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暗黑之路第二部 第四十二章 追擊   
  
第二部 第四十二章 追擊


納斯達軍中。

夏爾蒙負手而立,在他身後坐著的是他麾下的高級將領。

傑夫一身戎裝,站在夏爾蒙的身旁,環顧了眾人一眼,道:“據最新得到的消息,瑪咯斯軍主力已回頭向我軍撲來,陛下的中路軍暫時沒有什麼危險了。”

艾爾文追問道:“可有陛下他老人家的消息麼?”

傑夫緩緩搖了搖頭,道:“亂軍之中,加上距離太遠,沒有確切的消息。但想來瑪咯斯軍還未對陛下造成傷害,否則他們早就拿來宣傳了。”

艾爾文愣了一下,低聲歎了口氣,不再說話。

房間里一片沉默。

半晌,暗黑法師轉過身來,看了眾人一眼,道:“好吧,現在我們最初的目標已經達到了,如果陛下他還在剩余軍隊中的話,那他就是安全的。眼下我們要考慮自己的情況了。”

房間了一片寂靜,每一個人都看著黑袍男子。

夏爾蒙頓了頓,道:“目前,我們離瑪咯斯王都只有兩天的路程了,而且從一路之上遇到的抵抗看來,前方瑪咯斯兵力很是虛弱。但目前的情況是,我們這支軍隊是沒有根基沒有後援的軍隊,而在我們和納斯達之間,卻是瑪咯斯寬闊的國土和數量遠勝過我們並正向我們撲來的精銳部隊。”

他淡淡地笑了笑,道:“我們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艾爾文皺了皺眉,道:“大人,我還要補充一點,我軍之所以能夠行軍速度如此之快,是因為我們拋棄了一切輜重。到現在為止,我們的糧草大概只能再支撐兩到三天了。”

坐在他對面的哈利苦笑了一聲,喃喃道:“唉,真是天絕地滅啊!”

夏爾蒙瞄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其他人,只見眾人的臉上都有些發青,微笑了一下,道:“你們放心,雖然形勢很惡劣,但也不是毫無機會的。”

眾人一喜,傑夫舉目道:“大人,此話何解?”

夏爾蒙道:“首先,雖然我軍深處敵境,要歸國路途遙遠,艱難無比,但瑪咯斯同樣有顧慮,他們要把我們消滅在瑪咯斯境內,但瑪咯斯國土如此之大,他們距我們又有一段距離,所以我們要往哪一條路突圍,主動權可以說是在我們手上。”

眾人點點頭,夏爾蒙又道:“其次,瑪咯斯王都赤蘇城防守兵力薄弱,這始終是蘭特和托蘭的一個軟肋,否則他們也不會甯可放棄追擊巴茲陛下的大好機會卻回師王都,所以,只要我們在,瑪咯斯軍的第一任務始終是要迅速保護赤蘇城的安全,然後才來考慮追擊我軍的事,這就給了我們以喘息之機。”

眾人又是一陣點頭,夏爾蒙道:“此外,關于瑪咯斯主力兵力之事,我這幾日也思考甚多。雖然此次巴茲陛下不幸戰敗,但俗話說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瑪咯斯主力軍團決不可能還是完好無損。而且以我估計,其損失必大。如此一來,若按照我們歸國有三條路程的話,則瑪咯斯就絕對沒有足夠兵力在每一條路上都能布下完全可以阻擋我軍的部隊。所以,我們還未絕望。”

看著眾人恍然的表情,夏爾蒙接著道:“艾爾文所說的糧草之事,我也日夜憂慮。軍無糧草,不戰自敗。在想了幾個晚上後,我決定了,先到附近我們控制的瑪咯斯村莊城鎮里向民眾借調一些,用來補充軍用。”

眾人一片愕然,這種事非但傑夫哈利等人沒做過,就是納斯達正規軍的艾爾文也沒做過,更不用說半獸人族的傑拉特父子了。

當時,傑夫就紅了臉,立刻就站了起來,道:“大人,這不是明搶麼?”

夏爾蒙還未答話,艾爾文也站了起來,走到傑夫的身旁,道:“大人,恕我不能同意你的做法,這和強盜有什麼區別,更不符合我納斯達騎士的榮譽。”

黑袍男子蒼白的臉色變了變,眼角也似乎微微抽搐了一下,然後盯著站在房間中間的那兩個人,目光竟隱隱如刀鋒般鋒利。

“你也反對我麼?”夏爾蒙的聲音的沉默了一陣,才低沉地道,“傑夫!”

傑夫在暗黑法師的目光中,不由自主地咬了咬牙,但依然沒有退縮,低聲道:“不是的,大人,你知道我一直都是忠于你的。但是,”他提高了聲音,“但是,大人,我當初跟隨你就是因為要改變象我這般底層人民的生活,而你現在的所作所為卻違背了我的初衷。大人,我實在不能接受。”

艾爾文在旁邊喝了一聲采,大聲道:“好,好漢子。”說著他用力拍了拍傑夫的肩膀,道:“我以前錯看你了。說起來你這個貧民出身的比那些貴族強多了,我交你這個朋友。”

傑夫強笑了一下,向他點了點頭,忍不住又向夏爾蒙看去。

那黑袍男子的臉色如霜!

艾爾文笑了幾聲,卻忽然發現這個房間中只有他一個人的聲音在回響,只得尷尬地停了下來。

夏爾蒙閉上了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在眾人眼中,他就那麼高深莫測地站在那兒,一言不發。房間中再次陷入了寂靜,但這一次的壓力卻大得多了,幾乎每一個人都有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你們,”終于,在眾人的目光中,暗黑法師低沉著聲音,緩緩地道:“你們都是高尚的騎士,當做不出我這邪惡的暗黑法師所做的事……”

傑夫忍不住叫了一聲“大人”,但在夏爾蒙冰冷的目光掃過來時,竟一時說不出話來。

房間中,只聽得黑袍男子的聲音在獨自回蕩:“只是,請你們告訴我一個能夠符合你們騎士道德並能夠填飽士兵肚子的方法,我將不勝感激!”

說著,他環顧四周,眾人都低下了頭。

“沒有嗎?那就是說你們為了自己精神上的愉快而甯願整整十五萬與你們同生共死,為你們出生入死的士兵餓肚子,甚至因此無力作戰而死麼?”

他的聲音不高,聲調不厲,但話里語間卻如割裂眾人肌膚般的凌厲。

“我不是騎士,也不是君子,”暗黑法師的聲音繼續著,“我只是一個世人眼中邪惡的暗黑法師而已,但我是這支軍隊的統帥,這十五萬士兵的性命都在我的手上。”

他低低地苦笑,但笑容里有說不出的驕傲:“榮譽對于我來說早已失去了意義,我不在乎。這世間所有的人都要唾罵我,我也不在乎。但我決不能讓我的士兵為了這無聊的榮譽而死,他們可以戰死,可以受傷而死,甚至可以病死,但決不能餓死!”

他一個人一個人地注視過去,沒有人敢和他的目光相對。

“這就是我的決定,現在還有反對的就開口,我撤了他,讓他可以安心。”

靜!

靜!

靜!

夏爾蒙看向傑拉特,傑拉特紅色的目光一閃,道:“我們半獸人一族是野蠻人,從來不懂什麼騎士道德一類的東西。反正大人你說什麼,下什麼命令,我們照做就是。”

坐在他身旁的費爾一皺眉,看著他父親,嘴角一動,似乎要說什麼,但立刻就被傑拉特嚴厲的目光所止。

夏爾蒙點了點頭,把目光移向艾爾文,艾爾文的臉上陰晴不定,過了半晌,終于狠狠一跺腳,大聲道:“罷了,罷了,你說怎樣就怎樣了!”說著,走到自己的位置上,重重地坐了下去。

房間里現在只有夏爾蒙和傑夫站著了,在傑夫身旁的哈利擔心地看著傑夫,又望了望夏爾蒙,忍不住偷偷拉了一下傑夫的衣襟,但傑夫仿佛麻木似的,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怔怔地望著地面,不言不語,一動也不動。

在哈利等人擔心的目光中,夏爾蒙的臉色越來越白,緊緊地盯著傑夫。

在這間屋子中的氣氛,竟仿佛要爆炸了一般。

也不知過了多久,在眾人幾乎覺得已難以呼吸的時候,黑袍男子低沉的聲音終于響起:“你們現在就照我的話去做。”

眾人都偷偷松了一口氣,站起身來向夏爾蒙行了一禮,忙不迭地走了出去。

很快的,屋子中就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黑袍男子注視著他,過了好一會兒,才道:“傑夫,你一定要和我作對是麼?”

傑夫的身子一震,抬起頭叫了一聲:“大人,”

夏爾蒙揮揮手,阻止了他繼續說下去,道:“我只問你,在目前的情況下,我的命令是不是對我軍十五萬將士最好的選擇?”

傑夫默然許久,默默點頭。

夏爾蒙看著他堅毅中卻不知何時已帶上疲倦和痛苦的臉,聲音柔和了下來,走上前輕輕站在他的身旁,道:“傑夫,這個世界是充滿罪惡的,這個大陸甚至連名字都叫做‘欲望’,我們不可能象是傳說中勇者戰勝惡魔般在得到勝利的同時也得到所有的的崇拜,還有那些對你來說很重要的榮譽道德。”

他低沉地笑著,道:“因為在世人眼中,我扮演的是惡魔的角色,你明白了沒有?有些東西,你是注定要失去的。”

傑夫緊咬著下唇,閉上了眼,緩緩而沉重地點頭。

※癒癒癒癒

他獨自一人走回了自己的住所,放下了門簾,把外邊的世界隔開。

微微低頭,輕輕喘息,他的臉上有不為人知的疲倦。

仿佛聽到了什麼,黑袍男子抬頭望去,卻見那紫瞳女子正向他看來。

她孤單的身影在這間房子中特別的醒目。

黑袍男子面無表情地走了過去,在椅子上緩緩坐下。

那女子站在原地不動,仔細地看著他,在她的手上依舊拿著那把出征前夏爾蒙給她的長劍,想起來這麼多天她竟似乎從未讓這件兵器離手。

夏爾蒙想到這里,心里隱隱一動,但總覺得今天似乎有些疲倦,就懶得再去問她。

他合上了眼,把暗黑法杖倚在胸口,閉目養神。

仿佛過了許久,直到輕微的腳步聲響起,暗黑法師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那女子秀麗的臉,還有那帶著妖異的淡紫色眼瞳。

“你,”她似乎有些膽怯,輕聲道,“很累麼?”

夏爾蒙看著她,慢慢搖了搖頭。

她眼瞳中紫芒輕輕閃爍,但看到夏爾蒙的眼光時,她又微微低下了頭。

她的眼睫毛看上去很細長,遮住了她奇異的眼睛。

暗黑法師淡淡道:“你要准備一下了,這幾日我們的行軍速度可能要加快,而且只怕會有大戰。到時亂軍之中,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你自己要小心。”

她的身子仿佛震了一下,然後臉色似乎也白了些。她抬起頭看著面前這個黑袍男子,好一會兒之後,才又低下頭去。

在外面喧囂的嘈雜聲中,這個房間里顯得特別的安靜,以至于她那麼小聲的話語,暗黑法師卻依然聽得很清楚。

“我會和你在一起的!”

※癒癒癒癒

第二天,暗黑法師的軍隊已經離赤蘇城只有一天的距離了。

赤蘇城內一片恐慌,宰相斯帕因大人如熱鍋上的螞蟻般焦灼不安,又給蘭特等人發出急令。此外,城內的平民已有人開始向城外遷移,甚至在朝廷內部都有了暫時遷都以避兵鋒的言論。

只不過這些請求一旦到了宮中愛德華四世那里,無一例外都被干脆的拒絕了。

現在,赤蘇城內人心惶惶,仿佛抬頭看著天空,都會發覺那里有暗黑法師的陰影籠罩。更有甚者,以前關于夏爾蒙是暗黑法師種種不利的惡毒傳聞又再度傳開,不過這次嚇的卻是王都里的人了。

而與此同時,在納斯達軍中,又爆發了一場爭論。

艾爾文睜大了眼,道:“什麼,我們要退兵?”

在眾人的眼光中,黑袍男子緩緩點頭。

艾爾文怒道:“為什麼,我們好不容易到了離赤蘇城這麼近的地方,這可是三百年來納斯達帝國軍人從未到達的地方,而且前方瑪咯斯防守兵力虛弱,更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為什麼要放過它?”

夏爾蒙瞄了他一眼,臉色變都不變,道:“因為沒有意義。”

“沒意義?”艾爾文幾乎是在咆哮了,“我納斯達帝國軍人三百年來的理想就是要攻下赤蘇城,你居然說沒有意義。”

夏爾蒙淡淡道:“你攻下來又怎樣,打算在里面長住麼,還是說只是為了你理想的短暫實現?你該不會不知道我們後面有幾十萬追兵正撲了過來吧!就算我們攻克了赤蘇城,遲早也是要放棄的,那又何必做這種無用之事。而且赤蘇城是瑪咯斯王家數百年心血結晶,豈是你說攻下就攻下的?到時萬一一個不好,我們就在赤蘇城下被蘭特等人的大軍合圍,那時當如何是好?”

艾爾文愕然,一時說不出話來。坐在一旁的傑拉特皺了皺眉,道:“那你的意思是怎樣?”

夏爾蒙一指面前桌上的地圖,道:“眼下瑪咯斯各主力軍團都在千方百計的回援赤蘇城,但和我們還有一段距離。我們就要趁著其間的這個機會,攻其不備,找到一個薄弱之地沖出這個瑪咯斯包圍圈,回到我們納斯達去。”

眾人點頭稱是,傑夫鎖緊眉頭,道:“那北,中,南三路現在都有瑪咯斯追兵,卻不知大人你屬意于哪個方向呢?”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暗黑法師的身上。

※癒癒癒癒

蘭特當先而行,那一片金色洪流滾滾而來,奪目的光彩照亮了整個天地。

他過往之處,解放的人們無不高聲歡呼,“黃金聖騎士”的美名傳遍了瑪咯斯大地。

經過幾天的急行,他現在已到達了離王都不遠的一個村莊,聽到屬下報告說,這個村莊曾經被邪惡的暗黑法師侵略軍占領過,他立刻來到了村里。

在村民們崇拜的眼光和興奮的歡呼中,這個打敗納斯達侵略者的英雄和藹地詢問著敵人的消息,得到了以下情報:敵軍在此曾短暫停留,然後離去,去向不明。

萬惡的侵略者毫無人性地搶掠了老百姓的糧食,其間還殺害了一些無辜善良的民眾。

村里的瑪咯斯忠誠子民們英勇抗戰,付出了很大犧牲。

蘭特微笑著聽完,他英俊的笑容讓無數的女子傾倒,讓所有的男子產生忠誠:“這麼說來,你們並不清楚他們的去向了?”

“是的,”那個老村長拄著拐杖,咳嗽了幾聲才道:“這里地處交通要道,往來道路很多,可以通往的地方也多,實在弄不清楚。”

蘭特目光一閃,道:“那難道納斯達軍會不會向王都去了呢?”

村長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一時間他身後的村民們憤慨之聲不絕于耳,異口同聲咒罵邪惡的暗黑法師毫無人性,竟膽敢冒犯神聖不可侵犯的赤蘇城。

蘭特低頭想了想,對村民們安慰了幾句,回身上了馬返回軍中,立刻下令全軍調轉馬頭,不再回師赤蘇城,而是往北路追擊。

他麾下眾將都吃了一驚,立刻有人上前道:“大人,斯帕因大人再三嚴令我們一定要先行保證王都的安全,現在我們如此,只怕……”

蘭特臉色不變,道:“赤蘇城已經安全了,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追擊納斯達殘軍,決不能讓這一股頑敵逃竄回納斯達。”

眾人愕然,看著眾將的表情,蘭特眉頭一皺,解釋道:“敵軍在我軍之前已到達那個村莊,而此地離王都僅僅有一日路程,若要進攻王都早就進攻了,而此處交通發達,如此大事必定有消息傳來,但直到此時也無任何消息,可見敵軍已回軍逃竄。而目前我軍距離敵軍還有一段距離,所以時間更是寶貴,不能再浪費一天時間在回赤蘇城上。”

眾人醒悟,但旁邊一人又道:“那大人又怎麼這麼肯定敵軍會從原路,也就是北路逃竄呢?”

蘭特微微一笑,道:“很簡單,第一,他從北路而來,再從北路回去最方便;第二,敵軍畢竟是孤軍深入,縱然有一,二向導,但畢竟對道路情況不是很熟悉,而北路他來時走了一次,就可以避免走錯路的危險;第三,以我對……”說到這里,他英俊的臉龐似乎暗了一下,才繼續道,“以我對敵人首領的了解,他其實是個思慮周全,比較謹慎的人,所以我判斷他會走北路。”

眾將歎服。

于是在一片呼喊中,這個擁有可怕戰力的黃金騎士團向著北路蜂擁而去。

上篇:第二部 第四十一章 宿命    下篇:第二部 第四十三章 對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