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四章 丹霞派中人   
  
第四章 丹霞派中人



一天早上,蕭魚終于明白了,他應該出谷,應該去人間,去尋訪那些隱士高人,求他們指點一些修道的門路。雖然他們的方式很可能不對,不過也許會對自己有些啟發。另外,自己還要去看看到底有沒有真正的仙人。自己這個山谷沒有,難保其他名山大川沒有。蕭魚決定立即動身。

他把《天道》用油布裹起,在一棵巨大的梧桐樹下挖了個很深的坑,把包裹放了進去,用土埋上踩實。一切安排妥當,蕭魚告別那些住在一起的動物朋友們,起身上路,朝著初升太陽的方向走去。

蕭魚現在穿的是他自己做的亞麻布衣服,雖然做工很粗糙,但也難為他了。腰中別著一把他制作的竹劍,盡管飛劍殺傷力太大,但蕭魚想到父母慘死的往事,總覺得人間太危險,還是拿著把劍的好。四年前他只有一米來高,現在是165公分的小大人了,烏黑的長發披在肩頭,濃黑的眉毛下一對眸子晶瑩如玉,深邃而又清澈,不時有智慧的光芒閃動,挺直的鼻梁,秀氣的嘴唇,雖然不能算是非常英俊,但卻散發著一種神秘親切而又無法形容的魅力。現在他年紀還小,長大了一定是個少女殺手。

蕭魚四面張望,沒有發現有人,就禦風翻過東面的山,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走過森林,極目望去,遠方炊煙升起,快到有人的地方了。中午,蕭魚到了城鎮。這雖然是個中等城鎮,但人來人往,非常熱鬧。蕭魚隨身有帶水果,並不感覺到餓。況且他可以好幾天不吃飯,這也是修煉天道的好處之一。所以他沒有住店的打算,再說他身上也沒有錢。

站在大街上,不少行人都打量著這個穿著奇怪衣服、帶著奇怪竹劍的少年,而當事人還一無所覺。因為他在考慮自己該做什麼。對了,聽父母說過天下有八個比較出名的修真門派,自己去那兒吧。第一個好像是峨嵋。于是蕭魚隨便找了個過路人來問:“大叔,您知道峨嵋派在哪兒嗎?”那個被問的是個二十七八歲的書生,頓時呆了,撓撓腦袋,非常奇怪:大叔?這是在叫我嗎?我覺得自己好像沒這麼老啊。幸虧他是聖人之徒,比較講究禮貌,當下道:“小朋友,這兒屬于衡州,據說峨嵋山在這東面很遠很遠。不知道峨嵋派是不是在哪兒。”蕭魚躬身道:“謝謝叔叔。”向東走去。書生搖搖頭吱扭了一聲“怪異”。蕭鯉還把自己當作是以前七八歲的小孩,當然叫他大叔了。

剛走了沒幾步,有人在旁邊道:“小朋友,你到峨嵋去做什麼?”蕭魚轉過頭去,看到一個四五十歲年紀的中年人,留著五綹長須,看起來仙風道骨的樣子,便老實回答道:“去學道。”中年人身後探出個頭來,道:“嘻嘻,人不大,志氣不小。”蕭魚看清楚那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女,一頭柔軟黑亮的長發用絲帶在腦後紮起,眉目如畫,長得十分美麗,她正淺笑著做鬼臉。四年來他還是首次見到如此美麗的女孩,一時看得呆了。記得七八歲的時候好像也見過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現在看到這個少女,模糊的印象一下子鮮明起來。那是在姑夫的血刀宮里,她是自己的表妹丹紫,那時她才七歲,可是當她笑的時候,仿佛天上的星星都在歡笑,地上的鮮花都在跳舞。她現在還在血刀宮嗎?一定要去看看她。不知道她還認識我嗎?蕭魚出神的想著。

少女看他呆呆地看著自己,不由有些惱怒,又有些甜蜜的羞意,躲在父親身後道:“爹,你看他……”中年人哈哈笑道:“這就害羞啦?該高興才對。人家看你看呆了還不好嗎?”少女不依道:“爹,你就會開女兒的玩笑。”

中年人這一大笑,仙風道骨蕩然無存,看起來象個市儈,蕭鯉很驚奇于他氣質的變化,看到少女探頭探腦望向他的臉,她臉色如玉,白得像透明一般,眼睛晶瑩得像是山谷中的湖水。蕭鯉不由道:“姐姐,你真美。”少女張大了小嘴,震驚的說不出話。這人怎麼這樣——輕薄?但是不像啊,他表情很誠懇,很認真呀。中年人愣了愣,哈哈笑起來:“好小子,膽子不小啊,當著我的面就敢勾引我女兒。這種性格,我喜歡。”蕭魚道:“伯伯過獎了。”中年人問道:“你學道為什麼要去峨嵋啊?”蕭魚道:“我爸爸說峨嵋的道法很厲害,尤其是以前的典籍很多。”中年人“噢”了一聲,心道:“這小孩的父親必然不是普通人,不然怎麼敢這麼點評峨嵋的道法,隱隱有峨嵋不如以前的意思。”道:“你爸爸叫什麼名字?”蕭魚道:“爸爸就是爸爸了,還能叫什麼?”這里蕭魚是故意了,父母的名字他都是知道的,不過他知道自己手中的《天道》是一切是由的開端,絕對不能讓人知道那寂滅之戰後還有人活著,所以他這樣說。

中年人道:“呃——那你爸爸現在在哪兒呢?”蕭魚道:“死了。我媽媽也死了。”中年人吃驚道:“你不悲傷嗎?”蕭魚道:“死了就活不轉了,悲傷有什麼用?生死修短,豈能強求?予惡乎知悅生之非惑邪?予惡乎知惡死之非弱喪而不知歸者邪?予惡乎知夫死者不悔其始之蘄生乎?”這後四句話的意思是:一個人壽命長短,是勉強不來的。我哪里知道,貪生並不是迷誤?我哪里知道,人之怕死,並不是像幼年流落在外面不知回歸故鄉呢?我哪里知道,死了的人不會懊悔他從前求生呢?生未必樂,死未必苦,生死其實沒甚麼分別,一個人活著,不過是“做大夢”,死了,那是“醒大覺”,說不定死了之後,會覺得從前活著的時候多蠢,為甚麼不早點死了?正如做了一個悲傷恐怖的惡夢之後,一覺醒來,懊惱這惡夢實在做得太長了。(可以參照金庸先生的《倚天屠龍記》,嘿嘿)

蕭魚說這話是希望父母死後能夠有異域存在,仍舊可以快活的生活,同時隱含自嘲的意思,自己求仙學道妄想長生又是為了什麼呢?回想以前和父母在一起的快樂時光,心里叫道:我甯願自己不修仙,我甯願父母活轉來,為了他們我一切都可以舍棄。

中年人聽了他的話,一時呆住。蕭魚又道:“其實我還是很想念爸爸和媽媽的……如果他們在的話,看到我現在這樣一定很高興。”以前都是自己想,如今在人前說起這些話,蕭魚鼻子突然有種很酸的感覺,淚水從眼眶中流了下來。那少女一直全神貫注聽著他說話,這時從父親身後走了過來,掏出一個手絹,輕輕的把蕭魚臉上的淚水擦去,道:“別哭啊,姐姐給你買糖吃。”

蕭魚破涕而笑,記得以前丹紫哭的時候,自己也這樣跟她說:別哭,哥哥給你買糖吃。不知道她現在是不是還像從前那樣愛吃糖。中年人道:“好啦,這兒人多,看著不好,咱們到那邊去說話。”領著蕭魚和女兒進了父女兩個住的客棧,上了二樓,進入自己房間。

大家坐好後,中年人先介紹自己和女兒的名字,又問蕭魚。

蕭魚在心中對自己說:“從現在起,再沒有蕭魚這個人了,我就叫蕭鯉,鯉者,魚也。”于是他說自己叫蕭鯉。那中年人稱贊道:“好名字,鯉躍龍門,飛騰四海啊。”蕭鯉笑了笑。

中年人名叫水牧,乃是丹霞派的掌門人,少女是她獨生女兒水藍。丹霞派不在修真八派之內,蕭鯉這個是知道的。父母好像提過一些關于丹霞派的事,說是他們道法不高,但是藏書豐富。

水牧道:“小朋友,這樣吧,我叫你鯉兒可好?反正我大你那麼多。鯉兒,你認識峨嵋派的人嗎?”蕭鯉搖搖頭。水牧為難道:“這可難了,入峨嵋派可不是那麼容易啊。挑選程序很嚴格的。”蕭鯉道:“其實我也不是一定要入峨嵋派。”水牧大喜道:“我看你入我們丹霞派好了,我們派道法高深,你一定可以學有所成,不久就可以名聞天下。另外,你還可以和藍兒一塊修煉,你們姐弟兩個互相促進,一定可以很開心的。”水牧雖然道法不算很高,但眼光獨到,看出蕭鯉的資質大大超出常人,實在修道的好材料,這個良質美玉自己可不能錯過,也許以後丹霞派名震天下就看他的了。所以先是吹噓丹霞派道法,然後還用女兒相誘。

蕭鯉一是對丹霞派的典籍感興趣,二是覺得和水藍在一起也挺好,就道:“那好啊,我就入丹霞派好了。”水牧強壓住興奮之情,道:“好好好,你磕個頭吧,今後你就是丹霞派的弟子了。儀式並不重要,關鍵在心。”蕭鯉磕了個頭,叫道:“師父。”又向水藍道:“師姐。”水藍高興地叫道:“師弟。”蕭鯉拉住水藍的手,水藍過了一會才發覺,連忙掙脫,水牧哈哈大笑起來。

上篇:第三章 少年修天道    下篇:第五章 赤壁丹崖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