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30章 七年一個輪迴   
  
第230章 七年一個輪迴

g,更新快,無彈窗,!

薄云崇是見不得薄云岫這般模樣的,既然勸不住,那就罵!

罵醒為止!

"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哪里還有半點意氣可尋?薄云岫,你醒醒吧!既然事情已經發生,已然無可挽回,那就向前看,你還沒死,你還活著,你聽到了嗎?"薄云崇揪著他的衣襟,歇斯底里的喊.

薄云岫沒反應,整個人軟癱在那里.

他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見,滿腦子都是夏問曦的身影,恍恍惚惚的,都是她的音容笑貌,還記得她坐在牆頭,他仰頭去看,那是他的太陽,是他所有的光亮.

一道光,照進了黑暗.

轉瞬間,又都收走了!

留下了他一個人,獨自承受……成也好,敗也罷,都跟她沒關系了!

"火場里什麼都沒有,連根骨頭都沒剩下,你就這麼肯定她真的死了?"薄云崇覺得,善意的撒謊,也可能成為救人的良方.

果然,這話一出,薄云岫的眼神還真的有了些許靈動.

薄云崇忙繼續說到,"說不定她以為你死在了宮變之中,怕受到牽連,所以跑了!老二,你說是不是?"

"她不是這樣的人!她不是!"薄云岫無力的喊著.

"你若不信,大可問問在倚梅閣伺候的人,她是不是想離開你?之前肯定是想走,如今趁著這機會,飛咯!"薄云崇眨了眨眼睛.

丁全和從善,忙不迭將阿落推了進來.

阿落一直哭到現在,兩眼腫得像是核桃,抬頭去看薄云岫的時候,眼睛里還帶著幾分恨意.但很快又被她遮掩過去,她別開頭,跪在地上不去看任何人.

"阿落!"薄云岫聲音沙啞,"她人呢?"

"殿下是問誰呢?"阿落畢恭畢敬,"阿落不知道."

"她呢?"薄云岫眼眶猩紅,喉間有血氣翻湧,"在哪?真的是走了嗎?"

阿落咬著牙,眼淚奪眶而出,"那麼大的火,燒得尸骨無存,又有什麼可稀奇的?殿下,您問的那個人,她但是就在房里,外頭所有人都看到了,房門關著,火是從屋里燃起來了.您難道還不明白嗎?"

明白?

明白什麼?

薄云岫真的不明白!他覺得自己為她做盡了一切,真的是拼了命的去保全她以及她身邊的人,可為什麼到了最後還是這樣的結果?

"人呢?"薄云岫脖頸處青筋微起,脊背上的傷悉數裂開,刹那間血色浸染了背上的衣衫,快速湧現,滴落在床褥上.

薄云崇心驚,"老二,老二你別激動!有話慢慢說,有話慢慢說!"

"人呢!她人呢?"薄云岫歇斯底里,"不是讓你好好伺候她,好好看著她嗎?你把人還給我!還給我!"

阿落哭得不成樣子,"殿下當姑娘是個見不得光的女人,所以姑娘見到了光,便再也見不到您了!"

那一瞬,薄云岫猛地咳出一口血來.她從來不是見不得光的女人,他只是想保護她,免得被薄云列知道,拿她下手!

在她心里,他便是如此無情之人?

"她可有說過什麼?"薄云岫唇角溢著血,眸中噙著淚.

"姑娘是笑著走的."阿落深吸一口氣.

那碗紅花的事,誰都沒提,因為都沒有證據,人死如燈滅,什麼都灰飛煙滅了.可是主子……奴婢想活下來,替您查清楚,到底是誰,是誰在背後想害您?

主子,您走得慢些,待奴婢查清楚了,奴婢就來找您!

"老二?老二!"薄云崇厲喝,"來人,快傳太醫!傳太醫!"

薄云岫徹底的暈死過去,夢里,他又看到了她的笑容,答應過她的秋千,花架,還有小橋流水……他還沒抽出空來為她去做,她怎麼就走了呢?

不,她不會走!

她一定是躲起來了!

那丫頭軸得很,一旦下定決心便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為了與他在一起,她不惜詐死離開學士府.那麼現在,為了逃離他身邊,她是不是也會詐死呢?

對,一定是這樣!

一定是這樣!

薄云崇也不知道,薄云岫是不是因為心死如灰,所以才會活下來,但瞧著他醒來之後能吃能喝的,便也放了心.先帝已逝,太子亦自刎而死,如今先帝遺詔和虎符都擱在桌上,只等著薄云岫身體康複後登基為帝!

"我不會當皇帝的."薄云岫喝著粥,頭也不抬.

薄云崇愣了一下,拍了拍桌案上的聖旨,"父皇的遺詔,你怎麼敢不遵?你不當皇帝,那讓誰去擔這苦差事?我告訴你,千萬不要找我,我是堅決不當皇帝的,回頭你當了皇帝,給我封個安樂王爺當當,供著我好吃好喝就成了."

"我不會當皇帝!"薄云岫淡淡然的重複.

"老二,難道你想讓老五……可老五都不知道跑哪兒去了!"薄云崇撓撓頭,"何況老五不能服眾,怎麼可能當得了皇帝."

薄云岫將粥碗往邊上一擱,"你去吧!"

薄云崇瞪大眼睛,"我?你腦子沒病吧!讓我去當皇帝,是活膩了嗎?我不去!打死也不去!父皇遺詔上說得清清楚楚,這皇位是你的,就是你的!就算母妃有什麼異議,但遺詔在此,我看她還能折騰出什麼花樣來."

"我要去找她!"薄云岫長長睫毛半垂著,掩去了眼底的痛楚,"就算走遍南宛的山山水水,我也要找到她,一直找,一直找下去!"

到死為止!

"你瘋了?"薄云崇話到了嘴邊又咽下去.

他其實想說,夏問曦已經死了,就算你走遍了整個南宛,也不可能再找到她.

可薄云崇不敢再刺激薄云岫了,萬一這小子一激動,回頭又嗝屁了,自己不得被趕鴨子上架,去當勞什子的皇帝?

不行不行,他怎麼能當皇帝呢?當了皇帝,就再也飛不出皇宮,再也離不開東都,失去所有的自由.

"你若是不想當,就讓南宛易主吧!"薄云岫翻身背對著他.

"哎哎哎,你這小子……"薄云崇咬著牙,"父皇遺詔都在這兒!"

"一句話,你若當帝王,我便輔佐你,做個安樂王爺.折子我替你批,天下我替你定,但你也別打擾我找她."薄云岫聲音沙啞,"成不成的,你自己考慮."

薄云崇撇撇嘴,"那不還是沒有自由嗎?"

"自由是我的,閑適是你的."薄云岫合上眼睛,"我能做的就這麼多."

薄云崇咬咬牙,再逼下去,他真的怕這小子撂挑子開溜.

"你真的願意?"薄云崇問,"我是絕對不會去管什麼朝政的,你可要想清楚.為我做嫁衣,回頭功高蓋主,我一刀宰了你,你可別後悔."

"刀就在牆上掛著,你隨便用."薄云岫音色沉沉.

一聲歎,薄云崇覺得無趣,默默的收了遺詔,卻將虎符留了下來,"這詔書我替你收著,什麼時候你反悔了,就自己來拿,這皇位我是半點都不稀罕的.但是這虎符,你好好保管,父皇留給的統共就這麼兩樣東西,一個天下一把劍,你總不能一樣都不拿吧?"

語罷,薄云崇抬步出門.

遺詔收起,權當沒有這道遺詔.

關勝雪自然是極力扶持兒子登基,如此一來,她便是後宮最後的贏家.

昔年南貴妃得寵于禦前,何其不可一世.

皇後生下太子,位列東宮儲君.

可最後,她們不還是輸得徹底?唯有她關勝雪,熬出了頭,熬成了太後娘娘!

只是這長福宮啊,好像更冷了.

穿著太後的鳳袍,環顧冷冰冰的宮殿,關勝雪也曾問過自己,這就是你想要的余生嗎?在這四四方方的城內,前半生忙于勾心斗角,後半生孤獨終老.

"太後娘娘,離王府的側妃娘娘來了!"墨玉行禮.

關勝雪大喜過望,"真的是仙兒來了?"

"是!"墨玉頷首.

魏仙兒在外行禮,如今的她已經成了離王府側妃,身份貴重,不再是飄零在外的孤野女子.瞧著金碧輝煌的長福宮,她忽然想著,若她先遇見的是薄云岫而不是薄云郁,那肚子里的孩子,豈非……

薄云岫,那個絕世無雙的男子,足以讓人一眼傾心.

不過,不急!

離王府里只有她這一位側妃,薄云岫對誰都是冷冰冰的,唯有對她不一樣,就算是因著薄云郁的遺言而對她好,那也是好的!

人心都是肉長的,終有一日會被捂熱.

至于這太後嘛……好好哄著便是,終歸是有用得上的地方,可不敢輕易失去這枚棋子.

"仙兒,快起來!"關勝雪含笑攙起魏仙兒,"以後就不必行此大禮,來這長福宮,權當是自己家里,聽明白了嗎?"

魏仙兒盈盈一笑,嫣然無雙,"妾身,謹遵太後娘娘懿旨!謝太後娘娘!"

關勝雪眉眼溫柔,噙著淺淺的淚光哽咽道,"真懂事!如此懂事乖巧,以後這離王妃的位置,定也是你的."

心頭緊了緊,魏仙兒唇角的笑意愈發濃烈.

如此,甚好!

薄云崇終是坐上了皇帝位,只是這冷冰冰的龍椅,沾著兄弟的血,讓他很不自在,所以基本上不去上朝,不處理政務.

一開始的時候,關勝雪和滿朝文武是極力反對的,結果薄云崇將黃袍一脫,大搖大擺的就往宮外走,驚得所有人差點把這個的眼珠子摳出來.

其後,薄云崇愈發放肆,太後往後宮里塞女人,往他身邊擱後妃,薄云崇卻唆使這幫女人,不是打馬吊,就是鬧騰各種街頭時興的玩意,鬧得整個後宮烏煙瘴氣.

女人們的心思都不在皇帝身上了,他這皇帝自然也就無需雨露均沾,大家愛干嘛就干嘛去,反正和和氣氣的別爭寵就對了!

爭寵也沒用,皇帝十日有九日不在宮里,不是在東街喝花酒,就是在西街賭坊里鬼混.

漸漸的,文武百官便不再反對薄云岫理政,反而報以十二萬分的同情.

攤上這麼個兄弟,真是祖墳冒黑煙,造孽!

唯有薄云岫心里清楚,這才是真的兄弟,不是誰都敢這麼胡來的.薄云崇越胡來,薄云岫處理朝政就越得心應手,無人敢輕易反駁.

饒是太後,也是沒了法子.

兒子不爭氣,若是追究下去,終究是她這個當母親的不是,干脆……聽之任之,反正薄云岫的命掌握在她手里,每隔一段時間給薄云岫一些藥,鎮住蠱毒發作之痛.

薄云岫時不時的往外跑,真的如他之前所言,即便走遍整個南宛,他也要找到她.他覺得,夏問曦一定還活著,許是窩在那個角落里就這麼看著他,笑話他太笨,這麼久了還沒找到她.

曦兒,我把倚梅閣重新整修了,以後它叫問夏閣,我只想親口問問你,什麼時候才能玩夠了回來?你看,我把秋千和花架都做好了,那棵老梅樹原本被燒死了,我又移栽了一棵相似的,保准你瞧不出來.

你可,一定要回來啊!

夏問曦的確沒死,那一場火原本真的是用來自盡的,誰知道……大火起來的時候,她覺得身體里有什麼東西也在蠢蠢欲動.

刹那間的烈火焚燒,四周燃起了熊熊烈火,那包圍圈就圍著她,滾燙的溫度,不斷的炙烤著她,她仰頭嘶喊,卻無人能救她.

疼啊!

是真的好疼!

烈火焚燒之痛,渾身的肌膚都燒了起來.

她想起了他,想起了那些甜的,苦的,忽然間就覺得心死了!死得徹徹底底,干乾淨淨的.

這樣,也好.

可她沒想到,一覺睡醒,竟然還活著,只是渾身上下被繃帶纏繞得嚴嚴實實,只露出一對眼睛,鼻子和嘴巴在外頭.身上的疼痛還在持續,她幾番疼得暈死過去,又被生生的疼醒.

這種反複,無休止的疼痛,足以讓人生不如死.

"少主到底會怎樣?"步棠問.

小院內,千面無奈的喘口氣,"鳳凰涅槃,你說會怎麼樣?"

"會死嗎?"步棠紅了眼眶,"早知道這個才是少主,就不該……"

"若不是大晚上的瞧見了涅槃之火,我也沒想到,人竟然藏在王府後院."千面撓撓頭,"這該死的魏若云,真是狠毒至極!"

步棠握緊手中劍,"我去剁了那個賤人!"

"回來!"千面輕斥,"里面這個都如此模樣了,你還想闖禍?退一步講,若是大家都知道,她才是少主,你覺得大家會放過她嗎?"

步棠頓了頓,"這……"

"這個屁啊這!"千面輕歎,"我們把她藏起來,以後就讓她當個普通人,好好的過日子就成了.你以為這場火是怎麼起來的?她體內只有鳳蠱,沒有凰蠱,就足以說明……若是凰蠱現世,會有更大的災禍等著她.得了吧,就讓她好好的活著,都死過一回,不容易了!"

步棠斂眸,這話倒是真的,"我去看看她!"

"去吧!"千面輕歎.

若不是到了絕境,誰會用這種極端的方法,折磨自己?

放火,多半是不想活了.

"你……怎麼樣?"步棠坐在床沿,瞧著破開一條眼縫的夏問曦,"你覺得怎麼樣?好點嗎?"

夏問曦張了張嘴,只孱弱的吐出一個字,"疼……"

"喂?少主?少主!"步棠驚呼.

千面慌忙沖進來,快速檢查夏問曦的傷勢,"沒什麼,疼暈了!"

"這得疼到什麼時候?"步棠紅著眼眶.

千面梗著脖子回應,"有本事你別沖我吼,去找那二皇子算賬去!又不是我放的火,關我屁事!"

"我這就去宰了薄云岫!"步棠抬步就走.

然則下一刻,步棠卻站在了門口,"怎麼是你?"

"若不是我,你們能把她帶出東都城,能一路送到這兒而不被人發現?"陸歸舟瞧了一眼床榻上的女子,燒成這樣,真是可憐,"讓她當個普通人吧!"

"可是你爹不這麼想."千面推開步棠,走到了陸歸舟面前,"你背著你爹……不怕他生氣嗎?"

陸歸舟負手而立,笑得溫和,"從始至終,我都不覺得,這些事情應該被延續下去.不管是護族,還是長生門,又或者十殿閻羅,這些東西的存在,本身就有問題.野心勃勃不是什麼好事,若再殃及無辜,就更該死了!"

千面與步棠面面相覷,各自沉默不語.

款步走到床前,陸歸舟眉心微凝,"還能治得好嗎?"

"她有自愈的能力,只是……"千面有些猶豫,眼里帶著幾分不忍,"會很疼,很痛苦,會生不如死."

陸歸舟心里微微一緊,"有多疼?"

"扒皮拆骨,脫胎換骨!"千面聲音低啞.

室內,安靜得落針可聞.

步棠和陸歸舟是不適合在這里停留太久的,容易被人發現,千面倒是可行,反正沒人見過他的真面目,隨便找個身份便可.

好在此處偏僻,千面想著,躲在這里安安靜靜的過一生,也是極好的.山清水秀,民風淳樸,沒有那些勾心斗角和爾虞我詐.

夏問曦原是不想活了,最後還是活下來了.

以沈木兮的身份,帶著腹中的孩子,堅強的熬過了脫皮之苦,這種痛苦,千面想都不敢想,但……熬過來了,便是晴天!

夏問曦,成了沈木兮.

孩子呱呱落地時,又將孩子取名為沈郅.

千面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倒是陸歸舟聽得沈郅二字,幽幽的歎了口氣,心里了然.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可惜啊,都成了陳年往事.

當初那點恩愛,隨著一把火徹底的灰飛煙滅.

藏在湖里村這麼多年,沈木兮過得還算不錯,千面喬成被穆中州,開著醫館治病救人,圓了他曾經的夙願.這穆中州的身份,還是陸歸舟給的,這麼多年一直無人察覺其中真假.

沈郅很是懂事乖巧,頗得千面歡心.

陸歸舟以金針斷脈,讓自己看上去像個普通人,借著由頭,以商人的身份靠近沈木兮,這個倔強的女子,就像是岩石縫里生出的石蓮花,在這窮鄉僻壤的小地方,堅強的綻放著.

可誰又能知道,薄云岫終是找來了.

找到這兒,其實並不是偶然,而是薄云岫真的有了線索,源于一顆棗子,一塊玉.

他至今都記得,她當初在甄翠閣里拿下的那塊玉,青翠如生棗!

在夏問曦死後的,這東西便也跟著消失了.當時薄云岫大發雷霆,還特意審了那些清理倚梅閣的奴才,可誰都沒瞧見過那塊東西,說是可能隨著大火銷毀了.

誰知在夏問曦死後的第六年,這東西出現了當鋪里,後來還流轉回了東都,懸在一個少年人的腰間.

薄云岫順藤摸瓜,這才靠近了湖里村,只是他從未想過,她藏在湖里村這樣的小山村里,而他領著所有人繞著附近足足找了一年,始終未果.

若不是薄鈺被蛇咬傷,薄云岫不得已留在府衙內治傷,他怕是又要錯過她了.

乍一眼見到那個跪在人群里的女子,薄云岫只覺得心里忽然鈍痛了一下,可是……這女子渾身上下無一處是熟悉的,入目所見,陌生至極.

他無法確定,她是否就是當年的夏問曦.

七年.

佛說七年便是一個輪迴,他走了一個輪迴,佛也該睜開眼了,讓他再遇見她,再看她一眼.

直到,他發現這個叫沈木兮的大夫,用血來解毒,用血來救治薄鈺,順利的治好了薄鈺,薄云岫才敢肯定,這是他的夏問曦,是他的曦兒回來了.

老天爺,開眼了!

想明白的那一刻,薄云岫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捂著臉像個孩子一般,悶聲大哭了一場.只是,誰都不會看見,誰也不會聽見.

他自己哭自己的,這是他自己的事兒,他跟她的事!

有些人,即便隔了千山萬水,換了所有的皮相,你只要看上一眼,就會知道那是不是她!

他走過千山萬水,無一人似她眉眼,因為佛說,她定還活著,仍是世所無雙!

薄云岫信了,于是,他真的走遍了千山萬水,真的找到了她!

夏問曦,他的曦兒啊……

這筆債,該還了!

上篇:第229章 湮滅    下篇:第231章 大夢終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