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暗黑之路第三部 五十八章 脅迫   
  
第三部 五十八章 脅迫




瑪咯斯王國,赤蘇城。D

“雅格大人,”斯帕因首先發難,“請你向我們解釋一下,貴國突然在邊境線上增兵,究竟是何用意?”D

年輕的特使很明顯早已料到這個問題會被提出,淡淡一笑,從容不迫地道:“各位大人,調派軍隊這樣的大事,霍夫曼陛下是不會對我這個小小的特使通報的,請恕我難以回答了。”D

蘭特在一旁冷冷地道:“雅格大人身負兩國和親重任,來到我國,如今貴國卻貿然增兵國境,只怕與大人你的初衷來意不符吧?”D

雅格微笑道:“蘭特大人言重了,我們對瑪咯斯王國一向敬重,此次和親更是一片誠心,請各位千萬不要誤會。”D

修肯臉色溫和,但目光卻隱隱尖銳,道:“那以大人所見,莫非此舉不是針對我國?”

雅格轉過頭看著修肯,臉上依舊是溫和的笑容,道:“正是如此。”D

瑪咯斯王國四位輔政大臣肚子里同時都罵了一句:“放屁!”D

托蘭忍住心中怒氣,向雅格道:“既然如此,我們也就安心了,只是貴國增兵邊境,雖說我們對霍夫曼陛下和雅格大人深信不疑,但傳到民間,難免會有不必要的恐慌,可否請大人轉告霍夫曼陛下,把邊境軍力恢複原狀呢?”D

雅格沉吟了一會,道:“托蘭大人說得有理,我來之前也不是沒想過這件事。但事關重大,我還要寫信給霍夫曼陛下解釋,中間或許會耗些時日,還請眾位大人見諒。”D

修肯目光一閃,臉上卻微笑道:“如此就麻煩雅格大人了。”D

雅格一擺手,道:“這是份內之事,沒有什麼。”D頓了一下,他眼角余光掃過在座眾人,忽然道:“不過還有一事,我說了出來,還請眾位大人莫怪。”D

蘭特等人對望了一眼,心下都道:“來了。”D

斯帕因咳嗽了一聲,清了清喉嚨,道:“請說。”D

雅格清秀的臉龐出現了一絲凝重,讓人看去感覺到他的心情沉重,只聽他道:“眾位大人,我來到貴國已有一段時間,和親一事也得到了各位大人的首肯同意,只是我前日晉見妮婭公主,卻感覺殿下似乎不是很願意,如此一來,我的任務完不成還是小事,但霍夫曼陛下若視之為侮辱那就不好辦了。是吧,各位?”D

末了,他還微笑著加了一句,道:“不過這可是與此次增兵事件無關,我國絕非借此向眾位施加壓力,各位大人可不要誤會了。”D

瑪咯斯四大權臣的臉色立刻都陰沉了下來。D

半晌,修肯才道:“請問雅格大人,以你之見,該如何是好?”D

雅格道:“以我看來,還是請各位大人再多勸勸妮婭公主,這對我們兩國都有好處,何樂而不為?至于撤兵之事,我立刻修書給霍夫曼陛下,不過書信往來遲緩,應該要到各位勸動妮婭公主之後,霍夫曼陛下才能收到此信,各位大人,你們說對嗎?”D

說著,他清亮的眼里滿是真誠的目光,懇切地望著對面的四個人。D

蘭特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們明白了,不如我們商議之後,再通報大人你,怎樣?”D

雅格微笑,點頭,起身向眾人行了一禮,瀟灑轉身,走出門去。D

屋中一片寂靜。D

過了好一會兒,修肯環顧眾人,淡淡道:“你們怎麼看?”D

托蘭悶哼了一聲,道:“這是威脅。”D

斯帕因卻冷冷道:“不錯,但他們有這個實力。”D

修肯皺了皺眉,看向蘭特,見他端坐不動,眼觀鼻,鼻觀心,英俊的面容如雕像一般,看不出什麼表情。D

“事到如今,我們已沒有什麼選擇了,雖說我們不怕和布魯斯再打一仗,但國力凋零,不容我們不小心,妮婭公主那里,我們再去勸勸吧。”D

修肯話鋒一轉,接道:“不過布魯斯意圖不明,不可不防,現在王都赤蘇雖然有黃金騎士團守衛,但力量仍顯薄弱。我提議從納斯達邊境抽調部份軍隊回來。”D

蘭特頓時抬頭,托蘭也變了臉色,道:“修肯長老,此事萬萬不可。”D

蘭特急道:“長老,現在納斯達蒼云走廊空虛,是我們千載難逢之機,萬一錯過,後悔莫及啊!”D

斯帕因冷冷道:“事有輕重緩急,二位大人,若在你們率重兵攻打克頓城時,布魯斯大軍南下,那又如何?”D

蘭特眉頭緊鎖,正要說話,卻聽修肯道:“蘭特,托蘭,你們的心情我很理解,但目前千頭萬緒,我們實在不適合多生事端!”D

蘭特看了看修肯,又看了看斯帕因,最後和托蘭憤怒而無奈的眼神對望一眼,終于長歎一聲,看向窗外,不再言語。D

窗外是春天,百花盛放,小草青青。D

只是在微風起處,卻有幾片花瓣,飄落于地,輾轉成泥。D

※※※

納斯達帝國。D

天慢慢暗了下來,灰褐色的積云帶著些淡黃,從那云中,不時傳來隆隆的雷聲。D

天地間,起了風。D

那一股前行的軍隊,逆風而進。D

軍旗,獵獵作響。D

暗黑法師站在一個小山丘上,注視著山腳下前進的部隊。D

他的黑袍迎風飄舞,他的身影靜靜佇立,他黑色的眼,深邃而不見底。D

無數的士兵走過這里,抬頭眺望,那孤獨中帶著些驕傲的身影。D

萬千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錯著,聚集到一個人的身上。D

他蒼白著臉,抬頭望向梵心的方向,那里,是一片模糊。D

這孤獨的小丘上,似乎,還有一絲春寒的涼意。D

“大人,”阿利耶現身在他的身後,道,“後方蒼云走廊傳來了消息,在我們離開的這四天里,瑪咯斯軍並無向克頓城進犯的跡象。”D

暗黑法師緩緩收回了目光,卻不回頭,道:“克頓城里情況如何?”D

阿利耶道:“很平靜,沒有什麼異動。留守的哈利將軍已遵照大人的吩咐,緊閉城門,斷絕同瑪咯斯方面的一切聯系,同時嚴密戒備。”D

夏爾蒙點了點頭,微一沉吟,又道:“哈利有說瑪咯斯的情況嗎?”D

阿利耶道:“有的,據哈利觀察,瑪咯斯軍雖無進攻的跡象,但部隊卻已開始調動。”

暗黑法師目光立刻一凝。D

阿利耶感覺了出來,緊接著道:“但奇怪的是,瑪咯斯軍隊調動的方向竟然是王都赤蘇城,而且也沒有發現有輪換或替防的軍團部隊開來。也就是說,瑪咯斯在我們兩國邊境的兵力反而減少了。”D

暗黑法師依舊沒動,但阿利耶直覺地感到他似乎松了一口氣。過了一會,黑袍男子才淡淡道:“雖然如此,但你還是要叮囑哈利,切不可麻痹大意,一定要嚴密監視瑪咯斯軍的一舉一動。”D

阿利耶正色道:“是。”D

夏爾蒙再次抬眼望去,只見天低云厚,風聲凜冽,讓人心頭發悶,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D

在這山丘之上,在這大風之中,在這蒼穹之下,一個人,靜靜佇立。D

“這一戰,”就在阿利耶正要告退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暗黑法師的聲音,“你覺得我們勝算如何?” 阿利耶愣了一下,再一次的,仔細看著暗黑法師的背影。D

風更大了。D

恍惚中,那黑色的身影在不停飛舞的衣袍間,如咆哮的魔獸,要直上九天。D

“我軍面對著的是侵略的敵人,而且戰場是在本國,糧草供給方便,所以士氣還算高昂,但我們千里回援,一路之上加急趕路,士兵體力是個隱憂。”D

暗黑法師默默地點了點頭。D

阿利耶又道:“反觀開蘭,他們大勝之際,長驅直入,所向披靡,士氣更是高昂,此外,兵力上他們占據優勢,後勤上也無太大問題,而主將埃瓦是身經百戰的名將,統禦方面也很難出錯。”D

暗黑法師皺了皺眉,道:“你的意思是……”D

阿利耶直接道:“此戰我們勝少敗多。”D

暗黑法師霍然轉身,刹那間一陣狂風猛地打在阿利耶的臉上,幾乎令他忍不住後退,他這才發現,原來暗黑法師一個人面對著的,竟是如此劇烈的大風。D

那一雙冰冷中帶著殘酷,欲望中燃燒野心的目光,狠狠地盯在阿利耶的臉上。D

阿利耶幾乎感覺自己正被利刃砍入身體。D

但他卻堅持著沒有後退。D

終于,那目光慢慢退去,就像熾熱的刀鋒,緩緩冷卻。D

暗黑法師再次轉過身去,望著山丘下蜿蜒前進的軍隊,忽然道:“你說得對。”頓了一下,又道,“很好!”D

阿利耶深深呼吸,望著前方獨自迎風的黑色身影,道:“大人,話雖如此,但戰事無常,一切都有可能。當初在你攻下克頓城前,又有誰相信你呢?”D

暗黑法師忽地笑了一聲,但笑聲中不帶一絲感情,道:“阿利耶,你且說說,若我勝了這一戰,等待我的會是什麼?”D

阿利耶眼角不知怎麼抽搐了一下,半晌才道:“大人,你一定要聽嗎?”D

暗黑法師淡淡道:“你說。”D

阿利耶道:“我以為,到了那個時候,大人你只有兩條路,一條是帝王之路,一條是死路。”D

出奇的,暗黑法師竟對這石破天驚的回答無動于衷,只見他神色不變,道:“理由呢?”D

阿利耶道:“若大人你勝了此戰,等于再次救了巴茲陛下,更是救了納斯達帝國。到時大人聲勢之盛,權勢之大,納斯達帝國之內,再無一人可與比肩。”

“自古以來功高震主,巴茲陛下若為納斯達王族未來著想,必定殺你;大人若不甘就死,與之決裂反抗,勝則為王,敗則一死。”D

夏爾蒙沉默了一會,道:“依你所言,那我豈不是沒有必要打這一仗了嗎?”D

阿利耶閉上了口,不再言語。D

夏爾蒙微微抬起了頭,昂首望天。D

風急云湧,灰暗中有股肅殺之意。D

他對著蒼天忽然笑了。D

一道閃電從云層中豁然炸出,那耀眼強光,在黑色身影之後,刺破長天,將渾圓蒼穹分為兩半。D

山腳下,綠瞳女子怔怔地凝望山頭。D

同時,仿佛感覺到了什麼,軍隊的另一邊,美麗的公主拉開車簾,向山丘上望去。D

那時,那刻,那里!D

那一個衣袍狂舞,站立于裂空電光下的黑色身影!D

瓢潑大雨,傾盆而下!D

※※※

納斯達帝國,梵心城。D

大街上滿是圍觀的人群,人山人海,人們站在維持秩序的士兵身後,注視著從梵心城那高大城門進來的軍隊。D

那是失敗的戰士。D

一隊隊的士兵,軍裝殘破,滿是灰塵,一個個無精打采,眼中大都有血絲,看來是許多日沒有睡好。 這是北方邊境鄧肯所部潰敗的軍隊,在艱苦的跋涉和開蘭大軍的追擊下,他們終于到達了梵心城。只是,他們的到來,卻也意味著,開蘭大軍離這個國家的首都不遠了。D

人群中議論紛紛,然而到最後卻漸漸安靜,所有人都從他們身上看到了暗淡的未來。D

這些部隊,就這樣在尷尬的氣氛中,進入了帝都。

皇宮。D

遣開了所有人,納斯達帝國皇帝巴茲的寢宮中只剩下了躺在床上的他和另一個人。D

那是一個老將,他滿頭雪一般的頭發顯示出他的年齡,卻有著一副和他年齡不相稱的好身體,看上去很是硬朗,在布滿了刀刻般皺紋的臉上,有一雙原本堅定的眼睛。D

可是現在,巴茲看到的卻有了渾濁和慚愧。D

“鄧肯,”巴茲看了他許久,歎了一口氣,道,“你還好吧?”D

鄧肯跪在巴茲的床前,把頭伏在地面,低聲道:“陛下,罪將鄧肯犯下彌天大罪,請陛下處置。”D

巴茲冷冷一笑,道:“彌天大罪?嘿嘿,你的罪居然大過了天去,你還真是厲害!”D

鄧肯花白的頭顱顫了一下,沒有說話。D

巴茲哼了一聲,道:“好了,你告訴我,這一戰到底是怎麼敗的?”D

鄧肯不知怎麼,猶豫了半天,竟講不出話來。他撲在地面,巴茲看不到他的表情,過了一會,有些不耐煩起來,喝道:“鄧肯,你居然還要我等你嗎?”D

鄧肯一驚,連忙道:“臣該死。”D

巴茲道:“你抬頭說話。”D

鄧肯抬起了頭,接觸到了巴茲尖銳的目光,盡管他有數十年的人生閱曆,卻還是忍不住退縮了一下。 巴茲冷冷道:“北部防線,雖然我們兵力不占優勢,但我們占據地利,又有伊維特和托葉塞城為犄角之勢,斷無迅速潰敗之理。你給我一個解釋。”D

鄧肯看著前方的皇帝,他的臉因怒意而有淡淡紅暈,但完全不能掩蓋住他虛弱的蒼白,一場病,就讓這曾經叱咤風云的帝王蜷縮在了床上。D

年老的將軍忽然道:“陛下,此次戰敗,皆是臣一人罪過,臣自請處死。但目前關鍵之處,在于陛下您應當盡快安排梵心的守衛力量,以抗強敵,並等待援軍到來。至于以前的事,就讓臣一肩承當,臣手下將士,都是陛下的好戰士,帝國的好男兒,請陛下妥善安排他們,使他們也可以為防衛帝都盡上一份力。”D

話說到後來,老將聲音哽咽,顯然是動了情。D

只是巴茲竟絲毫不為所動,瞄了鄧肯一眼,冷笑道:“鄧肯,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鄧肯一驚,抬頭看向巴茲,只見巴茲目光如刀,話鋒銳利,道:“帝都防衛,我自會安排;你手下軍士,都是長官無能才打敗仗,我不會怪罪他們;但你甯願一死,卻不肯對我說說當日戰況,莫非有什麼事不能告訴我嗎?”D

鄧肯立刻道:“臣不敢。”說罷頭便磕了下去。D

巴茲盯著他看了半晌,忽然間像是想起了什麼,目光緩緩變柔,聲音也緩慢了下來,道:“你為我納斯達帝國效力有五十年了吧?”D

鄧肯身子一震,低聲道:“是。”D

巴茲道:“我可有對不起你的地方?”D

鄧肯立刻道:“陛下對臣恩重如山,臣行伍出身,到今日官拜大將軍,都是陛下所賜。臣心中絕無一絲一毫對陛下不敬之意。”D

巴茲哼了一聲,道:“那你還不說!”D

鄧肯再次猶豫了一下,才道:“當日的情況是這樣的:開蘭軍突然大舉圍攻馬齊拉納將軍駐守的托葉塞城,我按照平日做法從背後突襲,牽制開蘭軍。起先一切都是正常的,開蘭軍被我的部隊牽制,無法全力攻打托葉塞城,等他們想要回頭對付我時,我便立刻後退。不料在幾次進退之後,開蘭軍竟絲毫不顧我的部隊的威脅,全軍向托葉塞城撲去。我見有機可趁,立刻攻打開蘭後軍,當時開蘭已有混亂之勢,只要馬齊拉納部從頭夾擊,必可大勝,不料馬齊拉納軍不知為何,竟全數退回城中,而且對我發出的幾道求援都置之不理。當時我沒料到會有這種變化,部隊已為開蘭大軍拖得遠離安全地帶,待發現不對,已是面對開蘭優勢大軍的全力反撲,激戰三個時辰後,終于大敗。”

“而在這其中,托葉塞城友軍開始時沒有行動,到後來似乎也發現不對,這才沖出相救,卻已遲了。不但如此,而且開蘭軍竟然還有埋伏,很明顯就是針對這第二次沖出托葉塞城的軍隊,似乎完全料到了我軍的變化一般。到了這一步,就再也沒有辦法了,托葉塞城所部被擊退,被迫退守;而我的部隊被擊潰,連帶之下連伊維特城也失去了。”D

說完之後,鄧肯似乎心中有著什麼想法,向巴茲看去。D

巴茲的面色鐵青,卻沒有看著鄧肯,反而看向窗外,一言不發。D

鄧肯等了半天,見巴茲還是不說話,遲疑道:“陛下。”D

巴茲轉過頭來,鄧肯登時吃了一驚,只見他臉上再無一絲血色,完全蒼白,雙眼中滿是憤慨,隱約中竟還有傷心,失望。D

“這些話你還有對別人說過嗎?”D

鄧肯搖了搖頭。D

巴茲看著他,忽然道:“你剛才為什麼不願把這個戰況告訴我?”D

鄧肯再一次的猶豫了,抬頭看著巴茲的眼睛,終于還是搖了搖頭。D

巴茲眼中怒意更甚,突然伸手一掀蓋在身上的被子,站了起來,雖然有些搖晃,但他卻依然指著鄧肯,大聲道:“你說!”D

鄧肯低下了頭,眼中仿佛有淚光閃了一閃,然後緩緩地,緩緩地道:“陛下,馬齊拉納將軍和烏勒王子交好,而朝野傳說,克里斯汀殿下十分看重罪臣。”D

巴茲在刹那間屏住了呼吸,深深地看著鄧肯,過了好一會,才道:“這是你自己的猜測?”D

鄧肯點頭。D

巴茲注視他良久,忽然間只覺得天搖地動,頭腦一陣眩暈,身體搖晃了起來。D

鄧肯大驚,連忙上前扶住了他。D

巴茲喘著粗氣,一把抓住鄧肯的手,沉聲道:“你聽著,此間話要是泄露半句,我就殺你全族。”D

鄧肯臉色一白,立刻點頭道:“是,我明白,陛下。”D

巴茲看了他半晌,到了最後,卻還是歎了一口氣,躺回了床上。D

“你去吧,”虛弱的皇帝低聲道,“對你的處分我會通知你的,你且在家等候。至于今日之事,只是你片面之詞,不足為信,我還要自己調查一下。但我交代你的事,你要切記。”

鄧肯應了一聲,退了出去。D

巴茲望著這空蕩蕩的寢宮,這奢華下面竟無法掩飾那一絲悲涼和寂寞。D

他低低地苦笑了一聲,閉上了眼。


上篇:第三部 第五十七章 出征(全)    下篇:第三部 五十九章 信任(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