙切齒,"這些日子,我一直被囚在那個木屋內,我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我只知道鳳凰蠱一直被壓制著,我,我……"

族長搖搖頭,"宿兒,事到如今,你為何還不能跟爹說實話呢?你腹中已經有了外族的骨肉,我就算有心護你,也是不能了!長老們決定,將鳳凰蠱剜出,植入繼任族長的體內!"

"你們要把鳳凰蠱送給徐天命!爹,他是徐天命,他不是韓天命,他才是外族!"韓不宿歇斯底里,"你們怎麼可以這麼做?他早晚會毀了整個護族!爹,不能相信他!"

"宿兒!"老族長很是失望的看著她,"護族曆經千百年,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你豈能說出這大逆不道的話來?韓天命雖然心術不正,但他的煉蠱和控蠱之術委實在各長老之上.宿兒,事到如今,別再說這種話,爹會盡量為你周旋,保住你腹中的孩子,讓你平安離開護族!"

韓不宿搖頭,絕望的癱坐在地,"爹,我沒有,那個男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誰,我……"

"爹是親眼目睹,那麼多族人都看見了,爹就算想替你瞞著,而已是心有余力不足!"老族長已經說破了嘴皮子,與眾人周旋,否則依著族規,是要處死她的!

就這麼一個閨女,老族長怎麼忍心?怎麼舍得!他拼了這條老命不要,答應讓出族長之位,交出鳳凰蠱,也得保住女兒和女兒肚子里的孩子.

"什麼都別說了!"老族長環顧四周,悄悄的塞給韓不宿一樣東西,"拿好了,關緊的時候能保命.爹都給你備好了,你需要的銀子和生活所需,都在林子外頭,那棵你經常爬的樹下後面埋著,出去之後好好生活,不要虧待自己."

韓不宿淚如雨下,"爹,我不走我不走!"

"走!不走就是死!"老族長恨得直跺腳,"一定要走!離得遠遠的,逃得遠遠的,以後就當個普通人,乖!聽明白了嗎?記住爹的話,出去之後改名換姓,不要再回來."

"爹!"韓不宿撲通跪地,"爹!"

"爹會好好的."老族長輕歎,"爹以前教你的東西,可都還記得?"

韓不宿點頭,滿臉是淚.

"記得就好!"老族長緩步往外走,"出去之後,自己小心,不要輕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韓不宿終是一句都說不出來,父親佝僂著腰的背影,如同銳刺,狠狠紮進心頭,鮮血淋漓.父親已經年邁,卻還要為了自己的事情奔波,操勞,最後父女分離.

多少話到了嘴邊,終是再也沒有機會吐出.

鳳凰蠱是護族的少主一出生,便被植入體內的,由諸位長老護持,繼而好生將養著,免于性命之憂.

但是此番,韓不宿情況特殊,她是被人摁著,繼而生生剜出了鳳凰蠱,此後未加任何的護持,渾身是血的被驅逐出護族領地.

剜蠱的疼痛,不是常人可以想象,韓不宿只覺得胸腔被打開,整顆心都被生生的剜出來,撕心裂肺的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

疼得滿地打滾,卻無人理會.

她是被丟出去的,沒了鳳凰蠱護身,虛弱得只剩下一口氣.有人佇立跟前,將她攏在陰影里,她仰頭望去,眼前唯有一片漆黑.

待宮里得知護族變故,已經是很久之後.

關雎宮的南妃已經被皇帝封為貴妃,除了皇後之外,唯其位份最高.

"找到了嗎?"皇帝一進來,南貴妃就迎了上去,焦灼的拽著皇帝的手,"不宿在哪?可有消息?"

皇帝眉心微蹙,橫了玉嬋一眼,"風這麼大,怎麼讓娘娘在院子里站著?都是怎麼伺候的!"

說著,皇帝褪了大氅,快速將南貴妃裹住,繼而將她打橫抱起,抬步就進了寢殿,"身子這樣單薄,還在風口站著,不要命了!"

玉嬋嚇得臉色發青,主子身子愈發不大好,皇上的脾氣也是一天比一天厲害.

將心愛之人輕輕放在軟榻上,皇帝心神稍緩,伸手握著南貴妃冰涼的柔荑,湊到唇邊輕輕哈氣,盡量暖著她,"遇事不要著急,若是真的急了,就讓玉嬋來找我,莫要自己站在外頭受凍.眼下天氣涼,緊著些身子!"

南貴妃眉心擰著,"我擔心不宿,聽說是受了傷被丟出去的,這會也不知道在哪了!你去找韓天命,讓他把不宿還給我,否則我定不會,不會……咳咳咳……"

許是難受,她有些喘不上氣來.

"水!"皇帝一聲吼.

玉嬋趕緊將溫水遞上.

喝上兩口水,南貴妃稍稍喘過氣來.

皇帝坐在軟榻上,讓她盡量靠著他,"舒服點沒有?不要急!不要急!怎麼就聽不懂呢?"

"我就是想著不宿一個姑娘家的,要是換做是我……"南貴妃心里難受,"我怕是已經死在外頭了!"

"胡說八道!"皇帝呵斥,"誰敢動你,我就宰了誰!"

南貴妃握著他的手,泫然欲泣,"幫我找到不宿,無論如何把她帶到我身邊來,當初我血崩,差點母子俱亡,是不宿救了我,饒是念著這份情誼,你也得幫我保住她,否則,否則……"

"好好好!你莫要傷心傷神,我替你找,替你找!"只要她開口,他哪件事兒沒依著她?

"說話算話!"南貴妃拭淚,"還有那個韓天命,我,我……"

皇帝慌忙抱緊她,"說好不著急的,你慢些說!你慢點慢點!"

"我不喜歡!"她憤憤的輕哼.

"嗯,喜歡我!"他順了杆子.

南貴妃先是一愣,俄而愣愣的扭頭望著他.

趁著她扭頭,皇帝快速在她唇上啄了一口,"我知道我知道!"

南貴妃:"……"

無賴!

韓不宿是被皇帝悄悄送進宮的,進了關雎宮便算是徹底安全了.整個皇宮,乃至于皇帝的寢殿,都沒有關雎宮的防守嚴密.內外數層的暗衛和巡邏軍士,十二個時辰輪換,誰敢窺探,定斬不赦!

"不宿?"南貴妃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曾經活潑明豔的少女.

連玉嬋都驚訝的捂住了嘴,"韓姑娘?"

蓬頭垢面,身量單薄,眼中無神,面色蠟黃,好似風一吹就會消散.仿佛曆經了大劫,站在那里就像只剩下一口氣,半條命.

"不宿?"南貴妃慌了神,"玉嬋,快去拿參湯,我瞧著怎麼瘦成這樣?不宿,你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會這樣?"

韓不宿腿一軟,所幸被玉嬋快速攙住,扶上了軟榻躺著.

"去請太醫!快!"南貴妃急了.

"不用!"韓不宿搖搖頭,"我自己就能治,只是……沒什麼用處了!你不要去找太醫,就讓我在你這里,安安靜靜的度過這些日子."

南貴妃紅了眼眶,"怎麼會弄成這樣?是那個韓天命嗎?是他嗎?"

"你別著急!"韓不宿喘口氣,接過玉嬋遞來的水,"待我好好睡一覺,再同你細說.讓玉嬋扶我一把,送我去密室里歇著,我什麼人都不想見,只想安安靜靜的躺一會."

"好!"南貴妃拭淚,"玉嬋,仔細著!"

玉嬋趕緊攙著她,緩緩的進了密室.

"多照顧著點!"南貴妃咬著牙.

這該死的韓天命!

足足過了一個時辰,玉嬋才端著水從里頭出來,眼眶紅紅的,見著自家主子,委屈得直掉淚.

"怎麼了?"南貴妃忙問.

玉嬋放下水盆,狠狠拭淚,"奴婢幫著韓姑娘擦拭身子,卻,卻看到韓姑娘身上都是傷,心口那位置都已經腐爛了,白肉外翻,瞧著很是猙獰,奴婢……奴婢覺得心里難受!上回韓姑娘從這兒走的時候,是那樣的鮮活,如今回來竟是這樣的千瘡百孔!"

"我非得把韓天命的腦袋擰下來不可!"南貴妃氣急,卻是忽的捂著嘴拼命咳嗽.

掌心里略顯濡濕,攤開來,竟是一片殷紅之色.

"娘娘?"玉嬋駭然,驚恐的瞪大眼睛,"血!娘娘您吐血了!"

南貴妃神色慌張,"不許說出去,免得皇上知道了,回頭你們都活不成."

玉嬋捂著嘴,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我沒事!就是有些著急了,歇歇就好!"南貴妃渾身冰涼,"沒事的!沒事的!"

門外,皇帝拂袖而去,未有驚動任何人.

"傳朕旨意,讓韓天命無論如何都要把長生藥給朕拿出來!"皇帝咬牙切齒,"如若不然,朕就覆了他們護族,雞犬不留!"

"是!"

當天夜里皇帝沒有來,他知道南貴妃一心撲在韓不宿身上,便也不敢來招她傷心,免得她又咬牙切齒的讓他處死韓天命.

韓天命的命,得暫時留著,畢竟護族能人異士居多,他還得依靠護族的力量,延續心愛女子的性命.

皇帝很難想象,若是此生無她,這宮里還有什麼值得自己眷戀?

若此生無她,漫漫余生,將再無任何意義!

韓不宿這一覺足足睡了一天一夜,南貴妃不放心,親自下了密道去守著.

"我還怕你醒不過來了!"南貴妃坐在床前抽泣.

"你說,皇帝是怎麼看上你的,就知道哭!"韓不宿勉力撐起身子,"都是貴妃之尊了,怎麼還這般愛哭?就是個愛哭鬼嘛!傷在我身上,又不是傷在你身上,別哭了!還沒死呢!"

她這一開口,南貴妃便哭得更傷心了,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不斷往下掉.

"哎哎哎,你別光顧著哭嘛!說話!"韓不宿靠在床柱處,吃痛的皺眉.

南貴妃狠狠吸著鼻子,"那我不哭了,你且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你不許著急,且聽我慢慢說."韓不宿還不知道南貴妃的性子?這女人心軟得一塌糊塗,明明是那樣柔軟的性子,偏又生得一副俠義心腸,總想打抱不平.

南貴妃點點頭,"那你說,我聽著."

"玉嬋,看著點,她要是太激動,你就給她遞水!"韓不宿吩咐.

玉嬋點頭如搗蒜,趕緊端起杯盞在手,"是!"

"我被剜了鳳凰蠱,逐出了護族,結果又落在了陸如鏡的手里.那小子跟韓天命是一伙的,韓天命要的是護族,而陸如鏡要的是回魂蠱."韓不宿靠在床柱處,"他用我腹中的骨肉威脅我,我沒答應,他就踢死我肚子里的孩子,我當時體弱,又加上……所以這副身子已然快不行了!"

南貴妃唇線緊抿,視線慢慢的移到了韓不宿的小腹處,"踢,踢死了你的孩子?這幫畜生,簡直是豬狗不如,我定要讓皇上……"

"娘娘別激動,喝水!喝水!"玉嬋慌忙地上杯盞.

南貴妃拭淚,伸手推開玉嬋手中的杯盞,"不喝!不宿,你繼續說!"

韓不宿繼續道,"他們逼著我,吐露落日之城的秘密,還想從我身上拿到地圖,但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回魂蠱是最陰狠毒辣之物,斷然不能被解封,否則蒼生有難,天下皆禍!"

想了想,韓不宿從懷中摸出一個錦盒,"這東西,給你!"

南貴妃詫異,"我?給我作甚?我一不會煉蠱,二不是護族之人."

"這是護族的秘盒,只有族長才能打開."韓不宿輕歎,"我走的時候,爹給了我,好在當時我被丟出護族的時候,將它丟進了灌木叢里,無人注意到.死里逃生之後,我去撿了回來,所幸還在!"

"我不要這個!"南貴妃搖頭.

韓不宿挑眉,"你可知道,韓天命和陸如鏡他們,一心想要這東西?"

"我又不是他們,與他們自然不一樣!"南貴妃滿臉嫌棄,"不要!"

"替我藏著!"韓不宿道,"興許有用得著的地方."

南貴妃皺眉,慎慎的接過,起身瞧了一眼周遭,一時間還不知能放哪兒,轉手便交給了玉嬋,"回頭你給藏起來,別讓我看到,我看著這些護族的東西就來氣!"

"我也是護族之人!"韓不宿頗為無奈.

"你都被逐出來了,不算!"她極是不悅的哼哼兩聲,"以後這護族的人和事兒,都與你沒關系,你只管在關雎宮住著,有我在,看誰敢動你一根毫發!"

"是是是,貴妃娘娘!"韓不宿喘口氣,"不過,我也的確……沒地方可去了!護族已經不再屬于我,而韓天命掌控了護族所有的東西,他早晚會毀滅整個護族."

"那樣是非不分的地方,沒了就沒了吧!"瞧著韓不宿現在的樣子,南貴妃吸了吸鼻子,作勢又要哭,俄而又忍了下來,"你不會再走了吧?"

韓不宿搖搖頭,"我現如今這副模樣,還能去哪?以後,我就是你的韓姑姑,如此可好?"

"好!"南貴妃連連點頭.

"你過來!"韓不宿道,"把手給我!"

南貴妃心下一怔,"作甚?不給."

"我是干什麼的,還記得嗎?"韓不宿問.

南貴妃抿唇,極不情願的伸出手,"其實我自己心里清楚,這些年吃了不少藥,尤其是小岫兒出生之後,我便覺得這副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可只要我還沒躺下,我便覺得自己是幸福的.有疼愛我的夫君,有可愛的兒子,還有你這個好朋友,這是宮里的女人,都無法擁有的東西." 比起宮里那些女人,她覺得自己真的好幸運.

韓不宿收了手,"我……只能盡力!"

"我信你!"南貴妃笑了笑,"前提是你得先活下來,你若是自身都難保,我又該如何是好?是不是?"

不得不說,這樣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子,活得又這般通透,委實世所無雙,天下少有.

韓不宿斂眸,"我自然得活下來,有些東西還得由我來守護."

"欸,你回來到現在還沒見過小岫兒吧?"南貴妃轉移話題,"我兒子生得可漂亮了,回頭不知道得惹多少桃花債,真是愁死我了!"

韓不宿翻個白眼,"美得你!"

聞言,南貴妃嘿嘿的笑著.

笑靨如花,花顏如玉.

有了關雎宮的保護,韓天命和陸如鏡自然尋不著韓不宿的蹤跡,一個將死之人,眼見著是要斷氣了,誰知就這麼跑了,真是活見鬼了!

千面緊了緊袖子里的手,權當什麼都不知道.

上篇:第218章 小岫兒    下篇:第220章 最好的容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