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暗黑之路暗黑之心·第一卷 第一章 猜忌   
  
暗黑之心·第一卷 第一章 猜忌


大陸曆一零七七年六月。

納斯達帝國,梵心城。

欲望大陸南方的夏天,已經開始了。梵心城里大大小小的街道上,人們都換上了輕薄的衣裳,城里城外,綠意濃郁,生機勃勃。

就連呼吸上一口清晨里清新的空氣,也似乎讓人神清氣爽。

城西,暗黑公爵府中,如今已名動天下、權傾朝野的暗黑法師,正靜靜站在清晨的曙光中,望著遠方天際,默默出神。

“早啊,大人。”身後傳來了阿利耶熟悉的聲音。

夏爾蒙臉上沒有什麼變化,轉過身來,看了阿利耶一眼,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夏爾蒙手下眾人之中,傑夫和艾爾文已奉命回防蒼云走廊,半獸人傑拉特領著半獸人軍團駐紮在梵心城外,而另一支留下來的軍團暗黑騎士團也在城外駐紮,但長駐軍營中處理日常事務的卻是副將邁爾斯。至于主將青瞳,則和阿利耶一樣,都住進了梵心城里的暗黑公爵府中。

阿利耶抬頭看了看天色,道:“大人,差不多要動身上早朝了。”

夏爾蒙微微頜首,轉身向外走去,阿利耶緊跟在後。兩人穿行在公爵府中長而曲折的回廊中,四周一片寂靜。

“那件事你查得怎樣了?”夏爾蒙突然道。

阿利耶聽了這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卻絲毫沒有疑惑之情,即道:“回稟大人,我已秘密找當天為傑拉特族長架車的卡特問過,當時他們正要從西門出城,在‘好酒樓’附近被烏勒王子手下德亞一眾人等攔下,說道烏勒王子在好酒樓相侯,欲與傑拉特族長相談。之後傑拉特族長便上了樓,卡特原本也要跟上,但被德亞等人攔住了。”

夏爾蒙淡淡道:“也就是說,好酒樓中發生了什麼事,只有傑拉特族長和烏勒王子兩個人自己知道了?”

阿利耶沒有絲毫猶豫,立刻道:“是。”

暗黑法師目光一閃,卻沒有再說什麼可,仍是緩步向前走去。阿利耶看著他黑色的背影,眼光深處有異芒閃爍,又道:“另外,為了查驗卡特說的話是否可信,我也私下問詢了好酒樓附近的平民,據當時在場的人說,情況的確就是這樣。”

夏爾蒙忽然停住腳步,霍然轉身,盯著阿利耶。

阿利耶坦然正視暗黑法師那隱隱鋒銳的目光。

片刻之後,黑袍男子收回了目光,點了點頭,繼續向前走去。

兩人間又陷入了沉默,就這樣走了一會,夏爾蒙突然叫道:“阿利耶。”

阿利耶道:“什麼事,大人?”

夏爾蒙用似乎漫不經心的口氣,道:“你覺得他們在好酒樓中會說些什麼呢?”

阿利耶沉默了一下,道:“以當前局勢而論,十之八九是烏勒王子要拉攏半獸人族。”

夏爾蒙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平靜地道:“你是這樣以為麼?”

阿利耶道:“是。若換了是我,也決不能忽視半獸人一族的強大實力。眼下半獸人族雖然已在大人幫助下初步擺脫了困境,但形勢仍是不容樂觀。他們夾在人類爭斗之中,一切行事都是以自身種族生死存亡為根本。很難說一旦烏勒王子許下厚諾,他們就不會動心。”

這時,遠遠的已看到大門,只見在清晨微弱的陽光中,青瞳和傑拉特都站在那里,耐心地等待著。

暗黑法師停下了腳步,阿利耶也跟著停了下來。從側面看去,只見黑袍男子微微眯起了眼睛,看向大門處的人們,道:“你覺得傑拉特族長會動心麼?”

阿利耶低下了頭,眼中仿佛有光芒閃動,許久才道:“我不知道。”

站在門口的青瞳和傑拉特都已發現了夏爾蒙二人,向這里看來。傑拉特微笑示意,而青瞳那雙淡綠色妖異的眼眸中,卻閃爍著難明的光彩,在暗黑法師身上打了個轉,又落到了阿利耶的身上。

夏爾蒙重新邁開了腳步,口中卻道:“阿利耶,你可知道,我能有今天的權勢地位,半獸人一族實在是居功至偉?”

阿利耶跟著他,臉上表情絲毫不動,道:“是。”

暗黑法師又道:“方今天下大亂,亂世之中,唯有實力者才能生存下去。半獸人族的強悍戰力,更是我所必須的。”

阿利耶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道:“是。”

夏爾蒙點了點頭,道:“所以在沒有什麼確鑿證據之前,我不希望傑拉特族長對我有什麼誤會。”

阿利耶愣了一下,臉色似乎也白了一白,低聲道:“我明白了,大人。”頓了一下,仿佛又想起什麼,道:“至于一些小事,我會處理的。”

暗黑法師似乎笑了笑,又像是什麼都沒有聽見,反正從他表情之中,阿利耶什麼都沒看出來。當暗黑法師走到大門處時,面上已帶了溫和的笑容,道:“傑拉特族長,現在每天都讓你大清早就進城,真是不好意思。”

傑拉特咧嘴一笑,道:“大人太客氣了,我現在也算是納斯達帝國的官員,而且近在帝都,每日早朝,也是應該的。”

夏爾蒙關心地道:“現在天氣雖然轉熱,但早間仍是頗為清冷,族長你歲數也不小了,自己可要小心啊。”

傑拉特微笑道:“多謝大人關心,我會注意的。”說著看到跟在黑袍男子身後的阿利耶,笑著打了個招呼。

阿利耶微笑回禮。

夏爾蒙轉頭看了看青瞳,卻發覺她正好也看了過來,只是在她眼光深處,卻似乎有莫名的光芒。

暗黑法師淡淡道:“好了,人到齊了。我們上朝吧。”

※※※

皇宮大殿之前,站滿了大大小小的官員,三五成群,圍在一起竊竊私語,等待著。夏爾蒙等人站在一旁,很明顯的有些孤立,不知是什麼原因,在場官員雖然見面時都很親切地打過招呼,但在無形中卻似乎有道隔閡的牆。

只是,從夏爾蒙而下,青瞳、傑拉特和阿利耶等人卻都是神色自若,無動于衷。

正在此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道:“夏爾蒙大人,早啊。”

眾人向發聲處看去,只見納斯達帝國的三王子希拉爾殿下從後邊走來,面帶微笑,道:“今天你可是來的比我早了呢!”

夏爾蒙面上泛起笑容,道:“殿下,早。”

希拉爾走到夏爾蒙等人跟前,又向群臣處看了看,卻沒有找到自己兩位兄長,微感愕然,對夏爾蒙道:“怎麼沒看到我那兩個哥哥?”

夏爾蒙道:“是,臣一早過來,也沒有見到二位殿下。”

希拉爾聳了聳肩膀,道:“你看看,往日父王身體健康時,他們便來的比誰都早;如今父王身體不適了,連著三天沒早朝,他們便……唉!”

說著,他長歎了一口氣,頗為心痛的樣子。

夏爾蒙看著他,微笑道:“兩位殿下許是有事耽擱了,您不必擔心。”

希拉爾冷冷哼了一聲,道:“有什麼事能耽誤他們了。”說著,他瞄了夏爾蒙一眼,道:“夏爾蒙大人,不瞞你說,我最討厭的就是表里不一,言行不符的人。這種人往往只顧眼前利益,空口許下眾多美好承諾,一旦日後達到了他們的目的,便翻臉不認人,實在可惡。”

夏爾蒙目光一閃,道:“殿下英明。”

希拉爾點了點頭,道:“夏爾蒙大人你聰明絕頂,自然明白這個道理。當然我們都不是這種人,言行一致……”

“正是,正是。”忽地,一聲長笑打斷了希拉爾的話頭,聽著這熟悉的笑聲,希拉爾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只見一人走了過來,錦袍金冠,面目英俊,氣度不凡,笑道:“像這般表里不一之人,實在可惡之極,與騙子無異。所以我一直自省己身,起言立行,務求說出的話一定便要做到,這才是堂堂男子所為。夏爾蒙大人,你說呢?”

夏爾蒙臉上笑意更濃,整個人看去居然也溫和了不少,道:“您說的是,克里斯汀殿下。”

克里斯汀轉過頭看了看希拉爾,微笑道:“三弟,你看看時間,其實今日不是我遲到,是你來早了。”

希拉爾淡淡道:“父王病重,我憂心如焚,夜不能寢,便一早來了,只盼能早見父王聖顏,也好安心。”

克里斯汀撫掌笑道:“同感,同感,你我果然是兄弟,心意相通呢。”

希拉爾微笑點頭,但眼中嘲弄之色,一閃而過。

克里斯汀走上幾步,來到夏爾蒙身前,道:“夏爾蒙大人。”

夏爾蒙道:“殿下有何吩咐?”

克里斯汀面色端正,語重心長地道:“除了剛才三弟講的那種人,你還要小心另一種人,就是平日里無所事事,一但出了事,便跳了出來表現自己,爭功邀寵,打壓別人,抬高自己。這種人心胸狹小,不能容人,你若是遇上了,千萬小心。”

希拉爾臉色一變,呼吸徒然沉重,但在片刻之後,終究還是強自鎮定了下來,面上重新露出笑容,對夏爾蒙道:“這些都是我大哥的肺腑之言,你可要仔細聽了,在心里好好消受,分清楚什麼人好,什麼人壞啊!”

他看著黑袍男子,言語話間,都似有未盡之意。

夏爾蒙看了看克里斯汀,又看了看希拉爾,黑色眼眸之中異芒閃動,從容道:“兩位殿下真不愧是兄弟,連對人看法也這般接近呢!”

三人相視對望,忽然都大笑出來,狀甚歡愉。只是在他們各自眼中,卻都是冷如冰,寒似水,哪里有一絲一毫的笑意了?

笑聲未落,忽聽後頭又是一陣喧鬧,眾人看去,只見一群人簇擁著身形高大、氣勢雄壯的烏勒王子,向前而來。

走到近處,烏勒看見兩個兄弟都站在夏爾蒙處,眉頭一皺,便想走了過來。但他的目光往夏爾蒙身後一掃,看見某人,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停下腳步,和身邊人談起話來。

那一刻,站在夏爾蒙身後的青瞳,突然覺得心髒猛烈跳動了一下,直覺地感到前方那個暗黑法師身上,有不可知的黑暗之力,如魔獸一般,嘶吼了一聲。

克里斯汀淡淡道:“我這個二弟啊,每次出場,排場都是這麼大的。”

希拉爾接口道:“就是,似乎生怕別人不知道他位高權重、人多勢大一般,倒叫夏爾蒙大人取笑了。”

夏爾蒙立刻道:“二位殿下言重了。”頓了一下,他岔開了話題,道:“陛下到昨日為止,已因病三日沒有早朝,不知道今日怎樣了?”

克里斯汀微笑道:“哦,我昨日已進宮問過禦醫,他說父王病情已漸為康複,今天應該可以上朝了。”

夏爾蒙眼光一閃,臉上出現了欣慰歡喜的表情,道:“那就太好了。”

希拉爾在一旁忽然道:“夏爾蒙大人不必擔心,父王他身體一向健康,不會有事的。而且現在納斯達帝國還要他老人家來掌握大局,他是不會撒手不管的。”

夏爾蒙眉頭微皺,隨即笑道:“殿下說的是。”

克里斯汀冷冷一笑,正要說話,忽有所覺,轉身向大殿看去。

只見在大殿正門處,大門仍是緊閉著的,倒是一旁的偏門被人打開,走出了一個侍者,眾官員都認得此人是巴茲身邊侍侯的人。

只見他走到台階上,面對人群,大聲道:“陛下身體不適,早朝取消。各位大人有事請把奏章呈上,我代為轉交陛下,無事的就請回吧。”

眾人面面相覷,一時說不出話來。

阿利耶心中一動,向著暗黑法師看去,只見他正抬頭看著那座雄偉的大殿,眼神中有說不出的意味。

“他已經病到了連著四天不早朝麼?”

暗黑法師在深心處,低低地道。

※※※

瑪咯斯王國,赤蘇城。

托蘭大將軍府內,蘭特與主人托蘭相對而坐,四周靜謐無人,侍者手下都被托蘭遣開了。

蘭特沉吟了一下,道:“如此說來,巴茲病得相當嚴重了?”

托蘭點了點頭,道:“林克傳回消息,巴茲因病,已連續數日不曾上朝。如今納斯達全國境內尚算安定,但帝都梵心城內,謠言四起,人心不穩,皆傳巴茲命不久矣。”

蘭特笑了笑,英俊臉龐上頓時有溫和親切的感覺,道:“這一下他那三個兒子只怕是按捺不住了。”

托蘭看了他一眼,道:“若巴茲果然不治,以你之見,這王位卻會落到誰人手中?”

蘭特搖了搖頭,道:“我也說不清楚,一般而言,大王子克里斯汀得到大部分正統老臣的支持,二王子烏勒勢力深植軍方,三王子希拉爾雖不起眼,但據說這幾年人脈可觀,潛勢力極大。這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托蘭微笑道:“我看巴茲的病,怕有一半倒是被他那三個兒子給氣出來的。”

蘭特站起身,負手在廳中來回踱了起來。托蘭從後看去,只見他衣襟微動,身形高大,頗有瀟灑之意。

蘭特走了幾步,像是想到了什麼,轉頭道:“不過我倒是認為,在這王位之爭中,另有一人,卻起著舉足輕重的關鍵作用。”

托蘭看了看他,眼中有難言的情緒。兩人對望一眼,異口同聲地道:“夏爾蒙!”

托蘭歎了口氣,道:“梵心城外,與開蘭大軍一戰,蒼云集團以少勝多,力挽狂瀾,幾乎是在懸崖邊上又把納斯達帝國給拉了回來。唉,他也真是了得。”言下唏噓,不勝感慨。

蘭特卻沒有笑,他雕塑一般英俊臉龐之上,收起了所有表情。仿佛有那麼一刹那,在他如太陽般耀眼的光彩中,閃現出了如死亡一般的冰冷。

“納斯達帝國這半年來連遭重創,國力大挫,”蘭特淡淡地道,“如今的情形,夏爾蒙可謂是位高權重,炙手可熱。加上與開蘭一戰而勝,他聲望更是高漲。在這種情況下,他若明確表態支持誰,那人便等若得到整個蒼云集團的支持,實力立刻便壓倒了其他競爭者。如此一來,他自然便成為各方爭奪的焦點了。”

托蘭點了點頭,道:“不過話說回來,夏爾蒙權勢太大,巴茲必然不喜。這次開蘭會戰結束,巴茲借口慶功把夏爾蒙留在梵心,便大有深意。”

蘭特忽然歎了口氣,緩緩道:“梵心戰役進行時,蒼云走廊兵力空虛,本是大好良機,可惜就這麼白白放過了。”說到這里,他像是又想起了什麼,抬頭道:“不過我聽說蒼云四大軍團中,半獸人軍團和暗黑騎士團都留在了梵心城,那蒼云走廊……”

托蘭搖頭道:“沒用的,我已派兵試探過,眼下是傑夫主持蒼云軍務,防禦森嚴,條條是道,無機可乘。以我軍目前的實力,要強行攻下重兵固守的克頓堅城,不大可能了。”

他頓了一下,“嘿”了一聲,又道:“當初這個傑夫·科克不過是布羅姆手下一個小小的騎兵小隊隊長,想不到竟有如此將才。怎麼這許多人才,竟都不能為我瑪咯斯王國所用呢?”言罷,一聲長歎,痛惜不已。

蘭特默然不語,房間里暫時陷入了一片沉靜。

過了半晌,托蘭笑了笑,道:“好了,如今再說這些話又有何用?不想它了。”說著看了蘭特一眼,道,“不過另外倒有一事,我一直都想問問你。”

蘭特微怔,道:“大人請說。”

托蘭道:“這一次梵心之戰,半獸人等軍團固然驍勇無比,但第一次上陣的暗黑騎士團卻更是轟動天下,實力令人驚怖。不過我總是感覺,這‘暗黑’二字似乎大可玩味啊,你說呢?”

蘭特淡淡一笑,目光不經意向東方瞄了一眼,低聲念道:“暗黑騎士團麼?”

托蘭把他的神情看在眼里,卻一時猜不出他心里想著什麼,道:“你不覺得夏爾蒙似乎在隱隱針對著你的黃金騎士團嗎?”

蘭特眉頭一皺,旋又恢複平靜,道:“自從他當年背叛祖國,投身邪道,我便再也看不透他內心的想法了。”

托蘭看著他的表情,心中卻無法抑制地想象:若是夏爾蒙能夠和蘭特共同為瑪咯斯王國所用的話,那將會是一種何等壯觀、幸福的事啊!一想到蘭特和夏爾蒙這兩個男子並肩而立的情景,就算明知道是不可能,托蘭卻依舊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

只是蘭特自然不知道托蘭心中所想,而他也似乎不願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便岔開話題道:“大人,你知道在前日,五國聯盟的巨富奧古斯都家族的借款已到了麼?”

托蘭吃了一驚,道:“是麼?”

蘭特點頭道:“不錯,而且據我所知,在修肯長老和斯帕因大人的爭取下,布魯斯王國霍夫曼陛下已基本同意暫時先借予我國第一筆貸款。但條件是除了妮婭公主盡快與巴維爾殿下完婚外,還以剿匪為由,要求我們開放北方邊境上的胡倫要塞。”

托蘭冷笑一聲,道:“居心叵測!”

蘭特面無表情,又道:“此事目前尚在扯皮,無妨。但霍夫曼陛下通過雅格大人,有一點是非常堅決的,那就是要盡快讓兩國締結姻親。”

托蘭沉默了一會,低聲道:“妮婭公主還未松口麼?”

蘭特嘴角一動,卻沒有說話。

托蘭搖了搖頭,歎道:“也真是難為她了。”

蘭特目光在不知名處停留了一會,才道:“不管怎麼說,有了這兩筆借款,全國的情勢會初步穩定,物價也將平穩些,不再飛漲,算是一個喘息之機吧。”

托蘭哼了一聲,道:“便先讓他們猖狂一陣。對了,納斯達帝國那里,林克等人已分頭潛進梵心,接下來就該讓他們開始第二步的行動了。”

蘭特來回踱了幾步,道:“不錯,此番縱不能令納斯達帝國四分五裂,至少也要讓它元氣大傷。若瑪咯斯先祖保佑,能除去夏爾蒙這個心腹大患,那便是天從人願了。”

言罷,他挺直身軀,仿佛在不經意間,又回到了熟悉的血腥戰場,與那個兒時好友,決然對峙。

※※※

納斯達帝國,梵心城內,暗黑公爵府。

辭別了夏爾蒙等人,傑拉特邊准備返回梵心城外的半獸人軍營,才要起步,卻被阿利耶叫住:“族長,我正好也要出去辦事,不如一道走吧。”

傑拉特停下腳步,回頭看見阿利耶開朗溫和的臉,笑道:“那是再好不過了。”

二人並肩走著,阿利耶很隨意地道:“族長,你和你的族人在梵心這里,住得可還習慣麼?”

傑拉特笑了笑,道:“習慣。其實無論到哪里,都要比半獸人荒原好多了。”

阿利耶大笑,道:“族長,這一次回援梵心,路經蒼云走廊時,我見貴族族民生氣勃勃,一派興旺景象,可見半獸人族即將興盛了。”

傑拉特微笑道:“承你貴言。其實我半獸人族能有今日,都是托了夏爾蒙大人的福。”

阿利耶看了他一眼,道:“過去一段日子里,夏爾蒙大人是幫了你們不少忙。不過以半獸人族現在的實力聲勢,若需要幫忙的話,只要族長登高一呼,怕有不少人應聲而至吧。”

傑拉特臉色微變,但臉上笑容絲毫不減,道:“這就是阿利耶大人你開我的玩笑了。莫說有夏爾蒙大人在,便沒有他解決不了的麻煩,便是有了,半獸人族也是要與他共進退的。”說著,他的眼光似乎也尖銳了起來,像是和藹笑容之後冰冷的刀子,“倒是阿利耶大人你常在夏爾蒙公爵大人左右服侍,要多多為他分憂才是,可不要讓其余小事分了你的精神,誤了大事,那就不好了。”

阿利耶大笑出來,恍若不覺傑拉特話中有刺,走到門口,向傑拉特一拱手,道:“族長,我還有事,就此別過。”

傑拉特微笑回禮,目送他離開。然後回過身,就要登上一直等候他的馬車,道:“卡特,我們走……”

他的聲音突然中斷,原來已踏上馬車的一只腳也在半空中停了一下,緩緩收了回來。年老的半獸人靜靜地注視著車夫——一個身著納斯達帝國軍服的陌生青年。

“你是誰?”傑拉特平靜地道。

雖然他已是個老人,但歲月在傑拉特身上留下的痕跡並不能掩去半獸人族強悍的特征。他雖然不像兒子費爾那般體型巨大,但仍是比普通人高大了許多,以至于這個人類青年下意識地縮了一下身子,才道:“大、大人,我叫威爾,是新來為你駕車的。”

傑拉特看著他,道:“卡特呢,他怎麼了?”

威爾道:“我也不知道,聽說是上頭調動,蒼云走廊前線人手吃緊,把他給調回去了。”

傑拉特全身一震,一時竟說不出話來,怔了片刻,才道:“是誰安排你來的?”

威爾手一指傑拉特身後,道:“就是剛才那位阿利耶大人啊!”

傑拉特霍然轉身,一雙紅色的眼睛中精光大盛,仿佛兩團燃燒的火焰,直盯著那個漸漸遠去的背影。

※※※

半個時辰之後,傑拉特回到了半獸人族營地,他下了車,向駕車的威爾點了點頭,一言不發,默默地向著自己的主營走去。走到門口時,他叫過一個傳令兵,道:“立刻請大巫師梅拉達,還有費爾和迪卡兄弟來。”

過不多時,這三人已到了傑拉特的營帳之內,傑拉特屏退左右,讓這三人坐下。半獸人族一向席地而坐,從不用椅子,只有傑拉特等人與人類打交道時才坐椅子。

當下四人都坐到了地上,傑拉特簡潔但清楚地把今日之事講了一遍,然後道:“當日我在‘好酒樓’被烏勒王子邀去相談,此間只有卡特在現場看到。今日突然換人,只怕是有人起了疑心,私下找卡特問話,但沒問出什麼,又不願讓我知道此事,所以找個借口把他調走了。”他停了一下,低聲道,“若我所料不錯,前線若有戰事,卡特恐怕要當炮灰了。”

營帳之內,眾人一片寂靜。

身形巨大的費爾撫摸著手中同樣巨大而鋒利的戰斧,突然道:“父親,你所說的有人起了疑心,卻是指誰?”

梅拉達和迪卡的目光頓時都落在了傑拉特的身上,誰都知道這個問題的分量。

傑拉特沉默半晌,歎了一口氣,道:“其實這也正是我苦苦思索,卻不敢妄下定論的地方。以今日之事看來,阿利耶必然脫不了關系,但若只是阿利耶猜忌于我,我是決然不會怕他。怕只怕萬一是……”

眾人對望一眼,卻終究沒有人繼續說下去,說出那個名字。

迪卡忽然道:“父親,那日你與烏勒王子私下會談,究竟說了些什麼?”

費爾眉頭一皺,叫道:“迪卡!”

傑拉特止住他,抬眼看了看迪卡,卻見年輕的兒子直視著自己,眼中毫無懼色。他在心里輕輕歎了口氣,道:“其實說了也無妨,當日烏勒王子的確是用高官厚祿以及豐美土地,勸我為他效力。”

這時,一直沒有言語的大巫師梅拉達摸了摸他的禿頭,忽地微笑道:“你不會一口答應了吧?”

傑拉特卻沒有笑,只看著這個同時也是他大哥的半獸人族大巫師,道:“你覺得我應該答應麼?”

梅拉達收起笑容,緩緩道:“我問你,我們英勇的戰士們拼死作戰,為的是什麼?”

傑拉特想也不想,道:“生存!”

梅拉達點了點頭,道:“不錯。既然如此,作為我半獸人族的族長,你只要選擇一條最適合我們一族子民生存下去的道路就是了。”他頓了一下,然後淡淡地道:“至于那些人世情仇,私人恩義,不理也罷。”

費爾和迪卡臉色都是一變。

傑拉特默默點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對的。”

迪卡忍不住道:“父親,難道你已決定要……”

傑拉特搖了搖頭,道:“沒有,我還沒有想過要背叛夏爾蒙。首先,此事未必便是夏爾蒙授意,就算是,他聽說我與烏勒王子密談,打聽一下,也不算過分,只要他對我不起疑心;其次,烏勒王子說的固然好聽,但以現在局勢,納斯達帝國政局波急浪凶,瞬息即變,他未必就是最後的勝者。相反,夏爾蒙至少已經帶我們初步走出了困境。以我看來,蒼云集團的實力,納斯達帝國無出其右者,而暗黑法師此人野心勃勃,才高智深,這一場政爭結果如何,尚未可知啊!”

費爾一驚,道:“父親,你的意思是?”

傑拉特微微一笑,道:“你我且靜觀其變便是。”


上篇:第三部 第一部 後記    下篇:暗黑之心·第一卷 第二章 犧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