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暗黑之路暗黑之心·第二卷 第十五章 奇策   
  
暗黑之心·第二卷 第十五章 奇策


“喝酒,喝酒!”醉倒在床上的妮婭兀自不時地冒出這樣的話來,在粉紅的臉腮上,有淡淡喜悅的笑容。坐在床邊照顧她的優妮表情複雜,臉上既有同情之意,也有著擔憂焦慮。

妮婭的身份暴露之後,喝醉的妮婭自己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但優妮在那一刻卻突然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冷了下來,當所有人的目光都從醉醇醇的妮婭身上轉移到她的身上時,優妮卻是低下了頭,心中茫然無措。

原來,一切終究還是改變了。

那個恢複了不知道是冷靜還是冷漠的暗黑法師,在良久的沉默之後,表情依然平淡地叫過下人,將優妮和喝醉的妮婭安排到了房間休息,在離開那個喝酒的房間時,優妮悄悄回頭,卻只見那四個男子默默地坐在那兒,不要說是暗黑法師,就連記憶中一向愛鬧的羅德、維西等人,也是說不出話來。

優妮想到這里,心中煩亂,站起身來,走到窗前,向外看去,只見窗外夜色越來越是濃了,黑幕一片。背後,床上的妮婭似乎在醉夢中見到了什麼,“嘻嘻”笑了兩聲,翻了個身,又沒了聲音。

優妮輕輕歎了口氣,心情沉重,只覺得這窗外沉沉黑幕,就像是壓在自己心頭一般,讓她透不過氣來。

桌子上的美酒菜肴早已冷了,可是坐在桌邊的人眼中的驚訝還是沒有退去。

維西看了看夏爾蒙,又看了看羅德,再看了看塔爾,呐呐道:“你們看妮婭和優妮她們是不是和我們開玩笑啊?”

夏爾蒙緩緩地搖了搖頭,塔爾少有地鄭重起來,也道:“我看她們說的是真的”。羅德忽然站了起來,盯著夏爾蒙,冷冷地道:“木頭,你准備怎麼辦?”

夏爾蒙臉色平靜,淡淡地道:“你以為我會怎麼辦?”

旁邊的維西和塔爾都有些緊張起來,但羅德依然瞪著暗黑法師,道:“你平日里想做什麼就干什麼,我管不了也懶得管,但今日你可絕對不能對妮婭和優妮亂來。”

夏爾蒙的眼角仿佛抽搐了一下,蒼白的臉上寒意似平更重了,只聽他放低了聲音,低低地道:“我從來就沒有說過要對她們兩個人怎麼樣。”

羅德聽了之後,才坐了下來,但看他臉色,依然是並不好看,場中的氣氛一時有些緊張。換了平時,矮人塔爾都會出來笑嘻嘻地做和事老,但此刻顯然他也沒有了這個心情,而且臉上也有一絲擔憂之色:“夏爾蒙,”老矮人叫了一聲,想說什麼但似乎有退疑了一下,但終于還是說了出來,“現在你和瑪咯斯王國已經是死對頭了,如今突然有了這個、這個……人,你會怎麼做?”

暗黑法師沒有說話,沉默著。

夜色更濃了。

※※※※※瑪咯斯王國,赤蘇城。

托蘭府邸。

“……公主殿下與優妮小姐可能是一出宮之後,立刻便換上平民服飾,然後出城,往東而去。”站在托蘭和蘭特面前報告的,便是從納斯達帝國返回瑪咯斯不久,深受托蘭看重的林克,此次妮婭公主私自出宮,托蘭驚駭之余,立刻便令長于此道的林克全力尋找,果然不出幾日,林克便有了情況彙報,但看他樣子,臉上失望神色卻是多于欣喜。

托蘭怔了一下,念了一句:“往東而去?”說著向坐在他身邊的蘭特看去,只見蘭特也是眉頭緊皺,坐在那兒一動不動。

“是。”林克恭敬地道,“據小主與優妮小姐似乎是早有目的,一路之上毫不停頓,直接向東……”他話才說了一半,蘭特忽然插口,淡淡地道:“她們的方向走下去,是哪里?”

林克猶豫了一下,道:“照小人追蹤了三日得到的情況來看,應該是邊境上的克頓城。”

蘭特和托蘭對望了一眼,臉上的表情要多難看有多難看。良久,托蘭歎了口氣,道:“怎麼會這樣?”

蘭特沉默良久,突然對林克道:“林克,你立刻前往克頓城,看看有沒有機會可以找到公主殿下和優妮小姐,一旦見到,無論如何也要把她們二人勸說回來。”

林克抬頭看了托蘭一眼,托蘭長籲了一口氣,默默點了點頭。林克立刻道:“是,小人這就去了。”說著轉身走了出去。

待林克走了出去,托蘭轉過頭來,苦笑一聲,道:“怎麼辦?”

蘭特陰沉著臉,一聲不吭。

托蘭站起身走了幾步,道:“我看妮婭公主雖然年輕,但並非是不識大體的人,怎麼這一次、這一次……唉。”

蘭特淡淡道:“我看公主殿下倒也沒有其他的意思,多半便是以為這次與布魯斯王國的巴維爾王子完婚之後,從此長居深宮,所以可能是想在這之前再見老友最後一面吧。”

托蘭皺著眉頭,喃喃道:“可惜這個人卻是夏爾蒙。”說到這里,托蘭忽然想起了什麼,道,“對了,我好象記得當初聽公主殿下說過,她與優妮兩人在和夏爾蒙等人在一起時並未透露身份,這一次說不定也就是見見面,然後就回來了。”

蘭特怔了一下,隨即搖頭道:“公主殿下處事未深,夏爾蒙心思更是慎密,多半是瞞不過去的。”

托蘭臉上的皺紋似乎在片刻間又深了些,他們兩個人心中不約而同地冒出一個念頭,那就是萬一當夏爾蒙發現了妮婭和優妮的真正身份之後,他會怎麼做呢?

這個問題不但困擾著托蘭和蘭特這兩個瑪咯斯軍方的巨頭,也同時縈繞在克頓城里所有知道這件事情的人的心頭。

那一個夜晚,似乎依然如往常一般的甯靜,但在夜幕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輾轉難眠。

清晨,涼爽的微風拂過克頓城頭,納斯達帝國的旗幟迎風飄揚,獵獵做響。

暗黑法師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城牆之上,在粗糙的石塊背後,他安靜地站在那里,眺望著瑪咯斯王國方向,眺望著那一片寬闊美麗的馬蹄平原。

視線之內,滿是青翠的青草,無邊無際,隨風起伏。

那里,不就是曾經的故國麼?

暗黑法師就這般站著,眺望著,直到,他身後響起了腳步聲音。阿利耶從背後走了過來,輕輕叫了聲:“大人。”

夏爾蒙微微點了點頭,阿利耶隨即走上,站到他的身旁。周圍站崗的士兵都自覺地遴得遠了些,留出了一片空間給這兩個人。

這兩個男子,肩並肩地站在克頓城頭,眺望著城外的馬蹄平原。

“那里,便是大人你往日的祖國吧?”阿利耶忽然道。

夏爾蒙蒼白的臉上仿佛也撩過了一絲淡淡而複雜的情緒,然後淡淡地道:“是啊。”

“站在這里與自己的故國為敵,想必您的感覺很難說清楚吧?”

夏爾蒙眉頭皺了一下,向站在旁邊的這個男人看了一眼,在暗黑法師黑色的眼眸注視下,阿利耶卻並沒有平常人一般的畏懼,而是微笑地迎接他的目光,就像是面對一個知心朋友。

夏爾蒙隨即把眼光從他的臉上移開了,但也沒有絲毫的怪罪之意,只是緩緩道:“這個國家早就已經拋棄我了。”

他的話平緩而不帶有一絲激動,仿佛在述說著一件很平常很普通的事情,阿利耶甚至感覺不到在他的話里,是不是有些情緒的波動,不過,他知道這也不是他應該感興趣的了。

所以阿利耶很快轉換了話題:“昨晚在你召見之後,我已經連夜做了布置,表面上不會有什麼變化,但暗中會加強對瑪咯斯王國那個方向來人的監視。”

夏爾蒙點了點頭,淡淡道:“瑪咯斯的長公主跑到了這里,他們若沒有什麼行動那才是奇怪了。”

阿利耶忽然微笑了一下,道:“大人,我倒是沒有想到你交游這麼廣泛,居然連瑪咯斯王國的長公主也認識。”

夏爾蒙忽然少見地苦笑了一下,低低道:“其實連我自己也沒想到的。”

阿利耶目光閃動,看了暗黑法師一會,突然道:“大人,有些話,我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夏爾蒙卻似乎沒有什麼意外表情,仿佛早已料到了阿利耶接下來的話將是什麼,但依然點了點頭,道:“你說罷。”

阿利耶把目光望想那片寬闊美麗的平原之上,從容道:“大人,這一次妮婭公主突然到來,實在是個意外,但對我們也是個難題。首先,她的身份萬一泄露出去,則難保我們不落下一個里通敵國的罪名。”

暗黑法師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

阿利耶繼續道:“而且妮婭公主目前的身份極為特殊,她與弟弟亞文是瑪咯斯王室僅存的兩個人之一,現如今她更是瑪咯斯王國與北方強國布魯斯政治交易的關鍵人物。”說到這里,阿利耶忽然發現夏爾蒙蒼白的臉上仿佛在眼角處抽搐了一下,就連他握著的暗黑法杖也如同感知他心意一般,微微地亮了起來。

微風陣陣,吹過站立在克頓城頭的暗黑法師,拂動著他的黑袍,而阿利耶的聲音,卻也依然在風中清晰地傳來:“我猜想也正是因為這個,瑪咯斯到如今也不敢聲張,否則一國的長公主失蹤,而皇帝又是年幼,還不早亂做一團了。”

暗黑法師沉默著,良久之後,他忽然道:“你是什麼意恩?”

阿利耶仿佛早就在等著他這句話,微笑了一下,道:“這是一個機會。”

夏爾蒙轉過了頭,靜靜地看著他,但眼光中已滿是冰冷,只是阿利耶卻似乎沒有感覺一般,依然微笑著說了下去:“只要我們把妮婭公主在我們手里這個消息公開發布出去,首先瑪咯斯王國國內必然大亂,朝野之上必然要追查罪責,一場內亂在所難免;其次,得到消息的布魯斯王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已經定下了婚期的新娘卻落到了我們手里,這無論是對一國體面還是布魯斯王族聲望來說,都是不可容忍的恥辱,多舉便要與瑪咯斯王國起了戰端;再有,這個消息傳了出去,在納斯達帝國境內只怕震動也是不小,大人您原本如日中天的聲望便會更進一步,對我們日後謀劃行動,大有助益啊。”

聽著阿利耶侃侃而談,暗黑法師的表情越來越是陰沉,但也只是如此而已,並沒有看到他蒼白臉色中有什麼怒氣或是喜悅,只是,就算是在他心里,只怕也不能不承認阿利耶說得有道理吧。又或者,這些念頭又何嘗沒有從他黑暗的心間掠過,阿利耶說出的,不過就是他曾經想過的念頭罷了。

他黑色的身影佇立在克頓城頭,眺望遠方,一動不動。

阿利耶站在他的身旁,耐心地等侯著。

“阿利耶,你有朋友嗎?”

當清晨的第一束陽光照在了克頓城頭,黑袍男子忽然令人意外地問了這麼一句。

阿利耶怔了一下,張了張嘴,卻又突然抿上,沉吟了一會,然後微微苦笑道:“不瞞大人你說,當日在奧古斯都家族里得意時侯,在六華城中何嘗沒有眾多酒肉朋友,但如今你問我這麼一句,我卻連一個人也說不上來了,似乎這些年來,那些從小長大的人,還沒有我在流浪路上偶爾碰見的矮人塔爾知心。”

夏爾蒙緩緩點頭,仿佛他蒼白的臉上也有了一絲暖意,然後,他的目光飄向瑪咯斯王國那個方向,飄向遠方那個不知名的地方:“小時侯,我在瑪咯斯那里長大,也曾經有過一個親如兄弟的朋友……”

他黑色的眼神中仿佛掠過了一絲痛楚,但很快的,就消失無蹤了,剩下的只有平淡:“但如今,我們早已經形如陌路,而自從我修習暗黑魔法之後,這世間之人,見我無不是害怕、畏懼、憎恨,又怎麼會有人願意和我結交?”

阿利耶站在一旁,靜靜地聽著。

暗黑法師仿佛在這個清晨中,情緒少有地波動,就連在神色中,也隱約有些激動,但他的聲音還是一如往常般的平靜:“維西、羅德、塔爾,再加上妮婭和優妮,是我僅有的朋友了。”如今他說話的聲音是這般的平靜,以至于阿利耶在瞬間幾乎以為他在說著別人的事情,“如果沒有他們,我不知道我會變成什麼樣子,或許我依然會像現在這樣,但只要他們還在,我就不會容許別人傷害他們,包括我自己,你明白了麼?”

阿利耶沉默了片刻,點頭道:“是。”

暗黑法師深深看了他一眼,轉過了身子,抬腳走去,但當他走出第一步的時侯,卻又聽到阿利耶在他身後的聲音:“大人,請等一下。

暗黑法師停下了身子,道:“怎麼?”

阿利耶的聲音從他身後靜靜傳了過來,道:“昨晚我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突然腦海中冒出了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大人你不想聽一聽麼?”

暗黑法師站在那里,沉默了一會,緩緩道:“我剛才說得還不夠明白麼?”

阿利耶慢慢走到了他的面前,神色恭謹中帶著微笑,道:“如果這個想法能夠對我們事業大有幫助,同時也對妮婭公主殿下有好處,您看呢?”

夏爾蒙深深呼吸,站直了身子,然後淡淡道:“你說。”

阿利耶微笑著,道:“好,從哪里說起呢,不如就先用四個字來概括吧,投西征東!”

初升的陽光,灑落在克頓城高聳的城牆之上,照耀著那兩個男子的身影。

妮婭坐在床上,低垂著頭,間中偷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優妮,小心翼翼地問道:“我昨晚真的、真的都說了?”

優妮沒好氣地道:“那還用說,你說得再清楚不過了,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妮婭頓時苦下了臉,道:“糟了,糟了。”

優妮瞪了她一眼,無可奈何地道:“現在才說,那有什麼用啊?”

妮婭著著臉,優妮一向與她交好,過了一會,心中終究不忍,轉過頭來安慰道:“算了,反正都暴露身份了,我們就聽天由命吧。”

妮婭看了優妮一眼,悄聲道:“你看夏爾蒙會不會把我們怎麼樣啊?”

優妮搖頭道:“我怎麼知道?”

妮婭還想說什麼,卻忽然聽到房間門口處傳來了一陣敲門聲音,二人都是一驚,優妮站起身來,道:“是誰?”

門外,傳來平靜而緩和的聲音:“我是夏爾蒙。”

妮婭登時變了臉色,優妮默默轉過頭來,二人沉默了一會了優妮才走了過去,打開了房門,暗黑法師黑色的身影就站在門外。

他們的視線在空中交彙了片刻,然後,妮婭低下了頭。夏爾蒙慢慢走了進來,只有他一個人。

門,在他身後關上了。

房間里陷入了略有些尷尬的氣氛中。

終于,還是暗黑法師先打破了沉默,他站在妮婭的面前,一向平靜的表情上似乎也有些複雜的情懷,但他的聲音還是那般的平靜:“我,以前並不知道你是瑪咯斯王國的公主殿下。”

妮婭抬起了頭,她年輕而青春美麗的臉上有了一絲笑容:“那是我故意瞞著你們的。”

夏爾蒙這時又似乎想到了什麼,轉過頭看著優妮,道:“能夠和公主殿下結交的人,應該不會是普通人吧?”

優妮怔了一下,隨即釋然,反正妮婭公主這個大頭目都暴露了,也不在乎自己這個小嘍羅了:“我是斯帕因家族的第二個女兒。”

夏爾蒙微一皺眉頭,點頭道:“原來是瑪咯斯王國宰相家的小姐,我以前真是沒有想到。”

妮婭坐在床上,道:“優妮姐姐從小和我就是玩伴,這次也是被我逼迫不過,才陪我一起過來,你可不能難為她了。”

夏爾蒙仿佛沉靜了一下,然後在妮婭身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抬眼看著妮婭,靜靜地道:“你怎麼認為我會難為你們了?”

妮婭怔了一下,隨即一股興奮的笑容浮上了面容,大聲笑了出來,向優妮道:“你看,我早知道夏爾蒙不會對我們不利的。”

仿佛在妮婭洋溢著青春氣息的笑容面前,連夏爾蒙的臉龐也變得隨和多了,他停了一下,又道:“這次你們怎麼會到克頓城來,我想修肯長老他們,還有優妮,”他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女子,“你的父親也應該不會答應的吧?”

妮婭放下了心頭一塊大石,整個人都輕松了起來,搶著說道:“他們當然是不會答應的,所以我們是偷跑出來的。”

夏爾蒙看著妮婭,臉上撩過了一絲微笑,道:“你們為了什麼要偷跑到我這里來?”

妮婭笑道:“來看你呀!”

暗黑法師蒼白的臉上,此刻仿佛也有些淡淡的暖意。

“你應該知道吧,我很快就要嫁到布魯斯王國去了。”妮婭繼續說了下去,但觸動了心思,原本歡喜的笑容從臉上漸漸消失。“到那里之後,只怕我一輩子都出不了布魯斯的皇宮了,也不知怎麼了,前一段時間我就特別想見一見以前的朋友,到了再也忍不住的時侯,就……”妮婭吐了吐舌頭,做了個兔臉。

暗黑法師微笑著聽著,在一旁的優妮雖然也在笑著,但笑容也很勉強,她畢竟不同于妮婭,對目前的局勢依然很是擔心。

“優妮,”就在優妮正出神的時侯,突然間暗黑法師轉過身來,叫了她一聲。優妮嚇了一跳,不知怎麼突然間心跳得好快,半天才反應過來:“嗯,什麼事?”

“你好象有什麼心恩?”暗黑法師靜靜地看著她道。

優妮臉紅了,小聲道:“沒、沒什麼。”

夏爾蒙沉默了片刻,道:“你還是害怕我會為難妮婭吧?”

妮婭怔了一下,向優妮看去,優妮卻沒有說話,就這般沉默地站在那里。

夏爾蒙卻沒有生氣的樣子,緩緩轉過身來,目光重新回到了妮婭的身上:“今天早上,已經有人向我提議,將你們二人軟禁在我府邸之中,……”聽到這里,優妮和妮婭都同時變了臉色。

“同時向外公布,這樣一來可以挑動布魯斯王國與瑪咯斯王國的戰爭,二來有這兩大人質在手,日後對瑪咯斯王國便有恃無恐,最後就算在納斯達帝國境內,也算是大功一件。”夏爾蒙沉靜地說著,語調平靜而不起波瀾,就像是說著事不關己的事情一般,但聽在妮婭和優妮的耳中,卻完全是另一個滋味。

半晌,妮婭才小心地向暗黑法師道:“那、那你准備每麼辦?”

暗黑法師看了看妮婭,又看了看優妮,二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終于暗黑法師靜靜地道:“我在這世間沒有幾個朋友的,我不想再失去兩個。”

“耶……”妮婭一躍而起,笑容滿面,對著優妮大聲笑道:“呵呵,我說對了吧,夏爾蒙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看著妮婭的笑容,仿佛連暗黑法師蒼白的臉上也有了溫暖,只聽夏爾蒙坐在那兒,微笑著道:“如果你們兩個人想走的話,現在就可以回去,不會有人知道,也不會有人攔你們的。”

妮婭笑得更是燦爛,優妮也是深深呼吸,仿佛終于放下心來,臉上露出了一點真心的笑容。

“不過,……”夏爾蒙看著妮婭,突然又冒出了一句。

妮婭性急,道:“怎麼?”

“你們這之後不是就准備要嫁到布魯斯王國去嗎?”

妮婭的臉上登時暗淡了下來,道:“是啊。”

優妮在旁看到,心中忽然有些難過,道:“妮婭她也沒有辦法的。”

夏爾蒙看了看她,又轉頭看著妮婭,忽然道:“你難道不想和那個巴維爾王子結婚麼?”

妮婭歎了口氣,道:“我連他的面都沒見過,又怎麼可能會願意了,可是不和他結婚又不可以,”她年輕的臉龐上有淡淡的憂傷,“我們瑪咯斯王國一國的命運,都在我這樁婚姻上了。”

夏爾蒙沉默了下來,房間里也隨之沉默了。

妮婭沉浸在自己的心思中,一時也沒有說話,過了半晌,暗黑法師緩緩抬起頭來,看他黑色的眼眸雪哥爍著探深的光芒,仿佛下定了什麼決心:“我可以幫助你,妮婭。”

妮婭與優妮都是大吃一驚,妮婭怔道:“你說什麼?夏爾蒙。”

暗黑法師此刻在妮婭和優妮兩個人的眼中,突然間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顯得有些陌生了,但他熟悉的聲音還在那里平靜地道:“我也需要你幫我。”

妮婭微微低了頭,道:“你說吧。”

“我,還有我的蒼云集團,准備投靠你們瑪咯斯王國。”

妮婭霍然抬頭,站在一旁的優妮臉上也頓時失去了血色,失聲道:“你說什麼?”

但是看著夏爾蒙嚴肅的表情,沒有人會認為他在開玩笑,只有他的聲音在這個房間里回蕩著:“如今納斯達帝國已經四分五裂,內戰紛起,再無前途,為了我麾下數十萬將士的命運,我決定投靠向瑪咯斯王國一方。”

太過震驚的妮婭甚至說不出話來。就連優妮也張大了嘴,半天才道:“雖然我平日沒有參與政事,但也知道你的蒼云集團是我們瑪咯斯王國的首要大敵,我想不出我父親還有修肯長老、托蘭大將軍和聖騎士蘭特會答應你的。”

夏爾蒙冷冷一笑,道:“便是因為這樣,能夠瞬間變為盟友乃至手下,我看他們還求之不得呢。”

優妮怔住了,夏爾蒙隨即又繼續道:“此外,我會在投誠之後,經過一段時間修養整編,蒼云集團可以作為瑪咯斯王國遠征納斯達帝國的先鋒部隊,這樣的好處,我看你父親是不可能不心動的吧。”

優妮嘴唇動了兩下,卻再也說不出話來,倒是妮婭在震驚之余,忽然想到剛才夏爾蒙的話,道:“對了,那你剛才說你可以幫助我,那是什麼?”

夏爾蒙回過頭來,臉色溫和了些,露出了一絲微笑,道:“以我的實力,想必日後在瑪咯斯朝廷之內的地位不低,我會竭力反對與布魯斯王國結成這個政治婚姻的。而有了蒼云集團的加盟,瑪喀斯王國實力大漲,也根本不必害怕布魯斯王國了,這樣想來,成功的可能性很大的。”

妮婭心亂如麻,只覺得月酬昏匆的一顆心砰砰直跳,一直以來她都早已放棄了自己的命運,但此時此刻,突然間出現了一條微微透出光明的小路在自己的前方,她禁不住、控制不了地往那個方向去想著,想著。

優妮看了一眼妮婭,就知道妮婭心動了,但甚至連她自己也明白,她自己也動搖了,這樣一個巨大的誘惑,就這樣突然擺在了面前。

“你要我們怎麼做?”優妮分明聽見自己話聲里的一絲微微的顫抖。

“我希望你們在這里再多呆數日,我保證沒有人會傷害到你們。同時,我這里會通過找到你們瑪咯斯派來的探子將消息傳回赤蘇城,看他們的反應。而且……”他仿佛猶豫了一下,但終于還是說道:“在這幾天,我會離開蒼云走廊一下,等到我回來的時侯,一切就都有結果了。”

妮婭和優妮對望著,沒有說話,優妮心跳得很快,但她終于還是在妮婭那複雜的目光中隱約看到了一絲激動,那一絲望到希望的激動。

“好吧,我們等你。”優妮艱難地道。

夏爾蒙緩緩站起身來,微笑著。

妮婭忽然想起了什麼,道:“那你這幾天要去哪里呀?夏爾蒙。”

暗黑法師微笑著,沒有說話,只是在無意間,把目光投向了北方,那個神秘家族的所在。



上篇:暗黑之心·第二卷 第十四章 身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