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31章 大夢終醒   
  
第231章 大夢終醒

g,更新快,無彈窗,!

山洞坍塌的時候,整個地面都跟著抖了抖,揚起萬丈灰塵.

薄云岫眼見著妻兒被埋葬在亂石之下,當場就崩潰了,怒急攻心,吐血暈厥.

"沈郅!沈郅!"薄鈺歇斯底里.

"冷靜點!"春秀將薄鈺死死的摁在自己的懷中,"冷靜點,冷靜點!"

可這讓薄鈺如何冷靜,沈郅就在下面,沈郅就在里面,一起來的自然是要一起回去的,"沈郅!沈郅你出來,沈郅,你答應過要陪著我,照顧我的,沈郅……你不能說話不算話,你要罩著我的……"

薄云風呼吸微促,一時間有些腦子發蒙,若不是被春秀一腳踹醒,估計這會還癱坐在地.

阿右慌了神,"這可如何是好?小王爺,小王爺……快,快!翻石頭,把這些石頭都搬開,快!"

聽得這話,之前被嚇懵的孫道賢哆哆嗦嗦的摸出身上的秦刀,顫顫巍巍的遞給春秀,"給!找人吧!我,我去找府衙的人,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春秀松開薄鈺,"鈺兒,現在你要做的,就是照顧好離王殿下,我們去找人,把石頭搬開,你在這里盯著點,聽到沒有!如果你也出事了,那麼大家還得顧著你,自然,自然更耽誤時辰."

"我知道我知道!"薄鈺狠狠拭淚,"我會照顧好爹,照顧好自己,春秀姑姑,你們快去找人!"

"好!"春秀接過秦刀,感激的看了孫道賢一眼.

關鍵時候,這小子也不傻嘛!

光憑他們現在身邊的侍衛,暗衛,是絕對不可能搬開這些石頭的,時間越久,生還的可能越低.必須爭分奪秒,時間就是生命!

人多力量大,各個山頭的人都來了,府衙的人也趕來了.這會倒是官賊一心,離王府出了事,回頭朝廷怪罪下來,可不管你是府衙的,還是山頭的.

所有人忙得熱火朝天,其實都很清楚結果,這麼多亂石壓下來,生還的機會太過渺茫.

但到了這地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祈禱老天爺開眼,不要趕盡殺絕!

"二哥?二哥?"薄云風不斷的喊著,銀針紮下去,卻是怎麼都沒反應,薄云岫就好似死了似的,但與死人又有一口氣的區別,"二哥,你要振作,若是你現在倒下了,那二嫂和小侄兒怎麼辦?二哥?!"

薄云岫渾然未覺,靠在樹下一動不動.

"二哥!"

腦子里渾渾噩噩的,薄云岫委實不想醒來.夢里有他深愛的妻子,有他可愛的孩子,一家三口曆經了那麼多的磨難,終于在一起了,真好啊!

你看,郅兒長高了,長大了,俄而又娶媳婦了.

大雪紛飛,所有人都高高興興的.

那素白的雪朵落在沈木兮的發髻上,如同白了發一般,她穿著那一身豔烈的紅衣,飛奔著撲進來,委實從紅衣到了白發.

曦兒,我沒有負你.

我沒有!

忽然間,什麼都沒了……四周黑漆漆的,他的愛妻消失了,他的兒子也消失了,只剩下兩座孤零零的墳塋立在茫茫大雪之中.

那種徹頭徹尾的寒涼,足以讓人徹底瘋狂.

"曦兒……薄夫人……曦兒……"

"二哥!"薄云風哭著笑,笑著哭,"二哥,你醒了?二哥!"

眼睛破開一條眼縫,薄云岫的視線里,只剩下模糊一片,什麼都瞧不真切.為什麼還沒死呢?為什麼還要醒來?一起走了有多好!

一家人,葬在一起!

"二哥!"薄云風拭淚,"這麼多苦難都過來了,難道現在你就甘心嗎?還沒見到二嫂和小侄兒的尸體,就說明他們還有活著的可能.二哥,你那麼愛二嫂,即便是死,難道連最後一面也不見了嗎?"

"最後……最後一面?"薄云岫喉間腥甜,他扭頭望著山洞坍塌的方向.

"你看,所有人都在努力,你怎麼能就此倒下!"薄云風眼眶通紅,"二哥,你醒了嗎?二哥!"

薄云岫眼睛里的光,漸漸的亮起來,"醒了!醒了!"

如何能不醒?怎麼敢不醒呢?他的薄夫人和郅兒都還在亂石底下受苦,他豈能躺著不動?薄夫人,薄夫人還在等著他呢!

薄云岫像瘋了一般,對所有人都視而不見,所有聲音充耳不聞,他拼命的扒拉著石頭,心心念念都是他的薄夫人.

七年!七年啊!

他等了七年,找了七年,想了七年,苦了七年.

老天爺終于把他的薄夫人還給他了,可是……

"師父?"薄云風喊著,"老東西,你到底還能不能喘氣?師父!"

若說這世上還有人,能逆轉這樣的結局,非老頭不可!只要老頭還活著,還能喘氣,沈木兮和沈郅就還有生還的可能.

"師父!師父?你若是還沒死,就應我一聲!"薄云風焦灼的喊著,"師父!老頭!師父!老不死的!老東西!"

如果連師父都沒了,就說明長生不死蠱徹底的……完蛋了!否則,師父的自愈能力,足以讓他在任何惡劣的環境中活下來.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了,只聽見薄云風的歇斯底里.

除了風聲,什麼聲音都沒有.

"師父!"

"等會!"春秀忽然厲喝,"別喊了,好像有聲音!"

聲音?

聽得這話,所有人整整齊齊的附耳貼在石塊上聽著.

可是,哪有什麼聲音啊?

"沒有啊!"孫道賢撓撓頭,"我為何什麼都沒聽到?"

薄鈺皺眉,"我也沒聽到!沈郅?沈郅是不是你啊?沈郅!"

沒有應聲,唯有風聲.

"姑姑,你真的聽到了嗎?"薄鈺急切的問.

春秀撓撓頭,"我真的聽到了,好像是黍離的聲音!"

所有人:"……"

壓根沒瞧見黍離進去,又怎麼會有黍離的聲音??

"姑姑!"薄鈺急得快哭了,"你怎麼可以騙人呢!黍離壓根沒……嗯?黍侍衛!"

薄鈺駭然僵在原地,所有人都愣了愣,一時間沒明白發生什麼事.

倒是薄云岫反應快,順著薄鈺的視線看去,遠處的小山坡上,黍離費力的拖著兩人出來,左手拖著沈木兮,右手將沈郅挾在腋下,吃力的往這邊過來,"快,快來幫個忙!"

所有人一擁而上,薄云風快速接住了沈郅,薄云岫快速抱住了沈木兮.

一大一小悉數昏迷,面色皆是慘白如紙.

"快!快找大夫!"

"快,快帶回去!"

"快……"

場面再度亂成一團,誰都沒想到,他們會從另外的地方冒出來,那麼問題來了,老頭和韓天命去哪了?

"管他呢!老頭命硬得很,想來是躲起來了,怕你們逮著他就一頓暴走,他可要臉了!一張老臉折騰了千百年,長了細紋都能跳腳老半天!"薄云風無奈的搖搖頭,仰頭瞧了一眼微敞開的二樓窗戶,"傷得太重了,失血過多,能活下來都是運氣使然!"

"黍離,你為何……"春秀想了想,這話該怎麼問呢?

黍離站在客棧的院子里,"王爺不知所蹤,我這當奴才的自然著急萬分,後來是那個白發老頭找到我,讓我按照時辰和確切的地址藏好.山洞坍塌的時候,我就在地底下等著呢!"

薄云風駭然,"你一直藏在山洞底下?"

"是!"黍離點頭,"是五王爺您師父吩咐的,所以卑職不敢馬虎.事發之後,卑職只看到王妃和小王爺,所以也只救出了他們二人,沿著密道往上走,回到了血洞里,再從血洞里出來."

"這老頭沒說有後招,誰知道竟然還把你藏起來接應!"薄云風撓撓頭,"糟老頭子壞死了,臨了臨了的,還要惹得大家傷心難過,他自己倒是溜之大吉,簡直豈有此理!"

孫道賢哼哼兩聲,"回頭見著他,小爺一定揍得他,連他娘都不認識!"

"千百年了,他娘都不知道投胎了多少回,早就不認識了!"春秀翻個白眼,"眼下能活著出來,都是不幸中的萬幸!不過我瞧著,待在這里也不是長久之計,還是趕緊回東都去吧!"

東都的太醫和名醫最多,再加上護族的人也都在東都,所有人的力量加在一起,就不信……救不回這娘兩.

事不宜遲,眾人快速收拾了行囊,連夜趕回東都.

薄云崇和步棠早早的收到了消息,領著整個太醫院的人在問柳山莊外頭候著,夏禮安亦是掙紮著下了床,由夏問卿攙著,無論如何都要趕去門口等候.

"爹,您身子不好,還是歇著吧!"夏問卿擔慮.

瞧著老夫人滿面晦暗,可眸中卻是這樣的焦灼,夏問卿委實于心不忍.

"我女兒和外孫生死難料,如何能歇得住?"夏禮安顫顫巍巍的趕到了門口,"我這一把老骨頭了,臨了臨了的,什麼都不求,只求一個子孫平安."

沈木兮和沈郅被抬進來的時候,夏禮安一口氣沒上來,登時暈死過去.

太醫院的太醫,魚貫而入,極力救治.

鳳凰蠱的消失,伴隨著一代人的宿命徹底更改,以後可以太太平平的過日子,再也不用被上一代人的恩怨糾纏.

"五叔,沈郅會沒事嗎?"薄鈺紅著眼睛,哽咽著問.

薄云風想了想,"應該會沒事吧?沈郅雖然沒了鳳凰蠱,但是他的體質依舊異于常人,若說擔心……還是多擔心沈木兮吧!"

阿落的眼淚"吧嗒"落下,"為什麼?主子,主子的體質也特殊啊,主子也會沒事的!"

"她被韓天命……占據了太久,以至于精氣神都被榨得所剩無幾,所以現在……"薄云風撓撓頭,"我也無能為力."

"說什麼鬼話?"薄云崇一腳就過去了.

驚得薄云風當場亂竄,"大哥大哥,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從小就不學好,成日倒騰這些神神鬼鬼的東西.你說你要倒騰你就好好的干,結果你還來個半吊子,你丫個半桶水還有臉回來!"薄云崇操起一旁的掃把,捋起龍袍的袖子,追著自家兄弟跑,"朕今日不打死你個敗家玩意,就跟你姓!"

"大哥,咱是一個姓!"薄云風疾呼,撒腿就跑.

"讓你跑!讓你跑!"薄云崇舉著掃帚拼命的追,"還特麼的玩什麼神秘,留張紙條,禍禍小郅兒,朕今兒非得打死你不可!"

"大哥……大哥……"

"叫爹都沒用!"

"爹啊……"

步棠面色凝重,瞧了一眼門前局促的黍離,沖他招招手,"你過來,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皇後娘娘!"黍離抿唇,"卑職其實也不知道發生了何事,只是這事吧,說來話長……"

的確是說來話長,七年前,七年後,零零總總的,委實太過艱辛.

薄云岫安安靜靜的坐在屋內,胡子拉渣的,瞧著床榻上整整齊齊躺著的妻兒,他余生所有的悲歡與喜樂,都在這張床上了.

他們活,他便能活.

他們若是沒了,他便也跟著去了.

娘兩這一睡,足足睡了大半個月,沈郅真的醒了.

薄鈺整個人都振奮了,在屋子里繞圈跑,然後跑到回廊里,大聲喊著,恨不能全東都城的人都聽到.

不過,剛剛蘇醒的沈郅,身上沒有氣力,壓根坐不起來,還是春秀連著數日揉著他的胳膊和腿,將他抱到院子里曬太陽,這才稍稍恢複了些許精氣神.

沈木兮始終沒有醒,安安靜靜的睡著,薄云岫守在床沿,一刻也不敢放松.他只希望,她醒來的第一時間,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

"娘?"沈郅低低的喊著,"娘,你醒醒吧!娘?"

沈木兮仍是沒有動靜,長長的羽睫垂著,安靜如斯.

"別吵她了!"薄云岫聲音沙啞,"她太累了,讓她睡吧!"

前半生,累得喘不過氣來,後半生,總歸是要歇一歇的.

只是,薄夫人,睡夠了記得要乖乖起床!

今年的雪,下得格外早,秋末冬初就下了第一場雪,薄云岫推開窗戶,外頭是白茫茫的一片,他伸手去接了兩朵雪,快速轉回床前,"薄夫人,下雪了!"

薄云岫欣喜的攤開掌心,然則雪花早就消融了.

"爹!"沈郅捧著雪球站在門口.

"進來吧!"薄云岫點頭.

沈郅瞧了一眼身邊的薄鈺,一人抱著一個雪球進門,"爹,下雪了!"

"你娘知道了!"薄云岫握著沈木兮的手,"你們去玩吧!"

沈郅瞧著床榻上,睡了好久好久的母親,"娘要是能起來,陪我們一起玩,該有多好啊?"

"你娘怕冷!"薄云岫捂著沈木兮冰冰涼涼的手,"你們出去吧,順便把門關上,別讓風吹著薄夫人!"

沈郅還想說點什麼,薄鈺趕緊拽著他出門.

夏禮安在回廊下坐著,瞧著兩個小的,耷拉著腦袋走過來,沖著兩個小的招招手,"過來!"

"外祖父!"沈郅垂眸,"您說,娘什麼時候能醒啊?"

夏禮安的視線有些模糊,"外祖父怕是看不到那天了!"

"爹,您莫要胡說!"夏問卿緩步走來,"您會長命百歲的."

"曦兒太累了!"夏禮安輕歎,嘴里哈著白霧,眼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回頭我去一趟閻王殿,請閻王爺開個恩,放了我閨女吧!要索命,我這老頭子連人帶骨頭都給他!讓他行行好,不要折騰我女兒,也不要折騰我女婿,還有我的寶貝外孫啊!"

"外祖父!"沈郅紅著眼眶.

夏禮安滿是褶子的手,輕輕撫過沈郅的面頰,"你娘小時候特別喜歡下雪,每次下雪就在牆根底下堆一個雪人,你們也去堆一個,讓外祖父瞧瞧,好不好?"

"好!"沈郅點點頭,旋即與薄鈺跑到牆根底下堆雪人.

夏問卿陪著父親在回廊里坐著,看著那兩個小不點手忙腳亂的堆雪人,"到底是男孩子力氣大一些,比曦兒小時候快多了!" 夏禮安靠著廊柱,含笑點點頭,"每次我都要說她兩句,其實是怕她在雪地里凍著,曦兒……曦兒的雪人堆得真好看!"

"爹,等曦兒醒來,我想跟您商量件事."夏問卿嘴里哈著白霧,面上有些微紅,"我和毓青……爹?爹?爹!爹!"

沈郅和薄鈺猛地轉身,不敢置信的望著回廊方向.

夏禮安走得很是安詳,唇角帶著笑,約莫是真的去了一趟閻王殿,真的去替女兒說情去了!夏禮安的喪儀是薄云岫和夏問卿一手打理的,一個女婿一個兒子.

唯一遺憾的便是沈木兮,始終未醒,沒能見到她父親的最後一面.

"其實爹撐了很久,早就撐不住了!"夏問卿披麻戴孝,跪在靈堂里,眼眶紅得厲害,"可他不敢走,怕曦兒會怪他,連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可最後,還是沒能熬過今年的冬天,等不到來年花開.

"爹走得很安詳,因為他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他的女兒都不會孤單."夏問卿沖著靈柩磕頭,"爹這輩子,做事兢兢業業,凡事總要做到最好才肯罷休,唯一的松散就是我和曦兒.在對待兒女的問題上,爹一直是心存愧疚的."

又當爹又當娘,自然是沒時間照顧孩子.

薄云岫站在靈堂里,"如果她醒了,我該如何同她交代?"

夏問卿沒有做聲.

事到如今,還能如何?

出了年,甯侯府的人就來提親了,孫道賢很是扭捏,不過還是自個來的,兩個人處了小半年,一個重情重義,一個實非真正的紈绔,雖然面上不太般配,可所信仰的東西一樣,這事兒也就定下來了.

太後認了春秀當義女,薄云崇親自賜婚,來日出嫁,便是以長公主之尊,嫁入甯侯府,如此不算春秀高攀侯府.

所有人都不提沈木兮,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若沈木兮還醒著,定然也會這麼做.

甯侯府的婚事,在東都城淪為一樁美談.

薄云岫輕輕揉著沈木兮的胳膊,每日重複著枯燥的事情,卻又樂此不疲,"你再不醒來,就要錯過春秀的婚事了!待三年守孝期滿,你哥和毓青的婚事……也該辦了!對了,毓青的休書,我早就給她了,以後她可就是夏家的媳婦了!"

沈木兮依舊躺著不動,睡得很是安穩.

"大哥和步棠還是沒有孩子,你起來幫他們看看吧!你不是沈大夫嗎?太醫沒法子,你總歸有法子吧?"薄云岫輕歎,"郅兒又長大了一歲,更高了些.你可還記得阿娜公主和李長玄?李長玄來了書信,說是阿娜公主生了個女兒,歡喜之情溢于言表."

他頓了頓,"薄夫人,你看看你,錯過了多少好事?"

"爹!"沈郅進門,"您看這是什麼?"

"哪兒來的棗子啊?"薄云岫愣了愣.

"冰庫里找到的,許是去年留的."沈郅將一顆青棗放在母親的枕邊,"娘最喜歡吃棗子了."

薄云岫點點頭,瞧著沈郅轉身離去的背影,外頭的陽光真好!抱著沈木兮出去曬曬太陽,也是他每日必做的事情之一.

阿落在棗樹邊上,鋪一張軟榻,薄云岫將沈木兮放在軟榻上,撐著傘陪她坐著,這一坐往往就是一下午.

"郅兒給的."薄云岫將棗子塞進沈木兮的掌心里,"還記得當年,你拿著一個青棗玉件,要換我的鴛鴦佩嗎?其實那東西,原就是想給你的,又怕你覺得我太隨便,沒有誠意.薄夫人,你現在還願意拿棗子跟我換嗎?"

"好!"

四下忽然一片死寂.

阿落猛地瞪大眼睛,方才她聽到了什麼?

薄云岫緊了緊手中的傘,呼吸都亂了,"薄夫人?"

是幻覺嗎?

好像不是!

"薄夫人?"薄云岫疾呼,"是不是你在說話?"

"換!"薄唇微啟.

太久不見陽光,眼睛根本受不住,還好有傘撐著,她才能睜開一條眼縫.

阿落慌忙接過薄云岫手中的傘,刹那間淚流滿面.

"薄夫人!薄夫人!"薄云岫死死的抱住沈木兮,頃刻間又哭又笑,狠狠的在她臉上啄了一口,俄而又像個孩子般,放聲的嚎啕大哭.

等到了!等到了!

這一次,沒有讓他再等七年!

他的薄夫人終于回來了!

兩個月後,便是甯侯府大婚,這一次,沈木兮算是趕上了!

醒來之後的沈木兮,身子格外虛弱,大難不死已經是老天爺最大的恩賜.好在薄云岫走哪都喜歡抱著她,也不管旁人怎麼看,只要薄夫人無恙,他便什麼都不在乎.

得知父親去世已久,自己沒能見上最後一面,沈木兮沉默了數日.可是,人總該往前看,父親臨終前最放不下心的是她,若她因此郁郁寡歡,想來爹在天之靈也不會安心的.

春秀和孫道賢成親的時候,沈木兮和薄云岫坐在娘家人的位置上,紅著眼眶,看著春秀出嫁,心里一樁大事總算是放下了.

這一日,東都城內算是熱鬧透了.

皇帝和皇後親自主婚,離王夫婦作為娘家人出席,春秀也沒想到,有朝一日還能有這等好事.可轉念一想,人世間哪樁好事,不是苦盡甘來?

薄云岫抱著沈木兮回到問柳山莊的時候,莊子里靜悄悄的,他用大氅裹著她,抱著她坐在那面牆頭,瞧著漫天綻放的煙花,低眉吻上她的唇,"薄夫人,累著了吧?"

沈木兮往他懷里拱了拱,"睡夠了,不累!"

"待你哥成親之後,我帶你游山玩水,看遍南宛的山山水水,好不好?"他軟著聲音,伏在她耳畔低語.

她嫣然輕笑,"就怕皇帝不肯放人,回頭又得把折子成摞成摞的往山莊里搬!"

"放心吧,我已經讓太傅,去教習郅兒和鈺兒,如何去批折子了!"薄云岫笑得涼涼的,"以後,我的時間只屬于你,余生不長,豈能再浪費在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上?"

"我瞧著,應該早點讓皇帝和小棠生個孩子,有了接班人,就不會再找咱們的麻煩了!"她的指尖,輕輕的在他喉間滑動,"你說呢?"

薄云岫點頭,"那就得看沈大夫的醫術,夠不夠高明!"

"我加把勁,讓他們三年抱兩."沈木兮仰頭看他.

他低頭,吻上她的眉眼,"如此,甚好!"

絢爛的煙花,點亮了整個東都城,絲竹管弦之音,喧囂熱鬧之聲,不絕于耳.

至于最後老頭和韓天命去了何處,薄云風還在找.煉蠱爐炸開之後,黍離只看到沈木兮和沈郅,委實沒瞧見老頭的蹤跡.

人呢?

不知道.

不過,挨了一頓打的薄云風,早就趁著夜色跑了,估摸著又胡子拉渣的去要飯了,流浪的生活比較適合他這樣放浪不羈的人.

東都,對他而言是一種困鎖般的存在.

許是哪日,待薄云岫帶著沈木兮游曆天下時,有緣可見,也可能……此生再也不見!

亂石堆里,有冥花幽幽綻放,日出而謝,日落而綻,生生不息,終只能紮根于此,永生永世.

上篇:第230章 七年一個輪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